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路青云最新章节 > 一路青云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 赵老的敲打

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 赵老的敲打

作品:一路青云 作者:夏言冰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赵根红皱了皱眉头,不明白大哥为什么让闻家人出席这种场合。在她看来,今天是家宴,虽然说包飞扬和孟爽的事情还没有最后确定下来,但所差的也不过是一个过场,这顿饭吃过以后,包飞扬就算是他们赵家的女婿了,这么重要的场合,怎么能让闻人礼一家人掺合?虽然说当初闻人礼也担任过老爷子的秘书,但是在今天这样的场合上,也还是要算作外人的。

    虽然要顾及赵根正的面子,不能够再将闻人礼一家人当场,但是赵根红的脸色很不好,对闻人礼不假辞色,也不理会林秀珍和闻怀风。

    面对赵老,就算是闻人礼也要恭恭敬敬的,林秀珍和闻怀风更是大气也不敢出,他们心中甚至有些后悔,怎么就一时冲动要厚着脸皮跟过来挤到赵家的饭桌上呢?

    不过他们也没有别的选择,闻人礼这两年在赵系内部逐渐出现被边缘化的趋势,最近又有一些麻烦缠身,如果闻人礼彻底失势,不但意味着他们现在过的这种权贵生活彻底终结,他们的几个儿子前程会受到影响,闻人礼做过的一些事情也可能会被捅出来秋后算账,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闻人礼现在想要通过闻怀风入赘赵家,拉近一下近年来和赵家、特别是和赵天海赵老爷子之间有些疏远的关系,那么他在赵系的地位不但可以巩固,甚至还可以进一步上升,这样不但可以度过眼前的危机。就是日后再上一层楼,也不算什么太难的事情。

    林秀珍刚才在赵家看到赵丽萍的态度,心中很是疑惑,以为包飞扬被赵家这么看重,说不定赵家会让包飞扬和赵丽萍在一起。不过她离开之后见到闻怀风,在和闻怀风交换了一些信息以后,才知道包飞扬的的确确是孟爽的男朋友,赵家在这一点上态度很鲜明,今天赵家请包飞扬留在桂苑吃饭,也可能是为了包飞扬和孟爽的事情。

    不过包飞扬考虑也曾经以赵丽萍男朋友的身份出现过。虽然说是被赵丽萍当做挡箭牌来用。但是看着赵丽萍对包飞扬的态度,闻人礼和林秀珍并不敢大意,所以不管怎么样,他们都要争取机会。闻人礼于是连忙找了个借口拜访赵根正。并且死皮赖脸地要跟过来到桂苑一起吃饭。

    让闻人礼、林秀珍比较惊讶的是。他们本来以为要好费一番口舌的。没有想到赵根正居然轻易就同意了,让闻人礼煞费苦心准备的一些说辞根本就派不上用场。

    这让他们心理上又隐约产生一种期待,或许赵家有可能会同意闻怀风追赵丽萍的事情。也许今天桂苑赵家的家宴上,一口气敲定赵家亲女儿干女儿两个女婿的人选,也为未可知呢!抱着这样的期待,闻怀风偶尔看向包飞扬的目光就隐隐有些得意。你包飞扬即使是赵家干女儿孟爽的男朋友又如何?要知道,干女儿和亲女儿显然是没有办法相比的,而干女婿和亲女婿更是相差不可以道里计,他要是入赘赵家,以后就是赵家的掌门人,包飞扬你即使真的和孟爽结婚,一个干女婿又能算个什么东西?

    “好啦,今天也没有什么外人,大家都不要拘礼。”赵老首先坐到正中间的位置上,然后招了招手,示意闻人礼坐他右手边:“人礼啊,过来坐,当年你跟在我身边好几年,这些年在东北,倒是来得少了。”

    闻人礼连忙走了过去,恭敬地说道:“是啊,我现在最怀念那段在老首长身边的时光,可是我在东北,难得回京一趟,还有各种事情要忙,要是可能,我还是想调回来到老首长,随时聆听老首长的教诲。”

    赵老淡淡地看了闻人礼一眼,说道:“你在我身边前后七八年,该听的都听了,你要是不愿意记住,听得再多也没有用。”

    闻人礼当年做过赵老身边的机要秘书,后来放出去独挡一面,如今也已经是副省部级高官,不过在赵老看来,闻人礼外放之后在下面表现并不出色,在个人操守方面也很让他失望。

    闻人礼现在提到想要调回京里,无非还是想借力更上一层楼,要是闻人礼个人操守比较好,哪怕是能力再平庸一些,赵老也会考虑一下的。可是闻人礼个人操守方面很是令赵天海失望,能力方面又平庸之极,这让赵天海赵老爷子如何去松这个口?

