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一章
    章节名:第二百零一章

    看到来人,雷凰和君凛无奈相视一看,谁能想到从车上下来的人是徐曼宁。=== 三味书屋  ===

    自从徐曼宁和雷振兴离婚后,基本上都不曾来看过雷家二老,徐曼宁和雷家唯一的有关系的也就是雷诚一个人,一般过年过节,雷诚都会去看望徐曼宁,只是如今想不到这徐曼宁会来雷家老宅。

    雷振兴小心的看了一眼木笑英,见木笑英只是笑笑,满不在乎的样子,也知道木笑英没有将徐曼宁放在心上,虽然徐曼宁来这里有点让人意外,但是木笑英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自然也不会什么都放在心上。

    “爸爸,大伯,你们好。”虽然离婚,徐曼宁的称呼倒是没有改变。

    “曼宁是你啊,来了好,正好笑英和小凰都包了饺子,你也吃了去吧。”国昌老爷子笑了笑。

    徐曼宁微微一笑:“我不吃了,我来,只是我爸爸让我来找两位老爷子。”

    “哦?”国昌老爷子并没有什么诧异:“这还有什么事情是徐家做不了的呢?”国昌老爷子似乎有点不明白的样子。

    徐曼宁忙道:“不是,爸爸你想错了,不是徐家做不了,如今这事情,还是需要雷家帮忙的。”

    这几年没见徐曼宁,如今的徐曼宁似乎变的精明了,或许这才是徐曼宁真实的性格。

    雷凰微微挑眉,徐曼宁改变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没有一个女人在离婚后不会改变,不过像徐曼宁这样改变的,这的很少,因为徐曼宁原本的性格如何,大家都知道,现在的改变,跟她原本的性格,是绝对有冲突的。

    雷凰微微沉默了一下,然后暗中打开流光眸,查看,发现徐曼宁的头上竟然有一丝淡淡的黑气,她一愣,用心灵相通术告诉了君凛,君凛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

    就这一点上可以看出,徐曼宁只怕已经被刘奇华控制了,虽然刘奇华好似没有特别和徐曼宁接触。

    “你说这刘奇华是怎么接触到徐曼宁的?”雷凰有点好奇。

    君凛似乎思索了一会:“在修炼的功法中,有一种他通术,就是通过媒介来传,刘奇华虽然没有和徐曼宁接触,但是别忘记了刘奇男和刘奇华的关系。所以这个媒介十之**就是刘奇男。”

    雷凰一点就通:“那么依照你的意思,这刘奇华是通过刘奇男控制徐曼宁的?”

    君凛微微点了点头:“这一点毋庸置疑了。”

    君凛又沉默了一下:“不过最主要的是徐曼宁自己本身心境就比较黑暗,因此才让刘奇华有机可乘,如果不是她自己黑暗的内心,只怕也不会被人控制了。”

    君凛有看了一眼徐曼宁,突然想到了什么:“我忘记了,那刘奇华可以通过刘奇男控制徐曼宁,也可以通过徐曼宁控制其他人。”

    雷凰听了这话一愣,君凛则已经过去了:“徐女士,听说前段时间是徐老爷子寿辰,我们来的迟了点,错过了,还真是抱歉。”

    君凛突然出面,雷家人都有点不解,然君凛到底是雷家女婿,其他人心中有疑惑,却不提出来,而是看着君凛,想知道君凛到底要做什么。

    君凛则只是看着徐曼宁,徐曼宁见是君凛挡住了自己,微微一愣,然后笑了笑:“也没什么,老爷子不喜欢太过奢华,因此也就是自己家里的人随便吃了一餐饭就过去了。”

    “那真是遗憾了。”君凛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没有这个表情。

    “君首长多想了。”虽然君凛已经不在其位,但是没人忽略他曾经的身份,而且凭着君凛的能力,若是想重新回到那个位置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君凛似乎自己不乐意。

