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五章终于出手
    胡建平也是明白人,自然明白雷凰的意思,无非就是想各自留一步,但是最后还是用上了,不是因为雷凰紧紧相逼,而是因为对方实在是太不识相了。 都市文学

    胡建平心中深深叹了口气,天河化工和南海纸板厂两个厂和刘二郎之间的关系,胡建平自然也是隐隐了解一二,自己虽然是一把手,但是一个人对付一个家族真的不行,即便自己身后有宣源瀚支持,只怕也是没法和一个家族对抗的,这也是为何自己虽然做了书记,有一半时间都是得过且过的思想。

    而雷凰如今这样做,也算是为他扫清了一些道路,所以相对来说吗,胡建平还是很幸运的,在幸运的时间段中,遇上了雷凰这个幸运星。

    雷凰的行动非常快,因为这时候测试结果已经出来了,当然宙越集团派出的人也已经撤出了主要的挖矿地,三个月,宙越集团挖的地方,是挖了中心大块地段的金矿,成色和纯色都是绝对优质的那种,数量是挖了三分之一,虽然只有三分之一,其实却已经将精华挖走。

    而雷凰一拿到测试报告,就上报省委省政府,省委省政府大惊,想不到竟然在诅咒三村会发现金矿,而雷凰挖掘金矿以及发展诅咒三村的策划同时也到了省委书记和省长的办公桌上。

    对于诅咒三村的发展,省委书记叶开直和省长宣源瀚没有一点意见,对于金矿的处理,也满意,为何满意,因为雷凰在上面也圆滑的顾忌到了各方面的情况。

    方案中提出、,在现有发现的金矿地带一共分了三十个采集名额,而给省里五个名额,诅咒三村一共得到十个名额,剩下十五个名额,因为瑞金集团将对诅咒三村大幅度投资,所以给了三个名额,剩下十二个名额,对外招标。

    瞬间整个华国甚至国际上都开始沸腾起来原始部落,猛男很彪悍。

    而在整个华国乃至国际沸腾的时候,刘二郎却好似热锅上的蚂蚁,他没想到雷凰竟然这么狠,也没有想到雷凰的出手会这么快,只能用雷厉风行来解释。

    金矿一直是刘二郎隐藏的秘密,虽然知道诅咒三村有了勘测队进入,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勘测出了金矿,好似他们本身就是有目的而来的。

    刘二郎甚至怀疑,雷凰早已经知道在诅咒三村中有金矿的事情,如今不过是宣布消息而已。

    刘二郎非常的烦躁,他联系了叶一鸣,要叶一鸣立刻到他这里来商量事情。

    自从上次刘二郎明理暗里暗示要叶一鸣顶上这个黑锅开始,叶一鸣的心出现了变化,他开始不断的寻找机会,他自然知道凭借自己是斗不过刘家的,而且自己是刘家一手提拔上来的,不管是作为棋子还是作为弃子,他都是没有选择的权力。

    但是人都是有反抗心理的,而且叶一鸣看到刘二郎竟然拿自己的儿子威胁自己的时候,他心中就泛起了一股不舒服,为何自己就一定要听刘二郎的,为何自己就不能翻出刘家来。

    他心中摇摆不定,有心想去投靠雷凰,但是以前做的事情,让他知道,自己只怕一时半刻是得不到雷凰的支持的,而若是不去投靠雷凰,那么他就只能作为刘二郎的替罪羔羊。

    他心中也有不甘,不想作为刘二郎的替罪羔羊生活,所以他趁着这几个月一直在思索这事情。

    想不到事情还思索出来,却得到了天河化工和南海纸板厂的宣称倒闭的消息,再度看到雷凰那么巧妙的化解了危机,他就知道自己没得选择,如果想要活下去,就必须依靠雷凰。

    因此他找了个机会,来到了市长办公室。

    看见阳天雪,他开口道:“阳秘书,市长在吗?”

