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七章惊喜相见
    罗玄一听,这可不坏了,对于明年政治局九大巨头其中一个位置,罗家是势在必得的,如今被君凛夫妻来这么一出,可不就成黄汤了,因此忙打电话回家:“爷爷,君凛和雷凰都发火了,我们罗家做了什么,君凛甚至说,明年九大巨头的位置,他要重新考虑。”

    罗老爷子一愣,他还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听这话也急了,直接道:“我问问,你一直和他们夫妻关系也算不错,顺便也打探一下这是什么事情?”

    罗老爷子知道雷凰的能力,雷凰不过是个县长的时候,就让当时的省委书记兰平吃亏,罗家也是因为这样才得了西漠省委书记的位置,所以他忙给西漠省委书记叶开直打电话:“开直,你们那里出了什么事情了,让雷凰生那么大的气,你不知道雷凰上面有人吗,那人连我都不敢得罪。”

    “老领导,您别生气,原本也没什么事情的,只是昨天罗付市长给我的电话,说想得到漠北的诅咒三村,因此让我想法子重新将这三个村规划到金焦市。”叶开直直截了当的说出事情真相。罗付是现任华京市市长,也难怪叶开直会听他的话。

    “立刻停止这个事情。”罗老爷子生气了:“罗付那里我会处理,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我。”罗老爷子挂了叶开直的电话后,直接个罗付打电话:“你长进了,竟然要人抢夺雷凰种下的桃子,很好,有本事,你就不要进罗家门,借着罗家打击雷凰,你想毁掉我们罗家才甘心是吗。”

    罗家和雷家如今虽然不是亲密相见,但是如今的关系也已经缓和了很多,罗家很多如今的位置都是在雷家的帮助下,而获得的,而这一切,基本上都是因为雷凰的出现,雷凰俨然成了罗家和雷家以及君凛之间的桥梁,是人都不会去自毁长城。

    当然罗家人都是比较圆滑的人,只要有利益,一般他们都会同意进行交易,相对于罗家来说,雷家显得有点刚硬,基本上所有的位置都是凭着自己的能力去争取,而且雷家之所以可以刚硬,是因为雷家有三个老人家,这不是其他家族能比的,所以雷家即便不和人利益交易,依旧在华国政坛上是响当当的人物,而徐家,是属于激进型,这跟徐家大部分在军队有关,养出来的,因此凡事都比较激进,好在和雷家成了亲家,因此即便是激进,但是有雷家和他们相互相成的呼应着,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刘家就属于阴谋世家,任何事情都是以阴谋为主。

    相对来说,罗家是属于比较温和型的,虽然有点投机的感觉。

    而如今罗家最大的机遇就是押在了雷凰身上,雷凰不光是雷家的女儿,更是君家的媳妇,君凛的妻子全文阅读校花都爱我:叛逆学生。

    君家这可是如今最热门的人家,一门上下不是在军队就是在政坛,都混的如鱼得水,而最杰出的就是君凛,如今才三十三岁,已经是华国三号首长,如果没有意外,最迟四十出头,就会成为一号首长。

    这样的人,谁敢得罪,而罗老爷子想不到的是竟然还有罗家的子孙想去雷凰嘴边夺桃子。

    且不说罗家最后如何处理这事情,雷凰和罗家打过电话后,就直接朝省里去,诅咒三村是绝对不能害给金焦市的。

    雷凰是直接冲进省委书记办公室的,她冷漠的看着叶开直:“书记,我想我的来意你已经知道了吧。”

    叶开直此刻也有点尴尬,想想自己这个省委书记的位置,其实还是托了雷凰的福才得到的,而如今竟然自己要串通别人来算计雷凰,虽然罗老爷子已经叫停止了,但是他也需要一个台阶下吧。

    可惜,雷凰没打算给这个台阶给他,人需要的是要自知之明,既然你们自己不想要台阶,那么雷凰决定就不给你们任何台阶。

    任何话放在桌面上说,这也是雷凰故意直接冲进省委书记办公室的原因。

    “雷凰同志,别激动,这个也不过是省里的一个考虑,还没有下决定呢。”叶开直在雷凰不给他台阶的情况下,他也只能自己找台阶下来。

    雷凰直直看着叶开直,仿似要将叶开直看个透彻,叶开直被雷凰看的有点狼狈,低头,躲过雷凰的直视,脸上强自恢复一片平静:“雷凰同志,你也应该懂得礼貌?”

