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四章世界宴会
    国昌老爷子似乎经过一次生死后,的确看开了很多,原本一些大小事情,他都要过问一下,现在索性什么都不过问,倒是国兴老爷子和国胜老爷子依旧偶尔会对一些事情稍微过问一下。 都市文学 W纯文字首发》

    雷凰不满道:“爷爷,你逗弄重外孙谁拦你了,只不过要注意逗弄方法,就你如今逗弄的样子,整个就是在将他们培养成纨绔子弟。”

    国昌老爷子也不生气,知道其实这是雷凰关心自己,怕自己是真的有事情才这样说的,因此笑道:“好了好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这样逗弄就好了,不过先说好,这几天,趁你在华京要多回来,让我和两个小家伙好好玩玩,省的每次看见君老头,总是被他嘲笑。”

    雷凰抿嘴一笑,这老一辈的几个,如今就喜欢拿自己家里的孙子,重孙开比较,偏偏兴华老爷子故意拿君凛气国昌老爷子,谁让他们家欺负雷凰的,这是兴华老爷子的想法。

    “爷爷,我会抽空来的,但是我在华京的日子也不长,也要抽空去看我公公婆婆的。”雷凰含笑跟国昌老爷子开口道。

    国昌老爷子知道雷凰说的是真话,叹了口气:“说真的,真想将你直接留在这华京中。”又道:“其实我知道你有志向,而且雷家的女儿也不可能是废物,但是你在外也要多为你的家庭考虑一下,三号首长是个不错的,但是你长期不在家,将来也会出现问题的,我可不想再看见后辈们为婚姻事情闹腾。”

    雷凰微微一笑:“爷爷,您就别管我和君凛的事情,我和他,我们自己知道。”雷凰看了一眼国昌老爷子,又看看一旁表面在看报纸,其实竖着耳朵听自己说话的国兴老爷子,还有那个在摆弄一盆修剪的非常好的雪松盆景的国胜老爷子,才开口道:“我和他,我们都知道,在我和他之间,不可能出现第三个人,当然如果这是我们的孩子是另外一回事情,除了我们家庭的成员,其他人根本就不可能介入。”

    “这样是不是太盲目了。”国兴老爷子放下了报纸,摘下了眼睛。看着雷凰,虽然没有戴眼镜,但是上位人的威严依旧是天然的。

    雷凰没有被这个威严给吓倒,只是轻笑道:“这不是盲目,这是信任,君凛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他真需要女人,根本就不可能三十了才结婚,一个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不管环境如何,我都相信君凛会守住本心,再说了,要找像我这样的老婆可不容易。”雷凰说到最后有点小调皮起来,不忘眨眨眼睛,将雷家三老给逗笑了。

    “可不是呢。”君凛是来接雷凰和两个孩子的,想不到正好听见雷凰后面那一段话,心中欣喜她的信任。然后过来:“要找你这样的老婆的确不容易,尤其是你的惹事本领有几个比得上的。”嘴上是在戏侃雷凰,眼中却全然是温柔。

    雷凰吐吐舌头:“你怎么来了。”

    “来接你和孩子回答。带着两个孩子,你又不想买车,让你带司机出来你又不乐意,说太显摆,我总不能让你们母子三个去打的吧,所以我还是来接你了。”然后恭敬的喊了三老和雷振兴。

    国兴老爷子看见君凛笑道:“你来的正好,你啊,就宠她,你看看她,如今都已经爬你头上了。”

    君凛怜惜的看了一眼一脸俏皮的雷凰:“她这样才好呢,大爷爷您就别为她担心了。”

    雷凰俏皮的神态,君凛怜惜的表情,让国兴老爷子明白了,看来这一对夫妻是真的将对方放在了自己心上。

    雷凰和君凛回家的路上,君凛道:“明天傍晚我带你去挑礼服吧。”过两天的国宾宴会可不比寻常宴会,穿着讲究是非常重要的。

    雷凰轻笑:“不用,我都准备好了,就穿我们传统的唐装旗服。”

