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一章宁峰之死
    对于公安学院发生的这一启杀人案件,西漠省高度重视,毕竟公安学院是西漠的一个代表性存在,如今居然出门的公安学院的学生都会被杀,这能不让人震惊吗。[请记住 都市文学 舒榒駑襻

    雷凰趁着傍晚没人注意,来到宁峰的死亡场所,她现在要利用流光眸看到过去,了解宁峰的是如何死的,但是到了发现宁峰死的地方,雷凰发现,只看见一辆车子过来,然后将宁峰抛下来的场景,也就是说,宁峰是被杀后弃尸到这里的。

    雷凰脸色微微一变,流光眸不是万能的,它能看见过去未来,但是那只是针对某个地方的特定时期,而如今在这里的,体现的就这么多,雷凰知道,必须依靠自己查找证据,才能有希望找到一丝线索。

    雷凰小心的查看着这里周边的一切,即便是细小的木削她都没有放过。

    “这不是雷凰同学吗?”雷凰听见有人喊自己,回头:“原来是刘局长。”

    来人正是刘民。

    刘民过来,看着雷凰:“雷凰同学在干嘛?”

    雷凰指指周围:“宁峰会长是我们公安学院杰出的人员,如今遇难,我想找找线索,希望能够找到有用的线索好帮助警察破案,也能让会长不会死不瞑目。”

    刘民微微点了点头:“那你有发现什么线索吗?”

    雷凰轻笑一声:“太干净算不算线索。”

    刘民笑了,竖起大拇指:“不愧是公安学院的精英,没错,这个发现尸体的现场,唯一的破绽就是太干净了,所以我怀疑,这不是第一现场。”

    雷凰自然知道这不是第一现场,它好奇的看着刘民:“刘局长,那你为啥要告诉我这些呢?”

    刘民微微笑了笑:“你们公安学院每年要毕业不少学生,其实最大的缺陷少了实践经验,我看雷凰同学你也应该多学点实践经验。”

    雷凰微微一笑:“我就算这里毕业了,也不一定能做警察。”虽然公安学院是司法学院,但是雷凰并不一定要走司法这一块。

    刘民不赞同的看了一眼雷凰:“不管是在哪里,都是要维护法律而存在的。”

    这一点雷凰倒是同意,因此点了点头。

    刘民又道:“何况我可还认识你振清叔叔呢。”

    “振清叔叔?”雷凰吐吐舌头,看来这刘民也是雷系的人,不然也不会知道自己:“刘叔怎么认出我的?”

    刘民笑道:“前段时间去你振清叔叔家。看见他拿着你的照片,自豪在我面前夸赞,说你如何如何厉害,连首长都赏识你之类的,我想不认识你都难了。”

    雷凰轻笑:“那是叔叔他在激励我们做小辈的,其实我根本就没有他说的那么有本事。”

    刘民听了莞尔一笑:“不管是否有这本事,如今这事情你总不好脱身了吧。”

    雷凰听了,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半蹲到一旁:“刘叔,你过来看。”

    刘民过去,一看,是一道非常浅的车轮痕迹,雷凰道:“这车轮痕迹是新的,至少不会超过二十四小时,而这个地方,前后偏僻,怎么可能有车子,不过也要感谢前后偏僻,又加上这西漠素来天气干燥,因此雨水天少,才保留的这么完整。”

    刘民点了点头,忙那了一旁的证物袋过来,先让人排了照片,然后又让人拿了泥土去分析。

    雷凰依照车子的方向,缓缓的走了一段,不过车胎痕迹到热闹人多的地方浅显了很多,雷凰慢慢走着,小心的找着,刘民跟在后面,他带来的人虽然不明白刘民要做什么,不过也跟着。

    车轮是在离学校左侧一个私人洗车场附近消失的。

    “如果被洗车了,我们的线索可就断了。”一旁有个警察小心的对刘民说。

    刘民皱起了双眉,微微点了点头,看来这个案子真的有点复杂。

    雷凰却看着最后的痕迹似乎在想什么,然后又到一旁看了看,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问刘民:“刘叔,你有我们会长的照片吗?”

    刘民微微点了点头:“有,你要用吗?”