    阳天雪微微一笑,很有礼貌:“叶书记,市长正和夏副市长说话,大概还有十分钟,您可能要等一下。”

    叶一鸣点了点头:“那我就等等吧。”

    阳天雪很好奇叶一鸣为何要来见雷凰,她印象中,叶一鸣一直是那种很高傲的人,如今竟然也有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也知道,他来必然是有事情。

    想到这里,阳天雪开始佩服自己的上司,想想雷凰的年龄才二十三岁,但是做事情老道,而且处处都能想到,这想让人不佩服都不行了。

    大约过了七八分钟的样子。夏响走出了市长办公室,看见叶一鸣也微微一愣,打了一声招呼:“叶书记,您来了。”

    “夏市长也在跟市长汇报工作啊。”叶一鸣一脸平静,似乎看不出什么来。

    阳天雪趁机道:“我去告诉市长,叶书记来了。”

    雷凰其实在办公室里已经听见了叶一鸣的声音,因此开口道:“天雪,请叶一鸣同志进来吧。”

    阳天雪忙对叶一鸣道:“叶书记,请。”

    叶一鸣点了下头,又跟夏响打了一声招呼,然后走进了市长办公室。

    阳天雪依旧按照平常一样,给叶一鸣倒了一杯水后,就准备出去,雷凰喊住阳天雪:“天雪,你让司机准备一下,四十分钟后,我们出发去诅咒三村,今天一会宙越集团驻华分部总裁杨烨要来。”

    “好的,市长。”阳天雪记录了雷凰吩咐的事情,然后出去了。

    雷凰这才回身对叶一鸣笑道:“一鸣同志,有什么事情。只管说。”

    一般来说,让人汇报工作,其实也不过几分钟时间,而雷凰刚才吩咐阳天雪的时候,等于同时也告诉了叶一鸣,她听他汇报工作的时间最多是四十分钟。

    叶一鸣整顿了一下心思,他知道自己一旦开口,就和刘二郎要背道而驰,但是如今他已经没有别的法子,他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罪犯的后代,为了孩子,他必须出来找新的出路。

    叶一鸣沉默了一下,开口道:“市长,不知道勘测队,有没有在女儿村往东七公里的地方进行勘测?”

    雷凰微微一愣,看了叶一鸣好一会,勘测队的确是没有去那边勘测,看来那个地方一定有什么东西,不然叶一鸣不会来找自己,而叶一鸣如今会跟自己说这个事情,必然是有求于自己。

    叶一鸣笑道:“市长,我想为我的儿子做一点事情。”

    雷凰是聪明人,瞬间就明白了叶一鸣的意思,她为刘二郎悲哀,看来刘二郎为了自己无所不用其极,甚至威胁了叶一鸣,而叶一鸣岂是那种甘心被送来顶罪的人。

    雷凰微微点了点头:“孩子是无辜的,我自己也是孩子的母亲,自然要为孩子做好一切的打算。”

    叶一鸣点头道:“正是如此,我的孩子才上初中,我不想让他背个不好的名声。”

    雷凰笑了笑:“一鸣同志,如果我派出看了勘测队,有可能你会因此有危险。”在事情没有搞一段落前,任何时候都会有危险。

    叶一鸣轻笑道:“我知道,但是我不做。没人做。”

    雷凰点了点头:“好,我会联系华京勘测组,让他们再度来一趟,由你带了去女儿村东边七公里地方勘测,务必保证勘测队专家们的安全。”

    叶一鸣神情不变:“市长,当我来汇报工作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了。”

    雷凰轻轻一笑:“刘二郎同志有些时候是犯糊涂了。”

    雷凰这话的意思,叶一鸣也明白了,因为刘二郎的糊涂,才有了叶一鸣来找雷凰的举动。

    华京的勘测队来的很快,雷凰联系了君凛后,第二天就再度来了,不知道叶一鸣和他们说了什么,但是他们很迅速的随了叶一鸣去,而叶一鸣上车的时候,正好是接到了刘二郎电话的时候。

    看着熟悉的号码,叶一鸣沉吟了一会,然后终究还是按下了通话键:“我是叶一鸣。”

    “叶一鸣,来我的办公室一趟,有事情找你。”说完刘二郎就挂了电话。

    叶一鸣一愣,难道刘二郎知道了自己的行动,不行,这个时候是紧要关头,自己绝对不能去,叶一鸣心中有主意,就直接将手机丢进了一旁的公事包中,然后带了勘测队队员直接去了女儿村往东七公里的地方。

    而刘二郎左等右等,叶一鸣都没来,心中非常恼怒,因此再度打叶一鸣的手机,但是一直就没有人接听。

    刘二郎心慌了,难道叶一鸣出事了?

