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七章凛的异能
    远远望去,一片的雪尘弥漫,空气中渗透着丝丝冷意。[请记住 都市文学 舒榒駑襻雷凰心中唯一的就是庆幸,庆幸这个雪崩的方向不是木坝村。

    有时候老天爷的想法是真的摸不透,虽然雪崩了,但是总算没有伤到人,而是截断了木坝村和对外的联系。

    雷凰无语的看着原本通畅的路如今变成了一堆的白雪尘土,还不知道这路封了多远呢。

    “小凰,你怎么在这里?”木固来了,看来是来看封路情况的。

    雷凰无奈道:“我是过来看看的,外公,外面冷,您双腿本身就不是很好,就不要出来了。”

    木固一脸固执:“我如今好的很,说来这还要谢谢你。”没忘记,当初雷凰给他按摩后,他的关节炎就慢慢好了起来。

    让长辈道谢,雷凰可吃不消,忙摆手,顺便转开一个话题:“外公,眼前似乎短期内打通通道有点困难,这个情况要打通通道,至少需要两三天的工夫啊。”

    木固点了点头:“我也发现了,这个困难我们还是可以承受的。”木固很肯定的说。

    雷凰自然知道木固说的是真心话,当年老人家参加过对外援助战争,曾经被困在一山区半个月,就靠着半斤青稞面,一壶水,给硬撑了过来,只是对于雷凰来说,还是不乐观。

    因为山区一旦被封锁,即便这里的吃喝问题可以就近想法子解决,但是柴火迟早会成为问题,即便现在没有问题,但是保不准后面,而且水已经冻住,如今能喝的都是化开的雪水,没有火的话,就没法化开雪水,雷凰真的不乐观啊。

    “外公说的是,如今我们只有耐心等待了,不过外公也应该多跟乡亲说说话,他们尊重外公,如今雪崩了,心中一定担心,外公说一句没事,一定可以稳住他们的心的,我让妈妈找几个阿姨帮忙做些吃的,让大伙索性都在茶厂或者豆制品公司吃饭休息,有人说话,有人聊天,人多了,这温度也高,心情或者也好一点。”雷凰知道,眼前能做的先是稳住人心,一切等晚上大家睡着后再说,雷凰心中有了主意,看来还是要动用异能来打通这路。

    木固自然不知道雷凰的想法,却还是一脸的赞叹:“小凰小小年纪,心思这样缜密,很好。”雷凰听了只是笑笑,然后扶着木固先回去。

    木固去跟乡亲们做工作,雷凰则让木笑英带几个妇女做饭菜。

    只能说幸运,这雪是在大家准备好了过年食物的情况下下的,因此吃的不成问题,如今就担心晚上天气冷,而且这柴油会少,为了节省柴油,大伙都自发的从各自家中拿来的烤火工具,索性来个现场烤火。秦小婉索性拿来剩下的野猪肉,让大家烤着,边烤边吃,边围着火堆说话,这让孩子们都很兴奋。

    雷凰的手机响了,雷凰一看号码,是爱切尔的,就知道他们已经到了,因此走到门口:“爱切尔,你们已经到了吗?”

    “是的。”爱切尔直接道:“头,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雷凰直接道:“晚上等大家都休息的时候,我会从这里开始清除雪,你和天生配合从外面进来。”好。“爱切尔直接答应了下来。

    雷凰又道:”你们去找君凛,他已经到了,晚上你们做的事情,让他尽量安排少点人开路,省的大惊小怪。“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国家有个特殊部门,虽然都知道这个特殊部门有不少特殊能力的人,但是真正能见到的人很少,雷凰可不想让别人大惊小怪,因此暴露了大家的身份。”好,那我们这就去找君凛。“爱切尔直接答应了下来。

    雷凰挂了手机,然后沉吟了片刻就给君凛打电话:”凛,我让爱切尔和孟天生去找你了。“

    君凛明白了雷凰的意思:”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会让人配合他们,凰,你们那里现在情况怎么样?“

    雷凰看了看屋内,小雪儿正在给大家唱歌,不禁笑了起来:”除了没电,现在情况倒是不错,大家没有颓丧,而且心境很平和,如今小雪儿还正在给围着火堆的大家唱歌呢。“

    君凛听了也安心了:”这是个好现象,乐观一点总是好的,不管如何,我会让人尽快打通这个路的。“

    雷凰明白道:”我知道的,你自己也小心一点。“按照君凛计划原本应该现在在华京给各方拜年的,但是如今却在这里,焦急的处理着一切,雷凰知道,这全然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夜,慢慢降临了,雪已经停了,但是天空却没有任何星光,灰蒙蒙的,不知道是不是这老天爷心情不好。

