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八章西漠军区
    雷凰看了一眼宁峰,看出来了,看来这个宁峰是属于理想主义者,看他的架势大概要来一段邪不胜正的长篇大论,不过雷凰非常想弄清楚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因此依旧一脸温和笑容:“理想每个人都有啊,我一直想当个有用的人,怎么了?”看宁峰不以为然的表情,雷凰假装很好奇的样子。 都市文学

    “雷凰,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们这一批人可以说是国家的希望,尤其是来公安学院的,这里的思想都是要比别人更上一层楼的。”好吧,这宁峰开始有领导样子了,雷凰不得不苦笑,这都是什么跟什么,自己和他也不熟,有必要搞成这个样子吗,不过,既然人家都已经在开始说了,雷凰只能听下去。

    “雷凰,知道为什么我们我们公安学院要开在西漠吗?”宁峰看着雷凰。

    雷凰心中泛起一种无语,看来这个宁峰真当自己和他是上下级关系不成,竟然说起这么敏感的问题的,一个学校开在什么地方还不都是政府说的算的,不是任何一个老百姓可以议论的,宁峰如今这么问雷凰,也不知道他凭借的是什么。

    雷凰虽然年纪小,但是资历上要比宁峰见识广很多,她此刻决定只戴耳朵不带嘴。

    事实上宁峰也不指望雷凰会回答,他会要和雷凰来吃饭,只不过主要还是为了显示他的大男子主义精神,他在公安学院度过了三年了,一直保持优秀成绩,成为学校的标兵偶像,而雷凰人还没来,风头却已经出了,高考状元,原本这样的人去华京大学都没有问题,但是她偏偏选择了西漠公安学院,不过她来的目的是什么,在学习上的风头,宁峰自认已经有了一个对手。

    当然如果雷凰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觉得真的是冤枉死了,这宁峰根本就是故意找茬的主,自己从没想过要别了谁的风头,偏偏有人会这样想。

    宁峰在见到雷凰的瞬间,一种自豪感就从心里生起,因为一看雷凰那苍白的脸色就认为这一定是个温室中的花朵,至于为何来公安学院,大概是因为身体差,来这里锻炼的。

    当然这些都是宁峰的揣测,不过宁峰也好奇雷凰,毕竟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孩子来这种地方,还是让人觉得好奇的,所以忍不住就想了解一下她,这也是他约她出来的目的之一,当然最主要的也是想在雷凰面前吹嘘一下自己。

    男人啊,总会有那种时候,想在女人面前吹嘘自己如何的厉害。

    “因为这西漠江湖帮派很多,你也应该听说过吧,就是那种电视中出现的黑道之类的,当然西漠的情况又有一点不同,但是不管是如何情况,这都是我们党的天下,我们人民的天下,所以自然需要一团正气,因此才这这里建立了公安学院,为的是能够让那些西漠的宵小不敢胡作非为。”宁峰跟雷凰说话。

    雷凰则淡淡道:“我怎么听说,之所以有公安学院,只是为了更好的和不远处的特训营相配合,一旦特训营的人培训后,有些人可以分配到公安学院来。”雷凰微微喝了一口汽水,淡淡的开口。

    宁峰微微一愣,似乎有点狼狈,勉强说道:“这也是一样的了。”

    一样,雷凰不想听他多狡辩,省的让人觉得好笑,这种事情说出来一样,大概也只有这位宁峰会长会这样说了。

    雷凰吃了一口酱瓜:“会长,你说了这么多,把我叫出来到底有什么事情?”语气露出淡淡不耐。

    宁峰微微一笑:“其实也没什么了,只是想和你多说说话。”

    真的有够无聊的,雷凰心中诽谤一句,心中寻思,该找个理由离开了,不然就听他那些空口百花的,雷凰就觉得自己会很郁闷。

    “会长。”雷凰开口:“如果没有其他什么事情,我吃的差不多了,先回寝室了。”

    “呃。”宁峰看雷凰不咸不淡的样子,有点郁闷,当然这主要也只能说这公安学院的女生太少了,雷凰虽然苍白了脸,但是却个人一种扶风弱柳的感觉,而且她又是高考状元,在这公安学院中也算得上是才貌双全的女子,因此宁峰忍不住希望能和雷凰交男女朋友。

