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四章命定对手
    公安学院整个学校一直都是处在寂静的氛围中,尤其是晚上,大家基本上都是不是在上晚自习就是在自己的寝室中看书或者做自己的私事,因此,整个操场上,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出现。 都市文学  其实很多人都不明白,好好一个公安学院,怎么就搞的这么惊悚。

    雷凰抬头看了看学校的教学楼,然后对冯珊珊道:“走,我们去一号楼楼顶。”

    一号楼是学校最高的建筑,是教学楼和实验楼合并成一体,这个是新楼层,因此比较高,雷凰是先通过一号楼看清楚整个公安学院的布局,从而找到唐心怡失踪的线索。

    雷凰在看这一号楼的时候微微挑眉,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镜:“珊珊,你有没有觉得这一号楼有点问题呢?”

    冯珊珊歪头看了看,突然道:“一号楼是东西向的。”

    没错,雷凰也发现了,学院中其他的楼都是南北方向的,而就这个一号楼方向竟然是东西向的,而且还是很**,一般如果是要形成风格,学校构建组合成一个方形或者什么的,那么出现东西方向,也毋庸置疑,但是这个一号楼却是**的,更奇怪的是,为了让人感觉自然,这楼周围的面积**占了至少将近十亩,周围还种了不少树,若非树少,这里倒有鬼屋的潜质。

    一般人来这里不过是上学和做实验,谁也不会去研究这个方向,但是如今雷凰这个有心人发现了,同时还觉得有点怪怪的。

    对于一般建筑来说,通俗的方向都是南北方向建筑,这是为了屋子更加亮堂,华国人自古就有这么一个风俗,当然也有一些地方,限于土地多少,不得不建造东西走向的建筑也不是没有,但是也没有如现在这一幢楼这样。

    如今的一号楼要说处于拥挤地带,根本不可能,它自身就占着几亩土地,这样的情况下,为何会有这么一个不一样的建筑的。

    站在一号楼上,雷凰看着四周,因为是月初,所以没有月光,因此看下去,整个都带了一点淡淡的灰色,只能借着学院中的路灯灯光,看着周围。

    雷凰微微沉吟,总觉得还是奇怪,身在这个上面,看下面依旧很奇怪,将所有的大致情况印入自己的脑海,雷凰希望能够找到不一样的地方。

    秋天的风是有点凉的,雷凰站在楼顶上似乎没有这个感觉。

    天生的,一股淡淡不舒服涌上了心头,雷凰微微一愣,下意识朝四周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这个一号楼另一边站着一个黑衣女子。

    借着灯光看着她穿着黑色的连帽斗篷,除了脸,从头到脚被斗篷罩着,雷凰还是敏感的发现她的有几缕的银丝出来。

    雷凰看着她:“你是什么人?”

    那人看着雷凰,眼中闪烁着一只让雷凰很不舒服的感觉:“你就是凰,怎么跟以前不一样了。”

    雷凰听了这话,心中泛起一种怪异,这种怪异让她有一股莫名的难过和心痛,好似自己的心要脱离自己一般。

    “很难过吗?”那女人轻笑:“可是我还想让你更难过,我的人,我的东西都是属于我的。”

    雷凰闭上眼睛,沉淀心情,眼前似乎闪过一个画面,那是一个血的画面,一个白衣霓裳翩跹的古代女子,倒在了地上,浑身是血,太快,快的抓不住,可是自己的心却是沉痛的,这到底是为何?

    “喂,你这人好没礼貌,弄个大斗篷故作神秘。你以为我们好欺负吗?”冯珊珊知道雷凰现在不能动用异能,因此挡在雷凰面前,虽然眼前这个人给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似这个人曾经见过一般。

    “你?”那女人冷哼一声:“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叫嚣,我告诉你,就你那点能力,算什么,。”说完手一挥,雷凰见状,下意识的拉过冯珊珊:“小心。”然后扑身挡住冯珊珊。

    那女人的攻击竟然全数打在雷凰身上,雷凰噗一声,一口血吐出。

    “三姐。”冯珊珊急了,手忙放在雷凰的身上,一股白色的圣洁之光打入了雷凰体内。

    雷凰微微摆手:“我没事。”然后站了起来,面对着那斗篷女人,虽然嘴角还有一丝血丝,不过脸上却是满不在乎:“我承认,现在的你的确能力不凡,不过不要做过头了,我现在不动用我的能力不代表我不会去动用,如果,你敢伤害我的朋友,那么我即便自己的能力会永远消失,我都不会让你好过。”

    雷凰的嘴角有着一丝果决,那斗篷女子听后微微一愣:“还是跟以前一样,友情,呵呵,看来你以为友情是不会背叛的吗?你还是以前那么天真吗?”