    所有人疲倦了,一个个卷着被子围着火堆开始睡觉,雷凰手指轻轻一弹,一个无形的罩罩住了这些火堆,免得在燃烧之中会闪出火星,万一引起火灾就不好了。

    自己安排差不多了,雷凰微微手一挥,让大家进入真正的甜睡中,然后才离开。

    山依旧是山,只是路没有了,雷凰想起古代的故事,愚公移山,不禁想今天是不是自己也是来做愚公的。

    自嘲之余,雷凰的双手推出,手心相合,然后缓缓分离,一股蓝色气息形成一股旋转型直接朝山而去,缓缓的,看似无害,但是气息过处,竟然出现了一个圆形拱洞。

    雷凰不断的打着,雷凰是从中间开始的,为的是让路全部出来,所以蓝色的气息越来越大,而路似乎也渐渐的露出来了。

    此刻在爱切尔那边,也是如此,爱切尔和孟天生合作,一个用火,一个用改造的铲雪机器,不断的清除着路面,一旁的君况见了有一种不敢置信的感觉。

    君凛拍拍君况的肩膀:”哥,你发什么呆,你那些人今晚不会过来吧。“为了配合爱切尔,君凛让君况以休息一晚上的名义,让军队在不远处休息,所以没人发现现在这个情况。

    君况微微摇头:”不会有人过来的,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

    君凛一笑,表示明白,看着爱切尔和孟天生的合作,君凛微微点头,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道:”爱切尔,你等等。“

    爱切尔停下看着君凛:”怎么了?“

    君凛笑道:”你的威力太大了,能不能轻一点,这雪若是过热,只怕会出现第二次山雪滑坡,这就不好玩了。“

    爱切尔看看两边,知道君凛说的对,然后沉吟了一下,手掌变成了指,之间一个直线的火出现,他的作用是将解释雪变成松软,然后孟天生很简单的就将雪铲到两边。

    不断的运作着,没有人注意,在山的一边有个黑影,他似乎注意着一切,似乎在等待什么。

    虽然雪封住了山路,至少也有五公里,不过雷凰和爱切尔他们例外配合你,很快,就打通了,到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整个路面已经基本通了。

    雷凰有点累,毕竟动用了一夜的异能,不过当路打通的瞬间,雷凰笑了,因为她看见了对面的人。

    雷凰看着对面的君凛,君凛也看到了雷凰,两人相视一笑,就在这个时候,那不远处山上的黑影动了,黄色之气一卷,直接一股一堆不知道什么东西朝雷凰压去。”凰。“君凛大惊,直接扑入,一把抱住了雷凰,一手微微一撑,手中出气如剑,直接往上一跃,破开那一堆偷袭的东西,跳出了危险,爱切尔和孟天生朝左右看,却发现已经没有了敌踪。

    雷凰先是为黑影弄的一愣,不过她还没反应,君凛的行动,让她一愣,看着君凛,好一会才开口:”原来你深藏不露。“说完将头埋入他的胸口,没有因为他隐瞒他的能力而生气,反而有一只释然,毕竟自己也有所隐瞒。

    君凛先是一愣,然后笑了:”不是有意的,只是这些事情顺其自然比较好,不过,现在有人似乎不想让我顺其自然。“看着那个黑影似乎不见了,君凛的脸上泛起一丝高深莫测。

    雷凰笑了笑:”有时候,有了敌人才不觉得孤单。“”老三,小凰,你们没事吧。“君况过来,上下打量君凛和雷凰。

    雷凰微微摇头:”没事,我们挺好的。“”头,你们看,好漂亮。“孟天生喊了起来。

    此刻阳光出来,雷凰他们才看清楚眼前,之前被铲到两边的雪已成冰晶,爱切尔这边的是竟然是红黄相间,而雷凰这边出来的竟然是蓝绿相间,原本那个偷袭的黑球,竟然在上面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天然黄色拱门状,这成了一道天然风景。