    “老首长,我让您失望了,您就狠狠批评我吧!不过我以后一定会努力改正自己的缺点,勤恳工作,不辜负老首长的期望。”闻人礼一副诚恳认错的模样,心里却是有些讪讪地,暗想赵家果然对自己不再重视了,也只有让闻怀风入赘,成为一家人,他才有希望。

    以赵天海的精明,又如何看不出闻人礼说这番话口不对心呢?不过毕竟是自己当年的秘书,今天这个场合上,赵天海也不想让闻人礼太过于难堪,所以也没有继续敲打闻人礼,而是招了招手,对包飞扬说道:“飞扬啊,你也坐过来。”硬把包飞扬坐到他的另外一边座位上。

    闻人礼、林秀珍、闻怀风的脸色顿时都变了,他们小心地碰了个眼神,彼此都看出了对方的诧异。显然,包飞扬在赵家的地位有些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就连赵天海赵老爷子都似乎对包飞扬很熟悉,语言中充满了亲切,看来今天的事情会有些棘手。

    林秀珍冲闻人礼使了个眼色,闻人礼醒悟过来,连忙轻咳一声说道:“老首长,今天怀风在店里看到一套茶具,特地买了要送给您,据说是玛瑙制成的,用这种杯子喝茶可以延年益寿,清心明目呢!”

    赵老的脸色略略有些缓和,他摆了摆手说道:“怀风啊。你有心了,不过那什么玛瑙茶具还是不要拿出来了,我用不习惯,我还是用紫砂,艰苦朴素的作风,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丢。”

    闻怀风已经抱着早就准备好的礼盒向前走了两步,闻言不由僵在那里,拿目光向父亲闻人礼求助。

    闻人礼连忙对赵老说道:“老首长,怀风现在搞了一家外贸公司,挺用功的。也赚了一些钱。他的一点心意,也是我们做晚辈的希望您能够健康长寿,您就让怀风尽一尽心吧!”

    赵老摇了摇头,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好了。心意我可以收下。但是东西还是拿回去。”

    不等闻人礼再说话。赵根正就向闻怀风摆了摆手,说道:“怀风啊,听老爷子的。东西放下,等会儿带回去,你过来这边坐。”

    闻人礼无奈地轻轻点了点头,闻怀风只好将礼盒放了回去,走到赵根正身旁坐下。

    众人坐下以后,赵老将手一挥:“好了,大家放开一点,吃饭吧!”

    桌上有酒,也有饮料,白酒是普通的二锅头,用的是二钱的小杯子,大家吃了几口菜,赵老首先端起面前的杯子说道:“老杨他们看得紧,我每天就能喝两杯半,这第一杯酒呢,我先跟飞扬喝。”

    赵老笑呵呵地看向包飞扬:“飞扬啊,你很不错,不过还是要继续努力、戒骄戒躁,努力提高自己,争取为国家和人民做出更大的贡献。”

    闻人礼和林秀珍在一旁听了之后就有些惊疑不定。如果是普通领导嘴里说出来“争取为国家和人民作出更大的贡献”,那可能只是一句客气话。可是这话从赵老爷子嘴里说出来,那意义显然就不同了。只要这句话传到外边去,不知道有多少要害机关部门的领导要想进办法争着抢着要包飞扬过去呢!包飞扬不就是一个中天工业大学毕业嘛?一个二流大学的本科生,究竟能有多大魅力,让从不轻易开口赞许人的赵天海赵老爷子也对他如此?也幸亏今天是赵家的家宴,如果是在政府部门的宴会上,说不定明天中zu部就会派人对包飞扬进行考察了呢!

