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一百零六章化妆暗访
    两人看雷凰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也是有点担心,担心雷凰会是记者。再度仔细打量雷凰,最后看到雷凰的年龄,就直接忽略了一些本质,因此看看左右才小心翼翼对雷凰道:“你念大学不容易,这么说吧,这个漠北没有你想象中的平静,你看见这漫天的黑烟和这彩色的河水了吧,若是有人会整治,早就来了,没来整治,代表着什么,明白了吗?”

    雷凰自然明白,看来这漠北的水非常的深,不过表面上还是有点茫然:“为什么呢,不好的,不利于我们国民,不是应该全部去除吗?”

    “哈哈。”看雷凰不明白又不满的样子,这两人倒是放下了心,直接道:“小姑娘,你想的太天真了,你没在社会经历过,等经历过了就明白,学校的生活的最美好的,社会上的一切才是苦难的开始,好了,还是听我们的劝,快离开这里吧,对你有好处。”

    雷凰嘟嘴:“不行,我要找市委市政府去反应这个情况,他们怎么可以不管。”这个时候雷凰给人感觉就是热血青年,这样的人,自然是最没有威胁力度的,不过眼前这两个巡防人员倒也不坏,直接道:“小姑娘,这些事情去反应也没用,我还是劝你一句话,你作为大学生不容易,赶紧离开这里吧,这里没有你能照相的地方。”

    雷凰还是固执的要表示去见市政府,两人有点烦了:“小姑娘,好坏都跟你说了,你如果上面没人,最好不要来惹这一滩浑水,不然对你没好处。”

    雷凰哼了一声:“我才不信,这里还会没人,我去找公安局去,我就不信政府公安局就不管了。”

    “公安局,哼,若不是目前的公安局长,如今这个漠北会变成这样吗?”其中一个不满了,另一个忙拉了拉他:“这话不要随便说。”又对雷凰说:“小姑娘,我们是为你好,你好好想想吧。”说完就走了。

    雷凰是什么人,刚才的话已经让雷凰明白了几分,看来举报不是空穴来风,不管是否和黑道帮会勾结,至少有一点,现在这个充满环境污染的漠北绝对跟那个叶一鸣脱不了干系。

    自然雷凰也不会武断的去判断,她还是决定去公安局走走。

    雷凰沉默了一下,到暗处恢复了雷凰的容颜,然后换了一件衣服,朝公安局走去,到公安局门口,发现没有人站岗,她微微皱眉,继续朝里走。

    “喂喂,小姑娘,这个地方你怎么能够乱来。”一个大爷模样的人喊道。

    雷凰笑了笑道:“大爷,您好,这公安局没人吗?”

    “公安局的人给斧头帮帮主过生日去了,怎么可能有人,小姑娘,你有什么事情吗?”这位大爷问道。

    雷凰笑了笑:“我原本是西漠公安学院的学生,这次有一批编制名额,其中一个要毕业后要来这里,我是作为学校代表来联系情况的。”

    那大爷一听忙道:“小姑娘,如果有编制,让那个人去别的地方,千万不要来漠北,来了漠北,好好的年轻人都会被污染了,就好像那个叶一鸣,来的时候是多好的一个青年,如今却和李奎称兄道弟的。”

    雷凰一听,看来这大爷知道一些,然后道:“大爷,这不可能吧,我一路过来也听说了,那李奎好像是斧头帮的帮主,叶一鸣可是这漠北公安局的局长,怎么可能跟黑道人勾结呢。”

    那大爷看看左右,确定没人,才小声道:“小姑娘,你不要不信,你要不信,现在去最大的漠北大酒店,今天是那李奎的生日,摆了五十桌酒席,听说就是宴请漠北官员的。”

    雷凰微微皱眉,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那我去看看吧。”

    问清楚了路,雷凰到了那漠北大酒店,雷凰趁着别人不注意,将生机充满了自己全身,然后进入大酒店。

    “一鸣,听说你这次成为了我们漠北青年先锋候选人了,将来可就是前途无量了。”一个彪悍的汉子跟着一个看起来面目清秀的人说话。

    “李大哥,这事情可没那么简单,每个候选人是要考核过的,而且你也知道,我虽然和你们交好,也引进了不少工业,但是相对来说,如今的污染程度太大了,若这事情捅到上面去了,只怕我的青年先锋评选会有点困难。”面目清秀的人还真的很尊重那个彪悍的汉子。