    “礼貌?”雷凰轻笑道:“对什么人礼貌,要看对象的,叶书记,你认为窃国贼可恨吗?”

    “自然可恨。”叶开直自然知道历史,因此自然知道这话的由来。

    雷凰轻笑:“那么书记,窃国贼可恨,不知道窃物者是否也可恨。”

    “不管是窃什么,只要偷窃都可恨。”叶开直有点不明白雷凰的一丝,不清楚她到底要说什么。

    雷凰微微一笑,直接坐下:“叶书记既然知道,偷窃是可恨的,为何有人要摘我漠北的桃子的时候,你就不觉得可恨呢。”雷凰直接单刀直入:“小野村,女儿村,望郎村,这三个村在数年前一直属于金焦市,那时候金焦市的人怎么就没想过好好发展这三个村,而是接着告诉的理由,直接不要了,好似丢弃了自己的子女一样,丢的很干脆,如今三个村庄,有了自己的特色。怎么又想要了,书记。你不觉得这个有悖常理吗。如果每个省,每个市都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知道我们华国的一号首长该如何做呢?”

    这种事情多了,国家自然就乱了,国家乱了,自然而然,这个民众的心也就乱了,一乱百乱,天下大乱,这样的罪名叶开直即便是省委书记也不敢担待啊,他忙道:“雷凰同志,你想太多了,这事情最后省委省政府也没同意,当初放弃这三个村庄是金焦市自己放弃的,如今自然不可能再划过去,你放心吧。”

    雷凰深深看了一眼叶开直,然后轻笑出声:“叶书记,没事就好,我希望西漠省能够一直这么太平下去,我可不想再经历一起几年前的事情。”说完站了起来:“既然书记说没事了,那我就先出去了。”

    雷凰离开的很嚣张,没法子,雷凰即便想低调,有时候低调反而给人一种是好欺负的感觉。

    雷凰来到了宣源瀚的办公室,宣源瀚看雷凰进来就笑道:“看样子事情已经解决了。”

    雷凰点了点头:“基本上是不会有问题的,我刚才已经去过叶书记的办公室了,他表示没这回事情,那么这个事情就算揭过了。”

    宣源瀚微微点了点头,然后道:“既然书记这么说了,那么这事情应该是过去了。”

    雷凰则沉闷道:“这可不一定,很多人现在对我们漠北的诅咒三村虎视眈眈呢,省长,如今这个是第一次,我不怀疑他们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类似的行动发生,这个绝对要杜绝。”

    “你打算如何做?”宣源瀚看着雷凰。

    雷凰却神秘一笑:“保密,暂时不告诉你,既然有人想摘桃子,那么也需要有桃树给他们吧。”

    宣源瀚微微一愣,有点明白了:“你该不会要那样做吧,那样做的结果,会有人说是你官商勾结的。”

    “我做的事情自问对得起我的自己心,我管别人怎么去想,懒得去想,既然是懒得去想,那么别人爱如何说是别人的事情,千秋功罪,发生了,难道还不让别人评论吗,诅咒三村是漠北的,这是注定的,想要摘桃子,有本事就踩着我的头过去。”雷凰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机:“而且我觉的金焦市市委书记也应该换人做了。”

    宣源瀚知道雷凰是真的怒了,而且雷凰只怕这样的目的就是杀鸡儆猴。

    雷凰看宣源瀚沉默,转了个话题:“对了,最近大姐好吗,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宣源瀚笑道:“她最近忙着剑南的事情呢,我们已经见过双方家人了,也已经登记了,等今年年底举行婚礼,说起来,还要谢谢你呢,听紫颜说,是你让她父亲想通了的。”

    雷凰笑了起来:“想通,我觉得打通比较合适。”

    宣源瀚明白了雷凰这个所谓“打”的意思了,呵呵笑道:“不管如何,我们还是要谢谢你,到时候你可一定要参加我们的婚礼。”

    雷凰歪头笑道:“年底你们定好日子要早点告诉我,我还要去一趟罗国,罗国雷博司将军的女儿也要在年底结婚,前不久邀请了我,我想我是一定要去一趟的,你们日子可别重叠了才好。”

    宣源瀚笑道:“一定绕开那个日子。”

