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四章重聚西漠
    雷凰听到这里,微微皱眉,雷凰对于李嫂子也很尊重,一个寡妇,用自己的劳力将孩子拉大,这样的人,不管在哪里都要被尊重,何况女人更懂女人,所以雷凰占了起来:“我去看看。=== 三味书屋  ===”又对君凛道:“你就别过去了,我和雷茵去看看就好了,你们都在这里吧。”

    如果是华京的衙内,君凛去了,一会被传出什么以大欺小,再说,这种事情,也不需要君凛出面,雷凰心中早就有了几脚了。

    君凛微微点头,反正现在他和雷凰心意相通,因此若是雷凰有什么事情,根本不需要电话,自己就能知道,到时候再过去也无妨,君凛更相信的是,在西漠这边,还没有什么人能够让雷凰吃亏的。

    新的包间在楼下的转角,很好认,只因为是新装潢的,所以一看见新的就知道是了,雷凰和雷茵才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有人在起哄:“李嫂子,我们也是大方的人,不要你做什么,只要你和周光喝上一杯交杯酒,我们就算了。”

    “这位客人,很抱歉,我这开的是饭馆,不是妓院,请你们自重。”可以听得出李嫂子的耐心已经快没了,若不是和气生财的道理,李嫂子要直接拿着扫把赶人。

    “哼。”有人拍了一下桌子:“给脸不要脸,你出来开饭店跟出来卖有什么区别,哥们现在看你顺眼,让你陪酒是看得起你。乖乖的喝了这酒,我们都好说,不然,我让你在这里混不下去。”

    “好威风,好威武。”听到这里,雷凰和雷茵推门走了进去,说话的正是雷凰,还不忘拍手表示赞美,只是眼中流露出的满是深深的讥讽,不看来人,只听这话,就知道全部都是一批纨绔子弟。

    “李嫂子,外面很多客人的,你怎么就在这里了,快出去吧。”雷凰开口,清目不怒自威扫视了那些人一眼,见李嫂子欲言又止的样子,淡漠的开口:“看样子似乎是嫂子有点麻烦,不如我打个电话给西漠军区吧,让车司令和蒋参谋来处理这事情好了,想不到烈士家属还能被人找麻烦,我想车司令更喜欢和大家喝酒言欢了。”雷凰似乎自言自语,随后拿出手机,打通了车迟的号码:“车哥,我是雷凰,我在李嫂子的饭馆里,这里好像有人要找麻烦,呵呵,我,我算什么东西,不过是西漠一个小县的县长而已,怎么可能克制住这些高高在上的衙内们,当然这些所谓的衙内身份到底有几分真实,我也不清楚,所以想来想去,还是你来一趟比较好。对了,为防止李嫂子的饭店被破坏,你最好带队伍来,省的人家以为我们好欺负。”最后一句话才是亮点。

    雷茵一旁听雷凰的电话,眼睛睁的老大,我们好欺负,我看姐你在欺负人才对,当然这是雷茵心中的话。

    “骗谁啊。”在座再度叫嚣起来:“你认识车司令,我还认识元帅呢。”

    雷茵看见了其中一个位置上的人,对雷凰说了几句,雷凰一挑眉:“林华正,你给我滚过来。”

    在座还想叫嚣的人一听雷凰的喊声,均都一愣,不约而同看着其中一个十八岁左右的青年。

    林华正是雷振云和她爱人林江河的儿子,自然也是雷凰和雷茵的表弟。

    林华正其实在听到雷凰电话中说自己是雷凰的时候就已经变了脸色了,他在进来的时候看见雷茵,就认出来雷茵了,但是不敢说话,当然他也知道雷茵不会拿自己怎么样,因为雷茵的脾气一直是最好的。

    但是雷凰不一般,如今在雷家,谁不知道雷家三代中出了一个雷凰,虽然是个女子,但是巾帼不让须眉,如今更是一方县长,还将一个一贫如洗的剑南县经济给带了上来,他害怕这个表姐,微微站了起来,然后走了过来:“雷凰表姐,雷茵表姐,你们好。”

    雷凰拍拍林华正的肩膀:“我非常不好,你不错啊,听说如今上学都是在混的,这混也不错,混的好,混混说不定比我们还有出息,不过话说,你如今在混点什么啊?”

