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生一十二章生日礼物
    君凇呵呵笑了笑:“是啊,剑南是个好地方,我们都先看看贫穷的剑南发展起来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贫穷的剑南发展起来,会如何?这也是雷凰想知道的,她整整一夜没睡,就是为了策划自己的农业园区。

    农业园区和工业园区是有区别的,农业园区是底面上种植的东西,所以每个村庄的土地根本就不能和在一处,所以雷凰想了一夜,才想到了好法子,因此也顾不得休息,草草将策划写了,然后一上班就去找柳奇羽。

    柳奇羽看见雷凰过来,笑道:“看县长双眼通红,是不是一夜没睡啊。”

    雷凰呵呵笑了笑,没回答这个问题:“书记,我昨天想了个主意,虽然想法有点不成熟,不过还是想跟你来说说,你看能不能成。”

    对于雷凰这个县长,刘奇羽是非常满意的,首先雷凰做了县长,但是没有进行培养自己的势力,要知道,历来任何一个班子的一二把手是不可能做到真正和谐的,因此新班子磨合期间,很多时候,一二把手就会出现矛盾,尤其是势力方面的竞争,是非常厉害的。

    当然柳奇羽认为雷凰之所以没有出现这个想法,主要是雷凰是下来镀金的,因此志不在县长这个位置上,但是雷凰接二连三出现的成绩给了柳奇羽莫大的惊喜。

    不管在人前还是在人后,雷凰一直就很尊重他,任何事情从来不会绕过柳奇羽去做,柳奇羽也知道雷凰不是那种没有能力的人,一个从华京下来的人,一个和西漠省长都那么熟稔的人,怎么可能没来历,而且柳奇羽还抽过她送的特供烟,那可不是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得到的,雷凰这样的人自然不会有这种特功福利,证明雷凰背后有中央的人,所以柳奇羽心中早早就下了决定,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她都要好好支持雷凰。

    所以这会听雷凰这么一说忙道:“县长又有好主意了,快,坐下,说来听听。”

    雷凰在柳奇羽面前坐下,然后认真道:“书记,我是这么想的,罗家村发现的矿泉水也好,香椿也好,都说明一点,说明我们剑南并不是一个一无所有,只能靠救济钱来生存的县,前段时间我也跑了其他一些县,都多多少少发现了一些特点,比如莲花村。”

    “莲花村?”柳奇羽开口:“这个村一直以来除了茅草就快没别的东西可长了,难不成也有特别的矿泉水之类的东西发现了不成。”

    雷凰笑了起来:“怎么可能,书记,矿泉水再如何一不可能所有村都发现啊,我说莲花村的特点就是长草,我们可以请华京农业研究所的专家来测定我们莲花村的土质,适合生长哪一张草类,然后种植草类,所种植的草,等长到了一定程度可能可以做成养殖场的饲料,也可能可以割下来,经过处理后编制成手工艺品,而且跟莲花村相邻的遇村其实是个天然畜牧场的好地方,我们可以养畜牧,而莲花村所出的草如果能作为饲料的话,可以提供给遇村,这就是所谓了村帮村,到时候遇村将畜牧卖出去后,则将饲料的钱划到莲花村,其实我们这种特色的乡村都很多,所以我想了想,我们不如建议一个独特的农业园区。”

    “农业园区?”柳奇羽迷惑道:“这工业园区我倒是知道一二,这农业园区如何做,总不能将各乡镇的土地都收回来吧。”

    雷凰笑道:“自然不是,农业园区并不光光是是种植什么东西,主要是通过农业来调动整个经济,就好像刚才我说的莲花村和遇村的例子一样,村帮村,凡是适合的村,都规划到农业园区来,这样大家的积极性也提高起来,农业园区说穿了,其实以原生态的农业为引导而已,像包家坳,我知道那个地方很穷,但是那个地方却有很多野生菌,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大棚的野生菌基地,请专家指导后,生产出来的蘑菇香菇都是集贸市场以及酒店需要的。”

    柳奇羽听了,急急问道:“县长,你这样做有把握吗?”

