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一章前世疑窦
    王后看着雷凰,神情有点不悦:“君夫人,你不觉得我们这样话,我们瑞国太吃亏了吗?”

    雷凰微微摇头,无视往后的不悦:“王后,我限制公司名额人数其实也是为了瑞国好,瑞国太小了,如果吃相不好,会引起其他国家反弹,即便华国和瑞国缔结了联盟,但是华国在东方,瑞国在西方。而且你不觉得瑞国淡淡在华国弄一个市场太狭隘了吗,人家得国倭国面对的可是全世界。”

    这个女人的野心好大,这是瑞国王后在听了雷凰的话后第一反应,她想不到雷凰竟然会有这种想法,因此愣愣的看着雷凰。

    雷凰笑了笑:“怎么,王后认为我说的话有错。”

    王后微微咽了一下口水:“君夫人,您的意思,是要瑞国的车面向世界?”

    “瑞国的技术比得国或者倭国差吗?”雷凰不答反问。

    “当然不是,我们的技术绝对不会比他们差的。”王后忙道。

    雷凰笑道:“既然这样,为何人家能够面向世界,你们就不能面向世界了?”雷凰反问的话让王后一时间语塞,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雷凰的话了。

    王后沉默了一下,王后年轻时候是商人出身,所以自然知道商机是什么,雷凰说的话看似似乎没有根底,其实里面却包含离开无限商机,但是这个商机也要确定是适合瑞国的,有一点她承认雷凰说的没有错,瑞国是小国,因为是小国,所以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华国的市场是大,但是吃相太难看,就会给自己造成不必要的后果武动苍冥全文阅读。

    王后明白了雷凰的意思,笑了笑道:“走,我带你去好好看看周围的一切,君夫人难得来一次瑞国,绝对不会让你虚行一趟。”

    聪明的人不需要提点,雷凰瞬间明白了王后的意思,两个人开始逛街。

    不知不觉,到了街的尽头,尽头是一个教堂,不过这个教堂有点与别的地方的教堂不同,这个教堂的十字架刻着一双翅膀,雷凰好奇的看着这个建筑物:“王后,你们的教堂的十字架还有翅膀?”

    王后看了看十字架,微微点了点头:“我们瑞国有个传说,说天使需要这一对翅膀才能来到人间,所以有这一对翅膀。”

    雷凰又看了看,心中有点奇怪,因为这虽然是翅膀,但是却不是以往图片上看见的那些天使传说中的大翅膀,这翅膀更像是鸟的翅膀。

    “很高兴,王后和华国首长夫人,你们的到来。”教堂们打开了,出来了一个牧师,戴着一副金框眼镜,显得很文气。

    后面的保镖瞬间上前,挡在了王后和雷凰的面前。

    “呵呵,你们不用慌张,我是这教堂的牧师杰克。”牧师一脸真挚的样子。

    雷凰看着那牧师好一会才开口道:“杰克牧师,你好像不像是寻常人。”

    “得到华国首长夫人的称赞,真是我的荣幸。”杰克牧师笑着开口,笑脸是那么真挚,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一个虔诚的牧师,即便是雷凰,若非天生的感应,也相信了。

    深深吸了口气,她笑了笑:“有血腥味。”然后道:“教堂中在做什么,这么重的血腥味。”

    “哪里有什么血腥味,华国首长夫人,您似乎弄错了吧。”杰克牧师一脸镇静似乎一点都没有被雷凰的话语给惊到,依旧是那么的镇定。

    雷凰笑了笑:“是吗,这个世界无奇不有,或许别人会说可能是错句,但是我一直很相信我的直觉,这是我曾经在经历过军队特训的时候得下的结论,所以你说这里没有血腥味,我觉得我还是应该进去看一看比较好。”

    “华国首长夫人也信我们上帝吗?”牧师看着雷凰。

    谁都知道华国是信东方佛教的多,但是现在也有兴起信上帝天主,但是依旧是佛教信徒比较多,而且华国官员基本上都是有规定不能随便有宗教信仰呢。

    “神是天上的,上帝也是天上的神,众神虽然身份不同,但是神魂却是相同国度的,所以东方西方,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一个见识,再说了,你这教堂建立在这里,本来就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信徒,让人进去参观,本身就是很正常的事情,怎么你反而千方百计不希望我进去,难道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吗?”雷凰不是好事人,只是里面的血腥味让她觉得事情不简单,既然如今瑞国已经有何华国合作的迹象,那么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就去看看。