    雷凰神秘一笑,指指洗车场:“我们进去问问。”

    说着就先走了进去。

    “小姐,你要洗车吗?”有个打工的过来了。

    雷凰看了看洗车场的一切,轻笑道:“这个地方现在好很多了,汤大成,别躲里面喝茶了,好歹也请我进去喝杯茶。”

    一旁的刘民一愣,汤大成,这不是当年那个汤堡的人吗,如今怎么在这里。

    汤大成听见有人喊,匆匆出来,看见雷凰,忙笑了起来:“雷凰小姐,怎么是你?”

    如今汤大成早没有前段时间的那种一方霸主的感觉,反而对于眼前这种平静的生活非常喜欢,看见雷凰来了,自然就开心了,毕竟如今这么安定的生活可是雷凰创造的。

    雷凰笑了笑了:“好了,汤叔,你也别跟客气了,我这次可是来了解一些事情的。”

    汤大成听了,松了口气,原本还以为是哪里得罪了这个小姑奶奶呢,如今听雷凰这么说,才放心道:“那到后面办公室我们边喝茶边说话。”

    对于这个提议,雷凰也没有拒绝,点了点头,然后和跟着汤大成走,雷凰走马观花看了这洗车场的一切道:“这洗车场的规模不小啊。”

    汤大成笑道:“总也是要给兄弟们一个安身之所,如今留下的,当不了兵,也没什么文化,所以干洗车这种粗活是绝对没问题了,所以就开的大一点,还好孟总也有心开大,所以就成现在这个模样了。”

    雷凰自然知道孟天生是属于那种要么不做,要做就是做大的那种。

    雷凰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自然是知道的。

    到了办公室,大家随意坐下了,汤大成亲自倒了几杯茶给大家,雷凰左右打量一下,笑道:“汤叔,你这里现在越来越文气了。”原来办公室里竟然挂了不少的字画。

    汤大成哈哈笑了笑,摸摸自己的脑袋:“其实我老汤也没认识几个大字,只不过这个是给人看的,按照你们的说法属于门面工程。”

    雷凰微微含笑点头,然后才进入主题:“汤叔,这几天洗车可有什么可疑的车辆?”

    汤大成有点不明白的看着雷凰:“雷凰小姐,你还是说的明白一点比较好,我老汤这人,过不来那花花弯弯的路。”

    雷凰轻笑:“不瞒你,汤叔,你也知道我在公安学院上学,如今公安学院的学生会长竟然被杀了,是死在理学校有三里的地方,我去那里转了一圈,只发现了一些车轮胎印,而没有发现任何搏斗厮杀的痕迹,可见那里十之**是个抛尸现场,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我跟着那个车轮胎印记,到了这里,发现印记淡了,很有可能,已经在你们这里洗车了,所以我才来问问。”

    说着雷凰对刘民道:“刘叔,麻烦您,将宁峰同学的照片给汤叔看看。”又对汤大成道:“这个是公安局的副局长,汤叔以前一定不敢打交道。”

    刘民心中非常疑惑雷凰怎么认识汤大成这样的人,但是他是警察,有时候经常难免也需要黑道线人,因此心中即便有无限疑问也不会问雷凰,反而很爽快的拿出的照片,给汤大成。

    汤大成呵呵笑着再度抓抓头,然后接过照片,看了看后,微微思考了一下,然后道:“有点印象,我记得这个男孩子似乎是坐在马三的车上的。”

    “马三?”雷凰微微一愣:“是原**团的三当家?”

    “是啊。”汤大成点了点头:“自从葛大和我一样被漂白后,这马三就被安排到了县上,给人做保安,但是奇怪的是,他这次回来还开了一辆路虎。”

    雷凰听到这里,眼睛微微一眯:“你继续说。”

    “他第一次进来是要加润滑剂,我当时还开玩笑,说,马三,怎么,才几日不见你就发财了。”汤大成继续回想着:“马三唉了一声,然后说‘发什么财,不过就是给倭国人当个出行保镖之类的,这不,倭国人要见那一位,我还特地来接的。’当时我还特地朝车看了一眼,就看见了这个男孩,不过当时这个男孩是闭着眼睛,似乎在休息。”汤大成道。

    雷凰微微点了点头,消化着汤大成提供的线索:“看来这个马三是个关键,后来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汤大成道:“是昨天晚上十二点不到,当时冯三来了,进来就喊洗车,我这里是二十四小时服务的,因此自然有小弟给他洗车,不过我听见他的大嗓门还出去了一下,当时我就说了‘兄弟,你这么晚还出来啊?’冯三说‘唉,我们是同人不同命,总要把人家主子吩咐的事情做完吧,哪里有你老大这么逍遥自在的。’当时我也没在意,不过我可以确定,当时他的车中应该是没有人了。”汤大成很认真的回答。

