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二章是是非非
    雷鸣淡淡笑道:“我和大哥这枪也拿不了多少时间了,爷爷的意思,我们中只能一个留在军队中,一人要去从政,大哥说他想从商,那我就选择从政吧,所以我们很快两人都会从军队中出来。[请记住 都市文学 ”

    雷凰看了一眼雷鸣道:“官场比不上商场那种起伏明显,也不比军队那样的爽快,但是却自有它存在的波澜,二哥的性格倒也适合官场。”

    雷鸣却笑了:“你又怎么知道我适合官场。”

    雷凰微微一笑不语,因为这个时候雷茵进来了,进来看见雷诚雷鸣在就笑道:“昨天才听爸爸说你们回来了。”

    雷诚笑问雷茵:“小茵,小凰都生了一对可爱的孩子了,你也要努力了。”

    雷茵瞪了一眼雷诚:“大哥,你怎么也学着不正经了。”

    雷凰则问雷茵:“你家那位呢?”

    “跟你家那位在门口说话呢,好像说是什么地方有了灾难,然后在交流什么意见。”雷茵如今开始做全职太太了,跟了鲍昊年去了豫北。

    君凛的事情,雷凰不过问,但是却也知道,是西北省,出现了一场矿难,鲍家有几个嫡系也陷入在了那灾难中,因此想通过君凛能够保全一下那些人,只是一定会有被牺牲的人。

    像这种事情,雷凰本身就没打算过多的追问,所以,也就可有可无的听着。

    “西北吗,我的第一站可能是西北。”西北的事情怎么都不可能瞒过别人,所以雷鸣随即也想到了。

    雷凰只是逗弄自己的孩子,没有搭话,雷茵则道:“我也听爸爸提起过了,你明年就要进入官场了,想不到第一站竟然是西北,我还以为你应该去江南。”

    雷鸣笑道:“你好歹也是在体制中混过的人,不知道,江南是我们爸爸的地盘,但是作为子女的我们其实是不能在那里任职的,再说了,西北虽然偏一点,但是我总认为去西北可以更能让我显示出自己的价值。”

    雷茵听了后直接道:“我们雷家人都是犟牛,越有危险的地方越要去,以前姐姐也是这样,如今二哥也是这样,还有大哥。”说着就瞪了一眼雷诚。

    雷诚一脸冤枉的样子:“小茵,你说什么呢,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可没打算去西北做官。”

    如今的雷茵自然也不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也不会幼稚的认为什么都不可以,她看着雷诚道:“我昨天也听爸爸说了,你想去做一个商人,但是商人不是那么好做的。”

    “做商人有什么不好,如今社会都在进步中,商人也成了非常重要的一员,而且任何地方的经济发展其实跟商人是离不开关系的。”雷诚看这雷凰,问道:“不信,你问小凰,笑英姨在米国如今也算是成功地女性商人了,是不是,小凰。”边说边还不忘给雷凰打眼色。

    雷凰轻笑出声:“你啊,倒是大胆,拿我妈来说,不过有一点,大哥说的也没错,我妈的确是在米国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天地,这也是我很佩服她的原有,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我妈本身就有她的商业头脑,是不是啊,大哥。”

    雷凰是故意的,她分明就是在闹雷诚。

    雷诚咳嗽了一声,然后点了点头:“是啊,你说的没错,的确是这样的。”

    “什么是这样的?”君凛带着鲍昊年走了进来,诧异的看了一眼雷凰,从雷凰的心中已经知道了答案,因此也就没有再追问什么,只给人一种是进门时候随口说的话。

    君凛走到雷凰身边,然后看了看雷凰身边的孩子笑道:“你啊,一直顾着孩子,自己也应该休息。”

    雷凰轻笑,让君凛将孩子抱到一旁的婴儿床:“我现在每天躺着,除了逗弄孩子也不能做其他的事情。”

    雷茵好奇的问雷凰:“姐,生孩子疼吗?”