    雷凰笑了:”因祸得福大概是这样吧,我看这里倒是可以发展旅游业了。“

    君凛微笑点头:”是啊,这里,不错,这样的话,木坝村可以说是因祸得福,以后前景更是不可估量了。“

    雷凰点了点头:”走吧,我们进村去。“君况已经通知人来修理这里坏的电线,而很多人都不明白,怎么一夜之间就变了,原本堵塞的路竟然已经通了。

    主要是因为他们没发现已经进村的雷凰几个人。

    雷凰带了大家走进工厂,看着大家甜睡的样子,君况感慨:”危难中,大家守在一起,这真的是难得的场景。“

    木固起的早,最早醒来,看见人多了,先是一愣,看见雷凰也在:”小凰。“”外公。“雷凰忙过去扶起他:”外公,路已经通了,而且我们木坝村因祸得福了。“

    木固还有点没弄明白雷凰的意思,雷凰笑了笑,不做详细解释,不过却对木固介绍君凛:”外公,这就是君凛。“

    君凛很恭敬的喊了一声:”外公,原本打算是来给您拜年的,不过想不到是在这种情况下。“

    木固上下打量君凛,满意点头,又拍拍雷凰的手:”不错不错,看样子你的眼光不错。“

    君凛戏谑的看了一眼雷凰,雷凰瞪了一眼君凛,对木固撒娇:”外公,您说什么呢,什么叫做我的眼光不错,明明是他的福气好。“”丫头,你没听过敝帚自珍这句话吗,哪里有人像你这样自吹自擂的。“木固好笑的看着雷凰。

    雷凰吐吐舌头:”我这是叫做自信,我就不明白了,为啥一把扫帚要珍惜了,我就偏偏要珍惜自己。“说完还不忘做个鬼脸。”顽皮。“又对君凛道:”君凛啊,照说你是省长,我这个做外公的不过是个平民,平日虽然大家叫我一声木叔,也不过是尊重我,在你面前,我是没什么身份的,但是小凰是我的外孙女,我还是要说几句的。“

    君凛很恭敬的开口:”外公只管说。“

    木固指指雷凰:”这丫头啊,从小吃的苦也不少,没少被人看不起,如今长大了,出息了,我也开心,只是有时候还是会有人借题发挥的,毕竟你也知道,这丫头唯一的那个缺点就是那个身份,如今你不在意,只希望你以后能够永远的珍惜,而不要因其他人的话攻击而放弃。“

    君凛很果断的回答:”外公,您放心,凰是我自己选的,我的妻子,我自己保护,我不会让任何人有伤害她的时候。“

    木固听了君凛的保证,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这样我就放心了。“

    雷凰却道:”外公你放心的真早,真不怕我被人欺负了啊。“

    木固直接一句:”你这丫头古灵精怪,我还担心,君凛会被你欺负呢。“

    雷凰语塞,只好吸吸鼻子,装作无奈状:”我去帮外婆和妈妈做早餐。“此刻大家已经陆续都起来了,听说路通了,都开心的欢呼。

    所有人自动的开始打扫工厂中的一切,整理完了,然后才回家,而此刻爱切尔早已经在雷凰的示意下,融化了那些水管中的冰,所以,水也已经通了。

    灾难,是不小,但是没人伤亡,反而开辟了一道难得的风景线,而且这一道风景线有一个奇怪,不管一年四季如何天气变化,这些冰晶竟然都没有融化的迹象,而且经过的人,都啧啧称奇,从子木坝村也因此出面,不过短短几年时光,就成为全国第一富贵村,当然这是后话。

    君凛本身就很忙碌,不过还是在木坝村休息了一天,然后才离开,君况带了部队,被木坝村的人死活邀请吃了一个早餐,然后才离开,其实那些来参加铲雪的兵,自己也不知道为何,明明前一天还是堵着的路,现在就通了,不过,心中再有疑惑,他们也不会傻的说出来,军人就是军人,再多的疑惑都是不能问不能说的。

    君凛离开的时候,雷凰也被木固赶出来了,让她和君凛一起去华京给几个老人家拜年。

    雷凰倒没什么意见,因此收拾了一下行李,就和君凛一起动身。

    到了华京,在君凛的陪同下,雷凰自然是先去见了雷家三老,雷家三老对于雷凰如今是越来越疼爱了,所以雷凰提出,想找两个退伍的女兵给木笑英做保镖的时候,雷家三老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然后雷凰去见了雷振兴,当然这一回,依旧有君凛陪着,雷振兴看雷凰和君凛一起来自然开心了,雷茵一见雷凰就拉了雷凰去自己的房间说话。