    雷凰眨眨眼睛:“谁说没人会背叛友情,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曾经就被人背叛过。”想起前世,雷凰微微一笑:“曾今和一个女孩一同长大,我们一同练习异能,一同出任务,但是最后呢,她竟然因为能力输给我和我的敌人勾结,想置我于死地,但是我现在依旧活着。”雷凰微微笑着,好似一点都不在意:“话说回来,即便那样又如何,人的感情本身就是最难控制的,每个人都会因为自己,或情或钱或权,去做违背自己本心的事情,我很看得开啊,但是不可能因为一时间被水呛到就永远不喝水吧,我还是认为这个世界上的友情是很棒的,就好像我和珊珊一样,反倒我看你。”

    雷凰故意打量一下:“看你人没人样,鬼没鬼样的,也不知道从哪个石子窝中折腾出来的,一定是没有尝试过真正的友情,你这样的人最可悲,还没遇上友情就被人背叛了,然后嫉妒别人有友情,千方百计去破坏,像你这样的人,我都很奇怪,现在居然还能活在这个世界上。”

    “住口。”斗篷女人想不到雷凰竟然会有这样无赖的样子,气的一挥手一股气就直接再度打在雷凰身上,。

    “三姐。”冯珊珊有点担心的看着雷凰,可是雷凰只是微微晃动了一下身躯,然后缓缓的朝斗篷女子走过去:“为啥不等我能力恢复了来找我,反而现在来找我,看来你一定是知道,等我恢复我的能力,你就不是我的对手,所以千方百计现在想置我于死地,但是,你真认为你能杀死我吗?”雷凰的嘴角似乎是讥嘲,更多的是轻蔑。

    “你,住口,不要以为君护着你,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样?”斗篷女子喊了出来:“你等着,君是我的,我一定会重新赢回他的。”

    “赢,你这人真的是不可理喻了,君是君,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你以为你能随便掌握吗,而且若是你能掌握君,我看你也不会出现在我面前,怎么,想找我出气啊,来啊,我还想看看,你准备最后怎么对付我呢?”雷凰此刻似乎在故意挑衅。一旁的冯珊珊有点担心的看着这一切。

    但是事实上其实雷凰自己知道,自己这样做并不是挑衅,看似鲁莽,其实危中取胜,现在没法子,自己的异能不能动用,不然自己的生命就没有保障,但是眼前这个女人却是绝对的危险,即便不了解。

    雷凰的直觉早已经告诉了她,眼前的女人来历不简单,而且很危险,所以她绝对要小心,但是当她听见了这个女人的叫嚣,突然有一种领悟,感觉到这个女人君一定认识,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为啥让自己有一种宿命对手的感觉,但是她明白这个女人至少现在不敢太过伤害自己,因为她看到她在说君的时候,眼中还是有一丝的畏惧。

    君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雷凰心中非常好奇,而她对于现实中的君也很好奇,但是一切都是讲究一个缘法的,雷凰可以感觉到,自己要想见到现实中的君,似乎还需要不少时间,至少不会在现在这个时候。

    斗篷女人怒视着雷凰:“你不要小人得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来求我的。”说完转身,陡然消失在了一号楼顶。

    待她消失后,雷凰身体才微微一震:“小四,扶我回去。”说完一口血扑了出去。

    “三姐。”冯珊珊吓的忙扶住雷凰,雷凰摆摆手,然后拿出一块手绢微微擦了一下嘴:“那个女人果然厉害,即便是我全盛时期,我想我也未必能够胜她,今天好险。”然后又看着冯珊珊道:“将这里的血迹处理一下吧。”

    冯珊珊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手朝空中一抹,白光盖住了那些血迹,很快,血迹就不消失了。

    处理完血迹,冯珊珊才关注雷凰,因为灯光是暗黄色的,所以看不清雷凰的脸色:“三姐,我们先回去吧。”

    雷凰微微点了下头:“走吧,先回去。”