    雷凰可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她见宁峰不说话了,就站了起来:“那这次谢谢会长招待,我先回学校了。”

    “等等啊。”一听雷凰要回去,这话宁峰又急了。

    雷凰叹了口气,有时候吧,人不想做的太过分,但是现在看来是没法子,如果不拒绝这个人,大概还会被他纠缠,因此雷凰很正色的开口:“会长,如果是学生会中的事情,自然,我是要多跟你学习的,但是如果是平日交往就免了吧。”不得不说雷凰真的对于有些方面是很狠的。

    “不是,雷凰,学妹。”宁峰这种天之骄子本身就没有什么被驳回的时候,如今雷欢这么一来,他变了脸色:“学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雷凰回头,看了看宁峰:“对不起学长,我是学生,我目前最重要的任务还是学习。”

    够婉转了吧,雷凰心中叹息,其实真正按照雷凰的心思,这种人直接拒绝,但是做任何事情还是要留几分面子给人的,即便雷凰很不屑这个宁峰,不过还是给了他一点面子,不然雷凰也不会这样说。

    “你。”宁峰正想说什么的时候,雷凰的手机响了,雷凰拿出手机,到一旁接电话。

    “你在什么地方?”这是君凛的声音。

    “西漠公安学院啊。”雷凰不明白君凛为何这样说。

    “我在公安学院门口。”君凛直接道,言下之意就是让雷凰出去。

    “呵呵。”雷凰笑了笑:“我在公安学院门口左对面的小吃部。”这个时候雷凰其实已经看见君凛了,君凛不知道从哪里借来的一辆奔驰,正靠咋车雷凰也不管后面的宁峰好奇的看着她,她过去笑道:“谁的车?”

    “姬定风那小子的,那小子在西漠有房子,也有车子,现在去了部队,就让大家随便用。”接着君凛又微微一笑,一甩头:“上车,我带你去个地方。”

    雷凰点了下头,也不跟宁峰打招呼,上了君凛的车。

    君凛自然看见不远处的宁峰:“怎么,还没结婚就准备出墙?”话语中有几分调侃味道。

    雷凰好笑的看了一眼君凛:“我还真想出墙呢,不过他还进不了我的碗,不能成为的我的菜。”

    “哦?”君凛挑眉,眼注视着前方,一手打着方向盘,一手突然抓住雷凰的手,轻轻捏了一下。

    虽然没有明说,雷凰却笑了起来:“你吃醋了。”

    “是啊。”君凛有点感慨:“将你一个人放在这里,还真的让人不放心,你越来越漂亮,那些蝴蝶也越来越多。”没有怀疑雷凰的意思,就是不喜欢某些人在雷凰身上打主意。

    雷凰抿嘴一笑:“开你的车吧。做好你的的掌舵者。”有点一语双关

    君凛听了笑了起来,然后道:“你啊,人还没进体制,越来越有体制的样了。”

    雷凰挑眉:“这不都是跟你学的吗?”然后看着君凛:“你这个大省长,在粤省好好的,怎么来西漠公干吗?”

    “此次以进京开会为理由,秘密来西漠的,这里的事情需要人主持,尤其需要动用军方的力量。”君凛也不做隐瞒。

    雷凰明白了,这君凛看来是拿着尚方宝剑来的,这一次西漠的政府洗牌,不能有任何风声泄露,所以古雾阳他们不得不调用君凛来这里,但是君凛目前的身份是粤省省长,因此又不能让被人知晓吗,毕竟洗牌时间有长有短,但是也不可能一天洗牌完,所以就用了进京开会的理由。

    雷凰微微皱眉:“粤省也不好做,这边还要你来管,直接升你做首长好了,真是的。”

    也怪不得雷凰不满,本身就是这样,粤省看似经济发达的省,但是涉及到经济发展是靠赌起家的,如今虽然君凛没说什么困难,但是那个地方绝对也不是那种平静的地方,偏偏还要君凛来只会西漠的事情,不就明摆着是要利用君家的军方力量吗。

    君凛微微笑了笑,温润的脸上多了一丝柔和:“怎么,舍不得我累啊。”

    雷凰做个鬼脸:“不知好人心。”

    君凛微微叹了口气:“这一次是例外,西漠的事情涉及到了西漠整个省的班子,粤省才出事过,如今轮到了西漠,所以西漠的事情更是要小心,我们决定是抓大放小,尽量要保持西漠的稳定。”