    雷凰又说了一会,然后才离开宣源瀚的办公室,也没有在省里逗留,直接回漠北。

    雷凰才到漠北,人还没进办公室,就看见阳天雪过来道:“书记,有人找你。”

    “找我?”雷凰微微诧异,如今这个党委政府两大办公楼中,留下的干部也寥寥无几,基本上都是下去干实事去了,这个时候谁会找她,她过去一看,想不到竟然是雷茵。

    “小茵,你怎么来了?”从上次雷茵打了电话,斥责了她后,姐妹两个已经很少联系了,何况雷茵一直跟着鲍昊年,鲍昊年如今以交流干部的身份到粤省做了粤城市的常委副书记。可以说,也是年轻干部的代表。

    照说雷茵应该在粤省,怎么来漠北找自己。

    “姐,我有事情找你。”雷茵如今显得非常的圆润,可能也是因为才生下孩子没多久吧。

    “我们进去说吧。”既然来了,雷凰也不会赶人,直接开口道。

    “好。”雷茵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跟着雷凰走进了她的办公室中。

    阳天雪进来,给雷凰和雷茵分别泡了茶后,才退了出去,退出去的时候顺便将门带上。

    雷凰端起了茶杯,微微喝了一口茶,对于雷茵的来意,雷凰心中也已经猜到了几分、

    徐曼宁和雷振兴的离婚官司将在一周后开庭,这事情,雷凰从君凛那里已经知道了,而她根本就没打算管,在得知徐曼宁曾经对付自己的母亲的时候开始,雷凰就没打算管这事情,既然雷振兴要离婚,那就离婚吧,雷凰可不信这徐家还能翻天了。

    在政坛,君凛代表着新兴势力,徐家人却没有在政界有很深的根基,将来如何还要看君凛的面子,而在君凛,君家更是重要势力之一,徐家要跟君家斗,只怕资历还差一点,所以雷凰根本就不在乎徐家能翻出什么浪来。

    “姐,我来是想请你去劝劝爸爸。”雷茵沉默了一会,还是决定直接说出自己的来意。

    雷凰喝了一口茶:“小茵,你来错了,劝爸爸的事情,应该是你和你大哥二哥一起去劝,而不是我去。”

    “爸爸最疼的人是你,而且你的话他也听得进去,姐,妈也不容易。”雷茵动之以情:“这么多年了。妈跟着爸爸,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不能因为一时的糊涂就离婚,再说了,刘小梅如今也得到了自己的报应了。”

    “报应?”雷凰哑然失笑:“小茵你什么时候也相信报应这个事情了。”

    雷凰看着雷茵,眼神很柔和,并没有一丝的犀利,但是这种柔和的眼神,让雷茵泛起一丝的自惭形愧:“姐,你干嘛这样看我?”

    雷凰微微一笑,收回眼神,继续喝茶:“我们姐妹从步入社会开始就不曾好好的说过话了,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自己拥有了自己的家庭,随着自己地位的改变,会发现其实周围的一切都在改变,我知道你的意思,也明白你的意思,只是你也应该反过来想想。”

    雷凰随手将茶杯放在右手边,然后盖上了盖子:“刘小梅真的错了吗,刘小梅的错只因为我们认为她错了,但是实际上了,你我都明白,如果设身处地想想,我们是刘小梅的话,只怕手段更狠,要控制人,要让自己的母亲被人承认,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刘家不是雷家,任何事情都要摊开来谁,在那个家族中,会耍手段的人才能往上爬,其实这种现象在很多家庭中都有,所以刘小梅算计雷鸣,我能理解,我不能理解的是,你的母亲为何要算计你爸爸全文阅读至尊杀手妃:凤破九霄。”

    雷凰的嘴角有一丝讥讽:“你爸爸和你妈妈,这么多年的夫妻了,即便如你爸爸自己说的没有爱情,但是他们夫妻之间有的是恩情,只有有情,就能一起相处下去,再说,最艰难的那段磨合期他们都度过了,如今人老了,非要离婚吗,你在为你妈抱不平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爸爸感觉,如果不是我正好在,如果不是我正好看穿了这个阴谋,你可知道。你五年后就不会再见到你爸爸。”

    说完雷凰深深叹了口气:“依照爸爸的为人,你母亲那般对待他,他是可以原谅的,他不原谅是因为你爸爸也是有软肋的人。”

