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章雷凰离任
    莎木笑看着姬博明道:“你们华国有雷凰小姐这样的人,真的不简单。=== 三味书屋  ===”此刻莎木对于雷凰也是打从心里欣赏。

    雷凰没有翻译这句话,但是另外已经有翻译将这话翻译给姬博明听了。

    姬博明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见“咣”的一声,一旁窗户突然被撞的粉碎,一辆黑色摩托直接飞落而夏。

    只听见摩托车“吱”的一声,那个人一个紧急刹车,然后手从旁边一提,拿出一把冲锋枪来,直接朝莎木和姬博明开枪扫射。

    雷凰此刻也顾不得隐藏了,手微微一动,一个光罩罩住了所有人,瞬间,那子弹竟然被反弹回去。

    雷凰嘱咐一声:“不要从这里出来。”然后跃身而出。

    敢当着她的面来袭击她保护的人,雷凰怒了,雷凰飞身而上,那些人在自己的光罩中,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她开始专心对付敌人。

    一个飞腿,直接将人从车上给踢了下来,那人被雷凰踢下摩托车,顺势滚了一下,原本想再度提抢射击雷凰,雷凰再度一个飞腿,瞬间就将他的枪踢飞到一边。

    那人还来不及反应,雷凰哼了一手,右手的丝刃镯瞬间化成一条长丝,雷凰一甩,一把绕住了那人的脖子,一缠:“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那人固执的甩头不理,雷凰冷笑一声:“不说,那就留命。”说完,双手一绞一拉,干净利落,没有一丝迟疑,瞬间,头颅落下,鲜血撒在了元朗街。

    “滚出来。”雷凰怒喝一声,却暗中增加了雷的力量,瞬间,两侧楼上被震落了不少的人,不下十个。

    “看来做了不小的准备。”雷凰冷笑一声,不退反进,那些人见雷凰冲过来,也纷纷迎向雷凰,可惜,他们低估了雷凰,雷凰之怒岂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抵挡的,雷凰的丝刃镯缠一个,就问一句:“谁派来的?”

    凡是不回答的,直接绞死,不留一点情。

    一个,两个,五个,雷凰在继续,但是一旁的人却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即便是一旁看着的人都感觉到心在颤抖,莎木问姬博明:“姬首长,那位雷凰小姐到底是什么人?”

    通过翻译姬博明明白了莎木的意思,回答:“我们华国真正的精英中的精英。”

    莎木看着雷凰:“一直认为雷凰小姐是个优秀的翻译官,但是如今才发现,雷凰小姐的身手都这么好,你们华国果然是人才济济。”

    姬博明微微笑了笑:“莎木总统,雷凰小姐的身份是保密的,以后您就知道了,相信到时候您会发现,我们一起通过雷凰小姐,让两国人民成为了朋友,是最好最明智的选择。”

    在这说话期间,雷凰已经解决了大半的敌人,那些人敢作为此刻而来行刺莎木和姬博明,本身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但是看到雷凰这么干脆的杀人,他们眼中也露出了惊慌,雷凰杀人给他们的感觉,就好似她在家里的厨房切菜。

    看着最后三个人,雷凰停了下来:“你们也不想说吗?”

    其中一人苦笑道:“作为杀手,雇主的名字是不能透露的。”

    雷凰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她非常潇洒微微挥挥手:“灭了。”

    这话才说完,其中一人已经被一条链子给铲除了头,其中一个则竟然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条蛇给攀住了,而还有一个直接就被一道光给罩住。

    当一切放开的时候,三人已经没有灵魂,留下的只是身首异处的下场。

    出手的正是孟天神,金少云和冯珊珊。

    雷凰转手,闻到街道上了血腥味,微微皱眉:“珊珊,这里处置一下,天生,空中的那些无聊的东西也处置一下。”

    所谓空中无聊的东西,就是那些卫星。

    孟天生点了点头,转身去处置去了。而冯珊珊,手微微一放,白光迷茫,耀眼的都让人睁不开眼睛。

    雷凰看了看被自己光罩罩住的人,微微一个响指,无数的紫气都瞬间钻入了那些人的额头,瞬间淹没,只有姬博明和莎木总统没有,雷凰看着两人道:“莎木总统,我想你也明白我们不是寻常人,为了防止有人乱说,我让他们忘记了刚才看见的,因为您是总统,又是我国交好邦国的领导人,所以我就不收回这份记忆。”说着将话给姬博明说明了一下。