    “你们不是一直在抓大放小吗?”雷凰好奇的看着君凛,本来就是,至少在粤省那方面,雷凰就知道,国家采用的就是这种手段。

    君凛微微点头:“但是这个大不简单啊,做到了部级的这些成员,后面都是有人的,要防止他们消灭证据,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证据而来的。”

    雷凰点了点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哦,对了,蝎子已经找到了,你记得跟上面说一声。”

    君凛点了下头:“你自己为何不说。”

    “懒,不想被利用。”还没进入体制,就已经看到这么多被利用的样子,雷凰决定暂时自己偷懒。

    君凛微微一笑,随手打了个方向,雷凰看见,这是进入了一条山道,但是这个山道却是很平整的柏油路,可见是专门有人修理过的,雷凰看了看君凛,没问他目的地是哪里。

    君凛却主动开口了:“你来了西漠,还没去过西漠军区吧。”

    雷凰一愣,明白君凛的意思了,这次的目的地就是西漠军区,不过雷凰还是开口:“说真的,你们这些当官的说话都是那么拐弯抹角真不是好习惯。”

    君凛苦笑一身个,人在官场身不由己,他何尝不想爽快呢,但是越到他这个地位,这种爽快是离他越发的远了:“凰,你不是要进体制吗,你就学会这些。”

    雷凰微微挑眉,她当然知道自己将来是要进入体制的,只是如今君凛这样说,好像要她提前习惯这种生活。

    君凛并没有等雷凰回答,继续:“这次西漠的事情,上面很重视,因此特地让我动用这军方力量。”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雷凰想知道为啥君凛要带自己过来。

    君凛微微一笑:“这西漠军区的最高司令是我们家老爷子的得意门生,你反正是要熟悉的,不如早点熟悉。”

    雷凰感觉自己好像又被君凛坑了,瞪了一眼君凛,心中却是感激,毕竟西漠的乱是自己在搅和,既然自己决定要在西漠开创自己的天地,那么军方的支持是必然的。

    “你这次来看我,其他人知道吗?”毕竟君凛身上有秘密任务。

    “来的时候被老爷子给叮嘱了,一定要保护好你。”君凛道。

    看来兴华老爷子已经知道了雷凰这边的,事实上,兴华老子知道后,只说君凛这个媳妇找的好,爽快,能干,搞一旁两个大媳妇哭笑不得。

    不知不觉到了尽头,君凛在军区门口通过验证后带着雷凰走了进去。

    才停下车,就听见爽朗的笑声:“君凛,你小子可来了。”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走了出来,眉间有的是上位者的威严,外表有一丝的儒雅,让人自然感觉到他的亲和力。

    “车哥。”君凛笑了笑,然后对雷凰道:“这是车迟,老爷子的得意门生,你叫他车哥就好。”又对车迟介绍:“这是雷凰,我的未婚妻。”

    “早听说你小子订婚了。”车迟拍了一下君凛的肩膀,然后上下打量了雷凰:“弟妹,不用客气,以后叫我大哥就可以了。”

    “车哥好。”雷凰从善如流。

    “走,进去说。”车迟拉着君凛和雷凰直接往里走。

    走进车迟的办公室,车迟带警卫员给君凛和雷凰泡了茶后,才吩咐:“今天我不见其他客人,另外你去小厨房,让多做几个菜,一会我和我的兄弟弟妹吃夜宵喝一盅。”

    雷凰则趁着车迟在吩咐的时候,左右打量这个办公室,办公室内的装饰很简单,两个①3-看-网架上都是一些军事类型的书籍,一张办公桌,收拾的干干净净,然后就是一套沙发和一张茶几,在窗户旁边还放了一盆绿化植物,门口进来的左边墙壁上挂了几面锦旗,右边墙壁上面还有一副八骏图。

    “我这地方啊,比较简陋,西漠就是这样,穷出名的。”看雷凰左右看看,车迟直接道。

    “其实任何一个地方,只要舒适就好,简陋了,但是过的舒适,这就够了。”雷凰直截了当的回答。

    车迟听了这话,微微含笑点头:“你说的没错,的确是这样。”