    雷凰一听他们的对话,就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果然是李奎和叶一鸣。

    不管李奎和叶一鸣是否真的勾结,黑道和白道不能来往过密,这是政府中知道最清楚的事情,这也是为何雷凰在确定自己要走的路后,不在黑道出现,而是将所有事情交给唐心怡负责,自己从来不出面的缘故。

    西漠如今安定,但是没有人知道西漠黑道其实暗处依旧存在,只不过被雷凰真正控制着,即便是黑道,如今也是盗亦有道,再不是过去那胡作非为的黑道,如今的黑道更趋向正常人隐居的隐士。

    “哼,没有当初贤弟你的努力,如今漠北还是荒无人烟的地方呢,你给他们创造了天地,自然他们也要付出一点带价了,这个事情我一会跟漠北市委市政府说说。”李奎有点财大气粗的感觉。

    叶一鸣忙道:“大哥,千万别,如今正是风头上,若是让人发现了我和你关系这么好,可就不好了。”

    李奎也不是目无白丁的人,这个道理也明白:“行,看在兄弟你的面子山个,我就暂时不管和事情,等你稳定过了候选人后再说。”

    雷凰哼了一声。

    “什么人?”叶一鸣和李奎齐声喝道。

    雷凰出现,脸上是凰纱:“叶一鸣,你好大的担心,官匪勾结,你的一切,自然会有国家去处理,但是作为青年先锋号候选人,你这个候选人身份将被剥夺。”

    “你是什么人?”李奎看着悄无声息出现的雷凰。

    雷凰随手一个红本本:“中央特殊部门工作者,此次下来,考核所有候选人,叶一鸣,你让我吃惊,希望你将来好自为之。”说完手一挥,身影淡淡隐去。

    叶一鸣和李奎的脸瞬间变了,叶一鸣喃喃道:“怎么会惊动特殊部门,怎么可能惊动特殊部门。”

    雷凰离开后,又具体调查了一些地方,然后才整理好了文件,接下来,雷凰准备要去沙南市,还没去呢,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用去了,因为这个候选人已经来到了漠北。

    这个候选人名字叫柳奇羽,雷凰见过他的照片,看见他,雷凰突然笑了笑,再度化身成那个摄影学生,然后过去:“你就是柳书记吧,我见过你的照片。”柳奇羽是沙南市剑南县的县委书记。

    “你见过我?”柳奇羽奇怪的看了一眼雷凰。

    雷凰点了点头:“是啊,我见过你啊,你曾经在西漠省先锋年轻候选人评选上出现过,我在电视上看过你。”

    柳奇羽松了口气:“你是?”

    雷凰忙道:“我是华京大学摄影系学生,这次是来西漠省弄素材的。”

    “怎么不去西漠市。”柳奇羽发文。

    雷凰道:“我去过了,还拍了很多照片,但是西漠省不能只有一个西漠市吧,所以就来周边看看,但是这里好脏的感觉,我都没法找到素材,原本打算今天要离开的,想不到来这里见到了柳①3-看-网记您怎么也来漠北市了。”

    柳奇羽笑了笑:“过来探望朋友。”又随便说了几句,柳奇羽走了。

    雷凰迅速跟踪他,发现柳奇羽去的地方竟然是公安局。

    难道这个柳奇羽跟叶一鸣有勾结,雷凰好奇的隐去身影跟了进去。

    “叶一鸣,你什么意思,那笔钱原本是我们沙南市的,凭什么你去省委那里要来给你们漠北公安局用。”可以听见柳奇羽的怒气很深。

    叶一鸣呵呵一笑:“柳书记,我们公安局,如今资金紧缺,所以跟上面要点紧急资金也是可以的。”

    “但是那是我们县九万人的安置费,你拍拍胸口问问,你这样做,将来不怕断子绝孙吗?”柳奇羽此刻是怒气冲天,想起沙北的那些穷苦大众,他就恨,恨不得将眼前的叶一鸣给掐死。

    叶一鸣却一脸镇定的样子:“你若是觉得不满,你可以找省财政厅啊。”