    “曼宁姨,您今天难得来一趟,来,我们去吃饺子吧。”雷凰突然开口了,并且走了过来,一把挽住了徐曼宁的手臂,似乎看起来很亲密:“曼宁姨可是难得来一趟,似乎有好几年没来雷家老宅了吧。”雷凰边说边亲热的样子,似乎又回到了十多年前那青涩年代

    徐曼宁的脸上有一丝的古怪,她微微抽动一下自己的手臂,想抽离雷凰的亲热,但是却没有摆脱雷凰,而雷凰似乎就是故意的,不让徐曼宁动一下,她脸上有的就是一种让人说不出的感觉。

    雷凰嘴角泛起一丝古怪:“曼宁姨,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吗?”

    徐曼宁微微摇头,然后笑了笑,只是笑容有点勉强:“怎么会,只是想不到这么多年没接触了,小凰竟然这么热情了。”

    雷凰叹了口气:“能不热情吗?”雷凰脸上泛起一丝无力:“多年前,你通过刘小梅给我爸爸下符咒,被我破了,我原本以为你也会收敛一点,但是现在发现,似乎不是这个样子。”手主动离开了徐曼宁,只是离开的时候,其他人发现,雷凰竟然从徐曼宁的手臂中带出了一股黑气。

    雷凰手指微微一转,黑气离开徐曼宁的身体,瞬间变成一个黑球。

    雷凰看着,双手形成相向状态,然后慢慢的开始挤压黑球,在挤压中,一缕淡淡的毁灭气息进入黑球中,黑色球体,似乎想挣扎,雷凰却不给一丝机会:“想死容易,想活可没有这么容易。”再度一压,黑色球体瞬间化成了虚无。

    徐曼宁摇摇头,看着雷凰,眼中有一丝诧异,也有一丝惊骇。

    雷凰看了一眼徐曼宁:“我知道你为何来这里,你想通过控制大爷爷他们来控制我们雷家,其实有一点你似乎弄错了,大爷爷和爷爷已经不管事了,雷家的家主如今是我的小儿子雷傲天,你要控制也应该找我的儿子,但是你没有去找,那么只能说明一点,你是故意,其实即便你找也没有用,因为不管什么样的情况下,我家小儿子对你是绝对没有一丝好感,自然而然,也不会对你要做什么也没兴趣,你知道这一点,也知道无法接近我儿子,所以才想通过大爷爷和我爷爷来控制我儿子是不是啊?”

    雷凰冷笑道:“我真不知道你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我不需要什么好处,我只要我的儿子事业有成就可以了。”徐曼宁看着雷凰,对于雷凰破坏了自己的计划,心中非常的不满。

    雷凰冷笑一声:“你要为你儿子而努力,但是你想过没有,我同样是母亲,作为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会做出很多事情来,你又让我生气了,那么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你,杀了你,我担心大哥受不了,他原本心中就受不了,因为双胞胎弟弟对自己的亲生妹妹做过猪狗不如的事情,虽然这事情,如今没有人再提起,但是他心中有阴影,而如果知道你为了他做出了让他恨你的事情,不知道他会如何想。”

    “不准你告诉他。”徐曼宁急了,如今她就一个儿子了,说什么也不能失去。

    雷凰嘴角泛起笑容:“那么现在你跟我说说,你到底要控制谁呢,只要答案我满意,我自然不会告诉他。”

    雷凰的笑容是无害的,但是雷凰的这句话,却是让人痛苦的,谁能想到雷凰竟然这样说。

    徐曼宁看着雷凰,脸上泛起了一丝淡淡的无奈:“我不知道怎么控制,但是有人告诉我,只要我接触雷家人,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只要接触其中一个就可以了。”

    雷凰微微摇头:“我说你,真的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你真的很笨,你也不想想,你要接触其中一个,但是并不一定非要来雷家大宅,你知道吗,其实最简单的方式,你就是接触我爸爸。”