    回到寝室,雷凰躺下睡觉。冯珊珊知道雷凰是睡觉中去休养,却不知道雷凰已经来到了凰道。

    雷凰缓缓走到雷凰顶端,看着似乎正常思考事情的君,不语。

    君看见雷凰来了,依旧不掩饰柔和语气:“来了。”

    “今天的那个人是谁?”雷凰只能来问君,主要是那个人太明显了,明显到为了君来找自己的麻烦,雷凰不是那种良善之人,自然而然不想被人算计。

    君微微沉吟:“她叫阴。”

    “阴?”雷凰感觉自己好像听过这个人的名字,最后又摇摇头:“不认识。”

    君微微一笑:“她掌握的是巫术,你也知道,这有人的世界,有正气,有光明,但是同样也会有黑暗面,而阴掌握的就是黑暗的巫术。”

    “那她怎么没有出现在这里?”雷凰看看四周。

    君笑了笑:“她不够格,让她拥有巫的力量,是当初一个意外给的结局,要想成为这里的一个,她永远不够格。”君看着雷凰:“凰,你在生气。”

    “你要无缘无故被人打的吐血,你也会生气。”雷凰直截了当,不过有笑道:“不过等四个月后,我恢复了能力,就是她的悲哀了。”

    君微微皱眉:“她又找你麻烦了?”

    雷凰为君的一声又而奇怪,微微沉吟片刻,然后道:“她是不是曾经找过我麻烦?”

    不否认君的问话,而是要知道自己的答案。

    君笑了笑:“那次云桂深渊,是她用巫术封住了原本的出口。”

    雷凰想起那一次一片天地的黑,脸上泛起了一丝的冷漠:“原来是她,我曾经说过,要么不要让我活着出来,若是让我活着出来,不管那个人是谁,我都不会放过她。”

    君嘴角泛起意思苦涩:“凰,你的功力还没有恢复呢。”

    雷凰淡淡道:“放心,我现在也不会去对付她,我只是心中已经知道了,而且对付一个阴算什么,既然她是这个世界的人,不可能连亲戚朋友都没有吧。”

    君微微一愣,然后深深看了一眼雷凰:“你自己做主吧,你想怎么做都可以,我支持你。”

    雷凰听了后,微微歪头:“你这人也有点怪,万一我杀错人了怎么办?”

    “杀错了就杀错了,我能创造这个规则,这里的一切原本就是我说了算,你喜欢谁生就谁生,喜欢谁死就谁死。”君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脸的淡然。

    雷凰微微摆手:“算了,你这人没主见。”

    君一笑:“好了,你先修炼吧,毕竟你现在要恢复你的能力才是最主要的。”

    雷凰点了下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就调息了起来,君等雷凰开始调息,手微微伸出,手中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烟雾,萦绕在了雷凰的周围。

    每天,雷凰来这里修炼,君都是这样的帮着她恢复。

    第二天,天蒙蒙亮,雷凰起来,看冯珊珊还在休息,又看了一眼空的上铺,然后轻轻走出了寝室。

    她需要好好理理思路,虽然夜里遇上了阴,但是她并此刻并不担心,或许说是她知道,目前自己是安全的,反而她要琢磨唐心怡的事情。

    她不认为唐心怡会这样无缘无故消失,世界上不可思议的事情很多,但是对于出现的所谓戴了面具的巫师,雷凰觉得绝对是有猫腻了。

    早上有不少晨锻炼的人,雷凰顺着学校的绿化小路走过去,走到不远处一个人造湖旁边,只看见围了一堆人,雷凰微微停了一下,然后也走了过去。

    只见人造湖的湖水竟然变成了红色。

    “你们快来看啊,湖水变红了,不是说我们学校只有三个不可思议事件吗,怎么又多了一个。”很多人开始让人拿相机拍照什么的,雷凰缓缓蹲下身子,然后手轻轻的浸入水中,出来,手没有一丝红色,也就是说,这水的颜色不是红色的。

    雷凰抬头,看看天空,突然笑了起来,原来如此。

    “快下雨了,大家都回去吧”雷凰说了一声,然后回身要走。

    “你怎么知道要下雨了?”旁边有个人问。

    雷凰微微一笑:“你们看天空,多了很多湿气,虽然现在似乎有朝霞出现,但是却没有将这份湿气赶走,那么这湿气到一定程度就会变成水滴,而其实这些湿气,说穿了,就等同于半空中的云,水珠本身为无色,但是在阳光折射下就会有颜色,这也是有人说的朝为云暮为霞,而此刻是早上,天上为云,而云将光线折射水中,所以水就成了红色了。”

