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八章大闹苗家
    阴看着雷凰:“凰,看样子你过的很得意。”不知道是不是雷凰的错觉,总觉得眼前的阴似乎更加的阴森,原本看起来还有点青春的脸上,此刻更多的是死气缠绕。

    雷凰一脸不否认的样子:“我自然很得意了,如果你不出现,我会更加得意。”对于阴,雷凰从心底似乎没有那种包容的想法,而且阴三番两次的想陷害她,她可没那么大的肚量原谅一个陷害自己的人,雷凰一直以来就知道自己不是那种圣人,她也是一个平常人,所以她要为家人和亲人保护好自己。

    “将兰天给我。”阴直截了当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不可能。”雷凰也干脆。

    “凰,看来你是诚心要挑衅我的耐心。”阴看起来非常的不悦,脸色仿似那被云彩遮住的月亮,阴沉可怕。

    雷凰笑了笑,手中随意弹两下,手中多了两股蓝绿色气息:“说实话,我也很想知道,我凰道大成后是否能打过你。”

    “你?”阴的脸色一变:“你凰道大成了?”语气中一丝的不信。

    雷凰微微一笑:“你可以试试啊,有时候听人说还不如切身体验一下比较好。”雷凰这样子似乎有点勾引人的感觉。

    阴也干脆,不说话,却手一伸,一股黑色气息直接朝雷凰迎面扑了过来。

    雷凰面不改色,手掌出,五指朝上,蓝绿手掌印随即而出,正好如一面盾,挡住了阴的进攻,雷凰的手微微一捏,竟然将阴的那股黑气捏入手心,然后瞬间消散,阴的脸瞬间变得更加的难看。

    “你果然凰道大成了。”阴看着雷凰:“凰,上天对你何其好。”眼中更多的是嫉妒的色彩。

    雷凰反而一脸的平淡:“阴,我不知道上天对我是不是好,但是我从来没放弃过自己的生活,如果我不努力,即便上天对我再好都没用,而如今我努力有了回报了,阴,你觉得,你自己还是我的对手吗?”

    阴哼了一声:“雷凰,你就算凰道大成又如何,我就算现在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和你同归于尽总可以吧。”

    “你会吗?”雷凰非常冷静:“别的我就不说,阴你的性格如何。你自己应该非常清楚,你认为你自己会跟我同归于尽吗?在没有任何利益可享的情况下。”

    阴的性格如何雷凰不是很清楚,但是雷凰清晰的能够感受到刚才被自己灭的那黑色气流中的自私和黑暗,一个自私的人是不会没有任何理由下跟人同归于尽的,所以雷凰才这样说。

    阴微微眯了一眼雷凰:“雷凰,总有一天,我会将你踩在我的脚底下。”说完朝外一纵,在半空中消失。

    雷凰微微摇头一笑,看看天空有一丝的光霾出现了,心中也多了一丝的感慨,当年在对付阴的时候,自己也是花费了不少功夫的,但是如今发现,这些其实都不重要了,因为对付阴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当然这也可以说是自己凰道大成了,所以有些有恃无恐吧。

    雷凰微微沉吟了一下,目前唐心怡的危机,只要苗小凤出现就不会有问题,那么那个兰天该如何处置好呢。

    雷凰没有回去,索性在这屋顶席地而坐,神识进入自己的云染空间。

    为了教训这个兰天,她将兰天丢进了地狱中。

    直接进入地狱,发现兰天缩在一旁,那随时传来的凄厉叫声,让他的眼中充满了恐惧。

    “兰少,在这里的感觉如何?”雷凰出现,微微一笑。

    兰天看见雷凰:“你是谁?”当时雷凰是化妆抓的他,所以现在自然认不出兰天,而且此刻雷凰脸上还戴上了凰纱。

    雷凰微微一笑,随手摘了一朵一旁的曼珠沙华:“兰少真能找地方,居然都在曼珠沙华中,只是,地狱永远是地狱,你躲了又如何。”

    “我要回去,你带我回去,我爸爸是西漠省委书记。”兰天抓着雷凰的手,一个劲的求着。

    雷凰微微一挥,摆脱了兰天的手:“你爸爸是谁,好像不管我的事情,而且我也懒得管,不过要我带你出去,也不是不能,除非你将你的罪行从头到尾写出来,我满意了,自然带你回去。”