    雷凰微微沉吟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思绪才对雷茵道:“生孩子,是每个女人必经的道路,也是每个女人要进入生死关的时候,古时候就有这样的认为,认为女人生产,其实一只叫已经跨进了生死关,可惜古代时候,女人的地位不好,总要做到什么三从四德,其实没有人能够想象女人在生产时候是拼着自己的生命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情。”

    说道这里雷凰微微停顿了一下:“我在生君睿和君可的时候,的确也有那种感觉,当然我也可以选择剖腹生产,但是我做不到,因为我想让我的孩子以最健康的身体来到这个世界。

    在生产的时候,你会有一种想撕裂全世界的感觉,你也会恨你的丈夫,至少我当时骂你姐夫是王八蛋。”说完还不忘对君凛做个鬼脸,君凛却不在意的一笑,不多做什么回答。

    雷凰继续道:“当我生下孩子的瞬间,我发现,我根本就已经忘记了刚才的疼痛了,有的是一种开心,一种新生命到来喜悦的感觉,我会忍不住想着,若是有可能,我还想再生一次,所以,小茵,你也可以为鲍昊年生一个了,新生命的到来绝对能给你带来不一样的喜悦。”

    雷凰一眼道破了雷茵的犹豫,雷茵其实心中也早就想生一个,但是她害怕,害怕自己的在生产的时候会熬不过去,而且她听说生孩子的时候很痛苦,这雷茵啊,这么多年历练下来,别的倒也没怕什么,可就是怕疼,所以才跟雷凰打听这个事情。

    听雷凰这么一说,雷茵红了脸:“姐,这个事情又不是我说了算的。”

    雷诚一旁拍了拍鲍昊年的肩膀:“妹夫,多努力,我这妹妹也想做妈妈了。”

    鲍昊年只能苦笑连连。

    又说了一会话,鲍昊年带了雷茵才离开,雷诚和雷鸣也告辞离开了。

    孩子已经睡着,君凛停止了原本摇摆的婴儿床,过来,又扶着雷凰躺下:“今天也够你累了,其他人我都能禁止他们来,这亲戚还真不好打发。”

    雷凰笑了笑:“其实我也不累,若是没人来,我反而会很无聊的,那样躺着才不好过呢。”

    君凛也一笑,雷凰则看着君凛道:“我听大哥二哥说,他们明年要从军队出来了,大哥想从商,二哥想从政。”

    君凛微微点了点头:“这个事情我也听说了,只是这么说吧,你大哥我倒是不担心,我总觉得你二哥有什么阴谋。”

    雷凰看着君凛,沉默了一会,然后开口道:“我听二哥说,明年他可能去西北省,我知道一点,刘小梅在西北省下面的一个区内,如今据说已经是一个区的宣传科长,这说明,这刘小梅也是个从政的料子,而二哥不选择别的地方,却凑巧想去西北,我就觉得奇怪,也许是我多心了,这西北的地方这么多,也不怕说明,而且二哥就算去了西北,也应该是去二级城市,但是我总是认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图谋。”

    雷凰认真的回答,眼神也非常的认真。

    君凛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对雷凰道:“我让人去查一下这个刘小梅吧,虽然这几年我都没有动刘家,但是也不希望这刘家太过份了,若是真有什么图谋,你放心,我会对付他们的。”

    雷凰微微摇头:“我不担心刘家图谋,我担心的是我二哥的图谋。”雷凰微微叹了口气:“你也是认识我大哥二哥的人,以前的大哥二哥都是阳光型的,而大哥更多的是沉稳,二哥多的顽皮,但是现在,截然相反了,大哥多了成熟的气息,这是部队上给训练出来的,而二哥,你不能否认他变的阴柔的很多,这给人感觉太阴沉了,对他未必有好处,你和我都明白人对外散发的气息,是人本身的体现,二哥能够出现阴柔的现象,可以看出他一定有什么事情埋在了心头,而且,不知道为何,我总觉得有一个环节不对。”

    雷凰有点苦闷的皱皱眉头,君凛不舍雷凰皱眉:“有什么想不透的,今天想不透就明天想,你不要将自己困扰了,这才不好,你如今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坐月子,然后将自己的身体养好。”

    雷凰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但是也说不上的,她也知道君凛说的是自己最重要的,所以想了想,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想不通,雷凰也没有一直想下去,她就照着君凛说的,安稳的开始坐月子。

    雷凰在医院的住了一周,其实雷凰的意思,四天就能回家了,但是木笑英和顾小玉不准,说雷凰生的是双生子,因此一定要在医院中多观察几天才准雷凰离开医院,所以雷凰耐着性子在医院住了一周,然后在冯珊珊确定雷凰恢复的很好,以后只要在家里好好休养满一个月就没问题了,才让雷凰出院。