    包飞扬自然也懂得赵老爷子这一番话的分量,她连忙用双手端起酒杯,站起来恭恭敬敬地说道:“是,我一定牢记您的教诲,努力提高自己。”

    赵老满意地点了点头,手中的酒杯跟包飞扬轻轻一碰,然后哧溜一声吸了个干净,还闭上眼回味了片刻。

    在这种场合,有些话不用说得太明白,总不能让赵老说“我对你很满意,同意将孟爽嫁给你”,但是赵老的态度,无疑还是让包飞扬吃了一颗定心丸。

    与此相对的,就是对面闻家的人脸上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好,赵老居然第一个请包飞扬喝酒,闻人礼无论是辈分还是身份,都不知道比包飞扬高出多少,但是赵老偏偏都视而不见,这让他们的感觉非常不妙,只希望包飞扬真的是孟爽的男朋友。

    赵天海压了压手,示意包飞扬坐下来:“今天人礼也在,正好做个见证,当年根正将丽琼带回家,我就对他们说,只要你们情投意合,自己考虑清楚了,我就没有意见,都支持。今天我也是这个话,小辈们的事情,我们做长辈的不掺合,你们自己觉得好,那就行了。”

    说到这里,赵天海慈祥的目光往孟爽脸上扫了一下。孟爽立刻娇羞地低下了头,绞着自己白嫩的手指,不敢说话。

    “当然,”赵天海会心地笑了笑,收回了目光,面容也变得严肃起来:“你们还年轻,有些东西看不清楚,所以必要的把关还是需要的,我们赵家也没有别的要求,仅仅一条,人品要好。但凡人品不好,有那些骄奢淫逸、损公肥私、不思进取、好逸恶劳、崇洋媚外等等劣迹的,就不要进我们赵家的大门了……”

    闻人礼、林秀珍的脸色不禁变得越来越难看,赵老这几句话说得,好像都是冲自家儿子闻怀风来似的。什么骄奢淫逸、损公肥私、崇洋媚外……好像都能跟和闻怀风扯上关系。

    当然,在闻人礼和林秀珍看来,闻怀风做得并没有错,只是老领导赵天海的年纪大了,思想又比较保守,所以闻怀风的一些行为落在赵老眼里就成了离经叛道,不单单是闻怀风,就是他们夫妻的一些行为也很不受赵老待见。

    闻人礼和林秀珍很清楚这一点,不过随着闻人礼的官职越来越高,这些年赵老虽然开始的时候还会不时敲打两下,但是最近这几年,却很少说他们什么,这也让他们产生一种幻想,认为就算是赵老,也不得不向现实屈服。

    这时候听到赵老忽然间又敲打了起来,闻人礼也只能勉强笑了笑:“老首长的家风最严,我也一直这样教育怀风他们兄弟几个,怀风以前玩心比较重,最近也收敛了很多,我还想拜托老首长,让您多提点提点怀风这孩子。”

    赵老抬头看了一眼闻怀风,突然叹了口气,端起面前的酒杯对闻人礼说道:“人礼啊,你跟了我很长时间,我的性格你很清楚,我这眼睛里啊,就是容不下沙子,我知道有些话说了你们未必听得进去,可我还是要最后叮嘱你们一句:坦坦荡荡,方为人间正道。”

    面对赵老洞悉世情的目光,闻人礼突然有些心慌,他哆嗦着喝完杯子里的酒,总觉得赵老的话里面别有深意。

    赵老摇了摇头,又举起手上的杯子:“好了,老杨说一天只能两杯半,这最后半杯啊,我们大家一起来,我要对你们的说的也还是那句话,坦坦荡荡。”

    “尤其是飞扬,你一定要记着,要是忘记了,我是不会客气的。”

    包飞扬连忙站起来说道:“是,我一定记住了,不忘记。”

    赵老喝了半两酒,酒杯就被撤了下去,他的情绪似乎也不是很高,随便问了问包飞扬工作上的一些情况,林秀珍中间插了一句,再次提到闻怀风那个外贸公司:“我们家怀风现在也开始认真做事了,他搞了一家外贸公司,生意挺不错的。”

    “噢!”赵老看了闻怀风一眼,沉吟了一下问道:“怀风,你的那个外贸公司,做的是什么业务?”

    闻怀风见赵天海终于对他的公司产生了兴趣,不由得大喜,连忙回答道:“主要经营一些进口汽车配件。”其实闻怀风做得哪里是汽车配件啊?他只不过是打着汽车配件的名义做走私整车的生意。

    赵天海点了点头,又问道:“既然经营的是进口汽车配件,那么对汽车产业应该也有所了解吧?你对我们现在的汽车产业对外引进与合作政策有没有什么看法呢?”

    赵天海前一段到地方上视察,在地方领导的陪同下参观了一家大型合资汽车公司,这事听说闻怀风的外贸公司经营的是进口汽车配件,就想考校一下闻怀风。闻人礼在他面前多次夸闻怀风能力如何如何出众,那么闻怀风是骡子是马,今天拉出来遛一遛不就知道了?(未完待续。。)rt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