    雷凰微微点了点头:“我是经过再三的考虑后在来跟书记说的。”

    刘奇羽忙道:“这个农业园区若是能建立成功,我们剑南未来经济就不愁了。”

    雷凰微微一笑:“是的,但是书记,我这个目前也只是一个初步设想,我需要县委以及我们政府所有人都支持我,我们目前常委不多,合着书记你和我,一共就九个,因此我想让人都以扶持的方式一对一捆绑乡村,然后进行了解,做出策划,最后我们综合成适合我们剑南走的路,书记你认为呢。”

    “应该的。”柳奇羽不反对这个做法,虽然剑南县的常委都是不错的,但是因为贫穷惯了,所以有一种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感觉,柳奇羽一直想改变这个风,而且如果农业园区建立成功,自己的政绩也堂而皇之多一笔,自己自然是不会反对的,因此道:“既然这样,我看我们就上常委分配一下。”

    雷凰道:“这事情,书记要不要再叫国江同志和炳河同志过来一起研究一下。”

    柳奇羽也就微微沉吟了一下:“行,我这就打电话,让他们过来。”

    雷凰提出的做法等于是要彻底改变剑南县,没有一个人会不乐意的,潘国江河章炳河也不是没见识的人,自然全部同意,这样一来,柳奇羽打算将这事情放到常委上分配。

    常委会定在了第二天的下午三点开始,雷凰在这一天中,将自己的想法形成了书面,然后让罗天佑打印复印好。

    如今剑南常委开常委会也都很开心,因为雷凰对于罗家村的发现,所以他们都知道,雷凰提出的做法是在根本上让剑南发展起来。

    当涉及到常委捆绑村的时候,雷凰道:“考虑到罗家村的事情一直是炳河同志在做,因此这个我觉得我们不必要再去接手,我是想,我们九个常委,除了正常的一人一村外,不是还有七个多余的吗,因此我想除了心志同志和夏畅同志外,其他的,包括书记和我,每人都捆绑两个村庄,我先说吧,我就选莲花村和遇村。”高心志因为负责统战的,所以平日还有军方要联系,而夏畅一直就是一个普通常委,实际的工作没如何分配,所以这方面经验也不足,因此就不多加担子。

    在所有村中,莲花村和遇村正是剑南县最穷的两个地方,见雷凰挑了这两个地方,其他人自然没有意见,柳奇羽道:“既然如此我就挑柳乡和潘家沟。”也是两个穷的叮当响的地方,这县长和书记都开头了,其他人自然也不推辞,纷纷挑了两个村,最后剩下的两个,一个给了高心志,一个给了夏畅。

    高心志笑道:“我反而便宜了,不但数量只有一个,而且算起来经济上比你们还好一点。”

    大家听了笑了起来,的确所有人都选了穷的,雷凰笑道:“心志同志,你可不要小看你负责的包家坳,虽然这个地方的特点我已经告诉你了,但是听说这个地方的风气都比较死板。”

    高心志笑道:“我是从部队出来的,对于不正确的风气,绝对会设法纠正他们的,这一点书记和县长请放心。”

    雷凰和柳奇羽笑了一声:“不过为了激励大家,这次干部绑定村是要签责任书的。”

    “县长,这个我们都是有心里准备的。”都是党员,所有人自然知道轻重。

    从这天开始,基本上在剑南县委中很难看到领导人,作为领导人,全部都下去考察自己绑定的乡镇,而且要拿出策划,然后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制定出适合当地发展的项目,一时间所有的剑南人个个都积极向上,少了以往那份认命的想法,尤其在雷凰捆绑的莲花村传出了适合种植的草类有适合做草席等工艺品的蔺草,适合牧场用的优质的偃麦草,以及适合制作私聊的黑麦草,最令人想不到的,在莲花村的背面一处地方竟然还适合种植总草药兰花双叶草。整个西漠都震动了。

    雷凰在确认后,就将莲花村村长和遇村村长叫来,进行了商量。

    两个村长都是豪爽的人,都知道要想让村中富起来就要两个村相互帮助,因此决定两个村的劳力先出来帮助莲花村种植各种草,然后雷凰出面联系了一家饲料厂,愿意全面收购他们村中种植出来的黑麦草,而且雷凰也联系西漠西北牧区的一些牧场,来收购偃麦草,以及联系了豫北一家中药制药长,签订了提供给兰花双叶草的协议。等联系差不多的时候,再安排遇村饲养的相关事宜