    这也只是心中有鬼的人才会想的是奇怪呢,就好像叶一鸣怀疑刘二郎知道自己背叛了他,所以可以不再去接他的电话,而刘二郎因为叶一鸣不接自己的电话,而心中没有了主意,认为叶一鸣一定是出事了,因此匆匆给自己家里打电话:“爷爷,叶一鸣好像出事了,我怎么打他的手机都没人接听。”

    刘老爷子听了后微微沉默了一会,然后直接道:“二郎,你立刻收拾一下。尽快回华京来。”

    如今这事情的苗头似乎真的有点不对,刘老爷子可不能让自己的孙子交代在漠北市。

    但是刘二郎并不是想走就能走的,就在刘二郎准备要走的时候,办公室门口出现了阳天雪的身影:“刘市长,雷市长请你过去一趟。”

    刘二郎一愣,想找个理由推诿过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情,平日一想就有主意的脑袋,此刻什么理由也没有,反而是一片的空白,阳天雪见刘二郎不动,好奇的问道:“刘市长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吗?”

    刘二郎忙摇头:“没事没事,我这就去见市长。”

    阳天雪微微一笑,做一个请的手势,然后走在了刘二郎的面前。

    刘二郎是满心忐忑啊,他真的不知道雷凰叫自己过去有什么事情,但是雷凰是政府一把手,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他心中有再多的不乐意,此刻也不能表现出来,虽然他很想立刻回华京,但是想想,自己的行踪可不能随便让什么人知道的,所以就只好先去见雷凰。

    雷凰看见刘二郎来了,忙请刘二郎坐下道:“刘二郎同志,请你来,是想问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看雷凰一脸和蔼的样子,刘二郎的心一松。

    雷凰依旧一脸温和笑容:“不知道刘二郎同志是否知道诅咒三村有被养小鬼的事情?”

    刘二郎心中一惊,这小鬼已经不见了,他也早知道,只是他不知道这雷凰是如何知道这事情,因此想了想忙道:“这个事情我还真不知道,市长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世间真的有养小鬼的事情吗?”

    雷凰微微笑了笑:“我想想刘二郎同志也是不知道的,竟然有人投诉刘二郎同志才是养小鬼的人,如今想想就觉得有点好笑最新章节一品贤妃。”

    刘二郎心中再度一颤,额头有了一丝微微的冷汗,明明雷凰的话没有一丝的火气,但是不知道为何,刘二郎却感觉到了一股从没有过的心虚和慌张,好像雷凰随时会要找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证据来一样。

    雷凰心中暗暗发笑,她会找刘二郎来,是因为发现刘二郎有心要逃,雷凰可没打算放过刘二郎,刘家的人差点害了雷鸣这个事情也应该算算了。

    虽然自己也讨厌雷家有点势利的样子,但是自己讨厌是一回事情,要找雷家人麻烦,也只有自己可以,别人是不行的,这就是雷凰的想法,而刘家人很不幸就触犯了雷凰的禁忌,敢算计雷鸣,那么好歹刘家也要付出一点代价。

    一个刘小梅算什么,原本不过一枚弃子,对于他们刘家来说,牺牲一个刘小梅根本就不算什么,所以雷凰更多的是要让他们明白,刘小梅如今被闲置,只能在党校做冷板凳,这个结局还不够让她开心,刘小梅不过是利息,而本钱是眼前这位刘二郎。

    “二郎同志,是这样的,这两天,我比较忙,这几天,瑞金集团对于小野村,女儿村和望郎村三个村的公路要做一番勘测,而我也要到场。而明天开始,宙越集团将对天河和南海两个厂进行正对,我们政府也是要派人去的,这两个厂原本就是你引进来的,而且你也是负责工业发展这一块的,因此我想了想,宙越集团的这个事情就劳烦你去安排了。”雷凰还真直接。

    刘二郎此刻知道,如果此刻自己找借口回华京,根本就不可能了,人家上上下下都在忙碌,自己作为工业经济负责的常委副市长则跑的没有踪迹,这样传出去,只怕自己不管去了哪里,都会被人唾弃,那么自己的政治生涯是真的什么都没了,所以即便他知道,雷凰让自己跟宙越集团去接粗不会那么简单,但是自己还是必须去。即便前面是个坑,他也必须跳下去。

    他如今明明是个自由人,但是却发现被一根无形的枷锁给束缚住了,而其还不能反抗。

    “行,我知道了,市长,明天一早我就去天河和南海看看。”刘二郎只能答应下来,想起叶一鸣,他对雷凰道:“市长,我能不能请叶一鸣同志帮我一起去处理这事情。”

    雷凰笑了笑:“叶一鸣同志被我派出去保护华京来的矿藏勘测队专家去了,因此只怕是没功夫帮你了。”

    刘二郎微微一愣:“这金矿不是已经勘测完了吗?”

