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三章列车谜案
    雷凰过去一看,脸色微微一变,是一只黑色密码箱,雷凰看着大家,这只密码箱一定有问题,她过去,灵机一动,直接用三个零作为密码,果然密码箱打开了,可见设置密码的这个人是高手,很多人总认为密码箱的密码一定是很复杂的,有时候往往简单的号码是没人注意的,打开密码箱,里面是一个报纸包着的足足撑住了密码箱的东西,看这个样子也知道东西属于重量级的。=== 三味书屋  ===

    雷凰脸色微微扯开报纸,一看,只见里面金光闪闪,竟然是一个黄金佛头,然后道:“是黄金佛头。”

    “怎么会有这个?光看着这个,这个佛头就价值连城。”侯紫颜也想不到有这个东西。

    没人注意戴小月的脸有点微微变色。

    雷凰微微沉默,这时候,听见有人敲门。

    “谁?”雷凰问。

    “你好,列车长,要进行检查。”外面传来了声音,是列车长李光的。

    雷凰当机立断,手一挥,这一箱子东西直接消失,只有明白雷凰本事的人知道,这箱子东西都已经进入了雷凰的空间。

    雷凰有明显的感觉,这绝对是一个阴谋,但是如何来确定阴谋,就要看这些人如何出招,既然如此,那么自己就让这个密码箱消失,她倒要看看,没了这个密码箱,还有谁来算计。

    “三姐,开门。”雷凰对戴小月微微点头,然后假装自己在收拾东西。

    列车长李光再度进来,然后对雷凰四人微微点头:“不好意思,再度打扰各位,因为有人举报这车中有禁忌品,所以我们列车乘警要一次例行检查,还请见谅。”

    雷凰假装微微诧异的看了一眼列车长,然后道:“我们还正要找你们呢,你们就来了,我们就去餐车吃了个午饭,放在这包间的行李都乱了,明显有人翻过,我们还诧异出了什么事情了,看来是因为有人在藏违禁品,那快搜查吧,万一出现个什么炸弹什么的,可就不好了。”

    “多谢理解。”列车长微微欠身,表示感谢。然后挥手一下,示意后面的跟着的乘警开始搜索这包厢。

    雷凰自然知道这里已经没有了他们要找的东西,因此索性和侯紫颜三人站到了一旁走廊上。

    很快就搜索完了,列车长出来,对雷凰等人微微点头:“这个包厢是正常的,没有任何违禁东西。”

    雷凰忙道:“列车长,能不能再查一遍,我总觉得怪怪的,我们四个去吃了一下饭,回来,这行礼就翻乱了,因此心中很不踏实。”

    列车长听了忙一脸微笑:“四位放心,我们已经查过了,真的没有,至于行李乱,可能是另外有什么居心叵测的人进来过,只要东西没少,大家就安心,这一节车厢为了预防万一,我已经增加了两民乘警了,你们有什么紧急事情,叫一声就行。”

    听列车长这么说,雷凰假装无奈的点了点头:“那好吧,看来以后不能四个人一起去吃饭,一定要留下一个才好。”

    列车长呵呵笑了笑,也没说什么,然后再度抱歉一声,就到下一个包厢去了。

    等他们走了后,雷凰四人才慢慢回来,回到包间,关上门,冯珊珊机警的听了听外面的声音,确定外面没人了,才对雷凰点了点头。

    雷凰招手让四人过去,然后低声道:“看样子事情不简单,这个密码箱的主人是谁呢?他在这个车上的身份是什么,而那个黄金佛头到底来自什么地方。”沉默了一下,雷凰拿起手机直接拨打一个专机号码。

    “您好,首长办公室。”王强的声音传了过来。

    雷凰对冯珊珊微微点头,示意她注意周围,然后才开口:“王秘书,我是雷凰,首长有空接电话吗?”