    而在这个同时,柳奇羽领导的两个乡村也同时有了新的计划,一个是养鱼,一个专门养龙虾,随着时间的过去,剑南县十六个省都有了属于自己的发展的目标。

    雷凰为了能够更全面的发展剑南,和柳奇羽一起不下数次的跑市委市政府,跑县委县政府,为的就是争取能够让剑南自己发展起来,不让其他人来伸手做出危害剑南的事情。

    虽然事情还没有结果,但是看着剑南发展的势头,省委省政府也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他们知道一个县要这样**发展不容易,要知道剑南县是全国十大贫穷县之一啊。

    如果剑南县经济能够起来,那么给西漠其他贫穷县等于开了一个好头,而且想到剑南说的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的想法,也的确打动了省委的心。能少一个县来要省里的钱,是给省里减轻负担,因此最后还是决定同意了剑南的申请。

    而在这个同意,雷凰则请假去粤省了。

    雷凰将所有事情安排好后,就请假去粤省,理由是看能不能想去发展的粤省取经,当然,实际,其实雷凰主要是为了君里的生日而去。

    站在粤省,雷凰掏出了手机,她微微笑了笑,明天就是四月二十日了,自己已经准备好了礼物,希望到时候君凛会满意。

    但是此刻,雷凰没有打电话给君凛,她决定到时候给君凛一个惊喜。

    雷凰住进了粤城大酒店,她只是住一个晚上,明天给君凛联系后是不可能住这里的,在庆祝之前,该做的的准备还是要去做了。

    雷凰定好酒店,就出去走走,虽然逛过粤城,但是现在的粤省早已经不一样了,更多了几分繁华,这几年君凛也不是停着不动的,如今的粤省,原本的赌场早已经不见,除了国家管理的,其他的私人赌场已经全盘被粉碎,而君凛更是引进了先进的科技技术,所以现在的粤省才是真正富裕的省。

    雷凰慢慢走着,看着繁华的街市,准备去买几串烤羊肉,才走过去,雷凰停住了,脚步,因为她看见了一个人,一个她都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的人。

    “苗嘉林。”虽然苗嘉林如今穿着打扮似乎改变了很多,但是雷凰依旧认出了他。

    “雷凰。”苗嘉林自己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雷凰:“真是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你。”

    雷凰淡然看了看苗嘉林,雷凰确切消息,苗嘉林带了苗小凤直接去了马来岛,在那里他一直发展的不错,有了属于自己的事业,如今想不到他会在粤城出现。

    “真想不到在这里遇上你,来投资还是来看望朋友。”雷凰很淡,似乎并没有因为苗嘉林如今的打扮高看他多少。

    苗嘉林也不是那种财大气粗的人,其实在雷凰面前,他如今还有一种畏惧,似乎雷凰天生就是来克制他的。

    “和一个朋友来粤城,做一番考察,可以的话想投资一些项目。”苗嘉林看着雷凰:“雷凰呢,这两年都没见,你似乎也不一样了。”

    “时间总会改变很多东西的。”雷凰淡淡一笑。

    苗嘉林微微沉吟了一下,似乎想问什么,这时候一个女子过来:“嘉林。”看见雷凰微微一愣,问苗嘉林:“你朋友?”

    “嗯。”苗嘉林点了点头:“雷凰,我西漠的朋友,雪姗,我妻子。”

    雷凰嘴角发起了一丝讥嘲,果然很多事情变了很多,她想起了唐心怡,那个女孩子,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是雷凰其实知道,她一直在等苗嘉林,可终究还是错过了。

    “苗夫人,你好。”然后对苗嘉林点了下头:“你们玩吧,我也自己去玩。”

    “不如一起啊。”雪姗热情的邀请雷凰。

    雷凰嘴角泛起笑意,只是笑不达眼底:“不了,我来粤城还有事情,不打扰两位了。”然后笑着走了。

    雷凰犹豫着是不是要将这个消息告诉唐心怡,微微摇头,最后决定一切顺其自然。

    雷凰认为自己和苗嘉林最多也是偶遇,以后不会有太多的交集,但是忘记了,粤城大酒店如今已经升为国际性质的酒店,因此再次和苗嘉林在粤城大酒店的自助餐厅遇上的时候,其实是一点都不需要奇怪的。

    没将苗嘉林当回事情,再说了,苗嘉林和唐心怡都是成年人,雷凰可不认为他们的事情需要自己去管。

    雷凰看见苗嘉林只是微微点头算是招呼了,然后拿了自助餐,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吃了起来。

    “能在这里坐吗?”苗嘉林却端了餐盘走了过来。

    雷凰微微点头:“请便,不过你太太呢?”

