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缠绵不休
    章节名:缠绵不休

    敖辉诚根本就没有想到会这样,还没反应过来,林笑烟已经将他的衣衫给扯开了。=== 三味书屋  ===

    正常的男人都拒绝不了此刻发生的一切,敖辉诚是个正常的男人,也是个风评非常好的男人,至少,在他老婆去世这么多年来,他根本就不曾有过其他的女人,为了抑制自己的**,更多的时候,他每天都喝一杯红酒,为的就是让自己的抑制自己对身体方面的需求。

    但是这一刻,他已经阻止不了,他知道林笑烟现在是被药物控制,而实际上,在看见林笑烟的身体瞬间,他心中的那股被禁的**也开始爆发。

    一把横抱起林笑烟,冲入了自己的房间。

    ……

    窗外阳光璀璨,屋内床上地上一片狼藉,衣衫已经随意乱丢,床上的一对人,此刻都在沉睡中。

    林笑烟微微动了一下,只觉得浑身疼痛,她无意识抬手微微拍一下自己的额头,这感觉宿醉又不像是宿醉。

    缓缓的,林笑烟想起了前一刻发生的事情,刘欣给自己电话,让自己去了古色酒吧,自己去了,却没有想到黎福单在那里,更没有想到,刘欣竟然是游戏中的芙蓉,这一点没想到也就算了,更没料到的是,他们竟然对自己下了药,然后自己给君可打了电话,又趁着自己还有一点理智,离开酒吧,出了酒吧就遇上了神秘的‘敖先生’然后被带上了车。

    然后,再然后,林笑烟想起来了,自己到了一个房间,然后不顾一切的撕扯双方的衣服,那么自己,她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她霍的坐起,却发现被子下的自己竟然寸缕全无。

    “醒过来了。”敖辉诚在林笑烟坐起的时候,也醒了,这么多年了,一朝心中的**得到了解放,他此刻心情非常的好,最主要的,他发现自己和林笑烟在二合为一的时候,非常的契合。

    “你,你怎么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林笑烟此刻真的有一种想哭的冲动,酸楚的身体提醒她已经发生了一些原本不该发生的事情。

    “这是我在百阶区的家,昨天小可给我电话,说你出事,我过去,结果,你根本就被药物控制了,我只好带你来这里,才进门,你就撕了你和我的衣服,后面的事情,就不需要我说了吧。”对于林笑烟,敖辉诚本身就有好感,只是碍于自己是有子女的,而且年纪也比林笑烟大很多,因此即便好感,也是暂时不吐露,不过往往事情会有意外,如今事情意外的发生了,自己和林笑烟有了这一层关系,最让他感动的是,他看着床上那一抹殷红,心中泛起一丝喜悦。

    敖辉诚不是老古董,现在的女孩子开放他知道,所以在和林笑烟有关系前,他并没有想过太多,一来林笑烟的药性很强,二来,林笑烟本身就已经二十七了,因此总会有什么初恋什么的感情纠葛,即便以前有过男人,他也不会在意,但是在知道林笑烟还是清白之身的那一刻,他有一种满足,这是一种大男人的心理满足感,所以他心中已经决定,不管如何,林笑烟必须是自己的女人。

    此刻林笑烟根本就不知道敖辉诚的想法,她只是从敖辉诚的语气中知道了自己竟然做了那么羞人的事情,虽然是被药物控制,但是不可否认是自己主动,林笑烟洁身自好,但是也不是迂腐的人,她只是有点伤感,她不了解眼前这个男人,但是凭着表面上的,也知道这个男人不一般,这样的男人必然有自己的家庭,她不会去做破坏他家庭的女人,深深的吸了口气,她低声道:“我知道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什么都没发生过?”敖辉诚的眼中闪过一丝危险,可惜林笑烟却没有发现“你确定要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林笑烟苦涩道:“不然怎么办,我知道你是有家庭的,你放心,我不是那种缠着人不放的女人,我知道这个是意外,意外。”林笑烟说着声音渐渐高了起来:“我知道你这是救我,算起来我能这样活着还是要谢谢你,所以我不会怪你,如果没有你,在昨天那样的情况下,也会有别人,所以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

    而且我保证以后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你放心,今天的一切,我绝对当做没有发生过。”林笑烟心中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一时半刻想不起来。

    敖辉城看着林笑烟,他相信林笑烟说的真话,她说不定还真的会让她自己消失不见,嘴角泛起一丝邪魅,指指床上的那朵樱花:“你确定这个可以当做没发生过?我想那可是你最珍贵的。”

