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三章心意相通
    君凛正在系安全带,听了雷凰的话,呵呵一笑:“你昨天晚上已经实际上添上了我的标签,今天不过是走个程序而已。”

    雷凰瞪了一眼君凛:“你是大书记,怎么也这样的轻浮了。”雷凰有点想念以前的君凛了。

    君凛微微挑眉:“谁说在自己夫人面前是不能轻浮的,轻浮自己的妻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语气还真是理直气壮。

    雷凰歪头道:“我现在后悔来不来得及?要不我们离婚吧。”

    难得君凛能够听说这话:“本本已经发了,你忘记我还有一个身份是中将吗?”如今君凛的军衔已经升为中将:“你不知道军人离婚是要走军事法庭路线的吗?军婚可是受法律保护的。”

    雷凰哭笑不得:“我怎么今天才发现原来你是非常腹黑的人,我这算不算被你坑了?”

    君凛就差没虎摸雷凰的头了:“乖,以后每天可以发现,现在呢,我带你好好去玩玩,虽然我们不能走远,我也只请了一天假,不过今天到底是我们登记的日子,所以我带你好好开心的走走。”

    在生活上,雷凰和君凛也有相似之处,两人都喜欢简单,不喜欢太过张扬,这也是雷凰偷偷来粤省登记的理由,若是去华京,还不知道要被几个老爷子闹成什么样子呢。

    君凛和雷凰各自去换了一套简单的情侣休闲装,就好似普通情侣一样,他们去粤城广场吃小吃,也去百货公司购买东西,还去了粤城音乐主题公园,晚上两人去了粤城旋转餐厅用餐。

    虽然是登记的日子,但是不可否认两人是幸福的。

    君凛带了雷凰回到家中,手中全部都是雷凰给他买的衣服,雷凰将衣服一件件的挂上衣橱,嘴里还道:“虽然说女人衣柜中缺的是衣服,但是男人衣柜中也不能少,以后要多给你买点衣服,你看你的衣服,才几件。”

    君凛因为喜欢简单,所以衣橱中是没有几件衣服,除了一套军装日常服外,基本上日常的三四套衣服差不多了。

    君凛喜欢雷凰这样唠叨,他含笑过去,从后面抱住了雷凰:“老婆,有你真好。”

    一直以来,君凛喊雷凰不是凰就是夫人,老婆这样通俗的称呼,没听他喊过,这会君凛一喊,雷凰心中竟然泛起一种莫名的感动,停住了手中的挂衣服的举动,回身,反抱住了君凛的腰:“老公,我喜欢听你喊我老婆。”

    雷凰或许不知道夫妻之间如何相处,但是却知道很多时候,应该将自己的喜欢表达出来,这是前世看了不少小说所得的结果。

    君凛身子一震,同样被雷凰这一声老公给震住了,他紧紧的抱着雷凰:“老婆,以后我一直这样叫你。”

    “嗯。”雷凰点了点头,深深的埋入君凛怀中。

    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两颗心渐渐融合在一起。

    “护她,用自己的生命保护她,爱她,疼她。”雷凰清晰的感受到了君凛的心意。

    “信他,爱他,一定要成为一个和他并肩努力的人,世间何其大,既选他,就将一切都给他,君生我在,君去我亡。”雷凰的心声同样传到了君凛的心中。

    “这……”雷凰一愣,看着君凛:“怎么会这样?”

    君凛笑了:“老婆,从此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了。”心意相通是意外,但是却是惊喜,他不用担心她对自己会产生任何的怀疑,因为自己做的一切都放在了她面前。

    雷凰笑了,深深埋入了君凛的怀中:“以后都省了话费了。”

    君凛哈哈笑了起来:“老婆,就你会说这个,煞风景。”

    雷凰顽皮的做个鬼脸。

    登记后第二天,君凛去上班,遇上了省长左石生:“书记,恭喜恭喜。”

    君凛呵呵笑了笑,从包中拿出一包糖果,这是雷凰昨天买来的,说如果有人知道的话,就分一下糖:“谢谢省长,来吃点糖。”

    左石生也不推辞,直接接过:“书记,那尊夫人跟你一起来粤省吗?”