    为了方便照顾雷凰,木笑英住进了君凛和雷凰的家中,顾小玉则是每天来看望雷凰。

    有两个母亲照顾,又有保姆协助,君凛就恢复了上班。

    “这君凛也是的,你在坐月子呢,他急着上班。”顾小玉不满的抱怨几句。

    雷凰看着顾小玉和木笑英给两个孩子换尿布,笑道:“凛是放心,因为两位妈妈在这里,不用担心我照顾不了孩子,而且凛如今是三号首长,本身事情就是多,能够这样在医院中陪了我一周,已经让他搁下了很多工作了。”

    雷凰虽然不舍的君凛离开自己,但是也知道,她不能一直限制着君凛,毕竟君凛未来的身份是不一样的。

    顾小玉满意的看着这个媳妇:“你啊,不用一直帮着他隐瞒,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是知道的,这段时间下来,我还会不清楚吗,不过今天既然你帮着他说话,那么我就放过他一次,不然就让你爸狠狠的教训他一顿。”

    木笑英一旁将收拾好的君可放到了粉红的小床上,然后才道:“亲家,你也不要一直迁就我这个女儿,我还不知道她的性格吗,我倒是担心,她啊会给君凛带来麻烦。”

    “不可能。”顾小玉回答的斩钉截铁:“小凰的性格我知道,绝对不会给三儿带去麻烦。”

    雷凰则哈哈的笑了起来:“妈,妈妈一直说凛不好,你一直说我不好,不是人家说癞痢儿子还是自己的好吗,怎么到你们这里全部都变了?”

    木笑英和顾小玉相视一笑,木笑英道:“你的性格我还不了解吗,也幸好是君凛,不然我还真没想过有谁能够容忍你。”

    雷凰倒是不放在心上。

    家里的气氛是柔和的,雷凰的坐月子也是幸福的。

    在雷凰快满月的时候,雷诚来家里看望她。

    “大哥,后天就满月了,你怎么今天来看我?”君凛因为孩子的满月已经包下了整个华京大酒店,为的就是好好的办一场满月酒,所有亲戚朋友都是知道的。

    雷诚看着雷凰道:“小凰,我总觉得还是有些话跟你说说比较好。”

    雷诚原本沉稳的脸色似乎有点沉重,雷凰看着雷诚:“出什么事情了?”

    “还不是你二哥吗?”雷诚顿了一下:“这个事情也不知道要不要跟爸爸说,但是不说,我觉得又不行,知道你二哥为何要从政吗?”

    雷凰看了一眼雷诚:“刘小梅?”

    雷诚一愣:“你知道?”

    雷凰微微一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将身后的枕头微微向上提了一下,然后才道:“我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三年前的二哥是绝对阳光型的,而如今已经变得阴柔的,我早就知道部队的生活不会这样的坑人的,因此一定有什么原因,而唯一能够让二哥难解的心中之结,只能是刘小梅。”

    雷凰的话说的很直接,可见她也已经料到了这些事情。

    雷诚微微点了点头:“我一直没跟爸爸说的是,其实你二哥早就找到了刘小梅,也不知道这刘小梅跟你二哥说了什么,你二哥对她言听计从,这次从政也是如此,原本他的性格可以留在军队,但是他竟然想从政,而且还选择要去西北,我想来想去,绝对不能让他去西北,以前你说刘小梅居心叵测我还不相信,但是我现在知道,她怂恿雷鸣去西北,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想法,因此我想让你帮忙,阻止他去西北。”

    雷凰听了后,沉吟片刻:“这事情,其实你应该跟爸爸说。”只有雷振兴才能阻止这样的事情。

    雷诚叹了口气:“爸爸年纪大了,最近身体也不是很好,听他的保健医生说,爸爸最近似乎有点高血压的趋势,因此这些话我实在不敢跟爸爸说,怕刺激了他。”

    雷凰点了点头,想了下,然后从一旁的床头柜拿出手机,拨通了号码:“爱切尔,你最近在西北执行任务是吗?”