    “你怎么确定没人了呢?”另外有一个跟着刘民来的警察问。

    汤大成呵呵笑了笑:“自然是没了,我们这里洗车,都是我们这里的小弟开过去,为了方便,需要放一个特定的位置,所以如果有人,基本上都会请他们下来的。”

    刘民听了微微点头,站了起来:“汤大成,你的线索很重要,真的谢谢你了。”

    汤大成呵呵笑了笑:“你们是雷凰小姐带来的朋友,就是我汤大成的朋友,以后有什么事情,只管来找我。”虽然离开了江湖,但是江湖义气一时半刻是改不了的。

    走出了汤大成的洗车场,刘民看着一旁在沉吟的雷凰:“雷凰,在想什么呢?”

    雷凰微微笑了笑:“我可什么都没想,如今接下来的事情应该是刘叔你的事情才对。”

    刘民点了点头:“是啊,是我的事情了,那我就先走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学校?”刘民问道。

    雷凰微微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先走走,我还想想些别的事情。”虽然是傍晚,不过雷凰并不想这个时候回去。

    目送刘民他们离开,雷凰掏出了手机:“曼尔克,知道山本他们来有什么事情吗?”

    曼尔克传来:“很奇怪,这山本一郎几个人一直就在自己的房间里深居简出的,连买东西吃都是让一个痞子去处理的。”

    “痞子?”雷凰微微沉默:“他的名字是不是叫做马三?”

    “是啊,头,你怎么知道?”曼尔克好奇的问雷凰。

    雷凰微微一笑:“你别问我怎么知道,你设法进去那别墅一次,不过要注意安全,设法一定要弄清楚他们在里面做什么?”

    曼尔克忙道:“成,我晚上亲自去一趟。”

    雷凰收回了电话,然后再度沉吟,如果这宁峰是去见了山本一郎,到底是为何见面的,还是说,这里面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雷凰微微叹了口气,如今这个案子看似明白了,其实还有很多谜团,那山本一行人来华国不可能是特地来杀人的。

    正想着,雷凰的手机响了,雷凰看了看,发现是个陌生号码,不过还是接了起来:“你好,我是雷凰。”

    “小凰,是二哥。”对面传来雷鸣的声音。

    雷凰这才记起,虽然雷诚雷鸣也在西漠,不过因为他们是在特训营,所以兄妹几个还没见面过。

    “二哥,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今天不训练吗?”雷凰随口问道。

    “我今天才西漠市区带人采办东西,东西采办完了,我让他们先回去,你出来,我们兄妹好好聚聚。”雷鸣开心道。

    雷凰微微笑了笑:“你现在在哪里?”

    “你在哪里,我去接你,我有车子。”雷鸣道。

    雷凰也不客气,看了看四周就说了地址,很快的,雷鸣就过来了。

    雷凰坐进雷鸣的车:“大哥好吗?”

    “好着呢,小凰,你看我的肩膀,我和大哥都已经是二拐了。”雷鸣得意的笑着。

    雷凰笑了起来:“是啊。是很值得庆幸,你们才来西漠多少时间啊,居然就二拐了。”

    “你别这样淡然好不好。”雷鸣有点不满意道:“好歹也表现的兴奋一点啊。”

    雷凰配合的拍拍手:“不错不错,真的很好。”随后则道:“不过我每次遇上君凛,他要么不穿军装,穿军装就是星星。”

    “咳咳。”雷鸣哭笑不得看着雷凰:“我们兄妹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你这个做妹妹有必要这样打击我这个做哥哥的吗,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我们能跟你家那口子比吗,他简直就不是人。”

    雷鸣是非常的不满意。

    雷凰一点都不慌张:“你这个做弟弟的也没有多少记挂哥哥啊,再说了,我听你说君凛不是人,我会转告他的。”

    雷凰直接反击。雷鸣语塞,最后只能认输:“算了,言语中,我从来没有胜过你。”

    雷凰抿嘴笑了笑,然后问到:“对了,小茵好吗?”