    林笑烟的脸红了,她将头撇一边:“女人总会有这么一次的。”已经不能挽回的事情,即便心中有点遗憾,也不能挽回。

    “但是你这个一次可不简单,你给了我,所以你就是我的责任。”敖辉诚直接道。

    林笑烟听了敖辉诚的话,脸更加红了:“即便是那样,那本身就不是你的错,所以你不需要负责任,你都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我不介意的。”

    “你不介意,我介意。”敖辉诚神情非常的认真:“要知道是你将我当解药的,你难不成将我用完了就想一甩了之?你这个也太不负责任了。”不得不说敖辉诚的神情和举动都非常有说服力。

    林笑烟听了不禁抬头看着敖辉诚:“我是不想破坏你的家庭,不然你说怎么办,你这样的人,一定是有家庭的,我若是横插一杠,你家庭就会有危险,你这个都不知道吗?”

    “你不知道我老婆已经去世很多年了吗?”敖辉诚一脸无辜的看着林笑烟。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知道。”林笑烟瞪着敖辉诚:“就算你老婆去世很多年了,那也跟我没关系。”

    “本来是没关系,现在有关系了。”敖辉诚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算计:“我原本这辈子没打算结婚,因为我老婆已经给我生了一对儿女,如今那对儿女大的已经上大学了,小的也高中了,但是你如今破坏了我对我老婆的忠贞,你强上了我,你要对我负责。”

    “我负责?”林笑烟觉得这个天下都快变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明明是自己吃亏,为什么要自己负责:“凭什么我负责,明明吃亏的是我好不好,我知道,我强了你,但是那是我中药了,药物控制,再说了,你是男人,我的第一次给了你,你还要我负责,应该是我要你负责才对。”

    “好啊,那我负责。”敖辉诚非常直接:“你的身份证呢?”

    “在包包里。”林笑烟根本就不知道敖辉诚要做什么,见他问,她只好直接回答,而且是下意识的:“你要干什么?”

    “包包是吗?”敖辉诚站了起来,林笑烟这才发现,他竟然没有穿衣服,忙红着脸撇一旁,他不介意,她可不习惯。

    “你能不能先穿衣服?”林笑烟将头蒙住,声音非常小。

    “穿衣服?”敖辉诚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然后了然一笑,眼中的露出一丝恶作剧:“穿了一会也要脱,不如暂时不穿,放心我不介意你看。”

    敖辉诚这么一说,林笑烟的脸更加的红了。

    找到了林笑烟的身份证,敖辉诚点了点头:“很好。”然后对林笑烟道:“身份证暂时给我,一会我们去登记。”

    “哦。登记,什么?登记?”林笑烟整个人惊呆了。

    “怎么你想后悔,你这会将我吃干抹净了利用完了,想一脚踢开。”敖辉诚的脸上有一丝的不悦,他索性坐上床,将头靠近林笑烟。

    “不,不是的。”林笑烟本能感觉有危险,想起身,可惜敖辉诚看出了她的逃避,直接连着被子将她固定在自己怀中:“你不是想一脚踢开我你,你想做什么?”

    “我,我是觉得这时间不早了,我要去上班。”林笑烟找了一个不是借口的借口。

    “不用忙碌了,我跟小可打过招呼了。”敖辉诚直接道:“小可说为了让你好好休息,放你三天假。”

    “你说什么,小可知道我在你这里?”林笑烟这会真的是自杀的心都有了。

    “是啊,你都那样对我了,我自然要让所有人做证人,要你对我负责。”敖辉诚一脸古怪的看着林笑烟。

    “就算是我强你的,那也是我被药物控制,再说你也不吃亏啊。”林笑烟不明白,明明吃亏的是自己,为何敖辉诚一脸吃亏的样子。

    敖辉诚则一脸认真道:“你难道不知道男人是很要面子的吗,我一个男人被你一个女人强了,说出去,这不是让人笑话吗,所以说什么,这都是我吃亏。”

    “大不了我让你强回去好了。”林笑烟快哭了,为什么一个男人还这么斤斤计较。

    “这个法子不错,我强你回去。”敖辉诚的眼睛一亮,林笑烟不自觉感觉到一丝危险,还没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的被子已经被扯开了,而敖辉诚直接将自己压在了下面:“既然是你说的,那么我就强你回来,不过我的自尊心受伤了,所以你一定要直到我满足了,我才能放你走。”