    “我知道,省财政厅的副厅长是你的姐夫,但是这笔钱是我们沙北的,若是你们不给我吐出来,我不介意上省委那里去闹。”柳奇羽直接道。

    “那你就去吧。”叶一鸣哼了一声,似乎什么都没放在心上:“你也要有命去。”雷凰看得出这叶一鸣已经动了杀机。

    雷凰沉默了一下,决定看着叶一鸣准备如何动,柳奇羽也开口了:“叶一鸣,我来的时候就已经跟我们县长,还有我们剑南县县委副书记说好了,如果我来这里,出事了,那么一定是你叶一鸣做的,我会让他们带了所有的证据直接去省委,叶一鸣,我和你是打多年交道了,你觉得自己的屁股很干净,但是你要记住,做了事情的,总会有痕迹留下的,如果你不信,你总还记得阿信这个人吧。”说完拿起了自己的公文包:“我或许没有足够的证据,但是凭着阿信的言语,省委必然也会对你有所怀疑。叶一鸣,念在过去一同下乡做知青的份上,我再劝你一句,不要执迷不悟,那笔钱,你最好给我退回来,那是我们老百姓的钱。”说完离开了叶一鸣的办公室。

    雷凰看见叶一鸣一把摔了自己的茶杯,可见是真的气的不轻。

    雷凰转身,她不会因为柳奇羽做的事情而认为柳奇羽是绝对优秀的,该去剑南县看看。

    剑南县,在一个山窝里,这里一天就一班车进出,可以说有点半封闭状态,这样的地方,政绩自然不好出,而雷凰想不明白的是,为何柳奇羽的名字会出现在候选人名单上。

    雷凰在剑南县没有多逗留,只是逛了一圈后就离开了,她心中有个疑惑,因此直接去了西漠省政府。

    在西漠省政府斜对面的茶楼中,雷凰打了一个电话:“宣省长,我是雷凰。”

    “雷凰,你不是在中央团委实习吗?”宣源瀚笑着问。

    雷凰笑了笑:“我来西漠交研究生报告,顺便受任务调查了几个人,我现在在你省政府对面的茶楼上,宣省长,这个时候,你是不是应该来请我喝杯茶。”

    “呵呵,自然了,我马上过去。”宣源瀚笑了笑。

    雷凰等了十分钟左右,宣源瀚就出现了,身后不远处还跟了一个便衣,看样子是保镖,雷凰笑了笑:“做了省长就不容易,走哪里都有人跟着。”

    “省长一言一行都是代表着国家,自然是不能随便乱来。”正好服务员过来,宣源瀚要了一杯龙井。

    雷凰喝了一口茶,直接开口:“宣省长也知道,如今中央团委最要紧的是青年先锋号这个项目,我也看到了西漠省上报的名单。”

    宣源瀚吹了吹茶叶,却没有喝,只是看了一眼雷凰:“感觉如何?”

    “我不知道是感觉,我不过是个实习生,不过在接到名单后没多久,中央团委那里接到了两份的举报,都说有两个人的实际情况不符合,一个是跟黑道勾结,一个是碌碌无为,不符合青年先锋号的条件。”雷凰看着宣源瀚:“我相信这两个人实际如何,宣省长应该知道才对。”

    宣源瀚喝了一口茶,然后才看着雷凰:“这么说,你已经见过这两个人了。”

    “这次青年先锋号,上面很认真,因此一点投诉,都会惊动中纪委,不过这样的话,实在是影响不好,所以米书记趁我交报告的时候,让我也调查一下实际情况,所以我走了一趟漠北市公安局额和剑南县。”雷凰说到这里,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宣省长,我不明白你在计划什么?”

    宣源瀚叹了口气:“西漠省没有江南省,粤省和岭南省富裕,但是该有的阴谋阳谋没少,西漠省整个省有三百万的人口,相对于江南省,粤省和岭南省来说,自然是不多,但是这个地方,却是贫富差距太多了,恶劣的自然环境不说,人的素质也很重要,漠北事,这个作为西漠第三大市的地方,一片的乌云,不管是自然界的还是政界的,我是想好好洗牌一次,但是西漠本身才洗牌完,要再洗牌只怕会让中央震惊,而且西漠最主要的是稳定,但是恶瘤不除不行,所以是我示意报的名单。”能让一个省长无奈,雷凰认为这叶一鸣绝对不简单。

    “他上面有人?”雷凰还真够直接。

    宣源瀚点了点头:“叶一鸣算起来是中央九位巨头之一鲍家一派的。”