    雷凰看雷茵的样子也知道有话说,好在有君凛陪伴雷振兴,因此雷凰也不觉得唐突,有人说女心向外,这一点,雷凰原本还不相信,如今自己也承认了,似乎自己如今对于君凛做的一切也是很坦然的接受的样子。”姐。“雷茵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

    雷凰看着雷茵,好奇道:”怎么了,看你一副有话不能说的样子,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雷茵咬咬唇,开口了:”姐,爷爷他们要我订婚。“

    雷凰虽然有点诧异雷家三老为何这样安排,但是雷茵订婚也在她预料之中,雷凰看着雷茵,她了解雷茵想法:”你还喜欢蒋笪黎?“

    雷茵红着脸微微点了点头:”是,我喜欢蒋笪黎,姐,我不想跟别人订婚,你能帮我说一声吗?“

    雷凰微微沉吟了一下:”三位爷爷给你选的是哪一个?“

    雷茵道:”是鲍家的,叫鲍昊年。“雷茵脸上有深深的不乐意:”我是真的不喜欢,姐,我不喜欢鲍家。“”你见过鲍昊年?“雷凰好奇的问。”没有。“雷茵道:”听爸爸说,鲍昊年不错,如今已经是一个区的区委书记,因为他的背景,将来上来是一定的,但是我真的不喜欢。“雷茵再度申明。

    雷凰听了,微微笑了笑:”小茵,蒋笪黎怎么说。“

    雷茵微微摇头:”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只是说,现在大家都还是学生,还是学习重要,但是姐,你知道吗,我总是在想,他是不是不喜欢我。“

    雷凰听后微微摇头:”怎么可能,你这么漂亮,他不喜欢你,喜欢谁啊。“

    雷茵低头道:”但是他却根本就不理我啊。“雷茵的话语有一点点的哭腔,可见她是真的很伤心。

    雷凰叹了口气:”蒋笪黎现在在哪所大学?“

    雷茵道:”也是华京大学。“

    雷凰想了想:”现在过年,如今虽然提起订婚的事情,但是实际没订,证明三位爷爷还是没想这么早,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要做准备,这样吧,过些日子,若是有空,你最好直接问问蒋笪黎他的意思,如果他连一个男人的担当都没法担当起来,那么我觉得,你的确是没有必要再守下去了。“

    雷凰在这方面还是很现实的:”小茵,书上说,青春时候的恋爱是最浪漫的,你有浪漫的感觉吗?“

    雷茵一愣:”没有,我只是想到他就会心跳。“

    雷凰轻笑道:”如果他不能给你浪漫,那你还等他做什么,而且你想想,三位爷爷会亏待你吗?“

    雷茵沉吟了一会:”可是,姐,我放不下他。“

    雷凰拿起一旁雷茵的照片,看了看:”没有人让你现在放下他,只是你要让他明白你的心,如果他真爱你,就要和你一起面对压力,不然你就只能放弃他了。“

    雷茵有点不能接受的样子,看着雷凰:”姐姐,你爱君三叔吗?“

    雷凰轻笑:”要叫姐夫。“”我知道,不过是没改过口来。“雷茵表情很认真:”我就是想知道,你是不是真心喜欢姐夫。“

    雷凰歪头想了想:”我想我是喜欢的吧。“看雷茵狐疑的表情,雷凰嫣然笑道:”我和君凛,认识的很巧然,你也知道的,但是后面的了解是在特训营中,其实当时没想过别的,只是慢慢和他相处,感觉很自然,而且他的身上给我一种很熟悉很安全的感觉,小茵,不管在什么时候,有一个人能让你牵肠挂肚,那么这个人才是你命中之人,我想我是这么理解的,所以我想我是喜欢他的。“

    雷茵微微一愣,似乎在想什么。”小凰,小茵,吃饭了。“雷鸣探头进来,喊姐妹俩。

    饭厅上,雷凰是和君凛一起坐的,君凛坐在雷振兴的左侧,雷凰则做在君凛的左侧,这样雷振兴的右侧是徐曼宁,徐曼宁旁边是雷诚雷鸣和雷茵,雷茵又和雷凰一起,这样整好是一小圆桌。