    君凛微微一笑,表示明白雷凰的意思。

    第二天雷凰确认国宾宴会要用的首饰,虽然不一定要最好的,但是也知道要得体,自己的两个手腕上倒是不用在增加什么了,加上雷凰的海蓝之泪以及凰归耳钉,其实首饰也是齐了的,雷凰又确定了自己第二天要传的旗装的颜色为淡紫色,紫色原本是高贵的,但是深紫色一来不适合雷凰,二来个人一种不容易靠近的感觉,三来太过老沉,在正式场合上,用这样的色泽太过显眼,所以雷凰选择了淡紫色,领子袖子和盘扣的绕边颜色都夹杂了一丝淡淡银线,而旗装上绣的就是用银线勾勒,然后用黄蓝绿混合绣出的一只凤凰。

    雷凰对这件衣服倒是比较满意。

    正试完衣服,手机响了,这是日常手机,原本很多人知道这个号码,雷凰看了一眼,一个陌生的华京电话,依照雷凰的意思原本是没打算接的,后来想了想,就接了起来:“我是雷凰。”

    “学姐,我是张晓云。”对面传来了张晓云兴奋的声音。

    雷凰这才想起这张晓云和马愈是在华京日报新闻科实习,因此笑道:“怎么,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我可是记得你们华京日报是非常忙碌的。”

    “学姐,我和马愈只是实习生,如今我们实习告一段落了,学姐,你在什么地方,我和马愈请你吃饭。”话语中的兴奋是非常深的。

    雷凰听了笑了起来:“就听你的声音,也知道看来这次实习结果不错,怎么,单位确定了?”

    “嗯,确定了,学姐。反正见面说吧。”张晓云的兴奋可想而知。

    雷凰微微沉吟了一下:“好,就在华京玄黄会所吧。”

    自己也不能离开太长时间,华京玄黄会所离自己家的车程虽然要二十分钟,但是路比较大,因此不会造成堵塞。

    “好,我让马愈去定位置。”张晓云直接道。

    雷凰微微一笑:“好,那一会见了。”

    雷凰整理了一下,然后跟君凛说了一声,让他晚上去接他们母子,毕竟雷凰也不放心将孩子放在家里,平日她不在家,孩子都是君凛带到顾小玉那里去的,如今在家,孩子就自己带着,如果送到顾小玉那里,雷凰觉得也不过吃一顿饭,没必要这样麻烦,所以索性就让司机送自己去,好在是去玄黄会所,因此也不用担心会出事情。

    两个孩子已经会走路了,所以对任何事情都很好奇。

    雷凰带着两个孩子下车后,张晓云一看见君睿和君可就跳了过来:“学姐,这就是你的儿子和女儿。”

    “是啊,都已经一周岁多了,小睿小可叫阿姨。”雷凰微微笑着。

    虽然小睿和小可会开口说话了,但是也是简单的称呼,不过阿姨还是会的。

    “阿姨。”那糯糯的声音,让张晓云瞬间母性大发:“小睿小可,你们要什么,一会要什么,告诉阿姨,阿姨买给你。”

    雷凰好笑的看着张晓云:“晓云,你在说什么呢,想带坏我的孩子啊。”

    “好了,晓云,学姐他们才来。我们先进去,不要堵在这里了。”马愈笑道。

    “好,我们进去。”雷凰原本是用特制的双生推车的,结果张晓云自告奋勇推孩子。

    玄黄会所里面依旧是很安静,因为是张晓云和马愈请客,所以雷凰并没有去说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

    马愈和张晓云商量后就点菜,而张晓云则问雷凰:“学姐。你现在不上班了吗,姐夫呢?”