    “那丫头,如今在华京大学俨然成了系花了,每次来就得意洋洋的。”雷鸣敲了一个档位。

    雷凰有点好奇的看着雷鸣:“小茵难不成经常来西漠。”

    “哈哈。”雷鸣笑了:“你这就不知道了吗,西漠政府为了恢复在人民心目中的位置,所以新班子有了新策划,西漠每年都有一次文化节,这次文化节也快到了,所以全国各地的优秀学生都会来西漠,而且听说有些国外的学生也会来。”

    “等一下。”雷凰灵光一闪,心中一颤,难道山本一郎一行人留在西漠是为了等待即将到来的文化节。

    雷凰感觉这个答案是呼之欲出了。

    “怎么了?”雷凰好奇的问雷凰。

    雷凰微笑摇头:“没什么,只是想到一点事情。我先打个电话。”拨通了唐心怡的电话:“心怡,帮我查一下有关历届西漠文华节的资料。”

    “好的。”唐心怡虽然不明白雷凰为何要,不过直接答应了下来。

    “干嘛,瞧你这紧张样,出了什么事情了吗?”雷鸣随口问道。

    雷凰微微摇头:“我还把握不准,我只是希望是我多想了。”

    雷鸣歪头看了雷凰一会,总觉得现在的雷凰似乎有点不同了,虽然依旧还是原本的容颜,但是更多的好像多了一股居于上位的威严,那似乎是环境造成的,但是这么短的时间中,雷凰怎么会有这样的变化,这是雷鸣怎么也想不明白的。

    雷凰看雷鸣一脸迷惑的样子随口问:“怎么了?”

    雷鸣轻声一笑:“总是觉得小凰你变了好多。”

    雷凰微微一笑,有点明白了,随着时间的过去,自己身为飞凰时候的那种气势渐渐的出来了,只是这一点,雷凰自然不可能告诉雷鸣:“二哥,人长大了,自然会变的。你不也变了很多,你看你,都黑了很多,也不知道曼宁姨看见了,会不会心疼。”

    提起自己的母亲,雷鸣笑了起来:“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妈才不会心疼我呢,她啊就心疼小茵。”

    雷凰听了反而笑了起来:“这话我应该给你录下来,然后给曼宁姨听。”

    雷鸣带了雷凰去的是西漠的玄黄会所,当然现在罗玄是不可能在的,不过因为本身他们都有贵宾卡,所以也就能随时进去。

    雷凰想不到的是,在玄黄会所中,雷鸣竟然约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女孩子。看她一身军装,英姿飒爽的样子,看样子就明白是部队中的女兵。

    “小梅,这是我妹妹雷凰。”又对雷凰道:“小凰,这是我的朋友刘小梅。”

    雷凰微微皱眉,看了一眼雷鸣,眼中闪过不满,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对刘小梅微微点头道:“刘小姐请坐,今天难得大家一起玩,你也别客气。”

    刘小梅显得有点拘束:“我经常听雷鸣提起,他有两个妹妹,能够认识你,我也很高兴。”

    雷凰的眼中闪过一丝的精光,她微微笑了笑:“不知道刘小姐是哪个部队编制?”

    刘小梅看了一眼雷鸣,雷鸣呵呵一笑,将一瓶开了的饮料给雷凰:“小凰,小梅是目前暂时招进部队的文艺兵,暂时还没有级别呢。”

    “哦。”雷凰点了点头,然后收回心思,看着雷鸣:“二哥,你在特训营中好吗,差不多几个月前,我也在特训营待过。”

    雷鸣笑道:“我听说过你们那一届暂时的,如今都没人留在军营了,现在我们可苦了。”

    雷凰微微摇头:“去过仓库那个特训营的训练场所吗,那里可是生死一线啊,还有是生死场所,必须在有限时间内将一些手雷,埋下的脚雷全部排除等等,以前我们或许比你们幸福,都上这种课。”

    “噗。”才喝了一口饮料的雷鸣一口喷的老远,看着雷凰好一会:“你们不是才两个月不到的特训吗?”