    兰天惊魂未定,但是也知道,自己若是真写了这个,只怕自己的未来就完蛋了,他只摇头:“不行,我不能写,我不能害我爸爸。”

    “害,你也知道是害,那么为何当初你做那么多的亏心事的时候就没有一丝害怕呢,现在说什么不先害人,你认为还来得及吗?”雷凰冷目盯着兰天:“你好好想想,我下次来的时候,就要知道答案,如果你还是不乐意,那么就继续在这地狱呆着吧,地狱中的生活,其实也是很精彩的。”

    雷凰说完离开了地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云染空间,因为空间中,还有一具尸体要处理。

    雷凰看着尸体,笑了笑:“其实原本不想救你,说实话,就看你和苗小凤相似,我就没打算救你,不过,如果你能活过来,这事情就会越发的有趣。”说着雷凰的嘴角泛起的邪魅。

    那些人啊,飞凰不出现,不代表飞凰消失了,太小看她了,居然有人打主意都打到她身上了,收起了凰纱,雷凰微微手一伸,一颗人生果出现在了雷凰手中。

    人生果,要人生,即便阎罗也留不住。

    雷凰将人生果放在了那尸体的嘴边,人生果竟然化成一股清流自动的进入她嘴中,当人生果整个化成清流后,那个尸体的呼吸开始顺畅起来,然后缓缓挣扎了一下①3-看-网就醒了过来,她看见雷凰一愣:“你是谁?”

    “救你的人。”雷凰非常直接。

    “我,怎么了?”那人微微摇着头,回想过去,想起来了,自己下班回家,突然一辆车子停在了自己身边,车门打开,窜出了几个人将自己拉上了车,然后有个女人命令他们杀了自己。

    她的脸色瞬间变的非常的苍白,看着雷凰:“我不是死了吗?”

    雷凰冷笑道:“死,没有我的命令。你如何能死。而且你若死了,我的朋友就会跟着陪葬,这种买卖我从来不做。”

    说着看着那女人:“你叫什么名字?”

    “陈欣。”陈欣不自居的回答了雷凰的问题。

    雷凰微微点头:“陈欣是吗,不错,可以说你是个不错的人,我看得出你的灵魂很洁净,只是如今遇上了这样的事情,你是不是应该出去说个明白。”

    “出什么事情了吗?”陈欣看着雷凰。

    雷凰嘴角泛起嘲笑:“我要然给你指证几个人,你敢吗?”

    “如果是杀我的人,我敢。”陈欣点了点头,自己安安稳稳做人,从来没有过想害人的想法,但是如今却被人差点害的再不能活过来,所以如果是要她指正罪人,她自然乐意。

    雷凰微微笑了笑:“好,那么你就跟我出去吧。”

    出去?陈欣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情,发现自己竟然在一处楼的顶楼天台上:“这是什么地方?”

    陈欣可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诡异的事情发生。

    雷凰笑了笑:“西漠大酒店的顶楼。”然后道:“走吧,我带你去见几个人,以及因为你的死差点要坐牢的那个苦主。”

    陈欣点了点头,跟着雷凰走。

    雷凰带陈欣到了房间,其他人一看见陈欣微微一愣:“苗小凤?”

    雷凰轻笑:“她是陈欣,那个被杀的替死鬼。”雷凰还真直接。

    冯珊珊过来,上下打量了陈欣:“嗯,很像,不过眉间多的是谦恭端庄,比那个苗小凤的放荡不知道好多少倍。”回头又看着雷凰:“三姐,那苗小凤还好吧?”

    雷凰笑了笑:“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今天心怡就不会有事,我想着,这活着的苗小凤若出现了,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好戏上场,我还真想看看这个戏。”然后对冯珊珊道:“珊珊,去叫两个的士到地下车库接我们,还有小心一点,酒店外面有警察盯着。”

    冯珊珊做个ok的动作:“三姐,你放心,我知道该如何做。”说完就匆匆出去了。

    雷凰对戴小月道:“小月,你一会留下,等我们离开后,你去退房。然后正大光明从正门出去,带了人直接去西华街三十九号,这有时候啊,我们要闹就要闹的人尽皆知。”