    “你说的是真的?”有人不信。

    雷凰再度笑道:“你们若不信就在这里,一会可就要下雨了。”这话才落下,就看见天空渐渐变黑,而原本的红色湖水也没了,然后哗啦一声,这雨还真的下了下来。

    雷凰微笑着跑到一旁的走廊下,其他人也都纷纷跑了过来。

    “我叫周亮。”一旁一个男同学看着雷凰,眼中闪着奇怪的光芒男。

    雷凰微微一笑,心中觉得这个男同学还真的是热情:“我叫雷凰。”

    “你就是这一届的高考状元啊,我听说过你。”周亮很豪爽,然后翘起一个大拇指:“你厉害,很多人都说这个湖水变红是有冤案什么的,结果竟然是自然现象。”

    雷凰轻轻一笑:“这不过是我正好知道而已。”

    周亮哈哈大笑道:“话不能这样说的,这里是公安学院,却流传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这种谣言都有人信,所以我特定建立了一个侦探社,怎么样,要不要到我这个社团来。”

    侦探社团,雷凰微微一笑,应该是冯珊珊所在的社团,她微微摇头:“我已经报了书法社了,不过我听你说你是侦探社团的,那么不知道你知道冯珊珊吗?她是我的室友。”

    “冯学妹,知道啊,昨天报了我们社团的。”周亮点头回答。

    雷凰微微叹了口气:“不过可能这几天,珊珊都没法上社团了,因为我们的室友唐心怡同学不见了,我们就接到她最后的电话,说是被什么戴了面具的巫师给抓了,现在我们都在找呢。”

    “什么,有这样事情?”周亮眼睛一亮:“如果学妹不介意的话,我也加入。”

    雷凰看着周亮:“学长你知道唐心怡在什么地方吗?”

    周亮笑道:“不知道,不过我既然创立了这个侦探社,自然是会找到蛛丝马迹的,走,我带你去看一些东西去。”说着就拉着雷凰就走。

    看样子这个周亮也是个说是风就是雨的人。

    雷凰被周亮拉到了一个教室,雷凰知道,这一处的教室都是空的,因为这里都是旧教学楼,如今学生基本上都是在新的教学楼中学习,所以老的这所教室都给学生做了社团成立的地方,周亮的社团侦探社就在这里。

    走进教室,雷凰眼睛一亮,这里的确是个不错的地方,里面布置了不少的书架和档案柜,也布置了一张会议桌,看来这周亮还真的有一套。

    “你随便坐,我拿点东西。”周亮到一旁档案柜上去找东西去了。

    雷凰看了看左右,左边的正墙还放了一个一人高的一副木雕:“这个地方布置的不错。”

    周亮看了一眼雷凰,嘻嘻笑着:“我啊,从小就喜欢破案的故事,小时候听大人讲什么包青天,长大了看国外的福尔摩斯,所以现在创立了这个社团。”

    雷凰到一旁坐下,然后点了点头:“你这里还真不错,再度转头,看见不远处的一个讲台上放着一个面具。”

    雷凰走了过去,随手拿起了那个面具,这个是有斑点的面具,雷凰随手把玩一下,周亮拿着一个盒子出来,看见雷凰在玩那个面具:“这还是去年迎春晚会上表演节目用的,我看着觉得挺有意思的就拿了过来。反正留着当个纪念吧。”

    雷凰的眼神微微注视了一下这张面具的脸上,微微笑了笑,然后将面具又放回了讲台上。

    周亮则招呼到:“学妹,过来,我给你看点有意思的东西。”说着将那个档案盒子打开。

    只见里面一叠资料,雷凰看见还有不少剪报。

    “这些都是那个戴了面具的巫师的资料,你瞧瞧。”说着将资料给了雷凰。

    雷凰看了看,还蛮仔细的,几乎这个巫师出身的揣测都有,雷凰眼神一转,然后看着周亮:“周学长,虽然这些资料很多,但是跟我找唐心怡同学有什么关系呢?”