    别人,雷凰懒得管,但是这林华正好歹是自己的表弟,而且雷振云对于自己也算不错,虽然主要还是因为自己的能力,但是不管如何,雷凰不能否认雷振云对于自己是真的挺好的。

    做人要懂得回报,所以雷凰才蒋林华正叫了过来。

    “来西漠做什么?做生意吗?”雷凰仿似一脸好奇,神情非常和蔼,但是越是这样,林华正就越害怕,他低头道:“明天是五一假期,所以我们就放假了,约好了一起出来玩玩。”

    “哦。”雷凰点了点头:“五一假期啊。”雷凰依旧很平静:“这西漠是哪里吸引你了,满目沧桑还是遍地沙漠?”

    林华正更加低头了:“很多人都知道表姐你作为高考第一非要在西漠念书,而且你还为西漠公安学院开展了先进青年先锋精英,如今又是一县的县长,所以我们就是先过来看看西漠到底是什么样的。”

    雷凰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这是好事情,了解贫穷,才能明白富裕的意义,不过既然是了解的,为何在这酒店中逼迫良家妇女,你不知道李嫂子是烈士军属吗,你不知道即便李嫂子不是烈士军属,能容忍你们那般的侮辱她吗。你这个事情若是被姑姑和姑父知道了,你知道会如何吗。”林江河和雷振云对于子女都是比较严格的,尤其是雷振云,这到底是赤二代出身的人,因此对于子女要求更加的严格,若是林华正的事情被林江河和雷振云知道了,这后果可想而知。

    “表姐。”林华正忙道:“我没想过逼人。”看了看后面几个:“只不过我们听周经理说,他和这里的老板娘情投意合,但是因为老板娘总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他,所以不肯答应和他交往,因此才要我们鼓动的,真的。”林华正就差没发誓赌咒了。

    “谁是周光?”雷凰听后微微挑眉,示意雷茵将林华正带到楼上自己的包厢去,待雷茵拉着林华正离开后,才独自面对这一桌子的人。

    很多人已经知道了雷凰的身份,都不敢开口,这些人一般都是赤三代的人,对于雷凰的名字早已经听说过了,如今见雷凰问话,不敢回答,只是看着一旁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面相看起来倒是和蔼,也许正是这份面相,所以让他结交了不少的赤三代,主要是赤三代的几个都比较好糊弄而已。

    “我就是。”这人笑起来还真有点弥勒感觉。

    雷凰双目直直看着周光:“你就是周光。”

    “呵呵,你好,雷县长,久仰大名。”说着要分烟,才想起雷凰是女同志,应该不会抽烟,因此有点尴尬的呵呵一笑,将烟收回。

    雷凰淡淡道:“李嫂子是西漠军区烈士的家属,也是我的朋友,林华正是我表弟。”雷凰似乎在述说着什么,但是眼睛却是直直看着周光:“周光你明白了吗?”

    雷凰这话虽然明说,意思却很明白,不要再打他们的主意。

    “雷县长,我想你这个有点误会了,这不过是朋友们起哄开玩笑。”周光想要解释什么。

    “玩笑?”雷凰冷笑:“你周光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里不说有美妾,糟糠妻总是在吗,如今这个起哄算是什么意思?”

    看周光似乎要狡辩,雷凰微微摆手,止住周光的话:“你不需要解释什么,这事情是误会还是存在,目前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我希望你明白,我不管你过去如何,也不管你将来会做什么,但是有一点,如果对我的朋友亲人有居心叵测的心思,那么很抱歉,我不介意直接扼杀了他,或许我最近的手段软了,因此让你无所谓了也说不定。”

    “你的手段软了,我的没软。”车迟赶到了,他在外面已经见过李嫂子也知道了原委,又知道雷凰在里面,还是不放心,所以过来。

    “车哥,你来的还真快,我估摸着也要一个小时。”雷凰微微一笑,很是平淡。

    车迟哼了一声:“有人敢对我们军区烈属有非分之想,我能不来吗?”上下打量雷凰:“还好你没事,不然君凛知道了,会来掐死我的。”

    雷凰轻笑,不多做解释,只是看了看那一桌子几个青年人:“如果你们诚心要和林华正做朋友,那么我欢迎,但是如果只是想做酒肉哥们,别,我们雷家消费不起,我们雷家都比较穷,你们还是自己去吃香喝辣吧,不过记住,不管你们如何吃香喝辣,这都是因为你们有一个好爷爷好爸爸,我在寻思,不知道五十年后,你们的子孙是不是也能依赖你们吃香喝辣。”

    “说的好。”车迟本身是军人,因此喉咙喊的就是响,这一喊,气势就上来了:“你们几个小子,不要以为我调查不出你们,要想知道你们几个来历,非常简单,但是你们最好记住了,堂堂正正做人,我也不说什么,如果想要来个投机取巧什么的,或者为非作歹什么的,就不要怪我了。”