    雷凰中的人是爱切尔。

    “是啊,头,我知道后天是小睿和小可满月的日子,我会赶回来的。”爱切尔的声音对于雷凰是温润的很。

    “爱切尔,你在西北帮我打探一个人,叫刘小梅,她现在是西北省落马市群鱼区的宣传科科长,她最近和谁联系,有什么目的,你帮我查查,来得及吗?”雷凰问道。

    “我还以为什么大事情,来得及的,头,后天我去华京的时候,顺便把这个人的资料给你带过去。”爱切尔直接道。

    “好,路上小心。”雷凰收了手机,才放下,还没跟雷诚说话,手机响了,雷凰一看,是洛普金的电话:“洛普金,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雷凰,后天你儿子女儿满月,我会去的。”原本因为洛普金在罗国,所以雷凰虽然通知了,也没想着他会去,如今听了笑了起来:“好啊,记得你这个舅舅要带上礼物。”

    “一定。”又说了一话才挂了手机。

    雷凰看着一旁依旧耐心等待消息的雷诚道:“你也不用担心这事情我已经说了,那么基本上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如今我想刘小梅就算再厉害,此刻也不会做出害二哥的事情,因为她还要利用二哥,我只是需要知道她到底对二哥做了什么了。”

    雷诚点了点头,深深松了口气:“雷凰,这事情能不能不要告诉爸妈。”

    雷凰沉吟片刻:“我可以不说,但是你认为爸爸会不知道吗,曼宁姨也许会不知道,但是雷家的信息网其实是很大的,爸爸是绝对知道的,而且刘小梅当初被送去西北也是爸爸决定的,爸爸既然送了人去,就一定会让人盯着她,所以她做的一切,爸爸不可能不知道,而且爸爸身体一向就好,如今会不好,我怀疑是被你和二哥气了,我看你还是找个机会将这事情跟爸爸说了吧。”

    雷凰只能建议,毕竟具体如何做,还要看雷诚自己。

    雷诚再度想了一下,然后才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这事情我的确应该找个机会跟爸爸好好说说的。”

    雷凰再度一笑,有些事情她也只能点到为止,说多了,反而不好,何况她心中总还是有一丝疑惑的,只是这疑惑一直似乎缺少一个环节,让她根本没法子解开。

    君睿和君可的满月酒摆在了华京大酒店,君凛这一天特地请假在家陪妻子和儿女。

    经过一个月的调养,如今的雷凰脸似乎没如何变,但是身材似乎丰润了一些,又因为亲自用母乳喂养孩子,所以身材更加显得凹凸分明,君凛从雷凰的身后抱住雷凰的腰:“老婆,你更加的美了。”

    雷凰轻笑道:“我还以为我生了孩子,身材都走样了。”

    君凛却深深抱着雷凰:“不会,你的身材如今是越来越吸引我,老婆,不如我们先回房间怎么样?”

    雷凰明白君凛的意思,自从自己怀孕后,君凛都一直忍到了现在,她微微红着脸看着君凛道:“晚上吧,白天我们还有很多客人呢。”

    君凛的眼睛一亮:“老婆,先说好了,你自己说晚上的,一定要将这一年的亏欠我的好好还我。”

    雷凰瞪了一眼君凛,啐了一下,骂一声:“色鬼。”

    “色你,我是天经地义的。”此刻的君凛怎么看都看不出是三号首长的样子,反而给人一种是个痞子的感觉。

    雷凰只好微微摇头,表示了自己的无奈。

    原本一个简单的满月酒也没什么,但是谁让君睿君可有一对了不起的父母,所以注定,这是一场热闹的宴会。

    雷凰带了推着婴儿车,和君凛十点出头就到了酒店,本来说好这酒宴是十二点才开始,不过因为想可能会有人早来,所以一家人来的早一点,君凛顺便也在华京大酒店开了一个套房,为的就是让雷凰和两个孩子休息。

    君凛也考虑到实际情况,因此要雷凰和两个孩子先在套房中休息,毕竟雷凰如今才满月,虽然身体调养的不错,但是君凛还是会担心的。

    雷凰微微笑了笑,也没有反对,而是自己带了孩子去套房中休息。

    只是有时候休息也要看人,有些人根本就没打算让她好好休息。

    雷凰才进入套房,微微皱眉,手微微一挥,一个光罩就罩住了自己的两个孩子。

    “出来吧,躲在这里,你不觉得累吗?”雷凰很淡定,这个时候会有人来打扰,虽然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但是还是能够忍受的。

    一股黑气缓缓升起,正是阴出现了,阴看着雷凰:“生孩子是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但是不适合我们这种人,因为我们这种人一旦生了孩子,元气就会大伤。”

    雷凰笑了起来:“那么你的意思该不会是如今的你能够杀了我吧,你说这个可能吗?”