    说到这里,雷凰再度深深看了一眼雷茵:“我的软肋是我的母亲,我的丈夫,我的儿女。而我想爸爸也一样,他的软肋是亲人,爱人和子女,但是作为妻子的你的母亲,却对他的爱人要下手,对他的女儿要下手,你想想,他是不是应该绝望,你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提出离婚,是让人诧异的事情吗,你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我还会去劝他吗。”

    雷凰微微摇头:“小茵,你太高看我了,我不是圣母转世,我没有那么伟大的节操,去原谅一个要害我母亲的人,依照我的个性,在得知这个事情的情况下,我根本就没打算放过你母亲,只是因为看在了爸爸的面子上,我收手了,所以他提出离婚,我也不会管。”

    雷凰说出了自己的立场,她不怪雷茵来找她,毕竟两个人的立场源本就不同,虽然两个人都是雷振兴的女儿,但是所处的环境不同,所经历的事情不同,因此立场上自然也会不同。

    雷茵听了雷凰的话,脸色有点不好:“姐,我知道我妈做的事情,的确这事情她做错了,但是她现在后悔了。”

    雷凰微微摇头,无奈一笑:“小茵,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我不参与这事情,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不参与,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你明白吗?”雷凰依旧一脸笑容,但是神情是严肃的:“不管爸爸,你妈妈,我妈妈三人如何做决定,都是上一辈的事情,我不会参与,也不想参与,所以希望你也不要去参与,因为,其实参与,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血了?”雷茵微微皱眉,眼中路出的似乎是失望的神情。

    雷凰则淡淡看着雷茵,好一会才道:“我如今这样做就是冷血吗?”然后哑然失笑:“好吧,冷血就冷血吧,那么你就不要开口了。”神情一正:“我的立场很坚决,不管你如何做,也不管你如何劝,我都不会去劝爸爸一点。”

    雷茵听到这里,知道雷凰是下了决心不管雷振兴的事情,心中非常的不满,认为雷凰分明是有意针对自己,她站了起来:“好吧,既然如此,那么我先走了,不过我希望你想想过去,毕竟我妈会恨你和你妈妈,也不是没有理由的。”说完就拿起自己的包,直接走了。

    雷凰微微摇头,心中微微一叹,自己和雷凰终究不是亲姐妹,原本自己想不在意这些的,但是想到将来终究避免不了会有隔阂的时候,心中有一点失落,也许这就是成长的带价。

    “老婆,你怎么了,感觉到你心里很不痛快。”心底传来了君凛的关心。

    雷凰的心一暖:“没什么,只是刚才雷茵来找我。”

    君凛明白了,和雷凰这么多年的夫妻了,雷凰的想法,他自然也知道一点,雷凰表面上是什么都不在乎的人,但是实际上,是非常看重亲情的人,虽然雷茵不是她同母所出的同胞,但是雷凰一直很关心雷茵,如今雷茵为了徐曼宁,和她渐行渐远,也难怪她会失落。

    “老婆,何必在乎这些,当你成为人上人的时候。你不需要可以去追求这些,他们还是会回到你身边的。”君凛直接道:“虽然他们有点势力,但是至少比骗你好,再说了,你身边有我,有小睿,有小可,就够了,我们一家四口在一起就够了。”

    雷凰含笑点头:“我知道,老公,我并没有太过难过,因为从知道爸爸要离婚这个消息开始,我就知道我会和雷茵他们的关系远化的,只是知道归知道,心中还是难免会有点失落的。”

    君凛笑了起来:“不要为这些失落,你想想你漠北的事情,我想很快你就不失落了。”

    雷凰听了君凛的话,笑了起来,也是,自己比较忙碌,哪里还有时间去计较这些。

    雷凰结束了和君凛的对话后,就开始忙碌自己的事情,新市长还没来之前,党政两块都是她一个人在负责,雷凰其实心中也有点感慨,看来自己以后要多培养自己的班底了,不然像现在这样,要找个市长都不容易。

