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六章平衡有罪
    “可惜什么?”应海燕有点好奇。=== 三味书屋  ===

    “我原本没打算开杀戒的,我不想给人一种,我走到哪里,血腥就带到哪里的感觉,但是现在,我不得不开杀戒了,葛林家族啊,因为你带来的血腥,不知道你会不会感到荣幸。”雷凰轻笑一声,清雅的生意中透露了阵阵寒杀之气。

    应海燕沉默了好一会,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我就看你如何灭葛林家族。”

    雷凰微微一笑:“我在罗国时间是一个月,这一个月,葛林家族要么对克里斯特尔斯家族诚服,要么就成为历史,阴,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试试我的底线到底有多少。”

    应海燕和雷凰算是天生的对头,此刻的火花似乎早已经绽开,雷凰身后的侯紫颜三人全部站在雷凰身后,她们会全力支持雷凰的。

    应海燕看着雷凰:“我等你,我看你有什么能耐。”说完拉了妮娜就离开了。

    雷凰微微摇了摇头,看着底下的赛马,脸上依旧一脸的温和笑容。

    一旁的托马斯和洛普金知道雷凰会有话说,所以他们只是看着雷凰,没有开口。

    雷凰回头,看了看洛普金:“一个月,我要让葛林家族要么诚服克里斯特尔斯家族,要么成为历史,你会出多少力量支持我?”

    托马斯听后,碧绿的眼睛显得有点深沉,而洛普金则看着雷凰好一阵,不过洛普金到底也是一个跨国集团的总裁,很快镇定了心神:“我有多少能力,就可以给你多少能力支持。”或许心中还在疑惑,雷凰怎么就一定笃定自己能够灭了葛林家族。

    雷凰看到了洛普金询问的眼神,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托马斯:“那托马斯先生呢,不会将我的想法说给总统阁下听吧。”

    被算计了,这是托马斯第一个感觉,像这种家族间的争斗,不过是什么情况下都只能在暗处进行,他听雷凰大咧咧说出来,心中还诧异,以为雷凰不过是因为拥有了水神力量所以狂妄而已,但是此刻才知道,根本不是,这根本就是雷凰有意的行为,她明着不避讳自己说了这话,其实就是将自己拉下了水,这种事情,如果托马斯不知道,或者暗中知道,告诉总统后,总统最多装作不知道,平衡权术之一,不管下属怎么斗,只要不出现特别明显的差距,总统不会干预的,但是如今被雷凰点明了,那么她分明是在借自己的口逼迫总统倾斜克里斯特尔斯家族。

    虽然克里斯特尔斯家族和总统也算有亲戚,总统上位的时候,克里斯特尔斯家族也出了不少的力量,但是任何场面总统都要从大局着想,所以很多时候都保持着一种看戏中立状态,但是现在雷凰的这种做法,根本就是让总统都不能保持平衡下去。

    托马斯微微皱眉了,不过托马斯不愧是罗国的第一太子,虽然有点不悦,却没有表露,只是看着雷凰:“你需要我们怎么做?”

    雷凰微微笑了笑,头看着马场:“每一匹马在跑的时候,都是尽力在跑,只是没有人发现,他们其实也无奈,现实迫使他们必须分出个胜负,胜者成了王,败者的下场或许是期待下一场,或者是被卖掉的命运,而胜的那匹马不可能一直胜利,他会担心下一场赛马,会不会出现比自己跑的快的,所以,唯一的做法,就是将所有比自己快的都打败踩在脚底,而政治博弈何尝不是如此呢。”

    政治博弈其实也是一场赌博,胜了可以在政坛上按照自己的想法实施自己的抱负,败了,要么等待卷土从来,要就是退出政坛,去过平静的平凡生活。

    “其实我从来不认为平衡有什么好,平衡之术只适合乱世。”雷凰淡淡开口。

    “这话怎么说。”托马斯没有从政,因此不是很明白雷凰的话,雷凰微微笑了笑:“这话你不明白没关系,只要总统阁下明白就好了。”

    说着就闭嘴了。

    托马斯心不在赛马上了,一直回味雷凰的话,他这会是恨不得立刻回去跟自己的父亲说起这个事情,因此这厮赛马让他输钱了,他都没在意。

    一出了赛马场,托马斯匆匆告辞回去了。

    在回克里斯特尔斯家的路上,洛普金看着雷凰,好一会才道:“雷凰,你说的是真的吗?”