    一旁几个人早在雷凰出现的时候就不敢说了,虽然他们不服气,但是不服气有用吗,现在赤三代,年轻的都拿来跟雷凰比较,谁敢比,怎么比,雷凰的能力放在那里。

    “李嫂子,算算这桌子钱是多少,也该付了,我想想你们几个也吃饱了,该离开了。”雷凰喊来了李嫂子,然后扫视一周,直接开口,其实看那桌子上的菜肴也知道没如何动,但是雷凰可不管,吃饭还能吃出这些人来,不赶走他们才怪。

    李嫂子拿出账单:“一共是两百五十七块。”

    “好,四舍五入,就当三百吧。”雷凰还真直接:“好了,付钱吧,付钱后该干嘛干嘛去,别来影响我用餐。”

    听了雷凰这么霸道的话,但是没人敢抵抗,都乖乖拿出了三百,才耷拉着头离开了小饭店。

    “要我说,将这些人关起来,好好的教育教育。”车迟还真直接。

    雷凰瞥了一眼:“是可以啊,我只是让他们离开小饭店,依照他们性格,你说会不惹是生非,你不会叫你的人暗中去弄一下,然后去军区关上几天,顺便啊警告一下那些世家,唉。”说到这里雷凰深深叹息:“这些年轻人啊,都不知道苦是什么。”

    “小凰啊,你才二十岁啊,别弄的五十岁的样子,君凛看见了,还以为我在欺负你呢。”车迟一边打电话吩咐处理那几个衙内的事情,一边还不忘来调笑一下雷凰。

    雷凰指指楼上:“君凛在上面,要不要去喝一杯。”

    “你这丫头,君凛在上面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车迟忙不迭的要去楼上:“李嫂子,记得再给楼上加几个菜。”

    “喂,我请客你也不能这样吃。”雷凰不满意的开口:“我这工资才多少啊,你想让我未来一个月喝西北风啊。”

    “放心,这一顿,我付。”车迟哈哈笑着。

    雷凰挑眉:“李嫂子,多加几个贵一点的,这餐是车哥付,我一定要吃穷他。”

    李嫂子笑着答应了,其实谁付都一样,李嫂子知道雷凰和车迟之间的那种感情。

    到了楼上,车迟看见君凛,就直接三步并称两步过去,一见面,一把拍在君凛肩膀上:“臭小子,你居然来了都不来跟我说一声。”

    君凛笑笑:“我是来看我老婆的,你又不是我老婆,我觉得看你太亏。”

    “胡扯。”雷凰笑骂一句也坐下了。

    车迟还没见过君凛这样子,一直以来君凛给人的样子,不是温润有礼,就是冷酷无情,应该说对待亲人朋友领导是温润有礼,气质高贵,风度翩翩,而对待敌人对手就冷酷无情。而如今这般痞子样的似乎还是第一次看到。

    “老婆?”冯珊珊眼睛一亮:“教练,你是不是要和我们三姐结婚了。”

    君凛看了一眼雷凰,然后笑对大家:“我们已经登记了,只不过婚礼要看你们三姐,她什么时候有空,我们才能举行。”

    “结婚是两个人事情,干嘛要弄得人尽皆知。”雷凰很直接:“你们知道就好了,不要到处去嚷嚷,我和凛还想过一些清净的日子。”

    “姐,你登记居然不告诉家里。”雷茵一脸诧异,非常佩服:“你强,你就不怕爷爷们知道了生气。”

    雷凰很无辜:“生气,为啥生气,没道理才会生气呢,再说了,爷爷们一直在催我和凛登记,我们现在是登记了,只不过还没通知他们而已,等以后有空的时候再通知吧。”分明是故意不通知的,雷凰可知道,一旦通知了,还不知道几个老爷子准备怎么折腾她的婚礼呢,所以不通知,这婚礼就不用举行了,等过两年再提。

    林华正看着现在的雷凰,又有一种不同的感觉,刚才的雷凰在淡漠中很疏远,但是这份疏远却有给人一种威严,而如今的雷凰,俏皮中带了赖皮,仿似刚才的那个雷根本就不曾出现过一般。

    林华正是很佩服君凛的人,可以说君凛早已经是年轻一代的偶像,所以在刚才雷茵带自己上来看见君凛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毕竟自己虽然说没做什么糊涂事,但是却也等于惹了一个小祸事,还是让雷凰生气的小祸事。

