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二章病毒‘毁灭
    雷凰和冯珊珊看见了人,走了过去:“宣省长。[请记住 都市文学 ”

    宣源瀚点了点头:“雷凰,我相信你刚才电话里说的都是真的,所以如今西漠的市委书记,市长,公安局长都在这里,你只要能够证明这一点,我们都极力支持你。”所谓的这一点就是让他们相信的证据。

    雷凰沉默了一会,然后从怀中拿出了一本证件,这本证件是红色的,上面有国徽标识,国徽下面是华国人民政府中央特殊部门字样,里面是雷凰的资料,姓名,出声年月,而身份一栏为国家特殊部门人员,具体的不做任何写。

    雷凰道:“不想欺骗各位,我和珊珊的身份属于保密性质的,但是为了方便,国家给了特殊行事证书,我想这就够了吧。”

    的确是够了,在场的不是普通人,自然明白,中国特殊部门成员原本就是个秘密,宣源瀚想不到雷凰还有这样的身份,微微点了点头,将证件还给雷凰,然后对其他人道:“这事情你们几个心里有数就好,不可以传出去。”

    “省长,我们已经忘记了。”市委书记石田梗绝对是个明白人,呵呵大家笑了笑就回答了宣源瀚的话。

    宣源瀚对一旁的西漠公安局市长也是西漠政法书记张梦生道:“梦生,开门,我们直接去法医部,你有钥匙吧。”

    张梦生点了点头:“我这里有备用钥匙,所以我都没有惊动其他人。”

    宣源瀚让张梦生带头,走了进去。

    尸体暂时停在法医解剖的冰柜中,张梦生找到了贴着宁峰名字的冰柜抽屉,打开,拉开盖尸布,惊呼一声。

    所有人闻声忙过去一看,也都一惊,只见此刻宁峰的脸已经一片黑色,而且好像有无数的虫子在他皮肤下钻来钻去,有几个还不断顶着皮肤,似乎要出来的样子。

    “省长。”张梦生看着宣源瀚。

    “雷凰。”宣源瀚看着雷凰。这种事情他也没处理过,所以只好叫雷凰。

    雷凰见状,手微微一压,一股肉眼看不见气息围住了整个宁峰,雷凰沉默了一下,手不断的在感受着病毒的情况,好一会雷凰才睁开眼睛:“这毁灭病毒是以尸体为病原体的,而且对冷有一定的惧怕吗,如今尸体是因为冷藏,所以暂时能够被抑制,不然早已经爆发,也算是我们的幸运了。”

    “那怎么办?”宣源瀚看着雷凰:“你总不能带个冰箱走路吧。”

    雷凰笑了笑:“这个倒没什么,其实带个冰箱走路也不是不行,不过那样的话,浪费了那个冰箱了,也浪费了时间。”直接掏出手机:“杰西,我是雷凰,你立刻来西漠市公安局法医部,我在这里。”

    “好的,头。”杰西不问雷凰任何原因,作为魅影成员,是需要日夜待命的。

    然后对宣源瀚道:“宣省长,能不能请你们出去一下,我们要将尸体处理一下,你们在这里万一有个万一就不好了。”

    宣源瀚微微点头,他不知道雷凰他们要如何做,但是他们知道既然是作为特殊部门存在的,那么有些做法,可能是他们不能知道的,所以叮嘱雷凰他们小心后,就先带了人出去。

    不过五分钟杰西就出现在了雷凰面前,雷凰微微点头:“杰西。用你的异能将宁峰的尸体冰冻起来。”

    杰西点了下头,然后直接将尸体冰冻了起来,看着闪闪发亮的尸体,雷凰微微一笑,再度对杰西道:“你立刻带了这尸体去军区机场,我会电话给军区,要他们马上安排飞机,然后你直接飞倭国,将这具尸体秘密送到倭国,我们就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记住,尸体一定要放在一个让人找不到的地方,然后等时机差不多的时候,我让爱切尔过去一趟,火化了他,毕竟魂归故里比较妥当。”

    杰西再度点头:“头,你放心,我立刻就出发,我会将所有事情办妥的。”说完就一把直接用旁边的一张桌布将冰块包了起来。

    看杰西离开后,雷凰直接给军区的车迟直接打了电话,车迟也爽快,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雷凰出去的时候,宣源瀚等人在公安局的大厅,看见雷凰出来,都过来:“怎么样了?”