    姬博明微微点头,雷凰他们的异能,的确还是少点人知道比较好。

    莎木则看着雷凰,好一会才道:“雷凰小姐,您放心,我知道如何做的。”

    雷凰微微一笑,其实这一次有人行刺也好,自己这方体现出来的实力,相信莎木已经知道该如何做了。

    事实上莎木也的确知道该如何做了,雷凰这些人显露出的能力,真正的震惊了他,他知道,这些能力,正常情况下都是应该是隐瞒起来的,但是雷凰没有隐瞒,反而没有让自己忘却,为的是什么,只怕就是这一次的目的。

    雪岛国一直以来看似**,但是却也自己的优秀优势,那就是如果在这个国家上设置导弹,可以同时朝四个方向国家发射,就好比是这是一个最佳狙击点,谁占领了这个点,就能成为最好的狙击手。

    但是同样,如果别的国家联合起来对付自己,那么自己就好似瓮中之鳖,很快就会消失,所以他才想开发属于自己的军火,甚至,因此还和别的国家结盟,会在一定程度上,一起遏制华国的发展,从而让人不敢随便小视自己这个国家,但是现在他明白,不用周围国家来攻击自己。雷凰这样的人,只要存在着,那么自己这个国家根本就不够他们随便的灭。

    他刚才收到雷凰给自己的《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看过后,才发现,华国其实不简单,那么多年前,就已经有了这么好的谋略作品,那么如今作为千古文华的传人,他们的发展必然是势不可挡。

    而且雷凰同时保留了他刚才的记忆,何尝不就是一种警告。

    莎木明白,绝对不能跟华国交恶,只要和华国保持良好关系,将来说不定就可以给自己的国家带来不一样的发展,所以他心中也有了一个决定,当然这个决定是他现在临时决定下来的,具体的还要做一些讨论。

    “雷凰,能找到幕后指使的人吗?”姬博明问雷凰。

    雷凰微微点头:“我已经知道幕后指使人是谁了,这事情,首长,暂时我来负责,等有了结果后,我再告诉你,你看成吗?”

    有些事情现在是不能说的,姬博明自然那也知道这个道理,因此只沉没了一下,就点了点头:“这事情就你自己全权做主吧,如果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到时候可以提出来。”

    雷凰微微点了点头,对一旁的莎木道:“总统,元朗街的考察可以继续。”

    莎木原本有点愣住,毕竟这元朗街才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若是此刻继续考察,他还是担心,但是如今雷凰这么说了,他知道,就根本不需要担心了,因为雷凰一说,代表着所有的安危事宜都已经做好了。

    而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接下来的元朗街的考察,非常顺利,而跟随的人员因为雷凰的能力,让他们忘记了发生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别的想法,毕竟没有活着的,而尸体早就让冯珊珊处理掉了。

    回到国宾馆,送了姬博明去休息后,雷凰就召了孟天生等人到她房间,然后进行商议:“天生,卫星的事情已经处理了吗?”

    孟天生点头道:“已经全部处理了。”

    雷凰点了点头:“你一会出去,假装随便逛逛,去跟曼尔克他们联系,让他们分成两批,去一趟米国和倭国,去警告一下当权者,别以为他们躲在那里我们就不知道了,如果再敢来挑拨华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我不介先让米国和倭国乱。”

    孟天生点了点头,然后先匆匆的离开了,然后雷凰对金少云和冯珊珊道:“你们两个也出去一趟,去一下雪岛国首相府中,也给一些警告,为民谋利可以,但是敢再来算计,就先要他的命。”

    “好。”金少云和冯珊珊不约而同的点头,然后一起离开。

    雷凰则去见姬博明,姬博明看见雷凰来了笑道:“我算算时间你也应该来了,事情都安排好了?”