    雷凰轻轻笑了笑:“自然是真的,我可告诉你,表哥,我将来的梦就是要在华国政坛走一遭,也可以说这是我的理想吧,所以这一次在你们罗国,我就当是观摩者。”

    洛普金看着雷凰,然后笑了:“成啊,别说当观摩者了,如果你这次能够让葛林家族失败,以后我就以瑞京集团总裁的身份,只要你从政的地方,就算用钱也给你砸出政绩来。”

    雷凰抿嘴笑了笑:“既然如此,那么就这么说定了。”

    回到克里斯特尔斯家中,洛普金将雷凰的事情跟雷博司说了,雷博司看着雷凰好一会,然后对雷凰道:“雷凰,跟我到书房来。”说着嘴角叼着烟斗,转身朝二楼书房去。

    雷凰没有在意,只耸耸肩,就跟了进去。

    走进书房,雷博司看着雷凰:“雷凰,你告诉我,你所说的话,能够实现多少?”

    雷凰看着雷博司:“您想实现到什么程度,让葛林家族从此退出政坛?”

    雷博司微微笑了笑:“我也没多少要求,只是要求未来十年中,我克里斯特尔斯家族提出的对国家的建议的时候,他们能够同意,哪怕是中立,也不要反对就可以了。”

    雷博司也是老政坛,自然知道,在政坛上利益才是真正的,而且因为政治成为死敌也不可能,政治意见即便不可,但是有时候依旧可以成为好朋友。

    雷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既然如此,就按照你的意思吧。”

    雷凰说的太轻描淡写,雷博司睁大了眼睛:“雷凰,你还没回复我,你真有这个把握。”

    雷凰突然笑了起来:“舅舅,我和你做一笔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雷博司看着雷凰。

    雷凰笑了笑:“如果这次我成功帮你遏制了葛林家族,那么您必须想法子在军事设备上和华国合作,当然不需要明着来,但是米国提供的各种高科技武器制作和最新高技能全方位潜水艇以及航空母舰的相关资料都要提供给华国,当然华国也不是无偿接受这些的,我同样会去提出,让华国每年无偿提供罗国需要的各种生活用品,怎么样?”

    雷博司深深的看着雷凰,雷凰走这一步棋也是很危险的,如果雷博司不同意的话,那么雷凰和克里斯特尔斯家族就会有芥蒂,那样一来,雷凰的任务就很难完成。

    雷博司沉默了很多:“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这个技术是罗国所有人的。”

    雷凰微微摆手,她听得出,雷博司已经心动了:“舅舅我没让去大张旗鼓的告诉别人我要这些,我说了,是暗中,暗中提供这些技术资料,而且其实您不需要出面,只要有了这个资料,真正出面的人,我觉得托马斯先生是最合适的。”

    “咳咳,你这不是算计总统吗?”雷博司是老政治,随便一想就明白了雷凰的意思,总统公子做的事情,总统如果不同意是不会做的。

    雷凰微微笑了笑:“舅舅,我们不如打个赌,三天内总统一定会派人来,要见我,如果我输了,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我会无偿帮助你,让葛林家族臣服,如果我赢了,我依旧是刚才的条件,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到时候华国不再每年无偿提供各种生活用品。如何?”

    雷博司看着雷凰,沉默了好一会才点点头:“好,舅舅就和你赌了,如果你赢了,这事情,我就让洛普金经手。”

    雷凰挑眉,心中却不免得意一笑。

    再说托马斯急匆匆的回了总统府,然后将事情跟总统说了。

    总统听了托马斯的话,微微沉默了起来,负背在自己的办公室走来走去,喃喃说道:“平衡之术只能用于乱世?”脸上的神情很精彩,好一会似乎下定了决定:“托马斯,你明天一早就去克里斯特尔斯家,将这个叫雷凰的女孩子接来,我要见见她。”

    “爸爸,你要见雷凰?”托马斯有点不明白。

    总统看了一眼儿子:“孩子,这个女孩子不简单,如今我们罗国看似表面很平静,但是暗中各种争斗都在进行,所以我有时候反而不知道是否还要坚持走这平衡之路,你这个朋友说的话,正好是顺了我的心思,你让她过来,我想好好跟她谈谈,如果可以,托马斯,你即便不从政,但是将来,对你也是非常好的。”

    托马斯点了点头:“好,那我明天一早就去接人。”

    第二天一早,雷凰才吃完早餐,大家在家里说笑呢,托马斯就来了。

    洛普金看着托马斯,诧异道:“你今天怎么来我家了?”