    “是啊,但是够我回味一生了,特训营的确是个好地方,能够以最短的时间让人明白生死定义。”雷凰说完,随手抓了一片香瓜吃了起来。

    雷鸣张大了嘴巴好一会,然后索性过来,坐到雷凰身边:“小凰,你不是跟我开玩笑的吧,特训营真有这么可怕。”

    “我的教官可是君凛,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让你确认一下。再说了,你自己不也说他不是人吗,那么他安排的特训能简单吗?”雷凰淡淡道。

    “算了,不用了,君三叔,我可不敢打扰他。”然后看了一眼雷凰,又笑道:“我说错了,应该是妹夫。”

    雷凰瞥了一眼雷鸣,还没说什么,手机响了,雷凰接了起来。

    “雷凰,文华节的事情我已经查过了,以前每年也有文化节,但是因为西漠本身的乱,所以总是规模不大,但是也会吸引一些学生来,来的次数最多的是倭国的,而且每次回去的时候总要游说一些国内的学生或者其他的国家的学生去他们国家做交流,但是我目前查过所得到的消息,凡是和倭国代表去了的学生,至今都没有回来过。”唐心怡将刚刚查到的文华接资料说了过来。

    雷凰沉吟了一下:“你将这些资料带回宿舍,我晚上回去后,好好看看。”

    “好。”唐心怡答应了一声,然后就收线了。

    “小凰,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忙了。”雷鸣看着雷凰:“你也不过是个学生,有必要这样忙碌吗?”

    雷凰瞥了一眼雷鸣,然后沉默了一下:“我出去打个电话。”

    然后也不管两人,直接出去,到了走廊上,雷凰拨通了刘民的电话:“刘叔,我是雷凰。”

    “雷凰啊,呵呵,有事情吗?”刘民对于雷凰似乎很热情。

    雷凰笑道:“我刚刚得到一个消息,说我们西漠特有的文化节要开始了。”

    “是啊,以往每年也没什么号热闹的,到处是流氓瘪三,如今黑道整顿了,所以大家也感觉祥和,我这里还接到了我们局长的电话呢,说这次文化节,我们一定做好安全工作。”刘民对于这种明面上的事情并没有太多的隐瞒。

    雷凰嗯了一声:“只是刘叔,我还听到一个消息,有点奇怪。”

    “什么消息?”刘民问。

    雷凰道:“我听说,不管西漠如何乱,倭国总是会派出代表来我西漠参加文华节,而且在参加完后,蛊惑打量的各国学生,当然也包括我们华国的学生去倭国进行学术交流,而至今为止,据说去了倭国的学生还没有回来过的迹象。”

    “真有这样的消息?”刘民似乎也一惊。

    “有没有这样的消息,还不是要刘叔您让人去查查吗?”雷凰笑了起来。

    “也好,若真查出这事情来,雷凰,刘叔一定好好谢谢你。”说完两人又客套了一番,就挂了电话。

    雷凰转身,原本想回包厢,然后沉默了一会,就给雷振兴打了一个电话:“爸,你知道大哥的电话号码吗?”

    “你大哥的?”雷振兴原本接到雷凰的电话很开心,想不到女儿一开口就问别人,虽然自己乐意见他们兄妹亲热,可也有点不是滋味:“小凰啊,好歹我们父女好长时间没联系了,你就不能想好好慰问一下我这个做爸的吗?”

    雷凰听了,笑出声来:“爸,撒娇不适合你。”

    雷振兴一愣,无奈道:“好吧好吧,谁让你现在是大家的宝,听说这次去罗国还给我们华国不但带了资料回来,还顺便带回了三千万美金是吧?”

    “别说这个事情了。”雷凰显得特别委屈:“这三千万美金好歹是我赚的吧,二号首长居然全部没收去了国库,下次再也不做这个亏本买卖了。”

    “哈哈。”雷振兴听了雷凰这小女儿任性的话,哈哈大笑:“你这丫头,人家巴不得找路子能够认识上面的,你倒是好,还嫌弃了。”

    雷凰得意笑道:“这可怪不得我,好了,爸,你快告诉我大哥的电话号码吧,我们兄妹都在西漠,我想抽个时间和他们聚聚。”

    雷振兴呵呵笑了笑,也不在为难,直接将雷诚的联系号码告诉了雷凰。

    雷凰挂了雷振兴的电话,就给雷诚打了一个传呼,很快雷诚回过来了:“刚才谁呼我?”

    “哥,是我,雷凰。”雷凰回答。

    “小凰,是你啊,今天二弟去采办了,说要去看你呢。”雷诚笑道。

    “我见到二哥了。”雷凰又沉默了一下,才开口:“我还见到了一个叫刘小梅的女孩子,大哥,你认识这个女孩子吗?”

