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三章一场好戏
    “五十多个官员被中纪委叫去了,大家也都知道,要回来,只怕是难,因此这五十几个人空出的位置,大家也讨论一下吧,组织部有方案没有?”刘邱华直接问李信才。=== 三味书屋  ===

    李信才忙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资料,分发给了在场的常委:“这些都是目前考核比较突出的官员的名字,大家看看。”边发边道:“已经和书记商量过了,这些人资历上都比较合适去这些岗位。”

    雷凰随意翻了一下李信才的名单,嘴角泛起一丝莫名的笑容,有点意思,这份名单,可以看出,刘邱华是花费不少精力的,至少在这上面的名单里,包括各方面的利益,只是有一点,刘邱华的野心还是大了一点,他虽然再尽力照顾各个人的利益,不对,应该说是在尽力施舍对在场各位的利益,但是他却不知道,这个调度会引来反弹的效果,因为这上面的提供的人员中,刘邱华的亲信几乎占了百分之七十的位置。

    雷凰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中的资料,她不需要言语,因为她相信在场的人知道该如何说。

    “省长,你先说说这名单如何?”刘邱华直接将问题丢个康少成。

    康少成依旧一脸的温和,看不出有其他的神情,但是事实上他的眼中多了一丝的不满,这也怪不得康少成,要知道虽然康少成来的时间短,可好歹也是省长,而这种人员调度的大事情,首先组织部拟定名单,然后应该递交书记办公室,讨论方案,最后才能上常委,但是想不到,这刘邱华刚愎自用,竟然直接越过了书记办公室这一块,将这一套方案直接放在所有人的面前,这不是诚心想打人的脸吗,康少成心中的不满如果说是因为这产生的,那么到极点是因为这里面的名单,这刘邱华嘴上说什么才拿下了五十多人,触目惊心之类的话,但是观看这名单中,好几个还在等待调查的人,这根本就是想让他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暧昧都市:寂寞寻情最新章节。

    但是康少成到底是省长,作为正部的官员,看问题不能看表面,他也知道刘邱华这么做其实等于是狗急跳墙,一个官员的位置调整了,就算调查出有事情了,也只能雷声大雨点小,组后不了了之后,不然就是国家自己在打自己的脸,你一手升人家的位置,一手去调查,怎么可能,康少成也不得不佩服刘邱华的计谋,如果这上面的名单真的实行了,那么对湘南的调查,即便是下了五十顶帽子,但是很可能是事倍功半,那么雷凰所做的努力大部分就会被化解。

    所以他自然不能同意将这份名单通过,所以微笑道:“书记,我说句实话,其他人我是不了解,就李艾这人吧,我总觉得资历不够,还有柳新,谢福元,这几个我是比较了解,目前还没有这个资历,在本职岗位上时间还短,还是在等等吧。”康少成说的这个其实都是自己的亲信,他的意思很简单,这些人在自己的本职岗位上做就可以了,不需要调整。

    刘邱华的眼神微微一变,一直以来。康少成虽然在反对自己,但是很少这么明显,他心中的不满开始膨胀起来,难道就因为自己现在被人招供说有问题,结果大家都在等看自己好戏吗?

    忍住心中的气,按照排位问梅歌儿:“梅书记认为呢?”

    梅歌儿淡淡笑了笑道:“我觉得省长说的很对,还有我发现李墨,阿拉诺,广华云等人都不适合调动。”又一个反对刘邱华的,不过梅歌儿提了也是自己的人。

    刘邱华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对梅歌儿是全然的不屑,认为梅歌儿不过是想抱康少成的大腿,标准的墙头草,其实这次倒是真冤枉梅歌儿了,梅歌儿这么做是因为他知道一点,即便调整了这些人,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还是会继续,既然如此,自己还不如索性支持一下康少成,因为雷凰在支持康少成,所以梅歌儿才有了现在的话语。

    刘邱华只是眯着眼睛看梅歌儿,他回头看雷凰:“雷书记如何说。”