    “哪里,如果华国首长夫人想进去看看话,自然也是可以的,请跟我来。”说着先走了进去,门一开,里面似乎很静,静的一片死灰的感觉。

    王后原本想进去,雷凰抓住了王后,拉她在门外:“你们所有人都在门外保护王后,不要让王后进去。”

    “怎么了?”王后一听这话也知道事情不对,因此忙问雷凰。

    雷凰微微一笑:“我只是好奇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您是王后,照说出来的应该是神父级别的,这是最少的,而不是一个牧师出来和你说话,这是其一。

    其二,既然这位牧师已经知道我们在这里了,为何这教堂中其他的人却不知道我们来,难道是这里的神父不在,就算神父有事情,这教堂其他的修女等人呢,但是一个都没有发现,这又说明什么,难道就这么巧,今天这教堂中除了这位牧师,其他神父修女全部都放假了吗?

    其三,是这位牧师的眼神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全文阅读。”

    雷凰似乎一点都不紧张,现在在说的,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

    “哦?我的眼神又如何了?”杰克牧师很好奇雷凰要说的话。

    雷凰微微一笑:“太过镇定了。”雷凰看了看天空:“虽然说,这众神之下皆为蝼蚁,但是无神出现,这地上的各个国家还是需要地上的人来决定,那么整个瑞国最高领导人是国王,而王后今日出现,照说在你面前见到王后应该是战战兢兢的,但是你不是这样,你反而很镇定,就是这份镇定,让人怀疑了。”雷凰好像在说什么天气很好之类的语气,很平淡。

    王后也感觉到不对了。

    杰克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我以为自己一直很小心了,想不到居然还有人能够发现。”

    雷凰笑了笑道:“其实你的确很小心,若是别人是不会发现,只因为我很相信我的感觉,包括我的嗅觉。”

    “那君夫人要不要进去坐坐。”杰克看着雷凰,似乎在邀请她。

    雷凰笑了笑,然后对一旁的人道:“你们先送王后回去吧,我留一会。”

    “君夫人。”王后担心的看着雷凰。

    雷凰笑了笑,安抚的看了一眼王后:“王后不用担心,你若是担心不如去跟君凛说去,他会告诉你答案的。”

    看雷凰说的这么肯定,王后沉吟了片刻就答应了,她其实心中也明白,不如自己回去找君凛,不管如何,雷凰是不能在自己的国家出事的。

    “夫人,我们留下。”欧阳和龙云天道。

    雷凰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微微点了下头,其实她自己单独留在这里更好,但是她知道,欧阳和龙云天的都不会让自己单独留下的,因为现在的自己不是当年的学生,也不是当年特训营的战士,如今是华国最高领导人的妻子。

    其他人护送着王后离开了。

    雷凰带了欧阳和龙云天走进了教堂,雷凰看着教堂的周围,这一所教堂很阴暗,虽然窗外阳光明媚,但是在这里,却感觉不到阳光的温暖,反而有一种让人阴森寒心的感觉,这种感觉即便是欧阳和龙云天这样的汉子,此刻在这里都有一种感觉害怕的时候。

    最诡异不在这里,而是这么大白天,竟然在这个房间内左右两边都燃着蜡烛,每个烛台是三根蜡烛,都燃着。

    雷凰笑了笑:“排除这里阴森的气氛,这里的意境还不错,只是这么美好的意境被如今这阴森的气氛给破坏了。”

    雷凰的话让欧阳和龙云天汗然,欧阳无奈道:“夫人,这里的气氛不对。”

    “这里太死气沉沉了。”龙云天也开口。

    雷凰笑了笑:“本来就是一片死气,自然是气氛不对了。”

    “咦,这里不是有人吗?”前面的牧师在带路,穿过了原本的那个空旷的不知道用来干嘛的大厅,后面一进大厅竟然坐满了人,似乎都在祷告。

    雷凰轻笑道:“都什么人,你们的眼睛有问题,这根本就不是人。”

    “不是人?”龙云天一冷,龙云天从被雷凰救过后,对于鬼魂的存在也是知道一二,但是自己毕竟不是异能者,即便知道也没有什么想法,所以就算有时间去打听,也打听不到什么

    雷凰微微点了点头,然后道:“没错啊,这里不是人,是吧,杰克牧师名医。”