    苗嘉林无奈道:“她和小凤好奇去赌场了。”

    雷凰放下了手中的叉,看着苗嘉林:“你似乎忘记我说的话了。”

    “这两年小凤变了很多了。”苗嘉林忙道:“请你不要怀疑她。”苗嘉林原本也不想带苗小凤回来,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他想就能决定的。

    雷凰却冷眼看了一眼苗嘉林:“说实话,你们要做什么,跟我没关系,只希望你们不要来烦我。”然后微微皱眉,雷凰总觉得有点不舒服,她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原本想明天打的,但是此刻,她有一种迫切的希望要见到君凛。

    “喂,凰吗?”君凛的声音依旧温柔。

    雷凰笑道:“我在粤城大酒店,你来接我。”

    君凛似乎一愣,随后道:“我马上过去。”

    “我在自助餐厅。”雷凰不忘嘱咐一句。

    “我知道了。”君凛答应一声。

    苗嘉林看着雷凰打电话:“你不放心我?”

    雷凰瞥了一眼苗嘉林:“你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放心的了,不要以为你现在有钱了,就认为一切都有可能了,钱不是万能的,而我雷凰说出的话,从来都是要作准的,你最好记住我说的。”

    “雷凰,我们不需要这样紧张吧,我其实就是想了解一下,心怡好吗?”苗嘉林最后说出了自己的心中的想法。

    雷凰看着苗嘉林,嘴角泛起讥嘲:“有意思。苗嘉林,我第一次发现你的脸皮真的非常厚,你已经有妻子了,你认为你还有权力了解心怡的一切吗?你配吗?”

    “我和心怡的事情,是我们自己的事情。”苗嘉林也没了胃口,随手将叉放下。

    雷凰轻蔑的看了苗嘉林一眼:“既然你认为这是你和心怡的事情,那么我自然更不会过问,不过你娶妻的事情,我会跟心怡说一声的。”

    “雷凰,过去我们相处的不错吧。”苗嘉林微微皱眉:“我不明白,为何现在我们会变成这个样子。”

    雷凰却笑了起来:“苗嘉林,你的自我感觉真的是太良好了,说真的,你如何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再说过去了,你认为没有你苗嘉林我该做的事情就不能做了吗?”

    苗嘉林语塞,他知道雷凰的能力,也正是因为如今,苗嘉林对雷凰很是忌惮,但是他也有他的野心,一个男人,到了他这个年纪正是野心慢慢开始膨胀的时候,所以他自然有自己的想法,唐心怡不是不好,但是更多的,他想拥有的更多。

    雷凰随意喝了一口清水,然后道:“其实我是没有后悔药,我若有后悔药,绝对会阻止心怡和你认识。”

    “凰。”就这会子,君凛已经找到了雷凰,走了过来,看见苗嘉林,似乎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只是在雷凰身边很自然然的坐下:“怎么来了粤城也不直接来找我。”

    “我是为明天而来,明天没到,我自然不出现。”雷凰看见君凛,心中好了很多。

    君凛微微一笑。

    “君省长,好久不见。”君凛可以无视苗嘉林,苗嘉林却不能无视君凛。

    君凛微微点头:“来了粤城,祝你玩的愉快。”又对雷凰道:“你的行李呢?”

    “酒店客房中。”雷凰看了看君凛:“你匆匆赶来,不会没吃饭吧,这里的自助餐不错,你吃点。”

    君凛笑了笑,站了起来,去拿自助餐,很快就回来了,将一个大螃蟹给雷凰:“你吃饱的话,就吃点螃蟹玩。”

    雷凰微微点头,就开始拆螃蟹吃。

    君凛只管吃东西,不再开口,而雷凰则看了一眼苗嘉林:“你该走了,我和你之间似乎已经没什么可说的,做人最重要的要做的是自己,你如果做不好自己,其实做人还是做畜生,说实话已经没什么区别了,人可以有目的,但是不要太昧着良心去不择手段。”

    苗嘉林听了雷凰的话也没有生气,只是对君凛道:“君书记,你慢慢用,我先告辞。”

    君凛正咬着一直螃蟹脚,因此随意摆摆手,表示知道了。

    等苗嘉林走了,雷凰将一堆蟹脚给君凛:“我不吃蟹脚。”

    君凛微微一笑,拿起蟹脚处理起来:“我还以为你要明天来。”

    雷凰嘟嘴:“我要做准备。”

    “准备什么?”君凛好奇的问。

    雷凰神秘笑道:“自然是送给你的礼物了,要不是苗嘉林出现,偏偏他老婆和苗小凤不在他身边,我才不通知你呢。”

    君凛瞥了一言雷凰:“吃醋,这个对象也稍微找的好一点,我的眼光没那么差的。”

    雷凰听了,瞪着君凛:“你还要去找眼光好的?”