    在排位上,雷凰其实可做第三人,但是因为有一个专职的省委副书记在,所以雷凰自己就做第四个位置,也算是尊重本地的少数民族。

    雷凰不需要给刘邱华面子,原本雷凰和刘家就是不死不休的那种,这刘邱华竟然还问自己,雷凰脸上泛起古怪:“我倒是不知道其他人如何,必然来的时间短,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但是我知道这几个人,已经接到纪委通知,随时接受调查中,名单是刘山,伐小英,桂家兴……”雷凰这一串名字报下来,让在场的大部分人都低头。

    因为雷凰报的人正是刘邱华的嫡系,而且安排的位置不是市委书记就是市长,或者是市纪委书记,市组织部长这些重要的位置。

    雷凰报完名单后总结:“我不知道组织部怎么就提了这么一份名单给书记和省长,这不是在坑大家吗,这种被调查的,要用也要等中纪委出了结果后才能用,如今这样调用代表什么,省组织部跟中纪委对着干?”雷凰这话可是很重的,直接点出了,是不是中组部和中纪委不搞团结了,所有人都知道,上面人最看重的就是团结,如果有地方出现了不团结,那么就必须处理,不然很可能引起不必要的动乱。

    雷凰看了一眼李信才:“当然我不是不信任李部长的公正性,可能是被这些蒙骗,可能是这些人本身就是禁得起考验,但是事实如何,这些人的结论还要等上面的结论出来,所以,我建议,这些人暂停调位,省的将来万一有点事情,等于是让我们湘南省陪着打脸,其他人我就不发表意见了。”都发表完了,还发表上面,所有人不禁为雷凰这手釜底抽薪的做法暗呼厉害,也庆幸自己不是雷凰的对手

    雷凰不需要拐弯抹角,这事情都已经是明朗了的事情,所以根本就不需要藏藏捏捏的,因此雷凰直截了当说了出来。

    李信才咳嗽一声道:“雷书记,这个我们也考虑到,但是他们毕竟不过是等待被传唤,因此我觉得本身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我们党的宗旨还是要一贯培养干部为主名门医女。”

    雷凰双目炯炯,眼神显得特别的生动:“是啊,李部长说对了一点,我们党的宗旨一贯是培养干部为主,但是党最重要的是培养干部的素质,不然为何,在市委,省委和中央要设置党校,每年都要让有潜力的干部都要进党校培养,就是为了强化他们的素质,让他们知道喝水不忘挖井人这个道理,李部长,我觉得这份名单还真的需要好好的探讨一下,我虽然不管组织权,但是梅书记分管,而且我很好奇的一点,任何组织部提交名单总会有一个流程,需要副书记先签名确认,然后才是汇报书记,但是我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梅书记的大名,而且梅书记也对部分同志的资历提出了意见,这样一份名单,我不知道怎么就直接给了刘书记,难道说是组织部有意识的想掩盖什么?”

    雷凰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这笑容却让人看了从心底泛起一股心寒,李信才这才发面这雷凰的不简单,她看似咄咄逼人,却是占了一个理字,这有理走遍天下,所以雷凰这么一来,让常委会的气氛瞬间窒息,太狠了,一点都不给省委书记面子。

    雷凰不看别人的表情也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她看似咄咄逼人的话是针对组织部长的,但是实实在在其实都是针对省委书记的,雷凰这么一来,让刘邱华的脸色瞬间变的铁青:“雷凰同志,你最好清楚现在是常委会。”

    对于刘邱华的呼喊,雷凰一点都不在意,微微点头:“我知道是常委会,书记,难道我说错了吗?”

    “这李部长的这份名单是给我确认过的。”刘邱华隐隐警告雷凰。

    雷凰却大方点头:“哦,原来是刘书记确认过的?这就奇怪了。我记得我当时有一份名单给书记的,里面就是说被通知等候传唤的几个官员名字,怎么难道这些人还是同名不同人,看来我还真应该让人去调查一下,我们湘南果然是有特色,居然会有这么多同名不同人的官员。”

    雷凰的话如尖刀一般直接插在了刘邱华的心上,刘邱华只好看别人:“其他人说说,李部长还有什么意见吗?”