    杰克牧师含笑回头,看着雷凰:“君夫人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也许是认为雷凰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所以就不用怕了,因此也没有再做任何的掩饰。

    雷凰微微点了点头:“不过说实话,你们的障眼法还是不错的。”

    “哪里,障眼法再好也比不上君夫人的眼神好。”杰克牧师看着雷凰,嘴角依旧喊着温润的笑容,好似一点都没有害人心的感觉。

    雷凰走了过去,欧阳和龙云天急急跟上,雷凰到了中间停了下来:“人活着不容易,死了也不容易,死后要进入轮回道,然后再度去投胎,你们这样滞留在人间也不是办法,不过是一个空的想念而已,这里的上帝不会接引你们,因为你们不是鸟人。”

    雷凰说完,双手微微成拉伸状,一股浓烈的生机气息随着雷凰为中心向四周散开,生机过处,人影全无,留下的不过是一摊沙土。

    杰克看着雷凰的动作没有阻止,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当最后一个魂魄消散只留下一摊黄土后,杰克鼓掌了:“都说华国三号首长夫人是个奇女子,我原本还不信,现在看来果然不一样。”

    雷凰回身,头都不抬一下,拍拍双手:“什么奇女子,不过是比别人多了一些异能而已,就好像你,不过说真的,我很好奇,你也算是鸟人吧,为何没有翅膀。”

    一般人听到雷凰的话一定会勃然大怒,杰克没有一丝怒气,反而笑了笑,然后开口道:“我的母亲是人类,我的父亲是美人鸟,所以我有异能,但是我没有翅膀。”

    “半个鸟人?”雷凰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

    “我的异能和君夫人的异能正好是相反的。”杰克看着雷凰,原本黑色的眼眸顷刻间变成了红色,如魔鬼一般诡异的红色。

    “我的异能是死神的异能。”说完双手成握状,一把长柄镰刀出现在了杰克的双手中,而杰克的头发也变成了诡异的红色,眼眸是红色,衣服成了黑色的大斗篷。

    “死神的能力?”雷凰笑了起来:“西方社会真的让人奇怪,这死就是死,非要来个死神,其实跟我们东方的黑白无常一路货色,就是指引人进入死亡界,去轮回道而已。”

    一旁的欧阳和龙云天正为眼前这个杰克而诧异,雷凰的话,让他们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样子。

    欧阳显得有气无力:“夫人,我们没见过黑白无常。”

    “哦。”雷凰点了点头,一副心不在焉:“你们又没死,干嘛见黑白无常,其实跟眼前这个差不多了,只不过我们的黑白无常,手中据说拿的是铁链,还有一块死亡令牌,反正跟别人想的样子比起来,也差不多了多少了。”雷凰很不负责的解释。

    龙云天则道:“其实夫人。如果你能召唤出黑白无常给我们看看,比跟我讲要好的。”

    雷凰歪头想了想:“这个法子似乎也不错。”

    “你说什么呢,我是死神,我也听说过你们东方的黑白无常,但是东西方神祗不同,因此死神也不同,虽然你们所谓的黑白无常跟我也是差不多的,但是要来西方需要经过很多手续,不然东西方是不能随便干预对方的事情的,这是国际问题。”杰克很认真的看着雷凰。

    “哦。”雷凰不在意的摆摆手:“什么乱七八糟,也不知道是那个神祗搞的,这神的存在其实定义上就错了,神的存在一个是为了管束人类情况,生老病死,自然而成,赏罚分明,天意使然,这些都是很重要的,而不是神祗高高在上,让人类膜拜,神的意识都错了,那么感觉这个所谓的神就多余了,当然我如果现在将神去掉了,也不行,因为我自己不想做神啊,唉,算了这事情丢给君凛去管,至于黑白无常呢,我想让他们来,谁敢阻拦天咒沉沦。”最后四字霸气侧漏。

    雷凰一直认为自己需要低调。尽量不要惹出什么事情来,但是如今发现,有时候低调真的会让人认为无能,所以他不能再低调了,她双目清澈,申请肃穆,高贵中显露出霸气。

    右手伸出,食指在自己面前画了一个圆,一个黑色的漩涡出现,随后阴风起,一黑一白两道人影出现了。

    “怎么样,我的黑白无常。”的确是黑白无常,一黑一白,一个是黑色长褂,一个是白色长褂,两个人的脸色很冷漠,一个人手中拿这一块令牌,一个人手中拿着一根铁链。

    “见过凰大人。”黑白无常看是雷凰,忙行礼。

    雷凰微微摆手:“不好意思,我突然叫你们来,不知道地会不会找你们算账。”