    从这一刻起雷凰的心中绝对哟了属于自己的想法,她知道,班底的重要性,也打算需要留意新的人。

    一下班,雷凰走出了市委办公室,没让阳天雪送,毕竟雷凰住的地方,也没多少路,所以想慢慢走。

    只是走到自己门口的时候,她愣住了,君凛的车竟然停在自己家门口,她忙冲进屋内,只闻见厨房中传来了一阵阵的香味,雷凰还没过去,只见君凛系着围裙,端着一盘煎好的鱼出来,看见雷凰笑道:“老婆,回来了,快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雷凰好似机器人一样,一时间还没转过神来,就听君凛的,洗完手,默默做下。

    君凛夹了一大快的鱼肉给她:“发什么呆呢,快吃饭啊。”

    雷凰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脸,‘哎呦’一声,感觉会疼,君凛见状心疼道:“你干嘛掐自己。”

    雷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满脸不敢置信的样子:“会疼,是真的,你真的来了,这是怎么回事情,今天不是双休日啊。”

    君凛见雷凰那诧异的神情笑了起来:“不是双休日,但是我可以出差来啊,正好过两天我要来西漠这一带视察,我不过是提前来而已。”

    提前?或许别人提前可以,但是君凛,作为最高统治者之一,不可能说提前就提前的。

    他不说,她也明白他的心,定然是不放心自己,刚才自己一瞬间的怅然和无奈,必然也影响到了他,所以他不放心自己,特地所谓的‘提前’出发来西漠。

    雷凰笑了,自己原本有点落寞的感觉瞬间就当然五村,有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欣喜,失落的胸口此刻早已经被填的满满的,她看着君凛,夫妻间不需要说什么谢与不谢的话,她了解他好似他了解她一般。

    雷凰也夹了一块鱼肉给君凛:“老公,吃鱼。”

    君凛笑了,他在刚才感觉到雷凰的怅然和一阵的失落的时候,心中一紧,他怕雷凰难过,他想给雷凰的是,世界上最好的一切,他不想雷凰有一些不开心的感觉。

    所以在感觉到雷凰不开心的时候,他根本就不跟人说什么,直接过来了,他可以安排视察西漠,古雾阳和姬博明也不反对,而他迅速安排军用飞机先送自己来这里,只因为雷凰的那一抹失落让他心疼。

    如今看雷凰再度笑了,他也笑了,情之一字,真的很微妙,它会牵引着他和她的心绪,他会为她的愁而担心,为她的喜而开心。

    夫妻两人,相视而笑。

    吃完了,雷凰洗碗,君凛在一旁陪着雷凰。

    聚少离多,所以就要更加珍惜相聚的机会。

    一切收拾完了,也收拾了一下自己,梳洗完后,两人坐在阳台的双人秋千上。

    这一套房子比较完整,而雷凰会喜欢这里,就是因为这里阳台比较大,她还特地让人从国外买来了一个家用的双人秋千。

    雷凰的头靠在君凛的肩膀上,君凛搂着雷凰的肩膀,两人看着外面的天空。

    “虽然看不见星星,不过如今的月光倒是清晰了很多。”君凛看着天空说出自己的感觉。

    雷凰笑道:“我想五年时间的污染,至少也需要五到十年才能恢复成过去的样子。”

    君凛微微点了点头,风过处,有点熏熏然的感觉:“是啊,若非你动用你的能力恢复了天陌河,只怕五到十年都不够,看来做任何事情,都是毁坏容易,建设难。”

    雷凰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着君凛。

    月光下,君凛的侧面更显得深邃有型,那刚直傲然的气息,更是明显的萦绕在他周围,多年的社会经历,早已经让他多了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举手投足之间,天生的高贵气息随之而出。

    雷凰看的有点入迷了,君凛见雷凰突然不开口了,以为是睡着了,一看,发现她竟然痴痴的看着自己,心中一动,自从雷凰进入官场,自从自己做了三号首长,两人之间,已经很少有这样静静对望。

    君凛被雷凰的看的心中一荡:“老婆,怎么了?”

