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六章妄想摘桃?
    那一日后,雷凰将经济方面全部交给平洋,自己更多的就是对人员的监督,以及平衡各方的关系,雷凰的信念是能者上,不能者下,就因为这个政策,让大家的积极性再度调动起来,明明是政府官员,雷凰偏要打破铁饭碗的常规。

    这样来做,让人明白,即便自己坐在了这个位置上,如果没有合适的成绩,是走不出来,其实雷凰只是暗中在寻找人才,希望能找到适合管理农业园区的人。

    不知不觉就是年底了,年底的经济报告很重要,当雷凰看着平洋送来的经济报告,微微一愣:“这是真的,今年剑南的经济居然已经直接创造出了三百万?”她心中也知道既然平洋敢拿来给自己看,这个报告绝对是真实的。

    果然,平洋点了点头,一脸笃定的样子:“我这已经是藏头纳尾了,实际我们的数值还不止这个数,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报的稳妥一点,主要是为了有利于明年的发展,书记,你看呢?”

    雷凰呵呵笑道:“我原本预估第一年能创两百万差不多了,想不到出乎了我的意料,就按照县长的意思,好歹我们留点后手。”其实雷凰也知道,即便是留了后手,这个数据报上去必然也让市委吃惊的,要知道一年前的剑南县还是跟国家伸手要救济金的县啊,如今不但翻身了,而且还创造了利润。

    这一份报告是雷凰亲自送到市委了,当高渐深和吴志国看了后,还不确定的问雷凰:“雷凰,这数据是真的吗?”

    雷凰含笑点头:“不瞒高书记,吴市长,其实实际数据我们还稍微有点超出,只是想想今年就不要报太高,免得惊世骇俗。”雷凰的话所的特别自豪。

    听了这话,让高渐深和吴志国苦笑连连:“这份报告已经够惊世骇俗了,不过为了稳妥起见,我们会派审计局去审计账务,经得起查吗?”

    雷凰笑了起来:“书记,市长,我还不会拿这个来虚报数据,绝对经得起查。”雷凰也能理解市委的做法,毕竟这一年剑南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高渐深和吴志国是相信雷凰的,不过还是让审计财务方面派人去剑南查账,结果查来的结果,让高渐深和吴志国大吃一惊,实际利润竟然已经接近五百万,高渐深看着吴志国:“市长,这是真的吗,要知道一年前,这剑南县可是我们西漠最穷的县啊。”

    吴志国苦笑道:“我也不信,一度问审计局的同志,数据是否出错,结果人家说,这已经是方方面面严格去除了的,还不包括如今正在创造的那些利润项目。”

    高渐深苦笑道:“这个雷凰,果然厉害,难怪上面要她直接做县委书记。”

    “书记,那剑南这个数据,你看我们怎么报?”吴志国问高渐深。

    高渐深沉吟了一下:“虽然不能全报,但是也不能报低了,这三百万好像低了一点,我看就四百万吧,市长认为呢?”

    吴志国笑道:“我也是这个意思,不能因为出了成绩就松懈了,这样的数据也是对剑南的一种鞭策。”

    沙南市委市政府递交的经济报告中,剑南县的数据也成为了西漠省委省政府的一个焦点,宣源瀚看着这个报告笑了起来,不过还是问吴志国:“这个数据是真实的吗?”

    吴志国点了点头:“绝对真实,当初雷凰同志报上数据来的时候,只是报了三百万,我和高书记都不相信,还专门拍了财务审计去审计查账,结果发现,实际居然接近五百万,这个四百万的数据还是我和高数据商议后定下的。”

    宣源瀚笑了起来:“很好啊,高渐深同志应该去了兰书记那里了吧。”

    吴志国点了点头:“兰①3-看-网记去汇报。”

    宣源瀚拿起电话:“书记,我是宣源瀚,是啊,就是为了沙南送来的报告啊,好,那我带吴志国同志过去。”

    说着挂了短话,对吴志国道:“走,去书记办公室。”

    省委书记兰平此刻听了高渐深的报告后,也是满脸的狐疑:“渐深同志,你这个报告真没有水分?”