    他也知道君凛和雷凰的关系,以为雷凰生气了,君凛会批评她,不过君凛倒是没怪罪他,只是招呼他坐下,然后一起吃饭。

    不过现在看见君凛和雷凰之间那一抹的相处的融洽,让他明白,君凛不发火是因为雷凰对自己并没有发火。

    “你小子,登记了不举行婚礼,不就是担心我会吃垮你吗?”车迟狠狠的吃了一块红烧肉:“这顿你请客。”

    君凛好笑道:“这本来是雷凰请她朋友的,结果你来了,要加菜,才让你请,怎么最后推我身上了。”

    雷凰却挑眉伸手:“请客可以,红包拿来,没红包,他请客,你付钱。”

    “无赖啊。”车迟喊了起来,这喊声惊得一旁正喝饮料的杨密豪被呛的咳嗽了起来。

    “好脏啊。”一旁的侯紫颜叫了起来。

    “对了,密豪,你如今在团委实习,感觉怎么样?”雷凰随口问道:“白书记还好吧。”杨密豪如今已经去团委实习了。

    “我就是去实习的,在下面文书处,一般很少看见白书记,不过有几次偶遇白①3-看-网记挺好。”杨密豪认真的回答。

    雷凰点了点头,想想也是,如今白启英已经是整个中央团委的书记,自然前途也算是无量。

    李嫂子端了菜上来,招呼大家:“这是我前次回村里,村中人给的野山鸡,我一直养着,如今你来了,尝尝味道。”

    “李嫂子,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雷凰也知道平日李嫂子其实不是很舍得吃的人,主要是还要养一个孩子:“李修良如今也大学了吧?”

    李嫂子笑了笑:“如今已经大一了,等着他毕业,我也轻松一点。”

    雷凰点了点头:“在什么大学。”

    “江南理工学院。”李嫂子笑着说:“这孩子念书还是个料,所以凭着他自己的兴趣去念。”

    车迟则道:“李俊也就这么一个儿子,我们也希望他以后前途能够平坦一点,如今国家大力提倡年轻干部发展,修良这小子平日脑袋就需聪明,应该是没问题的。”

    大家说着平常事,雷凰就是没有跟林华正说话,林华正几次想开口都不敢,毕竟君凛在这里,他不敢随便开口。

    雷茵看在眼里,终于开口:“华正,你是不是有话要跟姐说。”

    林华正看了一眼雷凰,有点怯怯的样子,雷凰皱眉:“男子汉大丈夫,干嘛这副龟缩的样子,被姑姑姑父看见,还不定怎么说你呢,爽快一点,有话就说。”

    林华正微微低头道:“表姐,我不是有意来这里闹事的,真的。”

    雷凰叹了口气:“华正,我们这样坐着吃饭还是第一次吧?”

    “嗯,第一次。”林华正点了点头。

    雷凰深深看着林华正:“华正,你也是不小了的人,应该知道好和坏,不是不让你和那些人混,只是你心中自己要有个底,毕竟很多时候,混不好就会出问题的。”

    林华正听着雷凰的话,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表姐,只是原本大家一起长大,所有有些情分。”

    雷凰微微一笑:“倒不是不让你跟他们一起混,不过混要混的有格调才好。”

    君凛笑道:“就和你一样,大学就不安静,非折腾出一个先进青年先锋号才算是混的有格调?”君凛的语气充满的调侃。

    雷凰竟然很直接的点头:“对啊,你太了解我了。”

    君凛对于雷凰的厚脸皮也只是微微摇头,看着林华正道:“有些事情你可别学你表姐。”

    雷凰看了一眼林华正,直接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他了,我看他现在都混的比我好很多了。”

    林华正有点惭愧:“表姐,你就不要再这样说了。”看来也明白自己做错的事情了。

    雷凰哼了一声,雷茵解围道:“好了,这事情过去就不说了,不过姐,你和姐夫登记的事情,真的不跟家里说吗?”

    雷凰挑眉:“为啥要说,我就不说,再说了,现在说了,还不知道要被他们怎么算计呢。”

    “不管如何说,雷凰恭喜你。”唐心怡一旁恭喜道。

    看着唐心怡,雷凰的心微微沉默,她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她关于苗嘉林的事情,微微有点语言又止,唐心怡也感觉到雷凰似乎有什么话要跟自己说:“雷凰,怎么了?”