    “是。”戴小月点了点头。

    雷凰转了转眼珠,然后对唐心怡道:“心怡,一会你这样做。”说着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说完后才笑道:“我会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我不出面,但是我要让惹我的人都知道,惹怒我的下场是什么。”

    “嗯。”唐心怡点了点头,这一次她心中的早已经燃起了不知道多少的怒火,如果不是雷凰赶回来,自己还不知道要如何来度过这次难关,民不与官斗,她非常明白如果自己跟兰天斗,吃亏的就是自己,光看当时公安感觉的情况就明白了。

    雷凰微笑着,似乎一切跟她都没什么关系,冯珊珊打了电话过来,说车子已经在地下停车场了,雷凰才带了人下去。

    苗家,此刻真不知道该如何做,丧贴已经发出了,殡仪车也已经来了,但是没有尸体,这尸体不翼而飞,让得到消息的刘民再度滋生一种佩服,即便不是雷凰亲自做的,这事情也必然跟雷凰有关,而雷凰在一夜之间竟然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想到自己当时还劝雷凰不要混这一趟水,如今想想就汗然。

    虽然很多人没有大声喧哗,但是窃窃私语都是有的。

    “各位,不好意思,做完家里遭贼。这贼也蹊跷,别的不头,就偷了舍妹的尸体。”做戏要做足,苗嘉林不知道雷凰接下来会如何出招,但是他还是要小心的做足自己的事情。

    “苗经理,这事情昨晚发生后,你怎么不报警啊。”刘民一脸为难样子:“早点报警,我也能让警方配合。”

    “原本以为,扛着一具尸体,也走不远,我派人找找,总会找到,但是想不到,却好似消失了一样,怎么也没消息。”苗嘉林脸上露出苦闷的样子。

    “我还以为苗经理会说,其实令妹没有死呢,这不过是一场玩笑而已。”唐心怡带着人出现了。

    刘民一愣,看看她后面,竟然没有警车跟踪,刘民心一颤,她们竟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脱离自己的盯梢。

    “唐心怡,你这个凶手怎么还敢出现。”雪姗出来,一脸叫嚣的样子。

    唐心怡冷笑道:“苗夫人,不知道你这个凶手两个字如何定义的。”

    “你杀了我们家小凤,你就是凶手。”雪姗怒道。

    “哦?”唐心怡微微挑眉,一脸镇定,对于雪姗的控诉,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苗夫人,不知道你所说的我杀人,有什么证据没有,这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没有证据的事情,你不要乱说。”

    “那夜只有你跟我妹妹有过吵架,再说了,你也可以嫉妒我,我们谁不知道,原本你是嘉林的女朋友,后来嘉林选择了我,你是因爱成恨。”不远处的雷凰看着这一切,心中感叹这雪姗不去拿奥斯卡金奖真的是太可惜了。

    唐心怡则笑了起来:“因爱成恨,这个话倒是不错,不过如果我真是因爱成恨,好像要杀的也应该是你吧,我没事杀那苗小凤做什么,她也算不上是我情敌吧。”

    “你?”雪姗脸色微微一变。

    唐心怡则道:“我听说你们这里昨天进贼了,然后偷走了苗小凤的尸体,我很奇怪来看看,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见不得我蒙冤,结果发现了一个人。”说着对着门口喊道:“紫颜,将人送进来吧。”

    只见侯紫颜拉着人进去,那人还喊着:“我不要进去了,你们放开我了。”苗嘉林看见来人脸色变了,雪姗的脸色也变了,这么刁蛮的口气,除了苗小凤还有谁。

    唐心怡看了苗嘉林和雪姗一眼:“也是凑巧了,我原本还以为苗小姐还真出了什么事情了,结果她竟然好玩,一个人出来,我心想,应该是苗经理和苗夫人弄错了,这人好好的活着,怎么说死了呢,所以先将人送了过来,那两位先认认,这是不是苗小姐?”

    “哥,嫂子,你快让这个女人放开我啊。”苗小凤依旧在叫嚣。

    唐心怡微微一笑,只是看着苗嘉林和苗夫人:“两位,可就想好了?这是不是苗小姐呢?”