    托马斯微微恭敬的给雷博司和艾莉丝行礼后,才开口:“不好意思,姨妈姨夫,爸爸让我来接雷凰,他想见见雷凰。”

    雷凰对雷博司微微做了一个鬼脸,雷博司看雷凰根本就早知道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看来自己真的小看了这个女孩子,心中寻思着是不是应该派人去查查这个女孩子的底细。

    雷凰随着托马斯进了总统府,总统在偏厅接见了雷凰。

    “总统阁下,您好。”雷凰微微欠身。

    总统指指一旁的沙发:“我们坐下说话吧。”然后又吩咐一旁的秘书:“我暂时不见客。”

    “是。”秘书是总统的心腹,自然知道总统的心思,总统说不见客,那么她自然会挡住一切来求见的人,只是心中很好奇,这个雷凰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够让总统特地抽出时间来见她。

    总统看着雷凰:“你就是捷娜娃的女儿,雷凰?”

    看来雷凰来了罗京的事情,已经快速传开了。

    雷凰也没有感到拘束,只点了点头:“是的,总统,捷娜娃是我的义母。”

    总统看着雷凰,算起来雷凰是容貌绝对不是那种绝美的人,但是跟她相处久了,会发现,她本身有一种魅力,深深吸引着人,总统微笑点头:“是个漂亮的姑娘,若是我年轻二十岁,也一定追求你。”

    总统说这样的话并不是轻薄,主要是为了拉近和雷凰之间的距离,而且这话从总统嘴里出来有一股长辈对晚辈的感觉。

    雷凰自然也是明白人,微微有点腼腆的燕子:“总统,您就不要夸我了,我们华国有句话,夸过头了,尾巴会捅破天的。”

    “这话说的好。”总统点了点头:“你现在要做的事情不就是要捅破天吗?”没有任何预警,总统就直接进入了话题。

    雷凰早料到既然总统要见自己,一定是有目的的,所以对于这个话题,她心中有底:“总统阁下,其实这不是您心中所想的吗?”

    雷凰说这话可不是凭空捏造的,因为未来发展,罗国这位总统后期是放弃了平衡之术,以铁腕著称,成为了罗国政绩接触的政治家,后世人对这个褒多于贬。

    “我心中的想法,你也知道?”作为高层,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随便揣测他们的心意。

    一旁的托马斯有点变了脸色,他担心自己的父亲会生气。

    而雷凰却依旧神情不变,只是直接道:“总统阁下,如果您心中不是已经摇摆这平衡之术,您又怎么会见我,我可不信我一个小小华国的女儿来了罗国就能随便见到总统阁下。”

    “哈哈,说的好。”总统大声笑了起来,笑过了,有转为正色:“不过雷凰,你倒是说说,为何现在这个社会不能用平衡之术?”

    雷凰微微沉思了一下,整顿了一下自己的思路,才开口:“都说乱世用重典,那不过是个笼统的说法,乱世,因何而乱,想过没有,平民之乱,若用重典,只怕人心不服,那么这个国家最后还是要走向灭亡,这样的情况下,实行平衡之术才是最强盗的,我们华国的古代,有个朝代,叫做唐朝,唐朝有个皇帝,他说过这样一句话,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这话的意思就是百姓可以拥护他们对他们有利的人做统治这个国家的首领,也可以推翻他。”

    “这一点跟我们国家一样的,我们的国家的任何地方的市长,包括我们这里的政治官员都是我们的子民选举出来的。”总统点了点头。

    雷凰笑道:“是啊,如果百姓乱,必然是当政者的不好,对于百姓需要安抚,对于官员则要重典,所谓乱世重典,并不是针对百姓。而是针对官员,官员兢兢业业为百姓做事情。那么国家安宁了,所以官员和百姓之间的关系才能使用平衡之术,但是在官员和官员之间呢。”雷凰微微顿了顿:“现在的生活慢慢趋向平静,平静中自然就会滋生一些负面的情绪,比如自大,傲慢,也比如接受贿赂之类的,一个国家当政者对于百姓使用平衡之术是为了国家的和平,但是对于官员使用平衡之术,就是增长不良之风,那等于在为自己的国家挖掘坟墓,既然明知道会这样,那么就要做好预防,尽一切可能去扼杀这一股风,让人不敢轻视当政者的果断。