    君凛微微一笑:“她啊,想自己多历练一下,所以五天后还是回原单位,反正节假日,她不来我去,也没关系。”

    左石生一脸惋惜:“原本还想见见书记夫人呢。”

    君凛笑了笑:“这个倒是容易,省长如果晚上有空,就和嫂夫人一起来一号楼用餐吧,内人今早就说了,要亲自下厨,其他人可以不请,先请省长和嫂夫人吃一餐。”

    “哈哈,那一定光临,我也对我们书记夫人很好奇的。”左石生直截了当。

    省长不是好传话的人,因此没有几个人知道君凛已经登记了,民政局那里自然也有消息传过来,不过粤省这边都知道君凛的脾气,既然不乐意说,那么就不能随便宣传,毕竟君凛本身就是那种传说中的人,因此不想有太多过引人注目的事情。

    很多人是会好奇君凛的妻子是谁,而君凛也算是有先见之明,早就吩咐民政局不的随意宣传,所以除了民政局亲自给君凛和雷凰办理手续的局长外,其他人根本也就不知道,而民政局的局长本身就靠着君凛,因此君凛说不准声张,他自然不敢随便声张。

    雷凰起的比较晚,毕竟新婚,君凛的经历太过旺盛,雷凰都有点招架不住,起来后,泡了热水澡,舒散了一下无力酸楚的身子,然后才起来,去准备菜肴,因为君凛通过心灵感应已经告诉了他,省长和他夫人晚上要过来用餐。

    雷凰先去厨房冰箱看了看,确定了还有的菜,然后打扫了一下屋内的卫生,才准备出门,去菜场买点新鲜蔬菜来。

    雷凰问清楚了菜市场走的方向,省委到粤城最大的菜市场是三站公交车的路程,雷凰没有开车,虽然君凛的意思,让她开了车子出去,不过雷凰还是喜欢自己走走,顺便坐公交车过去。

    雷凰也想真实的体验一下一个普通妇人买菜的感觉。

    进入粤城菜市场,雷凰感慨很深,这里也有不少人在叫喊,但是进去的人不像一般县市的菜市场,推个车,骑着自行车的都有,在这里,一律都是步行的,车子一律不得进来,而且在两侧叫卖中间的通道,也整理的很干净。

    卖家的摊子划分的也很清楚,蔬菜区,水产区,肉区,家禽区,熟食区,水果区,还有进口食物区域。

    其实这样的摆放有了一个非常大的自主空间,至少所有的百姓都很喜欢这种有规律性的菜场。

    雷凰特地转了一圈,感受了一下里面的气氛,然后才在水产区挑了一条鲈鱼,又买了几只大螃蟹,然后买了半只鸭子,才缓缓离开菜场,才走到门口就看见有人带了警察进来:“我就是这里被偷了钱包。”

    “确定在这里吗?”警察问的很仔细。

    那人点了点头:“是这里没错的,因为我来的时候还在吃饭团,所以就没进去,当时我在这里还摸了一下口袋,皮夹子还在,但是吃完饭团,准备去买点水果时候,还没进门,我一摸自己的口袋,就发现没有了皮夹子了。”

    警察看看门口摄像头:“这个小偷也真是有眼光,居然在这装了三个摄像头的门口偷窃,走,我们去调一些摄像资料看看好了。”

    雷凰没有看下去,光警察这样作为,就知道这案子一定能破,雷凰心中对于君凛治理下的粤省有了非常大的荣誉感,女人其实就是这样,虽然以前知道要嫁给君凛,但是即便关心也不会如现在这样感受深,如今是真正有一种夫荣我荣的感觉。

