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二章密术咒术
    雷凰走进雷家老宅,老远就听见国兴老爷子在咆哮:“你这个做娘的到底在做什么,竟然让他躲起来,雷家上上下下都为他的是奔波,他却躲起来,告诉他,如果是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样子,做事情就要敢作敢当,如果不是我知道了,你是不是还要瞒着我。[请记住 都市文学 ”敲了敲拐杖:“还有你,身为男人,为了一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去杀人,你对得起我们雷家列祖列宗吗?是不要要将雷家上上下下埋葬了,你才开心。”

    雷凰一眼看过去,就明白被训斥的是正是徐曼宁和雷鸣。自从雷凰想通了环节后,微微叹了口气,雷凰对于徐曼宁也是同情万分,但是同情并不代表了同意并认同那些事情的存在。

    “小凰来了。”雷振云先看见了雷凰。

    在雷振云身边,站的是林江河林华正父子。如今林华正倒是神气了,依照家族的意思,到了一个发改委,虽然是个小小科员,不过却非常认真的在工作。

    雷鸣的事情是惊动了所有雷家人,如今雷家第二代已经全部到齐,除了在国外的雷振华的爱人傅美娟外,其他的人已经全部齐了,连鲍伟年也已经赶了回来。

    在雷家的大厅右侧座位上还坐着一位老者,有着军人的霸气,而且和徐曼宁有几分的相似,雷凰揣测,这大概就是徐家老爷子了。

    “小凰,过来。”国兴老爷子看见雷凰,神色缓了一下。

    雷凰苦笑一声,自己才到,就要卷入这是是非非中,但是她不能怪老爷子,因为如今发生的事情,一个不好,就能让雷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雷凰走的不紧不慢,大厅内的气氛是紧张的,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种沉重,只有雷凰,脸上泛着淡然和平静。

    “君凛没来?”国兴老爷子倒也问的直接。

    “我不让来了。”雷凰知道老爷子的一丝,也就不做隐瞒。

    国兴老爷子睁大眼睛看着雷凰,好一会才无奈道:“小凰,你在怨雷家人。”

    雷凰却很平淡,脸上没有一丝波动:“也许吧,其实今天这样的事情,我不该来的,即便是有一半血统是雷家的,但是大爷爷应该知道,我如今是君家的媳妇,雷家人闯祸了,如果稍微一个不好,就会有很多流言蜚语产生,君家何其无辜,难道也要卷入这一场原本可以避免的漩涡中。”

    国兴老爷子对于雷凰的想法不做任何发表,只是看着雷凰道:“那么你来呢?”

    雷凰依旧平静:“我也说了,我身上到底还有一半是雷家的血统,所以就依照亲戚后辈的身份来看看,这是人之常情。”

    “好一个人之常情,我想不到,第一个看的明白,做的彻底的人是你。”老爷子明明给人似乎要质问雷凰,但是语气是那是那么平和,眼中也没有一丝怒气真封伪仙。

    雷凰泛起了一丝笑容:“大爷爷,你难道希望我冲锋陷阵吗,这似乎有点不符合我的为人。”

    “那么你对今天这件事情怎么说?”国兴老爷子再度问雷凰。

    雷凰反而看着国兴老爷子:“能怎么说的,这种事情又不是不能坚决,我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有人骂我私生女,我跟人打了一架,那一架是最狠的,我至今还记得,对方可是个小男生,硬生生被我抓坏了脸,后来妈妈知道了,骂了我一顿,因为她想不到一向安静的我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而且让我去跟人道歉,虽然我和那位同学后来没什么交集,不过看在妈妈的面子上,我还是去说了一声抱歉,面子破了如何,过段时间就好了,那同学的母亲和我妈妈当时是同一家公司的,后来依旧合作,只不过在一定上面还是会有争夺,但是胜也好,败也好,都是意料中的事情。”

    雷凰说的事情似乎跟雷鸣的事情没有关系,但是在场的哪一位不明白这话中的意思,这一号首长若是要雷家的命,就不会等到现在,而如今一号首长没有来发火,证明还不想雷家撕破脸,毕竟雷家一直都很支持一号首长的。

    国兴老爷子看着雷凰:“你老实告诉我,你知道什么?”