    周亮认真道:“你可别小看了这些资料,你看看,这上面都说了,这戴面具的巫师一般出现都是在晚上,夜幕降临的时候,而且被他带走的女孩子,基本上三天后就会被杀,这就是共同之处。”

    “这些我都知道啊,但是这跟唐心怡目前在什么地方没有关系啊。”雷凰微微挑眉:“这些不过是个历史记录,最多就是记录哪个同学死了而已,我要的不是这些,而且我要的也不是死了的唐心怡,我要看见的是活着的。”

    周亮忙道:“你不要心急啊,你听我说啊,其实我还发现,这个戴面具的巫师基本上喜欢在新旧校区交接的那一片小树林出现,所以我们可以去那里找找看,说不定会有线索啊。”

    雷凰嘴角一扯,然后点了点头:“学长说的没错,但是现在时间快七点半了,我们要上课了,我要去换一身衣服,这样等下课后我会去那边看看的。”

    “那行,那一会我们下课后再那边小树林见面。”周亮不忘嘱咐一声。

    雷凰再度看了一眼周亮,然后点了点头,笑着离开了。

    回到寝室,冯珊珊正准备出门:“你一大早去哪里了,打你手机你都不接。”

    雷凰看看空间的手机,笑道:“刚才下雨,我就将手机丢空间了,也没注意,你先去上课吧,我换件衣服也去上课。”

    “嗯,桌上我给你打了两个馒头,你记得吃一点。”冯珊珊说完就出门了。

    雷凰换了校服,然后随手拿了一个馒头,走出了寝室。

    一天的课程过去,雷凰就去那个小树林,她心中一惊明显感觉到,在那个小树林说不定会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小树林称为树林真的很名不副实,因为其实这里就几排的小水杉树,雷凰在这里走了一会,突然,看见了一个红色发夹,这是唐心怡的东西。

    难道唐心怡真的来过这里,若是唐心怡真的来过这里,那么是为何而来的呢。

    雷凰知道唐心怡的性格是喜欢热闹的人,没事绝对不会来这种地方,来了,那么一定是因为某种原因来的,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雷凰微微闭上眼睛,心中却叹了口气,若是自己能够用流光眸就好了,可以看清楚一切,不过此刻因为异能受到了限制,所以暂时不能开启流光眸,那么她只有更加仔细的去找,然后去判断唐心怡到底会到什么地方。

    雷凰四处缓缓的走着,希望能够从其他的蛛丝马迹中找到自己要的线索。

    “你怎么这么快就来这里了,有什么发现吗?”周亮跑了过来。

    雷凰微笑着微微摇头:“可能是传说吧,所以没有什么发现。”

    “不可能啊,照说……”看雷凰看着自己,周亮忙收了口:“照资料所说,应该在这里会有一些线索才对啊。”

    雷凰微微一笑了笑:“不管有没有线索都不要紧,我相信我一定会找到唐心怡的,不过还要谢谢学长你的帮忙呢。”

    “不用客气了,唐心怡也算是我的学妹。”周亮也很认真的样子:“我一定会帮助你一起找到唐心怡的。”

    雷凰微微点头,这时候只看见不远处的原本葱翠的树竟然变成一片枯黄,雷凰微微一愣,这自己来的时候,她可记得这里虽然数目不多,但是绝对都是生命力,怎么也不过是瞬间工夫,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这个是怎么回事情?”周亮似乎有点不解,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看雷凰:“学妹,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

    雷凰也没有拒绝,走了过去,走到那个树林变枯黄的边缘的时候,雷凰感受到了死的气息。

    任何植物即便是变成枯木都会有一种灵气枯竭的感觉,但是不会是死的气息,而如今这里出现了植物死的气息,代表着,让这里花草树木变成这样的恶魔,是真正的将植物的灵气打死了,要想恢复基本不可能,这里已经成了一块死地。

    死地,进去的就只能是死物,雷凰的眼神微微变了变,看了一眼一旁站着的周亮。

    周亮手却没有任何触碰这里的植物,只是对雷凰道:“学妹,我们进去看看吧。”

    雷凰突然嫣然一笑:“好啊,我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情,据说这公安学院不可思议的事情多的很,我也想去看看这里的不可思议的事情的真实情况,不知道这个算不是第四个不可思议。”

    “自然了,说不定我们因此能够破解这个不可思议的谜语呢。”周亮一旁哈哈笑着。

    雷凰先走了进去,当雷凰的鞋子触到那个范围的时候,周亮的脸上泛起了莫名其妙的一丝得意,雷凰转身,看着周亮:“学长,你怎么不进来。”

    周亮呵呵笑了笑:“学妹。这是我过新炼制的死亡天使,你感觉如何?”