    高渐深有点无奈道:“兰书记,我是真想有水分,为这,我和志国同志还特地派了财务审计去审计查账,当时剑南报上来才三百万,这四百万还是我和志国同志商量后定的,实际的,还要高过这个数。”

    “奇迹。”兰平吐出了这两字。

    “书记,我也认为是奇迹。”宣源瀚带了吴志国走了进来。

    兰平走到一旁沙发:“我们都坐下说。”然后掏出香烟,各自丢了一支,自己抽了一支,点了火:“这剑南,我记得一年前还是跟国家要钱过日子啊。”

    “是啊。”宣源瀚不无感慨:“如今不但没要一分钱,据说连他们县里的需要用钱的地方,比如修路之类的,都是自己想法子结局,如今竟然还给弄出这么多钱来,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的产生。”

    兰平点了点头,笑道:“这剑南县可以作为典型来抓,一年前后竟然能够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我上次听说省长去过剑南县?当时感觉如何?”当年宣源瀚要去剑南,兰平还有点不明白,如今倒是不得不佩服宣源瀚的举动,至少这样给人外在感觉,省长非常关心贫穷地区。

    宣源瀚回想当日去的样子,不禁感慨:“当时我去了,只感觉那里一片火热的感觉,那里的村民一个个都是热火朝天的干活,而且当时剑南的经济才起来,当时我觉得剑南经济一定会上来,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是这么惊人。”

    兰平笑问:“我记得剑南县现任县委书记叫雷凰吧?”

    “是啊。”宣源瀚笑道:“书记应该还记得西漠公安学院提出的先进青年先锋精英这个项目吧,这个提出者就是雷凰。”

    “哦?”兰平眼睛一亮:“这么说这个雷凰还真的是精英。”

    宣源瀚微笑道:“可不是,她是第一批精英荣誉获得者,而且还在中央团委实习过一段时间,当时原本米书记想要她跟着他去岭南的,结果被我抢先一步,给抢过来了,如今想想,我当时还真做对了,这雷凰无疑给我们带了惊喜。”

    兰平深深吸了口烟,然后道:“我想见见这个雷凰,这样的精英,的确应该见见。”

    宣源瀚笑了笑:“渐深同志会安排吧,说真的,我也想见见这个雷凰,也要就剑南问题和她好好咨询一下,她如何能做到的,能把一个剑南发展到现在这样的,这一直就是我所疑惑的。”

    高渐深笑道:“我这就去安排去。”

    雷凰听说这省委书记和省长要见自己,微微挑眉,倒不紧张,想想也是,她接触了好几个省级干部了,连中央一号二号首长都见过了,所以对于被省级干部召见这个事情,并不是很在意。

    在高渐深和吴志国的陪同下到了省里,先是去见省委书记兰平。

    雷凰随着高渐深和吴志国到了省委办公室门外,有秘书通报后,大约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秘书才通知他们进去,不过说是兰平要单独见雷凰。

    高渐深和吴志国分别嘱咐了雷凰几句,然后他们就离开,他们先去见省长宣源瀚。

    雷凰则随着秘①3-看-网记办公室。

    雷凰走进,发现兰平在看资料,雷凰站着,没有说话,这也是一种官场常见的现象,对于这点等待雷凰还是能够等得的,谁让自己的级别低呢,换个角度想,自己若是到了兰平的位置,只怕也会这样做,这是一种官威显示的方式。

    兰平暗中也在观察雷凰,兰平是鲍系的人,对于雷凰这个人也有所听说,毕竟如今鲍家的鲍昊年已经和雷家的雷茵订婚了,而雷凰可以算是上层阶级的一个秘密。

    谁都知道雷振兴外室有个女儿,而当年雷振兴为了让这个女儿能够进入家谱,被雷家承认,听说和当年的雷家三老好闹了不小的矛盾,不过这个雷凰也是争气,如今才二十岁已经是县委书记,而且听说她跟君家的君凛订婚了。

    当然这些只有世家之人才知道,兰平就是因为是鲍家的嫡系所以才知道这个秘密,他对雷凰这个人还是很好奇的。

    雷凰,她的资料内容都很简单,兰平看到的也就是她最简单的资料,这是因为她本身简单还是说她资料早已经被保密起来,这就不知道了,但是有一点,也有人曾经传言,她去了一趟罗国,不但让华罗两国再度建交,而且听说还让罗国主动提供给了华国几千万米金的赔款,只是具体到底是什么,他也打听不到,反正雷凰身上的神秘一直就存在,让人非常好奇,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所以今天就接着这个机会见见雷凰。