    苗嘉林看了一眼唐心怡,然后道:“唐心怡,你好样的。”苗嘉林曾经自以为是非常了解唐心怡的,但是此刻,他却有一种根本就看不透唐心怡的感觉,也许就是因为这种感觉,虽然这事情处处透着雷凰的痕迹,但是雷凰没有出面,那么他也只能揣测,而且,苗小凤的出现,已经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以唐心怡伤人这个事情来追究她的责任,似乎已经是不可能了。

    唐心怡则依旧一脸笑容:“说来也不能怪我认错了苗小姐,因为今天早上,还遇上了一个女孩子,自认是苗家过世的小姐,我当时就惊讶了,照说,这过世了,就是死人,但是来人却明明是活的,后来想了想,这苗小姐是苗经理的亲妹妹,因此还是让苗经理自己来判别比较好,因此我就将认不清的死人还是活人带了来了。”

    说着,唐心怡对门口喊道:“雷茵,将人带进来吧。”

    只见雷茵和陈欣走了进来。

    看着走进来的陈欣,雪姗的脸色微微一变,陈欣看着雪姗走了过去:“苗夫人,还认识我吗,你杀死我就是为了嫁祸给唐小姐,可惜啊,我命大,没被你杀死,如今我回来了。”

    雪姗脸色变的很深:“你不是死了吗,怎么还活着。”

    陈欣冷笑道:“苗夫人,你怎么就知道我死了,我明明是活的。”

    “雪姗,别胡说。”一旁的苗嘉林看事情要糟,忙先阻止雪姗的失态。

    雪姗也感觉到了自己失态,忙收敛了一下心神,然后看着陈欣道:“你是谁啊。我也只是认错人了而已。”

    陈欣微微笑了笑:“其实我是谁,雪姗女士应该知道的更清楚,只不过很可惜,我没死,当然也可惜我没死,所以雪姗女士你也不用死,只不过同样,你要嫁祸给唐小姐的计划也败露了。”

    苗嘉林直接道:“这位小姐,我想你认错人了,要知道,红口白牙有些话还是要注意一点说。”

    苗嘉林知道陈欣没有证据,但是他也要警告一声,如今是自己这一方绝对的落下风了,他只希望这事情早点揭过去就好了。

    陈欣微笑看着苗嘉林:“苗经理,真为你可惜,居然有这样的妻子和妹妹。”说完转身,面对苗小凤:“你和我的确很像,但那只是指容貌上的,但是其他的,你永远比不上我,你唯一超过我的,不过是你有一个有钱的哥哥。”

    “有钱又如何,又不是万能的。”雷茵不满道:“陈欣,人心最重要。”不屑看了一眼苗小凤:“这位苗小姐实在不能跟你比。”

    苗小凤这个人,性子永远是改不了的,大概又忘记了自己是为何出现的:“你什么意思?她哪里比得上我。”

    “她自然比不上你,因为她不会像你这样去吸毒,去卖身。”冯珊珊最看不惯的就是苗小凤这种人,想起自己当初还参与救治她的行动,心中就万分的懊恼,看了一眼苗嘉林,露出一副特别懊悔的事情:“苗大经理,你知道吗,你知道最懊悔的事情是什么吗?”

    苗嘉林知道如果是冯珊珊说的话,绝对不会有什么好话,因此只能自嘲一笑,不想多话,但是冯珊珊没打算就这样放过苗嘉林,她恼怒苗嘉林对唐心怡做的事情,所以非常不客气的直截了当:“我真的恨当初自己手贱,居然会救了苗小凤。其实她死在那些毒贩子身上,我反而觉得是理所当然,也省的现在看见她我就觉得,我当时为啥那么贱啊,为啥要救这样一个人啊,唉。”说到这里冯珊珊再度大声叹气,表示着自己的懊恼。

    吸毒,卖身,这种事情一般不会被人拿来说的,而且苗嘉林现在算起来也是有头脸的人,绝对没有人想到会有人竟然说这样的话,而他也不能阻止冯珊珊去说这些事情,这些本身就是事实,苗小凤的脸此刻都变了,她对于过去的一切能隐瞒就隐瞒,为何会答应雪姗的计谋,陷害唐心怡,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想通过这个事情,让自己彻底消失在别人眼前,然后盖头换面重新来过,但是她没想到,不但没有陷害成功唐心怡,如今自己也进入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