    雷凰微微沉默了一下,才开口:“前段时间我去粤省。遇上了苗嘉林。”

    “他……好吗?”唐心怡问,心中有点激动,即便强如唐心怡又如何,结果还是躲不开一个情字,这一年多来,虽然没有再度提起苗嘉林,但是其实她心中是一直想念他的。

    雷凰则道:“我看着他挺好的,如今算是财大气粗的人,而且那次我还看见了他老婆。”

    唐心怡的心一震,拿着饮料杯的手一抖,不小心将饮料打翻了,一旁的侯紫颜忙拿了打量的纸巾过来擦,唐心怡没有任何感觉,只是看着雷凰:“他……结婚了?”话语中的失落让人心酸。

    “是的。”雷凰很冷静的看着唐心怡,明知道真相是残酷的,但是雷凰还是决定要告诉唐心怡,这种事情迟痛不如早痛。

    “也好。”好半晌,唐心怡嘴角扯了扯,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原本就没奢望很多,如今知道他安全就好了。”那一抹的痛苦,失落让其他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安慰她。

    雷茵是过来人,又坐在唐心怡旁边,只将唐心怡搂住算是安慰。

    唐心怡坚强一笑:“我没事,只不过是想不到会得到这样的消息而已,刚开始有点冲击,自然有点接受不了,但是一会就好了,其实他带了苗小凤离开的时候,我就能感觉到,我和他之间已经基本上是不可能了,只是忍不住心中还是会有一种幻想,如今幻想终究是过去了。”

    唐心怡脸色很难看,但是神情倒是轻松了,看样子她说的是真心话,也许短时间内,这依旧会是痛苦的事情,但是至少,她够坚强,雷凰微笑点头,如今的唐心怡早已经可以独挡一面了:“其实凭你,还怕找不到更好的男人吗,所以不用担心,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

    唐心怡微微点了点头:“我知道,只是总还是有点难以接受的感觉,过两天就不会有事情了。”

    这种事情要唐心怡自己去走出来,其他的人也只能给他一种默默的支持。

    戴小月转开了话题,只是看着雷凰:“老三,我和大姐都想好了,实习去你那里,你收不收?”

    雷凰哭笑不得:“这个问题我们刚才就提过了,只是我还真不明白了,你们竟然会喜欢去剑南。”

    雷茵呵呵笑道:“剑南发展我们可都知道,先说好了,剑南要发展一定会要很多年轻干部的,我们几个先报名了。”

    雷凰挑眉:“好没出息。”

    君凛一旁轻笑出声:“好了,赶紧吃吧,吃完了,我们去玄黄会所,难得大家聚会,今天我请客。”

    车迟喊了起来:“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的,所以我先不客气了。”

    雷凰嘟嘴了:“车司令,国家饿了你吗,瞧你这出息。”

    “这你就不懂了吧。”车迟一只手拿起了一个鸭头啃着:“这自己付钱和别人请客,滋味是不同的。”

    雷凰转了转眼珠,然后看着君凛:“一会你将你的钱包存折都交出来,我保管,看这位大司令以后如何敲诈你,你以后多敲诈他才对。”

    君凛含笑点头,车迟差点被一口酒给呛到。

    大家嘻嘻哈哈吃完了,然后就去了玄黄会所,西漠玄黄会所如今已经是高级的存在,来这里的,并不一定是有钱就能进。

    罗玄早接到消息等候了,看见君凛,有点畏惧。

    君凛哼了一声,看来对于罗南雄的事情还斤斤计较。

    “君老大,别这样,现在南雄已经被我爷爷勒令不能离开华京了,绝对不会再来打雷凰的主意了。”罗玄有点嬉皮笑脸的看着君凛。

    君凛淡淡道:“我在意过这些吗?”

    罗玄忙点头:“你自安然不在意,但是我在意了,你可是我的衣食父母呢。”

    “我突然觉得你有一种过去解放前那种戴白帽子的汉奸的潜质。”雷凰一旁很不给面子批判:“瞧你这谄媚样子。”

    罗玄正色道:“我这也是没法子啊,如果君老大发火了,就要遭殃一大批人。”

    雷凰瞥了一眼罗玄:“你那弟弟说我和你有奸情的时候,我可没看见你有多害怕,怎么,还真想和我来一段奸情啊。”

    “老婆。”君凛不忙了,直接拉过雷凰,将雷凰揽入怀中:“你是我的老婆,怎么可以当着我的面和别的男人说奸情问题呢。”

    雷凰瞥了一眼君凛:“这叫后备知道吗,若是哪天你不要我了,好歹我能凭借着奸情,再钓一个靠山啊。”

    “我不要你?”君凛的眼色开始变得危险,紫色的光隐隐可现:“老婆,这话是你在质疑我的能力了。”