    雷凰笑了笑:“关叶还没死。只是昏迷。”

    国兴老爷子睁大眼睛,眼神中是喜悦:“关叶真的没死。”

    “不可能,我当时一刀刺入了他的心脏。”雷鸣的脸似乎更加的阴沉了。

    雷凰甚至能够在雷鸣身上看到隐隐的黑气,她微微皱眉,走到雷鸣身边,蹲下,面对跪着的雷鸣:“二哥,你真希望关叶死。”她的眼神是打量雷鸣,似乎是想看穿雷鸣。

    “他本来就该死,谁让他和我抢刘小梅。”雷鸣的神情是狂妄的。

    “你这个畜生。”国昌老爷子随手拿起一旁的茶碗就丢了过来。

    雷凰手一翻,巧妙接住,连里面的茶水都没有洒出一滴:“爷爷,这茶碗我记得是清乾隆年间的东西,你一直很喜欢,今天差点破财了,你若不要,给我收藏就好了,摔坏了,可惜的。”

    “屁。”国昌老爷子笑骂一句:“那是赝品,家里一大堆呢,你要,一会给你一堆。”

    雷凰耸耸肩,将手中的茶碗递给一旁的林华正,林华正忙接过,然后放到一旁桌上。

    雷凰则继续面对雷鸣:“刘小梅对你很重要。”

    “是。”雷鸣回答的斩钉截铁。

    雷凰点了点头,脸色有点沉重:“即使刘小梅想要整个雷家陪葬,你也一定要挺她到底?”

    雷鸣似乎沉默了一眼,原本似乎有点迷茫的眼神清明了一下。复又回归迷茫:“小梅是我最爱的女人。”

    雷凰笑了,站了起来:“是啊,你最爱的女人,其实不过是女人毒而已。”转身,看了看在场的人:“不知道大家听过没有,古时候有个美女叫做妲己,她断送了整个殷商王朝,只因为她迷惑了殷商纣王帝辛,没有人知道她为何有那么大的魅力,后世的人就各种揣测,说她是九尾狐狸附身之类的。”

    雷凰转身瞥了一眼雷鸣:“狐狸就是狐狸,怎么可能成为狐狸精,即便这世间的确是无奇不有,妖魔鬼怪也的确存在,但是,一只狐狸要成为人本身就要清心寡欲,又怎么可能去害人,很多时候,不知道事情真相的人,只能凭借自己的想象来得出结论,殷商的灭亡也是如此。”

    “那么到底事情是怎么回事情呢?”老爷子也好奇的问雷凰。

    雷凰笑道:“其实不过是一种咒术。”看到大家一脸不信的样子,雷凰也不在意:“大家不要不信,其实现在社会很多的咒术密术都存在,只不过我们接受的是唯物主义,不相信这些,但是事实上,这个世界很多超自然的能力都存在。”

    “那么这是什么咒术?”雷振兴问出了大家的问话,不管是否相信有咒术,在此刻,大家也只能先听雷凰说着。

    雷凰微笑道:“那种咒术也是一种密术,妲己当年为了留住帝辛的心,特地找人找来了,就是利用女人每个月的经血,绘制成一道符,晾干后,烧成灰,混入汤中,给男人喝了,那么这个男人就会对她死心塌地,只是这种东西喝多了,男人的气息就会改变,变得越来越阴沉,变的越来越不理智,为了这个女人,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就好像帝辛一样,先杀功臣,后杀妻子儿女,最后送了自己的江山。”

    “真有这样的事情?”雷茵好奇的插嘴问。

    雷凰微微笑道:“不光是帝辛如此,当年的飞燕合德姐妹为了得到成帝专宠,也用了这法子。”

    “不是说当日她们用息肌丸吗?”这种宫廷野史,看来雷茵也没少看。

    雷凰笑道:“其实这种野史有很多,历史上根本就没法考证,也许是如此吧,不过你想想,皇帝是什么人,三宫六院那么多人,真的会为了女人将自己杀了两次自己的儿子吗,成帝不是小孩子。作为皇帝再荒唐也知道,后嗣的重要性,如果不是迷了心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雷凰再度笑道:“其实很多历史上的女人专宠,都逃不开这些。不过这个也有一个缺点,这个汤水一定是要乌骨鸡汤混合,毕竟不是乌骨鸡的话,那些烧成的灰就掩饰不过去。”

    说了这么多,雷凰似乎有点口渴了,到一旁倒了一杯水喝。

    国兴老爷子看着雷凰,又看了看雷鸣:“你认为雷鸣中了刘小梅的咒术?”