    “在什么地方呢,感觉你很开心。”君凛的想法瞬间传了过来。

    雷凰微微笑了笑:“在粤城大菜场,老公,我以你为荣。”

    君凛脸上多了一丝的幸福,这让正进来的耿青山微微一愣,从他跟了君凛到现在,君岭在他的心中,一直似乎和蔼可亲,而且对他也很关心,很多时候总会利用一些事情教他怎么处理,但是即便如此,也没有现在这样的表情出现。

    “青山啊,晚上去一号楼,我介绍我妻子给你认识。”耿青山是自己的心腹,君凛自然不会吝啬。

    耿青山忙恭喜:“书记,你怎么一声不响就结婚了。”

    “不过是登记了而已,婚礼可能要迟点了,我和我妻子都比较忙,要抽时间出来举行婚礼还真没时间。”君凛笑道。

    “登记就已经是正式夫妻了,书记,举行婚礼的时候可不能忘记我。”耿青山忙道。

    “自然。”君凛笑了笑。

    雷凰回到一号楼,将鲈鱼洗了,然后又拿出空间的蔬菜水果,顺便还弄了一条鲫鱼出来,雷凰的空间因为没有买鲈鱼苗所以没鲈鱼,如果有,她也不用买鲈鱼了。

    她做了一盘香菇青菜,一盘腊味四季豆,一尾清蒸鲈鱼,一盘红烧螃蟹,一盘板栗鸭,一盘韭黄炒蛋,再做了一锅鲫鱼豆腐汤,然后又洗了一些水果,做了一个水果拼盘,顺便还包了一个大白菜肉末饺子,又做了一些保健汤羹小点心,虽然不多,但是够吃了。

    雷凰做完菜,差不多的是六点半,就听见门打开了,雷凰出去,君凛带了两男一女进来:“凰,这是左省长和他的夫人黄银莲,这是我的秘书耿青山。”

    “省长,嫂夫人,青山,进来坐吧。”雷凰落落大方,一点没有忸怩的感觉:“菜已经好了,凛,你陪省长他们说话,我去布置一下餐厅,大约十分钟,就可以开始用餐了。”

    “好。”君凛笑了笑。

    雷凰顺手接过君凛的包,先将包放回房间,然后进入厨房,很快拿了菜肴和碗筷出来,布置了一下餐厅,果然如雷凰预料的那样,也不过十分钟不到就准备好了,雷凰才喊:“凛,可以用餐了。”

    君凛笑着带了左石生夫妇和耿青山入席。

    雷凰有点不好意笑道:“我不知道大家喜欢什么,所以随便做了一些家常菜,还请大家不要见怪。”

    “夫人可就客气了。”左石生忙客气摆手。

    雷凰笑道:“我叫雷凰,你们可以叫我名字,虽然我和君凛登记了,不过这夫人夫人的听着也不习惯。”

    “哈哈,我也喜欢爽快的。”黄银莲道:“我的年龄比你大,那我就称呼你一声妹子了。”

    “嫂子只管这样喊。”雷凰笑了笑,然后端了一碗雪蛤燕窝给黄银莲:“嫂子尝尝这个,雪蛤燕窝,虽然味道不一定好,但是这对我们女人是比较好的滋补品。”又将三碗豆浆生蚝放到三人面前:“凛说省长和青山要来,我也来不及做什么,所以做了三碗豆浆浸生蚝,对你们的身体比较好,你们趁热尝尝吧。”

    “这怎么好意思?”耿青山想不到作为粤省第一夫人的雷凰会给自己做一碗滋养汤。

    君凛笑道:“吃吧,这是我老婆的心意,不准糟蹋了。”

    雷凰顺便也给自己拿了一碗雪蛤燕窝,大家先吃了起来。

    “我一直想学做滋补食物,可是都没学会,有空的时候,妹子你要教教我。”黄银莲笑着开口。

    雷凰含笑点头。

    左石生吃完豆浆浸生蚝微微点头:“我也听说生蚝对于男人是最好的,所以以前吧,也和朋友去粤城大饭店吃过,但是如今吃了雷凰的,不得不说,书记,你好福气。”