    雷凰给大家一个安心的笑容:“宁峰的尸体我已经让人带走去处理,我们华国是没有任何危险,如今我是想没了尸体,你们如何给人家父母交代呢?”

    宣源瀚叹了口气:“如今我们又不还跟人家父母说他们儿子是病毒携带体。”

    “其实也不是,我觉得你们可以说一半。”雷凰淡淡道。

    “一半?”宣源瀚好奇的问。

    雷凰点了点头:“你们就跟人家父母说,宁峰意外被人杀害,而且还被制作成了毒尸体,为了不影响毒尸体,所以已经带到国外去火化,所以没法让他们见一面。”

    宣源瀚看着雷凰:“真的能拿回骨灰?”

    雷凰微微笑了笑:“反正我到时候会给你们一个骨灰盒就是了。”

    宣源浩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们也只能这样跟人家父母说了。”

    雷凰又道:“还请各位不要将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因为目前我们已经掌握了倭国新研制病毒的据点,但是还没有出击,所以还请大家不要将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以免打草惊蛇。”

    “雷凰,你需要我们怎么配合你?”宣源瀚问道。

    雷凰轻轻一笑:“和以往一样的生活,不要有所改变,其他该做的,我们都会做好。”

    听雷凰这么一说,宣源瀚微微点了点头:“好,我们会配合你好你的。”

    雷凰对大家微微点头,表示感谢。

    没有人知道当晚公安局少了一具尸体,即便有人发现,也有借口,反正关于尸体失踪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传出来。

    而两日后,杰西将事情办妥的电话打进了雷凰这里,表示事情已经办妥了。

    雷凰则微微一笑,然后让他回来。

    三日后,倭国突然爆发疾病,有人突然死亡,而且这传染的速度相当的快,仅仅几天功夫,据说已经让一个镇变成了死亡镇,最恐怖的是,这个病不但会传染人,而且还会传染植物,之所以被判为死亡镇,只因为这个镇中,植物都已经没有了一丝生机。

    倭国的传染病惊动了全世界,各国国家中止对倭国的各种开发以及旅游,限制倭国人进入其他国家,而原在倭国驻扎的各国大使馆工作人员也已经纷纷返回各自国家,一时间,倭国好似成了被遗弃的国家。

    “三姐,毁灭好厉害。”冯珊珊陪着雷凰看新闻。

    雷凰冷笑道:“他们这是自食恶果,想毁灭我们国家,也要看看有没有这个机会。”又问冯珊珊:“文化节的事情布置的怎么样了?”

    冯珊珊点了点头:“按照你的要求,我已经通知了所有魅影成员回来,然后将你的要求告诉他们,要他们管理好各自的责任范围。”

    雷凰点了点头:“文化节,是我们的将倭国在我们华国研究毒气的据点全部消灭完的日子,因此到时候一定要小心谨慎。”

    “三姐,你放心,这一点,大家都是知道的。”冯珊珊也点了点头。

    雷凰还想说什么,手机响了:“你好,我是雷凰。”

    “小凰,我是大哥,我和你二哥现在在你们学校门口呢。”电话中传来了雷诚的声音。

    雷凰:“大哥,是你们啊,好,那我下来,不过我要带个同学一起来,省的你们算计我。”

    雷诚哈哈笑道:“我才不是雷鸣呢。”

    雷凰对冯珊珊道:“走吧,我们下去,我大哥二哥来了,今天让他们请我们吃饭。”

    冯珊珊虽然知道雷凰是君凛的未婚妻,但是对于雷凰的家庭还不是很熟悉。

    雷凰带了冯珊珊到了门口,门口停着一辆奔驰商务车,雷凰拉了冯珊珊上了车,等车开了后才道:“你们两个也太显摆了,居然开奔驰出来,这车好像不是你们的吧。”

    雷凰才不信这车会是两人的,毕竟两人,虽然很优秀,她可清楚的知道,两人如今还没有**的车。

    “呵呵,这是我们那位未来的妹夫知道我们要来看你,让人送来给我们开的,回去后要还的。”雷鸣嘻嘻笑着。

    雷凰瞪了一眼雷鸣,然后对冯珊珊道:“这两个,开车的那个是我大哥,雷诚,这个嬉皮笑脸的是我二哥,雷鸣,是双胞胎。”然后又对雷鸣道:“你们出来就出来,这么显摆做什么,是不是怕我们回头率不够高啊。”

