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路青云最新章节 > 一路青云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六十八章 海州之邀

正文 第八百六十八章 海州之邀

作品:一路青云 作者:夏言冰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其实以包飞扬强大的背景,让他到一个经济比较落后的贫困县,通过自身的一些人脉资源招商引资,在就任的短时间里做出成绩,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就算没有印尼金光集团、方夏纸业公司两家公司巨大的投资,只要他随便利用自己的背景招商引资过来一些普通的项目,例如水产品开发、食品加工业等项目就足以让多年来贫困落后已久的望海县脱胎换骨。

    可是包飞扬不仅令望海县原来的敌对或者友好的政府大小官员没有想到,即使是一些熟悉包飞扬的背景和资源的人都没有想到,包飞扬并不满足于一般的成绩,在望海县就任副县长以来,他比其他人想像的做得更出色,他利用有着强大实力的方夏陶瓷集团资金优势强行插入了纸业领域,在望海县建立了目前发展势头很猛的方夏纸业公司,还利用方夏纸业公司这个十万吨纸浆项目,撬动了更多的其他相关产业投资,其中甚至包括印尼金光集团这样的大资本,形成了一个国内超大规模的百亿级的产业集群,这个令人瞩目的工作成绩不仅让原本受托关照包飞扬的王虹锋刮目相看,也足以让赵家上上下下都感到喜出望外。

    但是包飞扬并没有就此满足,而是将工作的目标对准了并不容易出成绩,却很容易诱发矛盾和问题的望海县当地国有企业改革项目。

    王虹锋端起茶杯,微微敛起眉毛,低头默默的边喝茶边思索,包飞扬这样做虽然是目光深远。能够及早将可能出现的问题防患于未然,但这也是件很容易得罪人的差使,只怕在县里会被那些被牵扯到的利益集团群起而攻之,工作肯定会不好开展,他沉吟了一下。抬起头看着包飞扬继续说道:“县属企业改革、传统产业升级改造,这两项工作与招商引资相比,牵扯的范围更大,所涉及的利益纠葛更多,你要有充分的准备。”

    包飞扬郑重地点了点头:“是的,所以现在可能是最好的时机。错过这个时间窗口,困难只会更大。”

    虽然包飞扬没有把话说的很清楚,但王虹锋知道包飞扬所说的最好的时机指的是什么,一方面,随着望海县的苇纸一体化项目的推进。包飞扬在望海已经拥有足够的人望与权威来推进这项工作;另外一方面,在望海县当前的形势下,企业的生存环境相对比较宽松,这时候进行改革,阻力不会那么大,可以让企业更顺利地度过改革的阵痛期,改革当中可能会出现的一些问题,比如工人下岗等问题也更容易得到解决。

    “对于你的这些想法。我个人是支持的。”王虹锋也意识到这是个难得的机会,错过之后可能很难再找到同样有利的时机,他欣慰地拍了拍包飞扬的肩膀鼓励道:“你能够不畏艰难、勇于任事。这是非常好的品质,我想赵老和赵阁员知道也一定会很高兴。”

    “王叔过奖了。”包飞扬谦虚地笑了笑:“对于望海的工作,另外我还有一些担忧。”

    “你说!”

    “这也是前段时间,靖城市委范副书记上次在靖城见面时跟我提到的,随着望海县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现在市里其它县市区也都蠢蠢欲动。也想搞苇纸,我们在招商工作中也发现其它地方在不断开出更优惠的条件。想要将我们正在接触、甚至已经谈好的投资商拉过去,如果不是金光集团和方夏纸业投资打下的基础。没有我们提出来的产业链配套和协同优势,现在恐怕会非常被动。”包飞扬说道。

    包飞扬开始正视这个以前他并没有重视过的问题,确实是受到范晋陆的提醒,他特意在这里提出来,自然也是想让王虹锋知道范晋陆这个人,范晋陆对自己颇为欣赏,在工作上也比较支持,几次三番地维护自己,作为回报,在合适的时机能帮他在领导心中留点印象,对包飞扬来说并不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但对于很难直接与王虹锋私下接触的范晋陆来说,意义自然是大不一样。

    王虹锋也知道在以经济发展做为政绩考核的重要指标的背景下,各地关于优质项目引进的争夺现象确实是比较多的,为了抢到项目各地领导简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他沉思地点了点头:“你说的这种现象也很普遍,现在各地都追求招商引资的成绩,有好项目,当然大家都要抢,这个省里面也不好干涉。”

    “地方政府为了争抢项目争提供优惠条件,会产生两个问题,一个是重复建设,比如我们望海县要搞苇纸一体化,然后靖城市就有七八县都提出来要搞苇纸一体化,完全不管自身的条件是不是合适。这会造成很多后果,包括产能的过剩、原材料短缺、资源掠夺和生态环境的破坏等等。”包飞扬接着说道。

    “另一个问题就是很多地方政府给出去这么多优惠条件,甚至只要你来,连建设的资金都通过银行帮你办,有的投资商都不用自己出钱,或者只要出很少的钱,就能从地方政府那里拿到土地,从银行拿到钱,如果他的厂子办不起来,亏的就是银行的钱,他完全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如果厂子办起来,政府许诺了免税免费用,短的三五年,长的七八年,我们现在看三五年的时间可能不长,其实一个产业的黄金周期可能也就是那三五年,三五年一过,企业效益下降,说不定就倒闭了。”

    “地方得不到任何好处,却可能留下来很多问题,比如环境的污染、不良贷款、工人失业等等。这些情况可能比较极端,但是出现的几率并不小。”