    李信才此刻已经沉默了,他靠近刘邱华是没错,但是雷凰的话却提醒了他,如果已经被纪委通知的要随时接受检查的人,就这么被提拔了,这不是跟中纪委打架吗,省委书记是重要,但是一旦跟纪委打架,那么纪委就会时时刻刻盯着你,被纪委盯着的人,还有几个能够清清白白的,李信才可不会自信的拍胸脯说自己是清白的,所以他此刻只好道:“雷书记说的没错,在人员方面,组织部考核的确不到位,我看这人员的确是需要好好的再度斟酌一下。”

    李信才这么一说,等于似乎在自打嘴巴,当然同时也打了刘邱华一个嘴巴,刘邱华此刻的神情可以说是真的想吃人,如果自己有这个能力掐死人,那么他现在要掐的人不是康少成,不是雷凰,而是李信才。

    众叛亲离难道就是这样呢吗,这自己还没打算走呢。

    刘邱华看看其他人,其他人见状,自然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虽然话语不同,比如有些人说要斟酌斟酌,有些人说还是调查一下是不是同名不同人之类的话,但是总体来说,就是说,反对这次人员调整。

    刘邱华从接任了省委书记以来,从来没有这么窝囊过,第一次他真的有一种杀人的感觉,因此结果一出看来,他大手一挥,宣布散会后,也不管其他人,直接自己回了办公室。

    听说当天下去,省委书记办公室似乎又碎了一套茶具。

    雷凰依旧是不紧不慢的态度,似乎跟刚才那个咄咄逼人的人是两个人一样,雷凰走出会议室,看见会议室门口李信才竟然站着,看见雷凰出来道:“雷书记,我有些事情要跟你汇报一下。”

    李信才也是个秒人,雷凰心中有这么一个想法,的确是,应该说李信才是个绝对聪明的人,他知道一点,凭借自己的能力,自己的得罪了刘邱华绝对是落不了好的,因此他才找雷凰,虽然不知道雷凰是什么来历,但是他能够感觉到,刘邱华对于雷凰恨之入骨,但是却硬生生没有法子阻拦她破开了湘南的局面大唐群芳谱。

    “我从华京带了一些茶叶来,李部长有空就一起喝杯茶吧。”雷凰微微笑了笑,既然自己走到了这一部,在有些地方也是需要人的,所以既然李信才主动来投靠,雷凰没有道理会去拒绝,所以雷凰自然也就邀请李信才一起喝茶了。

    在雷凰的办公室中,雷凰泡了一壶茶,然后笑道:“我平日呢没什么嗜好,就是喜欢泡茶喝,李部长尝尝,其实这个茶叶的味道还是不错的。”

    李信才拿起来先闻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是不错,我是第一次闻到这么香的茶叶。”然后喝了一口点了点头:“真的非常不错。”

    李信才喝了一口茶后放下了茶杯,然后看着雷凰道:“雷书记,目前湘南的一场震动,很多官员人心惶惶,所以组织部才想着调整一下岗位,能够起到安定人心的作用。”

    雷凰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从抽屉拿出一包烟丢给李信才:“我不抽烟,你先抽吧,这是我从我老公那里拿来的。”

    李信才拿过,原本没什么,只是当看见特供两个字的时候微微一愣,心中好奇这雷凰的老公到底是什么来历。

    “李部长,你的想法没错,的确,在一定程度上调整岗位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但是首先我们也要先确定这些被调整的人都是禁得住考验的人,如今湘南正是多事之秋,组织部的肩上只怕工作量要比往常多很多倍,单子自然也重,这个我也是能够理解的。”雷凰不需要明说,李信才已经从雷凰的口气中知道了雷凰没打算追究太多。

    李信才深深松了口气,他此刻有一种幸运的感觉,这雷凰没有太揪着这人事调整的事情,那么自己就不会有事情。

    雷凰下了不少基层的人的帽子,可是省委的情况,像李信才这样的人,大可以收服而不需要一棍子打死,雷凰就是明白了这一点,所以才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刘邱华在常委会上失去了话语权力,这个消息很快就在官场中传开了,不管如何,所有人都知道,只怕湘南的变化不会如现在这么简单,刘邱华有心给雷凰和康少成难题,但是这被拿下的五十多个官员中,自己的嫡系也没少于三分之二,这对于刘家来说是一次沉痛的打击。

    刘邱华回到办公室后就匆匆给刘老爷子打了电话:“爸,能不能设法将雷凰调出湘南?”