    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官员自己之间去斗,当相斗到一定程度,当政者使用重典,如此,官员心生怯意,自然不敢再有那种自大,傲慢或者接收贿赂等其他不良之风,我们华国还有一个成语,用的极好,叫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只要与国家有利,总统何妨做个渔翁。”

    说到这里,雷凰深深看了总统一眼:“总统,我是个小女子,有时候说话冲撞了你,但是这可以算是我年轻,年轻就是莽撞的最好代名词。”说完,脸色再度一正:“所以我接下来说的话,可能会冲撞您,但是还请您不要见怪。”

    总统微微笑道:“你只管说就是了,我不会生气的。”

    雷凰点了下头:“现在的罗国可以说是百废待兴,这话我一点都不过分吧,在经过了上一届总统无能的统治后,现在的罗国只能以满目沧桑可以形容,而这个时候对于百姓自然是要使用安抚平衡之策,总统在这一点上当之无愧是杰出的,但是在官员中,可不能平衡。我们华国前辈伟人说过一句话,没有竞争就没有进步,让那些人去争,去斗,留下来的,再利用总统您的特权控制,那么整个国家上下都是和谐一片,对于官员用重典,只有少数人说您的不是,这些少数人,自然是那些落马的官员,但是对于您的子民来说,他们只会称颂你,任何功过后世人说了才算。”

    “好一句,任何功过后世人说了才算。”总统当下拍了一下大腿:“雷凰,你这话说的好,那么我问你,我若给你支持,你需要多少时间,能让这些争斗的官员出现结果。”

    “我在罗国的时间是一个月。”雷凰笑了起来。

    总统沉吟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好,那么我就给你一个月时间。”

    雷凰点了点头:“一个月,我只能让那些人都统一,成为协助您的左右手,总统阁下,您只管放心,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杀人的。”

    “杀人?”托马斯此刻插嘴了:“你一个小女孩能杀什么人。”

    雷凰微微一笑:“用你们的话说,我是你们水神的女儿,所以如果我要杀一个人,似乎很简单的事情吧。”

    总统和托马斯一愣。然后哈哈笑了起来。

    笑过了,总统对雷凰道:“雷凰,如果你成功了,我就让你嫁给托马斯如何?”

    雷凰一愣,然后摆摆手:“总统阁下,这个可能不行,我已经有了未婚夫了,是华国人,一个很好的人,也是个杰出的人,说不定将来总统阁下还能和他见面呢。”说完再度笑道:“不过,如果我成功了,我唯一的希望是,总统阁下能够跟我们华国重修和睦,同时提供米国提供给你们的最新军事科技技术资料数据,这就是我的要求。”

    总统看着雷凰好一会,然后点了点头:“华国是我们的邻居,邻里之间,自然要和睦相处,相互帮助。”

    虽然没有明的答应雷凰,但是隐晦的,总统已经答应了雷凰。

    雷凰想不到自己这次来罗国的任务,前期至少进行的不错,原本以为要偷偷摸摸搞,现在看来不用了。

    和总统谈完了条件,雷凰就被托马斯送回去。

    路上,托马斯一直看着雷凰,似乎下定了决心,才开口:“雷凰,你的未婚夫是什么样的?”