    鲍家,雷凰微微挑眉,看来这个事情还真有点棘手了:“但是如果是二号首长出面的话也没问题啊。”雷凰可知道宣源浩曾经是二号首长的秘书。

    宣源瀚叹了口气:“目前主要还是一个稳定啊,而且我上面的那位一直强调稳定,最主要的,明知道叶一鸣有问题,但是证据一直收集不齐,这也是我无法动手的缘故,不然一个小小的公安局长,我要动也容易。”

    雷凰笑了笑:“不动,可以调岗位啊。”雷凰笑了笑。

    宣源瀚微微摇头:“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兰书记不同意。”

    宣源瀚口中的兰书记叫兰平,算起来也是鲍家的人,如此雷凰也算是有点明白了,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宣源瀚虽然是省长,但是上面还有省委书记,做任何事情都绕不过去的,所以,一个省委书记要保人,你若是要调人,首先要有调的理由。

    雷凰微微沉默了一下:“我想跟你说一声,青年先锋号没叶一鸣什么事情了,还有柳奇羽,虽然我看是个不错的,也肯关心百姓,但是有一点,剑南县没有成绩出来,他没法称为青年先锋的代表,这两个人的情况我都会准确的跟米书记汇报。”

    宣源瀚看着雷凰:“雷凰,你的实习什么时候结束?”

    雷凰看了看宣源瀚:“别打我主意。”雷凰虽然年轻,可也知道宣源瀚的目的,无非是要自己来处理这里的事情,她可不想让自己陷入这个漩涡中。

    宣源瀚却是一笑,有些时候并不是自己不想来就能不来的。

    雷凰回到华京见到米家成后,将自己调查的资料给了米家成,米家成微微沉吟起来:“雷凰,这两个虽然不符合这一次的青年先锋号,但是也在我们体制中体现出了很多问题啊。”

    雷凰不语,米家成说这么些话,只不过是感慨,并不是要雷凰真正的回答。

    米家成微微挥手,让雷凰出去,他却皱眉了,青年先锋号,无疑是好的,但是这人选看来要严格把关,这些送上来的人选,要想个法子了解真相。

    他想了想,然后打电话给了白启英:“老白,你来一下,有件事情要你过来讨论一下。”

    白启英很快就到了米家成的办公室,米家成让他坐下,然后将香烟丢给他:“老白,这是雷凰带过来的资料,你看看。”说着将叶一鸣和柳奇羽的资料给了白启英。

    白启英看过后大怒:“这个叶一鸣这么混蛋,为何还在我们党的队伍中。”

    米家成看了一眼白启英:“这事情牵扯到了上面博弈,叶一鸣这个人虽然是个小卒子,但是在一定位置上有他的作用,我们目前不管这些,只是我们的如今青年先锋号是必须剔除这样的人的。”

    白启英赞同道:“我们的青年先锋号是为了激励更多有用的青年,而不是让一群蛀虫混在我们党的队伍中。”

    米家成道:“我也是这么想,但是我们不可能一个人一个人去查,去考核,这样一来工作量大,二来也不现实,因此找你来,想问问你,有什么好法子没有。”

    白启英笑了笑道:“我倒是想起君书记当年在出任天河市市长的时候,曾经为了让所有干部同心协力发展起来,就实行了连坐捆绑制度,我们不如也移过来用用。”

    米家成听了,眼睛一亮:“这个方法好,将所有干部的推荐和当地省委捆绑,若出事情,就当地捆绑省委负责,我看谁还敢随便报上来。”

    白启英又看了一眼资料:“宣源瀚这个人我也算了解过,照说他不会这么鲁莽将人报上来的。”

    米家成听了笑道:“他的意思我还是明白的,大概就是为了能够让大家对西漠引起重视,其实出发点跟当年雷凰赶人是一样的,只是雷凰不过是为了一个学校,而他是为了一个西漠。”

    白启英听了笑了起来:“那书记要帮这宣源瀚一把吗?”