    雷凰似乎挺清秀的,这是兰平的第一感觉,第二个感觉,就是这个雷凰太低调了。

    的确雷凰此刻只是嘴带微笑,好似一个大学生,根本就看不出她已经是执政一方的县委书记。

    “雷凰同志来了,坐下说话吧。”兰平笑了笑。

    雷凰道谢一声,在兰平面前坐下,如果是别人看见省委书记必然是会有一种天生的畏惧感,但是雷凰没有,她只是看着兰平,嘴角泛着一丝微笑。

    “雷凰同志,你在剑南的成绩我是看到了,也很欣慰,说实话,原本你去剑南,我还是有点怀疑的。”兰平指指一旁饮水机:“喝水自己倒。”

    雷凰笑道:“书记,还是用热水吧,有茶具没有,我给你泡一次茶。”

    兰平听了笑道:“我听华京的人说过,你的茶艺也是一流的,看来今天我有福了。”

    雷凰走到门口去跟秘书要了茶具和茶叶,然后又要了一热水瓶水,熟练的洗茶具泡茶:“其实也就是一种爱好,熟能生巧,久而久之就喜欢上了。”

    很快将泡好的茶水递给了兰平,兰平闻了一下,然后轻轻品了以后,赞许的点了点头:“名不虚传。”看着雷凰:“雷凰,下一步什么打算?”

    雷凰微微诧异的看了一眼兰平:“我暂时还是要留在剑南县,至少两年内,我不会离开,农业园区才起来。”

    兰平微微皱眉,有点不悦,兰平当然也是有私心的,他如此问,无非是想让人来摘桃子,只是雷凰的桃子不是那么容易摘的,除非雷凰自愿退让,因此才现在这样试探一下雷凰。

    而雷凰也总算明白了兰平让自己来省委办公室的原因,无非就是想让自己退让。

    如果是别人,省委书记开口了,或许真会退让了,而兰平也会因为对方的退让,适当给予补偿,但是雷凰却不是别人,她或许没有亲眼见过如何,但是也知道,一旦自己退让,只怕以后所有的人都会来打自己的主意。

    所以雷凰打定了主意,我走由我,我留由我,不会让任何人左右,即便对方是省委书记,也不会退让。

    “雷凰,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外面的发展空间很大,我觉得应该更适合你发展。”兰平淡淡道。

    雷凰古井不动:“兰书记,我才二十岁,如今这样的年龄我做一个县委书记已经让人不敢置信了,所以我早就有了主意,要好好的做事情,绝对不能有别的想法,兰书记您的意思我自然明白,但是如今不是我走的时候。”

    兰平微微皱眉了一下,他心中也明白,自己这样做有点卑鄙了,毕竟剑南是雷凰发展起来的,她在剑南留上几年,对于她的履历也好很多,只是自己总是想着让自己的亲信能够早点去摘果实。

    雷凰微微笑了笑道:“兰书记,有时候摘桃子是可以,但是不要想着去嫁接桃树,目前剑南不适合。”看着兰平,雷凰无惧。

    兰平苦笑,自己的身份是省委书记,但是对于雷凰却只能安抚,他明白雷凰的来历,也知道雷凰的意思,看来自己是真的太过心急了一点了。

    “我也只是提提,既然雷凰你这么说,也自然有你的道理。”说着拿过一旁一份文件:“这是你们剑南县今年年终经济汇报,听渐深同志说,你原本只报了三百万的,这谦虚是好,但是也不能太谦虚了。”

    兰平说的很平淡,似乎忘记了剑南原本是华国的最贫穷的县镇。

    雷凰微微笑了笑,在自己拒绝了兰平的意思后,雷凰就知道他一定会有一些想法,因此道:“那兰书记的意思要报多少?”