    一旁原本来参加丧礼的人,如今却成了看热闹的人,刘民在人群中,看着这一切,不得不佩服雷凰的手段,就这样一件事件,就已经将唐心怡摘除,而且将苗嘉林一家人陷入到了一个不能出来的漩涡中。

    “苗夫人。”唐心怡对于雪姗没有任何意见,对于苗嘉林,她承认他是她才初恋,初恋是美好的,但是,也没有因为他如今娶了雪姗而心中不甘:“我是女人,我了解你的忐忑,但是你放心,我唐心怡不否认曾经和苗嘉林有过一段恋情,但那不过是过去,在得知他已经结婚的情况下,我早就已经开始忘记这段感情,我想你也不想因为你的多疑而将自己陷入被动的地步,而今天我来找你们,也不是为了他苗嘉林,我只是想把话说开。你们根本就不需要来陷害我。”唐心怡这样说,其实是雷凰授意的。即便很多人都知道唐心怡的实际身份,但是没有人会将这个说到明面上来,其实这也是一种变相的一种妥协。

    苗嘉林的脸色十分不好看,他只能叹了口气,然后对苗小凤道:“还不赶紧回你房去。”心中明白,如今这样处理的结果是最好的,如果真追究起责任来,只怕吃亏的是自己这边。

    陈欣一旁却开口了:“等一下,我就是想问一下雪姗女士的问题,不知道你为何当初要抓我,杀我,如果我和苗小凤相似,这似乎也不是死的理由吧。”

    “你胡说什么,你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吗?”雪姗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曾经要杀陈欣的,毕竟这样就等于变相承认自己在对付唐心怡,即便此刻唐心怡将这事情化为了自己吃醋,但是杀人这个罪名还是不能同意的。

    陈欣则一脸好奇的看着雪姗:“照你说,难不成我还认错了人了?”

    “你是绝对认错人了。”雪姗此刻只有一问三不知。

    陈欣微微点头:“看来是我在做梦了,不过我这梦还真厉害,既然能够人是雪姗女士,还有你身边的几个保镖,而且我还记得那绑架我的车牌号码,号码是m88796,不知道这个号码是哪里的,看来我真要去好好查查,不过若真是梦的话,能梦的这么准,看来我要多做这样的梦,最好是做彩票梦,告诉我哪个号码,可以让我包赚不赔。”陈欣说的很认真,对于雪姗的否认似乎也没有特别放在心上。

    雪姗的脸很难看,他是想不到这陈欣竟然还会做将这车牌号码都记住了。

    不远处看着一切的雷凰,知道第二波应该开始了,她微微一笑,然后,神识一动,直接进入了地狱,看着那还在躲躲藏藏的兰天。

    “兰大少,感觉如何?”雷凰笑嘻嘻的看着兰天。

    兰天看见雷凰,就好像看见了亲人,直接跪下:“带我离开这里,我不要留在这里。”

    雷凰双手抱胸:“要离开这里也不是难事,但是你总应该知道我为何送你来这里吧。”

    兰天快哭了:“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以后我再也不敢随便做坏事了。”

    “做坏事?”雷凰轻轻一笑:“你所谓的坏事我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听说你要做什么黑道大哥?”

    “不是的,是我爸爸说的,说如何能够将黑道控制在自己手中,那么西漠就是我们兰家人的天下了,我这人做官绝对不行,经商也是半吊子,所以才想做黑道大哥的。”兰天真的很直接。

    雷凰微微点头:“那么不知道你原本打算如何做呢?”

    兰天听雷凰好奇,忘记自己所处的地方了,因此直接道:“其实我也是凑巧听说的,上次跟这周光去吃饭,认识了苗嘉林一家人,从他们那里知道了,唐心怡是目前黑道管理者,因此想着如果能够除掉唐心怡就好了,正好苗嘉林的妻子雪姗也有这个想法,因为她嫉妒唐心怡在苗嘉林心中还有一丝位置,所以我们就商量好了,利用苗小凤来陷害唐心怡。”

    雷凰拦着蓝天:“苗嘉林夫妻会同意?”