    雷凰微微点头:“都已经安排好了。”然后又对姬博明道:“首长,接下来你会有什么行程。”

    姬博明将行程表给了雷凰:“这是才雪岛国总统送来的新的行程表,你看看。”

    雷凰拿过,然后看了看,微微笑了笑:“看来这雪岛国的总统在跟您示好。”里面安排的都是雪岛国经济发展最快的区域考察

    “什么跟我示好,这话就不要说了。”姬博明的心情不错:“不过显而易见,这次雪岛国的行程是非常成功的,而这份成功主要还是来源于雷凰你,若不是你,只怕也不会这么成功。”

    雷凰微微摇头:“首长,您就不要夸我了。”

    姬博明再度点头:“这次雪岛国发生的一切,应该是另外一个岛国引起的吧。”

    雷凰点了下头:“倭国在我国的据点被我破坏了,因此想利用雪岛国来对付我们华国,而另外还有一国国家则想坐收渔翁之利,这就造成了如今这个情况了。”

    姬博明点了点头,然后道:“终究是忍心太贪。”

    “也证明我们华国的崛起已经让一部分人视我们为强敌,所以想将我们遏制在还在发展中。”雷凰很直接。

    姬博明深深叹了口气:“还是一代首长说的好啊,那些国家不过是纸老虎一只,只要我们比他们强就可以了。”

    雷凰赞同的点了下头。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行程都很顺利,一周后,曼尔克他们传来消息,他们的行动很成功。

    金少云和冯珊珊就不用说了,雪岛国的首相,竟然因为生病而提出了辞职,就已经知道了金少云和冯珊珊的结果了。

    一个月对于雪岛国的考察和访问,都非常顺利,在姬博明离开前一天,莎木总统表示,将尽快对华国进行回访。

    两国领导人对于此次对于各方面达成的意向协定都很满意。

    回到华国,古雾阳对于他们的这一次的雪岛国访问成果表示肯定,而同时就原达成的双方协议,开始进入中央常委讨论。

    当然这些跟雷凰已经没有关系。

    雷凰回到华国后,就和冯珊珊一起回了剑南,虽然是去执行任务,但是对外却不好这样说。

    剑南依旧是热火朝天,并没有因为雷凰离开一个月而紊乱,而且在雷凰离开的一个月中,雷凰通过手机也对他们临时发生的事情做了建议,所以基本上剑南的情况还是很稳定的。

    雷凰又恢复了剑南县委书记的样子,在平稳中接受发展,不知不觉,又过去了一年,这一年,过了值班的日子,雷凰和君凛依旧是回到了华京,国兴老爷子就上次提了知道了雷凰和君凛的事情后,就没有再提,有时候雷凰在鸵鸟的想,可能是老人家年纪大,记忆退化,所以忘记了。

    这一日,夫妻两人回到家,君凛对雷凰道:“老婆,你是不是应该去党校进修三个月了。”

    雷凰微微沉默了一下,然后道:“我才二十二,会不会太早了。”一旦进入了党校,再出来就是副厅级别,雷凰才会这样说,二十二岁的副厅级别,好像真的是太夸张了。

    君凛笑了笑道:“你去年在剑南所发展的经济跟前年比又翻了三番,而如今剑南已经成为全国十个先进县中,你该去进修了。”

    雷凰想了想:“去进修倒也是可以,不过进修以后我能做什么呢”

    君凛歪头看着雷凰:“你认为你能做什么呢?”

    雷凰笑了笑道:“随便做什么吧。”

    君凛笑道:“其实我想你进修三个月,然后去机关呆上几个月,然后再下基层。”

    雷凰疑惑的看着君凛:“为什么?”

    君凛五指微微一抹,只见一个紫色的空气中,一个亮点特别的亮,君凛道:“我们的孩子该出来了,再不能在我的空间留下去,不然对他没好处。”

    雷凰脸上微微一红,虽然没想过生孩子的事情,但是她知道,总还是要生的,因此点了点头:“那就这样安排吧。”

    君凛笑了,他抱起了雷凰,那一夜不同以往君凛的狂野,君凛显得特别的小心和温柔,在一切**过后,君凛打开了自己的空间,那亮点飞了出来,在君凛和雷凰头上飞了一下,然后冲入了雷凰的肚子中。

    雷凰没有任何感觉,只是手不自觉抚摸肚子:“他真的进了。”

    君凛含笑点头,大掌轻轻抚过雷凰的肚子:“虽然他在我的空间已经吸收了不少灵气,因此一般不会有问题,不过初期你还是要当心,过完年,回去,就去安排一下吧。”

    雷凰点了点头,将头靠在君凛的肩膀上:“我知道了,我一定好好的保护我们的孩子。”

    君凛一笑,脸上多了一丝的柔和。

    雷凰回到剑南已经是二月初,就准备在近一个月内将事情都安排好,她先去了一趟沙南市,去找高渐深:“高书记,我想申请三月份末四月初开学的党校学习。”

    高渐深微微一愣,兰平的事情,高渐深知道,虽然雷凰没有出面,但是从各方显示,其实兰平的退位,充满着雷凰的影子,因此没有人会想做第二个兰平,所以高渐深也一直不过问剑南的事情,如今雷凰主动提出要去党校,他有点诧异:“雷凰同志,你确定吗?”