    然后笑道:“其实你们今儿算是来着了,我昨天去打猎,正好打到了一只野鸡和一只野山猪,所以说你们今天可是有口福了呢。”车迟豪爽的笑着,让大家坐下说话。

    “车哥,上面的意思你应该收到了吧。”谈吃的是闲话,这正事还是要先做的,所以君凛就先打开天窗说亮话。

    “收到了。”车迟拿出了一包香烟。

    君凛笑道:“抽我的吧,从老爷子那里拿来的。”说着从自己口袋中拿出一包没开的特供烟,拆了,丢给车迟一根。

    车迟点了香烟,吸了一口:“这味道就是对味。”说着随手将剩下的塞入自己的口袋中:“这一包给我了。”

    雷凰见笑笑了起来,君凛无奈道:“我来的车上还有呢,一会给你一条好了,不用这样藏着。”

    “那我先谢了。”车迟也不客气:“谁让你比我有钱呢。”

    再度深深吸了一口,然后才开口:“西漠这个地方,的确是需要整治,这一来是人乱,二来是政府乱,我听说公安学院地下室都成了倭国间谍据点,真他娘的,这帮政府也不知道拿的是哪个国家的钱。”

    军人就是这样,知直截了当,爽快,不拖沓。

    君凛也吸了一口烟,才开口:“车哥,你说,你这次能调集多少兵给我。”

    “你要多少,一个师是没问题了。”车迟说的很爽快,雷凰正喝了口茶水,差点要喷出来,一个师没问题,瞧这话说的,不过想想对面可是西漠军区最高司令官,这调动一个师的确是没问题。

    雷凰咳嗽了两声:“这又不是去打仗,要一个师做什么?”

    君凛听了这话闷声笑了起来,看着车迟:“老哥,听见小凰说的话了吗?”

    车迟嘻嘻一笑:“你们两个的身份太重要,我若是随便安排一个连兵给你们,老首长知道了,会怪我的。”

    “现在西漠看似乱,其实反而容易控制,黑道这一块,根本就不用你动手。”君凛看了一眼雷凰,然后看着车迟。

    车迟微微一愣:“怎么,黑道出了事了吗?”

    “这事情让小凰告诉你吧。”君凛将问题丢给了雷凰。

    雷凰也不客套,直接道:“原本的西漠,因为有四大巨头,各自牵引,所以虽然看似乱,其实并不容易插手,但是如今,作为四大巨头的怒火社因为倭国间谍的身份,已经成为了历史,而怒火社的一切也已经被魅村控制,那么接下来的,黑道洗牌也已经开始了。”

    “你有这个把握?”车迟听雷凰这么说着,心中虽然认同新的黑道洗牌即将开始,但是还是需要确认。

    雷凰微微点头:“目前魅村的当家叫唐心怡,她有个身份,是千手帮帮主的女儿,而千手帮帮主唐伟的现任老婆真实身份是倭国女间谍纳川路子,那么这父女两人之间矛盾总会激化,如果唐伟向着女儿,那么千手帮注定也会支持魅村,最终自然会成为魅村的一部分,如果唐伟向着他的妻子,那么千手帮迎接来的就是一场灭顶之灾,而且理由很简单,沟通间谍。”雷凰的嘴角有一丝的残忍。

    这其实就是雷凰让唐心怡上位的真正目的,千手帮注定也要成为历史,是温和的方法还是残酷的手段,就要看唐伟的一念之间,这也是为何雷凰没有直接去找纳川路子,因为纳川路子的身份是最好的一个灭帮理由。

    车迟一愣,他初见到雷凰的时候,就是觉得这女孩的身子好淡薄,但是雷凰是被君家认同的媳妇,因此自然也知道雷凰一定不简单,而且他看的出一向不动情的君凛非常爱护雷凰,不然这一次也不会千里迢迢从粤省过来接手这样的事情,如果君凛已经成为三号首长了,那么自然处理这样的事情也是可以的,但是不是,目前的君凛还是省长,虽然党政一把抓都在他手,但是身份还只是省长,一个粤省省长跨省来处理其他省的事情,在原则上是要避免的,但是君凛来了,这相等于来说,其实是来明着支持雷凰的。

    车吃看着雷凰:“魅村是怎么回事情?”对于怒火社的事情,车迟也知道一点,但是魅村还不了解。

    “我建立的。”雷凰也不做隐瞒,既然以后要在西漠设置这个势力,那么自然免不了要跟军方打交道,还不如直截了当的说。

    “你,胡闹,你是国家的人,怎么建立江湖帮会,说出去,不是笑话吗?”车迟有点不满了。

    雷凰微微一笑:“我只是建立了而已,主持的是唐心怡,我说过了。”雷凰一点都不紧张车迟的怒意,反而淡淡的一笑:“而且您不觉得,西漠的黑道已经该到了洗白的时候了吗?”