    雷诚似乎愣了一下:“刘小梅,她是我们部队的文艺兵,才来的,怎么了?”

    雷凰也不隐瞒:“二哥和她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吧。”雷诚有点不明白了:“怎么了,小凰,出什么事情了吗?”

    雷凰淡淡道:“二哥采办好东西后,让其他人先回了部队,但是单单留下了这个刘小梅,我听这个刘小梅的口气,似乎二哥在她面前没少提我和小茵的事情,看起来似乎是想跟我拉近关系,但是我却感觉到了一种居心叵测。”

    “你是说,刘小梅的目的是雷鸣?”雷诚认真道。

    “但愿我的感觉是错误的。”雷凰轻轻叹了口气:“我总觉得这个刘小梅不简单。”

    “这样,一会等雷鸣回来,我再问问,若是真有什么不对劲,我一定阻止他。”雷诚也担心雷鸣被感情所控制了。

    雷凰嗯了一声:“大哥,什么时候出来,我们兄妹也聚聚。”

    “过几天吧,文化节,我们部队也要配合西漠公安,做维持和谐工作,到时候我们兄妹好好聚聚。”雷诚道。

    “好。”雷凰说完后,就跟雷诚互道再见就挂了电话。

    雷凰不是那种有门户之见的人,如果那个刘小梅是真心对待雷鸣的,雷凰自然也会想方设法帮助雷鸣一把,但是今日那刘小梅看起来似乎很平凡,但是雷凰却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的阴谋。

    雷鸣虽然不是和自己是同一个母亲,但是雷鸣对自己爱护有加,在雷鸣的心目中,自己和雷茵的地位一直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她不能看着自己的亲人被别人利用或者陷害。

    正想着,雷鸣出来找雷凰了,看雷凰似乎在走廊上发呆,关心道:“小凰,你怎么了?”

    雷凰微微笑了笑,看了看雷鸣:“没什么,不过二哥,你今天为啥将刘小姐介绍给我呢?”

    雷鸣有点不好意思的抓花自己的平头:“小凰,实话跟你说吧,我喜欢小梅,但是小梅的出身不好,你也知道我们家的,将来的路不好走,像我们这样的人家,我们的婚姻根本就没法自己做主,别的不说吧,即便小凰,你的婚姻你看见了,你都不能自主,好在君凛是个不错的,因此我们也放心。”

    雷凰点了点头,自然明白雷鸣的想法:“二哥,既然你知道你的婚姻是无法自主的,那么你为何还要招惹刘小姐,你该知道,你给不了她要的那种幸福的。”

    雷鸣一脸不信:“怎么可能给不了,我是真心要跟小梅交往的,我知道,我和她交往,家里一定会有意见的,所以我才找你啊,小凰,你如今在爷爷他们在爸爸和几个叔叔伯伯那里,都有一席之位,所以如果你开口的话,我想他们应该会考虑。”

    雷凰不敢置信的看着雷鸣:“二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道你要我做的是什么事情吗?”

    雷鸣脸上也有一丝的愧疚:“我知道,我这样做,等于是在利用你,不过小凰,只要这事情成了,以后你有什么事情,二哥一定都听你的。”

    雷凰冷冷的看着雷鸣:“二哥,这个事情,我要考虑考虑。”

    “为什么要考虑?”雷鸣还是有点不明白。

    雷凰淡淡道:“我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是值得我做的,目前来说,刘小姐给我的感觉太过小家子气,这样的人不适合你,等哪天她改了,我自然会有我的说法。”

    雷鸣一愣,他其实也知道刘小梅有点小家子气,但是这不影响他喜欢她吧:“小凰。”

    “好了,事情就这样决定,最后结果如何,就看着刘小姐能不能改掉她身上那骨子小家子气。”雷凰直截了当:“二哥,你应该知道,作为你的妻子,不是躲在屋里就好了的,如果她上不了台面,是没法进入雷家的。”

    雷鸣想开口,但是没法反驳,雷鸣知道雷凰说的是真话,毕竟连木笑英那样的女子,最后都只能做雷振兴的外室,可想而知,高门难进的道理,只是少年的爱恋是最真挚的,雷鸣有点失落。

    雷凰不忍心让雷鸣失望,但是有些承诺她是真的不能给:“二哥,你和刘小姐早点回去吧,我也要回去了,过几天,等文化节的时候,大哥来了,我们兄妹几个好好聚一场。”说完也没有再回那个包厢,直接离开了。

    走出玄黄会所,雷凰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蒋叔。”雷凰找的人是蒋宁华。

    “雷凰?”蒋宁华似乎也没料到:“怎么你会给我打电话?”