    雷振兴对雷凰道:”来了华京,好好住上一些日子。“雷振兴一家早已经搬到了华京,主要是为了照顾雷茵,而且雷振兴毕竟是江南省省长,因此知道徐曼宁想照顾雷茵,索性就搬到了华京,而他有空的时候就会回来。

    雷凰微微一笑:”爸,我可没打算一直要在华京,而且我还要给君凛他爸去拜年呢。“”这是应该的。“雷振兴点头。

    雷凰无奈道:”所以我更加不能在华京久留。“这跟拜年有什么关系的,明白的人都笑了起来,只因为上次,雷凰在君家住了一个晚上,结果君家老爷子这鞭炮放了整整一天,雷凰可不想再度被算计了。

    其他人自然明白雷凰的一丝,因此不自觉都笑了起来。

    雷凰又道:”而且我还打算去粤省玩呢。“说着对君凛做了一个鬼脸。

    君凛先是一愣,然后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寒假日期太短,君凛原本并没打算雷凰会和自己去粤省,但是如今雷凰自己说了,那么就不会有所改变。

    雷振兴先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也好,你们也的确应该多培养感情。“

    吃完饭,雷振兴叫了君凛和雷凰到书房说话,大家落座后,雷凰给大家泡茶,徐曼宁还送了水果进来。

    雷振兴喝了一口雷凰泡的茶微微点头:”我就想不通你泡的茶好像特别好喝一样,我也用你的方法泡过,可就是没用。“

    雷凰笑了笑:”其实就是那样泡的,我记得有告诉过您啊。“”算了,我是不行了,怎么也泡不出这个味道。“雷振兴不无感慨的回答。

    君凛笑道:”凰的手艺是跟人不同,我也泡不出她这个味道。“

    雷振兴看了看君凛又看了看雷凰:”说实话,刚开始说让你们订婚,我有点担心,毕竟你们生活的环境不同,我总是担心雷凰会让君凛你为难,但是如今我放心了,我看得出来你们之间已经不需要别人刻意去安排了。“

    君凛笑了笑:”爸,每个作为父母的都会担心自己的子女,我想你是真心疼凰,所以才担心。“

    雷振兴满意一笑:”如今我担心的是雷鸣和雷茵这两个孩子。“

    雷凰一愣,看着雷振兴:”他们两个你有什么好担心。“

    雷振兴看着雷凰,眼神有点高深莫测:”你也别瞒我,雷鸣的事情宁华已经跟我说了,刘小梅这个人,我看着危险,但是我也知道少年人的感情要分手是很痛苦的,毕竟我也年轻过,但是与其他将来痛苦,我决定现在出手。“

    雷凰微微皱眉,她自然明白雷振兴的意思,但是更加明白这样做,很可能会让父子间的感情出现裂痕。”还有,小茵也是,你三位爷爷跟我说过了,让她和鲍昊年订婚,我想想,也好,鲍昊年算起来是个不错的青年,虽然比不上君凛,不过也是个难得的,我打算答应这事情。“雷振兴直接道。”爸,你等等。“雷凰哭笑不得:”爸,你知道不知道,你如果不跟我说这些,自己做了,我直接可以将自己摘出去,即便雷鸣和雷茵怀疑,也不会如何,但是如今你跟我说这么多,却又要按照你的意思动,这不是让我做恶人吗?“

    雷振兴笑道:”我就是要让你做恶人。“

    雷凰微微摇头:”如今还不到我做恶人的时候。“说着看了一眼雷振兴,看他似乎在听自己说话了,雷凰在接着说:”雷鸣的事情我早就知道,我也让蒋叔不要告诉你,说了我会处理的,刘小梅之所以要勾引二哥,为的原本就是要离间雷家和我之间的关系,但是她首先也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家族,如果没有能力,即便她成功的勾引了二哥,嫁给了二哥,最多也就是让二哥和雷家有间隙,这样的话,反而会影响二哥的前途,紧接着自然她的目的也达不到,这样得不偿失的事情,她不会做。“

    雷凰说的非常认真:”有一点我和她很相似,那就是身世方面。“看雷振兴微微皱眉,雷凰笑道:”爸,我是就事论事,所以您别放心上去,而且这本来就是事实,我和她都是私生女,这是改变不了的,但是有一点,我比她幸运,那就是我得到了雷家的承认,不光是爸你认我,三位爷爷也认同我,因此在这一点上我绝对比她幸运,但是为何我会被承认,我可以骄傲说一句,因为我的能力,如果我没有现在的能力,爸爸您会因为疼爱认我,但是三位爷爷不会,而刘小梅就卡在这里。“