    君凛嘻嘻笑了笑,对于雷凰的吃醋,其实心中很享受,只笑着将剥出看来蟹脚肉给雷凰:“你啊,吃螃蟹就像小孩子,只吃螃蟹壳,不吃螃蟹脚。”

    雷凰正好在咬螃蟹的大脚:“谁说我没吃,我现在就在吃。”

    雷凰的到来,让君凛很开心,三十岁生日在一般人家都要庆祝,何况他作为一省的省委书记,但是因为人在异地,也没特别想过生日,而雷凰却一直记着。

    “君书记,真的是你。”雷凰叹气了,不想见的人,还是出现了,这个出现的人,可不就是苗小凤吗。

    君凛微微皱眉,对雷凰道:“我们走吧,我吃的差不多了。”

    雷凰点了点头,拿起一旁的纸巾擦了一下嘴和手,然后站了起来。

    “君书记,一起去三楼喝一杯。”三楼是酒吧,若是平时还好,但是苗小凤的邀请,雷凰直接对君凛摇头。

    君凛除了雷凰从来不会将别人放在眼中:“不好意思,我没兴趣。”说着拉了雷凰去等电梯。

    苗小凤还要说什么,苗嘉林过来,微微摇头。

    雷凰看了一眼苗嘉林和苗小凤,脸上没有表情,只是嘴角泛起了一丝邪魅的笑容。,

    苗嘉林心头一震,他没忘记雷凰说过,以后只要苗小凤出现在她面前,她就不会手下留情。

    君凛带了雷凰拿了行礼,回自己住的地方。

    如今君凛早已经是省委住所一号楼的主人,但是依旧是一个人,雷凰走进屋内:“我好像还是第一次进一号楼。”

    “是啊。”君凛将雷凰的行礼拎到楼上:“从我做了省委书记,你还没来看过我。”

    雷凰微微眨眨无辜的眼睛:“这话说的,我怎么听着感觉算算的,你在吃醋。”

    君凛微微捏了捏雷凰的鼻子:“我只是在陈述事实。”然后又拥着雷凰到房间坐下:“你来粤省能住几天。”

    “一周。”雷凰笑看着君凛:“我请了一周假,不过理由是来观察粤省经济的,所以你这个大书记,一定要教我。”

    君凛笑了起来:“自然教你了,省的有人随便诬陷你,说你跟谁谁谁有奸情了。”

    雷凰听这酸酸的话,噗嗤笑了起来:“你还说自己没吃醋呢,你听听这话,哪里像是没吃醋的。”

    君凛叹了口气:“我只是生气,你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都不主动告诉我。”

    雷凰将头靠在君凛的肩上:“不是不告诉你,而是觉得不说的话,我还能占不少便宜呢。”

    君凛不禁笑出声来:“你啊,这才进入官场多久,就已经开始学官场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雷凰笑了笑,然后道:“官场本来就是乱七八糟的存在。”官场中原本就是形形色色人很多,君凛知道雷凰说的是真话,不过还是不忘嘱咐一句:“有些话藏在心里就好了,也不用说出来。”

    第二天是君凛的生日,君凛原本是不休息的,不过雷凰来了,所以也就请假休息一天。

    一整天,雷凰不让君凛动一下,雷凰准备了很多吃的,什么长寿面,生日蛋糕,全部准备了。

    君凛看着雷凰忙碌,心中倒也是开心万分,也感动万分,长到这么大,被这么郑重其事的庆祝生日,还是第一回。

    等到一天过去了,雷凰似乎有心事一样,看君凛的眼神怪怪的,君凛好几次要问雷凰发生了什么事情,雷凰总是摇头说没什么,只说还要准备生日礼物。

    君凛原本倒不好奇雷凰的生日礼物是什么,只是看雷凰一整天不对劲的样子,到了晚上吃过了晚饭,君凛开口了:“凰,这天也暗下来,你的生日礼物呢。”

