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五章勇闯怒火
    说到这里,雷凰看了看这一片山林:“真可惜,这里就这样被你们毁掉了,不过也不过几个月而已,过些日子会好起来的,当然,你是看不到了。=== 三味书屋  ===”雷凰对周亮微微一笑:“因为你要用你的鲜血来洗涮这里的毒性,不好意思,走好,赛哟娜拉。”说完银丝一转,只听见闷哼一声,周亮就倒地了。那眼睛睁的老大,似乎怎么也想不到雷凰会这么狠。

    “爱切尔,我知道你来了,出来吧。”雷凰做完这一切,微微一笑,似乎并没有因为周亮的死而改变自己的心境。

    雷凰的喊声才落下,只见曼尔克,爱切尔一起出现了,看两人不好意思的样子似乎已经在暗处呆了不少时间。

    雷凰指指周亮的尸体和那一片已经枯萎的死地,对爱切尔道:“你用火烧了这里吧,这里有毒性,只有你烧了这里,才能掩盖这里的一切。”不管如何这里是学校,学校中是不该存在任何危险的。

    爱切尔点了下头,伸手,熊熊烈火开始焚烧这一切,雷凰将周亮的尸体直接丢进了这一片林子中,爱切尔特地用火烧了这尸体,不过瞬间功夫,就将这具尸体化成了粉末,留在这一片死亡天使的海洋中。

    雷凰他们在西漠第一招待所303号房间和孟天生德尔会合,雷凰心中想的是周亮死前说的一切,看来后一步自己要做的事情,要进行一定的调整,如今的西漠有了倭国人的介入,原本就乱的局面是更加的乱了。

    雷凰微微皱眉,看来怒火社应该消失,雷凰心中有了这个决定。

    冯珊珊见雷凰发呆,想开口,曼尔克微微对冯珊珊摇头,示意不要开口,他们其实都知道,雷凰此刻在思考事情。

    雷凰回神,笑看曼尔克:“曼尔克。不是说你们几个在开公司吗,怎么就来这里了?”

    “公司现在有努尔曼和杰西在。”曼尔克笑道:“飞凰,你说吧,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雷凰微微一笑:“曼尔克,你和爱切尔德尔一行三人去调查怒火社的一切,我现在可以确定,怒火社是倭国在华国的一个研究毒气的一个据点,你们要查的是,他们将这个研究到底设置在了什么地方,有多少个调查清楚并且捣毁,天生,你和冯珊珊一会跟着我去要人,我在明,你们在暗,一定要救出唐心怡。唐心怡身系西漠两大黑道帮会,只要能够救出了她,等于让西漠两大黑道欠了我们人情。”

    孟天生微微皱眉:“头儿,我明,你和冯珊珊为暗吧。”

    雷凰微微摆手:“这个不重要,天生你虽然现在能力不错,但是在跟人斗智方面还不够,而且不让你出面还有一层意思,怒火社是倭国的,我们已经证明了,如今我对于那个葛京还是不了解,这个人到底是来自什么地方的,成了一个谜团,所以等现在这里的事情结束后,我们还要调查那个葛京,我总觉得,葛京的事情结束后,我们才能真正打开西漠的局面。”

    看雷凰已经做了决定了,孟天生也只能答应了。

    想了想,孟天生丢给雷凰一把枪:“头,这是我新改造的手枪。表面是依旧是82式的,实际上里面是最新的,弹卡属于复合型的,里面的子弹我也已经装了特制的迷你子弹,用弹量是原本的四倍,你拿着也好防身。”没见过雷凰射击,但是孟天生心中雷凰是属于无所不能的那种类型的人。

    雷凰把玩了一会手枪,微微一笑,丢进自己的空间:“挺好的,正好用来防身。”然后眼神一正:“你们这一次一定要当心。”

    “三姐,我们从哪里着手,难道我们就直接闯怒火社吗?”冯珊珊忙问。

    雷凰微微一笑:“我告诉你,你们一会哪里入手,一会你带了孟天生,去你们的侦探社教室,那里不是有一个一人高的木雕吗,我觉得那个是个契机,如果没有。你们再来跟我会合,如果有发现,你们就闯下去,一切小心。”

    “三姐你要闯怒火社?”冯珊珊好奇的问。

    雷凰微微一笑:“左小舟上次就想我去怒火社,因为我打了他怒火蛇至少五六十个人。所以这次我就遂他心愿。”

    “你打算用什么理由去?”曼尔克不放心的问。

    雷凰眨眨眼睛:“女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雷凰这么一说,冯珊珊就笑出声来,其他人苦笑,他们都忘记雷凰天生的优势是个女人,女人做任何胡搅蛮缠的事情都是不需要理由的,不然也不会有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说法了。

    雷凰从窗口离开了303房间,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打了个电话给苗嘉林:“苗讲师吗,我要去怒火社玩玩,你要不要一起去?”