    雷凰的脸色是古怪的:“或者你是接触雷诚,其实相对来说,你接触雷诚的机会比较多,可惜你选了一条不该选的道路,或者说,你是故意的,因为你知道,一旦接触过你的雷家人,寿命也不会长久。这种吞噬的力量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接受的,雷诚是你儿子,你自然舍不得,而爸爸,你虽然有点恨他,但是有爱才有恨,所以你也不想害他,因此你来直接找上了大爷爷和爷爷,一来呢,他们年纪大了,就算有个什么万一,别人也想不到,二来,他们两个出了问题,雷家必然会有一场动荡,虽然,那些动荡不会动摇雷家的根基,但是对于你来说够了,你要的不过是时间,只要雷家没有这个心思管你,你就可以通过徐家,来帮助刘奇华上位,是不是啊。”

    雷凰说的非常直接。

    徐曼宁苦笑道:“想不到我的任何想法你都知道,看来我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比当初的小茵强很多。”

    雷凰微微摇头:“我不是比小茵强很多,而是因为我对任何事情有的都是观望,而不是像你这样,对所有事情都是不放在心上。”

    雷凰冷笑的看着徐曼宁,然后又叹了口气道:“其实现在我最想知道的一点是,小茵出生在哪里,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

    徐曼宁既然没有否认,雷凰自然要也不拐弯抹角,徐曼宁看着雷凰:“小凰,你也是个母亲,你应该知道作为母亲,最希望的事情是什么,无非就是希望自己孩子能够安安乐乐过日子,对于雷鸣,我是失望透了,因此他最后会成为人还是畜生,我都不好奇,对于雷诚,虽然我们母子不是经常见面,但是也经常通电话,知道他安好,我就满足,但是小茵,我心中有愧疚,如果不是我当初的执着,小茵根本就不会死的,所以我才想知道小茵到底在什么地方,我不想打扰她,我只想知道她是否快乐就好。”

    雷凰微微摇头,叹了口气:“人活着,其实就是活着的一生,即便有前生,有来世,但是都不会让人在投胎的时候记住前生的事情,雷茵死了,死的冤枉,所以这一世自然会有她的去处,你喋喋不休想知道她在哪里,其实对她反而不好,要我说,你还不如放弃,只要你每日嘱咐雷茵,雷茵自然而然会很快乐的生活在某一个地方。”

    “是这样吗?”徐曼宁苦笑,她也知道只能这样,如今自己的计划被雷凰识破了,她想不出还能做什么。

    雷凰笑了笑,突然对着半空道:“难得来了,不如出来一趟。”

    “呵呵,听说君有一个聪慧的老婆,我还真好奇是谁呢。”出现了,一个黑衣蒙面人,浑身散发着让人不舒服的样子,双目看着雷凰,似乎想看穿雷凰。

    雷凰也不在意,手微微一挥,一股生机包围住了在场的人,然后才面前眼前的人:“怎么称呼?黑子?”雷凰挑眉。

    “你们称呼我叫黑子,我就叫黑子吧。”黑子哈哈笑了起来,看着一旁一脸淡然的君凛:“君,你想不到我会来这个星球吧?”

    君凛轻笑道:“有点意外,但是也在意料之中,你既然能够在这里培养一个分身,自然也可以在这里出现。”

    黑子点了点头:“不愧是君,只是我很好奇,既然你们知道刘奇华是我的分身,为何你们不去杀了他。”

    雷凰看着黑子:“你要我去杀人啊,我是想杀啊,但是杀人也要有个理由吧。”

    “我们这样的人,杀人需要理由吗?”黑子不以为然的看着雷凰。

    雷凰微微一笑:“你不需要,我却需要。”

    雷凰的话,让黑子再度看了雷凰好一会,然后点了点头:“你说的也对,我不需要,不代表你不需要,可能我不是人,所以不了解你们这些做人的复杂的感觉。”

    雷凰含笑点头:“你这话说到点子上了,就因为你不是人,所以跟你解释根本就是解释不通。”

    雷凰的话的很清楚,就是说黑子不是人,因此不知道人的感受。

    黑子倒没有生气,只是看着雷凰:“其实我这次来,可不是跟你来打架的。”