    “地大人知道是凰大人召唤,没有说什么,只是嘱咐我们听凰大人吩咐。”黑白无常很恭敬的样子。

    人间轮回,鬼魂惩罚本身是地的地之道,雷凰明白地会这样爽快,是因为君。看来自己似乎有欠了一个人情,脑海中闪过了那把椅子,或许自己真的应该去坐一下,不为别的,只为解开所有人的心结。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主要是,眼前这位西方的死神大人,说要见见我们东方的死神,所以我就将你们叫了出来。”雷凰说的很简单。

    黑白无常看了一眼杰克,微微摇头:“凰大人,他算不得死神,西方的死神,我们也有打过交道,毕竟有些西方魂魄死了后,需要我们押送回到他所在的国家,而眼前这位,不是西方的死神。”

    感情这死神还是一位西贝货。

    雷凰一副早已了然的:“我知道啊,知道他是半个鸟人假冒的西贝货,只不过我是想告诉他,死神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黑白无常一旁不语,雷凰道:“好了,差不多了,你们也回去吧,记得有空去西方死神那里要礼物,他们西方出现西贝货,还要我来处置。”

    “是。”黑白无常答应一声,然后就化成黑白两道光离开了。

    欧阳和龙云天目瞪口呆的看着雷凰,他们知道雷凰是异能者,但是雷凰居然能够召唤黑白无常,因此愣愣的看着雷凰。

    雷凰没有管欧阳和龙云天,而是面对杰克:“好了,半个鸟人,说说你的来意吧。”

    然后对周围的气氛似乎有点不耐,手微微一挥,蓝色光芒入一层薄雾瞬间弥漫整个教堂,原本那一股死气瞬间荡然无存。

    杰克的涵养似乎很好,对于雷凰的举动没有在意,只是笑道:“想不到华国的三号夫人竟然跟东方死神都认识。”

    “你别岔开话题了。”雷凰又显得慵懒起来:“说实话,你们美人鸟出现比我预计的要晚。”

    “安洁拉是你杀的?”杰克看着雷凰,想得到一个答案。

    “算不上杀。”雷凰随意找了个位置,然后手微微一挥,原本的那些尘土都不见了,出现的是一个非常干净的长凳,雷凰坐下,然后随手从空间拿出一个番茄,啃了一口:“我只不过是烧了一副画。”

    杰克的脸一沉:“你知道安洁拉被困在那里吗?”

    雷凰吸了一口番茄里面的汁水,然后点了点头:“知道啊,原本是那个安娜公主的,然后就是她了官道无疆。”

    “她好不容易从画中出来,为何又会回去?”杰克脸色有点沉了。他想得到答案。

    “这有什么好不知道的,她不过是个西贝货公主,人家正牌公主还在呢,她这个西贝货就不该出现。”雷凰背一靠,一副很惬意的样子,丝毫不看杰克阴沉的脸神。

    杰克看着雷凰,他心中也知道雷凰不简单,一个能够将东方死神带过来的女人,绝对不简单,所以雷凰的话他相信:“美人鸟只要完成了交易承诺就可以得到自己的报偿。”

    雷凰吃完最后一口番茄,双目看向杰克,原本清澈的双眸多了一股寒气:“完成交易承诺?什么交易承诺,勾引我的丈夫?”雷凰冷笑道:“我雷凰的丈夫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勾引的吗,我只不过烧一副画算是给了你们美人鸟一次机会了,既然你们美人鸟族这么不识好歹,那么索性都出动好了。”

    雷凰缓缓站了起来:“其实你们不是已经出动了吗,何必呢,躲在那些烛台后面有什么意思。”

    雷凰的手随意一劈,掌风如刀锋,一**潮水般劈向周围墙壁上的烛台,瞬间烛台落,壁裂开,一个个长着翅膀的人出现在半空中。

    “你是怎么看出破绽的?”杰克佩服雷凰的眼神,不过还是忍不住好奇一问。

    雷凰撩起手,微微将自己落下的发丝撩道耳朵后,嘴角泛着一丝冷漠的笑容:“我从来不认为这里布置就是为了给人看意境。”没必要告诉他们自己有流光眸的事情。

    杰克自然不信这些:“君夫人,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不勉强,只是我们美人鸟族人本身就不多,安洁拉虽然在三百年前失去了身体,但是至少她的魂魄还在,寄居在画中,这并不影响人类。”

    雷凰点了点头,很赞同的样子:“然后呢?”