    米家成笑了笑:“同样是为了我们所有的老百姓服务,没有老百姓的拥戴,怎么可能有我们党的天下,如今出了这个事情,自然也是要帮一把的。”

    白启英抽了一口烟:“也算是这宣源瀚幸运了。”

    宣源瀚幸运不幸运雷凰不知道了,米家成和白启英的讨论雷凰也不知道,反正后面,米家成出台了捆绑制度,这一点让雷凰不进感叹,不愧是在官场上混的,简单一个捆绑制度,就束缚住了下面各地政府机关的手脚,再也没有人会虚报人员。

    团委的工作是务虚,虽然是务虚,但是各方面还是都要做到的。

    雷凰虽然不知道底下基层工作是如何开展的,但是她在团委也是很忙碌的,不知不觉就到了国庆节。

    国庆节,雷凰没有回天河,如今木笑英在国外,雷凰很少好回去,去年过年的时候,回了天河,后来还是被君凛押着去君家过的年。这一次倒是没有被君凛押,只因为雷茵要订婚了,而雷凰和君凛都要参加这个订婚典礼。

    君凛一大早就来雷凰的宿舍接雷凰,雷凰上车后,他道:“在华京,你一个人住在这里,还好吧。”

    雷凰笑道:“还好,其实挺清净了,除了有一次晚上半夜被人敲门,然后在门口放了一箱子的钱外,基本上没有出现过任何事情。”

    君凛微微沉默了一下:“家里早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房子,虽然我们还没有结婚,但是依照我的意思,不如你去那里住吧,可以给你买个车子,我知道你会开车的。”

    雷凰瞥了一眼君凛:“你以为我是大书记啊,还开车,我是一个实习生,开车去中央团委上班,还不知道会遭到什么说法呢。”

    “不过你住在宿舍中,我也不放心,爸妈也不放心,我看要不在附近租个房子吧,也安全一点。”君凛依旧有点担心:“最主要的是来找你也不方便。”

    雷凰对于这一点倒是同意,如今君凛来接她,还要提前给她电话,她想了想:“现在暂时就这样吧,你也知道,我实习的时间只有半年,半年后一般情况都是去基层,到时候再在上班的地方租房子好了。”

    君凛点了点头,他自然也知道雷凰在华京的时间不长:“前几天,爸爸给我打电话,说你送了饺子过去。”

    每周六雷凰去看雷家三老,总要包各种注了生机的饺子,考虑到兴华老爷子的年龄,雷凰总是另外包了,然后给他送过去:“是啊,每周都送点,我平日也没时间去看望爸爸,也不过是一点饺子,爸爸干嘛还打电话给你。”

    君凛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紧紧抓住了雷凰的手:“从小我在家的时间少,我其实知道爸爸也希望我多去看看他,但是总是没有如他愿,你如今去,虽然只是一点点你的心意,但是你代表了我,谢谢你,凰。”

    雷凰脸上有一丝羞涩:“又不是什么大的事情,你干嘛说的这么煽情,怪不好意思的。”

    君凛轻笑一声,看着前方,然后放开了雷凰的手,开始敲档,继续前进:“有没有想过明年打算去什么地方下基层工作?”

    雷凰微微摇头:“还没想过,其实去哪里都一样的,只是,你不怪我吗?”

    雷凰选择走这条路,在她没有到达目标前,只怕不好离开,而君凛的地位则是放在那里的,因此以后两人可能会聚少离多。

    君凛脸上一脸柔和:“有什么好怪你的,而且我只要知道你最后依旧会回到我身边就好了。”

    雷凰听了这话,歪头看了君凛好一会,然后才笑道:“以前吧,很多人说你冷漠,但是我看你其实很会说甜言蜜语的。”

    君凛笑了起来:“那只是对你。”对外,谁不知道君凛的笑容都是算计人的笑容,不然也不会在华国政坛中这样快的崛起了。

    到了雷家老宅,君凛从后座上拿了礼物,雷凰笑道:“我还想着要送什么,你准备好了。”

    君凛轻笑:“从粤省带过来的,这个是送给三位老爷子的土特产,给你妹妹的,打算直接给红包就好了。”

    雷凰帮着君凛拿了一个礼盒,雷凰看出里面都是一些野生的菌类。

    进了雷家老宅,雷凰和君凛将土特产给了一旁的保姆,雷家三老早看见雷凰和君凛来了,国兴老爷子笑道:“我算算时间吧,你们也该来了。”

    雷凰过去,笑看着国兴老爷子:“大爷爷看起来气色很好。”

    国兴老爷子笑道:“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你每周来给我们三个老头子包饺子吃,我们现在身体越来越好了,前几天,小郑还说,都不敢相信,说我的机能恢复的都快跟年轻人一样了,丫头,是不是你在饺子中放了什么灵丹妙药啊。”