    雷凰微笑道:“我不知道这些,不过我知道,在漠北省,刘二郎为了控制小野村,女儿村和望郎村,在三个村中养小鬼控制村中人,这可是我亲耳听了三个村长说的话。”

    “刘家。”国兴老爷子怒了。

    国胜老爷子则问道:“小凰,那你这个哥哥还有救吗?”

    “有,两种方法,一种,就是隔离四十九天,只要四十九天内不喝刘小梅做的汤,就不会有事情。”雷凰很淡一笑。

    “还有一种呢?”雷振兴忙问道,他可知道,一号首长可不能等四十九天。

    雷凰没有回答,只是走到雷鸣身边:“雷鸣,你看见了吗,家里的人为你多担心。”

    “我没有错,小梅是我的。”雷鸣有点狂乱了。

    “胡闹。”那个一直不开口的徐家老爷子也怒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呢吗,你是不是要我们几个老人家都陪你一同死啊。”

    雷凰微微摇头,叹了口气:“雷鸣,我觉得你真的需要好好接受一些教训,希望这一次能够让你明白一些是非。”

    回头,雷凰的脸上有着一丝的果决:“我可以让人帮他将密术除掉。”

    “那快找人啊。”徐曼宁一旁催。

    雷凰冷笑一声,没有说什么,只是走到了雷振兴身边:“爸,你将左手给我。”

    雷振兴不明白雷凰要做什么,将左手给她。

    雷凰的手微微放在雷振兴身上,一股若有若无的清新气息荡开,所有人心神一震,雷振兴只觉得脑子一震,迷茫了瞬间,顿时就清晰了,他看着雷凰:“我怎么了?”

    “你只是吃了第一剂的密术水而已,我想这个需要的人应该不是刘小梅。”说完回头看了一眼徐曼宁。

    徐曼宁的脸色微微一变。

    雷振兴看着徐曼宁:“昨晚,是你给我的乌骨鸡汤,说是给我补身体的,我还诧异,你明知道我不喜欢喝鸡汤怎么还给我做,看来,你多放了一点东西。”

    别人不知道,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雷振兴和徐曼宁是夫妻,照说徐曼宁不需要这样做,但是女人,心中自然希望自己的丈夫只对自己好,她不能恨木笑英,因为木笑英认识雷振兴在前,而自己之所以能够和雷振兴成为夫妻,只能说是自己的家世帮助了她,但是她是真的不甘心,这么多年的夫妻了,雷振兴对她是很客气,但是她更想要的是那种夫妻之间相濡以沫的感情。

    而雷振兴和木笑英明明没有那么多相聚的机会,但是两人的感情却胜过了自己,她只不过想留住丈夫的心,她的脸色变的很难看,看着雷振兴的眼神,她的心真的碎了:“是,是我对你下的汤水,也是我,将刘小梅送来的汤给雷鸣喝的,为什么,还不是为了留住你的心,我和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了,你除了关心一下我。你真正爱过我吗,即使你和木笑英分开了,你心中有的依旧是她。”

    雷凰一旁并没有为此说什么,这而是老一辈的感情恩怨,她只到一旁,其实如果徐曼宁没有做那些事情,雷凰今天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雷振兴去除密术,只因为徐曼宁的手太长了,所以才让雷凰反击的。

    听了徐曼宁的话,连徐老爷子都怒了:“曼宁,你在做什么,你?”

    “我错了吗,我爱他,我一直爱他,从知道能和他结婚开始,就爱他,但是他呢,这么多年来,人在我这里,心却不在,木笑英有什么好,我就不信我比不上上,我这样做,不过是要挽回一个丈夫的心,我这样做有错吗?”徐曼宁喊道,神情都有点疯狂全文阅读符阵通天。

    “没错。”雷凰还是开口了,大概是因为徐曼宁提到了自己的母亲,雷凰心中有软肋,亲人中,第一软肋是君凛和自己的孩子,第二根就是木笑英。

    “曼宁姨你知道吗,如果这密术施展超过四十九次,也就是每月一次,超过四年零一次,爸爸的性命会断送在你的身上。”雷凰怒道:“你不是刘小梅,你也不是雷鸣,雷鸣青春旺盛,所以可以过十年,但是你不行,爸爸年龄已经到了,你这样做的结果会让爸爸的精力全部消费,最多五年,爸爸就会被你害死。”

    “不是这样的,不是的,我没想过要害振兴。”她转身拉着雷振兴:“振兴,我真的没有想过要害你,你要相信我。”

    多年的夫妻了,雷振兴如何能不信:“我可以信你,只要你不会害我,但是你能告诉我吗,为何,雷凰当年在团委实习,整理青年先锋号的时候,会有一箱子钱出现?”