    “那么你来我这里,又到底为了什么呢?”雷凰看着黑子。

    “我们约个时间斗如何?”黑子看着雷凰。

    雷凰沉吟了,她不知道这黑子为何要约时间再斗,这黑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她心中有点不明白。黑子的狡猾,早已经听说,他要拖延拖延这个,自然也让雷凰有点不明白。

    看看一旁的君凛,君凛似乎也在揣测黑子的做法。

    “你们不用多疑,我只是最近没空。”黑子突然这么说。

    “多疑吗?”雷凰看着黑子:“我怎么感觉你有目的的呢。”

    黑子呵呵笑了笑道:“我没有什么目的,只是最近真的忙碌,不过如果你们要现在斗,我也可以和你们斗,但是到时候两败俱伤的场面。”

    雷凰看着黑子:“那么你打算这时间约到什么时候呢?”

    “十年,十年后,我和你们来一场生死斗争。”黑子的眼中闪过一丝的狡猾。

    “好,就十年。”雷凰没有开口,君凛却开口了。

    “好,那我先走了。”说完黑子就化成一股黑烟消失了。

    “小凰,君凛这个是谁。你们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雷振兴微微皱眉看着雷凰和君凛道。

    君凛和雷凰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躲不过,因此君凛只好道:“爸爸。我们进去说吧。”不过在进去前,君凛看了一眼徐曼宁:“今天幸好我们在这里,不然你会给雷家带来灾难。你想帮助雷诚,我们明白,但是你所做的,其实是在害雷诚,如果雷诚有什么不对,是你害的。”君凛直接对徐曼宁道。没有一丝的婉转。

    徐曼宁的脸上泛起一丝震惊,她苦涩的看了一眼君凛,然后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既然如此,以后我不会再来雷家了。”说完就转身离开,走的也很干脆。

    雷凰的眼中闪过一丝怜悯,这徐曼宁也是可怜之人,只是可怜之人必然有可恨之处,若非今天自己和君凛在这里,那么整个雷家还不知道会引来怎么样的灾难。

    走进屋内,君凛就自己和雷凰的身份并没有隐瞒,给大家做了一些解释,大家虽然感觉道匪夷所思,但是也明白了,国兴老爷子道:“当初你离开的时候,我们就觉得有问题。你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去做了,但是小凰一直不告诉我们,连你家老头子,也不告诉我们,不过我们也知道你放弃一号首长的位置,自然是有什么事情,如今你回来了,告诉我们这些,我们自然也相信。只是这十年你们要怎么做?”

    “十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对于我和小凰来说,并不是很长的时间,我们要过的日子是没有时间可以算的,而且这战争也未必需要十年,如果我没料错的,黑子说十年,只是希望通过十年时间能够找出对付我们,应该说是对付小凰身上混沌印的法子,而小凰其实你也可以花费十年的时间想想如何收回天身上的复印。”君凛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十年时间也够我们捉摸了。”在别人眼中,或许十年的时间很长,但是在君凛和雷凰眼中,十年也不过是眨眼的功夫。

    雷凰微微点了点头:“好吧,既然如此,那么我也好好想想,毕竟这种事情如果不想也不成。”

    黑子比自己想象中要狡猾,如果自己的混沌印是完整的,自然可以直接封印了黑子,但是自己的混沌印却不完整,要收回复印,难道还要真的杀了古雾阳吗。

    雷凰苦笑一声,自己还没成为凰以前,至少不过是平凡之身的时候,没少受古雾阳的照顾,难道现在还要他付出生命代价吗。

    雷凰微微摇头,她做不出这样的结果来。

    雷凰苦笑看着君凛,君凛其实也知道雷凰的想法:“还有十年时间,我们慢慢想吧,不过我们虽然跟黑子约定了十年时间,但是我们可没有约定,我们不动那刘奇华。”

    “你不会直接想杀刘奇华,然后抹去所有人有关刘奇华的记忆吧。”神仙不过是传说中的人物,雷凰可不想让别人发现,这个世界还有异于常人的人在,抹杀所有人的记忆,未必是好事情。

    君凛微微摇头,指指自己的脑袋:“你认为,我需要抹杀别人的记忆来做事情吗?”