    刘老爷子沉默了一下:“雷家出了个人物啊,我原本想湘南是我们的地盘,将雷凰调入湘南,对我们有好处,想不到这雷凰竟然能够在短短时间内打开局面不说,还给我们吃了这么一顿难咽的大餐。”

    “爸……”刘邱华有点急切,他自己也知道雷凰只要还在湘南一天,那么湘南的局面就不会再有多大的改变了。

    刘老爷子道:“这个我要想想,目前我们要想将雷凰调出来,可能比较困难,要知道当初要雷凰去湘南的人也是我们,只是想不到如今雷凰竟然会将湘南弄成这样,打乱了我们这几十年的心血布置。”

    又顿了一下:“你也别心急,这事情还是有回旋的余地,我一会去找找首长,希望能够将雷凰调出来。”

    雷凰将这几天不在的公务处理后,又去了一趟军区。

    君凛早就去了军区,基本上中纪委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很多人都已经双规,在中纪委审查下能够没事的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但是要什么时候结束,其实主动权不在中纪委,而是在君凛和雷凰的手中。

    君凛看见雷凰来了笑道:“今天的常委会听说很精彩。”

    雷凰看了一眼君凛,也没问他的消息是从哪里来的,只是笑道:“这很正常,如果现在什么都不做,就不是刘邱华了,只是如今这么做了,又失败了,就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如何做?”

    君凛微微一笑:“很简单,在湘南,刘邱华如今最大的坎就是你,而当初要你来湘南还是刘家提出来的,原本是想将你拿捏在湘南,但是想不到您反而破开了湘南的局面,让刘家失去了不少东西,所以如果我是刘家的人,应该想的是如何将你搬开,你如今是省委副书记兼任纪委书记,若非资历问题,可以说是堂堂真正湘南的第三号人物,而要搬开你,基本不可能,若想搬开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将你调离湘南嫡枝难嫁。”

    到底是君凛,在官场中沉浸久了,所以接下来的一些招数基本上都是能够弄懂。

    雷凰微微笑道:“离开湘南是迟早的事情,但是不是现在的时候,现在还不到离开的时候。”

    君凛轻笑道:“我知道,如果要调离你,首先要通过中组部,那里有振华伯父在,所以不用担心,而第二步要通过首长会议,而我会反对,一号首长也不会赞同,二号首长虽然保守一点,但是对于国家的热忱是不会改变的,所以基本上不会赞同,这种情况下,想要调离你不太可能,你只要放开手做你的事情就好了。”

    雷凰听了笑了起来:“我发现我现在越来越会扯着你的大旗做事情了。”

    君凛脸上则是柔和:“夫妻之间说什么外道的话,我有这个能力让你扯大旗,你只管扯就好了,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

    雷凰自然知道君凛的意思,上面早就有心要动刘家了,如今这么好的机会,大家自然都不会放过,即便有些人原本跟自己过不去,但是如今若是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么和自己联手也未尝不可能,对于上层人来说,早就没有了所谓的个人恩怨,有的就是利益关系,刘家人就是看不透这一点,将雷凰列入死敌,这就注定刘家要没落。

    正如君凛所预料的一样,刘老爷子去一号首长那里提出,是不是应该给雷凰加加重量,然后调出来之类的话,一号首长的意思非常简单,雷凰副部的日子可以走的更长更稳一点,年轻人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因此还是继续在那个位置上磨练一番,这消息也不知道怎么的给雷振华得知了,雷振华直接当中拍桌子道:“我中组部的事情还不需要别人来插手,再说,这退休就退休了,应该好好的修养,毕竟国级的待遇可是不少的。”

    雷振华这么一说其实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刘老爷子再这样,他不介意动用一下组织部长的权力,降低一下他的待遇问题,当然这个事情刘老爷子代表不满也跟雷家三老抱怨,国兴老爷子回答的很妙:“如今是年轻人的天下,这事情自然让年轻人自己去处理就好了,我们这种老头子,根本就不需要参和了,这上半辈子过的风风火火的,如今年老了,退休了,自然就应该享享清福。”