    雷凰一愣,看着雷振兴,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只是一直不说,也许是为了这个家。

    “爸,算了,过去就不要说了。”雷凰再度开口,她对于徐曼宁原本就只是同情,而且徐曼宁做的这些事情,她心中也已经有底,要找个证据,对于别人来说,过去好几年了,不容易,但是对于雷凰来说,有流光眸,只要看看就能知道,但是她还是决定放弃,不是心软,而是因为现在不合适。

    “我没那么好的心胸,说算就算。”君凛竟然来了。

    雷凰微微一愣:“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别来吗?”

    君凛指指后面,雷凰看着后面的人,微微诧异,来的人竟然还有一号首长古雾阳:“首长。”

    古雾阳笑着握了一下雷凰的手:“雷凰,又见面了,你这丫头满天下走。”

    “哪里满天下走,我不过是去漠北而已。”雷凰笑道,看得出,古雾阳似乎并没有太多要埋怨雷家的事情。

    古雾阳看了看徐曼宁,微微摇头,没有说什么,只是走到雷家三老面前:“三位老爷子,徐老爷子,你们好。”

    “首长,你一向忙,怎能来这里了?”每个月古雾阳就来看望他们,这个月才过了多少时间,古雾阳再度出现,让雷家三老也有点意想不到,当然,他们也知道,古雾阳出现,十之**是为了他的养子。

    古雾阳也没说什么,只是笑道:“我是来请雷凰的,能够救治关叶的人,只有是雷凰。”

    雷凰微微诧异,照说这个事情暗中进行就可以了,不明白为何古雾阳会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

    雷家三老一愣,他们这才明白,雷凰心中早就有底了,她一直不说,大概是原本就不想说,而所谓的有人能治,不是别人,正是雷凰自己。

    古雾阳看了看一旁的还跪着的雷鸣,才对雷凰道:“雷凰,是不是先处理一下这里的事情?”

    雷凰微微一笑,走到雷鸣身边:“你和刘小梅还不足五年,所以相对来说,其实中毒还不是深,不过,原本我想将你这段记忆给抹去的,如今没打算这么做了,你也是个男人,该自己负责的责任,就该自己去做。”说完手直接放在了雷鸣的额头上。

    雷鸣惊慌的看着雷凰,而雷凰只是脸上带着笑容,手中散发的气息,清新度增加很多,所有人再度感受到了那股清新的感觉,只一会功夫,所有人看见雷鸣的额头散发出了一阵阵的黑气,看来是逼出来的毒气。

    随着黑气的出来,雷鸣的脸色也有了变换,从原本阴森开始有点苍白,然后又转为红润,雷鸣闭着眼睛似乎很享受雷凰给的这一丝的清新之气。

    这样的时间大概持续了十分钟,雷凰才移开了手,然后走到了君凛身边:“我们走吧。”

    君凛关心的看了看雷凰,确定她没事,点了点头,然后对古雾阳道:“首长,我们可以走了。”

    古雾阳微微一笑,很有分度的再度跟雷家三老握握手:“我先带了雷凰走了,关叶还等着雷凰呢。”然后低声似乎又说了一句什么,国兴老爷子神情微微一动。

    说完和其他人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和君凛雷凰一起离开。

    雷凰离开后不过两分钟,雷鸣的睁开了眼睛,原本那个充满狂妄的眼神变了,似乎又恢复到了以前的那个阳光少年的时代,只是岁月终究会改变人,雷鸣的眼中露出的是一丝深深的后悔。

    “二哥,你好了。”雷茵忙过来,虽然知道雷凰有本事,但是想不到竟然会这么有效果,不过才离开,以前的雷鸣好像回来了。

    雷鸣看了看一家人,眼神中先是闪过茫然,然后是惊愕,最后是悔恨,他看着雷家三老,有一种悔恨的样子:“三位爷爷,我……”

    雷家三老不约而同叹了口气,国兴老爷子直接道:“好了,也别悔恨了,我们雷家的男人,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没什么可悔恨的,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你应该庆幸你有一个好妹妹。”