    君凛微微一笑,雷凰的好,又岂是眼前这么一点。

    雷凰也感受到了君凛的自豪,她看了君凛一眼,两人相视而笑,一切话语都不需要说出来,那种默契,让耿青山明白,雷凰是君凛最重要的人,以后自己站在君凛这边,不光要服从君凛的领导,也要尊重雷凰。

    黄银莲看着羡慕道:“我一直就想知道什么样的女人配得上我们书记,妹子你是不知道,我们这里一直都在谈论这个问题,但是现在总算是见识到了,也真的只有妹子你这样的人才配得上我们书记。”

    雷凰大方一笑,并没有因为黄银莲的夸奖忸怩,也没有因为她的夸奖不好意思,站在君凛身边,从来雷凰的想法就是舍她还有谁。

    雷凰在一定程度上是很霸道的,这一点她自己也承认。

    左石生见过不少的大方的姑娘,但是看到雷凰如此,心中滋生一种欣赏,而且同时也明白,雷凰这个女人是绝对不简单。

    “妹子在什么地方工作,什么时候调来粤省。”黄银莲好奇的问。

    雷凰微微笑了笑:“我也是在体制中的,不过如今我还不过是个县长,因此暂时没法来粤省。”

    “妹子你今年几岁?”黄银莲非常好奇,因为她看雷凰的年龄并不大。

    “二十。”雷凰笑了笑。

    “二十?”黄银莲还没什么反应,左石生却愣住了:“你是县长?”

    雷凰点了点头:“是啊,不过那个县不富裕,你们应该听说过西漠沙南的剑南县,我就在那里。”

    左石生愣愣不语,耿青山则道:“夫人你就是那提出剑南**改革,不要国家经济资助,但是希望能够**完成改革建设的剑南县的县长?”

    雷凰好笑道:“这话怎么说的,我再如何也不可能一个人提出来,我上面不还有县委书记吗?”

    左石生赞叹道:“书记,我现在明白了,果然是什么样的人会遇上什么样的伴侣,说句实在话,你注定是我们华国的传奇,但是我想不到书记夫人竟然会是现在新起的传奇。”

    传奇?雷凰微微一愣,自己什么时候竟然也成了传奇了,她微微皱眉有点不解。

    君凛感受到了雷凰的迷惑,微笑道:“你在剑南做的一切,引起了全国的注意,主要还是因为剑南一直是排名末的穷县,但是因为你的出现,如今在改变,所以你就有新的传奇的说法。”

    雷凰微微挑眉:“这都想些什么呢,我可从没想过成为什么传奇。”

    君凛微笑道:“其实你也不用太放心上,这不过是别人的想法。”

    “其实我觉得,传奇应该配传奇,如果没有雷凰你的传奇,你如何配的上华国的传奇男人呢?”左石生笑道。

    雷凰微微摆手:“算了吧,我可从没想过做传奇,传奇会太引人注目的,我其实已经也很低调了,很多事情都不出面了。”

    “谁让夫人你去了剑南后,剑南有了大的改变了。”耿青山也笑了起来。

    雷凰微微摇头,看来以后即便自己低调,只怕也会引人注目,看来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吃完晚饭,大家有在客厅坐了一会,雷凰请大家吃水果,这些水果是雷凰空间拿出来的,因此味道都比正常买的好,这还让黄银莲好奇了很久,只问雷凰是从哪里弄来的水果,怎么味道这么清醒,后来雷凰拗不过,在他们走的时候,还送了他们一篮水果。