    这是什么意思,林笑烟根本来不及拒绝,整个人就被敖辉诚点火了。

    敖辉诚本来就是过来人,再加上和林笑烟纠缠过一夜,早就知道林笑烟的敏感在什么地方,所以很快就将林笑烟的火给点燃,根本就不容林笑烟拒绝,就开始进入掠夺状态。

    林笑烟哪里经得住敖辉诚这么折腾,很快就陷入**,昏睡过去。

    敖辉诚看到林笑烟睡过去了,才将自己的精华撒入林笑烟体内,然后撤离出来。

    他其实也觉得自己不可思议,很久没有这么激情的事情发生过了,和林笑烟发生关系是意外,但是更让他意外的是,他知道自己已经迷恋上这一具身体了。

    看林笑烟已经沉睡,暂时不会醒过来,敖辉诚才起身穿好了衣服,然后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己秘书,让他来一趟。

    秘书来了后,敖辉诚将自己身份证和林笑烟的身份证给他:“你去帮我办一张结婚证。”

    敖辉诚要结婚证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出面,秘书虽然好奇林笑烟,不过还是接过忙去了,可怜的林笑烟,还在睡梦中,就莫名其妙成了敖辉诚的合法妻子了。

    敖辉诚自然也知道林笑烟绝对不会因为和自己发生了关系,就缠上自己,要想让林笑烟就范,敖辉诚决定利用计谋,当然这个计谋还是需要有人帮助的。

    林笑烟再度醒过来,发现敖辉诚在睡觉,然后轻轻的下床,只是脚才着地,就差点摔倒,该死,谁说男女欢好是非常快乐的事情,这后遗症才是最可怕的。

    看敖辉诚没有被自己惊醒,她小心的找了自己的衣服,看自己的衣服被自己撕扯的,纽扣不见了,此刻她也只能勉强穿着,然后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确定敖辉诚没注意,就跑了。

    她没发现,她才离开,这敖辉诚的眼睛就睁开了,然后拿起了电话:“小可,她出去了,你给我小心送她到家。”

    “敖叔啊,你这是现实虚幻两样都要啊,可怜的笑烟姐,被算计了还不知道。好了,我出发去完成首长您的任务了。”说完君可就挂了电话。

    敖辉诚再度一笑,也放下了手机,这一天一夜的纵欲让他很舒服,至少,这十多年压抑的**已经得到了舒展,所以这会心情很好,看了看床上已经干涸的红色花朵,他的笑意更加的深了,看看自己的手,自己的老婆,还是要自己算计啊。

    林笑烟才走出门,好在这时候天色已经有点昏暗,因此没人发现。

    “嘟嘟。”车喇叭响起,林笑烟下意识回头,看见竟然是君可,松了口气,还真担心是不认识的人。

    “笑烟姐,你怎么在这里,上车,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君可一脸关心的看着林笑烟。

    林笑烟总不能说自己才跟人发生完关系,然后跑出来的吧,只好开口道:“我正好来看一个朋友,看完了,准备回去。”

    “哦,上车吧,我送你。”君可笑了笑。似乎相信了林笑烟的话。

    林笑烟看看自己的衣服,自己虽然使劲的扯紧,但是还是有点狼狈,因此也不拒绝,就上了君可的车。

    “我昨天让敖叔去接你,你昨天没事吧。”君可似乎是随口说的。

    “呃,没事。”林笑烟忙低头,她可不敢说,自己和她口中的敖叔已经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个事情首次还是自己强的。

    “没事就好,昨天我在公司,有点忙。所以就没去。”君可似乎没有关注林笑烟的神情。

    林笑烟松了口气,然后忙道:“没事。你忙你的,我也没事。”

    回到自己的住所,林笑烟洗完澡,还感觉到自己双腿的无力,也不吃东西,就上床,然后躺下休息。

    她是真的累了,一天一夜的纵欲,要知道林笑烟还是初经人事,所以身体上更加的不舒服。

    微微皱着眉,她睡了过去。

    醒过来,看看时间已经是午夜时分,林笑烟微微摇摇头,她不想动,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让她有一种应接不暇的感觉。

    自己的第一次没了,她自然有一点伤感,但是至少有一点她不后悔,至少那个拿走她第一次的男人有心负责,是自己不乐意,逃走的,突然,林笑烟有一种荒唐的感觉,她发现,她至今还不知道那个男人的姓名。

    自己和他纠缠了一夜一天,居然还不知道他姓名,除了知道他姓敖以外。

    林笑烟拍拍自己的额头,自己真的是个糊涂蛋,不过事情既然发生了,她也没有再说什么。

    唉,叹了口气,林笑烟决定自己忘记这一切,她看了看左右,随手就抓过头盔来,这个时候打游戏是最好的消遣。

    林笑烟带上了头盔,然后开始了她的游戏时间。

    午夜,是游戏玩家最多的时候,这个全息的天神游戏更是最旺盛了,这林笑烟才上来,就看见自己的通讯器在闪光,她打开通讯器,就传来枫流的声音:“红颜姐,你怎么这个时候才上来?”