    “呃。”车迟也不是迂腐的人,何况作为军人,很多时候跟政府官员的想法是有不同的,他看着雷凰:“你具体说说你的想法。”

    雷凰喝了一口茶,缓缓开口:“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西漠会乱,一个无非是帮会,一个无非是现有政府基本上都是西漠的老人,而且,两者之间因为利益,经常出现政府是黑道保护伞的局面,而且本身西漠处的位置又是临近罗国国境,这样一来,西漠才乱,才会有各色人出现,三教九流都聚集在这里,大小帮会从一个产生到十数个这么多,其实中央不是不想收拾这个局面,但是西漠的种族复杂,光少数名族就不下十几个,更不要说又临近国界了,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如今,契机来了,倭国人的自以为是给我有了一个借口,我们是华国人,不允许倭国人来伤害我们国家,即便是江湖中人,也知道爱国,所以,西漠的帮会必须统一起来,帮会无非就是奉行强者为王吗,我就走这个路线,反正我先说出去的话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管别人怎么去想去。”雷凰说到这里笑了起来。

    “其实我早就想好了,等整整统一后,就找法制专家教这些人法律,从最初的开始,一步步改变他们,就好像劳教一样,只不过劳教的对象是犯了过错失去自由,被强迫的,而这些人,自由是有的,但是这个自由必须是在遵纪守法上面的,收入是要自己双手去创造的,不能依靠保护费过日子的,这些都必须让他们明白,如果做不到这些,那么我不介意强制送他们去劳教去,反正不管如何,他们必须改变自己,不想改变都不行。”说到后面,雷凰真的是霸气十足。

    “好。”车迟听到这里,一拍大腿:“弟妹说的太好了。小子。你的眼光不错。”说到后面还不忘打趣一下君凛。

    君凛也不生气,只是微微笑了笑:“我一直就知道自己的运气不错的。”

    车迟瞧着君凛得意的样子,就觉得刺眼,却也不理会,只是看着雷凰:“那么依照你的意思,军队不需要对付黑道?”

    雷凰微微点头:“等教育他们的时候,军队可以派些人过去,立威一下,其实很多江湖人都不错,身手好,只是有点桀骜不驯,如果引导的好,说不定还是个好士兵么,到时候,车哥可能要请你开个后门,帮个忙,若是有人要参军的,身家也清白的,你要特招一下他们。”

    “这个是没有问题,但是西漠那么多人,也不可能都当兵啊。”车迟看着雷凰。

    雷凰微微一笑:“自然不可能,我不是已经推出了唐心怡了吗,唐心怡虽然是黑道千金,但是却是公安学院这一届的学生,还是我的寝室室友,我会通过这几年,让她明白正邪之分,黑白之道,黑道不是不能走,但是江湖之道,盗亦有道,我们不能光对付老百姓,要敲诈就要敲诈国际无赖,要抢劫就要抢劫倭国贼人,我想过了,统一黑道后,请车哥找人来选一下,选一部分人进入部队,进行教化约束,剩下的,我将建立一个保全公司,再建立一个物流公司,一个大型汽车城买卖修理一条龙,而这三个公司中,物流公司我已经有了代理人,目前已经在天河开始了,而且也已经逐渐打响,汽车城我打算让孟天生负责,他曾经是特训营的一员,这个凛知道,如今他开了修车厂,我正好让他来约束部分人,保全公司,代理人就是赵心怡。这个保全公司在经过法制教育后,在合法的情况下,给人做临时保镖,要债,以及提供给大型公司保安人员,当然素质好的。可以鼓励他们去靠交警协警之类的,总之,这些人引导的好,是个助力,而且一旦这些人引导好了,西漠这边自然也就清明了,那么所谓官匪勾结的事情就自然不存在了,也没法存在了。”