    “他们要在西漠做生意,就需要各方面的支持,我好歹是西漠省第一衙内。照顾他们两个还不简单吗?所以我就将我的要求跟他们说了,结果他们同意了。”兰天说到这里,就看着雷凰:“我什么都告诉你了,你是不是应该让我离开这里了,我再不要呆在这里了。”

    雷凰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好啊。”雷凰微微笑了笑:“不过再你离开之前,你刚才说的要写成一份文字,然后签上你的名字,你才能离开,这个条件我上次好像就说过了。”

    兰天直接摇头:“不行,我不签字。”兰天再混也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在西漠横着走,最大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是兰平的儿子,而如果自己一旦签了这个,那么有心人只要利用起来,兰平的位置就没有了。

    雷凰微微笑了笑:“其实你签不签都没关系,我的手机正好有录音功能,刚才你说的,我都已经录音下来了,如今网络虽然不发达,但是已经渐渐开始起来,如果我在网络上这么一传,不知道你们会如何?”

    兰天的脸色变了:“你要我做什么,你说,你不能害我爸爸。”

    “哼?”雷凰直接哼了一声:“你认为这个是害你爸爸吗,但是事情你没少做了,我感觉你的事情一直都做的挺不少的,如今才想起害,也都是你害的。”

    “你想要我怎么做?”兰天是害怕了,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你将苗嘉林的阴谋说出来,我可以保住你们一家,包括你父亲,当然,你父亲的位置要动一动,可以让他提前退居二线,这总比被关进大牢好吧。”雷凰微微一笑:“当然,如果你的父亲禁得起查,那么就子当别论了。”雷凰微微一笑,好像说的非常的简单。

    兰天明白雷凰说的是真话,其实如果自己的父亲经得起查,那么自己就不会担心了,不过是自己的把柄而已,他看着雷凰:“我就想知道一点,你为何要针对我爸爸?”

    “针对?”雷凰微微摇头:“官场上没有所谓的针对,只不过是你们动了我的朋友而已,任何时候都可以有贪吃的行为,但是吃相太过难看,就不是什么好事情,我只不过不喜欢吃相难看的人而已,而你爸爸的吃相的确是难看了一点。”

    兰天低下了头,自己父亲是什么样的人,他也是知道的。

    雷凰再度道:“而且我这人如果别人只是针对我的,那么我可以不放在心上,但是若是有人要对付我的亲人或者朋友,那么就不要怪我了。”

    兰天叹口气:“唐心怡是你的朋友,我明白了。”他知道不管如何自己是躲不开了,既然如此,还不如爽快一点,即便是衙内,兰天也不是那种草包,他自然明白雷凰的意思,看来他是躲不掉了,因此看着雷凰道:“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也一定要答应我,一定要保住我爸爸。”

    雷凰轻笑:“你放心,我说过的话,从来不会失信。”

    兰天耷拉一个脑袋,有气无力:“你将纸笔给我吧,我来写。”

    雷凰轻笑道:“当然。”说着将纸笔给了兰天。

    这里的时间是由雷凰控制的,为了让兰天害怕,这里的时间给兰天的感觉早已经是过了差不多半个月了,所以雷凰不担心时间来不及。

    兰天也干脆,很快就写好了,并且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雷凰看了看兰天给自己的,兰天的字写的还不错,雷凰微微摇头道:“你也算是个厉害的,都说字能显示一个人的品质,照说你的字写的也不错,怎么也没想到,你这个人竟然会是这样的。”

    兰天脸上有一丝不好意思:“其实这也怪不了我,从小我爸爸妈妈都那样对我,时间长了,我也就那样了,其实我也知道那样做是不对的,但是依旧改不过来。”

    雷凰微微摇头,手微微一拍兰天,兰天就晕了过去,而雷凰趁机就带了兰天出了自己的空间。

    然后将蓝天放一旁,随手微微一拧,兰天一痛醒了过来:“是哪个王八蛋敢掐我啊。”

    “我掐的。”雷凰不紧不慢的回答,兰天一听是雷凰的声音,忙清醒过来,而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己竟然在一辆车内。

    雷凰指指外民:“苗嘉林的家,该如何做,就不需要我教你了吧。”

