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路青云最新章节 > 一路青云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零七章 都要动

正文 第七百零七章 都要动

作品:一路青云 作者:夏言冰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怎么,飞扬你是不是有什么内部消息,县里还会有人要动一动?”郑岳问道。在县委副书记焦梦德被双规以后,县里就空出一个位置。市委书记齐少军前两天在望海考察的时候,也着重提及了班子问题,如果市里要对望海县的班子进行调整,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包飞扬上一次去市区,见到了新任的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宋毓德,宋毓德是省长王虹锋提拔起来的干部,他主动召见包飞扬,并勉励他在望海县好好干,有了这样一层关系,包飞扬也总算在市里找到了同盟,王虹锋让他来望海,显然并不是无的放矢,也是有目的的。

    不过,这些事情包飞扬当然不可能去找宋毓德打听,如果不是涉及到自己,宋毓德也不会不顾组织原则,什么都跟他说。

    包飞扬摇了摇头:“市里有什么消息我还不知道,不过县里最近大家的想法比较多,周书记刚刚好像又去市里了?”

    望海县到市区要好几个小时车程,所以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县里的干部一般不会跑市里,郑岳和包飞扬都没有听说最近市里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揣测周知凯去市里应该是为了他工作的事情。

    此外,原本态度并不明朗的崔程阳、苟亮学,还有原本对他们这边比较热切的曹逊等人的态度变化也耐人寻味,这些都是市委书记齐少军离开以后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齐少军对他们许诺了什么。

    “呵呵,跑得倒是勤快。”郑岳不屑地撇了撇嘴,非常看不惯周知凯这种一心跑官的行为。地域回避制度早已有之,这两年才开始逐步严格,地方官员对此也多有些不以为然,认为流官对地方没有感情,往往一两任就要离开,对地方没有感情,也不会考虑地方上长远的发展,往往急功近利,喜欢做表面工程。

    周知凯为什么对修路造桥计划并不是很积极?因为他并不想在望海县待多长时间,他想的是尽早调出望海,到市里或者别的地方去,所以他对招商引资这种短期内就能看到成绩的事情很热切,但是对于修路造桥这种申请、规划、拆迁、修建等等整个周期下来可能要三五年的事情并不感兴趣,说不定辛辛苦苦将准备工作都做好了,他人也不在望海了,白白便宜了后面的人。

    “市里和县里现在不愿意大张旗鼓地宣传傅老的事情,咱们就先等一等,反正他们也没有不让我们说,下面开展工作的时候,咱们还是可以多说一说,让大家知道上面的领导也都很关心望海的发展,让大家更有干劲。”包飞扬说道。

    他其实并不是很在意这件事的宣传鼓动作用,在他看来,宣传鼓动虽然可以让大家的心气足一点,但这口气是不能够维持长久的,还不如让大家看到未来、尤其是不远将来的美好前景,以及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来得有效果。老百姓都希望过上幸福的生活,只要解开他们身上的束缚,给他们指出一个正确的方向,他们就会去努力。

    郑岳显然还是有些不甘心:“也只能这样了。”

    郑岳离开以后,包飞扬伸手抓住电话,心里想着是不是往市里打个电话,问问市里最新的动向,他总觉得市委书记齐少军在望海的这两天做了不少事情,意图不小。他不但想要将方夏纸业拉过去,还想将望海县的干部拉过去,一个市委书记伸出来的橄榄枝诱惑力还是不小的。要知道以前的望海可没有这样的待遇,只有那些郁郁不得志的人才会被安排到望海,对于这样的人,市里的领导们自然是没有什么兴趣的。

    不过现在的情况已经悄然发生着变化,方夏的投资在全市来说也是一个大项目,更重要的是这个项目打开了一扇门,让大家意识到沿海广袤的滩涂上处处都是商机。要说滩涂,靖城市南边跟北边都差不多,北边的地理位置、交通条件都更加优越,但那是相对北部来说的,实际上市里这段时间也接触了不少投资商,但是大家听说是靖城,都没有大的兴趣,也就只有鹿鸣县联系的金光集团要来考察。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夏纸业和望海县就显得非常重要了,如果方夏纸业愿意到盐海区投资,那么就算金光集团最终决定投资鹿鸣县,齐少军在市长孟凡均面前也不落下风,如果再加上望海县的成绩,齐少军的基本盘也不比拉到金光集团项目的孟凡均差。