    说到这里雷凰喝了一口茶水:”刘小梅要让自己的母亲得到刘家认可,进而让她母亲的牌位进入刘家祖堂,那么就要有让刘家承认的能力,刘家如今对我恨之入骨,所以她的目的自然是最好打垮我,但是依照目前发展,她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所以我打算给她一个机会。“”什么机会?“雷振兴好奇的问。

    雷凰笑了笑:”刘小梅是高中毕业,我会让人跟她接触,会给她补上大学的机会,等出了大学,会通过门路让她进入体制,当然前提是,她将来必须打败我,一个女人有目的就会去努力,而且刘小梅明显就是一个不甘于身后的女人,她要的绝对是权力,我给她权力,让她去争,而这一点上,二哥是给不了的,当她明白二哥给不了,那么自然会离开。“

    雷振兴听完雷凰的话,沉默了一会才道:”这事情既然如此,你别管了,我让人去做,按照你的思路去做。“”谢谢爸爸。“雷凰明白其实雷振兴这样做是担心将来事情出来了,雷鸣也不会怨恨自己。”那么你看雷茵的事情怎么处理?“雷振兴问道。

    雷凰笑了笑:”其实我们家的权力够大了,如果蒋笪黎能够真心爱小茵,爸爸何不成全他们,雷家人,要培养一个女婿还不容易吗,何况蒋笪黎也不是那种木头,也算是有能耐的,这一点,我在上高中的时候就看出来了。“”可万一他不是真心喜欢小茵呢?“雷振兴反问雷凰。

    雷凰将第四杯的茶水倒到了一旁的废水杯中:”那还不简单,既然如此,他就是一杯废茶,不是真心的,如果能直接说明,就算了,如果反而借此伤害了小茵,那么雷家人何时是好欺负的了。“

    雷振兴沉吟片刻,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就再给小茵半年时间,如果不能确定,那么半年后,小茵转学,而且要跟鲍昊年订婚。“

    对于这点雷凰自然不好反对,毕竟自己刚才说的也只是建议,能够让雷振兴听进去,已经算是不错了。

    雷凰想起木笑英的决定,道:”爸,妈过两天要去米国了。“”她也跟我说过这个事情。“雷振兴这辈子亏了两个女人,一个是自己的妻子,娶了她,心却只能给一半,而且还只是一小半,那一大半都是给了木笑英,但是对于木笑英更有深深愧疚,因为不能给她一个名分,她永远只能生活在自己的背后暗处。”她要去发展事业,我倒是不反对,只是去米国还真是让人不放心。“雷振兴深深的担心。

    雷凰点了点头:”我也不放心,所以我刚才去看爷爷的时候,跟他们要了两个退伍女军人,给我妈做保镖,也好陪她去米国,而且我也安排了曼尔克他们,在米国多照顾我妈。“

    雷振兴拿出香烟,抽出一根,然后将剩余的丢给了君凛,君凛也拿了一根,两人抽起烟来:”你安排好了就好。“

    君凛道:”爸你不用担心妈,我的朋友大铁也在米国,他也是部队特种兵转业的,你放心,我会让他暗中照顾的。“

    雷振兴见君凛和雷凰一明一暗已经安排好了,也就没有多少意见了。

    又坐了一会,君凛才带了雷凰告辞,毕竟雷凰还要去给君老爷子拜年。

    离开的时候,雷凰看到雷茵似乎有话对自己说,雷凰也知道无非是她和蒋笪黎的事情,在这件事情上,雷凰已经为她争取了半年时间,至于将来如何,就要看雷茵自己了。

    到了君家,原本在散步的君老爷子匆匆就回来了,进来就说:”你们两个怎么不回来吃午饭。“

    雷凰笑着含了一声”爸“然后才解释:”我先去看了三位爷爷,然后又看了爸爸和曼宁姨,所以饭就在那里吃了。“

    君老爷子点了点头:”听说你前两天在木坝村差点被困了。“

    雷凰知道木坝村的事情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因此笑道:”是啊,多亏了二哥带了部队来,不然今天还不能来给爸拜年呢。“