    雷凰点了点头,笑道:“我知道高书记的意思,当初兰书记曾经想挪开我,结果我不想离开,拒绝了,只是因为我知道,那时候的剑南才起来,不是我离开的时候,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剑南已经稳定了,至少未来五十年的发展都已经不会再有问题,所以也该是我离开的时候了。”

    “那对于剑南,你有什么安排呢?”高渐深问道。

    雷凰笑了笑道:“平洋同志是个不错的人,进一步也是时候了,县长的位置,章炳河同志对于剑南比较熟悉,而且剑南的发展也离不开章炳河同志,因此我想章炳河同志也可以进一步,至于多出来的一个常委位置,可以有市组织部考核一些人,不过我还是建议任用青年精英,去年西漠公安学院送了一些精英来实习,后来被我留住了几个,我觉得可以选一个来做常委。”

    高渐深听后微微点头:“既然如此,这事情就按照你说的。”既然雷凰这么说了,高渐深自然不会反对,他才不会如今这般傻傻的去得罪雷凰,雷凰身后的人可不一般的。

    雷凰回到剑南后,对罗天佑道:“小罗,你跟了我也三年了,这三年,你的努力我看在严重,我想了想,你也该去基层锻炼一下了,如今遇村的村长一直说病痛,想让我找人接替他的位置,我看你就下去吧。”

    罗天佑一愣,跟了雷凰三年,在雷凰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罗天佑并没有因为雷凰是女人而看清,反而非常尊敬雷凰:“领导,你要离开了?”

    雷凰微微点头:“也差不多时候了,三月末我会去参加党校学习,所以提前做一些安排,你的能力我一直就知道,先从村长做起吧。”雷凰也不做隐瞒。

    罗天佑眼中有点舍不得:“有点舍不得领导,还想跟领导继续做下去。”

    雷凰呵呵笑道:“也许将会会有机会。”

    “那我听领导的。”罗天佑直接点头。

    雷凰点了下头:“你请平县长来一趟。”

    “好。”罗天佑出去了,很快平洋来了:“书记,你找我。”

    雷凰微微点了点头:“县长,坐。”待罗天佑坐下后,雷凰开门见山开口:“我跟高书记申请了三月份末的党校学习。”

    “书记,县长是剑南发展正全面展开的好时候啊。”平洋想不到雷凰此刻会走。

    雷凰笑道:“基础打下了,以后如何发展就靠你们了,我已经跟高书记提了你来接替我的位置,你的能力我相信,而且我也跟高书记说了,让章炳河同志接替你的位置,你们两个搭班子,剑南就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

    平洋听雷凰这么一说,知道事情是没法挽回了,因此满脸舍不得的样子:“书记,你到了剑南,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如今要走了,我想想就觉得舍不得。”

    雷凰听了笑了起来:“我是党的一颗螺丝钉,党需要我去哪里,我就要去哪里,如今我去党校是最好的时候。”说着顿了顿:“县长,你要记住,剑南不比别的地方,剑南最重要的是上下一心,因此自以为的那些争斗千万不能发生,这个你一定要记住。”

    这是雷凰唯一放心不下的,平洋和章炳河搭班子,雷凰知道,这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若是将来平洋走了,或者章炳河走了,那么很可能会出现一些势力争斗:“任何时候,花费心思去争斗,不如花费心思将剑南搞好。”雷凰再度重申。

    平洋点了点头:“书记,您放心,我知道的。”

    雷凰要离开的消息,虽然没有宣布,但是陆续的,也有人已经开始知道了,因为雷凰基本上已经不出现其他事情,很多事情都让平洋去做,显而易见就是让平洋将来接替她的位置。

    二月底,雷凰党校学习的通知就下来了,很多人心中不禁有点嫉妒雷凰,雷凰这次党校学习,是绝对的镀金了,她发展了剑南,有了丰硕的政绩,如今去党校学习,出来后就是副厅级人物了,每一次级别跨越,从处级到厅级是一个坎,从厅级到部级是个坎,而雷凰等于是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副厅级了。