    雷凰笑了笑:“今天才得到消息,在离女儿村东边七公里的地方,发现稀土,这可是世界之宝,因此决定在附近再好好勘测一下。”

    没错,叶一鸣要告诉雷凰的就是稀土的消息,其实这个消息,连刘二郎也不知道,如果刘二郎知道,早就将稀土开发出来了,卖到国外去了,而叶一鸣会知道也是凑巧,当初来勘测的地质勘测队员,正好勘测了这里,然后发现了这个,叶一鸣也是留了心,原本打算等刘二郎开采金矿的时候,自己设法来这里开采稀土,但是最后因为各种原因都没有进行下来,而如今,稀土消息则成了他的救命符。

    雷凰在确定了有稀土的时候也微微诧异了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她也明白了叶一鸣的意思。虽然看不惯叶一鸣,但是在官场上,永远没有仇家和对手,有的是利益合作。

    针对稀土的发现,雷凰和君凛商量后,决定放过叶一鸣一次,但是还是需要敲打一下他,而对于漠北发生的一切,雷凰也打算来个抓大放小,而要抓的人就是刘二郎,不过如今她还需要有人临门踢一脚,在那一脚到来之前,她还不能动刘二郎。

    刘二郎被困在漠北,没法回刘家,刘老爷子也感觉到了事情的棘手,众多的孙子中,他最欣赏的是刘二郎,因为刘二郎的性格和他非常的相像,而如今刘二郎被困在漠北市,自然而然,让刘老爷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刘老爷子知道漠北的事情一定会有一个罪魁祸首,而如今似乎有人要将刘二郎置之死地,他微微皱眉,想了想,然后让人去打听,自然也打听到了,雷凰就是漠北市市长。

    雷家,刘老爷子岂会不明白,这只怕涉及到了雷家,雷家雷鸣的事情,他也知道,其实当初刘小梅会这样做,他也是默许的,但是想不到雷鸣会安然过去,虽然如今来了一个降级使用,但是实质上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损失,因为雷鸣是雷家的人,凭借雷家的人脉,很快就能恢复雷鸣的一切,而真正牺牲了官途的是才熬出头的刘小梅。

    刘小梅不过是个私生女,不过是弃子,牺牲就牺牲了,刘老爷子也没放在心上,但是如今刘二郎出事了,刘老爷子知道,这事情只怕和雷家脱不了干系,所以他要去见见雷家。

    雷家三老见刘老爷子来了,有点诧异,国兴老爷子呵呵笑道:“真是稀客,平日要见你这个老倌还不容易呢,今天怎么有空来串门啊。”

    国昌老爷子直接道:“不会是来找我们三个斗嘴的吧。”

    刘老爷子呵呵笑了笑:“三个老鬼,我也直接了当说吧,我想我的孙子刘二郎了,想让他回华京来。”

    雷家三老相互一看,国兴老爷子一脸纳闷:“你这老倌有点怪了,你若是想你孙子,你就直接想法子让他回来好,我就不信你还没这个手段。”

    “我有这个手段,但是如今,你的孙女留住了我孙子。”刘老爷子也不拐弯抹角:“我知道湘南省空出了一个组织部长,我如今只要我孙子归来就好。”两句不怎么搭上边的话,但是说的人却说的明白,听的人也听得明白。

    国胜老爷子道:“老倌,我不知道你孙子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事情,我需要商量一下再决定。”

    湘南,雷家的势力在那里根本就不存在,如果有个省组织部长的位置,那么也是可以在哪里培养雷家的嫡系,要说不动心是不可能的,但是雷家三老也不是才出来的人,刘老爷子能提出这么诱惑人的条件,一定是他孙子在漠北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没有弄清楚雷凰到底是如何打算前,他们也不会冒然答应下来。雷鸣的事情。三位老爷子已经知道,可以说是伤了雷凰的心,不然雷诚出事,她也不会不亲自送他回华京。