    雷凰轻笑:“不是不上,我是工作调动,所以有半个月的调整休息日子,正好在家陪陪老公和孩子,你姐夫在上班。”

    张晓云轻笑:“姐夫是做什么?”看样子张晓云非常好奇。

    雷凰微微一笑:“也就是个公务员。”有些事情是不能放在台面上说的,雷凰也没打算将君凛的身份告诉张晓云和马愈。

    “你们的实习完结了,那么你们的工作安排到什么地方?”雷凰随口问道,顺便也将话题扯开。

    张笑云笑道:“我和马愈都被安排到了湘省,马愈进的省报新闻科,我进的是省报业务科。”

    “不错,都是两个不错的单位。”雷凰含笑点头,一般来说,能够去湘南,被安排这样的工作,的确是不错,只是雷凰自己也没想到,他们也会去湘南。

    张晓云含笑点头,脸上透露着得意:“对了,明天在华京有国宾宴会,我和马愈作为见习人员,到时候还要协助报社呢。”

    雷凰微微点头,一脸笑容:“恭喜你们。这种机会是非常少的。”

    雷凰不将这种宴会放在眼中,但是不代表其他人也不将这些放在她的眼中,所以她能做的就是恭喜他们。

    这时候,门打开,马愈点的东西送来了,罗玄也走了进来:“雷凰小嫂子,你果然在,老大告诉我你来这里我还不信呢。”

    “罗玄叔叔,抱。”君可撒娇的将小手递给罗玄,兄妹两个,女孩子总比男孩子讨喜。

    罗玄哈哈笑着,将手中的一瓶红葡萄酒放桌上,然后抱起了君可:“这八二年的拉菲,你们尝尝。”然后又逗弄一下君可:“这才几天没见,小可好像又大了。”

    “养小日日鲜这是老话,我就没看他们大了。”雷凰笑笑。

    罗玄边逗弄君可边打量张晓云和马愈:“这两位是小嫂子你的朋友?”

    “我以前高中时候的学弟学妹,马愈和张晓云。”雷凰微笑介绍:“罗玄,我老公的朋友,也是这玄黄会所的老板。”

    张晓云和马愈不认识罗玄,但是玄黄会所他们也知道,在华京是非常有势力的人,而且玄黄会所的老板初审罗家,两人想不到了雷凰竟然会认识罗家的罗玄。

    “罗总你好。”张晓云和马愈忙都站了起来。

    罗玄笑道:“都坐下吃饭吧,你们是我小嫂子的朋友,以后多来捧场。”

    张晓云连连点头:“一定一定。”

    马愈微微皱眉,看了一眼张晓云,最后没有说什么。

    雷凰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张晓云的想法,她如何不明白,只是如今不是打击她的时候,有些事情,只有自己亲身经历过后,才会知道什么情况。

    罗玄捏着君可的小脸蛋,似乎有点欲罢不能:“小可的脸真好捏。”结果捏的君可的脸快皱成包子脸了

    雷凰心疼了,在君可快哭前,忙将孩子抱过来,然后不满的看着罗玄:“想捏孩子,就自己去结婚生一个,不要不拿别人的孩子不当人。”雷凰还真直接,君可原本很开心罗玄抱的,结果被捏的疼了,所以一脱离罗玄的怀抱就直接躲进雷凰的怀中:“叔叔坏蛋,欺负小可。”

    君可嘟嘴,让罗玄忍不住又想去捏。

    “告诉爸爸。”君睿一旁突然出声。

    罗玄手伸在空中是想捏不敢捏,看着君睿,直接道:“你怎么跟你们家的老头一样的腹黑。”

    雷凰挑眉:“我会将你的评语一五一十告诉我老公。”

    “别啊,小嫂子,千万别,最多我不收你们这次的费用。”罗玄一脸讨饶。

    “我有黑卡。可以免费。”雷凰轻笑道。

    罗玄无奈叹了口气:“我自己跟老大去说去。”然后拿着手机就拨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罗玄才说了一句,就听见里面君凛说了一句话:“罗玄,凰是不是在你那里,你立刻送她来君家,告诉她,二哥出事了。”

    君凛口中的二哥是君况,是中央军委军区参谋长,君凛在通知罗玄的时候,顺便还用心灵感应告诉了雷凰。

    雷凰霍的站了起来,对张晓云和马愈一脸抱歉:“不好意思,家里出了一些事情,我必须马上赶回去,罗玄,送我回去。”

    罗玄还没开口呢,想不到雷凰就知道了,他诧异的看着雷凰:“小嫂子?”