    三月底,沙南市组织部来宣布,免雷凰剑南县县委书记,剑南县常委职务,另有他用,任命平洋为剑南县县委书记,兼任常务,任命章炳河为剑南县县委副书记,剑南县代县长,兼任常委,任命侯紫颜为剑南县副县长,兼任剑南县常委。

    一时间剑南县进入了后雷凰时代。

    而雷凰在免去了剑南县县委书记职务后,就整理了一下东西,也没跟人打招呼,就准备离开,只是她想不到的时候,她才走出自己的住所,只见门口竟然站了密密麻麻一群人,正是知道雷凰要离开而从各村赶来的村民。

    “你们。”雷凰愣住了,心中泛起一股莫名的激动。

    “雷书记,您要走了,我们都知道您是高升,因此我们不能留你。”罗博站在最前面:“但是我们都知道,这三年来,若不是雷书记您的到来,我们罗家村,乃至整个剑南县应该还是靠着国家救济款过日子,因为你来了,我们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都是您带给我们的,我们是乡下人,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们的心情,因此只能来送送你,这是一篮子香椿,是一大早大家一起摘的,您就带了去吧。”罗博手中提的真的是一篮子香椿,而且每一棵都是很干净很嫩,还一把把捆绑好了。

    “乡亲们,这是你们的命根子,你们怎么能够给我。”雷凰的眼睛有点发酸。

    “雷书记,才一篮子香椿,如今我们罗家村虽然算不上富裕,但是这一篮子香椿也算不了什么。”已经有人在喊了。

    “是啊,雷书记,收下吧。”所有人都看着雷凰。

    雷凰微微点了点头:“好,我收下。”一旁侯紫颜过来:“书记,我送你去市里,车子我准备好了。”说着将一篮子香椿拿到车上。

    “还有我们的。”很多村村的村民送了东西来。

    雷凰见状忙道:“乡亲们,乡亲们。你们听我说。”原本喧闹的气氛突然静了下来,雷凰笑道:“你们的心意,我都明白,但是你们一下子送这么多东西,我一双手也拿不了多少,不如就将这些东西存在你们各自村中,将来有机会,我回来了,你们再给我,好吗?”

    “书记,你离开了,还会回来吗?”大家都不信。

    雷凰笑道:“我总可以回来看看你们,回来做客吧,你们不会是不想让我回来看望你们?”

    “哈哈,谁敢不喜欢雷书记回来,我们就把谁赶走。”人群中有人笑着高声回来。

    雷凰点头道:“所以,你们今天的心意我都收了,但是东西都带回去,等哪天我到你们各村去游玩了,你们再拿出来给我。”

    “好。”罗博当下道:“雷书记,我们知道,你不好拿东西,但是你去了新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们,我们也好知道你去了哪里。”

    雷凰点了点头:“等我稳定了,一定让人来告诉大家,好吗?”

    “既然雷书记答应了,那么大家欢欢喜喜送雷书记,我们希望雷书记越走越远。”罗博先开口喊道。

    “雷书记,祝你一路顺风,一路高升。”其他人都异口同声。

    雷凰含笑谢过,走过人群,到了车上,随着车子开动,雷凰不断对向大家挥手道别,而那些送行的人,就看着雷凰的车子默默的离开。

    侯紫颜看着雷凰:“老三,这次打算去什么地方?”

    雷凰笑了笑:“先学习吧,完了可能去机关一段时间。”

    “你去机关?”侯紫颜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雷凰,她以为雷凰依旧会去基层,至少去做个副市长之类的。

    雷凰摸摸肚子,无奈道:“我总要先将孩子生了。”

    “你有了?”侯紫颜惊喜的差点放开驾驶盘。

    雷凰哭笑不得:“我是有了,但是你这样我真担心自己的安慰,而且会对我的孩子有不好的影响。”

    “呵呵,你的孩子,我要做干妈。”侯紫颜直接跳过,然后直接提出自己的要求。

    雷凰瞥了一眼侯紫颜:“可以啊,只要我的宝贝接受你。”