    雷凰感觉到君凛想的,忙道:“哪里哪里,你是我老公,我不过随便说说,绝对不会质疑你的,现在这大庭广众的,你可不能失态。”

    “失态吗?”君凛的笑是非常邪魅的,紫色光芒已经收起,原本那乌黑发亮的眼神也显得特别的邪恶:“其实大家都知道我们登记了,所以我就算拉着你去邪恶,他们也不会说什么,只会理解我的。”

    “咳咳,这个事情一会再说。”雷凰索性和君凛拉开距离,省的看到他邪恶的表情。

    君凛微微一笑,却没有阻止雷凰的行动,只是看着雷凰,让雷凰心中泛起一阵发麻的感觉,真不知道一会两个人相处的时候,他会如何做,看来自己要想个法子先将他的注意力吸引走才好。

    罗玄早安排了好了最好的包间给君凛他们,如今的玄黄会所也在不断的改进,引进了一系列的卡拉ok的点歌设备,比以前的那些录像ok带设备好很多了。

    雷凰依旧只是一个听众,了解她的人也都不勉强,君凛只做在雷凰旁边,将雷凰搂入怀中,好似还真担心她会去出墙一般,看在一旁人的眼中,知道他们两人如今是鹣鲽情深。

    第二天是休息,所以那天大家都玩的很晚,时间差不多了,就索性都在西漠大酒店定了房间。

    君凛和雷凰回到房间,雷凰和君凛各自洗了澡,他们选的是套间,所以有两个浴室,因此雷凰出来的时候,发现君凛在看报纸,雷凰擦着头发:“看什么呢,这么专心。”

    君凛将报纸随手放一旁沙发,站了起来,过来随手拿过雷凰的毛巾给雷凰擦头发:“报纸上也提到了剑南的发展,老婆,剑南发展起来了,看来你要升职了。”

    “升职?”雷凰微微一愣:“柳书记要调走了吗?”雷凰也是七窍玲珑心,君凛才开头,她已经猜到了。

    君凛笑了笑:“柳奇羽的年龄和履历已经差不多了,而少的就是政绩,如今剑南发展起来了,他的政绩也就出来了,自然而然,如果不出所料,大概今年后半年会调走,这样的话,你就要升职了。”

    雷凰微微皱眉:“虽然说升职是好事情,但是我总觉得会不会太快。”

    君凛笑了笑:“你是我老婆,快一点也是应该的,再说了,这剑南这么大的政绩,你可没有独享,而是分给了所有的人,所以上面对于你这种团体精神是最欣赏的。”

    君凛用手探了探雷凰的头发,感觉似乎干了,将毛巾放一旁,搂着雷凰坐下:“不过做书记和做县长是不同的,党委一把手主要抓的是人,而政府一把手抓的是经济,你的政绩在那里,但是你的年龄可能会影响你上升,不过基本上也没多少问题,基本上剑南要发展,就需要你去做,所以他们应该会破例的。”

    雷凰淡淡笑道:“我倒是没这个野心,反正不管是政府一把手还是党委一把手对于我来说,只要能够保持如今的平稳发展,让剑南富裕起来这才是我的目的,我即便不当那党委一把手又如何,只要来的人能够配合我就好了。”

    君凛笑了笑:“老婆,你的想法不错,看来你的涵养有深了。”

    雷凰瞥了一眼君凛:“你以为我是那种绣花枕头吗,什么涵养又深了,分明说我以前涵养不好,坏蛋。”

    雷凰嘟嘴,君凛却笑着在雷凰的耳边轻轻道:“我若是不坏,你就会出墙,那么我自然要坏一点了。”

    雷凰一愣,瞬间脸红,两心相通,唯一的缺点就是君凛那龌龊的想法都直接传了过来,雷凰还没反应过来,君凛已经一把横抱起了雷凰朝一旁的床走了过去。

    人说小别胜新婚,这一点自然是不错,不过君凛似乎也在惩罚雷凰说的要备胎的事情,因此即便雷凰求饶了,他都没有停止,一直到凌晨,才搂着昏昏沉沉的雷凰睡了过去,而雷凰唯一的感觉就是,以后绝对不能对君凛开这个玩笑,不然这种玩笑很可能会成为一种兴奋剂,最后痛苦的是自己。

    雷凰醒来是被电话声吵醒的,手机的铃声似乎有点响,雷凰迷迷糊糊掏出手机,接起:“喂。”