    雷凰微微一愣,脑海中闪过了君凛,脸上不禁露出柔和的笑容:“他啊,是个很怪的人。”

    “怪?”托马斯想不到雷凰会用怪来形容自己的未婚夫。

    雷凰含笑点了点头:“是啊,他比我大十岁,但是绝对是个怪胎,别人差不多几十年才能努力到的程度,他现在几乎唾手可得,原本我和他,我自己都以为不过是他个过客,却最后竟然和他牵扯不清起来。”

    雷凰没有仔细说,但是托马斯从她的脸上看到了一种思念之情。

    “你爱你的未婚夫吗?”托马斯好奇的问。

    雷凰笑了起来:“爱。”对于任何人问这个问题,雷凰都是果断的回答,即便雷凰自己此刻对于感情还有点模糊不清,但是雷凰还是很大方说爱,为的就是不想跟太多的男子有牵扯不断的关系,而且即便此刻自己不明白自己的感情,那也是自己的事情,没必要找个异性去诉说吧。

    托马斯对于雷凰这么直接,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你真的好直接。”

    雷凰轻声笑道:“我就是这样的人。”

    托马斯只是一笑没有再言语。

    雷博司不知道雷凰和总统说了什么,但是从托马斯的态度中,可以看出,总统和雷凰的交谈非常的快乐。

    雷博司也曾想着雷凰主动的说一下跟总统之间谈的问题,但是雷凰似乎并没有说的意思,只是白天偶尔有时候会出去游玩,好像上次说的话成了一个梦。

    不知不觉过了三天,这一天,雷博司和葛林家族的杰斯。葛林又在总统面前有了分歧,因此闷闷不乐的回到家里,看见雷凰正看着什么东西,雷博司过去:“雷凰,到书房来。”

    雷凰看了一眼雷博司,微微挑眉,不语,跟了进去。

    在书房中,雷凰脸上含笑:“舅舅被葛林家族的人气到了?”

    雷博司看着雷凰,想从雷凰的脸上看出一些端倪来,不过最后只能放弃:“雷凰,你上次说的,到底怎么打算了。”

    “舅舅,你是军人。军人都知道,如果在战争中,经常会有耐心比赛,你这般的急躁。传出去可不好了。”雷凰轻笑着,似乎一点都没有因为雷博司不好的脸色而感到为难。

    雷博司拿出烟斗,点了,抽了一口才道:“雷凰,别瞒舅舅。”

    雷凰将手中的资料递给雷博司,雷博司狐疑的看了一眼雷凰,然后将烟斗放一边,接过资料看了起来,一看,真心一愣,里面全部都是葛林家族的人的资料,即便是一个佣人的资料都是清清楚楚的,雷博司倒吸一口气。看着雷凰,脸色很沉重,虽然不知道雷凰这一份资料是如何得到的,但是雷凰能够得到葛林家族的,那么就能得到别的人家的,包括自己这个克里斯特尔斯家族的人,这若是被自己的敌对得了去,那会惹出多少的事端来。

    “放心吧,舅舅,即便我可以得到克里斯特尔斯家族的所有人的资料,但是我没有去得到,毕竟对于我来说克里斯特尔斯家族不过是我生命中的过客,我不可能一直在罗国住下去的。”雷凰一看雷博司的脸色就知道他在思虑什么了。

    “雷凰,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资料的?”雷博司还是不放心,若是有组织这样随便能调查出想要的资料,那也可能将这一项服务提供给别人。

    雷凰微微笑了笑:“舅舅,别人,即便是特别的特工也是查不到的。”

    雷凰笑了笑,这一份资料可是她花了三天功夫用流光眸查到了,其他人自然查不到。

    雷博司微微放下了心,不过还不忘嘱咐一番:“雷凰,你若是有特定的渠道,可也要嘱咐好,这如今在我这里还可以,若是传了出去,别人可是也会利用的,那样的话,世界就会奔溃。”

    雷凰含笑点头:“舅舅,看了这些资料有什么感想。”

    雷博司有点不明白的看着雷凰:“这些资料是很详细,但是你要从哪个着手呢?”心中却知道,一旦这一份资料传出去。只怕葛林家族瞬间就会消失,只是不管如何,总要给人留一线,雷博司即便和杰斯是政敌,但是也不希望自己做的太过绝。

    雷凰笑了笑,从一堆资料中,抽出了一个人:“这个人。”

    雷博司一眼:“基斯。葛林?”

    雷凰点了点头:“基斯。葛林,这个人是个天才。这是毋庸置疑的,从小就从hf毕业,如今更是成为葛林家族兴起的后辈代表人之一,但是这个人有个缺点。”雷凰指指下面写的资料:“抛开这些资料中提的那一条,还有一点他喜欢拳击,尤其是地下拳击,几乎每周周末,他都要开着车去霍尔市观看地下拳击,而且每次下注非常庞大。”

    雷博司明白了雷凰的做法:“你打算要从地下拳击入手?”