    “高,太高了。”车迟听了后直接点头。

    雷凰笑了笑:“不过,不管是保全公司,物流公司还是汽车厂,到时候还是要你们帮忙才成。”

    雷凰可没忘记这三种职业属于特殊行业,尤其是保全公司,一定要政府和军方都同意才成。

    车迟笑道:“放心,弟妹的这些我一定支持你,君家的媳妇,如果办个保全公司都被人扣了,那我摘了他们星星杠子。”

    雷凰笑道:“我可没打算经商,我只是个寻常人,我还要上学,而且将来还要进体制。”说完还不忘感慨:“像我这样平凡的人,是没有这个特权的。”

    “噗。”雷凰突然冒出的这一句话,让君凛喷出了才喝的茶,他无奈的看着雷凰,只能笑而不语。

    而车迟哈哈笑了起来:“没问题,不管你是不是明面上的,只要你打招呼的,我都一律放行。”

    雷凰对君凛做了个鬼脸,然后正色道:“但是这个到底是后期的事情,目前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统一整个黑道,不光黑道要洗牌,白道也是如此。我车哥,黑道这里你们军队暂时不用插手。”然后对着君凛努努嘴:“他那里才要你们帮忙呢。”

    车迟笑看君凛:“看来你不如弟妹啊,弟妹赤手空拳可是要控制整个黑道呢。”

    君凛也不气:“立足点不同,她那里是武中带文,虽然看似凶险,但是如果真出现不配合的人,她可以直接动用武力解决,毕竟江湖人,放荡怪了,要想变成斯文也不太可能,但是我这里却是文中带武,而且还涉及到一级级的纠葛,所以不能不靠军队,靠那些公安是不太可能了,西漠的公安可以说从上到下都烂掉了,光看那西漠公安学院地下手有倭国人的据点就可以看出。”

    车迟一脸怒道:“这些人,吃着国家的粮食,拿着国家的工资,可是做的却是这种卖国求荣的事情,真的是可恶,要我说,派一个营过去,直接崩了这些人比较爽快。”

    君凛瞪了一眼车迟:“都崩完了,我们国家的事情都不用人做了。”

    车迟呵呵一笑:“你们搞政治的人就是心思太过弯弯曲曲了,像我们军人多直接,根本就不用考虑这个顾虑那个的。”

    君凛好笑道:“但是体制不是军队。军政概念原本就不同。”

    “不跟你辩这个问题。”车迟倒也爽快,直接道:“你说吧,你要多少人?”

    “两个排的人就够了。”君凛这一点倒也不客气:“一个排控制西漠所有出口,从公路,火车到机场,都需要人控制,还有一个排随我抓人,然后配合中央下来的纪委同志,协助相关工作就可以了。”

    “两个排的人太少,这样,我给你一个连的人。”车迟直接道:“你也不用跟我客气,我知道这次事件的重要性,虽然你有把握,但是还是多带点人,我将警卫特殊营一连给你指挥。”

    君凛听了倒也不拒绝:“好,那就这样定了。”

    车迟又和君凛雷凰说了一会话,警卫员进来:“报告首长,宵夜已经准备好了,请问在哪里用。”

    车迟到:“就拿到这里来吧,顺便把蒋参谋也叫来。”

    “是。”警卫员出去,很快就来几个炊事班的兵士,端了三个大锅进来,一个大锅是野鸡肉,一个大锅是野猪肉,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还有个大锅是一锅鱼肉。

    雷凰见了不禁道:“太多了吧。”

    “放心吧,我们士兵平日就是胃口大,别看着三锅,多来几锅都能吃完,是吧。”最后是问君凛的。

    君凛微微一笑,对雷凰道:“因为战士们出的任务都是不同的,有时候是几天吃不到东西,所以能吃的时候,大家都是尽量多吃,久而久之养成了,偶尔几天不吃或者一天吃很多的习惯。”

    雷凰自然知道,这也是战士训练的一种。

    正说着,只见进来一个人,竟然是蒋宁华。

    “蒋叔。”雷凰起来喊了一声,蒋宁华看见雷凰和君凛,笑了起来:“你们怎么来了?”