    “小凰啊,你怎么用老三的手机啊。”手机对面传来了君况的声音,雷凰一惊,一看,真的是君凛的手机,忙塞给一旁也被手机声吵醒的君凛,自己则躲进了被窝,天,虽然两人登记了,但是没告诉家里人,如今这样,算不算是被抓奸在床。

    雷凰有点胡思乱想,君凛看了一眼雷凰,先应付了电话,然后将手机放一旁,将雷凰搂过来,自己压在了她上面:“老婆,我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不是奸夫淫妇,所以没有抓奸在床的说法,还有。”君凛的嘴角泛起邪邪笑容:“你能够胡思乱想,证明你的精力已经恢复了,那么你是不是要安慰安慰我了。”

    “啊。”雷凰还没开口,嘴已经被君凛堵住了。

    雷凰就知道,君凛就只会来这一招,可是自己偏偏就吃这一招,说来也奇怪,自己明明很异能,有能力,但是面对君凛却无力,她只能深深的攀附在君凛身上,让君凛为所欲为。

    再度醒来,是该吃午饭了,考虑到酒店中还有雷茵他们在,雷凰只好忍着呵欠起来,边打呵欠边瞪一旁精神抖擞的君凛。

    侯紫颜看见雷凰那疲惫的神情,好奇了:“老三,看你这样子,昨天教练和你不会做了一夜吧。”

    雷凰哭笑不得看着侯紫颜:“大姐,你就不能不好奇这方面的事情吗?”

    “自然要好奇了,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和男人有关系的女人,听说这方面女人很累的,是不是真的啊。”雷凰强忍着累,看着侯紫颜:“想知道啊,你也该找个男人了。”说着笑着靠在了君凛身上。

    在西漠吃过了午饭,大家才分手,雷凰和君凛是去剑南,君凛想看看雷凰工作的地方,为了方便,君凛跟车迟借了一辆车,上车后,雷凰就沉沉睡过去了,她是真的累了。

    君凛看了一眼雷凰沉睡的样子,微微笑了笑,在她额头轻啄了一下,然后开车朝剑南而去。

    剑南的路如今平整了很多,也扩大了很多,君凛知道,这些都是雷凰努力的结果,他开车开的很慢,主要是因为平稳,的确前一晚,他是故意的,故意折腾雷凰这么累,原因呢,就在前面。

    车子就在要进剑南县的时候,只见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在前面停着,君凛的路虎也停下了车。

    车窗打开,君凛看着对面的人:“你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车中的人看着君凛:“帝皓南告诉我的时候我还不信,但是想不到,事情居然是真的,你觉得你这样能保护她吗?”眼神划过一旁睡熟的雷凰。

    君凛笑了笑:“我可以的,这不也一直是你的希望吗?”

    车中人微微叹了口气:“当年我不该告诉你那个秘密,如果不告诉你,就不会让你如今陷入在这里,而不能自拔。”

    君凛微微摇头:“不对,如果没有当初你告诉我秘密,就不会有今日的雷凰,如今没有今日的凰,就不会有今日的君凛,每一环早已经扣住了的,你知道的。”

    车中人叹了口气:“能放过阴就放她一次吧,其实她也挺可怜的。”

    君凛冷笑:“我已经放过她一次了,不然你以为我为何还容许她生存在这个世间。”

    车中人微微摇头:“这次和你见过面后,我想以后我们见面只怕很难了,我要回自己的原则去,那里需要我守护。”

    君凛微微皱眉:“你那里也出现了问题了?”

    车中人笑了笑:“我那个问题比较好解决,只要我回去了,你这里才是麻烦,因为你如今这样做了,蝴蝶效应已经产生,当年的很多人都已经开出现。你要走完这一生,其实还是需要不少努力的。”

    君凛微微一笑:“我知道,而且你也知道我既然以君凛身份存在,那么就是已经做好了让这个世界继续下去的准备。”

    车中人点了下头:“关于这个我倒是相信你,对了,原本想我一时好玩创造的那个宙越集团直接消失好了,但是一旦这个集团消失,也会有点遗憾出现,因此想了想,就直接给你吧,我会篡改那些人的记忆,让他们明白,你才是真正的幕后老板。”

    “看来你真要走了,那我就不送了。”到了他们这个份上,钱财已经不重要了,原本会创造这些,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

    车中人微微点头,挥挥手:“你也保重,希望将来还能看见你。”

    “一定的。”君凛笑了笑,关上了车窗,看了一眼继续熟睡的雷凰,朝剑南而去。

    而那加长的林肯也动了,却不是抄什么路去,而是朝半空而去,空中突然出现一个蓝色的漩涡,它飞驰而去,当车子没入那个漩涡的时候,这个漩涡瞬间消失了,仿似一切都没出现过。