    雷凰瞥了一眼罗玄:“你忘记我做什么的了吗,这个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立刻送我回去。”

    “好。”罗玄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

    张晓云和马愈虽然不知道雷凰到底要去哪里,但是看她焦急的样子,知道她没有撒谎,因此自然而然也就不好多说什么。

    雷凰心中不断问君凛,这君况的情况,很快就知道了,这君况奉命去接一批国际专家,结果在经过湘南丛林的时候,被当地人袭击。

    湘南省发展很快,但是湘南也有湘南的诟病,第一,就是那里少数民族多,对于华国上层来说,如今非常看重少数民族,毕竟如今的华国政党能当政,当年的湘南少数民族也起了不少的作用,因此立国至今,国家很看重各民族之间的团结,其实君况也不是没去过湘南丛林,只是这一次似乎很意外会被袭击。

    君凛告诉雷凰,他怀疑这一次君况会被袭击,很可能是刘家做的。

    刘家在湘南的势力真的有如此大吗?雷凰的心中充满的疑窦,而具体湘南到底如何,这些雷凰也只能到达湘南后才能知道,目前最重要的是要确定君况不会有什么问题。

    雷凰带着两个孩子到君家的时候,正好看见君凛送古雾阳出来。

    既然君况是在君家,那么即便是受伤也不是很严重。

    古雾阳也看见雷凰了,笑着过去,拍了拍君睿和君可的脸颊,然后对雷凰道:“雷凰同志,如果需要加重你的负担,你会乐意吗?”

    雷凰微微一愣,随即就明白,看来一号首长已经对于湘南非常的不耐了,湘南,也就是刘家要么从湘南势力退出来,要么就整个家族消失在华国政坛中。

    而为了这个目的,势必自己的责任也会大很多。

    “同一个环境中,忙着总比闲着好。”当官有当官的话,雷凰这么一说,古雾阳笑了,然后对君凛道:“明天的国宾宴会不要忘记了。”

    君凛含笑点头,古雾阳拍了拍雷凰的肩膀,然后就钻进了自己中央一号车,然后走了。

    君凛走了过来,从雷凰手中接过推车:“走吧,去看看二哥。”

    雷凰点了下头,和君凛一起走了进去。

    进去后发现,君况包着头,在和兴华老爷子说话。

    “爸,二哥。”雷凰进去就打招呼:“二哥怎么不休息。”

    兴华老爷子道:“这小子还不会有事情,不过是被打了一下,又不是什么大事情。”

    雷凰轻笑道:“爸,二哥的头上还包着伤呢。”

    “你说说,这么大的人了,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如果是当年我,就算是几百口鬼子在面前都不怕。”兴华老爷子的心情不错,看样子是因为确定君况没问题。

    君凛则道:“爸,你就别说你的老黄历了,如今都什么年代了,再说了,二哥头上还有伤呢,还是赶紧让他回去休息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是啊,爸,二哥出事了,二嫂也应该知道了,让二哥回去吧,也好让二嫂放心。”雷凰不忘说着。

    兴华老爷子挥挥手:“去吧去吧,回去好好休息。让我的车送你回去。”

    “好,那爸我先走了。”君况虽然受伤,但是很潇洒。和君凛雷凰招呼了一声了,就先离开了。

    君凛和雷凰则陪了兴华老爷子一会后才离开。

    路上,君凛开口:“我很担心你。”