    苗嘉林一愣,没有特别原因帮会老大是不会随便去别的帮会的:“你什么意思?”

    雷凰轻轻一笑:“我喜欢胡闹,正好要去怒火蛇胡闹一番,你要去吗,不去的话可别后悔啊。”雷凰就不告诉苗嘉陵,自己此去的主要目的。

    但是苗嘉林也算是个聪明的人,听雷凰最后一句,只是微微愣了一下似乎就明白了,微微一笑:“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雷凰看看左右:“不清楚,你也知道我才来西漠没多久,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我现在在去怒火社的公交车站上。”

    苗嘉林沉吟了一会:“心怡是不是在怒火社?”问的很直接。

    “不能肯定,但是十之**。”雷凰直截了当也不做隐瞒。

    “我们在公交站终点见面。”苗嘉林只沉默了一秒钟,就给了雷凰一个答案。

    雷凰微微点头:“苗讲师不愧是苗讲师,看来唐心怡没有托付错人啊。”说完微微笑了笑,然后挂了电话。

    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然后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

    “您好,这里是雷家。”没错,雷凰拨通的电话雷家老宅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何炯明。

    “何叔,我是小凰,爷爷现在方便吗?”雷凰问道。

    “小凰啊,你等一下,我将电话拿给首长。”何炯明在一旁喊着。

    雷凰微微一笑,等着,很快电话中就传来了威严的声音:“小凰,怎么记得给爷爷打电话了。”国兴老爷子的精神看起来不错。

    雷凰微笑道:“爷爷,您是大人物,我可不敢随便打电话,不过现在,我就是想问问,雷家有没有兴趣派人来西漠玩玩。”

    国兴老爷子似乎有点想不到雷凰会说这样的话,不过还是道:“西漠的水深啊。”

    雷凰笑了笑:“我知道,所以我要搅浑这一摊子水,不隐瞒您,爷爷,据说西漠怒火社其实是倭国间谍据点,他们的指责是研制最新毒气,并拿我华国人做为试验品。”雷凰淡淡的将事情说清楚。

    “岂有此理,太可恶了。”国兴老爷子脾气犯了,然后又问:“这消息可靠吗?”我正准备去怒火社玩玩,如果不出意外,这次怒火社大概会被我灭掉,但是这样一来,黑道要洗牌了。“雷凰很明确的告诉国兴老爷子,黑道要洗牌了,而西漠的政府自然也要因此洗牌,毕竟黑道能够在西漠生存,谁都不能说明这征政府没有责任。

    国兴老爷子直接道:”小凰,放手去干,其他的,不用担心,你要记住,只要对我们国家和人民有益的事情,都放手去做,我们几个老家伙全部都支持你。“国兴老爷子当即表明了态度:”对了,这事情记得通知一下你公公。“说完就挂了电话。

    雷凰微微一笑,然后直接拨通了君凛的电话:”大省长,现在说话方便吗?“

    君凛其实正在开政府会议,只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然后走到一边:”说吧,现在已经方便了。“

    雷凰也不罗嗦:”我刚才跟我爷爷通了电话,问他要不要让雷家人来西漠玩玩,怎么样,君家要不要也来人玩玩?“

    君凛沉默了一下:”西漠要乱?“君凛很明白西漠的局势。”因为我要让它乱。“雷凰很重直接:”怒火社是倭国的,我不能让它继续存在,所以必须乱。“

    乱中才能取胜,这个道理雷凰懂,君凛也懂。

    君凛沉默了一下:”好,这个事情我知道了,你小心一点。“他明白雷凰此刻电话来的用意。”放心吧,目前曼尔克,爱切尔,德尔,天生和珊珊在我身边,你说我能不安全吗?“雷凰顺便报告一声平安。