    君老爷子直接挥手:”他们参军当军官是为了什么,不就是要为人民服务吗,你被困了,自然要救你,没什么可谢的。“

    又坐了一会,雷凰才告辞,当然君凛是送雷凰,原本是要雷凰住家里的,雷凰想到要跟君凛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还是有点别扭,而君凛似乎也了解,所以索性就送雷凰回了雷家。

    原本雷凰打算住酒店的,不过这事情被雷振兴知道了,还是让雷凰住家里去。”晚上有衙内聚会,你参加吗?“君凛在送雷凰回去的路上问。

    雷凰微微摇头:”不去,我又不是正儿八经的衙内,去那里做什么,而且我的年龄也不适合去。“

    君凛微微笑了笑:”那你跟我去吧,正好大铁他也回来,我在玄黄会所定了包间。“

    雷凰只是沉吟了一下就答应了。

    君凛在吃过晚饭就来接雷凰,雷振兴知道雷凰和君凛出去,倒也没有阻拦。

    君凛和雷凰到玄黄会所的时候,罗玄和大铁早已经在了。”大铁,最近又相亲吗?“雷凰不忘戏谑一句。

    大铁摸摸自己的光脑袋:”没有,我算是怕了你们女人了,所以现在不敢去相亲。“

    雷凰听了后哈哈笑了起来:”听你这么一说有点道理,不过又有点奇怪,就因为相亲,你怕了女人,这么说,你将来要跟男人相亲啊。“”耶。“罗玄惊呼一声:”大铁我都不知道你原来有这么一个特殊爱好,你可不要吓唬人啊。“”滚你的,我若是喜欢男人,你也绝对不会喜欢女人。“大铁怒了起来。

    君凛好笑道:”难得见一面,你们倒是开始吵架了,不错啊。“

    大铁听了这话,忙一脸不屑的看着罗玄:”老大,我会跟他吵吗,那我不就太过降低自己的档次了。“

    罗玄微微一笑,看在雷凰眼中就是一只狐狸:”是啊,跟档次低的人吵架的确会降低档次,所以,君老大,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跟档次低的人吵架的,省的降低自己的档次。“

    雷凰听的哈哈笑着。

    大铁哼了一声,然后看着雷凰:”小嫂子,我们有见面了,我有研究了几款手机,等过几天拿给你,让你挑一款。“

    雷凰忙摆手:”不要,我现在用的好好的,不用换。“

    君凛道:”你要是诚心的,过几天,你嫂子的妈妈要去米国,想见识一下米国经济,在那里开个公司,你到时候记得照顾好人就好了。“

    大铁做了一个ok的手势:”这是小事一桩,保证没问题。“

    罗玄则好奇道:”雷凰,你妈要去米国?“

    雷凰点了点头:”我妈想去米国发展,我想想那样也好,索性就让她去了,多去外面见识见识也是好的。“

    罗玄赞同的点头:”不过你爸准你妈去?“

    雷凰诧异道:”为啥不准呢,我妈的身份你又不是不知道,其实还是自由的,我爸就算再不舍,也只能答应。“

    君凛岔开话题:”大铁,前段时间你对粤省做了考察,感觉如何,可以投资吗?“

    大铁一脸正色:”投资是可以,但是还是有点困难。“”说来听听。“君凛拿出一支烟自己抽了,剩下的,丢桌上,让他们自己拿。

    大铁没拿,罗玄倒是拿了一根,不过没有抽,而是放在鼻子边闻烟草的香味。”我考察了一下粤省,粤省原本是以赌博发展起来的,如今在那里四害明显抬头,而我查了一下,这些四害基本控制在一个叫绝门的集团中,如果想引进外资,就需要将这一股势力去除掉,不过我怀疑,这绝门不简单。“大铁认真的说道。

    君凛点了点头:”自然不简单,为了这事情,粤省已经下了一个省委书记,一个省长,而且整个班子也换了大部分人了。“

    众所周知,就是因为如此,君凛才会去粤省就职,不然君凛还不会那么早去粤省。”粤省的情况的确复杂,但是也不是没有破局的可能。“雷凰笑了笑。”哦,莫非大嫂有主意了,快说说。“大铁好奇的问。

    雷凰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君凛,然后才道:”其实真正胸有成足的应该是凛。“

    君凛轻笑出声,脸上有一丝的满足,看来了解他的也只有雷凰,他微笑的看着罗玄和大铁:”我叫你们来,其实也是为了这事情。“接着君凛开始说自己的计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