    雷凰脸上泛起的是一种傲然:“老公,我好骄傲,我发现你绝对是个顶级男人。”

    君凛先是一愣,然后轻笑出声:“老婆,我们夫妻做了三年了,你居然现在才发现你老公我的好。”

    雷凰瞪了一眼君凛,再度靠在他身上:“我一直就知道你好的,只是这些年,只忙着自己的事情,没有这么自己静静的打量你,今天发现,你真的很好,也难怪那些女人想来抢你。”

    君凛一愣,明知道自己不屑那些女人,但是雷凰的吃醋还是让他很开心官场生存手册:权力征途。

    他痴痴看着雷凰,三年了,如果按照从第一次认识她开始算,也认识了六年了,六年来,看着她长大,看着她从青涩蜕变成成熟,自己亲自将她从女孩变成女人,他心中有的竟然是每日的思念。

    不知道别的男人是怎么样的,君凛有时候不理解那些有外遇的男人,其实一个男人心中有一个女人就够了,太多,自己就根本应付不过来,他佩服那些男人,竟然能够天天换女人。

    “老婆。”看着雷凰靠着自己,闭着眼睛,知道她没睡着,只是在享受自己在身边的感觉,心中的情更加的深。

    “嗯?”雷凰没有睁开眼睛。

    “老婆,我爱你。”第一次,君凛这么明确的吐露出了自己的心声。

    雷凰听了后,心中一甜,她一直知道君凛对自己是有感情的,但是从没想到,当一个人将爱字表露出来的时候,竟然是那样的动人心扉,雷凰睁开眼睛,看到了他清澈明亮的眼睛,眼睛中倒影的是自己的身影。

    她知道他的眼中只有自己,相信,自己的眼中也只有他,这一刻,雷凰才发现,以往对君凛好似是依赖,好似是不舍,但是此刻,却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情,这是雷凰对君凛的情,她笑了,原来情根早就深种,她只是不知道而已,如今终于知道了,她反而是一种释然,皎洁的眼神对上了君凛的眼神,她笑了,眼如弯月,笑中多了深情:“老公,我发现,我也早已经爱上了你。”

    君凛的眼睛一亮,心灵相通,早就明白雷凰说的是真话,他一直知道雷凰对自己的依赖很深,但是如今,听到雷凰说爱上自己的瞬间,他感觉,他的天空都亮了。、

    他没有再言语,只是缓缓低头,深深的咀住了她唇。

    不同以往的挑逗,这一刻有的是深情,是浓浓的爱意。

    雷凰没有躲避,双手紧紧环住了君凛的头,放开了心胸,更多的是甜美。

    唇之间的交流更甚过了无数的甜言蜜语,君凛将雷凰横抱起,往房间走去。

    夜深沉,月西移,房间中的人儿去没有一丝的疲惫,甜蜜的气息一直萦绕在两人周围,亘古留下的动作,更多的是为了表达对对方的爱。

    雷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看着君凛依旧闭着眼睛,雷凰第一次,不想起身,她给阳天雪打了个电话,交代了一下,只说自己家里有事情,今天请假,有事情,明天说,然后就躺在君凛的身边。

    才面对君凛,发现君凛已经睁开了眼睛,她一愣:“你什么时候醒的。”

    “在你打电话的时候。”说完君凛将雷凰压倒:“老婆,既然今天你请假了,不如我们继续。”

    雷凰一愣,看到君凛那炙热的眼神,她倒也不害羞:“你不累吗,昨晚上的时间可是比任何时候长。”

    这一点是真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人跟对方表白了,一夜的缠绵,不但不觉得累,反而让两人更加的亲近。

    君凛轻笑道:“老婆,我们都是带了异能的人,平日我们都是各自**的,昨天,我和你都敞开心胸述说了唉,所以相对来说,我们之间没有了隔阂,因此我和你的异能才会相互吸引,以后,我们可以随时这样,都不会觉得累,反而我们之间的感应会更加的深。”

    “你怎么知道这些?”雷凰好奇,这些雷凰是感觉到了,但是没有君凛说的的这么透彻。

    君凛笑了笑:“老婆,这个是个秘密。以后你就知道了。”说着看着雷凰。

    看雷凰,迷糊的样子,心中的想的是,要不要在提醒她一下,提醒不是算违规吧,他眼珠微微一转,在雷凰的耳边,说了一句话,雷凰先是一愣,然后看着似乎有点不明白又似乎有点明白,君凛则笑道:“老婆,目前最重要的是,还是继续我们的夫妻生活。”说着还真是行动起来。