    “那你准备休息多长时间?”侯紫颜问道。

    “我也不知道,如今孩子才是最重要的,而且孩子生下来后,我也不可能一走了之吧。”雷凰的话让侯紫颜微微点了点头。

    雷凰到了西漠省党校,然后办理好了党校手续,侯紫颜才告辞。

    而雷凰则到自己的寝室,因此这次党校培训,只有雷凰一个女干部,所以雷凰就一个人独占了一个寝室,这倒让雷凰清净了很多。

    雷凰安顿好一切,跟君凛商量:“既然要生孩子,我们的婚礼索性也办一下吧。”

    君凛笑道:“我也这么想,本来就想跟你商量这个事情的。”

    雷凰嘻嘻奸笑道:“不用商量,双方老人家都你去说这个事情。”然后不忘吐吐舌头:“其实,那个,爷爷们好像已经知道我们登记了,不过当时我忙着赶任务,就跑了。”

    雷凰说的隐晦,君凛已经听出了里面的意思,感情老爷子生气了,难怪春节时候,自己和雷凰去拜年,几位老爷子都嘟着嘴,瞪着眼睛看自己,生闷气。

    君凛无奈苦笑一声,是让雷凰如今身怀宝贝,这种受苦的事情,只好他去。

    君凛硬着头皮给雷家三老打电话:“大爷爷,凰怀孕了,这个婚礼还请你们同意举行。”

    “怀孕?小凰怀孕了?”国兴老爷子大叫一声:“你们两个给我立刻滚回华京来。”

    好吧,老爷子发话了,雷凰只好跟党校请假,然后回到华京,当然雷凰硬是等君凛到后,和君凛一起去雷家老宅。

    雷家宅子中,不光雷家三老在,兴华老爷子也在,雷振兴也在,雷凰躲在了君凛身后,直接当君凛是挡箭牌。

    兴华老爷子一看见君凛就劈头:“你小子越来越长进了,偷偷登记不说,居然现在媳妇怀孕了才告诉我们要婚礼,啊!”

    君凛看了一眼一旁低头的雷凰,无奈只好自己上:“爸,这不是我们忙吗。”

    “屁话,举行个婚礼要多长时间啊。”兴华老爷子一脸怒气。

    君凛则道:“其实我们也不过是婚礼迟一点,这登记早已经好了,在国家法律上我们已经是夫妻了。”

    “听听,说的什么话,你以为我不知道国家法律吗,哼。”国兴老爷子不悦道:“既然登记了,为啥不早点举行婚礼,我知道,你们想要自己的自由,但是我告诉你们,那现在呢,不要自由了。”

    君凛苦笑连连,总不能说,其实是否举行婚礼他们并不在意,雷凰见君凛尴尬,探出头来,嘟嘴道:“我就说了,我们偷偷旅行结婚就好了,你非要来跟爷爷们说,看吧,现在被骂了吧,不如我们现在离开,订机票还来得及,我们来个旅行结婚。”

    “你个臭丫头,给我出来,躲在后面像话吗?”国昌老爷子苦笑不得听着雷凰的抱怨。

    雷凰吐吐舌头,出来:“爷爷好。”

    “我不好。”国昌老爷子还真直接:“你老实说,如果不是怀孕了,你是不是没打算告诉我们你登记了?”

    “是啊。”雷凰很认真的回答。

    “还是?”国胜老爷子怒视着雷凰。

    “本来就是啊。”雷凰一脸委屈:“我若说不是,就是欺骗你们了,你们可是老领导啊,欺骗老领导,在古代就跟欺君一样了。”雷凰还真是不怕死了,说完了这句,雷凰无奈道:“其实,大爷爷,爷爷,三爷爷,爸爸,不是我们不告诉你们,我们知道你们对我们的疼爱,不过我们也知道你们一定会很热闹的办我们的婚礼,但是我和凛都想低调,因此才想索性登记一下就好了,不告诉你们,不是想隐瞒什么,只是实在是不想太麻烦人。”

    国兴老爷子看了雷凰好一会,然后伸手道:“过来。”

    雷凰笑嘻嘻过去,国兴老爷子拉雷凰到自己身边:“孩子几个月了?”

    雷凰轻笑道:“两个月不到,算日期是我们过年的时候有的。”

    “所以你才申请进入党校?”雷振兴问道。

    雷凰点了点头:“是啊,怀孕初期是最重要的,党校学习正好三个月,可以稳定一点。”

    “三个月后呢?”雷振兴问道:“三个月后你的打算是什么?”