    雷诚呵呵笑道:“我们这是因为想念你,要知道,我们兄妹已经很长时间没见面了,所以才显得隆重一点。”

    雷凰瞥了一眼雷诚:“我比较怀疑你们两个的用心。”对于这兄弟两太过了解了,即便平日对自己是爱护有加的,但是也不会这样明目张胆的讨好自己,看来事出反常必有妖。

    雷诚看了一眼雷鸣,然后对雷凰道:“小凰,前几日你是不是跟爸爸打过电话。”

    “是啊,怎么了?”雷凰反问。

    “那个爸爸知道小梅的事情吗?”雷鸣看了一眼雷凰,小心的问。

    雷凰明白了,脸色有点淡了:“你们觉得我那么无聊吗,无聊到跟爸爸去打这种小报告?”

    “不是这么回事情。”雷诚忙道:“只是爸爸突然来问我,说雷鸣是不是最近有做什么不妥当的事情?”

    雷凰冷笑一声:“你们上学的时候,爸爸就不问你了吗?”

    雷诚一愣,似乎是的,以前上学寄宿的时候,隔一段时间,雷振兴也会来问雷诚,兄弟两人的情况如何之类的。

    雷凰再度道:“如果二哥你没有做自己觉得亏心的事情,你怕爸爸做什么劲,爸爸即便每天盘问你们,你也可以正大光明的,你自己说,你和刘小梅真的可以理直气壮在一起吗,如果是,你又怕爸爸什么,如果不是,那么是你自己心中有想法,也就是你自己都知道你和她根本就不会有结果,既然如此,那么还有什么好说,你们此刻来找我,又能说什么。”

    “小凰。”雷诚第一次听到雷凰这么尖锐的话。

    雷凰淡淡道:“若是你们真心请我吃饭,那么什么都好说,如果是有目的的,那么什么都不要说,我什么都不会听,不管爸爸最后是否会知道,我只能说的是,我还没空闲的管你们的事情,旁边请停车。”

    雷凰生气了,这是雷诚和雷鸣同时明白的事情,他们第一次感觉到雷凰的气势竟然那么强,强到他们不敢直视的感觉。

    “停车。”雷凰再次这么说。

    雷诚忙道:“别,小凰,是哥错了,以后再不会了,绝对不会怀疑你了,好不?”说着就给雷鸣打了个眼色。

    不愧是双胞胎,雷鸣忙道:“好小凰,是二哥的错,别生气了。”

    雷凰叹了口气:“二哥,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其实即便我不告诉爸爸,你真认为爸爸就不知道了吗?”

    雷诚和雷鸣相互看了一眼,他们也知道雷凰说的话是真话,即便她不说,但是雷家的人虽然不在附近,但是总有人关注着他们,他们的行事,他们的感情,他们的婚姻,因此即便一开始他们有自己的感情,也有憧憬,但是真正的婚姻一定要是家里人承认才行,不然是不行的,即便是有能力如雷振兴爱木笑英,可最后呢,用尽一切方式,也不过是让木笑英成为了他的情人,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小凰,你应该多了解小梅。”雷鸣试图说服雷凰。

    雷凰则冷笑道:“二哥,不要跟我说了解刘小梅的话,你敢打包票这刘小梅不知道你的身世吗,你敢保证,刘小梅不是为了你是雷家的人而接近你吗?”

    雷鸣听了雷凰的话,脸色也有点不好看了:“小凰,小梅从来没说要我付出什么,她只是默默的跟着我。”

    “非常好,二哥,这样吧,我和你打个赌如何?”雷凰不想再用什么言语去说服雷鸣,因为雷鸣此刻早已经被刘小梅给迷惑了,既然如此,雷凰只能下狠药。

    “你打什么赌?”雷鸣也不服气了,他认为刘小梅是真心喜欢他的,

    雷凰笑了笑:“赌注很简单,如果刘小梅通过了我的测试,那么我自然会跟爷爷们去说去,但是如果没通过,你必须和她一刀两断,从此不要再提任何关于刘小梅的事情,如何?”

    “好,赌就赌。”雷鸣是真的不服气。

    雷凰点了点头:“好,至于赌约时间是多久,你不要过问,我什么时候测试她,你也不要问。只有一样,你要记住,从今天开始,在未来两个月内,你不要跟刘小梅通电话,也不要跟刘小梅有任何联系,凡是刘小梅找你,大哥你都给他挡掉。”

    雷鸣一厅有点犹豫了:“非要这样吗?”