    雷凰吐吐舌头:“怎么可能呢,一定是老天爷不舍三位爷爷年轻时候的辛苦,所以现在让三位爷爷享福啊。”

    国兴老爷子点点雷凰的鼻子,笑对君凛:“雷凰这丫头,顽皮的很,你要多担待她。”

    君凛笑道:“大爷爷,你放心,凰知道自己做什么的。”

    虽然简单的对话,在场的人都是经历过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君凛和雷凰之家,都有了相互的默契和感情,家族联姻,虽然以利益为主,但是也总希望联姻的后辈能够快乐幸福,如今君凛喝雷凰这样,让其他人都欣慰一笑。

    国昌老爷子道:“过了今日,雷茵也有了好的归宿了,我也放心了。”

    雷凰微微笑了笑,关于叶一鸣的事情,雷凰并没有跟雷家三老说,她没打算插手这里面的事情,虽然她也看不惯叶一鸣,但是她去知道一点,叶一鸣能够做到滴水不漏,就证明有他的过人之处。

    雷凰和君凛同家里的人打了一圈招呼,原本是没打算再说什么的,可是君凛的身份放在那里,因此还是会有不少人来找君凛说话,雷凰见状,就索性打了个招呼,去里面看雷茵。

    雷茵今天一身红色旗袍,原本的长发也已经盘起,上面插了一朵复古的红色宝石花,正和徐曼宁说话,看见雷凰进来忙打招呼:“姐,你来了。”

    “是啊,你的大日子,我怎么会不来,曼宁姨,你好。”雷凰也跟徐曼宁打招呼。

    徐曼宁笑了笑:“好了,你们姐妹一定有悄悄话要说,我先出去招呼客人,雷凰,你和小茵好好说会话,陪陪她。”

    “好。”雷凰答应一声。

    徐曼宁出去后,雷凰上下打量雷茵,一脸赞叹:“虽然还没嫁人,不过订婚的女人依旧是漂亮的。”

    雷茵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姐,你别笑话我了,其实我还是很担心的。”

    雷凰看着雷茵:“你担心什么?”随手给雷茵的头发稍微加工了一下

    雷茵没有动,只是叹了口气:“爸爸,妈妈,还有大哥二哥都说鲍伟年是好的,我也相信是好的,但是毕竟我和他不熟悉,如今要订婚了,心中还是有点忐忑不安的。”

    雷凰笑了起来:“傻妹妹,爸爸,曼宁姨,大哥二哥都是你的亲人,亲人是不会害你的,而且就是因为不熟悉才要你订婚啊,等订婚了,你们可以出去拍拖,那么家里的人都祝福你们,而且慢慢的你也就了解他了,这样等将来你嫁给他就水到渠成了,小茵,幸福把握在自己手里,不要总是等别人给予,既然选择了,就要勇敢的为幸福去创造。”

    雷茵点了点头:“这个道理,我自然懂,但是我总还是担心,毕竟很多家族联姻都会出现悲剧收场。”

    雷凰轻笑:“你这都没嫁人,不过订婚就有新娘恐惧症了不成,其实我很相信一句话。”雷凰一脸认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们的婚姻或许是长辈们定的,但是是否幸福其实是把握在我们自己手里的,如果我们要幸福,那么就会想方设法融入对方的生活中,了解对方的一切,包容对方的缺点,通过慢慢的磨合,达到两人最佳的幸福状况,而你口中的家族联姻的悲剧收场,其实基本上都是自己造成的,一种是叛逆心理,不想听家族的话,认为自己的有能力,但是有些事情,团体的力量才是很重要的,人是群居的,就要多看看别人的意见,这一点上,小茵你绝对是幸福的,家族给你迈出了一步,接下来的就要你自己去适应自己的身份,为自己的幸福努力。”

    雷茵想了想,然后点头笑道:“姐,跟你说了一会话,我好多了,以后我结婚你给我做伴娘。”

    雷凰笑道:“当然了,我是你姐姐,我不给你做伴娘谁做啊。”

    “嘻嘻,那可不一定,万一你结婚了,这伴娘我只好让别人做了。”一般结婚,所谓伴娘都是用未婚女子的,所以雷茵才有这么一说。

    雷凰笑了笑,不语,心中却深以为然,他没忘记上次三位老爷子说起了自己的婚事,虽然后来没有再提,但是雷凰知道,只怕自己可能会比雷茵早结婚。

    姐妹俩才说了一会话,房门打开,徐曼宁进来了:“好了,时间差不多,小茵,准备好了吗,出去见客人了。”