    雷凰道:“我想去机关做一段时间,其实休闲一点比较好,主要是为了孩子。”

    “我看这样吧。”国兴老爷子道:“三个月后,你直接回华京,我这里给你安排一个机关的位置,毕竟华京的医疗设备也好,而且还有照顾你的人。”

    “没错。”兴华老爷子也忙道:“你妈也可以天天照顾你。”

    雷凰想了想:“好,我没意见。”这个时候雷凰也不敢随便提意见,要是让几位老爷子再度生气了,那才是得不偿失。

    君凛和雷凰的婚礼简单但是隆重,之所以简单,是因为婚礼请的人都是上层阶级的人,考虑到雷凰怀孕了,因此就在君家举行了个简单的婚礼,所谓隆重,整个婚礼都使用传统婚礼,新娘穿凤冠霞帔,还给长辈敬茶,而且该出席的人都出息了,连古雾阳和姬博明都带了各自的夫人出席,还送了礼。

    举行了婚礼,君凛过了七天婚假后,就回了粤省,雷凰则回西漠党校学习,顺便也将自己的研究生最后报告递交,递交完了最后的论文报告,只要等毕业证就好了。

    在党校的三个月,是雷凰最清净平静的日子,每天白天学习,晚上就和君凛通过心灵感应聊天。

    雷凰知道,君凛也即将回华京出任三号首长职务,因为三号首长的病情已经恶化,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大概一个月后,君凛就要回华京。

    雷凰从党校毕业后先回了华京,几位老爷子早就已经商量好了,依旧让雷凰到了中央团委,任团委办公室主任,级别就是副厅级别,而实际上,就是一个闲职,主要是为了雷凰能够稳定的将养身子。

    雷凰的妊娠反应很轻,这是雷凰庆幸的,而顾小玉不放心雷凰,总是一天三趟来看雷凰,木笑英也是每天一个电话,考虑到辐射问题,木笑英总是和顾小玉打电话,两亲家就为雷凰怀孕的事情做讨论。

    君凛在雷凰快六个月的时候,调回到了华京,正式接任三号首长的位置。

    雷凰看着君凛,叹了口气:“你都成了首长了,我是不是以后永远是吃香喝辣的了,不用再出去工作了?”

    君凛将耳朵贴在雷凰的肚子上:“你不想工作,我还巴不得你不工作呢,不过你舍得不工作吗,而且依照你的性格,似乎不工作,你反而会不习惯。”

    雷凰瞪了一眼君凛:“你就不能顺着我说话吗,你不知道孕妇是需要安慰的吗?”

    君凛微笑道:“如果我真顺着你的话说了,你绝对会说,我大男人主义,就想绑着你之类的。”

    雷凰嘟嘴,等着君凛:“你是坏人。”

    君凛哈哈笑起来:“我要不坏,你怎么可能肚子中会有我的孩子。”

    雷凰瞬间红了脸:“你是三号首长,就不能说点正经的事情吗?”

    君凛微微理了一下雷凰的发丝:“老婆,其实我真的很开心,你能嫁给我,而且还愿意为我生孩子。”深深叹了口气:“我一直以为,我会孤独一生,老婆,如果没有你,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在这个世间生存。”

    “傻瓜,你能不能不要说的这么煽情。”雷凰眼中有了水光:“你不知道孕妇是很容易动情的吗?”

    君凛笑着,将雷凰抱到自己的怀中,让雷凰坐在自己的腿上:“老婆,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雷凰诧异:“后悔嫁给你?怎么可能。”

    雷凰直接道:“我这个人性格好强,如果不是你,只怕没有一个男人会让我上心的。”

    君凛手指微微划过雷凰脸颊:“你还说我煽情呢,你也不一样吗?”

    “好吧。”雷凰笑道:“这算不算我们夫妻两个是鹣鲽情深。”

    君凛认真点头:“还真算。”说完夫妻两人再度相视笑了起来。

    笑了一会,雷凰才道:“所以,首长同志,今天是不是应该陪我多散一会步。”

    自从君凛来了华京后,每天晚饭后,君凛都会陪着雷凰散步,小心翼翼的,而君凛他们住的地方大部分都是官员,那些官员看三号首长竟然陪老婆散步,不知不觉也都学了起来,一时间,整个小区中,都兴起了饭后散步的风潮。

    ------题外话------

    好吧,凤凰不得不说,雷凰应该做妈妈了,不然以后忙起来怕没时间生孩子,所以只要让她二十二岁就怀孕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