    虽然她依旧去救了雷诚,但是却没有跟了雷诚回,就说明了,雷凰对于雷家有着深深的不满。

    如果单单是个雷凰,三位老爷子也不担心什么,可是雷凰如今实际的身份是华国三号首长的夫人,是华国未来第一夫人,这样的身份,不管如何都要被人高看不少。

    等刘老爷子离开后,国兴老爷子让何炯明给雷凰拨通了电话。

    此刻雷凰正和洛普金,托马斯一起商量如何发展鬼域的事情,毕竟鬼域这个项目已经成了大家关注的项目。

    而同时,漠北政府对于金矿招标采矿单位,也同时在进行中,漠北成为了全国都关注的市区。

    手机铃声响起,雷凰随手掏出,一边还在讨论计划,一边也不看号码:“我是雷凰。”

    “小姐,我是何炯明。”何炯明依旧和以往一样是谦恭的声音。

    “何叔?”雷凰对洛普金和托马斯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然后拿着手机到一旁:“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不是我找你,是三位老爷子找你。”何炯明也不会隐瞒自己的目的。

    雷凰还没开口,电话中传来了国昌老爷子的声音:“小凰啊,最近怎么不回华京看爷爷了。”

    雷凰心微微一软,自己对于雷家的作风是不赞同,不过不管如何,雷家三老至少对自己还是很看重的,即便是看在自己的才华上:“爷爷,我忙着漠北的事情呢,哪里有时间回去,君凛说,小睿小可如今都会喊爸爸妈妈了,而且还能走几步了,我也都只能听说,而没有功夫回去看看。”

    “小凰,事业很重要,家庭也很重要,君凛的身份,他的家庭要更加的重要。”国昌老爷子有点语重心长的对雷凰开口。

    雷凰笑了笑:“我知道的,爷爷。”

    “今天,刘家的老倌来找我们了,说是想让自己的孙子回华京,我们想问问你到底是什么情况?”国昌老爷子转到了正题上。

    雷凰微微一笑,刘家还真是高看了她了,竟然让老爷子出面,但是有些事情,雷凰自己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的,即便是老爷子出面也是没用的呃,所以雷凰只是笑了笑,然后对国昌老爷子道:“爷爷,从我们开国开始,第一代首长就已经说过,有些国家有些人都是纸老虎,因为以前的华国太弱了,所以外有列强,内有汉奸,造成了百姓种种困苦,一代首长怒发冲冠,才有了今天的局面,我们这些人深深知道国家的安定来之不易,我们更是知道百姓和我们国家的关系是根本离不开的,军民一条心,说的就是如此,那么党民一条心也是一定的,但是,在漠北,现在居然有人利用马来密术养小鬼,控制一方,三个村的村民啊,爷爷,作为我们这些干部,竟然没有人提出来,没有人发现,反而相信那些诅咒的说法,没有人去管那三个村庄数千人的命,不去管他们是否吃饱,经济是否发展起来。”

    说到这里,雷凰顿了一下:“爷爷,你也应该听说,在我们漠北有金矿的事情吧,而金矿就在这三个所谓的诅咒之村中,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弃别人于不顾,爷爷认为我应该放过吗,如果放过了,我愧对这一方的百姓,也亏对自己的良心,任何一个人都有自私心,但是自私也要在不贪图别人的利益的情况下。”

    国昌老爷子听了雷凰这么说,沉默了一会话:“没有一点转圜余地了吗?”

    雷凰却笑道:“其实最近刘二郎同志也挺忙的,宙越集团买下了天河和南海的控股权,正在整合中,而刘二郎同志需要帮忙,根本就没时间回华京,总不能放下工作不管吧,这可不是我们党提倡的作风狼君,滚远点。”

    国昌老爷子笑了起来:“你也不用跟我打哈哈了,我已经明白了,这事情就按照你的做法做吧,另外有空也的确应该回华京看看,也不怕两个孩子不认识你。”

    雷凰笑着答应一声,收了线,老爷子妥协了,雷凰明白这一点就够了,接下来上面如何做,雷凰一点都不想过问,自己目前所处的位置还不到去管理上面事情的时候。

    一周以后,叶一鸣确定了女儿村稀土的范围,同时也确定了在女儿村的稀土很可能是重稀土,而同时,网络上开始流传出了诅咒三村的事情,而这个事情更多的是隐隐的指出一切是市政府某常委副市长想霸占国家财产做出来的。