    雷凰微微一笑:“他不过是我的一个目标。”雷凰笑了,至于具体如何操作,她自然有自己的想法。

    阴不是寻常人,一个拥有异能的人,不能拿正常人的眼光去看待,雷凰自然知道,所以有些事情,她心中有底就好了。

    “明天就是周末了,让洛普金陪你一起去霍尔镇吧。”雷博司再度拿起了烟斗。

    雷凰点了点头:“我也这么想着,所以先跟你说一声,省的到时候你认为表哥又出去厮混了。”

    雷博司笑骂:“洛普金,虽然风流一点,但是也是有节制的,他不会随便乱来的。”

    雷凰眨眨眼睛:“这个舅舅都知道。”

    雷博司笑道:“我自己的儿子,怎么可能不知道。”然后又道:“你和家族其他成员见面的时间安排在了下周四晚上,没问题吧?”

    雷凰无奈道:“唯一的问题是,一定要见吗。其实见不见大家还不都一样吗?”

    雷博司呵呵笑了起来:“见总也是有见好处。”

    周末,多少人安排出去旅游,雷凰和侯紫颜几个,与洛普金兄妹一起朝霍尔镇而去。

    霍尔镇,一个围绕在罗京边沿的小镇,这个地方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的收入,但是自从不知道谁开了这个地下拳击场后,这边的生活慢慢有了改善。

    不得不说,人的赌性是很强的,从这个地下拳击场开始,碰运气的人越来越多,在这个小镇上,因为这个,也渐渐带动起来其他的产业链,比如饭店,酒店之类的。

    瑞京集团在这里也开了一个大酒店,雷凰他们决定下榻就在这里。

    将行李丢进酒店后,洛普金就带了雷凰他们开始逛霍尔镇。

    凭着洛普金的能力,要拿到这地下拳击场的入场劵非常的简单。

    地下拳击场,虽然称为地下,但是这个建筑其实非常的豪华。它的上面两层,一层是百货商场,第二层是咖啡厅,第三层是餐厅。而地下拳击场则在地下二层,这里的地下一层竟然是地铁站,不得不说,设计这个建筑的人真的是大胆。

    不过罗国人有着潜在的冒险因子,至少这个建筑成为了霍尔镇的标志,即便是地下拳击场,但是至少有一点,吸引了国际上不少的游客来这里。

    雷凰笑看着这里,然后道:“其实要我说,这里再弄个地下赌场不就更好了。”

    洛普金看着雷凰,笑了笑:“还真有地下赌场,不过不在这里,而是在别的地方,你若想去,一会带你去看看。”

    雷凰随意道:“等下再说吧。”

    来这里不过是看看,真心对于这些赌博的玩意,雷凰没什么兴趣。

    “洛普金先生,您来了,您预约的包厢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光头的男子出来,看样子是这里的经理,不过似乎又不简单。

    果然“老查理,你好啊,你依旧没有变,跟以前一样,依旧是那样的精神奕奕。现在见面就给我陌生了不成。”说着洛普金就和光头拥抱了一下,然后对雷凰道:“雷凰,来,我给你介绍,这是老查理,这个地下拳击场的经理,其实也是幕后老板,不过总喜欢给人一种打工的样子,是现代版本的吝啬鬼,每天就只喜欢看钱入账的感觉,而不喜欢看钱出去的感觉。”

    “洛普金,你怎么这样说。”查理看洛普金竟然这样介绍自己,自然也知道眼前来的女孩子必然和他关系很要好的。

    “这是我表妹,雷凰,华国人,这次来罗国旅游,所以我带她来看看你的地下拳击场。”洛普金顺便给查理介绍雷凰。

    查理对雷凰微微点头:“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雷凰也笑了笑:“我也是。”

    查理对于雷凰流利的罗语也是惊叹万分,不过还不忘用肘子戳一下洛普金:“你什么时候有华国的表妹了。”

    洛普金也不做掩饰:“这是我捷娜娃姑姑的女儿。”

    查理恍然,对于克里斯特尔斯家族的传奇中的人物,还是知道两三分的。

    “好了,查理,有什么话,我们看过比赛后说。”洛普金笑着。

    查理点了点头,然后道:“走,我带你去你们的包间,按照你的要求,跟基斯。葛林是邻居。”