    雷茵点了点头,表示好了,然后在徐曼宁的带领下走了出去。

    雷凰走出去,君凛就站在一旁,雷凰走到了君凛身边:“看来现在你清静了。”

    君凛随手理了一下雷凰落在腮边的发丝:“今天的主角不是我,自然很快就能应付过去。”

    订婚仪式开始了,依旧和上次一样的,雷茵和鲍伟年分别见过了双方父母,然后交换了定亲信物,然后有见了一遍亲戚后,才各自落座,酒席开始。

    雷凰和君凛本身不是主角,算起来也是晚辈,因此雷凰和君凛索性在晚辈的那一桌子,结果才坐下,何炯明过来了:“凛少,小凰,三位老爷子让你们去里屋他们那桌。”

    君凛和雷凰点了点头,然后携手在其他人羡慕的眼神中跟了何炯明走了。

    能让老爷子点名的,证明是老爷子认同的人,不是一般人都能跟老爷子同桌的。

    雷凰和君凛到了里屋,里屋的桌上就三位老爷子,兴华老爷子,顾小玉和一位陌生的老者,雷凰揣测这位应该是鲍老爷子。

    “三位爷爷,爸,妈,鲍老爷子,你们好。”君凛先打招呼,他知道雷凰没见过鲍老爷子。

    雷凰随着君凛也跟各位老爷子和前辈打了招呼:“三位爷爷,爸爸,妈妈,鲍老爷子好。”

    “君凛,小凰,来,坐下说话。”国兴老爷子很开心的样子。

    待雷凰坐下了,国兴老爷子才道:“我这些孙子孙女,一个个都怕我们几个老不死的,就小凰这丫头,对我们三个老不死的都关心,而且也称我们的心。”国兴老爷子虽然没有明说别的,但是已经说明了,他对雷凰的是真正的认同。

    鲍老爷子作为开国老爷子之一,虽然在职位上比不上眼前四个老人,但是也自有他的威望,他看国兴老爷子让人去找了君凛和雷凰来的时候,有点诧异,后来想的是大概雷凰和君凛有婚约,所以高看雷凰,但是如今听了国兴老爷子这么一说,他明白了,看来国兴老爷子对于雷凰本身就非常的认同。

    雷凰的事迹,他也听说过一些,只是没有特别放在心上,如今觉得,看来应该重新估量眼前这个小女孩了。

    “大爷爷,有你这样夸自己的孙女的吗,人家都是敝帚自珍,也就是你私下夸夸我也就是了,干嘛还当着外人的面夸我,我脸皮可没君凛厚。”说完还不忘对君凛做个鬼脸。

    兴华老爷子哈哈笑了起来:“我这媳妇好,比我这儿子还孝顺,我这儿子一年能见面就节假日几天,而这媳妇,人在华京,休息了就来看我,还是媳妇贴心。”

    君凛笑道:“爸,你这样夸凰,不怕她到时候爬我头上欺负我。”

    “混说。”顾小玉直接帮媳妇了:“小凰的性格好的很,才不会欺负你,就你,从小就是霸王样,我还担心你们将来结婚了,你欺负小凰的。”

    雷凰挑眉,算是明白了,这话没说明白,但是隐约已经在催两人了,雷凰只是笑笑不悦,君凛微微皱眉:“三位爷爷,爸妈,小凰才十九岁,这事情过些日子再说。”

    兴华老爷子和顾小玉见自己的儿子这样说了,倒也没说什么,倒是国昌老爷子开口了:“小凰是还小,但是你不小了,如今你的位置非常尴尬,如果再不结婚,还是会有不好的传言出来的。”

    “爷爷,这个是小事情。”君凛笑了笑:“何况我和凰已经订婚了,这结婚是迟早的事情。”

    雷凰看君凛将所有压力顶住了,只为了实现当初和自己的约定,没忘记当初自己随口说的,不到二十五岁是不结婚的,她沉默了一下,然后笑了笑道:“爷爷,爸,妈,你们别担心,我私下和凛商量一下,我们一定尽快先去登记。”

    “凰。”君凛看着雷凰,眼中满是惊喜,但是他又有点担心的看着雷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