    君凛的担心,雷凰瞬间感应到了,不是君凛不相信雷凰的能力,而是真的担心,毕竟雷凰去的是湘南,那个地方让君况受伤了,雷凰的能力是强,但是小人难躲。

    雷凰轻笑:“但是我不能不去。”雷凰看着君凛:“你刚才也听见一号首长的话了。”

    君凛叹了口气:“听见了,但是听见归听见,我的私心告诉我,真的不想让你去湘南。”

    雷凰看着君凛:“我是凰,你知道的,凭我的能力,去湘南根本就没有怎样,而且你也知道,既然二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湘南我是更加要去了,刘家不该来惹我的。”

    君凛叹了口气:“好吧,既然要去,筹码要足。”

    雷凰似明白非明白:“你的意思,我的位置会有所动。”

    君凛微微一笑道:“二哥去了湘南,接骨被湘南少数名族攻击,而据说之所以攻击,是因为湘南政府有很多违纪之人,包括目前的湘南纪委书记也是这样,虽然目前没有证据,但是湘南的班子还是要动不动的,按照一号首长的意思,我感觉此次你的责任真的会很重。”

    雷凰嘴角泛起笑容:“其实责任重才能显得我的重要性。”只有在君凛面前,雷凰才会那么顽皮。

    君凛听了笑了起来:“这话倒是真的。”

    一旁的君睿打了一个呵欠,接着君可似乎也开始打盹,雷凰一手一个抱着两个孩子,让他们依偎着,慢慢睡觉。

    君凛看着雷凰这个样子笑道:“老婆,其实我还是觉得你在我身后最好。”

    雷凰瞥了一眼君凛,直接无视他的话语。

    第二天是国宾宴会的日子,雷凰和君凛将君睿和君可送到了顾小玉那里,让顾小玉照顾。

    然后两人才回来,收拾好了,都换了衣服,才让中央三号车送他们去。

    国宾宴会,说是宴会,其实是一个交流会,主要是各国相互之间交流,以便于争取来年的更多的合作国家。

    一般开这种宴会是各国轮流的,今年正好轮流到了华国。

    君凛一身黑色西装,浅紫条纹衬衫外带的领带是黄蓝绿条纹的,上面还有一只蓝色领带夹,显得君凛庄重中多了一丝的高雅。

    雷凰是一身的浅紫色的旗装,黄蓝绿的凤凰图案,更显优雅,一头长发随意盘成了一个发髻用一根黑蓝色条纹四代固定了,凰归耳钉,海蓝之泪和雷凰的凰镯形成了一系列,一缕微笑在雷凰雷凰,第一次,雷凰以三号首长夫人的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

    “嗨,君凛,这是你的夫人?”一个看似鹰国的官员过来,似乎和君凛很熟悉。

    “乔治,鹰国驻华外交官。”君凛跟雷凰介绍。

    雷凰优雅点头,伸出手,微微喝乔治一握:“乔治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哦,魅力高雅的女士,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乔治看起来显得很热情。

    服务员正好端了红酒过来,君凛和雷凰都各自拿了一杯,不一定要喝,但是一定要有礼貌。

    雷凰俏目微微一扫。正好看见侯紫颜和宣源瀚走了进来。

    雷凰微微一笑,侯紫颜也看见雷凰了,因此对宣源瀚低声说了两句就走了过来。

    “君夫人。”侯紫颜的眼中有一丝的戏侃。

    雷凰轻笑:“宣夫人。”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侯紫颜这样称呼,雷凰自然也会这样称呼。

    侯紫颜笑道:“不闹你了。”对君凛道:“君首长,借你夫人说会话。”然后拉着雷凰到一旁:“你今天来的到早。”

    雷凰笑了笑:“反正要来,所以早点来,等一会也可以找个机会早点退。”

    看了看在和乔治说话的君凛,对侯紫颜道:“依照你的性格似乎不会来这里,怎么也来了。”

    侯紫颜叹了口气:“我是不想来,不过源瀚说,如果我不来,就告诉所有人,我这个剑南县县长就是西漠省长夫人,看我以后怎么干活,根本就是威胁我,所以只好来了。”

    雷凰听了侯紫颜的话笑了起来:“这宣省长倒是摸透了你的心思了。”

    侯紫颜也不在意:“你今天来这里,我听说过一段时间你要去湘南了?”