    雷凰在粤省一共过了七天,七天前还是单身未婚女子,但是等离开粤省的时候却已经成了已婚女人,当然这七天,雷凰和君凛一直品尝鱼水之欢,毕竟两人聚少离多,所以君凛更是不会放过一丝机会,搞得雷凰离开前一天,脚还有点酸软,只等着君凛这个肇事者。

    而君凛一脸无辜的样子,让雷凰又好奇又好笑,狠狠掐了他几下,才算解恨。

    离开前一夜,君凛带了雷凰好好享受这粤城的夜景。他们依旧来到了庆祝登记的旋转餐厅,这里可以看见整个粤省的风光。

    君凛和雷凰切切私语的时候,只见有人走了过来。

    “雷凰,又见面了。”雷凰想不到在这里会遇见帝皓南,和他在一起的是苗嘉林。

    雷凰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帝皓南①3-看-网记。”

    君凛也只是淡淡的点头,算是招呼了。

    “两位怎么有兴致今天在这里吃饭呢?”帝皓南好奇的看着君凛和雷凰。

    君凛则淡淡道:“我和雷凰登记了,所以在这里庆祝。”君凛说的很淡,但是雷凰感受到了君凛的心情有点不平静,对于帝皓南,君凛的感觉似乎很复杂。

    雷凰可以明确的感觉到,君凛和帝皓南是绝对认识的,有时候人总会有点秘密的,不过雷凰信任君凛,因此即便好奇,也不多加揣测过问。

    帝皓南似乎也愣了一下,然后看着雷凰:“雷凰,现在应该叫雷县长,你和君书记登记了,这不注定以后长期会聚少离多吗?”

    雷凰微笑,神情很有礼貌:“没关系,我相信我的老公。”

    “你相信他,你确定吗,也许他另外有女人呢?”帝皓南明显就是不怀好意。

    “呵呵,这说明我的老公有魅力啊,再说了,我信任他,也从来不怀疑他。”雷凰说的斩钉截铁:“我既嫁他,就不会对他有任何相疑之心,帝总裁,多谢你的提醒,但是我对我的老公有非常大的信心。”

    帝皓南微微笑了笑,然后一个响指,一个服务员过来,帝皓南随口道:“给我送几杯威士忌过来。”

    服务员微微躬身,回到吧台,很快就端了几杯威士忌过去,帝皓南看了一下酒杯微微一笑:“既然你们登记了,我也不说什么,今天我就请你们喝一杯。”看着君凛:“这杯酒是你欠我的。”眼神中有一丝古怪。

    君凛看了看帝皓南,微微点头:“多谢帝总裁了。”拿起酒杯和帝皓南碰了一下,然后喝了下去。

    帝皓南看君凛喝下,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果然……”然后顿了一下:“那就不打扰你们两位了。”说着和苗嘉林一起离开,至始至终,苗嘉林都只是看着这一切,没有说过一句话。

    君凛则对雷凰道:“老婆,我们赶紧回去吧。”

    “怎么了?”雷凰先是一愣,然后感觉到了君凛体内的一股热气,微微一愣:“那酒。”