    “雷凰?你等等,我给你转。”王强虽然是新人,但是一号首长可吩咐过的,雷凰和君凛来的电话,不管什么时候都要转。

    “雷凰,怎么了,才离开就想家了?”古雾阳豪爽的问,似乎一点都没有首长的样子。

    “首长,在列车上出现好玩的事情,第一,一个做偷渡生意的少女死在了列车临时拘留室,第二,我的包厢中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密码箱,而密码箱的密码非常简单,三个零,而密码箱里面的东西是一个十足的金佛头。”雷凰直截了当进入主题。

    古雾阳似乎想到了什么:“我这里有个惊天案件文件,是江北省发过来的,他们那里最著名的航天佛国中的如来佛的金头被盗了,而这个金头是真正的我华国自唐朝遗留下的文物,目前佛头没有任何线索,这样,我一会让江北省负责人给你打电话,确定是否你手上的那个金头,至于死的那个人,你可以放手去查,但是时间要快,一定要在火车开出真正国境前处理完这个事情。”

    这一条国际铁路在华国的时间是十个小时,而在罗国的时间是十五个小时,也就是说,必须将所有事情在十个小时内处理完,不然出去就影响华国形象。

    “首长,你还真能给我找事情。”雷凰无奈埋怨一句。

    古雾阳哈哈笑了起来:“这是组织上对你的信任。”

    雷凰一撇嘴,说的真是冠冕堂皇,叹口气,雷凰无奈的挂了电话,然后看了其他三人道:“一号首长命令,让我们将事情在火车出境前全部处理掉。”

    三人吸了口气,三人也不是才出道的人,她们都知道一号首长是什么样的存在,雷凰竟然能够直接联系到一号首长,这雷凰身后到底有什么样的势力,三人心中都没底了,不过不管如何,至少她们知道,雷凰是不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危险的,戴小月的眼神更加的深了,似乎在考虑什么。

    过了一会,雷凰的手机响了,接起:“喂。”

    “你好,你是雷凰同志吗?”对面传来声音。

    “是。”雷凰很冷静。

    “我是江北省省长严文华,根据首长指示将被盗佛像头像情况告诉你,佛像整体重一千三百斤,全部用黄金所造,为唐朝时候遗留下的国宝,佛像头部和身子为两个不同部分,为了当时能够更好的镶接,所以在佛像的脖子处以唐朝最著名的南海明珠作为佛珠而定型纽扣,佛头重三百五十斤,为了能够不让黄金出现因本身的软而造成佛头变形,佛头的骨架是用象牙造的,而辨别真伪的方式,是看佛头底下,在佛头底部有唐贞观年号,而且还有一个当时的佛国莲花,一共七朵,而每一朵莲花又是七瓣花瓣叠加而成,每一朵莲花中都有一个字,分别是,嗡班扎尔萨垛哄。”对面快速的说着相关情况:“另外佛头的后脑还有六个字为唵嘛呢叭咪吽。”

    雷凰随着对方的话开始查看,重量的话雷凰微微估计了一下,果然有三百多斤重,而佛头的底下和后脑果然有相应的字,雷凰淡淡道:“严省长,我可以确定,我手中的这个佛头应该是你们江北省的那个。”

    “真的,太好了,我立刻让人去接应。”严文华听了自然大喜。

    雷凰道:“我目前在去往罗国的列车上,差不多还有三个小时,应该是寒北站,到时候列车会在那里停三十分钟,你们能在三小时后赶到吗?”

    严文华沉默一下:“这样,我这边让军区支持,直接调用军用飞机派人过去,不,我亲自过去。”

    “好。”雷凰挂断了电话。

    虽然知道了佛头的来历,但是佛头到底是怎么运上车的,什么人带上来的,为何要藏到自己这个包厢,到底有什么目的,还有那个死亡的女孩又是怎么回事情,到底跟这个佛头有没有瓜葛,雷凰皱起了眉头。

    佛头是国家文物,为何会通过列车检查通道,是不是火车站中也有作案的同伙,还是说,这列车上本身就有那些人存在。这到底牵扯着什么,难道还有什么重量级文物走私集团出现吗?

    雷凰双手微微抱肩,开始在包间内走来走去,越想,这眉皱的越深。

    侯紫颜,戴小月和冯珊珊都知道雷凰在想事情,也没有打扰她。

    雷凰透过窗户,看着外面不断朝后的树木,眼前迷雾层层,自己真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清楚吗?

    “老三,你休息一下吧,也许休息一下,你的思路就来了。”侯紫颜这样说,顺便倒了一杯开水给她。

    雷凰接过,微微点了下头,嘴上却道:“我们还是从头开始理一理思路,首先第一件事情发生,是那个女孩子突然未经我们同意就走入我们的包厢,想躲避检查,是这样吧?”