    雷凰听了,笑了笑:“也是,你可是曾经的一号首长。”

    君凛听了神秘一笑:“既然我们到了这里,那么我们就好好的做一回寻常人吧。”

    寻常人?雷凰一愣,然后看着君凛,瞬间明白了,刘奇华妙就妙在他是寻常人,如果用其他的手法,黑子必然为分身要干涉,毕竟他如果不保护自己的分身的话,其他人会看不起他,但是如果君凛他们用平常人的手法对付刘奇华的话,那么黑子就算再狡猾也没用个,只能怪自己找的分身没能力。

    雷凰想到这里,不禁笑了起来:“你这个想法好,我们也好久没错寻常人了,那么就做一回寻常人,但是。”雷凰继续道:“我们也应该做准备了。”

    君凛微微点了点头,他明白雷凰的意思:“是啊,君家和雷家的风头已经很盛了,如今也的确是应该开始退出了。”

    君凛的话让雷家二老微微一愣:“君家和雷家退出?”

    君凛微微点了点头:“我和凰最终还是要离开这里的,我们在,君家和雷家自然是可以强大,但是这种强大也会到了一定程度后就衰弱,因此我想了想,与其这样,不如让君家和雷家,逐渐的退出军政双方,世俗中,可以留下部分,但是大部分的,跟着我们离开,去好好的修炼,如今凰的身上还有不少的神格魔格,修炼到了一定程度,就可以转化为神魔,这才是让君雷两家真正强盛之道。”

    雷家二老点了点头,明白了君凛的话:“你说的没错,如果真能这样,绝对是最好的。”

    雷凰道:“大爷爷,爷爷,其实世俗中的一切,看多了,也会腻的,倒不如找个时间离开,对于别人来说,我们反而会成为一个传说,华国如今已经不是过去的君主国家,如今的华国是非常**的,这样**的国家是不会容忍几个家族对自己的国家指手画脚的,现在的宣源瀚可以给我们面子,下一代的敖辉诚也可以看在我们的面子上,对君雷两家的发展睁只眼闭只眼,但是再下去呢,我想总会有一个一号首长不能容忍有我们这样的势力存在吧。”

    雷凰的话让雷家二老点了点头,这是每个国家的实际情况,国家首脑的确是不会容忍有一家或者几家人站在巅峰,指手画脚一个国家的事情,即便是不会这样做,但是让国家首脑忌讳的势力存在还是不行的,而真正的势力,要成为别人达不到的那种能力,这样才能让君雷两家保存下去。

    雷家二老被雷凰和君凛这么一说,心中自然也燃起了青年时候的热血,原本认为,到了他们这个岁数,钱财权势也都已经看透了,但是如今才发现,这个世界上,除了钱财权势外,还有其他的东西能让他们去追求。

    “可惜啊,我和你们爷爷老了。”国兴老爷子虽然也有心,但是还是这样说了起来,毕竟年纪放在那里,这是谁也想不到的事情。

    雷凰笑道:“这有什么,大爷爷,你可知道你们这种年龄,在乾坤星球中,不过是年轻的,那里的人寻常人都能活到一百五六十岁呢,如果修炼了,就更加的厉害,大爷爷和爷爷因为现在开始修炼,速度上是比较慢,但是一旦,你们修炼稍微有点进展,我这里就有神格,魔格一大堆,到时候挑出两个来,让你们融合了就好了。”

    雷凰说的话,让国兴老爷子和国昌老爷子眼睛一亮:“我们还来得及修炼。”

    “修炼其实是没有岁数之分的。”君凛笑了起来:“只不过年幼时候修炼,因为骨子没定性,因此接受就比较快,大爷爷和爷爷本身就是战火中出来的,身体韧性就比较好,因此虽然到了这个年纪了,但是修炼也不是很难的。”

