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一章龙凤双胎
    “当然可以。=== 三味书屋  ===”君凛笑着,扶着雷凰一起走,对于每天能陪雷凰走走,君凛其实也是很开心的,这是他认为最幸福的走路。

    君凛也不是古板的人,有时候也会带了雷凰去玄黄会所,而每次去,罗玄会单独僻出一层给他们,毕竟如今君凛的身份已经不一样了。

    当然玄黄会所的是非依旧是很多的,不过君凛和雷凰都不会过问。

    雷凰认为,自己一直会这样平凡的过下去,直到自己将来再次出去工作,但是在雷凰七个月的一天半夜,雷凰的手机响了起来。

    雷凰怀孕后,妊娠反应不明显,但是却很容易累,因此一般君凛对于晚上雷凰睡觉特别关心,这会半夜听见了手机声,君凛有点不悦了,不管这个打电话的人是谁,君凛都皱起了眉头:“怎么这时候会有电话,以后你关手机睡觉。”

    雷凰勉强一笑,说实话,她也有点恼火,自己睡眠如今一直不好,叹了口气,然后将手机拿过来,一看号码:“是小茵的。”这个时候雷凰来电话,必然是出了什么事情:“小茵,怎么了?”

    “姐。”雷茵有点哭泣的声音:“姐,你在哪里?”雷茵似乎显得很无措,

    “我在华京的家里啊,你别哭,出什么事情了?”雷凰安慰一下。

    雷茵就是哭,雷凰微微皱眉了一下,然后对一旁君凛道:“小茵可能出了一点事情。”

    君凛随手拿过电话:“小茵,我是姐夫,你在什么地方,我让人去接你。”到底是三号首长了,直截了当,没有一丝拖泥带水,最主要的是君凛不想因为雷茵的哭泣,影响雷凰的休息。

    不知道对面雷茵说了什么,只听见君凛道:“那你就在那里,别离开,我让我的警卫去接你。”说完拿出自己的手机,吩咐了几句,然后对雷凰道:“你的睡眠不好,趁现在睡一会,一会小茵来了,我再叫你。”

    雷凰点了点头,虽然很担心雷茵,不过还是在君凛怀中先睡了过去。

    雷茵在剑南实习后,工作分配到了江南省下的一个县镇中,做了组织科的一个科员,其实说穿了,雷茵是属于真正下去镀金的人,因为全家人都没有想过让雷茵有什么成绩出来,而且雷茵虽然很优秀,但是却很善良,很多时候总是容易心软,而组织部正好可以让她果断一段,所以才让她去那里的。

    君凛知道雷凰看重姐妹,因此对于雷茵也照顾一点,不然这个时候有人打电话进来,还是让君凛有点生气,只是表面上没有表露出来。

    雷茵到达的时间是第二天早上七点左右,原来雷茵是从江南被接回来。

    雷凰挺着肚子,才吃了一点粥,雷茵就到了,雷茵看见雷凰,眼泪就哗哗下来:“姐。”说着就扑入雷凰的怀中。

    雷凰如今七个月身孕呢,因此身体有点笨重,只能拍拍雷茵的肩膀:“有什么事情,告诉姐和姐夫。”对君凛看了一眼,君凛会意的笑了笑道:“我已经让保姆收拾好了客房,让小茵先休息一下。”对雷茵道:“小茵,任何事情,有姐和姐夫在都不用担心,你先休息,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说。”

    雷茵点了点头,雷凰让保姆送雷茵去客房,雷凰的额头有一丝丝皱眉,因为她已经看到了雷茵发生的事情,她对君凛道:“老公,你抽个时间跟鲍家说说。”

    虽然雷茵还没嫁过去,但是名正言顺是雷家未来的媳妇。

    君凛微微点头,他也感应到了雷凰看到的东西:“我知道了,这事情我来处理,你如今最重要的是要好好的修养,多休息。这种事情你还是不要操心。”君凛每天都要重复说这么一句话。

    雷凰心中感动,脸上却是一副无奈的表情:“哪里有你这样麻烦的,我没事,你要是再说下去,我想我就会有很多事情了。都是被你唠叨出来的。”

    “哈哈。”君凛笑了笑,又认真道:“雷茵的事情,你别管了,这既然主要是在鲍昊年身上的,那么我来处理吧。”