    阴哼了一声,直接看着雷凰:“可能不可能,我先试试你的身手不就知道了。”说着一股黑气朝雷凰打了过去。

    雷凰微微摇头:“阴,你怎么还是那么不长进,我既然能够发现你的存在,就代表我本身实力就比你高,即便是生了孩子对我有所影响,对于要对付你,根本就是不费摧毁之力,所以你认为你这么一点威力就能奈何得了我吗?”说着再度摇了摇头,然后手一挥,瞬间,那一股黑气就这样消失了。

    阴的脸色没有变,她似乎早就料到,只是此次来主要也不是为了偷袭雷凰,她明白,自己的能力在雷凰的眼中根本就不算什么,怨气的力量在如何都没有生的能力来的伟大。

    “雷凰,你果然厉害,我不得不佩服你,生了孩子,你的能力居然不退反进。”阴虽然这次的主要目的不是找雷凰的麻烦,但是不妨碍她对于雷凰的嫉妒。

    雷凰微微笑了笑:“你忘记了一点了,阴。”雷凰的嘴角泛起了笑容:“你不知道我的凰道主要以生的能力为主吗,我生孩子,其实就是创造新的生命,当生命被我创造出的时候,我的生的力量自然会更加的上升。”雷凰轻笑出声:“阴,你太不了解我的生的含义了,生是生机,也包含了新生命的创造孕育。”

    雷凰知道阴是来者不善,不过她也不怕阴的来意,因为阴还不能在自己面前来找自己的孩子的麻烦,雷凰的心中也有了决定,看来自己要出华京还要等一段时间。

    阴看着雷凰:“雷凰,你什么时候离开华京?”

    雷凰笑了起来:“我原本是打算再一年,等孩子断奶后就出京的,不过刚才你的出现打消了的我的主意。”

    “你什么意思?”阴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雷凰。

    雷凰冷笑道:“阴,不管什么意思已经不重要了,再说我离开不离开华京也不需要跟你们报备,你还是说说你此次的来意吧。”

    阴看了一眼雷凰:“是天叫我来的,他让我告诉你,叫你小心身边人。”

    雷凰的嘴角泛起一丝讥嘲,这阴会来好生的警告自己,这谁会相信啊,不信归不信,雷凰也知道,这暗中绝对还有含义,她不了解天,但是上次见到君对天似乎没什么好感,而前段时间,自己也曾经去过凰道,偶尔是看见了天,但是没有什么话可以说的,只是如今特定让阴到现实中来给自己示警,如果没有其他意思,雷凰绝对不相信。

    当然雷凰不会将自己已经怀疑的事情告诉阴,只是微微点头:“麻烦你告诉天,谢了,我会注意。”

    阴哼了一声:“真不知道为什么天要帮你。”说完就离开。

    待阴离开,雷凰嘴角才泛起邪魅笑容:“帮自己,害自己还差不多。”对于天,雷凰有感觉,这天似乎在找什么机会。

    阴离开了华京大酒店后直接去了一个地方,只见一个人正在看文件:“我说天,我已经将你的话告诉凰了。”

    “她信吗?”①3-看-网件看着阴。

    “应该信吧。”阴有点不敢确定的感觉。

    天微微摇头:“凰不是寻常人,如果没有特殊的理由,她不会相信的,也许此刻她更多的是怀疑我。”

    阴微微皱眉:“我不明白了,既然你知道她怀疑你,你为啥还要帮她?”