    “然后?什么然后?”雷凰突然问然偶,让杰克反而一愣。

    雷凰冷笑道:“然后三百年后出来了,可以借用别人的身躯,还是霸占别人的身躯,虽然那个安娜公主我也不待见,但是霸占别人的身躯似乎做的不道德吧,好吧,这个事情就当我是多管闲事。反正你鸟人霸占人的身体管我什么事情,我又不是什么所谓的救世主,但是你们这位安洁拉姑娘,居然想用歌声迷惑我的丈夫,你说说,这管不管我的事情,我这人就是这样,你们不惹我,什么都好说,你们惹我了,那么就什么都不好说了。”

    雷凰说到这里深深的叹了口气:“美人鸟,原本就不该有这种物种出现的,偏偏出现了,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不过既然出了问题了,那么我只好多事一次,将这些环节打破了,不该出现的,就不需要出现了。”

    “你要做什么?”杰克这一刻明显从雷凰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毁灭的气息。

    雷凰道:“毁灭,其实不属于我,我一直是给你们生存的空间的,只是如今你们自己想毁灭,那么就毁灭吧。”说完眼神微微一瞪,原本清澈黑眸瞬间变成了蓝紫色,凰纱出现。罩住雷凰,妩媚的脸颊让人不敢直视,雷凰的手一伸,蓝绿色的长裙瞬间如霓裳飞舞,飘逸中闪烁着杀气。

    “生,我之命,毁灭,我之痛。”雷凰感叹。

    杰克此刻看清了雷凰的真面目,整个人脸上多了一丝恐惧,一旁的美人鸟似乎禁不起雷凰的毁灭之气,直接朝雷凰冲了过去。

    “不要。”杰克喊道,可惜一切都晚了。

    这些美人鸟或许对于凡人来说,是神秘的,是高高在上的传说,神话,但是对于雷凰来说,雷凰根本什么都不用做,微微一摇头,蓝色的长发瞬间如有生命一般卷住了那些人,一瞬间,那些美人鸟就没有生机,化成了粉末掉落在地上医道官途。

    当最后一个美人鸟消失的时候,头发又恢复到了腰际长发,随风过,依旧是那样的飘逸,雷凰的蓝紫眼神看着杰克:“该你了。”

    “你,你是生机之母?”杰克脸上是惨淡的笑容。

    雷凰挑眉,不语。生机之母是什么,她没听说过,不过也不想就这个问题去纠缠不停。

    “当生机之母出现时,毁灭之女也同样存在,没有人知道生机之母和毁灭之女是同一人,生是她,死也是她。”杰克嘴里喃喃说着话语“原来如此。我们竟然撩拨了你的怒气。美人鸟,这个世间再也不会有美人鸟了。”

    失落,痛苦,无奈。

    雷凰对于杰克的失落,痛苦和无奈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你要出手吗?”

    杰克听了这话,知道在劫难逃,只是道:“当生机之母化身毁灭之女的时候,我们美人鸟族注定要灭了,只是我想知道,既然你要灭了我们,为何当初要创造我们?”

    “创造你们?”雷凰抓住了关键发的四个字,自己不记得有创造过美人鸟。

    杰克苦笑道:“算了,你不会记得我们的,不过,从此世界异能之人将再度重现,不光东西方的,还有那些五行外的都会出现,这都是生机之母因为你的出现。”说完他朝雷凰冲过来,雷凰手一伸,就掐住了他的脖子,微微一捏,瞬间化成虚无。

    看看四周一切,雷凰闭上眼睛,响指一起,阴森之气已经荡然无存,有的是阳光温暖的空间。

    凰纱归位,雷凰再度变回了原本的雷凰,一旁的龙云天和欧阳看着雷凰,眼中闪烁着光芒。

    欧阳道:“夫人,你这个异能,不如也教我们一下。”

    “胡扯。”雷凰笑骂一句:“教什么啊,这些本身就是天生的,有异能不是好事情,走了,这里已经处置完了,一切已经恢复正常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走到门外,只见君凛带着人正靠在车门旁,含笑看着雷凰:“玩完了?”