    君凛”嗯“了一声,然后道:”那个曼尔克,能力不错,不过你离他远点。“说完挂了电话。

    雷凰看看电话,突然笑了起来,原来君凛也会吃醋,这个感觉真不错。

    其实自己不知不觉,对于君凛已经有了依靠的感觉,雷凰知道,但是不想改正,至少目前这种感觉很幸福。

    看了看左右,公交车慢慢来了,雷凰上了车。

    怒火社所在的区叫做平安区,平安区不平安,因为怒火社太过猖獗,所以即便是公交车上,都没有几个人。

    车到了终点,雷凰下了车,苗嘉林已经在路旁等候:”来了,上车吧。“顺便打开了一旁的一辆依维柯的车门。

    雷凰看了看苗嘉林:”你一个人来,不怕怒火社的人杀了你吗?到时候可是会引起两帮火拼的。“”我暂时退出了**团。“苗嘉陵打开车门,让雷凰坐好,然后自己才到驾驶室。

    雷凰听了,瞬间就明白了里面的意义,唐心怡对于苗嘉林来说,那是个人的事情,江湖人最看重的是义气,**团创建至今不容易,所以苗嘉林不可能为了私人的事情,让**团陷入被动中,所以他选择了暂时退出**团,这样的做法,也是让人明白,即便他苗嘉林在怒火社闹出什么事情,那也是他个人的事情,牵扯不到**团。

    雷凰想通了里卖的关节,竖起一个大拇指:”不错,苗嘉林,你是个真汉子,看来唐心怡没有跟错了人。“

    苗嘉林微微一笑,随后脸色一正:”雷凰,你为啥要为唐心怡闯怒火社,你一个人,若是陷入危险了怎么办?“

    雷凰眨眨眼睛:”暂时不会陷入危险,我原本就想去看看所谓的帮派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吗?“然后又道:”原本是想去心怡家的千手帮或者去你的那个**团,不过都没机会去,那么这次正好就去怒火社瞧瞧吧。“”心怡目前怎么样?“苗嘉林最关心的还是这件事情。”不知道。“雷凰没有说谎,也没有必要说谎,她看着苗嘉林:”目前我能确定唐心怡在怒火社,但是是生是死,老实说我没有把握,因为唐心怡的生死直接关系着怒火社是否能够控制千手帮,从这方面去想的话,唐心怡目前不会有任何危险。“”怒火社有野心?“苗嘉林微微皱眉。

    雷凰笑了起来:”军队中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其实在你们黑道中也一样,不想成为一方真正霸主的首领绝对的不是一个好首领,其实,苗讲师,难道你就没有野心吗,只不过目前没有机会而已,而怒火社既然是倭国人的,那么倭国人的野心本身就比一般人大,现在出现了这种机会,若是不趁机扩张他们的权势,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雷凰的话似乎有点不近情面,但是苗嘉林却知道,雷凰说的是真话,因为其实他自己的确是有这方面的野心,正如雷凰说的,不过是因为自己实在是没有这个机会。”在西漠,各个帮派相互牵制,要想有大的作为其实真的不容易。“苗嘉林也不得不服现状。

    雷凰笑了笑:”但是怒火社不同,哎,苗讲师。“雷凰看着打方向盘的苗嘉林:”你知道这怒火社是怎么创立起来的吗?“

    苗嘉林微微想了一下:”我听说十年前,一个叫腾飞狼的人挑战了西漠各大小帮派,他的要求很简单,如果他胜了,那么就不要阻止他建立帮会,结果他一个人真的战胜了西漠大小帮会三十七家,所以就成立了,然后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三十七家如今也就剩下大小不过十二家,其他的基本上是被能力强的吃掉了,而怒火社在这种火拼中得到的好处是最多的,因此收复的帮派也不少,也是因为如此成为了四大巨头之一。“

    雷凰边听边点头:”你们没有人好奇这怒火社的来历吗?“”怒火社的来历?什么来历?“苗嘉林突然觉得不对,江湖人实行的是英雄不问出处,这也是一个重大的漏洞,此刻苗嘉林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不同:”雷凰,你直接告诉我,这怒火社除了是倭国人外,还有什么来历。“