    雷凰点了点头。

    雷凰如今的时间很有规律性,一般都是吃完早餐,然后稍微休息一下,就去散步,回来就做孕妇保健操,然后看一会报纸,了解一下当下政局的形式,接着差不多九点差二十分,让人送她去上班。

    如今雷茵来了,雷凰不放心,就跟白启英请了一天假,留在家。

    雷茵起来已经是下午一点多,她从客房出来,可以看得出,她的神情好很多了,然后坐到雷凰身边:“姐,我想取消婚约。”雷茵脸上有点苦涩,这时间长了,即便没有爱情也会有感情,何况平日鲍昊年对雷茵其实是不错的,雷茵心中也是有一定的矛盾。

    雷凰看着雷茵:“这是鲍昊年提出来的吗?”

    雷茵微微摇头:“没有,是我提出来的,都已经有了女人怀了他的孩子,我算什么?还没嫁过去就成下堂妇?雷家的女儿还不会这么没人要。”语气有点赌气。

    雷凰听了,好笑道:“你这话就有点赌气了吧,如果你真要取消婚礼,我和你姐夫都不会说什么,但是你是因为赌气做了这个决定,我和你姐夫都不会赞成的。”

    雷凰看着雷茵,脸色是严肃的:“婚姻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对自己一辈子负责的一个决定,错过了,未必会再有一个比前面更好的,我们不说那女的是否真怀了鲍伟年的孩子,这个事情,你是不是应该跟鲍伟年先求证一下,然后问一下他的意思,如果他真的外面有了女人,那个女人还有孩子,那么我自然支持你离开他,正如你说的,雷家的女儿还不是这样没人要的,但是如果鲍伟年说没有这样的事情,而你却赌气的取消了婚约,那不是亲者痛仇者快吗?”

    “即便没有真情,他也和那女的一定关系不浅。”雷茵看着雷凰:“姐,我不想像妈那样的委屈。”

    雷凰一愣,听了这话,似乎闪过了什么,然后又抓不住什么,只是笑着安慰道:“小茵,没人让你委屈,但是你不觉得很多时候,应该去求一个真相吗,现在政府官员,走哪里都会有女人出现,我们总不能因为一两个女人出现,就怀疑自己的丈夫了吧,是吗?”

    “姐夫身边就没女人出现过。”雷茵嘟嘴。

    雷凰听了笑了起来:“你怎么会这么认为,难道你忘记了,刘家那个在疗养院的女儿可对你姐夫觊觎很久呢,再说了,你认为你姐夫这样出色的男人,会没女人倒追他?只不过你姐夫定性好,那些女人不放在他眼中,回头说,鲍昊年也很可能是这样的人,你说说,若是你胡乱猜疑,结果失去了一段美好姻缘,岂不是让人惋惜。”

    雷茵低下头,似乎在想雷凰的话中含义,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道:“那,姐,我该怎么做?”

    雷凰笑了笑:“我让你姐夫将鲍昊年叫回来,你们好好谈谈,这种事情,当事人面对面比较好,放心,如果这鲍昊年真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和你姐夫一定替你做主。”

    雷茵点了点头。

    而君凛早已经打电话给鲍昊年,要他立刻来华京见他。

    这君凛如今是三号首长,要召见一个人自然容易,鲍昊年虽然和君凛算起来将来是连襟,但是也不知道为何君凛突然叫自己回华京,心中充满了疑窦,自己如今不过是一个地级市市长,按照正常来说,自己根本是见不到三号首长的,因此这三号首长叫自己,自己怎么敢不去呢。

    鲍昊年匆匆赶到了华京,去南海见君凛。

    秘书将鲍昊年带到了君凛面前,君凛看见鲍昊年,指指自己面前的位置:“你先坐下,我看完这份文件,然后再好好谈谈。”

    鲍昊年点了点头,先坐下,君凛很快看完了文件,然后在看着鲍昊年:“昨天半夜,雷茵打了凰的手机。”语气没有显露出来,但是随意一句话显示了君凛的不满。

    鲍昊年微微一愣,有点不明白:“首长。”

    君凛微微一抬手,止住他的话:“我问你,你跟云小小是什么关系?”