    “好。”国兴老爷子拍腿道:“既然如此,我们就这样开始修炼,不管如何,我们雷家和君家不能光追逐世俗的一切。”

    君凛笑着点头:“大爷爷和爷爷可以先想想留什么人在世俗中,然后带什么人慢慢隐退。”

    毕竟雷家和君家是华国两大家族,如果一下子退了,那么很可能会动摇华国的根本,所以,要想个万全之策才只最重要的。

    “也好,我们家也应该还好策划一下了。”国兴老爷子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了看,然后叹了口气:“可惜你们三爷爷去的早,不然你们三爷爷也可以有这样的机会。”

    “人生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完美的。”雷凰笑着安慰国兴老爷子。

    国兴老爷子点了点头,忙道:“没错没错,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完美的,我如今有这样的机遇也好了,那么我们现在开始商量一下该如何让雷家慢慢退出去。”

    “好。”三代人开始慢慢商量,商量差不多了,雷凰才道:“这事情关系到了雷家,所以大爷爷还是要你和爷爷出面才好,傲天虽然如今是家主,但是毕竟还是年轻。”

    国兴老爷子点了点头,又想到什么:“那傲天那小子如今在做什么,可修炼了?”

    雷凰和君凛不约而同笑了起来,雷凰笑道:“小睿,小可和傲天如今都已经融合魔格,这几天还没从融合中醒过来呢,因此我今天才没带他们过来。”

    “好好。”国兴老爷子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

    君凛一旁道:“跟大爷爷和爷爷说完了,一会我们还要去君家,我爸爸是知道我和雷凰的一些事情,但是具体的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们要去解释一下,说完后,你们三位老爷子商量一下如何让君雷两家慢慢淡出人前。”

    国兴老爷子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的确是需要好好商量一下,毕竟是两个大家族啊。”

    君凛和雷凰又坐了一会,然后商量了一些要做的事情的大致方向后,然后就告辞,去了君家。

    兴华老爷子在听了君凛和雷凰的话后,当机立断:“淡出,君家一定要淡出,钱财权势不过是过眼云烟,我们要的是让家族能够兴旺流传下去。”

    富不过三代,这是老话,兴华老爷子也明白,虽然如今君凛这一代不用他担心,君睿那一代也不用他担心,但是后面的呢,既然建立的家族,那么自然要想流传下去。

    如果没有君凛和雷凰,或许他能做的就是尽量让君家在军政两个地方的势力巩固起来,这样说不定才能让君家流传下去,但是现在,有了更好的机会,表面上的权势,钱财,对于别人来说,是难得的追求,但是对于他们来说,那些最终不过是过眼云烟,如今有了更好的机会,自然要朝更好的机会而去。

    兴华老爷子在决定后第二天,就去了雷家,和雷家二老进行了秘密商谈,然后各自分开后,开始了各自的计划,淡出人前,说说容易,做起来可不容易。

    这自然不要君凛和雷凰去面对,君凛和雷凰,如今要做的是先要培训一批比较靠得住的君雷两家后人,开始修炼。

    当然在这当中,首先要做的是要将刘奇华除掉。

    任何人都能放过,唯有刘奇华是不能放过的,刘奇华是黑子的分身,这是其中一个理由,还有一个理由,刘家和雷家本身就是死对头,因此不管如何,都不能给刘家生存下去的机会。

    刘奇华自然也感觉到了自己周围气氛的不同,他要进步,但是可以看出这不容易。

    刘奇华微微皱眉,心中不解到底哪里出错了,所以在床前抽烟,希望能够让自己静心下来。

    “奇华。”刘奇男走了过来。

    刘奇华看是刘奇男点了点头:“徐曼宁怎么说?”