    林笑烟道:“刚才有点累,所以睡了一觉,所以才这个时候上来。”

    “你老公真帅。”枫流直接赞美。

    “我老公?”林笑烟半天才回过神来,自己好像莫名其妙是有一个大神未婚夫,突然想想,自己虚拟和现实中发生的事情都好诡异,在游戏中,被一方姻缘手帕给算计,多了一个大神未婚夫,在现实中,莫名其妙丢了第一次,结果对方还要自己负责,这二十七年来的生活,所有精彩加起来,好像也没有这两天的多。

    “你是说傲世辉盛吗?”林笑烟既然想起了什么人,自然也就知道枫流说的是什么人了。

    “你还有几个老公啊。”枫流笑道:“不过说真的,红颜姐,真的很过瘾,你老公非常厉害的将复活的蛋和芙蓉杀的哭爹喊娘。”

    “呃?”虽然林笑烟也很气愤黎福单和刘欣,不过如今知道他们在游戏中被虐,倒也有点同情,当然不是同情他们被虐,而是同情他们以后可能玩不了这个游戏了,想想这个游戏的头盔要十万块钱,现在这样差不多就打水漂了。

    “好可惜了,十万块钱啊。”林笑烟有点感慨。

    枫流好笑道:“你竟然为了一个头盔而惋惜。”

    “非常正常,这头盔要十万块啊。”林笑烟自然而然开口。

    “红颜,你在吗?”这林笑烟正和枫流说话,结果发现另一个通话传来,正是傲世辉盛。

    “在呢,在商店这里。”林笑烟有时候也有点小迷糊,既然自己和傲世辉盛成了游戏中的未婚夫妻,反正也不能解除婚姻,林笑烟索性也就直接了当的承认了下来。

    傲世辉盛很快就到了,林笑烟笑道:“这几天家里有点事情,所以没来。”

    傲世辉盛微微点了点头:“走吧,我带你走走。”

    “不去桃花坞打怪吗?”林笑烟问道。

    “不急。”傲世辉盛淡淡道,只是召唤出金龙,然后伸手,拉了林笑烟上了金龙,慢慢的飞在半空中。

    山水一点点的过去,林笑烟感觉今天的傲世辉盛有点奇怪,因此道:“你怎么了?”

    傲世辉盛看了一眼林笑烟:“红颜,我们是夫妻了,你不好奇我的样子吗?”

    林笑烟迷惑的看了一眼傲世辉盛:“为什么要好奇,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啊,你不愿意别人看到你的真面孔,自然是有你的理由了。”林笑烟就这一点上,看的很开,再说,在她认为,这不过是一个游戏,自己也没必要这么较真。

    问题是她不较真,有人较真了,只见傲世辉盛听了挑眉道:“你是我老婆,让你知道我是谁很重要。”说完就拿下了面具。

    瞬间,林笑烟在看清楚他的容貌的时候,就愣住了:“我能不能装作没看见。”

    “老婆,你非常不负责任,竟然趁着我睡觉,偷溜走了,你说说在,这个怎么说呢?”傲世辉盛泛着邪魅的笑容。

    “那个,对了,我还有点事情,我先出去了。”还没等傲世辉盛回答,林笑烟就退出了游戏。

    脱到头盔,她直直呼了口气,该死,想不到傲世辉盛竟然就是那个敖先生。

    难道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林笑烟,可是不对啊,自己和他从来就没交集,胡乱的想着。

    偏偏这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林笑烟以为是邻居有事情帮忙,只好起身去开门,这门一开,愣住了,门口竟然是敖辉诚:“你,你怎么在这里?”