    瞬间所有目光再度凝聚漠北,与此同时,刘二郎偷采三村金矿,为私吞金矿,说三村是诅咒三村的证据也放在了雷凰和胡建平的面前,雷凰和胡建平一商量,感觉兹事体大,立刻将这事情往省里报告,省委省政府大惊,立刻派出纪委过来调查取证,在经过十多天的调查后,确定了刘二郎的实际情况,同时被双规后,待调查清楚一切后再移交司法机构。

    而叶一鸣作为知情者,因畏惧而不曾告发,后幡然醒悟,因此做党内记过处分,同时调离了漠北市,而到豫北峰江市接任副市长职务,属于降级使用。

    这一点的处理,叶一鸣已经相当满意,因为他知道,如果真正追究起来,自己也是一定要判刑的,所以欣然前往峰江市。

    刘二郎的事件终于有了一个结果,刘二郎开除党籍,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七年。

    其实雷凰并不满意这个结果,奈何上面还是要为平衡着想,所以在刘家动用了一切能力后,才留住了刘二郎的命。

    而刘家对于雷凰也已经到了恨之入骨的地步。

    雷凰没有因为这个而放下自己手中的工作,如今漠北的蛀虫已经没了,她就要放开手干起来。

    三个村的鬼域项目也已经启动,三个村上下知道了这个项目后,各个都兴奋起来,因为等于一条发财的道路放在他们的面前,所有三个村全村上下都动员起来,想着各种的传说。

    洛普金的瑞金集团也进驻了漠北,开始了修筑漠北通往三个村的道路。

    不得不说,雷凰这种工程捆绑一直就很有用,至少工程捆绑中所修的公路,质量都是绝对过关的那种。

    三村周围,漠北市划出来了一千亩土地作为让房地产商投资的项目,用来建造高级别墅区,宙越集团和瑞金集团分别竞标各获得了五百亩,同时漠北市再度划出一千亩土地作为日常生活小区和经济发展新基地,包括超市,百货,酒店建立等等。全国各投资商纷纷来竞标,一时间漠北今日了经济发展顶峰阶段。

    天河化工和南海纸板厂经过整合后,合并成一家,改成了天南服装制造有限公司,原天河化工成为了天南服装的一分部,一生产成衣为主,而原南海纸板厂改成了二分部,以纺织页为主,按照先前签订协议,天南公司也的确为原两家厂员工进行了培训,然后上岗操作。

    没有了再度污染,漠北天空中的黑色似乎慢慢的在消退。

    夜是安静的,天空依旧看不见星光,但是原本浓重的臭味已经不见,原本的郁闷也已经消散了很多。、

    雷凰走到了天陌河边,看着还是彩色的河,微微的笑了笑,该还给他们一条清澈的河流了。

    雷凰双手放在胸口,闭上了眼睛,然后手离开了胸口,一股淡淡的清新之气开始弥漫空中,蓝绿色的气息形成了一股圆球,雷凰微微一送,那蓝绿色的球进入了天陌河中。

    原本的彩色似乎在困难的挣扎,一股股的漩涡慢慢出现,漩涡越来越大,却在吞没这那彩色的油渍污渍,那不堪的味道也在被吞没中,随之散发出的是一股清新的感觉。

    这样一直持续了将近二十分钟,天陌河省飘的原本的彩色以及一些不要的垃圾已经全然不见了,有的,是一条清澈的河流,似乎隐隐还能听见流水清澈的声音。

    雷凰再度手一挥,一股绿色下去,河中多了一些浮萍。

    这些浮萍样子和正常的绿萍差不多,但是实际是雷凰空间特有的种子,专门是清除各种污染之物的。

    做好了事情,雷凰微微笑了笑,然后回去,走到路边,看着路边一些死去的植物,微微叹了口气,她想了想,然后有一种想法,她可以救活这些树,但是有时候,自己什么都做完了,反而让人不会理解,与其如此,还不如自己做个表率呢。

    心中有了这个想法,雷凰就去做了准备。

    第二天,天蒙蒙亮,雷凰就河边,在一处已经没有树苗的地方,她开始挖坑,早上晨运的人不少,出来跑步的也不少,也许不认识雷凰,但是看见雷凰一大早在挖坑就好奇的过来问道:“闺女,你在做什么?”