    “没错,的确是这样。”雷凰索性拿出纸笔开始写着。

    “然后第二件事情是那个女孩子冤枉我们是带她偷渡的人。”雷凰继续道。

    “是啊,为此我还生出不忍之心。”侯紫颜也继续。

    雷凰一点点的记录着:“然后我们去吃午饭,四个人都走了,吃完后发现那个女孩子死了,然后我们回到包间,发现行李被翻动过了,接着我们发现了那个佛头。”

    “等等。”雷凰发现了一些:“你想想,一个人要将佛头放在我们这里,又要翻我们的行礼,这是不是有点让人想不明白,一般来说,既然要藏,就要藏的人不住鬼不觉,被我们发现了有什么好的。”雷凰说道。

    “对啊。”冯珊珊也开口:“而且他翻了行礼又不拿走东西,分明是别有用心。”

    戴小月也点头:“我们的身份是什么,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即便是在华国也没几个人知道,那么这个人将佛头放在我们这里,是巧合还是有意呢?”

    侯紫颜微微皱眉:“难道是我们身份暴露了?”

    “若是身份暴露,为何要将佛头放到我们这里,这似乎也说不通啊。”戴小月反驳。

    雷凰手指微微点了下:“现在可以这样推测,一种可能是,这翻行礼的和藏佛头的是两拨子人,佛头先藏在我们这里,而来翻行礼的人,很可能是某个小偷,见没有值钱的东西就走了,但是这样的话,又违反了贼无空手的话,第二种,是那个来我们这里藏佛头的人,给我们一个提醒,所以才翻我们的行礼,让我们知道我们这个包厢中有这么一个佛头在,但是他的用心是什么呢?”

    “为何不是后来藏的呢?”冯珊珊好奇的问。

    雷凰淡淡反驳道:“你能随意扛着一个三百多斤的佛头走来走去吗?”

    侯紫颜道:“那么就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佛头在我们进来之前已经在了这个包间。”

    雷凰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但是我想知道的是,这佛头是国宝,那个得到他的人自然是想赚钱,这样的情况下为何要告诉我们这里有这么一个重量级的东西。”

    “警告。”戴小月突然开口:“会不会是警告。”

    “警告?”雷凰眼睛一亮:“有可能,警告我们不要随便动这个东西,或者还别有用意,那么这个人是谁呢?”

    这才整个事件的关键,这个人为何非要警告,如果不警告,谁会吃饱了没事做去翻底下,毕竟行礼一般都是放在上面特定的行李架上面,放行李还要到上铺上再说。

    一个谜团接着一个谜团,雷凰百思不得其解,这个神秘人到底是谁呢。

    正想着,是听见敲门声。

    “谁啊?”冯珊珊随口问。

    门外却没有回答,只是敲了几下,雷凰让冯珊珊开门,冯珊珊一开门,却发现根本就没人:“没人啊。”

    “等等。”雷凰发现在门口有人放了一个纸鹤。

    雷凰捡起来,随意翻了一下,发现这个纸条似乎有字,她抬头示意冯珊珊将门关上,然后拆了这只纸鹤,只见上面写了几个字:“小心李光。”

    李光,不就是那个列车长吗,为何小心他,这些纸条的人又是谁。

    “我看那列车长很正气的感觉,为何要小心。”冯珊珊微微皱眉。

    雷凰看看,然后随意将这张纸销毁:“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再说人不可貌相啊,不管示警的这个人的出于什么目的,我们都要小心,我总觉得,我们面前似乎有一个很大的漩涡在等着我们。”

    “那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侯紫颜看着雷凰问道。

    雷凰沉默了一下,然后微微一笑:“佛头在我这里,急的人又不是我,我们有什么好急的,这事情你们不觉得闹的大一点更加好吗?”