    敖辉诚直接走进了林笑烟的房间:“我让人租下了对面的房间,所以来串串邻居门子。”

    该死,林笑烟暗骂一声,她忘记对门好像是搬走了:“这个时候你来串什么门子。”

    “就因为这个时候,所以才要来啊,这时候不抱老婆,我抱谁啊。”敖辉诚直接关了林笑烟的门,很自然的走进的林笑烟的房间。

    “那是我的房间。”林笑烟喊道。

    “正好,你是我老婆,所以我和你一起睡很正常。”敖辉诚直接道。

    “谁是你老婆,你不要胡说八道。”林笑烟直接道。

    “你啊,你不会忘记你昨天对我做了什么吧?”敖辉诚一脸无辜:“你可是强了我的,如果不相信的话,我可以说出,你身上的左胸下有三颗小痣,还有,你最最隐蔽的地方,也有一颗。”

    “别说了。”林笑烟红了脸了,这人怎么这么脸皮厚,不过他说的一切都没错,自己的确有那些痣,而且都是比较隐蔽的地方。

    “老婆啊。”敖辉诚直接到林笑烟面前,林笑烟被他这么一弄,吓的倒退一步,正好倒在了自己的床上。

    “老婆,你真热情,既然你邀请了,那么我就不客气了。”林笑烟原本只是下意识倒下,到了敖辉诚嘴里可就不一样了,成了自己邀请他上床了。

    “不是,呜……”林笑烟想要否认,但是却被敖辉诚堵住了嘴。

    本身林笑烟里面就没穿内衣,一件睡衣又是吊带的,这瞬间就被敖辉诚给脱了。

    根本就不给她拒绝的机会,敖辉诚就将林笑烟再次吃干抹净。

    用毯子半遮住了自己的身体,林笑烟怒视着敖辉诚,自己想摆脱他都不行,他的手强有力的硬是将自己搂入他的怀中,二合为一的样子,一条不大的毯子就这样只能半遮住两人,却显得更加的暧昧。

    “放开我。”林笑烟挣扎。

    “不放。”敖辉诚直接道:“你对我不负责,所以我决定不放你。”

    “你一个大男人,吃亏的是我好不好。”林笑烟真的觉得自己好亏,莫名其妙**给他,三番两次被他掠夺成功。

    “我要负责,你又逃走。”敖辉诚还一脸委屈的样子。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林笑烟无奈,她只想要平静的生活。

    “做我的女人,做我的妻子。”敖辉诚的神情是认真的。

    “让我考虑一下。”林笑烟苦笑一声,她其实并不排斥敖辉诚。

    也不知道谁说的,男女之间最简单的眷恋就是**的眷恋,林笑烟或许此刻对敖辉诚还没有太深的男女之情,但是还她**的**开放是被敖辉诚开发的,所以其实对敖辉诚也已经有一点眷恋,只是目前她自己还没有发现。

    “可以,你可以考虑,但是你要跟我在一起,要和我一起住。”敖辉诚这一点上很霸道,自己的女人是不能离开自己的视线的。

    “可是这个地方人来人往太复杂,你住这里真的不好。”林笑烟好事希望敖辉诚打消这个念头。

    “我可以不住这里,但是你要跟我去百阶区住。”敖辉诚直接道。

    “我还要上班。”林笑烟不忘提醒。

    “我会让人送你,接你。”敖辉诚倒也不会限制林笑烟在这一点事行的行动,有点事情做,其实对于女人也是好的。

    林笑烟看着敖辉诚,她看的出敖辉诚是认真的:“好,我过去,但是暂时你不要跟我说结婚的事情,而且万一将来你家里不同意,我到时候离开,你不能阻拦。”

    “可以。”敖辉诚点了点头。

    林笑烟叹了口气:“好吧,我去收拾东西。”虽然林笑烟更希望自己白天搬家,不过她知道如果自己白天搬,一定会惊动其他人,想来想去,还是此刻搬吧。

    拖着有点累的身体,林笑烟将房里的家居都用罩子罩好,然后自己收拾了一些衣服,带了游戏头盔和敖辉诚走了。

    离开,回来,也不过一天工夫,林笑烟觉得自己最近不知道是不是犯了什么太岁。

    当夜,林笑烟有点累,她先睡了,敖辉成在那夜倒是没有再度做两人的体力活动。

    第二天一早,林笑烟起来,她还是习惯自己做早餐,当她做好早餐,敖辉诚也起来了,他洗澡出来,在林笑烟脸上一啄:“老婆,辛苦了。”

    林笑烟一愣,好一会回神:“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说来林笑烟觉得自己好迷惑,眼前这个男人和自己已经不是一次的亲密关系,但是却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我?”敖辉诚笑道:“我叫敖辉诚,你可以叫我老公或者辉诚。”

    “哦,敖辉诚,不错的名字。呃,敖辉诚?”林笑烟满脸震惊:“你不会是那个敖辉诚吧?”