    鲍昊年再度一愣:“首长,云小小是我住的那个市政府招待所的招待员,平日我出门,她就进去帮着打扫而已。”

    君凛淡淡道:“云小小怀孕了,然后去找了雷茵,说孩子是你的。”

    “什么?”鲍昊年直接道:“我跟她连说话也就是你好,谢谢,怎么可能怀我的孩子。”鲍昊年拍拍自己的额头:“难怪,我昨天给小茵打电话,她都不接我电话,我还诧异呢。”

    君凛淡笑道:“你这话不应该跟我说,而是应该跟雷茵去说,好了,你一会跟我回去,雷茵现在在我家呢。”

    鲍昊年微微点了点头,心中却沉思,这事情也太蹊跷了,这云小小为何要诬陷自己,这才是鲍昊年想知道的。

    尽管鲍昊年满腹的疑惑,但是还是跟着君凛去了君凛的家中。

    君凛和鲍昊年到了君家的时候,雷茵正和雷凰在吃点心,如今雷凰是少吃多餐,因此基本上肚子很容易饿。

    雷凰看见君凛笑道:“怎么回来了,好像现在还不到下班时间。”

    君凛努努嘴,看了一眼雷凰和鲍昊年,对雷凰道:“如果不将这两个人的事情处理好,你也不放心,你不放心就不能好好休息,我有什么法子,所以我只好先带人过来了。”

    雷凰笑听着君凛的埋怨,然后对鲍昊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我不认识云小小。”鲍昊年直接开口,他虽然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但是这事情可不能拖,因此忙将自己的清白先说出来。

    雷凰微微诧异道:“你不认识云小小。”

    鲍昊年道:“说不认识也不对,是不熟悉,你们也知道我是单身的,所以一直就住市政府安排的招待所里,而那里有一个服务员就叫做云小小,我日常的房间收拾比如,收拾,拖地,扫地,就是她负责的,而平日我和她说的最多的话就是你好,和谢谢,其他根本就没说过。”

    雷茵狐疑的看着鲍昊年:“如果你和她不熟悉,为何她会说怀了你的孩子。”

    鲍昊年皱眉道:“这也是我不明白的,我不知道这云小小为何找你,还说怀了我的孩子,但是小茵,如果我真做了,我就不会否认,即便我不是太过光明正大的人,但也不是这么不负责任的人。”

    雷茵低头,过了一会才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其实是我小心眼。”

    雷凰一旁松了口气:“好了,总算雨过天晴了,不过我对云小小这个人很好奇。”

    鲍昊年看着雷凰:“姐打算如何做?”

    雷凰看着君凛,君凛微微笑了笑道:“你啊,都把我的警卫队当成强盗队了,这事情我让他们去一趟,将这云小小带来华京就是,到时候安排你见面。”

    雷凰含笑点头,又回头看了看雷茵和鲍昊年道:“其实你们两个会有误会,主要是昊年一直单身也有问题,要我说,你们也可以结婚了。结婚后,小茵可以陪了鲍昊年去上任,这样就不用担心,会再有什么类似的问题产生。”

    雷凰的话说的自然有道理,这一点鲍昊年和雷茵都知道,他们对看了一眼想了想,雷茵道:“这事情我们再想想。”

    雷凰一笑,不再多说什么:“好了,一切都过去了,我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君凛则不忘瞪一眼鲍昊天和雷茵:“以后你们半夜不要随便打扰我老婆,她现在是重身子。”

    雷茵有点羡慕的看着君凛对雷凰的关心。

    君凛的速度很快,不过两天工夫,就让人将那个云小小带来了华京,安排在了一家小旅馆中,而小旅馆则被君凛以罗玄的名义包了下来,然后雷凰才坐着车去看这个云小小。

    看了一眼惊魂未定的云小小,雷凰直接道:“帝皓南怎么派你这样的人来打扰我的亲人呢。”

    云小小的脸色一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雷凰冷笑道:“不知道?你说自己怀了鲍昊年的孩子,不就是想拆散鲍昊年和我妹妹的婚事吗?”

    “我是怀孕了。”云小小忙道。

    “我知道你怀孕了,但是怀的根本就不是鲍昊年的孩子,而是你的青梅竹马的孩子,正巧那个人不争气,如今坐牢了,需要钱救他,因此你就接受了帝皓南的意思,借用孩子打击雷茵。”雷凰就看了云小小一眼,就将事情看通彻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云小小还想狡辩一下。

    雷凰笑了笑道:“不明白我说什么没关系,只要你留在这里就好了。”

    云小小一愣:“你想做什么?”