    雷凰缓缓看了看苗嘉林:”据我所知,这怒火社是倭国人在华国制造毒气的据点,而他们第一是建立了怒火社,第二部是要设法吞并所有帮派,进而跟西漠政府成为对抗行形式,但是你也知道,这白道和黑道总是此消彼长的存在,如果黑道昌盛了,那么政府那边的能力就会缩减,但是政府到底是国家的,即便缩减,翻身的能力也比江湖快,那么自然而然,江湖会被压缩,而这种情况下,不免出现一些黑白两道勾结的事情发生。“”雷凰,有必要说的这么白吗?“苗嘉林有点哭笑不得。

    雷凰微微一笑:”我这是说真话,真话往往是没人愿意听的。“说完脸色一正:”但是这一次怒火社的行为惹恼了一些人,当然那些不管我的事情,最主要的,他们竟然想拿我做实验品,实验他们的什么毒品死亡天使,所以,你觉得我是那种被人打了不还手的人吗?“

    苗嘉林微微摇头,他不了解雷凰,但是此刻也能感受到雷凰的怒气,看来得罪她的那个人,只怕会遭受她的报复,不过苗嘉林还是不信雷凰一个女孩子能做什么,因此道:”我很明白你的想法,我也痛恨倭国人,但是你一个女孩子,这样去,方便吗?好歹也叫上上次你的那几个朋友。“

    雷凰微微一笑,并没有说明自己已经派了他们去做事情了,只是笑了笑:”有些事情,不能一直让他们去做的。“

    苗嘉林有点看不透雷凰了,他是真的不明白,不过此刻他心中更加担心的是唐心怡,那倭国的人如何,他一直就知道,倭国的人素来就是卑鄙出名,如今在西漠,必然是有一个很大的阴谋存在,因此苗嘉林心中很担心,担心唐心怡出问题。

    车里的两个人开始沉默了起来,只因为两人各自有各自的心思。

    很快到了怒火社的总部,怒火社是一个庄园,其实西漠四大巨头都有各自不同的据点,像汤堡的据点是修车厂,眼前这个怒火社是一个庄园,而**团则是在教堂中,千手帮的总部则是一大幢三层楼的棋牌室。”庄园,很好的身份掩饰。“雷凰不禁也暗暗佩服这怒火社的据点。

    苗嘉林微微一笑:”这也是日常给人看见的,若是没有一点好面子,就体现不了身份和地位。“

    在庄园门口,苗嘉林停了车,门口的护卫走了过来,看见放下车窗的苗嘉林,大概也是认识:”原来是苗二爷,不知道来我们怒火社有什么贵干?“

    苗嘉林淡淡道:”石老大在吗?“”在呢,请等一下。“说完到一旁去通话,想来是去通报。

    很快那人过来了:”我们老大已经在庄园中等候多时,请苗二爷进去。“说着对后面喊一声:”开门。“

    庄园大门打开,似乎有着让人看不出的深邃。

    车子缓缓开在庄园道上,雷凰突然开口:”你说这条路是让我们通向生路还是死路。“

    苗嘉林则微微回头看了一眼雷凰:”你认为呢?“

    雷凰微笑不语,那是一种自信,她从来不走死路。”哟,苗老二,这么难得。“到达庄园深处,只见左小舟已经出来了,他先看见的是苗嘉林,当他看到雷凰从车子上下来的时候,微微一愣,然后一脸笑容:”雷小姐,想不到你会来我们怒火社,真的好难得。“眼前闪过的是上次在介绍雷凰的那高深莫测的身手。

    雷凰轻笑一声:”左堂主,前些日子你要我来怒火社玩玩,我因为和朋友约好了,所以就没过来,不过今天,我可是不请自来了。“

    这一刻的雷凰似乎变了,虽然语气依旧是那么的平和,但是久经江湖的苗嘉林依旧感觉到了不同,这时候的雷凰不再是生涩的一个学生,而是一个在江湖上打混多年的老手,苗嘉林心中一凛,难怪这雷凰敢自己来怒火社,看来她也有自己的底牌。”呵呵,雷小姐既然来了,这里一定让你满意,现在请里面坐。“左小舟倒也爽快,微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雷凰和苗嘉林微微点头,走了进去。