    雷凰开门见山:“蒋叔,我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情要请宁帮忙呢。”

    “什么事情,说吧?”蒋宁华开心的问。

    “我想请您想个法子帮我调查一个人。”雷凰道,她要弄清楚刘小梅的来历。

    “谁?”蒋宁华问道。

    雷凰笑了笑道:“如今在部队中一个才进的文艺女兵,名字叫刘小梅。”

    “行,我明后天就给你资料。”蒋宁华直截了当答应了下来。

    雷凰道谢一声挂了电话。

    希望那个刘小梅是没有目的的,不然雷凰哪怕是让雷鸣恨自己,她都会除掉刘小梅。

    回到寝室,雷凰看着唐心怡找来的资料,顺便等曼尔克的消息。

    终于在凌晨三点左右,手机响了。

    雷凰接起了手机:“我是雷凰。”

    “头,我是曼尔克,我已经去过山本他们住的别墅了。”曼尔克直接道:“你最好让人赶紧设法将宁峰的尸体处理掉。”

    雷凰一愣:“出什么事情了?”

    曼尔克直接道:“我查了山本一郎他们住的地方,还有一个密室,是专门研究各种病毒的,这些病毒是通过人体身体媒介来传播,我看过他们的资料,宁峰的尸体携带着他们新研制病毒,号‘毁灭’。”

    雷凰一惊,打翻了桌子上的水杯都没在意:“曼尔克,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曼尔克再度道:“头,我当时也吓了一条,但是是真的,山本他们丢的宁峰尸体携带者病毒‘毁灭’,我不知道这个病毒到底有多么厉害,但是一听这个名字,你也知道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雷凰听了这个消息,整个人似乎震住了,流光眸自动运转,她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想试试,出现她眼前的只是一闪而过的画面,那些画面竟然的,人都是如骷髅一般销售,走路无力,还在咳嗽,原本绿色的植物已经全部没有,好似被遗弃的荒原,毁灭,难道这就是毁灭的力量。

    雷凰来回走了走,然后翻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宣源瀚的号码。

    “你好,宣源瀚。”宣源瀚虽然这个时候收到电话有点不开心,不过还是接起来了。

    “宣大哥,我是雷凰。”此次雷凰知道,必须让宣源瀚行动。

    “雷凰,出什么事情了?”宣源瀚听见雷凰急切的声音,原本睡意也消失了。

    雷凰道:“宣大哥,我现在有事情跟你说,你静心听我说,是这样的,我们公安学院死了一个学生,今天我确定,这名学生是被倭国人所害,而且他的尸体内带着号称毁灭的倭国新研发的病毒,我不知道这个病毒什么时候爆发,但是这具尸体一定要设法处理。”

    “别急,你知道尸体现在在什么地方?”宣源瀚一听这信息,忙起身,边穿衣服边问。

    “应该在公安局的太平间中。”雷凰直接道:“如今我没有时间去等天亮,我必须先将这尸体送走。”

    “送走,你怎么送?”宣源瀚直接问道。

    雷凰冷笑道:“别人送我们的礼,我们不好意思接受,还是原物奉还比较好。”雷凰心中充满了杀机:“宣大哥,我知道没有结案的尸体不能动,而且尸体一定要给他们亲人,但是这个事出意外,这尸体不能留在西漠,不然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何况眼看着文化节就要到了,到时候国内外的学子都回来,出事情可就不好了。”

    宣源瀚自然也知道:“尸体我可以出面帮你拿出来,但是你最后如何处置,一定要给我一个答复。”

    “会的。”雷凰答应了。

    “好,我立刻动身去公安局,你也去,我会当面将尸体给你,但是你也要证明有资格拿这具尸体。”宣源瀚道。

    兹事体大,已经顾不得别的,所以宣源瀚只能这样说。

    雷凰点了点头,直接叫起睡着的冯珊珊,没有惊动唐心怡,匆匆离开了寝室。

    雷凰到达公安局门口的时候,宣源瀚已经带了西漠市市委书记,西漠市市长,还有西漠市公安局长已经到了市公安局门口了。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