    “中央一直强调政府要加强调控,避免重复建设,但是在执行的过程中,确实还是存在很多这方面的问题。”听到包飞扬说的话。王虹锋面色也渐渐变得凝重起来,这确实是各地发展都存在的问题,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根香烟在桌上敲了敲,一伸手再摸,却没有摸到打火机。这才想到打火机刚被毛绍娟收去。他拿起那根香烟看了一眼,无奈地把烟丢到茶几上不再管它,然后对包飞扬点头说道。

    “重复建设的问题和地方为了招商引资的恶性竞争一样,都是地方为了发展的产物,这就需要我们加强调控,加强地方政府之间协调与合作。海州市和靖城市在这方面做出了榜样,你们提出来的海州湾南翼发展战略就很有看头。”

    包飞扬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只zipo打火机,拿起王虹锋丢在茶几上那个香烟,替他点燃香烟后道:“我觉得不仅仅是调控的问题,关键还是规划。海州和靖城这一次之所以能够达成共识,也是因为有这个海州湾南翼发展战略的规划。”

    “我们望海县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也拒绝了不少项目,比如有一家农药厂想过来投资,规模还挺大,但是我们认为这不符合望海县的产业发展规划,就介绍给了别的地方。我们在招商引资的时候,也比较有针对性。和造纸和相关产业是最优先的,然后我们有优势的其次,我们的目标就是打造一个造纸业特色的县域经济体。别的项目不是不好,但是我们的资源和精力有限,必须要集中力量做大一个产业,将优势发挥到最大,这就是我们的产业规划。”

    包飞扬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为了让工业的发展、城乡的发展相协调,为此我们还专门请省里的专家为我们做调查、做规划。希望这份规划能够为望海县未来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发展设计出一份蓝图。这样我们就不会走偏,就会避免很多问题。发展得又快又好。”

    “其实上面提到的农村问题、企业改革发展问题,都是这份规划中涉及到的。”

    虽然在前面已经两次被包飞扬的超前独到的见解和思路惊到,感觉这完全不像一个只有二十五岁的年轻人所能思考得到的事情,但是听到包飞扬刚才所说的话,王虹锋还是再一次露出惊讶的表情,实在是包飞扬做的这件事在国内来说非常罕见。很多地方也在提城市规划、发展计划,但是像望海县这样,能够坚持按照计划去做的却非常少。

    “你提到的这个规划确实能够解决无序竞争问题,不过问题还是和刚才一样,不是每个地方都能像望海县那样,有一个优势产业可以尽情去挖掘,对很多地方来说,发展才是最重要的,质量反而是其次了,他们可不会管什么白猫黑猫,只要是猫,那就欢迎。”王虹锋虽然很赞赏包飞扬的做法,知道其实这种做法是正确的,但是放到全省,这种做法又未必可以推广,就算是在江北省这个层面上,在跟其他省份抢项目的时候,也不会有什么顾忌。

    当然在全省这个层面上,王虹锋还是更注意省内各地的有序合理的发展,支持包飞扬做法的。

    王虹锋今天找包飞扬,本来是想跟他谈一谈望海县的工作,经过这一番交谈,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某些担心都是多余的,包飞扬的考虑已经非常周全和深远,而且他思考的角度和深夜甚至比自己还要广还要深,而且在他刚才和自己谈到的几项工作也都给了他非常大的启发。

    王虹锋将一只大号的水晶烟灰缸推到跟前,掸了掸烟灰,沉默了片刻,突然问道:“听说前段时间海州的薛绍华想让你到海州去,甚至说可以将海州的临港开发区交给你,你有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王虹锋和包飞扬的关系并没有公开,在省里知道的人并不多,当然他们也没有刻意隐瞒,只是包飞扬在望海的事情王虹锋很少直接出面,只有在靖城荷花节的那一次,让很多人知道包飞扬和王虹锋的司机赵和平关系密切。到了薛绍华这个层次,如果看出一些端倪,认为包飞扬和王虹锋的关系密切,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海州市常务副市长冼超闻私下里确实向包飞扬透露过这样的想法,只是他没有想到身为海州市委书记的薛绍华也说过这样的话,当然,这样的话无论是冼超闻还是薛绍华都不会随便乱说的,至少包飞扬就没有听说过外面有过这样的传闻,冼超闻是跟他私下里说的,那么薛绍华肯定也是故意向王虹锋流露出这样的想法。

    包飞扬当然希望能够拥有更广阔的发挥才能的舞台和空间,与望海县相比,海州市的临港开发区条件无疑更好。望海县在苇纸一体化项目落地,建成造纸产业园以后,发展格局已经形成,从地缘条件来说,再要有新的突破已经很难。

    而海州的临港开发区则不然,那里的条件优越,足以成为海州湾、江北省北部乃至大江以北沿海地区的一个经济中心,发展的空间和潜力极为巨大。

    包飞扬在望海县已经做出了成绩,这个时候如果前往海州,不但职务上能够获得新的突破,只要他在海州市做出成绩,未来的官途肯定也是一路坦途,三十岁左右成为厅级大员都应该不是问题。

    不过包飞扬想了想,还是说道:“海州有海州的情况,至少在这一轮经济调控当中,海州想要取得经济格局的突破会比较困难。对于我个人来说,也希望能够将望海县的工作做好,尤其是将一些基础工作做扎实了,否则的话,我们看到的可能只是表面上的花团锦簇,有一些问题一旦爆发出来,也有可能将这些成绩损毁殆尽。”

    王虹锋不由笑了起来,包飞扬总是会这样让他感到意外,无意中又再一次展现了他的大局观和对形势的把握。(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