    “非要这样。”雷凰很肯定的点了点头,雷鸣有点不乐意,但是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吧。”

    一旁的雷诚则当然更加的点头。

    冯珊珊看着他们兄妹三个,此刻突然道:“那正事谈完了,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吃饭啊?”

    雷诚道:“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格局不大,但是味道不错,我和战友有空出来的时候,基本上都在那里吃。”

    “好。”雷凰点了点头,就这点上,她没有什么意见。

    雷诚带他们到的是一家真的规格不大的饭店,名字就叫一家小饭店,雷凰看了笑道:“挺亲切的,这名字不错,我喜欢。”有些人喜欢高档的场所,有些人喜欢烂漫的场所,而雷凰喜欢比较温馨的场所。

    “是啊,名字看似通俗,但是给人一种很温馨的感觉。”冯珊珊也赞同点头。

    “雷凰,雷诚,雷鸣,你们也都在。”雷凰看来人,是蒋宁华,后面竟然还有车迟。

    “车哥,蒋叔,你们怎么来了?”雷凰也很好奇。

    蒋宁华将雷诚和雷鸣介绍给车迟,而雷凰将冯珊珊介绍给车吃。

    车迟道:“走,我们进去说。”

    车迟先走了进去:“李嫂子,我们来了。”

    车迟不改一丝的豪迈气概,而且今天又是便衣,因此根本想不到这个人是中将。

    “车老大,您怎么来了。”楼梯声换来蹬蹬脚步声,一个女子出现在大家面前。

    这女子看起来四十出头的样子,但是容貌却姣好,车迟指指后面一干人:“这些啊,都是我的朋友,今天可是特地来这里捧场子的。”

    对雷凰几个道:“这是李嫂子,你们直接叫她李嫂子好了,她是我们部队烈士的家属。”

    李嫂子虽然是个女流,却也豪爽:“嗨,车老大,你不要每次都介绍一大堆人,我家那口子就做了一点事情,你们天天挂在嘴边,走,上楼包房去。”说着先带路上去了。

    雷凰走在后面,她后面是蒋宁华,蒋宁华低声道:“李嫂子的丈夫,叫李俊,当年为了营救国家人才,牺牲了,李俊和车司令两人是最要好的朋友,所以车司令就想方设法照顾李嫂子还有李俊的儿子,叫李修良,如今也已经上高中了,是个棒小伙子,我们跟李俊都认识,所以有事没事来捧捧场,而且我们多来几次,也能制止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蒋宁华虽然没有说明是什么麻烦,但是雷凰也明白,这李嫂子一个女流,如今在这里,自然会有一些人来打主意,有军人在后面给她撑腰,的确也容易一点。

    二楼的包房不是很大,但是很干净,雷凰他们坐下后,李嫂子很直接道:“你们吃什么,没什么特别点的,就我帮你们店。”这豪爽的性格,让雷凰感觉这人有几分那红楼梦中王熙凤的感觉,一个女中豪杰。

    “你帮着我们点吧,不过记得,给我们上点好酒,就你这酒比较过瘾。”车迟不忘嘱咐。

    李嫂子笑道:“放心吧,这才让人进了一批上好二锅头,我亲自给你们送过来。”说着就下去了。

    雷凰外头看着车迟:“车哥,上次君凛可给了你一箱特供,就没了?”

    车迟忙做一个噤声动作,然后左右看看:“别瞎嚷嚷,那酒能当白开水喝吗,特供啊,我一年才吃到多少,所以要藏着喝。”

    蒋宁华很不给面子的直接道:“什么叫藏着喝,分明是担心我们喝了他的,所以他一个人藏着自己吃独食。”

    “去去,你这老蒋最没良心了,上次我开的那瓶,你不也喝到了。”车迟不忘和将宁华顶嘴。

    蒋宁华则道:“那一次,我可是带了两尾新鲜鲈鱼,你才给开的。”

    一旁的雷诚,雷鸣和冯珊珊还是第一次看见将军斗嘴,因此看的意犹未尽。

    雷凰掏出手机,随意翻着:“我怎么觉得应该跟君凛打个电话,告诉他,以后不要给你们带酒了,省的你们起内讧。”雷凰边说还边点头的:“嗯,我现在就打。”