    雷凰微微点了点头:“是啊,要去湘南了。”心中却有点感慨。

    “时间过的真快,我还记得我们当时一起参加特训的时候呢,现在你都快成省领导了。”侯紫颜也有点感慨。

    “雷凰学姐,真是你?”一旁过来一人,雷凰原本没在意,以为不过是正常工作人员,想不到竟然张晓云,雷凰这才想起,张晓云似乎跟自己说过,要和马愈一起作为见习生来国宾会的。

    “是晓云学妹啊。看来你今天会很忙。”雷凰轻轻一笑。

    “学姐,你怎么在这里?”张晓云好奇的看着雷凰,她是真的好奇雷凰的身份了,雷凰一直不说自己的身份,而且直说自己的丈夫是公务员,但是一般的公务员根本是不可能来这里了,张晓云明白,雷凰既然来了这里,证明她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雷凰还没开口,只见君凇带了其夫人林爱娟和儿子君觉东,女儿君觉欣过来:“小凰。”

    “大哥,大嫂。”雷凰忙迎了上去。

    “三婶。”君觉东和君觉欣忙都跟雷凰招呼。

    君凛看见君凇一行人,跟乔治打了一声招呼过来,走到雷凰身边:“大哥,大嫂你们来了。”

    “老三,你和小凰来的还真早。”君凇笑道。

    雷凰轻笑不语,君凛则道:“给凰多介绍几个人,以后对她也有好处。”

    君凇微微皱眉:“我看小凰其实还是别去湘南的好了。”

    雷凰则道:“大哥,今天是来参加宴会的,这种事情我们就不要说了。”

    雷凰知道君凇是关心自己,但是,这已经是有结论的事情,并不是说现在不想去就能不去的。

    “密斯特君,又见面了。”来人看来是认识君凇的,过来打招呼。

    “米国国务卿史密斯夫妇。”君凛对来人似乎都非常了解,给雷凰暗中介绍。

    “这两位想必就是华国三号夫人君首长和夫人了。”看来这位米国国务卿也不是个没见识的人。

    雷凰以流利的美式鹰语交谈:“你好,史密斯先生,史密斯夫人,欢迎你们来华国,祝你们玩的愉快。”

    “哦,君夫人的鹰语非常的流利,我很意外。”史密斯夫人对于华语原本就不精通,全靠一旁的翻译,原本担心不好和雷凰交流,想不到雷凰的鹰语竟然这么流利。

    雷凰轻笑道:“鹰语作为世界用的最多的语言,我们自然也是要学的。”

    史密斯夫人对于雷凰很敢兴趣,才要说什么,只见过来一对男女,看服饰就知道是倭国首相和夫人。

    “君凛君,又见面了。”倭国首相过来:“这是我的夫人美娜子。”

    君凛对雷凰笑道:“要你做翻译了。”君凛也懂一些语言,但是这一回,他觉得有必要让自己的妻子的才华真正显露在所有人面前。

    雷凰明白君凛的意思,微微点头:“好。”然后对倭国首相夫人美娜子道:“美娜子夫人,欢迎您和首相来华国参加交流。”

    从鹰语道倭语,雷凰似乎转的很自然。

    一旁的史密斯夫人好奇道:“君夫人还会倭语。”

    雷凰以鹰语回答:“正好学过一点。”