    “闹的大一点?”其他三人都不明白的看着雷凰。

    雷凰微微笑了笑,然后手一伸,将行李全部收入自己的空间:“走,我们去喝下午茶去。”说完率先走了出去。

    其他三个非常好奇雷凰接下来要做的,反正这个包间已经没有了东西,索性就跟着雷凰,看看她接下来会做什么。

    火车上的下午茶,其实也不过就是几块面包或者蛋糕,外加牛奶咖啡茶之类的,让大家挑选。

    雷凰选了一杯黑咖啡,然后几片吐司,随意吃了起来。

    才吃了一半,就看见列车长,匆匆的过来,看见雷凰四人在吃下午茶似乎一愣,然后又走了。

    雷凰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却没有一丝的在意,只是和其他三个说着话,然后吃完,就走回自己的包间,才进入包间,雷凰忙喊道:“珊珊,叫列车长,我们的行李不见了。”

    行礼不是被你收了吗,冯珊珊差点冲出口,不过到底是有默契了,因此忙转身出去,去叫乘警和列车长。

    列车长和乘警过来了:“怎么回事情?”

    雷凰指指空的行李架:“我们不过是吃个下午茶,结果四个人的行李都不见了。”

    列车长李光微微一愣:“都不见了?”

    “都不见了。”雷凰认真的点头,然后一脸怒道:“我们四个是去旅游的,你们火车竟然还有这样的小偷,我们的损失,你们怎么陪?”

    列车长忙道:“怎么会不见呢。”等等,然后对乘警道:“你叫大家开搜查一下,看有没有线索。”

    乘警忙叫了几个人来,然后看了看这个包间,连底下都看过了,而雷凰注意到,当有人看底下的时候,列车长的眼角眯了一下,虽然刚才来搜查的时候已经看过底下没东西,但是此刻他似乎还是有种不敢相信的样子。

    “报告列车长,盗窃者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乘警将勘察到的报告给了列车长。

    列车长微微皱眉:“如今火车还在动,离下一站还有两个小时,一定要在下站到站前,找到盗窃者。”然后又用安慰的口吻对雷凰说:“四位不用担心,我们一定会找回行李的。”

    雷凰微微皱眉:“这第一次出门就遇上这样的事情,先是被人当成带偷渡者的人,然后又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搜查一番,如今我们的行李都不见了,列车长,我严重怀疑你们这一趟列车有问题,不然我乘其他车怎么就没有这种情况出现过。”

    “可不是哈。”旁边也有人从包间出来:“还听说有人死了这火车的临时拘留室内,这火车不会是夺命火车吧。”

    “别瞎扯,你快进来。”先前说话的是个男子,后面叱喝的是个女子,听口气应该是一家人。

    “我又没说错,你想想,这要不是有问题的火车,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只要一个人质疑,其他人自然也质疑,因此其他包间的乘客也纷纷出来看热闹。

    列车长忙道:“大家放心,我们的车是绝对安全的,这发生的一切都属于意外,放心,我们一定会保证大家的个人财产的。”

    戴小月则淡淡道:“如今我们行李不见了是事实,你所谓的保证,不会是保证我们的行李失踪吗?”

    “当然不是。”列车长忙道:“这位小姐放心,只要东西还在我这列车上,我一定帮你找出来。”

    侯紫颜拉了拉戴小月的袖子:“好了,小月,这列车长也不希望列车上发生事情的,如今这种事情发生了,是谁都不愿意看见的,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找回我们的行李。”又回头对列车长说:“是吧,列车长。”

    列车长自然一笑:“是啊,这位女士说的没错,放心,我这就让乘警们每个车厢去查一边。”

    雷凰一脸勉强:“也只能这样了。”

    “四位先回去休息,有消息我就来告诉四位。”列车长还是很有礼貌的样子。

    雷凰四人似乎有点精神不济的样子,颓丧着回到自己的车厢,走进包间,关上门,确定外面没有人了,冯珊珊才问雷凰:“三姐,你为何要这样做?”