    走进屋内,绕过了一个山水大屏风,里面就是正堂,这基本上跟其他堂会一样,都有主位和次位,正中间的是主位,此刻怒火社的老大,石四已经坐在那里了,将一把鬼头刀,竖立地上,他双手放在倒的刀柄上,森森的刀光显露着主人的戾气和杀气,而堂内燃烧的檀香不但没有洗净这里的杀气,反而更加衬托了这里的杀气。”大哥,苗老二和雷小姐来了。“左小舟竟然将雷凰和苗嘉林相提并论。

    苗嘉林,作为**团的二当家,自然这身份地位是不同一般人的,即便此刻已经不是,但是还没人知道这个事情。而雷凰,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女人,竟然和苗嘉林同时而轮,看来这左小舟的心机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两位,坐,上茶。“石四一双眼如狼一般,带着杀气,却让人看不出他的内心。

    苗嘉林和雷凰也不客套,都直接坐下。”不知道两位来我这怒火社有什么贵干呢?“石四看着两人,想从两人的脸上察觉一些端倪,他更多的其实看的是雷凰,苗嘉林作为对手,自然也知道他的能耐,要想从他这个老江湖中看出里面的玄机,基本上不太可能,雷凰这个小女人才是自己的希望,希望能看出一些端倪来,但是他注定要失望,雷凰比苗嘉林更加沉稳。

    雷凰听了石四的问话,微微笑了笑:”说来好笑,冒昧前来,不过是为为了我的一个室友而已。“”哦,雷小姐的室友,不知道是什么人?“左小舟一脸好奇的样子。

    雷凰微微一笑:”石大当家和左堂主都是见过世面的人,我也不拐弯抹角,这么说吧,我呢在公安学院上学,是今年的新生。“说到这里,看了一眼石四和左小舟对视的目光,假装没看见,继续:”你们也知道,在公安学院女学生是比较少的,没法子,谁让我非要来呢,不过还好,我这寝室到底也没让我失望,四个人的寝室,到底还是住了三个人,其中一个叫做唐心怡,我想石大当家和左堂主应该知道吧。“

    石四和左小舟是什么人,这雷凰就这么一说,已经明白了**分了,左小舟更是直接道:”哦,唐心怡啊,我倒是听过这个名字,挺熟的,好像是千手帮帮主的千金吧。“”嗳,小舟,不要胡说。“石四笑了笑:”可能是同名不同人吧,这老唐也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这混江湖最怕就是跟官府有什么纠缠了,怎么可能将自己的宝贝女儿送过去呢。“

    雷凰却笑道:”石当家说的没错呢,这理论上是如此,如今呢,我们不管这唐心怡是不是千手帮的千金,只是有一个关系很重要的。“”什么关系?“左小舟顺着话问道。

    雷凰指指一旁的苗嘉林:”唐心怡呢,正好是苗讲师的女朋友。“

    石四的眼神闪过一丝精光:”这个倒是想不到。“

    左小舟也附和:”是啊,真的想不到,想不到,这唐心怡竟然还是苗老二你的女人,不过这跟你们来我们怒火社又有什么关系呢?“

    左小舟看起来一脸不明白,若非雷凰早就确定这唐心怡在怒火社,只怕也会被左小舟的演技给骗过去,雷凰微微笑了笑:”唉,说来也丢脸,当然丢的是我们学校的脸,不过谁让我在里面求学呢,自然等于也是丢我的脸了。“

    雷凰不紧不慢的开口,左小舟和石四则等着雷凰说下去。”说的清楚一点吧,其实就是我们学校审核学员没审核好,竟然让倭国的奸细给混了进来。“雷凰低垂着眼,似乎只是在说事情的真相,她的眼光却瞥过了石四和左小舟,果然,石四合左小舟听到这话,微微变了一下脸色,瞬间也恢复了正常,好像从来没有变过一般,石四随后就露出一脸怒气:”什么,竟然有倭国奸细,虽然我是个混江湖的,但是对于这种事情也是深恶痛绝的,那后来呢。“

    雷凰听到他询问微微笑,只怕最后一句才是他想问的,不过雷凰假装不知道,继续道:”这倭国人若是来我们华国是求学的,自然也是可以的,本身这国家和国家之间还有交流生的,何况如今我们国家实行对外开放,学术上的交流更加是应该的,但是这个倭国人真的是胆大妄为啊,石当家,左堂主,想来你们还不知道吧,他们来华国竟然是为了研究他们的毒气,而且还打算以华国人为小白鼠,不过这个阴谋当然目前还没有成功,他们目前的想法是要控制整个西漠的黑道。“”咳咳,雷小姐,你知道的还不少呢。“左小周看着雷凰,微微笑了笑。