    雷鸣低下头,他知道自己如今能够重新过来,真的是因为雷凰的关系。

    国兴老爷子看了看徐老爷子:“刚才一号首长跟我说了一句话,我觉得有必要要跟你说说,他说,未来的世界是君凛和雷凰的。”

    徐老爷子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看着一旁脸色苍白的徐曼宁,神情阴沉的雷振兴,微微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的意思。”

    雷振兴没有说徐曼宁一句话,似乎是经历多了,没有什么可说的,他只是淡淡道:“我回江南了。”

    “爸。”雷茵走了两步,叫住雷振兴。

    雷振兴回头,看了看雷茵:“小茵,我知道你幸福,你自己幸福就好,记住很多时候,幸福是用真心换的,而不是用手段。”又道:“我走了。”

    “妈,爸要走了。”雷茵急的喊自己的母亲。

    徐曼宁的脸色依旧是苍白的,只是有一丝的倔强:“走就走,我也没留他。”

    雷振兴听了这话,只是微微震了一下身子,停住脚步,没有回头:“其实这么多年来,我的心中虽然一直是笑英,但是对你,也有一种夫妻间的感情,如果非要我归类的话,我和笑英是爱情,和你则更多的是恩爱之情,但是我发现现在不过是一场笑话而已,如果你真不想要,那么,我想,我们离婚吧。”

    说完,雷振兴根本就不再迟疑,直接跨步,如流水一般离开。

    雷振兴的话,让在场的人都震惊了,他们想不到雷振兴竟然会提出离婚这样的事情,所有人都默默的看着徐曼宁,这一对夫妻,基本上都是让人称赞的,但是如今,竟然到了这个地步,不可否认,刘小梅离间雷家和一号首长之间的关系的阴谋是失败了,但是雷振兴一家终究出现了裂痕,或许,刘小梅也不是一无所获。

    徐老爷子在听到雷振兴这话的时候,深深叹了口气,走过来,拍了拍徐曼宁的肩膀:“如果,你真的觉得委屈,那么就离婚吧。”

    在上层阶段,离婚是不能随便提出的,尤其是雷振兴如今已经是江南省的省委书记,他闹出离婚,对于他将来是否能够进入政治局成了一个关卡,但是这一次,雷家三老都没有表现什么,只因为他们都明白,雷振兴很可能都没法再进入政治局,因为君凛会是一号首长,而雷凰注定会是未来的第一夫人,这样的二话,作为岳父,雷振兴在一定程度上要为女婿让路。

    而国兴老爷子对徐老爷子说这话也是这个意思,未来的第一夫人,不可能顶着一个私生女的身份,即便徐曼宁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也可能要让位,而如今徐曼宁做了错事,那么就更加要让位,离婚是最好的选择。

    这就是政治,政治在感情面前无疑是残酷的,而政治能够偏向的也永远就是能力强的人。

    雷凰坐上君凛的车后,才说出自己的好奇:“为何一号首长说出我能酒关叶的秘密了?”

    君凛笑道:“因为一号首长想卖你一个人情。”

    雷凰有点诧异,不是很明白,君凛道:“其实这次一号首长来,不过是为了说,说你是未来华国的第一夫人,而第一夫人是不能顶着私生女的身份的。”

    雷凰一愣,瞬间明白了:“爸爸和曼宁姨会离婚?”

    君凛点了点头:“如果这事情没有说出来,如果徐曼宁没有对你爸爸下符咒,那么这一切都不好开口,但是徐曼宁做了,你也知道,我们国家最恨的就是巫蛊之术,其实任何一个朝代都是非常憎恨这一方面的,徐曼宁明明知道这一点,还是对你爸爸做了这样的事情,那么于公于私。她都不能再做江南省第一夫人的位置了。”

    雷凰微微皱眉,她不是那种心软的人,自然知道政治斗争的残酷,如果是别人,凭着雷家和徐家要保住徐曼宁的地位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是如今,如今摆在面前的人,是未来的一号人物,而提出这个这个问题的人是现任的一号人物。

    雷徐两家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能得罪前后两人未来的一号,所以,徐曼宁的牺牲是必然的。