    这里的包间其实说穿了就是用夹板分开的空间,而且对于地下的拳击能够看的非常清楚,不过这样的包间,没有身份是进不来的。

    雷凰打量了一下这里的布局,这个地方虽然在地下二层,但是很通风,而且通道除了贵宾通道外,东南西北各有一条寻常通道。可见老板也是有心人。

    地下全场中,免不了乌烟瘴气的烟味,以及汗臭味,但是这里却处置的非常好。

    查理进来,后面跟了服务员,查理道:“洛普金,这是一号服务员,今天专门服侍你们,有什么需要你们只管吩咐。”

    所谓服务员,在这里,不管是负责吃喝,还有下注,看谁能胜出。

    “今天拳击有几场?”要知道一场拳击连着休息才十二分钟,因此自然会多安排几场。

    一号服务员认真道:“今天一共是安排了五场拳击,前面三场是初级者赛事,后面两场,一场是罗恩对费力,第二场是罗伯茨对加纳。”

    雷凰回头,随口道:“有这些选手的资料吗?”

    “有的,女士。”一号服务员转身就拿了几份资料过来,小心的给雷凰几个。

    雷凰随手拿起一份看了起来,这里的资料并不是很详细,主要都是宣传资料,上面讲的是这几个人的参赛情况,一般就算不是常胜将军,也是经常获胜的人,所以才能激起那些拳击迷下注的**。

    “现在这些人的下注情况是多少?”洛普金看着资料随口问。

    一号服务员依旧一脸认真:“罗恩对费力的下注比率是1:3,罗伯茨和加纳的下注比率是1:1。2。”

    “为啥这罗恩和费力的比率这么高?”莎莉娃好奇的问道。

    一号服务员道:“因为罗恩曾经战败过一个对手,叫史密斯,而费力败在了史密斯的手下,所以大家对于这一场比赛,更多看好的是罗恩。”一号服务员还真的是给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感觉。

    雷凰则笑道:“反正出来也是玩,就要有赌性,既然如此,我这一场就赌费力赢,表哥,借点钱花花。”

    洛普金听了无奈一笑,随手开了一张支票给一号服务员:“十万吧。”

    “十万,好多啊。”侯紫颜感慨。

    雷凰随意的看了一眼支票,淡淡道:“是不少,整整十万美金。”

    侯紫颜啊了一声,冷冷的而看着洛普金,不但用华语骂:“败家子,败家子。”

    洛普金看侯紫颜的样子,有点怪怪的,听不懂她的话,不过也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话:“雷凰,她说什么?”

    “我随口一句。你下了十万美金赌注,我这位姐姐啊,就骂你败家子。”雷凰笑着,也不理会洛普金长大嘴巴惊讶的样子,是对一旁的一号服务员道:“那我们能见一年费力吗,毕竟买了这个,好歹也见一下。”

    一号服务员沉默了一下:“我可以安排,不过最多只能五分钟。”

    雷凰点了点头:“可以。”

    一号服务员拿了支票出去下注。然后很快再度回来,身后带来了一个人:“先生,女士们,周围是费力的经济人汤尼。”

    汤尼微笑道:“各位想见费力,请随我来。”

    雷凰他们站了起来,然后跟了汤尼出去。

    此刻费力在自己的休息室休息。看汤尼带了人进来,也没做声,雷凰看了看费力,然后笑道:“你这一场赢了的话,下一场我就下你赢五十万的美金。”而所有人惊讶的发现,雷凰用的竟然不是罗语,而是印语,一种嫌少人知道语言。

    费力脸上泛起一丝诧异,看着雷凰,他是印人的事情很少人知道,雷凰却再度道:“但是我不要看到打假拳,如果我看到你打假拳,我会封杀你的未来,包括你的关心的人。”雷凰非常直接。

    费力的连一变,看着雷凰:“我也不喜欢打假拳。”

    “那么最好了,相信我,只有你赢了,你才能获得你想要的,如果你输了,你将失去你所有的一切。包括你最在意的人。”说完雷凰再度微笑欠身,然后恢复正常的罗语:“期待你的精彩的比赛。”说完雷凰先走了出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