    雷凰点了点头:”我不但知道,还差点成为小白鼠,所以自然知道一点,不过我这个事情过去了,自然暂时也不提,我们也不能把话扯的太远了,省的石当家和左堂主不知道,其实事情真相也就是这样,那个倭国的奸细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知道了唐心怡同学的身份,因此设了一个局,然后就让人将唐心怡给抓走了。“”他们抓走人的目的是什么呢?“石四看着雷凰。

    雷凰微微笑了笑:”说实话,实际目的是什么,我还真不好说,不过应该跟西漠目前的局势有关吧,西漠目前,黑道江湖有四大巨头,如果没有特殊的手段,要想统一整个西漠黑道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他们都知道,只要打破了一家,就能让整个西漠黑道混乱,所以他们自然要抓人了。“”你说了这么多,我们自然也明白。“左小舟依旧一副笑脸:”但是据我所知,这唐老大可不是那种随意可以摆布的人,要想拿下千手帮可不容易啊。“

    雷凰点了点头:”是啊,的确不容易,所以他们实行了两条路走。“”何谓明何谓暗。“这一会连苗嘉林都好奇的看着雷凰,他想看穿雷凰。

    雷凰微微一笑,伸手缕缕自己的发丝:”其实明的,我不说了,你们都是老江湖,抓了唐心怡自然就是威胁唐帮主了,暗的么。“雷凰清眸扫视了所有人一眼:”这倭国人用了美人计,据我所知,如今的唐夫人真正的闺名并不叫卢娜而是叫纳川路子,是个地地道道的倭国女间谍,我想我说了这么多,大家都应该明白了吧。“

    雷凰说到这里,微笑着拿起了一旁的茶水,微微品了一口:”真的是好茶啊,茶好,香好。“这话说的似乎有点别有含义。”哪里哪里?“石四看着雷凰,眼中却多了一丝的警惕:”那么雷小姐你们来怒火社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呢?“石四文到。

    雷凰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石四:”石老大,我说了这么多原来你还是没明白啊。“将手中的茶杯放到了一旁茶几上:”自然是问你石老大要人了。“”雷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石四脸一沉:”红口白牙的说话可是要负责的。“”负责?“雷凰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邪魅:”就是因为负责,我才上门来跟你石老大打声招呼,这异国他乡的,求个生存也不容易,我可不想赶尽杀绝,大家都是识时务的,那么有些事情说的太明白了,可不见得是好事情。“

    石四和左小舟的眼神变了,左小舟呵呵笑了两声:”雷小姐,你真的很会开玩笑呢。“

    雷凰微微笑道:”那里,我从来都不开玩笑,佐藤堂主您说是吗?“雷凰在到达怒火社的时候已经收到了曼尔克的信息,也明白了左小舟和石四的真实身份。

    左小舟的脸色一变,又恢复了正常。

    老狐狸,雷凰暗骂一声,不过也不急,反正已经让曼尔克他们兵分两路去找人做事了,雷凰相信,唐心怡的安全是不会有问题的,她如今的要做的,就是激怒眼前的两只狐狸,只有激怒了他们,自己才能采取行动。”雷小姐,您说的,我们还真不清楚,不知道您到底是什么意思?这里没有什么佐藤堂主“左小舟一脸温和的样子。

    雷凰也不看左小周,只是嘴角泛着笑容:”左堂主,您是明白人,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怎么反而听不懂我一个小女孩的话了,既然左堂主想要明白的说话,那么好吧,我就明白说。“说到这里,雷凰眼神一变,瞬间冷漠,寒气逼人:”我该如何称呼两位呢,两位来倭国也很多年了,这佐藤光舟和石川四郎两个名字还是熟悉的吧。“

    石四眯了眼睛:”看来雷小姐知道的不少,不知道还知道多少东西?“

    雷凰却嫣然一笑:”该知道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也知道了,说实话,你们要派个人混进公安学院的想法是好的,但是不好的是,这个派出去的人实在是太过于急功好进了,往往很多事情就是毁在一部分人手中的。“”我们还真不知道雷小姐你在说什么。“左小舟是狐狸,自然不会这么爽快的承认。