    刘奇男道:“徐曼宁竟然失败了。”

    “失败了?”刘奇华的眉皱的更加的深了,他自然知道徐曼宁如果失败了,那么徐家不支持自己,自己要进一步只怕不容易,如今刘家的没落,造成了自己目前的窘况,自己想要进步,能帮助自己的人真的太少了。

    “奇华,要不我加大投资力度,然后来帮你。”刘奇男这么道。

    刘奇华微微摇头:“没有用,如今我们缺少的不是钱,而是一个机会,原本我想让自己慢慢进步,看来上天让我不能这样做,既然如此,等于老天给为我做好了选择,不管如何我都要试一试。”

    “奇华,你打算怎么做?”刘奇男很好奇的看着刘奇华。

    刘奇华笑了起来:“宣源瀚其实已经到了该换届的时候了,只因为一些国家特殊情况,所以让他多呆了一届,明年就是他上任第十二年,也就是到时候一定要换届,等明年换届会一开,我会联系一些人,来个夺权,只要成功了,那么明年我就是一号首长了。”

    “你疯了。”刘奇男愣住了,想不到刘奇华竟然要这么做。

    刘奇华冷笑道:“疯了?我怎么可能会疯,我要不这么做,那才是真正的疯了呢,我们刘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而我再怎么努力要想进步都不可能,如果我不这么做,我永远没有出头之日,所以我必须这么做。”

    “但是你这样,若是不成功的话,整个刘家就真的没一丝希望了。”刘奇男还想劝劝刘奇华。

    “奇男,这个事情必须冒险。人家说富贵险中求,我们现在就是到了这个地步,如果我不这样做,那么就意味着我们刘家永远是被人踩在脚底下,只要成功了,我们就可以将那些人踩在脚底下了,不管是雷家,还是君家,都不可能挡住我的路。”刘奇华已经疯了。

    刘奇男听了这话,有点不能接受,但是她却也知道,自己最终还是会接受,因为她爱他,女人就是这个样子,一旦遇上了自己爱的人,就会忽略自己的一切,即便知道前面的路是非常危险的,她即便知道刘奇华这样做等于是在走钢丝,但是她也知道自己会如飞蛾一般什么都不管的扑上去。

    “我知道你的意思,也明白你的意思,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和你一起走吧,不管如何,我都不会让你一个孤身前进的,即便前面是刀山火神,我也随你一起闯了。”刘奇男看着刘奇华。

    刘奇华是枭雄,枭雄也是有感情的,他看着刘奇男:“奇男,谢谢你,你放心,只要成功了,我会让世界都知道你,知道你不是我的亲妹妹,而是我最爱的女人。”

    “奇华,有你这句话够了。”刘奇男知道自己既然做了选择,就没有回头的时候了。

    看着视频中两人的情况,雷凰微微叹了口气:“如果我们不是修炼的,如果我们没有现在这个能力,只怕真的会让刘奇华得逞。”

    君凛微微一笑道:“你太小看你选的那个敖辉诚了,你想想。他明年才四十三岁,这样的男人,野心是最大的,而且他能够走到这个位置也绝对不简单的那种,你想想,他会放弃吗?”

    雷凰微微一愣,然后含笑点头,表示明白了:“我明白了,你是说敖辉诚应该是注意到了刘奇华。”

    君凛点了点头:“不过敖辉诚也是性情中人,因此我们不用担心他会对君雷两家人有什么危害。”

    “你又知道。”雷凰好笑道。

    君凛看了一眼雷凰:“我自然知道,你应该知道,敖辉诚那个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情吧。”

    雷凰听了抿嘴笑了起来:“听说了,这敖辉诚倒也是有趣,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宁可舍弃这首长的位置,当真是爱江山更爱美人了。”

    “若非你儿子出手,只怕他真不做这个首长了,如今事情既然已经圆满,那么一切自然就好说,对于我们家,他有着感激,所以,君雷两家未来十年倒不担心,只要在敖辉诚当政十年中,慢慢淡出就好了,而刘家就不会这么幸运了。”

    雷凰直接道:“刘家根本就不需要存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