    雷凰微微笑了笑道:“我们的时间不多,所以我只能下狠药,别小看我做的事情,你们一会就会知道了,如果那个列车长没问题最好,如果有问题,我们下一步就要更加小心。”

    “你所做的一切还能辨别这列车长好跟坏吗?”冯珊珊看着雷凰。

    雷凰点了点头:“你们想想,我们的包间为何这么巧会发现这个,刚才我们也揣测过了,一定是有人先把佛头放进来的,要知道这个佛头三百多斤,如果不是车站工作人员放的就是这列车上的工作人员放的,不然别人根本带着过不了安检。”

    这一点大家都认同,雷凰继续道:“三百多斤的东西。即便是个壮汉都未必能够轻松的携带。而如今却出现在了我们的包间,可见这个人必然是胸有成足能够将东西给带出去,不然也不会这样做。”

    “三姐,照你这么说的话,这可能是个惊天偷窃案件。”冯珊珊插嘴。

    雷凰微微沉吟了片刻:“我倒没想过这方面的,只是我在想一件事情,那就是那个女孩子来我们这个包间是无意多进来的,还是有心来的。”

    “如果是无意的话,自然是偷渡者。”戴小月也明白了:“如果是有心的话。那么就是冲着这个佛头来的,那就是说她的死一定有问题。”

    “杀人灭口?”侯紫颜看着大家。

    众人一惊,不约而同都看着雷凰,雷凰好笑道:“你们看着我做什么,现在这些不过是推测。”

    “不管是否推测,既然我们已经介入了里面,那么我们也只能往前走,老三,你说吧,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侯紫颜发挥大姐的气场。

    雷凰笑了笑:“东西在我这里也就我们几个自己知道,而且我们还不能这样不过问,所以一会,大姐,你和珊珊去找列车长,我们不问别的,就问我们的行李情况,你就盯着他,让他明白我们的是为行李去的,只要找到了行李,自然就走。”

    侯紫颜脸上泛出笑容:“这个容易,我一会就去。”

    “二姐就在这个包间,随机应变,我总觉得那个来送纸鹤的人还会出现。”雷凰继续吩咐。

    “好,这个没问题。”戴小月点了点。

    “我则要偷偷去看看那个女孩的死亡现场。”雷凰淡淡道:“如果真有什么,我想尸体会告诉我们一切的。”

    “你要当心,那个地方,可是有乘警看守的。”侯紫颜叮嘱一下。

    雷凰微微一笑:“放心,我心里有底。”顿了顿:“一会我先出去,假装上洗手间,然后大姐和珊珊出去直接去列车长室。”

    “好。”计划就这样定了下来。

    大约过了五分钟,雷凰对其他三人点了下头,然后走了出去,方向是车厢洗手间。

    随后侯紫颜和冯珊珊也走了,她们的方向则是列车长室。

    雷凰在暗处看到侯紫颜和冯珊珊离开后,才出来,然后看了看前后,确定没人注意自己,才缓缓朝前走。

    雷凰远远看见在临时拘留室的门口又乘警站着,看来是在维护现场。

    雷凰微微沉默了一下,然后轻笑一声,异能虽然还不能用,但是催眠术可以用,雷凰朝他们走过去,走的很慢,就在快接近的时候,微微一个响指,乘警似乎微微顿了一下,然后看着雷凰,眼神有点痴呆。

    雷凰微微一笑:“我进去,别让任何人进来。”

    “是。”乘警开口。

    雷凰走了进去。

    尸体依旧还在拘留室中,不过用白布覆盖住了,雷凰仔细打量了这个临时拘留室,其实不过是一个火车储藏室改变的,摆设很简单,照说,这样的情况下,人是没法自杀的。

    而也是因为这个拘留室让雷凰确定,这个女孩子是绝对的他杀。

    雷凰知道自己的时间很紧。因此勘察过拘留室的环境后,就开始查看尸体。

    女孩死的似乎很安详,雷凰总觉得有什么不对,死的太安详了,让人反而怀疑,微微抬头,雷凰突然笑了。

    离开拘留室,似乎一切都没发生,雷凰回到包间的时候,侯紫颜和冯珊珊还没有回来。

    “大姐和珊珊还没回来吗?”雷凰随口问戴小月。

    戴小月微微点头,然后关上门,从口袋中拿出一只纸鹤给雷凰:“果然不出你所料。你们离开后,又有人来送来了第二只纸鹤。”

    雷凰打开,只见纸鹤上写着:“你们身后有尾巴。”

    雷凰微微一笑,将纸鹤毁掉,然后道:“有没有尾巴,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你调查那女孩是不是有了结果。”戴小月好奇的问雷凰。

    雷凰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是有了点眉目,也明白了一些原有,不过如今,我是想看看这列车长如何处理我们行李失窃案。”

    “还有半小时就到寒北站了,你要下去送佛头。”戴小月看着雷凰。

    雷凰点了点头:“一会我一个人去,你们都别去,免得别人起疑。”

    案件还有时间可以查,但是这个国宝还是早点送回去比较好。

    “我不管,我们行李不见了,我们不跟着你,列车长,我们跟谁啊。”冯珊珊刁蛮的声音传了过来。

    雷凰和戴小月相视一笑,看来这个列车长也怕被人这般的闹。

    果然,雷凰打开包间门,列车长进来,后面跟着侯紫颜和戴小月,雷凰一脸迷惑样子:“你们怎么了,列车长怎么又来了,是我们的行李找到了吗?”