    天笑了起来:“因为她不怀疑我,我就接近不了她,我就不信,君能一直维护着她。”

    而此刻雷凰正应付着一堆的客人。

    侯紫颜,戴小月不用说了,早早就过来了,其他的,如柳奇羽也带了他夫人过来了,雷茵也一早过来。

    君凛担心累了雷凰,因此除了一些好朋友外,他都让帮忙的人打发人。

    而这帮忙的人不用说就是君凛的两个哥哥君凇和君况了。

    君家三个儿子,都已经进入了人生顶峰,因此不管是谁招待,个个都很满意。

    一整天下来,其实累的是大人,幸福的是两个小孩,看着怀中那些红包,雷凰都懒得拆,直接都丢给君凛:“你去处置吧,累死了。”

    君凛将红包随意收拾了一下,然后放到一旁,又去一旁房间看了看被两个保姆照顾的孩子。

    然后才回到房中,他可没忘记白天离家前雷凰答应他的话。

    忍了这几个月了,要他现在再忍,似乎不太现实,他看了看一旁闭着眼睛的雷凰,嘴角露出邪邪笑容,上了床,轻轻的将雷凰的衣服都脱掉。

    雷凰早忘记自己答应君凛的事情了,只当君凛在照顾自己,因此也不反抗。

    君凛双手熟悉的在她身手游走,她的心中升起一股莫名之火,才想起了白天的话,睁开眼睛,看到了君凛那充满了**的眼神:“老婆,我要进了。”

    雷凰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君凛已经进入了雷凰的身体,雷凰只能本能的抓住君凛的肩膀,配合着他的行动。

    将近一年的禁欲,对于君凛来说,这一刻能够重新发泄,自然要好好把握,而且君凛本身就是属于精力旺盛的时候,所以他根本就没打算歇下来,也不准雷凰休息,一直到雷凰承诺第二天晚上可以继续,君凛才在凌晨三点多放过了雷凰,君凛一旦撤出雷凰的身体,雷凰疲惫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君凛是神清气爽的上班去了,雷凰却被累的直到快十一点的时候才下床。

    好在两个孩子有保姆照顾,因此不担心会被饿着。

    吃完午饭,雷凰带了两个孩子在客厅玩耍,其实也就是拿着拨浪鼓和逗弄两个孩子。

    孩子才满月,如今更多的是吃了睡,睡了吃,只有要换尿布的时候或者实在是饿的时候才会哭喊。

    君睿和君可在这一点上,属于比较好带的孩子,原本木笑英还不放心雷凰,怕她带不好孩子,后来看了这点,也就欣慰的点了点头。也是因为放心了,所以在满月后第三天,木笑英就飞回米国了,如今木笑英的资产已经达到七亿米金,只是木笑英一直就没说对外说,这次对雷凰倒是说了不少,又问了一下雷凰今后要做的方向。

    雷凰也没让她失望,如今网络已经兴起,未来科技电子将逐渐在市场中站稳脚步,所以雷凰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木笑英,而木笑英得到了答案后,也满意的笑了笑,然后离开了华国。

    木笑英离开后两个月,雷凰的三个月产假也满了,因此也要上班了,每天走上君凛和雷凰送两个孩子到顾小玉那里,然后君凛又送雷凰到了中央团委,然后君凛自己才去上班。

    日子似乎又恢复了以往一样的平静,雷凰的工作本身就是看看档案,理理档案,虽然有个主任的职位,但是其实就是闲职一个,虽然雷凰也不希望中央的工作,但是考虑到了两个孩子还小,因此雷凰也能耐住性子。

    这一天,就快下班的时候,雷凰接到了电话,竟然是宣源瀚打来的。

    “省长,在华京跑项目?”雷凰轻笑道。

    “雷凰,我是来找你的。”电话中,宣源瀚很直接。

    “找我。”雷凰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下班点了,因此道:“省长,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西漠驻京办事处。”宣源瀚直接道。

    雷凰想了想:“这样,一会我们在华京饭店吃饭见面吧。”然后又跟君凛说了一声,君凛让她小心,不过还是不放心,索性派了司机过来,毕竟雷凰没开车,他则去接了孩子回家。

    华京饭店,雷凰和宣源瀚坐下后,点好了菜,雷凰才笑道:“这一离开西漠都快一年了。”

    “是啊,一年了,如今你也应该准备回了吧。”宣源瀚似乎有点无奈。

    雷凰笑道:“宣省长,你为何这样说。”

    “雷凰,实话说,我是真的来搬救兵,而这个救兵就是你。”宣源瀚认真的看着雷凰。

    雷凰有点不明白的看着宣源瀚:“省长,你能说的具体一点吗?”