    美娜子夫人看着雷凰:“一直听说华国三号首长,只是很好奇三号首长夫人,今天见到了,真是名不虚传。”

    雷凰将美娜子的意思用鹰语轻声翻译给了史密斯夫人,然后对美娜子道:“美娜子夫人,您的贤名在我们华国也广为流传,尤其您创立的倭国美娜子基金,更是让我深深佩服。”

    客人陆续来了,原本雷凰是要做君凛的随身翻译的,但是随着各国夫人的到来,雷凰索性就进入了夫人团中,以不同的语言回答,然后又鹰语翻译给其他不懂各国语言的夫人听。

    雷凰的长袖善舞,雷凰的交际手段,雷凰的诙谐,似乎又显露了雷凰不一样的一面,让所有人叹为观止。

    二十九国的语言,随心所欲的运用,让一旁的各国翻译都目瞪口呆。

    原本还跟雷凰打招呼的张晓云此刻在一旁冷冷的看着不远处一脸微笑,用不同的语言和各国夫人聊天的样子,她拉拉马愈的袖子:“那真的是雷凰学姐吗?”太闪亮,太耀眼了。跟平日那个和他们随意交谈的雷凰,似乎根本就是两个人。

    马愈其实也想不到雷凰竟然是会自己最佩服的三号首长的老婆。

    当然他也佩服雷凰,毕竟雷凰的能力一直是那么的强,只是他从没想过三号首长夫人会是雷凰。

    看着雷凰游刃有余的在众位夫人之中谈笑风生,不得不说,雷凰在交际方面也有着绝对的天赋。

    也许只有像这样的人才配得上君凛吧。

    “雷凰学姐应该是三号首长夫人。”马愈如今也只能这样回答张晓云。

    就这会工夫,门口一阵喧哗,不远处的华京日报工作人员喊道:“张晓云,马愈,你们再干什么,快过来帮忙,一号首长来了。”

    果然是一号首长古雾阳偕同夫人来了。

    古雾阳本身就是一个传说,四十七岁成为华国一号首长,这已经在跟世界各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华国在崛起,再加上后继人是君凛,又是一个年轻首长,所以世界各国如今都不敢小觑华国的一切。

    古雾阳和迎面的各国官员微微点头,看见君凛和雷凰,走了过来,和君凛雷凰握手后笑道:“我还在想你们会不会比我晚呢,看来还是我最晚。”

    君凛无奈的看了一眼雷凰:“其实我原本是想晚点来的,但是凰说,反正迟早都要来,不如早点来,也能知道到底有些什么人来,结果来了这里,她比我还厉害,都快组成夫人阵团了。”

    雷凰随手挽住古夫人的手:“夫人,走,我们也该跟各国夫人好好聊聊天。”

    古雾阳呵呵笑了起来:“我倒是差点忘记了,你可是会多国语言的,成,那我老婆可就麻烦你多照顾了。”

    雷凰微微摆手,只是拉了古夫人去。

    古雾阳看着雷凰和古夫人被各国夫人包围,而雷凰总能体贴的照顾古夫人,翻译各国的语言给古夫人,然后又将古夫人的意思翻译给各国夫人听,如此一来,雷凰做了古夫人和各国夫人之间的翻译桥梁,自然而然,这谈话也越来越热烈起来。

    古雾阳看到这里,对君凛道:“就这点交际手段上,你不如雷凰很多。”

    君凛苦笑一声,这一点他还真的承认。自己在这方面的确不如雷凰很多。

    古雾阳随手拿了一杯饮料:“我想让雷凰做湘南省的常委副书记兼任纪委书记。”

    君凛一愣:“这样好吗?”