    “你们市委报上来是四百万,我们党的政策一贯是诚实为主,我觉得,我们要实际报上去。”兰平可谓是居心叵测。

    这就是名正言顺的阳谋,雷凰知道,但是却不能拒绝,她笑了笑,也没再发表意见:“既然如此,就按照兰书记的意思吧。”

    报上去了又如何,雷凰很清楚知道剑南的情况,如今才起步,来年只怕还能翻几倍,所以这兰平要报就让他报好了,想捧杀自己,也要看看自己是否乐意被他捧杀。

    雷凰从兰平那里出来后就去找了宣源瀚,宣源瀚正和高渐深和吴志国说话,看见雷凰来了,笑道:“我们的剑南功臣来了。”

    雷凰轻笑:“省长,你是不是见不得我做点事情出来,才兰书记那里得了一个消息,你又来捧我。”

    “兰书记那里对你的成绩是如何可定的?”宣源瀚问道。

    “我们党要求事实就是,因此今年所出的成绩要如实向上报告。”雷凰很平淡。

    “什么?”这话说完,宣源瀚,高渐深和吴志国都叫了起来,这是明显的在捧杀人啊。

    雷凰却很淡定:“我想想也对,反正剑南如今已经慢慢起来了,让大家重新认识一下剑南也好,所以我也就没有阻拦书记了,他高兴就好。”

    好一个他高兴就好,宣源瀚也好,高渐深也好,吴志国也好,这三人都是官场中的老人,都知道兰平这样做分明就是要捧杀雷凰,但是雷凰这么一来,就好似兰平的一记重拳打在雷凰的棉花上,看似痕迹很深,其实没有一点杀伤力。

    “真的这么有把握?”好歹也是认识的人,宣源瀚自然要多关心一点雷凰。

    雷凰微微一笑:“我从不打无把握之仗。”顿了一下:“再说,农业园区一旦成立,这剑南未来都不用担心,所以就这样吧。”

    宣源瀚算是听明白雷凰的意思了,她的意思,农业园区一旦真正起来,只怕剑南的发展是更加的快。

    “听说你已经在筹备农业园区中了,有什么困难吗?”宣源瀚问雷凰。

    雷凰微微一笑:“我少人。”

    “少人?”宣源瀚微微诧异:“怎么少人了?”

    雷凰一脸认真:“农业园区在其他地方还没有搞过,因为是农业,它不可能像工业一样,将所有的企业规定在一个地方,我只能根据实际情况来建立,比如,罗家村的香椿园,莲花村的各种草类种植,包家坳的菌菇培养等等,这些具有特色的农业,我才能划入农业园区中,因此涉及范围之光是可想而知的,我的意思好似,农业园区是需要专门一个负责人的,而这个人最好是副县长级别,当然如何可以,最好还是兼任常委。”雷凰笑了笑。

    高渐深微微皱眉:“据我了解,剑南的所有同志都很好,只怕没有常委可以多出来。”

    雷凰笑了笑:“剑南县一共就九个常委,正常县的话,会是十一个或者十三个,当初剑南的基础差,所以少一点没关系,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剑南发展起来,这人才是一定要的,因此我觉得扩充常委是必然的事情,而且如今也是时候了。”雷凰微微一笑,其实如果刚才兰平好好跟她说,她也会让兰平的人来摘桃子,但是如今,她不干了,她就是要将机会给宣源瀚,高渐深和吴志国,三名常委,只要他们同意了,有了人选,县中的常委是只要市委报备一下,然后由市委上报省组织部备案就可以了。

    “你有人选了?”宣源瀚好奇的问雷凰。

    雷凰微微摇头:“没有。”然后很认真的看着宣源瀚,高渐深和吴志国:“我就是没人才跟你们要啊,我要有人干嘛还开口,反正一句话,不管是好是坏,哪怕山沟里拉人,你们每人也要给我拉一个出来。”

    雷凰说的轻松,但是宣源瀚三人却微微一震,明知道这是雷凰的阳谋,却一脚还是要踩上去。

    雷凰要人,虽然是大势所趋,但是绝对不会当着三个领导的面要,但是她要的,为的就是正大光明的告诉他们,我这里摘桃子的位置给了你们,但是你们也要无偿支持我的工作。

    官场上更多的就是相互的是利益的支持,而雷凰付的报酬正是他们想要的。

    剑南从贫穷县开始发展起来,而且前途注定是一片光明,这样的情况下,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去了剑南县就是给自己的政绩多一笔,而兰平原本就是这个意思,但是兰平的吃相太难看了,他竟然想搬开雷凰,即便知道雷凰身后有人,即便知道她是雷家的女儿,他依旧想去动,当然依照兰平如今的势力,要搬走一个县委书记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是名目要好听,而最好听的就是送你去学习。