    这个事情似乎没有出现过,而君凛也不会告诉雷凰这个事情。

    雷凰醒过来了,感觉很奇怪,自从和君凛有了关系后,在凰道中,君竟然不出现了,雷凰心中其实也有点躲避,至少目前来说,她不知道跟君说这个问题,说自己和君凛登记了,虽然君也知道自己和君凛的事情,总觉得自己有点心虚。

    雷凰醒来,精神已经恢复,看了看外面景色,诧异道:“好快,都已经到剑南了。”

    君凛笑道:“老婆,先去你住的地方吧。”

    雷凰点了下头,如今也只能先去自己住的地方。

    雷凰很庆幸自己的住的地方是租的,因此不用担心会有什么人看见君凛,倒不是雷凰怕别人看见这个,只不过,雷凰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自己来这里主要还是来学习为主,为了经验,从政者,最基础的经验是非常重要的,而最基础的经验全部来自基层,倒不是说上面没法培养人才了,只不过去过基层以后,才能明白为政者的艰难以及为政者的最主要的目的。

    雷凰带着君凛到了自己住的地方,收拾了一下,然后和君凛一起换了一套衣服,看看时间也不迟,因此对君凛道:“我带你去走走?”

    君凛笑道:“我更想看看你发现的矿泉水的地方,以及你目前捆绑的两个村。”

    雷凰深深看了一眼君凛,她明白,君凛这是准备现场再度指导自己。不过这个时候去罗家村也不方便,时间太迟了,去一趟只怕来回不容易,因此看了看天色,才开口:“如果现在出发去罗家村,晚上可能要回来很晚,而且可能回不来,如果不回来,直接从罗家村去莲花村,那边的如今路只能走山路,只能步行,可能要半夜到了,你如果真要去,我们弄几个睡袋做准备,反正丢我空间也不麻烦。”

    雷凰见君凛有了这个想法,说出一些实际问题。

    君凛听了,轻笑出声,他提出来本来是为了更多了解雷凰,并没有想其他太多,雷凰如今提出了这些困难,他自然不会提起今天去了,要知道这君凛好歹是一省的省委书记,不是那些毛毛躁躁的人可以比的,不管是什么环境下,如今都不可能随便出去。

    君凛也看了看天色,然后搂着雷凰道:“反正还有几天,今天就住你这里吧,明天一早我们早点出发去看看,不过不要惊动任何人。”君凛的身份放在那里,如果惊动了一些人,必然会惊动整个西漠省,谁让君凛是粤省的省委书记,那可是绝对高高在上的身份,同样是省委正部干部,也会因为地方的不同,在中央的地位都有所不同,而君凛的位置势必是所有省级干部首位。

    而且作为省委书记方方面面也是要顾虑到的,即便君凛如今想去,不过也知道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的,如今绝对是不能这样随便去的。

    雷凰听君凛已经有了决定,微微点头,表示同意,再看看自己的冰箱,清除了一些不要的食物到垃圾袋,才随口道:“你先休息一下,看看电视,我去打扫一下,然后一会去菜市场买点肉回来,我这里蔬菜不少,就是没肉。”

    君凛听后,微微沉吟了一下:“老婆,晚上我们吃你做的饺子吧,你那饺子好像就给三位爷爷和爸爸他们吃,我这个做老公都没吃到很多。”

    看来君凛对这个还是很不满的,好像是在提醒雷凰,他才是雷凰最亲的人。

    雷凰听了微微挑眉,似笑非笑看来了看君凛:“你想吃饺子也容易,反正还是应该去挑点好的肉来。不过这种醋还是少吃,你要吃醋就让饺子蘸着吃吧。”

    “我和你一起去,你去过我们粤城菜市场,如今也应该让我去你们那里才是。”故意忽略雷凰的调侃,君凛只是提出自己觉得吃亏的地方。

    雷凰听了莞尔,这君凛偶尔也很孩子气:“去是可以,不过不要嫌弃,这里的菜市场到底是比不上你们整洁。”

    君凛笑了起来:“听你这话,好像我还没吃过苦一样,粤城刚开始其实也是很乱的,只不过后来慢慢整顿过来了,对于你这里,我想即便现在不如粤城,将来也会有机会赶上粤城的。”

    ------题外话------

    一直以来大家都很支持凤凰的,月票,评价票,钻石,鲜花不断,昨天还发现有人打赏了,凤凰为了感谢大家的支持,今天特地更新一万二,谢谢大家。请亲们一定要继续支持。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