    君凛微微点头。

    雷凰伸手抓住君凛,用生机先抑制君凛的那股热气,然后叫来了服务员,算了帐离开。

    回去的路上,是雷凰开的车,她很担心君凛。

    君凛的额头冒着汗,脸上似乎隐忍着什么,他在压抑着,一回到家中,才关了门,君凛就直接抱起雷凰冲进卧室。

    凌乱,喘息,暧昧,娇嗔,瞬间交织在一起,连房门都没有时间关,雷凰只能不断的承受着从君凛身上传来的热气。

    没时间去追究这帝皓南是什么时候下的药,如今只能专心的和君凛纠缠着。

    本来前几夜君凛就非常勇猛,原本是想今夜让雷凰好好休息的,毕竟天亮后雷凰就要离开的,但是这药性太过强大了,君凛根本克制不住,因此不断的索取。

    雷凰在承受君凛的索取同时,还要不断将自己的生机传入君凛体内,免得他弹尽粮绝,对身体不好。

    这么一来,雷凰的疲惫可想而知。

    君凛一直索要到了凌晨五点半才算全部将药性解除,若非雷凰的生机,只怕君凛这会还真的会弹尽粮绝。

    看着雷凰疲惫的窝在他怀中沉沉睡眠,君凛的心中有一丝的内疚,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克制的,但是克制不了,若非雷凰帮忙,他只怕所有秘密都会出现,虽然他知道,雷凰对于这些秘密只会惊讶,不过怪罪,但是此刻还不是让雷凰知道自己秘密的时候,他一定要等雷凰自己去慢慢发觉这一切。

    手轻轻的抚摸过雷凰的脸颊,眼中是微微的柔情,一刻淡淡的光芒出现,似乎要朝雷凰冲过去,君凛微微一愣,轻轻的抓住了:“再忍两年,凰的身体还没有全部恢复,两年后你再来。”说着,微微一笑,放开了淡淡的光芒。

    淡淡的光芒似乎有点不舍离开,绕了雷凰和君凛两圈,君凛无奈笑了笑:“我算怕你了,罢了,你先在我的空间藏两年吧,这两年好好积聚你的灵气。”说完手一招,一股淡淡的紫气卷住了那一抹的光芒,很快就消失了。

    君凛在雷凰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才搂着雷凰睡了过去。

    雷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虽然雷凰的生物钟很强,但是被君凛弄的根本就没法醒过来,下床的时候,双腿都是软的,她瞪着眼前无辜的男人:“以后没我的命令,不准喝酒。”

    “是,老婆。”君凛很认真的答应,这事情他的确有一半的错,不过他也感谢那一杯酒,至少让他没有顾忌的尝尽了雷凰的美好,本来还是要克制一下的。

    雷凰自然明白他的想法,再度瞪了他一眼。看这个表面上很无辜的男人,分明是故意算计的,她就不信,他会不知道那帝皓南的居心,偏偏故意没有拒绝。

    “老婆啊。冤枉我了。”君凛感觉到雷凰想的,忙解释:“我知道帝皓南一定会下药,因为他恨我,但是我从没想过他会下那么强的药,我和他之间本身就有一份恩怨在,这一次算是我还了他所有的情,其实他原本是算计你的,他不知道你和我早已经是夫妻,这个药若是你还没经历人世,会让你痛不欲生的,不过现在嘛,我觉得挺好的,至少我和你都很快活。”

    “你好没羞。”雷凰听他说道这里,哭笑不得:“我现在虽然不是痛不欲生,但是寸步难行,你还说我们快活,我看快活的人是你。”雷凰怒视君凛。

    君凛轻轻笑了一声,将雷凰搂入怀中:“老婆,别生气了,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说着手指一弹,只见空中出现一个一手大的屏幕,里面充满的紫气,而中间有一个淡淡的光源。

    “那是什么?”雷凰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天生的泛起一股爱怜之意。

    “我们未来的孩子。”君凛没有隐瞒雷凰:“昨天本来他要进入你的身体,但是我制止了,一来你还年轻,如今你的事业才起步,二来,我知道你在修炼凰道,如今也是紧要关头,如果一旦这个孩子进入你的体内,会给你带来一次灾难,所以我让他在我的浩瀚空间中暂时修炼,等过两年,差不多了,再来。”

    雷凰微微一愣,这几日,其实她并没有刻意去采用什么手段避孕,只是她想不到君凛已经想到了这么多,她微微将头埋入君凛的怀中:“老公,我担心你的年龄,我知道你这个年龄是应该做父亲的。”

    “这个又没关系。”君凛手一抹,将空间掩饰掉:“以前别人认为我没有结婚,没有老婆,所以他们都担心,但是现在,我已经有你了,而且我们已经心意相通,我们的未来一定是幸福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能说什么,至于孩子,又不是不要,只不过迟两年而已。”