    雷凰不同情徐曼宁,因为徐曼宁会如此,归根结底,其实是政治的需要,只是可怜徐曼宁,雷凰依稀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去雷家时候,徐曼宁的贤惠,她当时还为自己母亲作为第三者而有点愧疚,只是谁能想到,徐曼宁竟然是早就有了自己的想法,想起自己的团委实习,那一箱子的钱,如果自己碰了,那么意味着才入官场就收贿赂,雷凰绝对相信,那时候自己真被栽赃,即便能够全身而退,也必然会有所损失晚婚——吾妻銷魂。

    雷凰微微叹了口气:“雷晗在这里担当了什么角色。”

    雷晗似乎也很尊重自己的母亲,而自己也没得罪过他,所以为何雷晗要帮助徐曼宁呢。

    君凛似乎知道一点,他开口道:“雷晗小时候,和徐曼宁很亲热。”

    雷凰微微叹了口气:“我不责怪他们任何一个人,只是以后见面想亲热是不可能的了。”

    君凛抓起了雷凰的手:“不需要和他们亲热,你是我的妻子,没必要对别人卑躬屈膝,凰,活出你自己的人生来,我会尽我的能力绝对支持你的。”

    雷凰微微点头:“现在第一件事情,我就是要救治关叶了。”

    君凛轻笑出声:“关叶不难救治的。”

    雷凰明白君凛的意思,关叶对于她来说不难救治,却要雷凰救治,不过是为了让古雾阳记住自己的情,毕竟自己在君凛没有成为真正第一人之前,她依旧会在官场打混,不是为了好奇,而是为了更多了解官场。

    这事情在五十年后,关于第一夫人的事迹依旧流传,因为只有雷凰这个第一夫人,突破了传统,成为了和君凛能够一起对国际国内任何事情进行讨论的杰出女政治家,当然这是后话了。

    到了古雾阳的家中,古夫人已经早就等候,看见雷凰就拉着雷凰:“我听说你能救治小关,真的是开心,小关的父母对我和老古都有恩,所以小关就好似我们的儿子,拜托你了。”

    雷凰优雅一笑:“夫人不用担心,我看看。”

    古夫人没有放开雷凰的手,拉着雷凰道客房,关叶出事后就一直住在古家,当然,原本关叶是可以住到医院中的,只是古夫人不放心,而且医院的设备的确对关叶也没用,所以,索性就将关叶接来。

    雷凰看了一眼关叶,就知道关叶如今是缺少了生机,他的魂原本是要散的,不过被君凛用奇特的方法给锁在了体内,如果没有强大生机的人救他,他就会一直这样昏迷下去,俗称为植物人。

    雷凰对古夫人道:“夫人,我要查一下关叶的身体,您先出去等一下,您在这里,容易影响关叶的情绪。”其实主要是不想古夫人看到自己的空间。

    古夫人不明白:“为何,我和小关情同母女啊。”

    雷凰笑道:“是的,这个我自然知道,就是因为明白,所以才跟古夫人说,古夫人,就是因为你和关少的感情好,所以你在这里,容易影响了他的情绪,他会想要你帮助他,而事实上,只有我能,因此你走了,才能让他的心情平静下来。”

    古夫人听了后,点了点头:“行,那我走,对了,小凰,你有几分把握?”古夫人到底还是不放心。

    “放心吧,夫人,我保证还你一个健康的关叶。”雷凰笑着保证。

    古夫人听了雷凰的保证,忙点头,不舍的看了一眼关叶,然后就离开了。

    待古夫人离开,雷凰才走到床头,手微微放在了关叶额头,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让他全身的机能恢复正常,在君凛跟自己说了徐曼宁的最后可能结局的时候,雷凰觉得更加有必要救治好关叶,就当是为了减轻木笑英的负罪感吧。

    生机缓缓进入关叶体内,关叶原本没有光泽的皮肤开始泛起了一种新的光泽,待原本停止流动的血脉都畅通后,雷凰随手从空间拿出看一颗人生果,然后放在了关叶的身边。

    人生果连死人都能救治,何况是关叶这样的人。

    当最后一滴人生果的气息流入关叶的嘴中时候,关叶的眼睛挣扎了一下,缓缓睁开,看来雷凰微微皱眉:“你是谁?”