    雷凰瞥了一眼君凛:“等我收拾完后给你,你先去回房洗澡好好休息一下,一会我给你送过去。”

    君凛无奈摇头,不知道雷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以只能先依照雷凰的吩咐,回到房间,洗完澡,又无所事事,索性就打开了电脑。

    粤省是最早出现网络的省份,此刻已经网络通了,虽然能搜索到的东西不多,不过平日上网打发时间也不少。

    君凛进入粤省政府论坛,去看了看相关的一些内容,虽然不是什么大事情,不过也有不少的建议。

    君凛随意的看着,大约过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了,听见敲门声。

    君凛随口喊了一声:“进来。”他手不停的在回着一些邮件。

    等了一会,又传来敲门声。

    君凛有点诧异,却没有多想:“凰吗,进来吧。”

    可是门都没开,君凛心中的疑惑更加的甚了,待到第三次敲门,他索性站了起来,去开门:“凰,你怎么……”话没说完,他看见雷凰的样子,愣住了。

    只见雷凰一件半透明的红色睡衣,看睡衣的成色,还是新的,应该是新买的,那半透明的料子裹住了她已经成熟的身躯,若隐若现,却让人从心中生出一种难言的**。

    雷凰有点忐忑,这种事情毕竟是第一次,她低着头,微微的红晕早已经充满在她的脸上。

    “凰,你……”君凛的血有一种热的感觉,他似乎明白了,但是又不敢确定,伸手欲去揽她,却又不敢。

    “你。”雷凰的声音很低:“你不要我这份礼物吗?”

    君凛一震:“凰,你确定了?”从没想过,生日礼物竟然是如此,等了她这些年,早已经习惯等待,如今突然间告诉他,这要成为事实,他自己都有一种接受不了。

    雷凰红着脸,轻声呢喃:“我原本想今天拉着你去登记的,但是那样的话就没惊喜了,所以想先这样,明天再去民政局。”雷凰对于君凛的礼物,就是登记,过了一会,见君凛没有反应,她更加忐忑了:“你,不要这份礼物吗?”

    君凛再度一愣,然后脸上露出了大大笑容,那是欢悦了,他一把横抱起了雷凰:“凰,不要这份礼物,那我就是禽兽不如,凰,你这份礼物让我意外让我惊喜,现在你想退,我都不给你退了。”轻轻一脚,将门带上。

    雷凰有点紧张,搂着君凛的脖子,虽然是二世为人,但是这男女之间的一切还是第一次。

    君凛轻轻的将雷凰放在了自己的床上,看着床上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妻子的女人,他的眼中充满了火热。

    雷凰有点局促,有点紧张。

    “凛。”轻启朱唇,有一种无措的感觉,述说着她的紧张。

    君凛的手指,轻轻点住了雷凰的唇,微微一笑,轻轻附身,双唇间的热度交织了起来。

    雷凰的紧张被他的热度给不断融化着,渐渐的,似乎忘记了一切,将一切的主导权给了他。

    房间的灯光依旧,但是气氛似乎暧昧了很多,两人的睡衣早已经被随意的丢在了地板上。

    “凰,别怕,相信我,从今开始,我所创造的一切都为了你。”君凛在雷凰的耳边轻轻说着。

    “嗯。”雷凰迷迷糊糊根本就不知道了该如何回答,只能本能的答应着。

    君凛微微一笑,他知道,雷凰已经准备好了,身子微微一沉,雷凰的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背,一股不一样的痛,冲击了她,闷哼一声,不自觉一股泪水从眼角滑落。

    君凛珍惜的吻掉那一抹告别过去的水光,缓缓开始带动雷凰进入不一样的世界中。

    电脑屏幕在闪动,灯光依旧那么亮,空气的稳定在增加,不断的喘息和娇嗔,将一股别样的春的气息带了过来。

    虽然一晚上的折腾很累,但是雷凰的生物钟很强,早上六点的时候就醒了过来,她微微一动,好痛,身体的酸痛提醒着她前一晚发生的事情,她原本以为一次就好了,从不知道君凛会那么强,几乎折腾了她一个晚上,直到凌晨三点左右才算放过她,她有点埋怨那些书本,什么一次就好,根本就是瞎扯的。