    雷凰看起来似乎有点惊魂稳定,狼狈的看着周亮:“我国?我们国家什么时候炼制这种东西,什么是死亡天使,你说来听听。”

    周亮倒也爽快,双手一摊:“这自然不是你们华国的,实话说吧,我叫藤田舟凉,中文名是周亮,我是倭国人,这次来你们华国,主要就是为了炼制死亡天使,只是这个死亡天使对于花草树木总是能杀掉,在对人上效果总是不好,中了后不是变成白痴就是不会说话,所以只好将他们杀死。”

    雷凰感兴趣的说道:“这就是所谓的戴了面具的巫师的真相了?”

    周亮有点沾沾自喜:“戴了面具的巫师,本来就是一个传说而已,我们只是将他们利用,其实不过是为了掩盖那些被我们沙掉的人的真相罢了。”

    雷凰算是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那么唐心怡人呢?”

    周亮得意笑了笑:“已经被送到怒火社去了,只怕很快整个西漠就会挂起大风。”说到这里,周亮感觉很奇怪,因为雷凰整个人竟然似乎一点事情都没有,这至少也已经过了有几分钟了吧,一般的人,即便是最小反应也应该是已经昏迷了才对。

    雷凰一脸镇定,少了慌张,多了温和笑容:“学长,谢谢你哦,讲了这么给我听,我想那个所谓的什么红湖其实也是你想混淆视听,可是你想不到我会解开红湖的迷,所以你就想利用我,然后我若是消失了,你就说是因为好奇是吧?”

    雷凰举一反三,对于周亮的目的已经了然于心。

    周亮既然能够将唐心怡送到怒火社,那么就是说明这怒火社并不简单,至少跟倭国一定存在交易,而且还知道唐心怡的身份。

    就目前来说,唐心怡的身份是比较特别的,首先她是千手帮帮主唐伟的女儿,其次,她是**团二当家苗嘉林的爱人,这样的话,掌握了一个唐心怡等于掌握了西漠四分之三的势力,要并吞那汤堡就很容易。

    雷凰心中不得不佩服汤大成,被自己那么一闹,至今都没有传出消息来。

    雷凰看着眼前的周亮:“那么怒火社和你们是什么关系?”

    周亮微微一愣:“你怎么知道怒火社跟我们会有关系?”

    雷凰微微一笑:“瞎猜的。不过现在我已经知道答案了,这怒火社大概跟你们倭国的关心匪浅,而你也似乎不怎么想说,但是这对于我来说已经没什么紧要了。”

    雷凰淡淡的看着周亮:“学长,其实我早就怀疑你了,任何一个同学,即便是好朋友都不会像你这么热情,何况你的热情是针对陌生的我。”

    “就算你知道又如何。”周亮不屑:“你现在根本躲不过我们的死亡天使。”

    雷凰无奈叹了口气:“我该怎么告诉你的,你的死亡天使对付别人或许有效,但是对于我,是真的没效果的,主要是因为我的体质实在是太特殊了。”说着笑了起来:“不然你以为在这个男人为主的学校中,我会这么大方的跟你来这里,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撒谎吗,唐心怡的性格绝对不会来这里的,因为她爱热闹,你的陷阱选择的地点实在是不够好。”

    雷凰说到这里微微叹了口气:“当然这一点我也不能怪你,只怪你实在是太不了解我们几个女生了。”说完手一伸,右手腕上的装饰镯子瞬间变成了那银丝,雷凰一卷一拉,周亮整个人被拉进了死亡天使里面。

    “你做什么,你要死也不该拉着我做垫背。”周亮大惊失色。

    雷凰好笑道:“学长,好像是你将我送进这里来的,如今我不过是让你也尝尝这个味道,我们华国人说的好,有因必有果,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们费尽心思研究的什么死亡天使,当然也应该让你们自己尝尝滋味。”

    “八嘎。”周亮此刻急的忘记了要伪装华国人了。

    雷凰则看着周亮急,她却一点都不急:“学长,这个死亡天使可是你们研究出来的,这样能够亲身体验它的效果你应该开心才是。”雷凰可以说是一脸的无害,好像根本就将这地方当成危险地带。