    古雾阳微微道:“他们既然已经开始做一些不利于国家的事情,我觉得有必要给雷凰加重担子,你可别怨我,这事情我和博明同志也已经商量了好半天,原本我们想让雷凰做常委副省长,然后兼任湘南省雨舟市市委书记,但是想来想去,这个力度不够,要在湘南立住这个脚,要么是省委组织部长,要么就是纪委书记,正好湘南的纪委书记有点问题,虽然是小问题,不过在湘南绝对不能留了,正好前几日中纪委农海涛同志来找我,意思也很明显,想保住湘南纪委书记桂一回同志,所以希望能够平调到其他省,我想了想,也好,正好空出了湘南纪委书记的职位,让雷凰去试试。”

    君凛明白,古雾阳这样做等于是将所有的资本投在了雷凰的身上,当然,君凛也知道,这是雷凰一次最好机会,因此想了想,只道:“凰去湘南是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如果能够加重资本,倒也是好的。”

    古雾阳道:“不能不加重资本,湘南太乱了,如果不去动一下,只怕那边的人以为我们都是比较好欺负的人了,其实那边会那样动还不是因为我们年轻。”

    君凛则笑道:“年轻有年轻的好处,没有年轻人,何来开拓者。”

    古雾阳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会如此说,我如今能相信的人不多,我这边的局面不太容易打开,所以需要你帮着一点,而外面则需要你老婆了,你们夫妻两个是绝对走不开的。”

    君凛浅浅一笑,有些事情心领神会就好,领导说感激的话,你不能全部当成感激,不然就是自己不识大体了。

    时间似乎差不多了,真正的国宾宴会开幕式也开始了。

    雷凰和古夫人含笑过来,古夫人脸上还有一丝激动的色彩,可见刚才和各国夫人交谈非常的开心。

    古雾阳笑了笑,对雷凰道:“雷凰啊,好似没有别的东西能够难住你,你倒说说,有什么你不会的。”

    雷凰微微点头:“首长,我还真有不会的,我不会唱歌,虽然我自认自己的音质不错,但是只要唱歌就跑调,至今还没有人敢听完我唱完一首歌。”

    古雾阳哈哈笑了起来,让古夫人挽着自己的手到开幕式的主席桌的主位上坐下。

    因为姬博明没有来,所以君凛和雷凰随后坐下。

    一旁的宣传方面的,自然是闪光灯不断。

    此次国宾宴会主持是雷振华,其实所谓的开幕式也就是几个领导说话,然后是各国代表说话,然后就是吃吃喝喝加上歌舞欣赏。

    作为主人,古雾阳和夫人带头要去敬酒,那么君凛和雷凰就不能躲避。

    很多人对于雷凰非常好奇,不光是因为她是君凛的妻子,最重要的是,一直以来,君凛的婚姻保密中,如今突然说有妻子,而且这个妻子仪态万千,气质高雅,更精通多国语言,这样的夫人,为何现在才带出来。

    “你好,君夫人,我是华国电视台记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采访您?”有个记者竟然趁机进来。

    雷凰笑了起来:“会有机会的。”

    至于这个机会是什么时候,雷凰并没有明说,自己就要去湘南了,不怕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是知道的多了,对于自己将来处置一些事情比较麻烦。

    当然这些新闻工作者,雷凰也不会得罪,所以说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比什么都好。

    “雷凰,又见面了。”谁能想到,刘家来人中,还会有刘奇云。

    刘奇云看着君凛,眼中依旧有迷恋:“君凛,你好吗?”看来这些年的教训,她似乎根本就记在心上。

    君凛微微皱眉,对雷凰笑道:“要不要去给我大哥敬酒。”

    雷凰轻笑,看了一眼刘奇云,然后对君凛道:“你去吧,你知道我不去喝酒,再说了,才敬过一轮,现在去,大哥会认为我故意要灌他,你去,你们说说话,这里我来吧。”

    自己的丈夫自己守着比较好。

    君凛笑了一声:“那我先过去,一会你来找我。”

    待君凛离开后,雷凰才看着刘奇云:“我想不到还会见到你,刘小姐的身体好了,真是可喜可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