    列车长苦笑道:“这位女士,麻烦你劝劝你的朋友,她们这样跟着我,真的是妨碍了我的正常工作啊。”

    雷凰一脸不解:“怎么了,我两位姐妹怎么了?”

    列车长无奈道:“我知道你们行李被窃,心中自然也焦急,但是这样跟着我也不是办法啊,跟着我,这行李也不会回来,是吧,再说了,我已经让乘务员和乘警都去查去了,请耐心等待,在到达罗国前,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行不?”

    雷凰轻笑道:“列车长,原来是我这两个姐妹为了行李去烦你了,真的不好意思,其实我们也知道你们不好做,实在是我们的行李中,这次有我父亲要我拜访的一些朋友的所带的一些小礼物,虽然不值钱,到底是长辈的心意,我若是弄丢了还真不好,所以我这两个姐妹才着急,要找回来,给您带来了困扰,还真是抱歉。”

    列车长摆手:“这事情也怪不得你们,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不管如何,我一定设法给你们找到行礼。”

    “那行,就麻烦列车长了,我就等列车长的好消息了,对了,这离下一站还有多少路,我要去买点东西,行礼没了,总不能连吃都不吃吧。”雷凰有点无奈大叹口气

    列车长听了道:“还有二十几分钟就到寒北站了,停站时间是三十分钟,您可别走远了。”

    雷凰一脸感激:“不会,我就是在站台上的小卖部买点吃的,也跑不远,半小时绝对来得及。”

    去站台上的小卖部自然来得及,这一点列车长也知道,看侯紫颜和冯珊珊似乎不缠着自己了,就轻松的离开。

    等列车长离开后,冯珊珊关上门,然后扑在一旁的下铺上笑了起来:“怎么样,三姐,我做的不错吧。”

    雷凰轻笑着点头:“不错,能够被你缠的讨饶的也算是他的福气了。”

    “那当然。”冯珊珊还挺拽的:“要知道,我可是很少好缠人的,就目前而言,能让我缠的也就是少云。”

    对于冯珊珊的脸皮,雷凰三人都微微摇头。

    笑过了,侯紫颜问雷凰:“老三,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雷凰笑了笑:“做什么?什么都不做,等我将东西送出去再说。”

    雷凰的话其他人都明白,一切等将佛头送出去了再说。

    寒北站到了,这一次停车,有着很多的事情,第一就是西漠公安已经到了寒北站,就等着查看临时拘留室的现场了,列车上出现案子,一个处理不好就会有国际影响。

    而雷凰则要趁机将佛头送出去。

    雷凰让侯紫颜三人随机应变,自己匆匆离开包间,走出火车,目前最重要的是将佛头送出去。

    雷凰到了站台上,然后确定了一个小卖部,走了过去,三十分钟,时间还来的及,到了小卖部,雷凰等着严文华的电话。

    为了避免别人起疑,雷凰选了一大袋子的吃的,然后付钱,正在这个时候,雷凰的手机响了。

    “你好,我是雷凰。”雷凰接起了电话。

    “雷凰,我是严文华。”严文华直接道:“你现在能不能出站。”

    雷凰淡淡道:“我无法出站,不过可以到站口。”的确雷凰本身是有任务去罗国的,不是真正的旅游,所以根本就不能出站。

    严文华沉默了一下:“好吧,我现在人已经到了三号出口,你可以到那里来。”

    雷凰嗯了一声,然后提着一大袋子的东西朝出口走去。

    到了三号出口,只见不少人在说话,雷凰敏感发现,这个三号出口已经被人暗中封锁,虽然门口还有不少人,但是大部分是便衣。

    雷凰走了过去,一个中年身穿蓝黑色薄西装的走了过来:“雷凰吗,我是严文华。”

    雷凰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左右:“你如何带走佛头?”