    雷凰淡淡道:”左堂主,你们倭国人讲什么武士道精神,但是到了自己面前了,总是担心死,这个也能理解,毕竟你们在这华国也生活了七八年了,数典忘祖也是应该的,毕竟在这里,你们是老大,我也说过了,异国他乡的,求个生活也是不容易,但是要学会安分守己啊,既然做不到安分守己,那么只能拥有被灭的命运。“

    雷凰依旧是那个语气,只是原本苍白的容颜此刻周身多了一个威严和杀气,即便一旁不说话的苗嘉林此刻也感觉到了雷凰的全然不同。”雷小姐,你认为你一个人能够撼动我们整个怒火社吗?“左小舟眯上了眼睛。”一个人?不会啊,我这里不还有苗讲师吗?“雷凰突然笑了起来。”苗老二。“左小舟看着苗嘉林:”你难道要将**团给带进这个是非圈吗,若是因此引起西漠黑道不宁,可是你的罪过。“”左堂主,忘记告诉你了,我今天离开了**团,所以接下来发生的任何事情,跟**团都没有瓜葛。“苗嘉林此刻表明自己的态度。

    雷凰微微摇头:”左堂主,你们江湖人一直奉行的是强者为尊,怎么这会跟我说什么引起黑道不宁这类的话了,再说了黑道不宁管我什么事情,我是公安学院的人,怎么也轮不到我进入黑道吧。“雷凰微微笑了笑:”而且就算你将怒火社全部给我,我也不会乐意,没法子,我这人就是见不得倭国人在我国土上肆意妄为。“

    雷凰看着左小舟和石四:”石当家的,左堂主,怎么现在还要狡辩吗,作为江湖人,扯谎是最丢脸的,而作为倭国人的你们,扯谎就丢了你们所谓的武士道的脸了。“”八嘎,闭嘴。“石四怒了,自然也露了马脚了。”好吧,石当家的,我知道你生气了但是也不需要这样大声的喊吧,我现在还年轻,你的话我还能听的很清楚。“雷凰好像一点都不在意石四的怒火。”藤田君到底如何了?“石四此刻一点都不隐藏自己的真实的脸孔。”我这人不喜欢养闲人。“雷凰一点都在意,双肩耸了耸似乎很轻松的样子,还不忘玩玩自己的手指。”你杀了藤田君?“左小舟此刻在听到石四喊出八嘎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隐藏不住身份了,此刻,他要做的就是杀了雷凰和苗嘉林,所以倒也不掩饰自己的身份。”这很正常啊,你们那位藤田君真的非常笨。“雷凰一脸感叹:”实在是太笨的,笨的都会害死好多牛。“

    一脸三个笨,说的石四和左小舟的脸泛起一阵阵怒气,雷凰好像没看见他们的怒气,继续她的言论:”真的太笨了,居然将你们掩饰身份的面具随意的丢在讲台上,居然也不搞清楚我百毒不侵的体制就让我去死亡天使领域,你说他们是不是很笨,当然,你们也不聪明,茶中的难得的茶香和这正堂中的檀香,若是一般人的确两者结合着会昏迷或者什么,但是实在是不好意思,我百毒不侵,而苗讲师呢,又没喝你们的茶,因此我们两个真的是非常的安全,但是。“

    雷凰的眼神随着话语转折多了闪过一丝蓝光:”我们安全了,代表你们危险了。“”你们两个能活着离开我们的怒火社吗?“左小舟反问雷凰。

    雷凰微微摆手:”能不能离开,一会你们就知道了,不过现在你们可以将唐心怡带出来了吧。“”反正你们都要死了,何必还带人出来呢,没错,唐心怡是在我们这里,不过我不想告诉你,她的下落。“左小周刷起狐狸手段也是非常熟练的。

    雷凰微微点头:”是吗,但是我既然想知道就一定会知道的。“说着笑了笑:”而且你就认为没人能够找到你们藏唐心怡的地方吗?“

    左小周不看雷凰,而是看着一旁的苗嘉林:”苗老二,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你今天这样,对你以后可不好。“

    苗嘉林微微摇头:”你错了,我方才就说过了,我已经不是**团的人,如今我不过是公安学院的一名讲师,而此刻我来为的是我的学生兼女朋友唐心怡。“

    ------题外话------

    双休日,想睡觉。唉,好想睡觉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