    “蒋叔不是在特工队做教练吗?”雷凰好奇的问。

    蒋宁华道:“最近调过来,主要是陈参谋查出得了癌症,因此我就调过来了,你也应该在西漠公安学院了吧,听老爷子说,最近做了不少事情。”

    雷凰吐吐舌头:“这消息也传的真快。其实也没什么事情。”

    “好了,我们不谈其他的,反正一会老蒋你就知道了,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消灭眼前三锅宵夜。”车迟指指茶几上的东西。

    雷凰和君凛坐在了正中间的长沙发上,蒋宁华和车迟坐在了两把单人沙发上,车迟还自己的抽屉中拿出了一瓶酒来:“我们这是偷偷喝。”

    君凛看了看酒:“不就是二锅头吗。有必要这样藏着吗?”

    “你懂什么?”车迟蹬了一眼君凛:“这队伍中不能喝酒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酒我还是炊事班的老李偷偷塞给我的呢。”

    君凛无奈摇头:“我车里还有一箱特工茅台,一会都给你,不过先说好,不要天天喝,不然我可告诉嫂子。”

    车迟听了后道:“你有好酒也不说,得,我这二锅头我先不给你喝了,你将车钥匙给我,我让警卫员去拿。”说着就喊警卫员。

    君凛倒也爽快,待警卫员进来就将车钥匙给他:“去外面的奔驰车上,开后备箱,里面有一箱茅台,还有两条烟,你拿过来。”

    警卫员啪的一个敬礼,然后就去了,很快就扛了一箱子特供茅台过来,君凛走过去,先拿了那一条烟丢给车迟,又将另一条烟丢给了蒋宁华:“都省着点抽。”

    雷凰微微摇头,吃了一口鱼肉:“真不知道这烟有什么好的,你们就喜欢这个味道。”

    车迟宝贝的将香烟藏到自己的办公桌抽屉,然后才过来:“这你就不知道吧,能抽烟的才是真爷们。”

    君凛则让警卫员拿了几个杯子来,然后开了一瓶茅台,给大家斟上。

    “弟妹不喝点。”看雷凰不喝酒。车迟随口客套问道。

    雷凰瞥了一眼车迟:“我才生病出院,这酒目前不能喝。”

    君凛看了一眼雷凰:“下个月我陪你再去检查一次。”

    雷凰听了后微微皱眉:“下个月没空,我有任务。”

    “身体好了再去。”看来君凛也知道雷凰的任务是什么。

    雷凰微微一笑,眼珠一眼:“其实我早好了,只不过看起来脸色不好,这个可不能怪我,医生都说,这个是海底闷出来的毛病,要慢慢调养,反正三五年后就好了。”

    蒋宁华吃了一口肉,看着雷凰:“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不过说真的,你居然带了人,在黑底硬是摸了两三个小时。”

    “没那么夸张吧,一共加起来也没一个半小时。”雷凰想不到会那么夸张。

    “不管是否夸张,你能完好的将所有人从绝处深渊带出来,就证明你厉害。”蒋宁华不忘竖起大拇指。

    君凛的脸色非常不好,他可没忘记当时雷凰昏迷的情况,第一次,他有一种慌张感,明知道她不会有事情,但是担心她会离开自己,如今听到蒋宁华再度提起这事情,蹬了一眼雷凰:“她就是胆大。”

    雷凰吐吐舌头,这个男人她可知道,对于自己不顾性命的事情很有意见,所以现在最好乖乖不说话。

    车迟非常好奇,就一个劲问蒋宁华怎么回事情。蒋宁华也不藏着掖着,将他知道的事情说了一边。

    车迟听的是眉飞色舞,雷凰听的是苦笑连连。

    君凛看雷凰苦笑的样子,才收敛了神情,然后转了话题:“对于西漠黑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已经开始布局了。”雷凰松了口气,只要不在扯到上次的事情,雷凰自然就轻松了很多:“原本我已经派了曼尔克他们几个去收拾汤堡了,如果你不来的话,这一会我大概在魅村,听结果。”

    君凛点了点头:“对付汤堡,你就那么有把握?”

    雷凰微微一笑:“说来这事情要感谢一下罗天放,当初他惹祸,我为了救他,闯过汤堡,所以对于汤堡有个了解,曼尔克他们原本就是不寻常的人,所以对付汤大成是绝对没有问题。对了,有件事情想请车哥和蒋叔帮忙一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