    兴华老爷子知道后则直接给刘老爷子打电话:“刘老头,我媳妇在那位置上玩玩,你干嘛还要给她加担子,这可不是打游击战,还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我媳妇去湘南,还是你老头提的,怎么,现在湘南干净了,你想踢开人了,我君家的人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好吧,不管上层人如何去斗,这一切跟雷凰来说,目前还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君凛倒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湘南经过这次,必然是有所改变,你打算做到什么时候退出?”

    雷凰笑了笑:“非常简单,等到刘邱华不能当省委书记了,就好了,再说了,像我爸爸主动让出了江南省委书记的位置,一定有很多人想抢,那在给他们一丝希望未尝不好。”

    雷凰对于刘家的做法非常的鄙视,刘家是属于根本真刀实枪的干的,只会在背后搞搞小阴谋。

    君凛微微点了点头:“其实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差不多了,如今就差一把火了,如何才能将这火烧旺,烧出它的效果来,就要看你的把握了。”

    雷凰笑了笑:“这过段时间就是人大会议的召开了,这康省长要从代省长成为正式的省长,因此如果刘家真还有火,我想大概会拿那一次的会议跟一号首长去交易,在他们认为,人大还是控制在他们手中的重生之绝代妖娆全文阅读。”

    君凛微微点了点头:“你心里有底就好,那么既然你想到了,怎么做你心中有底吗?”

    雷凰嘴角泛起笑容,微微点头:“我知道该如何做,如今呢,我不急,再说了,这种事情也急不来,不过爸爸的辞职已经通过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好好跟爸爸聚聚。”

    君凛笑了笑:“这才来湘南呢,你就想着又回去了。”

    雷凰笑道:“主要是我想去给外婆过寿,外婆今年正好七十岁生日,我自然要去了,日子就是过几天,前两天妈还打电话过来,说她也要回来。”

    君凛点点头:“这事情你记着就好,我将这里的事情再安排一下,然后和你一起去一趟木坝村吧。”

    雷凰他们在等时间,刘邱华是希望雷凰他们这边先出手,那么他就知道该如何反击,但是问题是雷凰现在并不出手,就在刘邱华认为雷凰会出手的时候,雷凰却请假,说家里有老人过七十岁生日,她作为晚辈要去参加,因此请假几天。

    刘邱华不能不给这个假期,心中却是在骂雷凰,竟然这么折腾,将事情都先做完了再去不好吗,但是现在刘邱华也不能过问,作为省委书记,原本有些事情可以过问一下的,但是偏偏如今不能过问,只因为有人也供出了他的名字,作为保密原则,有涉入供词内的人员,是不能知道这事情详细情况的。

    雷凰似乎没有看见刘邱华这几天越来越不好的神情,当然其实事情她也知道一二,无非是刘老爷子去上面要调离自己,结果被上面驳回的事情。

    这些都是上面的事情,雷凰懒得管,雷凰则坐上了去天河的飞机。

    要去木坝村,先要去天河,天河的房子依旧在,雷凰他们到了天河,就先回了自己的房子。

    看着自己的房间,雷凰如今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如今想想这日子过的真快。”算一下时间,雷凰来到这里已经整整七个年头了,想起才来时候和现在比起来,这七年的岁月真的是让她难忘。

    君凛搂住雷凰的腰际:“是啊,谁能想到我和你都认识七年了。”

    雷凰将头靠在君凛肩膀上:“其实有时候真的很羡慕那些平凡的人,平凡往往其实是最幸福的。”

    君凛呵呵笑道:“见人见智吧,也许那些人更加羡慕我们的生活呢。”

    雷凰突如其来的想法:“走吧,我们很久没来天河了,反正木坝村我们要明天去,今天就好好看看天河的夜景。”