    “快带我出去。”周亮脸色已经非常苍白了。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如何骗唐心怡的,然后又做了什么,你将唐心怡交给怒火社,你们下一步要做什么,放心,你一时半刻死不了,还是快给我解惑吧。”雷凰不紧不慢的开口。

    “快送我去医院。”周亮抓着雷凰的手,他的脸色已经有一丝淡淡的灰色。

    雷凰则淡淡道:“我的答案呢,你还没告诉我。”

    “我全告诉你。”周亮也会有怕死的时候:“我们来西漠已经快十年了,这些年来,我们一边暗中研究死亡天使,一边想通知西漠的黑道,因为西漠的黑道有点像我们的山口组,明明不该存在的,但是政府却允许存在,只因为权术中的平衡之术,我们也知道,这个西漠自古以来就乱,因此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控制黑道,和华国政府达成表面上的平和,所以我们创建了怒火社,只是建立以后我们发现,这个黑道不简单,想要统一西漠的黑道,有点难,所以我们退而求其次,我们开始了决定先占住四分之一的西漠底下势力,至少我们搞研究有了保护伞,事实上我们做到了。”

    周亮喘了口气,然后继续:“前几天我们知道千手帮帮主唐伟的女儿唐心怡因为得罪了苗嘉陵进入了公安学院学习,我们觉得我们有了机会,我们都知道,这唐心怡用的好的话,我们就可以控制唐伟,唐伟表面上现在不管自己的女儿,只跟我们派过去的路子很好,但是我们都知道,唐伟从没信任过路子。”

    “等等,路子是谁,跟唐伟什么关系?”雷凰先问这个这文。

    周亮咽了一下口水继续:“纳川路子有个中文名叫卢娜,是我们大倭国培训的女特工,她潜伏到了千手帮,如今成了唐伟的老婆。”

    “哦,有点意思。”雷凰微微一笑:“你继续说。”

    周亮看了一眼雷凰:“唐伟其实已经怀疑路子了,所以不让唐心怡跟路子接触,暗中还派了保镖保护唐心怡,我们从路子那里知道,唐伟派出的保镖是一直看着唐心怡长大的,跟唐心怡的感情是非常好的,因此我就趁别人不注意,偷偷给唐心怡留了一个纸条,上面说放学后让她出校园,她的保镖在等她,有事情跟她说,她果然相信了,昨天傍晚放学,唐心怡就匆匆去了约定好的地方,自然而然就进入了我预先安排好的陷阱,我们打昏了唐心怡,将她偷偷送去怒火社,今天你出现是个意外,我不知道你为啥会出现,偏偏又遇上我,后来我听你说你跟冯珊珊是室友,我就想起,这冯珊珊和唐心怡也是室友,然后你又说在找唐心怡,我怀疑你知道了什么,所以想除掉你,因此才设下这个圈套的。想不到。”周亮说到这里低下了头。

    “想不到我不但看穿了你的圈套,你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雷凰微笑着接下话题:“其实我原本不怀疑你的,我最多诧异你的热情,但是当我看到你的侦探社的那个面具,我就知道你有问题。”

    “那个面具怎么了?”周亮微微诧异。,

    雷凰微微一笑:“你那个面具明明是你们倭国的某个村中的一个象征,据说你们倭国曾经研究打量的毒气,结果毒气泄漏,早晨过来一个村庄的人灭绝,后来为了记住那一次教训,在那个地方生活的人每到万圣节的时候都会戴这种面具,这种面具其他都没什么特别,唯一特别的是,这种面具的脸上鼻子上嘴边都会有一点点的斑点,象征当日毒发的样子,所以当时你说是新春晚会上的,我就有了疑惑了,然后你跟说我了这个地方,我先来的时候你还没来,我走了一圈你才出现,那是因为你在暗处,在等我找到唐心怡的那只发夹,但是你想不到我会矢口否认找到了那个发夹,所以你觉得我这个人一定是对你有了疑心,于是你下了杀心,决定与其这样被我怀疑还不如先下手为强,直接拿我当实验品。”

    雷凰微微挑眉:“说实话,不得不说,你们的算计真的很好,只是算错了一点,那就是你们永远不知道我的来历,我是高考状元,但是我的别的身份呢,你是个做特工的,居然不曾好好去调查我,真的让我失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