    “给你一个小三上位的机会啊。”雷凰的嘴角泛起了讥嘲:“你不是说怀了鲍昊年的孩子吗,那你就在这里住下来,等你生下来,然后去进行dna检验,只要检验出来,这的确是鲍昊年的孩子,你就能做市长夫人了,你看,我多好。”

    “你胡说什么?”云小小想不到雷凰会这样做:“我不能生下这个孩子。”

    “为何不可以,如果你不生下这个孩子,那么证明你在撒谎,撒谎就要付出代价。”雷凰的嘴角是一丝的笑容,只是这丝笑容让云小小的心开始发寒:“那个做官的不是更注重名声吗?”

    “那可不一定,我想鲍家也注重骨肉,因此你还是生下来吧。”说着拍了拍手,只见外面走进来了一人,正是冯珊珊。

    雷凰指指冯珊珊,然后对云小小道:“这个是冯珊珊,如今在军医院工作,以后你的孩子的有关事情都是她负责,她保证会让你安全生下孩子,就算你突然见红,只要她在,孩子也能保住,所以放心吧,孩子一定可以生下来的。”

    “不要。”云小小此刻知道雷凰的可怕了,她的孩子根本就不是鲍昊年的,不过是因为自己贪心,才诬陷鲍昊年:“当初帝总裁跟我说好了,只要我诬陷成功,就直接送我出国,而且孩子的父亲也不会在有任何问题,也可以从监牢中出来。”

    云小小只好将自己和帝皓南的交易内容告诉雷凰。

    雷凰看着云小小:“你真的很大胆,居然敢敲诈鲍昊年。”

    “我错了,对不起,大姐,你就放了我吧。”云小小跪下磕头。

    “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诬陷人。”外面听了真相的雷茵和鲍昊年走了进来。

    看见鲍昊年走进来,云小小的脸色更加的白了。

    “鲍市长。”云小小不自觉喊道,云小小的眼中闪过了愧疚,这是没法子的,她和鲍昊年认识后,就明白鲍昊年是个正直而且严谨的人,很多官员在没家属的情况下,私生活是一塌糊涂,只有他的私生活一直就是风评很好,从没有人怀疑过他的人格,所以当时有人要她陷害鲍昊年的时候,她也有点迟疑,这鲍昊年毕竟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啊,但是想到了未来能够有更多的钱,所以她决定铤而走险,因此才有了现在的这一切。

    雷茵已经知道这是一场阴谋了,因此进来,看来云小小,只是很认真的问:“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陷害人的后果。”

    “后果?”云小小苦笑一声:“如果你们是我,就会发现,我根本就没时间考虑什么后果,我的孩子的父亲,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他带我去了豫北,我们同居,原本打算今年结婚,但是因为给人家看场子被抓了,公安局的门一直就是好进难出,要出来就要大量的钱,所以没法子,我只能走这条路,其实我也想过失败的后果,但是一般官员对于这种事情总会隐瞒,而且我没有找鲍市长,而是直接找鲍市长的未婚妻,如果是女人就会被挑拨成功,事实上我的确是成功的,但是最后却成了这样的。”云小小只能感叹自己的运气不佳:“我不知道是哪里出错了。”

    雷凰笑道:“您没出错,但是你却不知道雷茵是我的妹妹,我们雷家的女儿是不能随便被人欺负的。”然后看着云小小突然笑了起来:“你想要你的未婚夫出来,非常简单,我可以让他出来,只要他没杀人放火犯重罪。”

    “他从来不会做这种违法的事情,只不过是给人看场子。”云小小急急道。

    雷凰笑了笑道:“但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来做。”

    云小小一愣:“你要我做什么?”

    雷凰嘴角泛起一丝的古怪:“你平时是用什么跟帝皓南联系的?”