    宣源瀚点了点头:“你应该知道西漠以工业出名的漠北市吧。”

    雷凰的脑海中浮现了几年那一片黑色天空,一条彩色河的样子:“记得,漠北太特殊了,让我记住了黑色的天空和彩色的河。”

    “什么黑色的天空彩色的河。”宣源瀚无奈道:“你直接说污染严重要了,前不久,漠北发生了一起肺坏死病,而主要引起的就是那污染的环境,省政府是真的下定了决心想整治好这一切,但是如今没有合适的人,漠北市就好像它的名字一样已经和正常人失去了融入的感觉,冷漠如北方寒冷地带,所以想来想去,只能请外在的人去改变这一切,雷凰,你在剑南的一切,我是看着你起来的,如今漠北需要你一下。”

    雷凰微微一笑:“我的孩子还小。”

    “雷凰,我希望你考虑一下。”宣源瀚自然知道雷凰的孩子才三个月,但是没法子,他如今一时半刻也找不到何时的人,而如果是雷凰的话,即便雷凰不能将漠北根治了,作为她丈夫的君凛,作为三号首长的君凛是绝对不会不顾雷凰的,可以说这次宣源瀚来更多的当然是算计一下雷凰。

    雷凰依旧一脸笑容,好像宣源瀚的话没有听进去一样,吃完晚饭又让司机送了宣源瀚回了驻京办公室,然后自己才回家。

    回到家中,正好看见君凛在熟悉的给君睿换尿不湿。

    “怎么你换,保姆呢?”雷凰过去想搭把手,君凛微微摇头:“不用了,你还要洗手,一会会凉了孩子,还是我来,保姆,我打发出去了,我也要跟我的儿子女儿联络感情的。”

    雷凰笑了笑,虽然没上去搭把手,不过回到自己的房间,拿了衣服,先去洗澡换了衣服,然后才出来。

    “孩子睡了吗?”雷凰坐到君凛身边。

    君凛微微点了点头:“早睡了。”然后看了这雷凰:“漠北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那里还有有关漠北的资料,明天拿过来给你看看。”

    雷凰歪头看着君凛:“你也想让我去漠北?”

    君凛微微摇头:“其实我更希望你一直留在我身边,一直就在华京,做一个全职太太,但是那样就不会是你,因为你天生就不是那种人,所以,与其让你自己提出来,还不如我来主动说这事情比较好。”

    雷凰听了君凛的话笑了起来:“其实宣源瀚跟我说了后,我心中是有点动,几年前,我也去过漠北,当时我就被那里的环境就吓呆了,天空黑漆漆一片,根本看不到什么阳光,最好的晴天,太阳也只是朦朦胧胧的,而河水全部都是彩色的,我真担心那里生存的人,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君凛笑道:“老婆,你的能力是生机,也是给人生的希望,因此你去漠北,其实也未尝不好,宣源瀚这次来请人,其实倒是请对了,因为只有你能够改变那一切。”

    雷凰微微叹了口气:“如果光只是改变环境,或许我是可以,但是漠北这么长时间来,环境都没法改变,为何如今需要外人去,那么当地的政府在做什么,只能说,当地政府只怕也如那黑的天空彩色的河一样,没有了希望。”

    “当初我记得是你实习的时候去的漠北吧?”君凛随口道。

    “是啊,当时漠北送了一个青年先锋号人选名单来,结果有人举报,为此当时的米书记,让我特地去调查了,那个人的名字我至今还记得,叫叶一鸣。”雷凰认真道。

    君凛笑道:“老婆,其实你去和不去都由你自己做主,我会一直支持你的,虽然我也舍不得你离开华京,好在如今交通也便利,因此即便你去西漠,也不过几个小时的飞机,节假日的时候依旧可以飞回来。”

    “但是我不放心君睿和君可,他们才三个月,如果给他们现在断了母乳,我实在舍不得,至少也要再等四个月,等孩子能够开始吃流质食物的时候,我才能去。”雷凰其实早已经心动,她是想去漠北,但是她自己是真的舍不得两个孩子。

    因此想了想,决定四个月后再去,雷凰也将自己的意思告诉了君凛。

    君凛笑了笑:“好,这个事情我来操作。”说着深深将雷凰搂入怀中:“老婆,你就要去漠北了,所以……”那闪亮的目光雷凰不用猜也知道。

    “你……”雷凰还来不及说什么,嘴已经被君凛堵上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