    雷凰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将桃子送给了宣源瀚等人,能和兰平对抗的,在西漠也只有宣源瀚,而雷凰的阳谋用的好,我将名额给你,就不给兰书记,那么我这里的事情你总要担待一点吧。

    而宣源瀚明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却不能不进去,他心中真的佩服雷凰,想不到雷凰竟然会走这样的路。

    只怕兰平的捧杀计划不但不能成功,而却会早就雷凰的盛名一时。

    “剑南发展了,这工作量的确也多了很多,我听说,现在每个县都有一个县委干部盯着?”宣源瀚看着雷凰。

    雷凰点了点头:“是啊,我们一共才九个常委,但是乡村有十六个,考虑到高心志同志要对外负责军区联系任务,而夏畅同志经验上也不是很足,因此就只让他们一人盯一个村,其他的常委,都是两个,所以我们需要人啊,省长,高书记,吴市长,不管如何,你们都要支持我。”雷凰看起来似乎有点刁蛮无理。

    宣源瀚呵呵笑了笑,对着高渐深和吴志国道:“我算是知道这个雷凰是如何争取项目了,感情就是用这招胡搅蛮缠的方法。”说完再度呵呵笑了起来。

    “是啊。”高渐深也笑了起来,对于雷凰这个做法,他很欣赏,也很开心,原本还想着如何安排自己的人去剑南呢,如今雷凰直接给了他们一个去的名额,他自然要把握。

    “渐深同志,志国同志。”宣源瀚直接道:“既然你们这位雷书记已经提出了要求,你们作为市委市政府领导自然也是要支持她的,我这里就按照她的要求给她一个人。”宣源瀚直接面对雷凰:“不过具体是谁,我还要好好考虑一下,但是有一点,人给你了,你明年的成绩也绝对要有保证。”

    雷凰信心十足:“省长,高书记,吴市长,你们放心,只要给了我人,来年年底我们剑南的成绩一定会更高,至少翻两番。”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宣源瀚不忘提醒一句。

    雷凰笑了起来:“省长,这个我还是知道的,这些话我是不会乱说的,如果我没有这么一点把握,我就不会开这个口,而且我都已经问你们要人了,你们给了我人,我要是不翻两番,还真对不起你们送人才过来了。”

    “好。”宣源瀚笑道,又对高渐深和吴志国道:“你们两个也听见了,就来作证,我一年后,到时候要看到你们剑南翻两番。”

    翻两番还是雷凰保守的估计,其实来年发展的东西更加的多了,像遇村的畜牧业之类的,这些项目加上去,再加上原来就有的,剑南翻两番根本就不成问题。

    雷凰回到剑南后,就开始真正着手农业园区的事情。

    宣源瀚,高渐深和吴志国也按照雷凰的要求送来了人才,自然送来的是他们各自的亲信,而这件事情,兰平也是有所耳闻的,他听闻的时候,眼神微微一变,神情更加的深沉,但是却没说什么。

    又是过年了,雷凰初一值班,初二就赶回天河,今年木笑英特地回来陪雷凰过年。

    雷凰跟君凛说了一声后,就先回天河,而君凛也随后赶到了天河。

    雷凰的意思本来是要君凛先回华京一趟的,但是君凛说,今年是夫妻两第一次过年,虽然没有在一起过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但是初二第一天还是要在一起的。

    木笑英看到君凛出现的时候,先是一愣,然后笑着让君凛进来:“小凰在自己的房间呢。”

    君凛点了点头,然后将手中的干货等东西给木笑英:“妈,这是今年我朋友送的。”

    木笑英点了点头,去收拾去了。

    君凛则去雷凰的房间看雷凰,君凛进去,雷凰正趴在桌上似乎写着什么。

    君凛微微摇头,过去抓住雷凰的笔:“这大过年的,你还写什么,不会真要做个废寝忘食的人民公仆吧。”