    “手机啊。”云小小随口道:“帝皓南专门给了我一个专门和他联系的手机。”

    雷凰微微点头:“你跟帝皓南打个电话,就说,帝皓南,你的事情已经败落了,你最好给我钱,让我远走高飞,不然我就将你的事情全部抖落在网络上。”

    “老婆,你这样不怕帝皓南发火来杀云小小。”君凛颇感兴趣的看着雷凰。

    “既然云小小是将功折罪,凭老公你的本事难道还不能藏一个人吧。”好吧,不可否认,雷凰也有做甩手掌柜的潜质。

    君凛无奈的挑眉:“你倒是会安排我。”却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让现在的雷凰去处理这个事情。

    雷凰做个鬼脸:“因为老公你是万能的。”

    “别给我戴高帽子。”君凛笑骂一句,然后回头对云小小道:“你打吧,我会让人将你孩子的父亲也带过来,然后送你们两个离开这里,至少有一点,绝对不会让帝皓南找到你们。”

    云小小听君凛这么一说,知道自己无法避免,因此就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帝皓南的电话:“帝总裁,你的事情已经败露了,你最好给我钱,让我远走高飞,不然我就将你的事情全部抖在网络上。”

    云小小还配合的威胁的语气。

    过了一会,云小小捂住手机看着雷凰:“他问账号?”

    雷凰笑道:“就用你平日用的。”

    云小小点了点头:“华国银行,账号是……”云小小报了号码:“我希望快点,今天能给我。”说完就挂了电话。

    雷凰轻笑一声,拍了一下手:“很好。”

    “姐,帝皓南真的会汇钱吗?”雷茵好奇的看着雷凰,虽然不知道这帝皓南为何要为难鲍昊伟,不过还是很好奇。

    雷凰笑道:“等上两天不就知道了。”回头对云小小道:“一会会有人送你去安全的地方,你暂住一段时间,你孩子的父亲也会尽快送过去和你团聚,等过两天,确定安全了,我们会送你们夫妻两个离开华京,离开后我会让人给你们一笔钱,你们在国外好好过日子,没有什么重要事情,短期内不要回来。”

    “是。”云小小现在知道自己不过砧板上的肉,人家才是刀俎,所以只能回答是。

    这边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雷凰君凛带了鲍昊年和雷茵回了君家,到了君家后,雷凰对鲍昊年又旧事重提:“你也别说我啰嗦,这事情其实还是因为你们没有结婚,分居两地原因造成的,我们且不论这帝皓南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只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他这样做正是看到鲍昊年你没有家眷跟随的漏洞,我看你们不如回家跟家里说说,早点结婚好了。”

    雷茵有点不好意思看着雷凰:“姐,结婚真好吗?”

    雷凰哈哈笑了起来:“我不知道你心中结婚是什么样子的,其实我和你姐夫都挺好的。”

    这一点几乎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都赞同,君凛对雷凰的爱和疼惜是绝对让人想不到的。

    也许是因为鲍昊年的这一件事情的确是刺激到了雷茵,因此雷茵想了想,点了点头:“我回头就跟爸妈去说说。”

    雷茵都这么爽快,作为男人鲍昊年自然点头:“我一会也回家去说这事情,的确我的年龄也不小了,一直不结婚,是非果然是多。”

    两人有了共同的意识,因此很快就跟君凛和雷凰告辞,然后各自回家去说结婚的事情,雷振兴在听了雷茵的电话后,就道:“昊年的年龄的确也不小了,是该结婚了,这样对他的政治前途也好,这事情我明天就跟你三位爷爷打电话,说这事情,也该给你们找个日子,你结婚了,你两个哥哥也就不好再找什么借口了。”

    雷诚和雷鸣如今都已经在军队中有少校级别了,只不过这两位军官,对于结婚的事情非常感冒,不管如何给他们安排相亲,他们去了,还没做热屁股就离开,表面上说是军队有事情,其实军队哪里每次有那么多事情找他们的,不过是两人的伎俩,这没少惹了雷家三老生了不少的闲气。

    如今连雷茵都结婚了,如果这两个军官还要推卸责任,只怕三老会拿出一些手段来。

    雷家三老对于鲍昊年和雷茵主动提出要结婚,很满意,和鲍家老爷子合计了一下,准备在雷家摆一场酒席,在君家摆一场酒席,然后其他一些人再度选个酒店摆上一场。

    相对于雷凰的结婚时候的场面来说,雷茵的结婚场面似乎更加隆重了一点。

    当然这主要跟双方身份也有关系,这一来雷凰和君凛都喜欢低调,若不是不得已,他们只打算登记算了,后来结婚仪式也是因为木笑英的愿望才办的,这二来,雷凰虽然是雷家最看重的人,但是毕竟是私生女出身,这总是一个缺点,好在雷凰和君凛都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反正能够简便就简便。