    敖辉诚,华国三号首长,下一任一号首长继承人。

    “如果没错的话,你扣中的那个敖辉诚应该是我。”敖辉诚喝了一口豆浆。

    “你……”这下林笑烟可不简单的震惊了。

    敖辉诚则笑道:“对了老婆,我这两天会跟敖烙和敖婧电话,让他们抽空回来,他们是我亡妻给我生的,你如今是我的妻子,作为继母,也该认识一下这两个孩子。”

    林笑烟微微一愣:“继母,妻子?我只是暂住。”

    敖辉诚眼中看过不满,不过转念邪魅一笑:“老婆,你不是给了我身份证吗?我们现在可是合法夫妻。”

    “什么?”林笑烟再度被一个消息打击。

    “老婆,你不知道吗,我已经然秘书给我们办了结婚证了,结婚证在我们房间的床头柜。”敖辉诚道。

    林笑烟深深吸了口气:“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怎么可以没经过我同意,就办理结婚证。”

    “难道老婆你想始乱终弃?”敖辉诚一脸好奇的看着林笑烟。

    “这跟始乱终弃有什么关系?”林笑烟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再说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始乱终弃的。”

    “怎么没有,而且事情还很大条的那种。”敖辉诚直接道:“你要知道,我这个位置的人,是不能有一点不好的风评出现的,而你虽然是中药,但是不能否认是你强了我,要是你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以后还有什么面孔做三号首长,何况,我从来不乱搞男女关系,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然只有夫妻的名分才能还我清白。你现在对于结婚证反应这么大,你不就是始乱终弃,那样,我以后怎么做人。”

    林笑烟听着敖辉诚的话,长大了嘴巴,明明吃亏的是自己,这莫名其妙没了第一次不说还莫名其妙成了别人的妻子,她哭笑不得的看着敖辉诚,最重要的是,现在敖辉诚的话让她竟然产生一种内疚感,只好弱弱开口:“我没有始乱终弃。”

    “真的没有?”敖辉诚似乎一脸受伤的眼神看着她。

    她更加的感觉自己似乎罪大恶极了,只好低头点头:“没有,我绝对不会始乱终弃。”

    “嗯。”敖辉诚点了点头:“好。那就好,那我的儿子和女儿,你有时间要见一下。”

    “好。”林笑烟现在是完全被敖辉诚牵着鼻子走。

    敖辉诚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你不能拒绝。”

    “好。”都已经有结婚证了,自己还能拒绝吗,而且别的不想,这三号首长结婚可是大事情,不可能结婚后就离婚的,所以林笑烟只能答应。

    “以后每天晚上,你都要满足我。”继续提要求。

    “好。”林笑烟已经随口答应了,等等,什么叫做要满足:“等等,什么叫满足?”忙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你想反悔?”敖辉诚一本正经的看着林笑烟。

    “没有,我没有后悔。”林笑烟摇头,又觉得不对:“不是,我只是想知道你刚才话的意思?”

    “意思?什么意思?你是我老婆,对吧。”敖辉诚再度开始挖坑。

    “不是,是。”原本想说不是,看到敖辉诚委屈的暮光,心一软只好说是。

    敖辉诚的眼中犯过得意:“你是我老婆,我们住在一起是应该的吧。”

    “是。”林笑烟挑不出刺来。

    “那住在一起,我们睡一张床本来就是应该的不是吗?”敖辉诚继续挖坑。

    “是。”林笑烟的语气更加的弱了。

    “既然都睡一张床了,这夫妻之间的亲密事情自然要经常做了,这不是应该的吗?”敖辉诚非常认真的看着林笑烟,林笑烟想反驳,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看吧,你都默认了,所以你满足我是很正常的。”敖辉诚再度下了结论。

    林笑烟算是全面败退了,此刻,在言语上,她根本说不过敖辉诚,而且接下来几天,她发现,言语上争不过敖辉诚就算了,到了上,床上,自己的体力也争不过敖辉诚,明明自己想拒绝的,但是敖辉诚总能成功的点燃自己的火,搬进百阶区不过一周,林笑烟却悲哀的发现,一周七天,每天晚上都被敖辉诚得逞。

    本书由首发,转载请保留!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