    雷凰点了点头:“玩完了,告诉一下国王和王后,这教堂原本是一个地下组织的,如今被我破坏了,所以都不见了,然给他们转告他们的教皇,派其他的神父牧师修女来这里。”

    君凛微微点了下头,对一旁的一个眼神,人家就知道该如何传话了。

    坐进车里,君凛淡淡道:“美人鸟族已经没有了,但是美人鸟的气息会传播出去。”

    “五行外的生物有哪些?”雷凰明白君凛的意思,所以随口问道。

    君凛看雷凰一眼:“都是非人类生物,偏偏还有人的样子。”

    “比如?”雷凰瞪着君凛,他怎么就喜欢卖关子。

    君凛笑了笑:“其实是什么都不重要,我说再多还不如你自己探索来的奥妙。”

    “这倒是,既然来了这西方国家,偶尔也应该跟这里的所谓神祗认识一下吧。”雷凰嘴角泛起一丝笑容。

    君凛含笑出声:“你啊,悠着点,这里的一切有些不是我们创造的,有些是一个朋友创造的,不看僧面看佛面,虽然他不在这里,他留下的,能给生存的就给个机会,给不了的,你再灭了好了。”

    “还有人能创造?”雷凰看着君凛。

    君凛一笑:“这些事情以后你都会知道,时间还要由你自己去决定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雷凰一愣,脑海中再度闪过了那把椅子。她微微甩了甩头,今天那把椅子已经两次出现在她的脑海中了,是那椅子在召唤她,还是说她放不下那把椅子。

    君凛看雷凰发愣,关心道:“怎么了,累了吗?”

    雷凰将头靠在君凛的肩膀上:“不是累,是一种诧异,总觉得有些事情其实答案很简单,就是自己不敢面对。”

    君凛眼中闪过一丝怜惜:“不想面对就不要面对,我说过了,很多时候你可以依靠我的。”

    雷凰微微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她只是想休息一下,但是不知不觉进入了凰道中。

    似乎是心有所思,所以才到了这里,雷凰看着道界中,那把椅子,如今椅子的颜色竟然是和平的蓝色。

    微微诧异,难道这椅子真的跟自己有关,但是这明明是君的椅子。

    她走了过去,伸出手,似乎想触摸这把椅子,却在离椅子不过几厘米距离的时候,又顿住了,她该去触摸吗,她心中有疑惑,如果不去,那随之而来很多的疑惑都只能埋藏在心中,自己不追究过去,但是过去却似乎时时在纠缠着自己,到底这里面是怎么回事情。

    她的眼中有一丝淡淡的无奈,也有一丝坚决,逃避不是自己的性格,此刻心中想起了君凛,自己既然要陪伴君凛那么就不能害怕眼前的一切,不能因为它曾经让自己差点迷失而放弃了。

    终究手还是放了上去。

    在手放在那椅子瞬间,道界的气息瞬间浓了。

    看着闭着眼睛的雷凰,君凛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无奈:“你终究还是要去了解了。”手微微一挥,一股紫气瞬间而出,控制住了整个天地:“创造天地为了你,你既然去了解了,那就等你回来在开封吧。”说完搂着雷凰的消失在车中,而外面的一切似乎被迷糊所裹住,一切似乎停止在了这一个时刻中。

    天地之间其他数个地方,数个人都抬起了头:“凰,你终于要回归了吗?”一闪身,这些人都消失了。

    雷凰的手放在椅子上,抚摸了一会,那熟悉的感觉一直萦绕着她:“凰回来,凰快来啊。”

    那隐约的呼唤让雷凰眼神有点迷惑,不知不觉坐到了椅子上,当坐在椅子上的瞬间,雷凰的蓝色长发瞬间出现,凰纱也出现了笼罩住了雷凰,蓝衣飘飘,而此刻其他道口也出现了,天地玄黄四人都出现了,白衣一闪,君出现。

    “君,凰她。”玄有点焦急的看着雷凰。

    君微微笑了笑:“她自己的选择,由她决定吧。我们能做的就是等待。”