    而君凛和雷凰也只出席了雷茵鲍昊年在雷家的婚礼,毕竟君凛如今是三号首长,不可能去鲍家的。

    而且雷凰的身子也重,因此即便是在雷家,也不过是只吃了半餐,因为雷凰乏了,所以君凛就带了雷凰离开了。

    当然这一点,其他人都没说什么,徐曼宁只是看了雷凰一眼,也没说什么。

    回到家里,早有保姆准备好了梳洗的,君凛帮着雷凰洗刷,给雷凰擦头发的时候,雷凰笑道:“若是传出去,三号首长在家里都快成老婆奴了,不知道外面的人会怎么想。”

    “别人爱怎么想都行,我们夫妻的事情还轮不到别人去讨论。”君凛有君凛的傲气,别人管不到他们头上。

    “帝皓南没有汇钱,你打算如何做?”原本这事情早已经做了,因为雷茵要结婚,所以雷凰将这事情搁置了,雷凰打了一个哈欠:“将东西传给我妈和大铁他们吧,网络他们比较熟悉,再说了,帝皓南不是很看重自己在世界上的影响吗,我就多给他一点名声,他还应该谢谢我呢。”说着再度打了一个呵欠,雷凰有点摇摇欲坠了。

    君凛将雷凰抱到了床上,看着雷凰沉沉睡过了去,脸上的柔和更加的深,他是后轻轻抚摸过雷凰快九个月的身孕,不想肚子中的孩子似乎意识到了外面的那个是自己的爸爸,因此踢了一脚。

    君凛一愣,心中自然而然生起了一股父爱:“孩子,别乱动,你妈妈这几天都睡不好,好不容易睡一会,别打扰到了她。”

    也许孩子动过了,也就不动了,也许是孩子听懂了爸爸的意思,竟然不动了。

    君凛微微笑着再度将手覆在雷凰的肚子上,如今他最长做的就是感应这肚子中孩子的心跳,猛然,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他微微一愣,脸上有了一丝哑然:“怎么可能。”又看了依旧睡的很沉的雷凰,不禁笑了出来:“老婆,你还真给了我一个大惊喜,难怪每次去做产检,都不让我去。”雷凰此刻早已经睡熟,因此自然没听到君凛的话。

    君凛在雷凰身边侧躺下,然后一手紧紧环住了雷凰,才闭上眼睛,他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雷凰的阵痛比预产期早了一周,那时候君凛正在开会,一得知这个消息,也不管别人怎么想,就跟古雾阳和姬博明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匆匆赶往华京军医第一医院,早已经有全球著名的妇产科医生在那里等候,而协助生产的医生是冯珊珊。

    挨过一波痛苦后,雷凰深深呼了口气,然后道:“太疼了,珊珊,以后你跟少云结婚后,生孩子还是直接剖腹吧。”

    冯珊珊哭笑不得:“三姐,你现在有心思关心我将来用什么方法生孩子,不如好好休息,留点力气,我记得我跟你提过也要让你剖腹,是你自己说要顺产的。”

    雷凰呼着气:“顺产对孩子好啊。”

    “但是你的肚子中是两个孩子。”冯珊珊有点责备的看着雷凰,没错,雷凰怀的是双胞胎,而且还是罕见的龙凤胎,雷凰为了将这惊喜藏着,每次产检都不让君凛陪同,若不是都知道雷凰是三号首长的爱人,而且也都知道他们夫妻的感情是非常深厚的,都要怀疑,这孩子的爸爸是不是嫌弃孩子的妈妈了。

    这也是君凛在上次无意中听孩子心跳时候,得知的结果。

    雷凰瞪着冯珊珊:“我还年轻,不就是孩子吗,我一定能够顺产的。”这才说完呢,第二波的阵痛又开始了。

    雷凰痛的都快迷糊了:“君凛,你这个王八蛋。”雷凰只能骂君凛以减轻自己的疼痛。

    君凛正好换了无菌衣服走了进来,听见雷凰的骂声,不但不气,反而心中多了心疼,过来忙抓住雷凰的手:“老婆,很疼吗?”