    雷凰淡淡道:“救你的人。”然后转身,打开了房门,门口古夫人正来回焦急的等着,雷凰笑道:“夫人,可以进来了。”

    古夫人一进房间,看见坐起的关叶开心的叫道:“小关。”

    “妈,你怎么在这里?”关叶虽然不是古家的亲生子,但是和古夫人的感情却非常的好。

    “你这孩子,都昏迷好几天了,真是让人担心。”然后回头对雷凰充满感激:“小凰,谢谢你。”

    雷凰不在意的一笑:“你们母子一定有话说,我先出去,见见首长。”

    “去吧,君凛和老古在二楼书房,最左边的那一间就是,你直接去就好了。”古夫人不忘嘱咐一句。

    雷凰含笑点头,走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随着古夫人的指引,雷凰到了二楼最左边的房间,敲门后进去,古雾阳正和君凛聊天,看见雷凰进来笑道:“都好了?”

    雷凰含笑点头:“都好了,首长夫人在和关少说话呢。”

    古雾阳微笑点头,然后道:“刚才我和君凛谈起了这个问题,这件事情,我虽然无心追究,但是法律依旧存在,总还是要有个人来出来受罪的,而且刘小梅使用巫蛊之术也的确违反了一个党员的基本规范。”

    古雾阳的意思雷凰很明白,是没打算追究雷鸣的责任,但是刘小梅绝对是不可能不追究的,毕竟关叶是一号首长的人,吃了这么大的亏,如果古雾阳还不出面,那么他身边的人就会担心自己的未来。

    雷凰笑了笑,微微点头道:“是应该去追究一下,我对刘小梅其实很好奇,一个女人能够做到这一步也的确不容易了。”

    古雾阳点了点头:“是不容易了,只可惜刘小梅这种做法,刘家不知道。”

    “不知道吗?”雷凰也笑了起来:“我们可以不管刘小梅的事情,不过刘二郎的事情,这刘家可一定知道,柳二郎养小鬼,这传了出去,也是一个比较有趣的消息。”

    古雾阳看了雷凰好一会,才开口道:“你什么时候开局?”

    雷凰笑道:“万事俱备,就等着勘测队的成果了,这次我回去,正好可以将勘测队带过去勘测,等所有结果出来的时候,就是开局的死后。”

    古雾阳点了点头,手指微微一敲书桌:“刘家,应该好好敲敲了。”

    君凛赞同道:“我同意首长的意思,刘家忘记了,没有华国何来刘家,真的应该好好敲打一下。”

    古雾阳笑了笑,然后对君凛道:“这事情你去操作吧,我相信你会做好。”

    君凛含笑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雷凰和君凛走出古家,还没回到家中,雷凰的手机响了,是雷茵打过来的:“姐,你快来啊,爸爸要和妈妈离婚,爷爷和外公竟然还支持。”

    雷凰叹了口气:“小茵,大人做出的决定,我们做小辈的根本就没法参和的。”

    雷茵则道:“但是爷爷的意思很明显啊,如果爸爸和妈妈离婚就,就要爸爸和笑英姨结婚,姐,你难道为了这个雷家千金的位置,不惜伤害我妈妈吗?”后面的话有点斥责。

    雷凰的脸一沉:“小茵,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爸爸和曼宁姨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你当时也在场,爸爸会对曼宁姨失望,难道就只是我妈妈的缘故的吗,我希望你好好想想,不要随便见帽子扣在我妈妈的头上。”

    “对不起,姐。”雷茵大概也想到自己这话说过了,忙道歉。

    雷凰深深吸了口气:“小茵,家里的事情不是我们能做决定的,如果曼宁姨真的委屈,为何徐老叶子会袖手旁观。”

    雷茵一愣,她想不到太深,但是她实在不忍心自己的母亲失落的样子,两家老人都同意了这个事情,她自然不好插嘴,但是她想阻止父母离婚。

    雷凰挂了雷茵的电话,心情并不爽快。正开车的君凛,看了看雷凰,然后一只手紧紧抓住了雷凰的手:“怎么了,生气了?”

    雷凰微微摇头:“我没生气,我知道小茵是担心她妈妈,只是有些事情,我真的不想太过争执,明明这事情,是两家长辈们决定的,如今好像是我妈妈逼了他们一样,我妈人在米国,现在都不回来了。”

    君凛听了雷凰的抱怨笑了起来:“这不是你妈的责任,这是政治的残酷,我想他们以后就会明白了。”

    雷凰微微点头,将头靠在君凛肩膀上:“老公,还好有你在我身边。”

    ------题外话------

    凤凰的腿好酸啊,都僵硬了,55555555555,可怜的凤凰,明天怎么上班啊

    ①3-看-网高速首发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13800100com/文字首发无弹窗/21690/3867771/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