    如果他可以早一步让方夏纸业的投资落实,那么在相邻的两个县区是不是要再上一个造纸项目,就很值得商榷了,齐少军可以一举抢得先手,甚至不用他多做动作,金光集团都有可能直接放弃这个项目。

    围绕苇纸一体化,方夏纸业和望海县已经成为棋盘上很重要的两个棋子,尤其是当这两颗棋子联系在一起的时候。

    在望海的这两天,齐少军也拉拢过包飞扬,据他所知,齐少军也同样拉拢过郑岳,只不过郑岳这位很有冲劲的常务副县长也很有冲劲地婉拒了,包飞扬虽然没有直接拒绝,但也打了一通太极推手,并没有明确表态,齐少军恐怕也不会满意。

    不过因为涂小明的存在,齐少军对包飞扬的身份背景会有一些不同的猜想,包飞扬先到望海,随后涂小明就带着方夏纸业来投资,这样的情况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涂小明和方夏纸业为包飞扬执政地方保驾护航;要么就是包飞扬为涂小明和方夏纸业在望海的发展创造机会。

    从表面上看,望海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有利于包飞扬出政绩,但是并不利于方夏纸业创造效益,似乎前者的可能更大一些。但是考虑到涂延安只是西北省一把手,在江北省的影响力较弱,为了官声考虑,让涂小明选择这样一个不引人瞩目的地方发展,可能性也很大。

    实际上齐少军更偏向后一种情况,所以他觉得只要能够说动涂小明,他出面确保涂小明和方夏纸业的利益,将涂小明拉过去,包飞扬就不再重要,因此齐少军并没有刻意地去拉拢包飞扬这个并不是那么“重要”的棋子。

    包飞扬无法知晓齐少军的具体心思,但是他已经表露出来的那部分和包飞扬的计划并不相符,所以他现在有必要知道齐少军在望海县到底会有多大动作,会不会影响到已经开展和计划中的各项工作。

    包飞扬在市里并没有什么信得过的人,组织部长宋毓德应该算一个,他琢磨着是不是可以给宋毓德打电话询问一下,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这一台是直线电话,知道这个电话号码的只有县里的常委、还有市里的领导。

    包飞扬连忙拿起话筒,平静地说道:“喂,您好,我是望海县的包飞扬,请问您是哪一位?”

    “呵呵,飞扬啊,我是组织部的白光明,怎么样,没有打扰到你吧?”电话里顿时响起一阵爽朗的笑声。

    “原来是白主任,没有打扰,我正好有空,就算没有空,白主任给我打电话,那也要马上空下来。”包飞扬心中一动,立刻笑着说道。

    白光明是组织部办公室主任,不知道是不是曾经连续两次目睹部长宋毓德、常务副部长张山河对待包飞扬态度的缘故,他对包飞扬很是热情,偶尔也会打电话聊上两句。

    白光明在电话跟包飞扬寒暄了两句,突然压低了声音说道:“飞扬啊,你们县里最近可能要动一动,你要有个准备。”

    包飞扬知道,白光明主动透露消息,应该是向自己示好,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宋毓德的缘故,连忙也很配合地小声问道:“是吗,不知道都会有哪些变动?”

    白光明道:“具体的还不清楚,几位大佬还没有达成共识,不过动的人不少,你们的周书记、杨县长都可能要动。”

    包飞扬不由皱了皱眉头,县委书记周知凯要动,肯定是调走到其它地方或者到市里任职,他的年龄才五十出头,又没有犯什么错误,不会这么早就退居二线。县长杨承东的情况则比较复杂,他有可能接替周知凯的位置,担任县委书记,也有可能调离。

    这一段时间包飞扬和杨承东的配合很默契,杨承东将几件大事都放手交给郑岳、包飞扬等人去做,而他则居中协调,竭力调动全县的资源配合他们的工作,有这样一位县长坐镇,包飞扬做起事情来感觉得心应手。如果杨承东是担任望海县县委书记那还好说,甚至更为有利,但如果杨承东被调离,新换上一位县长,不管是从其他地方调过来,还是现在班子里提拔,都会面临磨合的问题。

    常务副县长郑岳与包飞扬的配合也比较好,但是郑岳现在的资历似乎还不可能一步到位,接替杨承东的位置。

    白光明带来的这个消息,似乎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哪怕他在电话里暗示包飞扬这次也可能要动。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