    看雷凰有这么一个兴致,君凛自然那不会反对,夫妻两人换了一套家常衣服,然后走出了出去。

    天河的家本身就在天河市中心,所以,到天河步行街的时间并不长。

    如今的人,这日子慢慢富裕起来了,所以晚上逛夜市也是很正常的,而且晚上夜市上的东西,若是淘宝淘的好,还是物有所值的。

    雷凰并没有心思是去淘宝的,只是就想再度感受一下普通的气氛,她自己明白,自己如今是湘南省委副书记和纪委书记,出入都是需要有人保护了,将来若是将自己是君凛的妻子这个消息公布的话,以后只怕更加难得出来的,普通人的生活跟注定是非常远的,所以雷凰就要趁着现在有机会,要好好的享受一番。

    君凛对于雷凰这个心思也是了解一二的,所以趁着有现在这会工夫就陪着雷凰走一趟。

    夫妻两个人走在步行街上,人不是很多,但是也不少,因为不是节假日的关系,只是晚上,还是会有人过来,再说,雷凰虽然选择了步行街,但是选择的这条步行街的阶段都是比较高级的,一般工薪阶层的人是不会来这里的,这主要还是为了君凛笑傲穹苍。

    君凛和雷凰手拉着缓缓走着,夜幕下的路灯早已经开启,淡淡的米黄色光芒,不是很亮,却正好给人照路,两边的店面都装潢的非常豪华,这里集聚了国际品牌,雷凰和君凛很少买东西,所以在步行街上主要还是以散步为主,偶尔留下来,看看那些大厦的霓虹灯,然后相视一笑,不需要田铎的言语,有的是相互之间的那种温馨和相濡以沫的情感。

    大约走了一个小时,雷凰看着君凛道:“我有点累了。”

    君凛看看左右,正好看见不远处有一家咖啡店,笑道:“我们去咖啡店坐坐吧。”

    两人走进了咖啡店,要了一个小包。

    咖啡间的小包一般会跟其他餐厅的包间有点不同,就是它是以沙发或者屏风隔开的一个小区域,基本上在这小区域中,一面对对外的,三面是沙发之类的,不过这个咖啡厅也有一点特色,原本三边的沙发,也只有对立两边,另外一边是玻璃窗,可以直接看见外面的一切,而还有一边走廊,为了防止被打扰,用了移门设计,这样上了咖啡后,移上了门,也没人关注里面的人。

    雷凰和君凛是坐在一起的,夫妻两个也没打算生分的对面做,雷凰就斜靠着君凛,然后看着窗外的行人。

    这一家的玻璃用的是有色玻璃,基本上是经过特别处理的,里面的人可以看见外面的一切,外面的人却看不到里面的一切,所以说,这一家的咖啡店老板其实还是很会做生意的。

    雷凰和君凛相互看了一眼,雷凰显得有点懒洋洋的看着君凛:“老公,我觉得这样依靠着你靠个一辈子也不错。”

    君凛的心中升起的是甜蜜,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有大男人的想法,君凛也不例外,对外他是三号首长自然有自己的威望,但是在家里,他也不过是个丈夫,而雷凰对外也是个女强人,在家却能依靠自己,这对于君凛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君凛嘴角含着笑容:“好,那就靠一辈子吧,等我们老了,然后还来这里。”

    “好。”雷凰心中想着非常开心,当然如果没有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只见一辆车,是一辆宝马z4,直接走着s路线冲进了步行街,要知道既然称为步行街,那么这里就是步行的地方,因此来回都是走路的人,虽然因为不是节假人,人不算多,但是还是有人在走啊,这宝马突然冲进来,而且似乎失控一般,直接朝一旁的安全带冲过去,事实上,有人看见这宝马已经在让路了,而朝安全带让路,可是怎么也没想到这宝马竟然会冲上安全带,因为意料不到,竟然撞飞了几个人,而其中一个老年人,竟然硬生生被冲带了差不多二十米,然后直接被撞在一旁电线杆子上,车子停下来了,而人活不成了。

    雷凰和君凛大惊,君凛让后面保镖立刻去控制车里的人,然后让人调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又拿出电话给天河交通局打电话。

    出了人命,公安局也要来。

    好在很快,交通局和公安局的人到场了,救护车也到了,但是所有人看到这惨不忍睹的情况,都目瞪口呆,当场死亡的人判定为三人,还有几个伤势轻重不一,这时候车门早已经被打开,里面下来了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脚步走的也是s路线,嘴上还嚷着:“不用送,我没醉。”