    睁开眼睛,君凛还搂着她,她一动,君凛睁开了眼睛:“凰。”

    雷凰还没回答,君凛的唇已经贴了过来,雷凰有点欲哭无泪,不待这样吧,可是此刻雷凰连反抗的能力也没有,谁让主权在君凛的手中。

    再度醒来,已经快上午十点了,枕边有着君凛的气息,但是人已经不在了。

    雷凰挣扎着坐了起来,可是身子一动好似散了架,好痛,她微微皱眉。

    门打开了,君凛穿着浴袍走了进来,手上端着一个碗黑乎乎的东西:“我跟妈请教的,做了止疼汤,你喝着,也不会伤害你的身体。”

    雷凰原本因为看见君凛进来就有点不好意思,这会脸更加的红了:“这个事情你怎么请教妈。”

    君凛笑了起来:“这是几年前你在我家的时候请教的,我当时直说万一你还疼,妈就教我了,现在不就用上了。”

    几年前那一次,雷凰不敢置信的看着君凛:“你想的还真远。”

    君凛将药给她,雷凰此刻也不能推辞,主要是散架的身体早已经没力气反抗,因此乖乖喝了药。

    喝完,将药碗给君凛,君凛将药碗放到一旁,然后掀开了杯子,抱起雷凰,雷凰一惊:“你做什么呢?”

    “带你去泡个热水澡,也能缓冲疼痛。”君凛笑看着雷凰:“虽然我是很想和你一起窝在床上,不过我们一会还要去民政局,所以夫人,我还是能够忍到晚上的。”

    雷凰被君凛说的,脸红的好似涂了好几层的胭脂。

    君凛却满心的欢喜,将雷凰抱着了浴室中。

    有了身体的契合,两人的心似乎更加的近了。

    君凛的自制力自认为是很强的,但是在给雷凰洗澡时候,依旧没有忍住,当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雷凰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只用哀怨的眼神看着君凛,早知道就不会拿自己做礼物。

    君凛抱歉的看了一眼雷凰:“凰,你要知道,一个男人三十年没有一个女人,一旦沾染了,就没法控制的,你就多担待一点。”

    雷凰嘟嘴:“那我要回了剑南岂不是要担心你,会不会出轨了。”

    君凛嘴角泛起邪魅笑容:“所以今天一会从民政局开始,你就要喂饱我啊,剩下的几天中,将我喂饱了,我就不会多看其他女人一眼了。”

    “坏人。”雷凰听了他话语中这么明显的意思,狠狠掐了一下他胳膊上的肉,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

    回到房中,雷凰只好先拿出自己衣服换上,衣服是新的,虽然还没举行婚礼,但是登记也是大事情,因此雷凰还是很看重的,又给君凛拿出了一套新的衣服:“昨天我帮你买的。”

    君凛换上后将雷凰搂住怀中:“凰,过了今天,你不管是身体还是名分都是我的了。”

    雷凰瞥了一眼君凛:“你很看重名分似的,比一个女人还扭捏,不是很多男人巴不得只要女人身体,不要负责吗,你怎么反其道而行之啊。”

    君凛笑道:“因为君凛只有一个,而且名分这个东西真的很重要的。”

    雷凰闭嘴了,她将这话打住,她可知道,如果自己和君凛去辩证什么名分,到时候吃亏的一定是自己,索性自己不说了。

    君凛出门前跟粤省的省长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要去登记,因此请几天假。

    粤省的省长叫左石生,也算是个年轻省长,有五十多岁了,和君凛搭班子,虽然年纪比君凛大,但是合作很愉快,如今听君凛这么说,忙说恭喜书记。

    君凛又跟民政局打了个电话,雷凰是异地证明,好在对于君凛来说这是小事情,前后也不过二十分钟,就好了。

    粤省民政局的人恭喜君凛和雷凰:“恭喜书记和夫人了。”不了解雷凰的身份,却也知道能够嫁给省委书记的女人是绝对不会简单的女人。

    雷凰道声谢,和君凛一起走出民政局,看着手中的红本本感慨道:“我就这样贴上了你的标签了。”话语不无感慨。

    ------题外话------

    终于让君凛吃掉了雷凰,唉唉唉,不过因为吃到了,明天会发现两人同时拥有一种异能哦,嘻嘻。至于什么异能。保密中。

    咳咳。窃听下回分晓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