    雷凰边呼气边等着君凛:“都是你的错。”

    “是是,都是我的错。”这个时候的君凛没有一点三号首长的威严,有的是作为一个丈夫的焦急和心疼:“如果实在疼,不如我们剖腹吧。”

    “不要。”雷凰坚持:“只要可以顺产,我一定要顺产,顺产可以促进小孩子大脑的首次面对新世界的血液循环,从而更好的能开通孩子的灵智。”

    “我知道,不过我们孩子不顺产也不会是笨蛋。”君凛直接点明。

    “那不一样。”雷凰自然明白君凛的意思,不过她还是要顺产。

    好在这孩子大概看母亲被自己折磨的够了,差不多疼了两个小时候,雷凰终于生下了孩子,一男一女双胞胎。

    兴华老爷子在外面听到这个消息,只高兴的哈哈大笑:“老子的儿子媳妇就是不一样,这一下子就给我又有孙子又有孙女的。”

    顾小玉也很开心:“我这就回去熬给产妇补的汤去。”

    “快去吧,不要吝啬钱,一定要给我们媳妇调养好。”兴华老爷子这个兴奋的,好像一下子又年轻了十几岁。

    而雷家三老听到消息后,忙让人送自己到了医院中,听说雷凰生了一对龙凤胎,那高兴的:“好好,小凰果然是我们雷家的福星。”

    国兴老爷子又问院长雷凰的情况,这院长很镇静的告诉大家,雷凰母子都很平安,一会就能送到特殊看护病房中。

    雷凰看着两个被洗干净的孩子,很诧异的问道:“这真的是我生的吗?”

    君凛哭笑不得:“不是你生的,还有谁生的。”

    雷凰满眼迷惑:“但是不是说这才出生的孩子一般都是红皮肤皱巴巴的吗,你看看我们的孩子。”

    的确,雷凰生的这对双胞胎,违反了一些常理,一生下来,竟然白白的肌肤,如樱一般的红唇,也难怪雷凰会有所怀疑。

    君凛听了无奈的用心灵感应:“老婆啊,你忘记了我们本就不是常人,如果我们的孩子是常人,那我才要怀疑是不是你生的呢。”

    雷凰一听了也有道理,随后就被孩子的可爱给征服了,嘴上说:“可惜我们国家现在不给多生,不然凭我们的好基因,还可以多生几胎。”

    君凛一愣,古怪的看了一眼雷凰,他可没忘记雷凰生产时候的痛苦,心中早就打定了主意,绝对不会再让雷凰吃这样的第二次苦头,想不到雷凰竟然来了这么一句,因此不禁有点微微摇头,女人,果然是最难懂的人。

    雷凰逗弄了好一会孩子,知道护士进来要推她去特殊病房了,她才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放开孩子。

    这一对君家的龙凤胎,不但得到了君家的关注,也得到了雷家的关注,毕竟生双胞胎已经不容易了,何况还生的是龙凤胎,几位老爷子,几乎每天都要来看一次。

    三号首长喜得龙凤麟儿,这华京上层人都知道了,一时间纷纷来祝贺。

    君凛为了避免大家打扰了雷凰母子三人,因此直接说,等孩子满月的时候一定请大家参加,到时候一定光临,才算打消了这些人的拜访,当然一些熟悉的人还是会每天来的,尤其是在华京工作的冯珊珊,本身就是军医院的医生,不管每天如何忙碌,一定要抽时间来看望雷凰母子三人。

    君凛和雷凰的儿子,几位老爷子商量叫君睿,君凛和雷凰的女儿,取名叫君可。

    对于新成员,雷家和君家都热闹极了,连雷凰的母亲木笑英特地从米国赶回来,看见自己的外孙外孙女当下竟然给他们一人一套房子作为见面礼物,弄的雷凰哭笑不得。

    木笑英和顾小玉更是两人都嘀咕着如何照料雷凰的事情。

    雷诚和雷鸣也从军队赶了回来,就是为了见这个刚出世的外甥外甥女。

    雷凰看见雷诚和雷鸣,发现他们两个如今已经黑了很多,眼神也各自显得特别有神,而雷诚依旧成文,不过更多显露的是一种阳刚之气,而雷鸣更多的是一种阴柔,在雷凰的印象中,原本的雷鸣是阳光型的,而雷诚是沉稳型的,但是现在,似乎两兄弟都有了改变。

    “小凰,我这个做舅舅的也拿不出什么东西,就给小外甥外甥女买了婴儿车。”雷诚虽然阳光,不过显露出来依旧是沉稳。

    雷鸣则淡淡的拿出两条子弹做的工艺品项链:“我让人做的,链子是银的,都说小孩子用银器好。”

    雷凰笑道:“你这是不是在鼓励我的孩子将来也拿枪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