    雷凰还没从他的提醒中转过弯来,就已经被他带入了令一个欢愉的殿堂。

    雷凰再度醒过来,已经是过了中午十二点了,她苦笑,自己还从没有这么晚起床过。

    虽然说异能给自己带来了长时间的抵抗君凛进攻的能力,但是如今醒过来,后遗症一样存在,双腿软的根本就不能动,反观君凛,此刻正兴致勃勃看着自己挣扎起身的样子。

    “不公平。”雷凰嘟嘴,只有在君凛面前才显现出自己小女人的样子。

    君凛挑眉:“哪里不公平了。”

    雷凰等着君凛:“这明明出力气的是你,为何累的是我。”

    君凛听过了哈哈笑了起来,一把搂住自己的老婆:“老婆,这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

    “哼,下辈子我为男人,你为女人。”雷凰直接反应。

    君凛却眼睛一亮:“老婆,你说的,不管你为女,我为男,还是我为女你为男,我们要生生世世纠缠下去。”

    雷凰看着君凛得意的样子,横不得掐一下他,事实上,雷凰也真的掐了,狠狠掐了一下他的手臂表示抗议。

    君凛心情很好,对于雷凰这种手劲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看雷凰艰难行动的样子,君凛也心生怜惜,索性就抱着雷凰进了浴室,当然在浴室中占便宜是免不了的。

    从浴室出来,都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好在君凛最后还是考虑到雷凰已经长时间没吃东西了,因此就大发慈悲,自己下厨房给雷凰做了饭菜,吃完了,雷凰的精力也恢复了很多,然后夫妻两个才出去散步,君凛也想看看如今的漠北。

    天陌河早已经不是臭水沟,如今天陌河流淌着清澈的活水,很多人都喜欢在天陌河畔散步。

    如今的天气已经逐渐转热,一般中午是不会有人出来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雷凰和君凛才这个时候来,两人的异能可以能保护两人的体温不会受外界的影响。

    看着天陌河,君凛赞许的看着雷凰:“老婆,看样子,这里已经改变非常大了。”

    雷凰笑了笑道:“是啊,只要用心去做,其实这些都是会改变的,我如今也不过是正好让这一切得到了改变而已。”

    “现在的天河和南海如何了?”君凛也关心这个。

    雷凰好笑的看着君凛:“你好歹也算是宙越的真正老板,居然不知道宙越的操作,天河化工和南海纸板厂早就成为历史了,如今有的是天南服装有限公司,原天河已经成为了天南服装公司的一部,而原南海就是二部。”

    君凛听后则眨眼笑道:“没关系,我不知道没关系,你作为老板娘知道就好了。”

    雷凰听了哈的笑了起来,明明眼前这个男人已经三十好几了,但是有时候又给自己一种小孩子的感觉。

    “你是雷市长?”正好有人经过,竟然认出了雷凰。

    雷凰微微一愣,看了看来人,不就是上次那个采访自己记者吗,自己还记得他好像叫谢国立。

    “你是谢国立同志?”雷凰微微一笑。

    “是啊是啊,市长,哦,不对,应该是书记。你还记得我?”谢国立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要知道作为一个市委书记,她的事情是非常多的,见的人也非常,这能让市委书记记住,谢国立不惊讶才怪。

    雷凰笑道:“谢记者是我们漠北市优秀记者,我怎么可能忘记呢。”

    谢国立看了看雷凰身边的君凛,他是搞新闻的,这君凛虽然没有亲自见过,却也看过他的照片,一时间更加激动:“您,您是君……首长?”

    君凛微微一笑,一脸和蔼,只是上位者的气息瞬间出来:“你认识我?”

    “首长上次在中央党校讲话已经传出来了。”君凛如今也是中央党校的校长。

    君凛赞许点头:“年轻人,多学习是好事,我今天来是来看望我妻子的,也就是你们的雷书记,这可是秘密,小同志应该能保密吧。”

    “能。”谢国立是记者,如果是别的记者,这就是天大的新闻,但是谢国立不是那些没见识的人,一听雷凰竟然是君凛的妻子,这自然是一条特大的新闻,但是在两人不愿意的情况下报道出去,那么就等于是堵塞了以后的前途,而如今听从了他们的话,那么未来就可想而知了。

    雷凰想不到君凛会将自己和他的关系说出来,原本以为他会说是来微服视察的呢。

    ------题外话------

    凤凰在减肥,今天去做针灸减肥了,所以更新晚了,亲们别拍凤凰

    ①3-看-网高速首发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13800100com/文字首发无弹窗/21690/4032537/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