    “不行不行。”车迟忙喊道,坐雷凰一边的蒋宁华则配合的将雷凰的手机抢过:“你没事打这电话做什么,我们什么时候起内讧了,我们这叫感情交流。”

    雷凰斜睨了两人一眼:“这就叫感情交流,你们部队的感情交流还真是有特色,难怪我要去特训营,看来特训营比较正常。”雷凰说完,一旁的几个人都想笑不能笑的样子。

    李嫂子手拿着两瓶酒进来,后面还跟了服务员:“我给你们店了五个热菜,三个冷菜,你们先吃着冷菜,喝着酒,热菜一会就上来了。”

    车迟接过酒:“李嫂子,你别管我们,你去忙你的,现在也是饭点上了,这会你应该很忙,我们都是老熟人了,不用管我们的。”说着还真不客气的开酒。

    李嫂子也不客套:“既然如此,你们吃着喝着,我出去了。”

    “去吧去吧。”车迟边倒酒边不忘挥挥手。

    李嫂子出去了,顺便还虚掩上了包房的门。

    车迟给所有人倒酒,到雷凰这里的时候,收起来了:“不给你们喝,谁让你刚才说要打电话给君凛的。”

    雷凰其实知道车迟是因为自己的年龄还未成年,因此才不倒酒的:“车哥,你和蒋叔出来都不带人,也不怕有事情。”

    “不会。”车迟道:“每年文化节前期,我都要来这么走一圈,其实就是为了防止有事情,如果我没带人的情况下能够没事,那么代表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再说了,就算来几个小毛贼我也不怕。”

    一旁的冯珊珊打开了包房中的电视,正好是新闻,新闻中还是在报告倭国的灾情。

    “倭国方面目前通过我国卫星勘测,已经发现,倭国的传染病并没有减轻,而且传染的势头依旧很猛,国务院决定,人道主义空投食物给灾区。”新闻的播音员播着最新消息。

    “要我说话,让倭国自生自灭好了,省的来闹个不停。”车迟也知道西漠的事情,而且再加上,基本上华国人对于倭国是没好感的,因此自然而然就厌恶。

    雷凰轻笑道:“国家有国家的考虑,再说了,空投一下也没关系,只要不进入灾区就好了。”

    “那传染病真那么厉害吗?”车迟好奇,不过也随口问。

    “那不是传染病。”冯珊珊脱口道:“那是他们自己研究的病毒,号称毁灭。”

    车迟一愣:“你怎么知道。”

    冯珊珊说出口才发觉不对,因此看了一眼雷凰,有点愧疚的低头:“三姐,对不起。”

    雷凰看了一眼冯珊珊:“车哥和蒋叔,还有我两个哥哥,不会随便说出去,你说了,倒也没事,不过以后你要注意,说任何话都要三思后行,不然祸从口出,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我知道。”听雷凰没有生气,冯珊珊松了口气。

    雷凰回头看了看车迟和蒋宁华:“这毁灭原本是倭国人想在我们西漠做实验的,他们杀了我公安学院学生会会长,然后又将他的尸体作为病毒携带,丢弃在路上,我们当时没注意,后来我让人查了后才知道,然后。”雷凰的嘴角泛起了一丝的邪魅:“我让人将病毒直接还给了倭国。”

    “哐嘡”车池手中的杯掉在了地上,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雷凰:“这么说,倭国其实自己自己尝恶果?”

    雷凰点了点头:“没错,我这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不算啥了。”又看了看电视:“再说了,这病毒我了解过了,它的期限不过是一个月,只要倭国能够承受一个月这病毒的摧残,一个月后这病毒就会消失,还有啊,其实这病毒也不是不能治疗,通过冷冻或者生机养分,是可以维持生命的,只是我就不告诉他们。”雷凰似乎很任性:“谁让他们来我华国捣乱,让他们尝尝一个月的生离死别的痛苦,一个月后,自然就会好起来,不过。”

    雷凰再度露出了恶魔一般的笑容:“这一个月下来,我想倭国的经济应该倒退几十年吧,你们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

    瞧雷凰说的那么好玩的样子,同桌的除了冯珊珊以外,其他人都挪动了一下凳子。

    雷鸣咽了一下口水,勉强开口:“小凰。你不觉得这样做残忍吗?”