    雷凰笑看问的人,是一个中年大伯,她笑了笑道:“我打算趁早上晨运的时间,每天种一棵树。”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雷凰要做一个前人,中年大伯看了雷凰好一会,突然笑了起来:“闺女,你这个想法太好了,同样是运动,为何不给后人多一点福利呢。”

    “大家快来看啊,我们的天陌河回来了。”有人喊道。

    雷凰听到这激动的声音,微微笑了起来,漠北人,对于天陌河的感情一直都不会改变的,如今天陌河回来了,自然而然,大家都非常的激动,无数的人,在岸边,在桥上看着那清澈的河水。

    有些老人都擦擦眼角,甚至说:“都以为这辈子是看不见这天陌河恢复了,如今看见这天陌河已经恢复了,我就算是死,也算是瞑目了。”

    多么质朴的话,不为自己后辈如何,只为这一条天陌河,老一辈人的感情是那么的深。

    “雷市长。”雷凰想不到有人会认出自己,一看,竟然是董老汉和他的儿子董耀祖。

    “董爷爷,董叔,你们怎么来了?”雷凰好奇的问道。

    “听说这天陌河回来了,我们父子俩也来看看。”董老汉开心道。

    “老董,你喊谁雷市长啊。”一旁也有人认识董老汉。

    董老汉指指雷凰道:“各位,这位就是为我们漠北的雷市长啊。”

    “啊,雷市长。”“雷市长。”所有人都惊呆了,想不到这个年轻女子竟然是让漠北彻底改变的市长。而且堂堂市长竟然一个人一大早在河边。

    “市长,您一大早还种树呢?”刚才那个中年大伯一听雷凰的身份,不禁看着雷凰,眼中闪着光芒。

    “什么,市长种树?”一旁也有喜欢八卦的人。

    “是啊,我一大早起来跑路,看见市长在种树,我问她在做什么,市长说,趁晨练,每天种一棵树。”那个中年大伯道:“连市长都这么爱护我们的环境,我们都要惜福啊。”

    “市长种树,我们也种树。”这下很多人都喊了起来,天陌河的事情让大家的心情都非常的激动。

    雷凰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她种树,不过是想做个领头人,没想到因为天陌河的关系,却发生了这么好的良性反应。

    “市长,你好,我是漠北晨报的记者,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想不到在这里居然还有记者,转念一想也知道,天陌河的改变,自然要引来不少的人,记者,作为新闻的挖掘先驱,如果错过了这个消息,那是不可能的。

    “请讲。”雷凰不喜欢宣传,但是知道今天也无法避免。

    “市长,我的问题是,你为何打算每天种一棵树呢?”这名记者拿着小本子,非常好奇。

    雷凰笑了起来:“记者同志,你喜欢我们漠北黑乎乎的天空吗,喜欢我们这些接近枯黄的树枝树叶风景吗,喜欢我们这萧瑟大街吗?我想没有人会喜欢这些吧,我也不喜欢。所以我种一棵树,不过是希望尽自己的能力多净化一些这里的空气,我只希望,在我是漠北市长的时候开始,为大家做一个先锋,让大家以后也来一起保护环境,监督绿化,这样,我们的漠北才会越来越好,越来越漂亮。漠北是大家的,环境保护也是大家的,我就一句话:漠北是我家,保护靠大家。”

    雷凰说完,尤其是最后一句话说完,所有在场的人都开始鼓掌起来。

    当天下午报,就上了雷凰的这段即兴演讲,而在这篇报道的最后,记者做了编语:漠北是我家,保护靠大家,一个市长,说出了大家的心声,漠北有这样一个市长,是我们漠北的福气。

    雷凰依旧每天要种树,只是没想到的是,日后每天早晨种树的人似乎多了起来,随着时间的过去,这样的种树成了当地的一种风俗,几乎后来每家每户只要春天到来,就会每天都去种树,即便是冬天,都会每天查看一下种的书,而漠北的绿化环保真的是靠大家的。

    ------题外话------

    哇哇,九十万了,庆祝一下,啦啦啦,凤凰要打转,不知不觉九十万了,哈哈哈

    ①3-看-网高速首发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13800100com/文字首发无弹窗/21690/3891315/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