    就光看这个样子就知道,根本就是已经快趴下了。

    君凛的脸上有了怒气,三令五申,醉酒不得驾驶,想不到竟然还有人知法犯法。

    “文少,怎么是你啊?”公安局的人想不到竟然是这位纨绔,这位纨绔是是目前天河市市委书记文宗华的儿子,叫文风,也就是这天河市的第一衙内邪御天娇。

    “哦,怎么不可以是我啊?”文风醉醺醺的样子,似乎根本就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同样这个人的资料已经传送了君凛的手机中了。

    君凛将资料看完,脸上隐隐有一丝的怒气,最恨的就是这些不争气的衙内,君凛又打了电话,让人将文宗华的资料送了过来。

    雷凰不问君凛为何要文宗华的资料,他既然要了,就必然是有用的。

    如果是寻常的交通事故,自然可以隐瞒一下,但是如今,当场丧命的是三条,而且还有四五个人受伤了,这一起已经不是单纯的交通事故了,酒后驾车本身就是不容许的,君凛不发表任何意见,不过倒想看看着天河市会如何处理。

    君凛对雷凰道:“老婆,我们看看这位文书记会如何处置自己的儿子。”

    雷凰从君凛的话语中已经感觉到了君凛几度的不悦,不过她还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心中想的是,如果这个文书记不能好好处理这事情的话,只怕他这个书记也到头了。

    雷凰绝对没有想到,这文宗华竟然会让她湘南的局面全面打开,从而燃烧起了第二把火。

    君凛派出自己人,暗中跟踪这事情,所有的事情,君凛和雷凰属于第一目击者,他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而且君凛让人通过能力将那里的监控录像做了备份,但是没有去动那原件,他就是想看看天河市会如何处理这个事情。

    天河市市委书记文宗华此刻是如热锅上的蚂蚁,他的妻子一旁在使劲的哭,他心中特别的烦:“哭,哭什么啊,平日叫你好好约束他,你倒好,居然处处给他闯祸擦屁股,如今呢,闯出这么大的祸事,还不如不要这个儿子算了。”

    “你老文家也就这么一个儿子,你舍得,我也没话说。”文夫人直接了当的反驳:“反正断子绝孙的又不是我的错,都怪你这个做父亲的,这么一点事情都不能做。”

    “一点事情,你知道你儿子这次闯了多大的祸吗,当场死了三个,还有五个躺在医院里呢,而且你儿子开的是步行街,步行街懂不懂啊。”文宗华有点有气无力,他也不好怪自己的老婆,正如他老婆说的,这文家就这么一个男孩,难免就宠了一点,但是现在这个事情不是宠就能完的,文宗华自己也知道,一个不好,自己的政治前途没了,儿子还不一定能保住。

    “你是天河市书记,还能不将这事情掩盖过去吗?”文夫人问自己的老公,毕竟是自己的心头肉啊。

    文宗华微微皱眉:“很难,这事情虽然是晚上,但是看到的人可不少,而且还有视频监控录像呢。”

    “那找个人顶替呢?”文夫人突然提议道。

    文宗华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权衡利弊,文夫人道:“老文,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不管如何要保住他啊。”

    文宗华终究是抵不住自己妻子这番软语:“你去看看文风,问问有什么人可以顶罪的,一定要咬死,他是在车上,但是不是他开车,是别人开车。”又吩咐道:“有了人选后,立刻去接触,什么条件都答应下来,我们买的是人家一条命,所以换点利益也是应该的。”

    文夫人忙都点头,然后匆匆去找文风去了。

    君凛和雷凰则依旧按照原计划去木坝村,当然他们不是不管这事情了,已经让人在追踪这事情了,如果这文宗华是按照法律处理的,他也没打算追究文宗华,但是如果文宗华有一丝的私心,那么,文宗华会给雷凰僻出一条路来,下一步该如何走,就要看文宗华了。

    君凛就好像是坐在了最上面的位置上,看着下面一群小丑在表演。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