    “残忍?”雷凰冷笑:“你知道如果这毁灭在我们西漠散开的话会如何,西漠在经历了整顿黑白两道,如今好不容易恢复一些生气,将全部被抹杀,从此,西漠就真的成为国家的包袱,到时候西漠的百姓该如何生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一直就这样说,谁让他们倭国人总喜欢有侵略的想法,如今我不过是还了他们的东西,让他们自己尝尝,这么多年的辛苦成果也是应该的。”

    “没错。”车迟不愧是中将,已经恢复了镇定:“这倭国小鬼子,从来都不是好人,当年我们国家陵城大屠杀,至今他们都不承认,还说没有,放屁,我们华国人永远记得这一段历史。”

    “是啊。”蒋宁华也点了点头:“再说了,如今的灾难是他们自己弄出来的,管我们什么事情?”

    冯珊珊也点头:“就是。”

    雷凰轻笑道:“其实,二哥,我知道你的想法,你从来学的就是正大光明的人生法则,这个是没错的,人自然要活出自己的准则来,活出自己的精彩的,做任何事情都要无愧于天地,但是你要明白一点,任何法律下面其实藏着的就是献血,自古如此,只有经历鲜血后,才能吸取教训,这次倭国灾难,希望倭国吸收教训。”

    “那可不一定,那几个倭国人至今还在西漠呢。”冯珊珊直接道。

    雷凰笑了笑:“我给了他们一次生存的机会,如果他们自己不懂得把握,那么接下来,我就没有必要给他们任何机会了。”

    “怎么,西漠还有倭国人?”车迟忙问。

    雷凰微笑点头:“是啊,不过已经在我的掌握中,因此车哥不用担心。”看车迟的样子,雷凰也知道,他是想去杀倭人了,不过他毕竟是将军,怎么可能让他有这种冲动呢,所以雷凰先堵住了他的想法。

    车迟有点不满的看着雷凰:“你能不能不要做的这样完美,好歹也给我们留一点。”

    雷凰嗤鼻一笑,直接无视掉他的哈。

    门打开,服务员陆续的将热菜送了上来,李嫂子也算是想的全,知道这包房中还有女孩子,因此又让服务员送了果汁上来。雷凰不得不承认,这一家的小菜的确是很好吃。

    “怎么样,不错吧。”雷诚得意的介绍:“我当时和战友出来采办,正好看到这家饭店,吃过一回,就觉得好。”

    雷凰微微点了点头:“的确不错,不过今天能吃到这么地道的,大概还是因为车哥他们在的缘故。”

    车迟哈哈笑了笑,跟蒋宁华走了一个,才开口:“其实不管什么时候来,李嫂子家的饭菜都是很香又好吃,只可惜我这个身份也不能经常出来。”

    雷凰笑了笑:“这你倒不用遗憾,要我说,你可以介绍你的朋友来,这里本身就是烈士家属开的,更应该照顾。”

    “我也这么想。”车迟赞同道。

    这时候,只见服务员匆匆进来:“车司令,外面有几个人在为难老板娘。”

    车迟听了怒道:“是哪个王八羔子,不知道这一家小饭店是我罩着的吗,走,去看看。”

    车迟站了起来,风风火火的下楼去,其他人自然也想去看看。

    “李嫂子,不是我不通情理,你的税少交了。”看下面有一个似乎是税务局的样子的人。

    “丁同志,您知道,我从来不少交,我这店是国家特别照顾我的,因为是烈属军属,所以国家规定,我的税是比别人少一半的,我不明白,我什么时候少了。”李嫂子问道。

    “李嫂子,你是不是军人,不是你说了算的,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啊。”这丁同志的身边还有一个吊儿郎当的人在,雷凰可认出来了,正是马三。

    “我能做证明。”车迟下去了:“我倒是要问问你们国税的李强,他凭什么派你们这些人来打搅李嫂子的地方。”

    “你是什么人?”这个姓丁的催缴员看着车迟。

    “我是谁,你配知道吗,让李强来,我倒要看看,我们军区烈士的家属,开个饭店还要加倍收税的。”车迟怒道。

    “你装什么啊,你若认识李局长,我还认识宣省长呢。”马三一脸的嚣张。

    “马三啊,车司令认识不是人李局长,我不敢说,但是你是否认识宣省长,我却知道的一清二楚。”雷凰缓缓走了下去。

    “雷凰?”马三脸变了,他可知道雷凰是什么人,当初漂白的时候,雷凰就跟所有人说过,以后漂白了好好做人,若是发现又做违法勾当,不管他在什么地方,被什么人保护,都会被她追杀。