    雷凰初见自己的笔不见了,还愣了一下,看是君凛,则笑着将笔抢过来:“我这不是没事做吗,本来想做饭的,结果妈说,她这几年都不在我身边,因此要好好做一餐给我吃,不让我进厨房,所以我就不进了,后来想了想,过年后,就是农业园区正式准备全面上阵的时候,所以我就想写些,看自己会不会忘记了什么。”

    君凛将雷凰抱起,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过年要有过年样子。”

    雷凰轻笑,放弃了写那些东西,只好依偎在君凛身边:“好吧,过年有过年样子,我不写就是了。”

    君凛深深抱着雷凰:“老婆,我想你。”

    雷凰看着君凛那似乎有点充血的眼神:“我也想你。”

    君凛笑了起来,顺势将雷凰压在了床上,雷凰一惊:“一会要吃饭呢。”

    “来得及的。”君凛边回答,边堵住了雷凰的嘴。

    夫妻本来就分居两地,现在见面就会异常热情,君凛和雷凰不断的交缠着,知道君凛的火稍微消灭了一点后,才放开了雷凰,虽然君凛舍不得放开,不过一会要吃饭,所以只好放开雷凰。

    雷凰拿着衣服,去冲洗了一下。将自己黏糊的感觉冲洗掉了,才出来,双腿还有点酸。

    君凛则很大方的,也去冲洗了一下,然后才出来。

    雷凰看着自己凌乱的床单,上面还有两人缠绵过的痕迹,她真的担心这时候木笑英进来呢,只等君凛收拾好了,就拉了君凛出去了。

    木笑英的脸是古怪的,看两人出来,淡淡笑道:“出来了,吃饭吧。”

    简单六个字,雷凰红了脸,她知道木笑英一定是听到了什么,因此瞪了一眼君凛,君凛一脸无辜的笑笑,夹了一块鱼肉给雷凰:“老婆,你也累了,先吃点补补身子。”然后对木笑英道:“妈,我们去年四月底就登记了。”

    木笑英一愣:“你们登记,家里人都不知道吗?”刚才原本要去叫他们两个,无意中听见了那暧昧的声音,虽然不说什么,但是还是觉得他们太莽撞了,可如今听到他们竟然登记了,木笑英真的是非常意外。

    君凛看了一眼雷凰:“我们现在都忙,但是我的年纪也大了,而我的身份,您也知道,不容许没有妻子,考虑到凰年纪还轻,因此就没对外公布,我们先登记了,想过上两年,然后再对外公布。”

    木效应无奈摇头,也不知道该庆幸这雷君两家对他们太过信任,还是别的,他们这样的做了,竟然没人知道。

    想到这里木笑英笑了起来:“这么说,我是第一个知道的?”

    雷凰有点不好意思低头:“其实小茵也知道,只不过我不说,小茵也没传出去。”

    木笑英这会是真的哭笑不得了:“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跟雷君两家家长说呢。”

    雷凰好奇的眨眨眼睛:“妈,你是不是忘记了,你就是我的家长啊,我跟你说了,还不一样吗?”

    木笑英无奈拍拍自己的额头:“我被你惊倒了。”

    雷凰不解:“这有什么好受惊的,其实结婚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情,我和凛相互喜欢就好了,真不明白,为啥还要受罪,其实我觉得,我和凛现在这样挺好的,等再过上一两年,我们找个时间,出去旅行一趟,算旅行结婚,多好,也简单。”

    “不可能。”木笑英三个字就打碎了雷凰的打算:“小凰。你知道我从来不后悔跟了你爸爸,但是我也有我自己的遗憾,一个女人啊,最重要的就是希望自己有一场让自己难忘的婚礼,我以前也希望的,只是后来跟了你爸爸,因此就没有了这个希望,所以你想想,你是我唯一的女儿,要嫁人了,怎么可能让你简单的来个旅游结婚就好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雷凰听了木笑英的话,明白了,木笑英其实也是有遗憾的,即便雷振兴爱她又如何,对外面的人来说,说好听一点,不过是个外室,说难听一点,不过是个地下见不得光的情人,婚礼,对于她来说,根本是可望而不可求的东西。