    三百多斤呢,雷凰可不信他一个省长能带走。

    严文华笑了笑:“我叫了人来帮忙。”说着指了指身后一个背对自己的人。

    那人回头,雷凰见了,笑了:“少云,你怎么来了?”

    来的人正是金少云,金少云一看雷凰:“头,你在这里?”

    严文华见金少云和雷凰认识,微微一愣:“你们认识?”

    雷凰点了下头,金少云笑道:“她是我们的头。”

    严文华一愣,他虽然不知道金少云隶属什么地方,但是能够被首长肯定推荐过来,必然是机密部门的,但是想不到他口中的头竟然是眼前这个十七八岁的女孩。

    雷凰看是金少云微微点了下头,手微微一挥,一个密码箱出现在了金少云面前:“你带走,记得小心一点。”

    “嗯。”金少云慎重保证。

    雷凰回头对一脸经验的严文华道:“严省长,一路上你最好不要让任何人接触少云,这个密码箱到地后让少云给你,只有少云能保住他,所以请千万不要做出任何让金少云为难的决定。”

    严文华忙保证道:“放心,我们的目的是送国宝回国,一定尽量配合少云同志的。”

    雷凰又对金少云道:“我授权给你,若是万不得已,允许你利用能力杀人。”

    金少云从身子被改变后,整个人的异能渐体现,他的异能是能个任何动物沟通,以及驾驭任何动物,除了人类。

    “我知道,头,我一定保证完成任务。”金少云一脸肃穆。

    雷凰再度和严文华及金少云打了招呼后,缓缓离开,手上提了一大袋的东西。

    进入车厢的时候,这时间才过了二十分钟。

    雷凰看警察进进出出的不少,只是微微观察了一下,或者是侧身让道,然后走回自己的包间。

    雷凰走进包间,侯紫颜三人看着雷凰道:“老三,我总觉得事情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雷凰问,顺便将才买的薯片分别丢给大家。

    侯紫颜认真道:“我发现来的人都很奇怪,虽然是在查,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法医在里面,与其说是勘察现场,不如是破坏现场。”

    雷凰吃了一口薯片:“你怎么知道的?”

    侯紫颜笑道:“你刚才出去了,我就特地以散步在车厢走廊走了走,结果就发现了,而且那些来的人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根本就没有仔细查的感觉。”

    雷凰笑了起来:“这个很正常,如果是仔细查的话,不就是自己人害自己人了。”

    侯紫颜一愣:“老三莫非你已经知道了什么?”

    雷凰笑了笑:“是知道一些什么,但是更多的却是如果揭露这一切,我们的身份不方便暴露,那么只有等机会。”

    “等机会?”其他人不明白。

    雷凰叹了口气:“是的,等机会。”然后看了看三人:“走吧,我们也该过去了,这车暂时不会开了。”

    “呃,为啥不开?”冯珊珊不理解。

    “人死了,案子没破。怎么开,我们也该过去问问列车长,我们的行李情况了。”说完将吃了一半的手中的那包薯片丢给了冯珊珊。

    冯珊珊结果,随手拿了一片吃了起来。

    四人慢慢的朝临时拘留室方向走,这时候,火车的通讯广播开始说话:“各位乘客,你们好,因为列车原因,暂时无法开车,需要延时,开车时间另行通知,请大家不要慌张,凡是停车时间,餐车照常运行,所用餐,将免费提供,只是请大家不要随便离开自己的位置,谢谢合作。”

    “什么跟什么啊?”有人叫嚣了:“为啥停车,我们都有事情的好不。”所有人都喊着,去找列车长讨个说法的人自然也就多。

    雷凰四人随着潮流而走,根本就不需要刻意的去行动,果然在临时拘留室门口,所有人包围了列车长。

    “列车长,为啥要停在这里,我有事要去罗国的。”

    “就是,我是去开会的,这可是关系我们公司几十万的生意,你耽误了我的行程,你能陪吗?”

    一个个都争先恐后的说着。

    列车长双手不停的压着:“大家静一静,大家静一静。”

    众人也有心听听列车长怎么说,很快都静下来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