    “原来马三你还认识我啊。”雷凰淡淡开口,似乎一点火气都没有:“我还以为,不过个把月没见,你马三是贵人多忘事了呢,忘记自己的祖宗不说,如今还来欺负烈士家属,你果然够胆啊。”

    “雷,雷凰,雷大姐,我不是有意的,我不知道这一家店的老板跟你有关系,这样,我马上走。”马三此刻可就怕了。,

    一旁的车迟等人都诧异的看着雷凰,想不到雷凰的威信这么高。

    雷凰冷笑道:“我有叫你走吗。既然来了,就坐一回,我现在正有空呢。”

    马三的腿瞬间软了,但是他不敢跑,他真的不敢跑,他颤抖着腿,雷凰淡淡开口:“马三啊,我又不是老虎,吃不了你。”

    马三听了这话,可比遇见老虎还怕,直接腿软了,坐倒在地上,冷汗涔涔下来:“雷大姐,我错了,我再不敢了,您饶了我这一条小命吧。”

    “你错在哪里了?”雷凰则淡淡的到一旁要了一厅的番茄汁。

    “我不敢怂恿丁冒来收税的,我错了。”马三直接道。

    “哦,丁冒是谁啊?”雷凰随口问。

    一旁那个原本还嚣张的催款员,此刻额头也冒出了冷汗,马三则指指他:“他就是丁冒。”

    “丁冒啊。”雷凰一脸柔和微笑:“你也不用焦急,我不会对你怎么样,这到底还是个法制社会呢。”然后打了一个电话,打的是西漠市市长劳沐。

    “你好,我是劳沐。”对面传来了劳沐声音。

    “劳市长,您好,我是雷凰。”雷凰一脸微笑,不卑不亢。

    “雷凰,怎么是你,难得啊,事情做的不错,最近我都看到了。”劳沐看到电视中发的,也猜到这一切必然是雷凰做的。

    雷凰笑了笑:“这些不过是小事情,不过现在我遇上了一件事情,需要市长您让人来处理一下。”

    “什么事情?”劳沐问道。

    雷凰道:“是这样的,我们西漠军区有一个烈士,叫做李俊,他当初为营救被国际恐怖分子挟持的国家专家人才,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他有一个妻子和儿子,国家为了照顾烈士家属,让他的妻子开了一家小饭店,这名字就叫做一家小饭店,在西漠东区闹市地带,按照我们国家规定,烈士家属的税收是按照原税收的一半来缴纳的,但是如今有个叫丁冒的催缴员,非要李嫂子交全款,而且还质疑李嫂子的身份,最重要的是,这个事情正好被吃饭的西漠军区司令车迟中将和西漠军区参谋蒋宁华少将遇上了,这两位将军为了照顾烈士家属,时不时来一次微服私访,如今就这么凑巧,而丁冒居然还质疑人家的身份。”雷凰说的很淡然。

    可劳沐听的心都跳出了,虽然军政是两家,但是若是一个处理不好,军政就会出现巨大矛盾:“雷凰,你在一家小饭店。”

    “是啊,因为今天正好,我和车司令,蒋参谋一起吃饭,所以遇上了,不然你以为我怎么知道他们的身份。”雷凰回答。

    “好,你们在那,我马上到。”说完挂了电话。

    雷凰回头看看一旁一脸惨白的丁冒,她才懒得理会,只是走到马三面前,拍拍马三的脸:“马三,听说最近你攀了高枝了,是吗?”雷凰眼中有着深深的杀气。

    马三吓的只哆嗦:“没有。”

    “没有?”雷凰冷冷道:“那么给山本一郎开车的那个人是谁,运宁峰尸体的那个人是谁,抛尸在公安学院附近的小巷子的那个人又是谁?马三,你当我是死人吗?”话语中的冷可以瞬间冻死人。

    “雷,雷大姐,我错了,我根本不知道他们会杀人啊,但是宁峰死了,我没法子啊,他们是我老板,如果我不照他们的话做,我也会和宁峰一样死的很惨的。”马三只磕头。

    雷凰嘴角泛起了血腥味道,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对李嫂子道:“嫂子,麻烦你今天暂时不开业,一来,一会政府的人会过来,好歹也要给军人烈士家属一个公道,二来,我也要处理一些事情,您的损失,我一会让人直接给你。”

    “说什么呢,又不是不认识。”李嫂子说着,让人收拾一下,顺便在门口挂了暂停营业的牌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