    兰天对付不了雷凰,心中是火大,正好需要有人给他出气,而苗嘉林此刻无疑是最好的人选,兰天直接道:“行,那我就去。”说着就下了车,直接朝苗家冲了过去。

    “苗嘉林,你这个混蛋,给我滚出来。”兰天的出现,让苗嘉林意外,让其他人也意外。

    因为兰天在前一天晚上突然消失在西漠娱乐城,人们都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有些人甚至揣测是不是被绑架了,而苗嘉林和雪姗虽然落于下风也不会说出真相,就是因为兰天失踪,反正这事情只是自己和兰天的交易,只要兰天不出现,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而此刻兰天突然出现了,等于是将事情放在了明面上来说,苗嘉林和雪姗的脸色再度变了。

    “兰少,你怎么来了?”此刻苗嘉林唯一能做的就是安抚好兰天,只要度过了这一次难关,他相信事情就会好过很多。

    而兰天看着苗嘉林:“苗嘉林,你厉害啊。竟然敢算计爷。”

    苗嘉林微微诧异:“兰少你这话说的,什么意思,我们都不明白。”

    “你不明白?”兰天直接上去一把扯住苗嘉林的衣服领子:“你居然还有不明白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吗,你将我关在没有人住的地方,不都是你做的吗,你就是想灭了我,然后要灭口是不是,你怕别人知道你老婆抓了酷似苗小凤的陈欣,还杀了人家,为的就是嫁祸给唐心怡,所以你千方百计的将人灭掉,但是你忘记了,你以为你这样就能逃过了,我逃出来了,你苗嘉林就遭难了。”兰天的话似乎很没有规律性,但是却直接说出一个问题,那就是有关唐心怡的一切都是假的,而且做这些事情都苗嘉林一家做的。

    “兰少,你喝醉了吧?”苗嘉林的脸色非常不好看,如果轮能力,他自认绝对能够胜过兰天,但是问题是兰天根本就不按常规出牌,谁知道他要做什么,尤其如今突然这么一说,他知道,除非这兰天能够放过他,不然只怕吃亏的反而是他,这兰天不管如何都是衙内,上面有一个省委书记在支撑着他。

    想到这里,苗嘉林的脸色更加的沉了,如今他只希望这个兰天能够放过自己。

    “喝醉?放屁。”兰天直接骂道:“我连早饭都没吃呢,怎么来的喝醉。”

    苗嘉林明白兰天的意思了,看来这兰天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了。

    “兰少,你也累了,不如休息一下,我们什么事情都好说。”苗嘉林还是要挣扎一下,他到目前这个地位不容易啊。

    “我说苗嘉林,以前吧,看你这个人还算入眼,但是现在才发现,你这个人真的是猪狗不如,居然还弄出这么多事情来,看来你真的是被铜钱给薰黑了心了。”冯珊珊的话不好听,但是在场的人都不会反驳。

    如今真相就放在面前,唐心怡是无辜的不能再无辜的人了,所有的事情都是苗嘉林做的,当然其实真相大家也明白,应该是兰天做的,毕竟苗嘉林再厉害不过是个平民百姓,怎么可能算计西漠省第一衙内,只不过这些话只能烂在肚子里,也不能说出来,既然兰天说是苗嘉林做的,那么就一定是苗嘉林做的。

    兰天看都不看苗嘉林一眼,只是看一旁,看见了刘民,这刘民也跟兰平汇报过几次工作,因此兰天自然也见过:“刘叔叔,我要告这个苗嘉林,居然绑架我。”

    刘民自然知道,这个时候,苗嘉林是绝对保不住的那种人,因此顺势道:“既然是兰少说的,一定是真的。”说着对着苗嘉林道:“苗经理,虽然目前只有兰少的揭发,但是还是希望你跟公安局合作,毕竟和公安局合作是每个公民都应该尽的义务。”

    雪姗过来:“刘民,你不可以抓我老公。”

    刘民直接道:“苗夫人,也要请你协助,毕竟兰少口中的真相太过惊世骇俗了,我们还需要求证,但是还请你合作,另外。”刘民看了看一旁的陈欣:“陈欣同志,也希望你去录一份口供,毕竟这也关系到你。”

    “自然。”陈欣忙答应了下来,所有人都明白了,看来苗嘉林是真的在劫难逃了。

    刘民很快叫了警察过来,见苗嘉林一家带走,看到这个结果,所有人都一种感觉不可思议的感觉,想想前不久,还传出是唐心怡杀了苗小凤,现在唐心怡都没说什么,结果苗嘉林反而要下狱了,难道这真的是恶有恶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