    雷凰笑了:“老公啊,你要再这样说下去,我都舍不得走了。”

    “那正好,我可以继续将你留下来。”君凛脸上泛起一股魅惑之色。

    “色鬼,不理你了,帮我拿行李,送我去机场。”雷凰红着脸,笑骂一句,不忘吩咐我们君凛书记做免费佣人和司机。

    七天,雷凰回到剑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雷凰是打的回了自己的住所,路上还不忘用心灵感应告诉君凛自己已经到了剑南了。

    君凛又嘱咐雷凰记得吃完饭之类的,雷凰感觉君凛书记有管家的潜质。

    回到剑南第二天,雷凰回去上班,柳奇羽听说雷凰回来了,忙过来找雷凰,雷凰看见柳奇羽亲自来找自己,有点诧异:“书记,你有事情让小张通知我就好了,干嘛自己来。”

    柳奇羽忙道:“县长,我是急啊。”

    “急?”雷凰忙问:“出什么事情了?”

    柳奇羽道:“听说省长要来沙南市考察,指名要来剑南县。”

    雷凰微微一愣:“这事情准吗?”

    “准啊,昨天我还被高书记叫了去,为这事情说了半天,如今剑南道沙南的路况是改了,经济也在复苏,但是我们实在是没人手去接待啊,大家都忙着各自乡村的工作呢。”柳奇羽为如今剑南的改变高兴。

    如今剑南的常委一个个都在自己捆绑的乡镇,帮着出谋划策,根据当地的情况已经做出了不少的项目,而且雷凰提议的农业园区也已经上日程,准备下一次常委会,开始准备农业园区的事情,所以的确是没有人手去接待省委领导来。

    雷凰沉吟了一下,然后笑道:“其实只能辛苦①3-看-网记到时候接待一下省长一行人,而其他人该做什么还做什么,我想宣省长来我们这里,也是为了看到最实在的剑南县,我们表面工程做的再好,也不如我们给市委市政府省委省政府报告经济上涨的好消息,再说了,如今剑南项目**,不动用国家一份钱也不再伸手要钱,好歹也要让我们忙碌吧,总不能让我们放着赚钱的事情不做全部去接待人去,不现实。”

    柳奇羽听雷凰这么一说,笑了起来:“县长,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嫌弃上面领导来考察指导工作的。”说着顿了顿:“县长,我觉得还是你和我一起来接待吧。”这才是柳奇羽的目的,柳奇羽知道雷凰认识宣源瀚,因此这次宣源瀚来,他自然是希望雷凰和自己一起接待。

    雷凰倒是无所谓:“如果书记认为这样妥当,我也无所谓,不过其他人真的没有时间。”

    柳奇羽一挥手:“其他人该干嘛就干嘛。”

    从剑南经济**承担要求通过后,柳奇羽现在更加的果断了,他知道,如果不果断,很多事情就不能发展起来。

    “省长大概是什么时候下来指导工作?”雷凰问柳奇羽。

    柳奇羽道:“大概是在下个月月初,具体时间等确定了,市委会通知我们的。”

    雷凰笑道:“既然如此,在省领导还没来之前,我们还是依旧做我们的事情吧。”

    对于省领导来剑南考察这个事情,雷凰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她如今每天就扑在了如何建立农业园区的事情上,每天要下乡考察,每天和当地的村干部交流,每天还要听其他常委的意见,雷凰无疑是忙碌的。

    宣源瀚下来的时间定在五月十号,五一是放假的,雷凰没有去粤省,因为君凛说他来剑南看望她,顺便也看看她工作的地方。

    四月三十日,雷凰就去西漠机场接君凛,虽然夫妻两人才分开了几天,但是相见却自有一股情义产生,所谓小别胜新婚就是这样。

    当夜雷凰和君凛并没有直接回剑南,而是在西漠大酒店住下了。

    雷凰打电话给了侯紫颜,戴小月,冯珊珊和雷茵,也叫了唐心怡,杨密豪,他们一起索性在李嫂子的一家小饭店吃饭。

    “老三,你去了剑南,也不跟我们联系,今天要不是教练来了,你是不是还不来看我们。”侯紫颜越来越喜欢斤斤计较了。

    雷凰瞥了一眼侯紫颜:“我忙,你不会没听说我忙吧。”