    雷凰看着木笑英,她更明白,自己是没法拒绝木笑英的,至少,婚礼是一定要存在的,为的就是不弥补一下木笑英心中的遗憾。

    “妈,我会给小凰一个难忘的婚礼的。”君凛开口了,木笑英的遗憾既然想通过雷凰来补,那么君凛一定会答应的。

    雷凰也点了点头:“妈,你放心吧,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礼,我到时候按照什么样的婚礼举行。”

    木笑英听了笑了起来:“太好了,我挺喜欢我们古代的那种婚礼的,我们就用传统的婚礼。”然后又道:“不过现在的人又都喜欢西方婚礼,我一会吃完饭要好好合计合计。”

    雷凰看木笑英这么开心的样子,头皮一阵发麻,不忘提醒一句:“妈,你准备归准备,但是短期内我和凛可没时间举行婚礼。”

    “知道了,你们忙你们去,反正婚礼准备一两年也好,准备的完整一点。”看木笑英兴致勃勃的样子,雷凰心中有一股寒颤,总觉得自己的婚礼可能会累死自己。

    一宿无话,第二天,君凛带了雷凰去华京,给华京的亲戚拜年,雷家三老,君家,雷振兴的家中,然后是其他一些亲戚,光亲戚就走了三四天,然后还要去拜访一些领导。

    到初六晚上,雷凰直接趴在床上了:“这个过年真的是过难啊,我们华国人过年为何就这么忙碌呢。”

    “风俗问题。”君凛给雷凰按摩,雷凰舒服的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让君凛给自己按摩。

    雷凰叹了口气:“其实我如果不是为了让妈妈心情好一点,我才不会那样说。”雷凰又想起木笑英的事情,因此道

    “我知道。”君凛明白雷凰心中的无奈。

    其实雷凰的遗憾君凛何尝不明白,雷凰什么都好,才学好,人好,又聪明,似乎什么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出身是外室的女儿,但是这也丝毫不影响她的地位,只是她的出众,总会有一些波折阻碍在她的面前,当然这些君凛是不能多说的。

    “老公,是不是男人总喜欢,吃着嘴里的看着锅里的。”雷凰闭着眼睛,有一搭没一搭的问。

    君凛对于这个问题有点哭笑不得:“老婆,你问我这个问题,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至少我没法做到吃着嘴里的还看着锅里的,我可没这么大的能耐,满足你就够了,其他人,我疲于应付。”

    雷凰微微睁开眼睛,瞥了一眼君凛,然后继续道:“其实我不是说你,我只是奇怪我爸爸的想法,你说吧,他当年据说为了我妈妈还跟我外公外婆下跪,就是希望我外公外婆能够同意,但是我觉得好奇怪,如果爸爸真爱我妈妈,为何当年还要娶曼宁姨呢。难道世家联姻真的那么重要吗?”

    “不是重要,应该说是无奈。”君凛沉默了一下,才回答:“如果我不是因为身份特殊,我会跟你爸爸一样,找个门当户对的人,而事实上选择你,第一条件,还是因为你的雷家的女儿,老婆,很多时候,这是身份决定的。”

    “切。”雷凰不屑:“现在都讲究什么身份,但是想过没有,没有当年一代首长,如今这些达官贵人其实还不都是农民平民吗,如今自己起来了,就个个说门当户对,真是一种掩耳盗铃的做法。”

    君凛笑了笑:“其实这个倒也不能怪他们,门当户对,自古就有,为何有门当户对,只因为这些人都生活在同一个圈子中,所以生活习惯,教育教养都是比较接近的,而相对来说,共同的话题也会多,如果一个大首长和一个没念过书的山村丫头相爱,最后的结果,不用我说,其实现实就是这样,妈自然不是不好,只是有时候,周围的环境,地位都决定了一切,我想爸爸也明白这个的。”

    雷凰做了起来,好奇的看着君凛:“那你说,为何爸爸就不放开妈妈呢。”

    君凛拉着雷凰的手:“我想在爸爸的心中。妈妈才是他牵挂的一切,就好像我的心中就只有你一样,你让我放开你,除非你杀了我。”

    “呸,大过年的,什么杀不杀的。”雷凰不满的瞪了一眼君凛:“算了,不提这个话题了,明天还要起来赶飞机呢,睡吧。”

    君凛笑了笑,然后抱着雷凰躺下:“是啊,明天我们又要分开了,所以今晚,老婆,你记得要好好榨干你老公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