    雷凰并不知道自己这一坐让外面的时间已经全部停止,只为等她回归,她只感觉自己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黑暗无边,没有光线,这里是哪里,为何自己在这里。、

    “你来了?”幽幽叹息,出现一个人影,长发坠地,脸如梅璨,那妩媚的神情不知道夺多少人的眼眸,额头一个凤凰印显得她冷漠高贵,只是此刻双眸中,流露的是释然,叹息,和淡淡的愁绪。

    “你是谁?”面对这个人,雷凰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与生俱来就和她熟悉。

    “我就是你。”她开口了:“我叫蓝凰,是前世的你。”

    蓝凰,原来黄口中蓝凰是真有其人而不是叫错了:“不对啊,我的前世我知道是未来的特工一号飞凰。”雷凰看着蓝凰。

    蓝凰轻笑一声,朱唇更多的是一丝无奈:“亘古万年,你的前世又何止那一世,不过你放心,如今的我不够是你最后一丝的回忆倚天同人之雪舞最新章节。”

    “我不明白。”雷凰迷茫的看着蓝凰。

    蓝凰笑了笑:“听个故事如何?”

    有够老套的,雷凰心中这么想,为啥自己遇上这么老套的情节,照说,这种情节只有小说和电视中才有,雷凰此刻心中还不忘自我调侃一番。

    “即便我说不听,你还不是要说,那就说吧,早说,早听完,我也可以早点回去。”雷凰笑了笑。

    “呵呵,真的是有点老套,其实很简单,我和君是亘古万年前最早出生的,不过君到底是什么产生的,我不知道,我却是一直蓝色的凤凰化生,我的名字蓝凰是君找到我的时候给我的。”

    “等等。”雷凰一头雾水:“不对,我记得君说过,他创造了天地玄黄,后来需要人管理生机,才有了凰道出现。”

    “没错啊,我原本不过是一直蓝凰,出生在冰蓝色的世界中,跟浴火出生的凤凰是不同的,不过我又拥有他们的能力,所以后来君让我管理生机。”

    雷凰越听越不明白:“你还是直接说吧,我都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的时间也不多,你的时间也不多,我最后要融入你的脑海中,不过前提是,有些事情我也不能多说,因为没有时间,只有通过一些事情,让你慢慢回想起来,我只想说的是,我和君,也就是你和君前生因为误会,结果导致我死亡,君为你创造了这个世界,用的是他三分之二的能力,而因为当时你死前一句誓言,让他今生只能等你开口,让他再度能够名正言顺出现在你身边。”蓝凰简单的说着这些。

    雷凰是更加一头雾水,蓝凰说的这些,让她有点根本就不清楚,蓝凰也知道雷凰还清楚,直接道:“我一会跟你合成一人的时候,你会有一些回忆产生,这些都是你的前生。”看雷凰更加不明白了,笑了起来:“算了,我索性就让你看一些片段吧。”说着手微微一甩,一个个片段进入雷凰脑海,雷凰面无表情的看了,然后很古怪的看着蓝凰:“这么说,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既然如此,你还不和我合一吗?”

    蓝凰一愣:“那些片段不重要吗?”

    雷凰冷笑道:“不管你的片段如何,你的目的不就是要跟我合二为一吗,如今我在等候,你为何不过来。”

    蓝凰迟疑了,看着雷凰:“你确定要跟我合二为一?”

    雷凰一脸沉静,看着蓝凰:“这不是我是否愿意,而是你的目的。”

    “好,那我就进入你脑海中了?”蓝凰还不忘这样说一句,眼中似乎还有一丝狐疑,似乎不太相信雷凰的样子。

    雷凰恢复平常的慵懒,微微点了点头:“是啊,你来吧。”看起来她很轻松自在,这让蓝凰又有点拿捏不准的感觉。

    似乎做了什么决定,蓝凰最后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进入去了。”

    “来吧。”雷凰好似一点防备都没有。

    蓝凰一咬牙,直接冲进了雷凰的脑海中:“从此我是你,所以我为主。”

    “屁。”雷凰冷笑道:“就知道你会有这种想法,你太嫩了点吧,我的神识我做主,既然你想和我合二为一,我要的就是你的回忆,其他的不满,怨恨,怀疑,统统滚出去。”说完她闭上了眼睛。

    ------题外话------

    前世即将揭开部分秘密,哈哈哈^-^138-书-(——00-00——o-)——^-^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