    “听说了。”戴小月代替侯紫颜回答:“你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我们没听说才怪呢,现在很多人都在讨论你,自然我们西漠公安学院所有的人都以你为荣,说你是我们的代表,你做出了这么多的事迹,给我们学校争脸了,但是也有人说你是哗众取宠,没有你,剑南依旧能发展起来之类的。”

    冯珊珊插嘴:“这是西漠成人高职技校传出来的,我当时就去,参加了他们的数学竞赛,杀的他们一个个都不敢说话,看他们谁还敢招惹我们。”

    雷凰听了莞尔一笑:“什么杀的他们一个个不敢说话,怎么感觉珊珊你越来越江湖气息了。”

    “哈哈。”一旁的人也笑了起来,侯紫颜道:“我也这么说她,她还不信。”

    杨密豪则道:“雷会长,剑南那边如今怎么样了?”

    雷凰微微一笑:“如今啊,还好了,一切基本上都已经正常化了,上面政府也同意了我们剑南经济**,不使用国家钱财,但是上面不能管剑南如何发展,领导啊,政治觉悟自然比我们高,所谓白猫黑猫能捉老鼠的就是好猫,我们剑南这样做也不过就是想做一只黑猫。”

    “哈哈。”雷凰说的风趣,大家听的开心。

    雷茵则道:“姐,我以后毕业了能去剑南吗?”

    雷凰诧异:“为何要去剑南?”她有点不明白雷茵的想法。

    雷茵笑道:“想去看看姐姐做事的地方。”

    君凛一旁则道:“小茵如今是大三了,过了很快就是大四,大四有半年是要求实习的。你可以申请到你姐姐那里去实习,不过老爷子们是否同意,你要自己去说。”

    雷茵笑道:“爷爷们一定同意的,反正雷家如今有姐姐在,他们也不会太逼我了。”

    雷凰笑了起来,才想说什么。

    “各位,谁帮忙一下,李嫂子发生意外了。”一服务员上来,脸色很慌张,雷凰虽然最近一段时间没来,但是这里的人都认识雷凰他们,所以李嫂子有事情就匆匆上来讨救兵。

    “李嫂子出什么事情了?”雷凰忙问。

    原来李嫂子年轻守寡,虽然如今很努力经营酒店,但是李嫂子本身也算是个有风韵的人,因此免不了就会惹来一些不必要的是非,而这当中,最突出的就是一个叫做周光的人,这个人是个商人,而且听说原本就是开皮包公司出身的,手中有了两个钱,就有点财大气粗,又跟一些衙内交好,所以来了西漠,就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一次来了这一家小饭店,看见了李嫂子,惊为天人,知道李嫂子如今是寡妇,因此更加追求,如果这周光没有老婆的话,也算了,即便李嫂子不喜欢,也只是躲开,没想到这周光,已经有老婆了,还想着想霸占李嫂子,其实说穿了,还是看上了李嫂子这一家店,他想要来个人才两得。

    李嫂子自然不会让他得逞,因此每次来,总是想法推脱,只是想不到今天不知道从哪里带来了几个年轻人,非说是什么京城来的贵公子,要在一家小饭店吃饭,如今一家小饭店考虑到经营模式,也已经又设置了两个包间,因此李嫂子让人给他们安排了包间,但是想不到,酒过半巡,那些人非要李嫂子去敬酒,李嫂子百般推诿,他们竟然又给李嫂子做起主来,要李嫂子跟了周光,一旁的上菜服务员一见情况不对,就来找雷凰他们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