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三章魅影重聚
    只怕在他心中,怎么也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情景。=== 三味书屋  ===雷凰不去理会,这种时候,就是要给他点教训,省的以为英雄那么好做。

    德尔见了,微微沉默一下,跳到罗天放身边,然后在罗天放头上微微一敲,罗天放倒地昏迷过去。

    雷凰不会担心罗天放会有问题,因为他信任德尔,出手自有分寸。

    汤大成见状,只好喊着:“飞凰小姐,手下留情。”雷凰一个人已经够他跺脚了,何况旁边还有两个虎视眈眈的,因此汤大成觉得此刻自己服软是最好的。

    奈何雷凰是什么人,不可能你挑衅了就什么都不计较吧,所以淡淡道:“我现在正在兴头上呢。”

    言下之意,她这会正开心着,所以暂时不想住手。

    汤大成急了,急中生智:“统统给我住手,飞凰小姐要出气,只管请,我让他们不要动手。”

    不得不说这汤大成到底是个老江湖,他知道自己现在这样根本就不是雷凰的对手,所以索性就喊停,这么一来,雷凰还真不好动手,只能放弃动手。

    雷凰看着汤大成佩服的一笑:“汤当家的,果然不愧为一方霸主。”

    “哪里哪里。”汤大成苦笑道:“我这样做也是没法,飞凰小姐,这些都是跟了我出生入死的,如今若是都交代在这里,我也不忍。”

    雷凰瞥了一眼汤大成:“汤当家的,那么现在你的诚意呢。”

    汤大成无奈的看看左右已经死伤无数的人,他此刻也知道,再纠缠下去也没法子了,微微摆手:“算了,也不过是个女人,你们要带走就带走。”

    汤大成识相,雷凰也不会逼的太紧,微微摇头:“不用,我们只带走罗天放,那个女人,我们没兴趣,到底是你的家事,我不参与。”

    人在江湖走,总是需要一些帮助的,即便是利益结合也一样,雷凰对于婷婷这个女人没兴趣,而且她不是罗天放,自然不会。

    汤大成听了,看了一眼婷婷,眼中是杀气,若非这个女人,自己的汤堡怎么会成为这样子,对于雷凰一行人,他只能服软,但是对于婷婷,他可没打算放过:“多谢飞凰小姐了。”既然雷凰给了自己台阶,那么自然也不会太纠缠,只恭敬道:“原本想多留飞凰小姐的,不过现在到底也不方便,以后有机会请飞凰喝酒,汤某当给飞凰小姐赔礼道歉。”

    雷凰又恢复了原本的纤弱无力样子:“哪里,我要在西漠差不多呆上四年,希望四年中,我们能够很好的合作。”言下之意,她很可能会在四年中做些事情,希望汤大成能明白。

    “一定一定。”汤大成也不是啰嗦的人,同样也是个明白人,知道雷凰这群人是不能得罪的,所以他自然不会主动去挑衅。

    雷凰叫德尔提着罗天放走,也不管一旁一脸可怜兮兮看着自己的婷婷,有胆子惹出祸事就要自己去承担后果,这一点雷凰一直就是这么认为的,然后跟汤大成打了一声招呼,头都不回走了出去。

    出门后,看了看依旧昏迷的罗天放,雷凰对德尔道:“德尔,你应该会催眠术吧?”

    “会的,头儿。”德尔对雷凰道。

    “那么这个罗天放你催眠一下,让他忘记今天看见我的事情,我还要做几年学生,可不想太过出名。”雷凰淡淡吩咐。

    “是。”德尔提着罗天放到一旁去催眠去了。

    雷凰看着孟天生:“天生,听说你开了一个修车铺。”

    “是啊。”孟天生微微点头:“生意也不错,我打算过两个月再开一个。”

    雷凰笑了笑,孟天生开车行,别人不知道,她猜也能猜到,其实一切都是为了大家,因为只有那样,才能创造出更好的武器。

    拿出手中钢丝:“这是什么材料,想不到这么犀利。”

    孟天生微微摇头:“我也不知道,这是我上次去华京长城玩,无意中感觉到的呼唤,然后去了,就手指那么大一块东西,也不知道什么,原本以为是陨石,但是似乎又不是,反正不知道,好在我还能将它融化,然后做成这么一条钢丝镯子,我知道头有个玉镯子,那右手光秃秃的也不好看,平日你可以当她是个装饰镯子带着,有事的时候,它就是最好的武器了。”

    雷凰自然相信这一点,就刚才自己用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它的犀利,现在雷凰称手的武器还真的没有,因此点了点头:“好,那这个就给我吧,我也不客气了。”说着就缠绕在了自己的右手上,还真的好似一个寻常的装饰镯子:“不错,以后就叫丝镯刃。”那装饰镯子似乎感受到了,竟然微微颤动了一下,雷凰闪过一丝诧异,随后释然,有灵气的东西本来就是如此。

    罗天放此刻醒过来了,看看德尔,又看看不远处和孟天生聊天的雷凰:“雷凰,你怎么在这里?”

    雷凰瞥了一眼罗天放:“你好意思说,一点样子都没有,都给你们罗家丢脸,要不是你哥哥让我来接你,我才不会叫朋友来接你出来,这天下又不是没了女人,为了一个女人竟然去闯人家帮会,亏你做得出来。”

    罗天放的记忆如今已经更改,只知道自己去救婷婷,结果被抓,然后是德尔那个人带了五十万钱将自己赎出来的:“想不到这个德尔是雷凰你的朋友。”

    “不是我的朋友是你的吗,你不会认为让我打进去救你吧?”雷凰冷漠道:“以后少给你们罗家丢人了,救得了你一次我可救不了第二次,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说完也不理会罗天放,反正既然出来了,那汤大成也不会有这个胆子来找罗天放的麻烦,所以雷凰直接招呼了德尔和孟天生一声,就离开了。

    才离开,雷凰就接到冯珊珊的电话:“三姐,心怡家那口子要请我们吃饭呢。”

    雷凰笑了笑:“请吃饭是没问题,我正要去市区,这顿我请,天生和德尔来了。”

    “啊。”冯珊珊开心的叫了起来:“我马上过去。”

    魅影组中人不多,但是大家关系都不错,主要是都经历过了同生共死的劫难,所以每次聚会都会很开心。

    这两个绝对不简单,这是苗嘉林第一眼看见德尔和孟天生的感觉。

    苗嘉林也是个混了江湖比较长时间的人,这两个身上的散发出的气息,那是经历过不少风雨和杀戮才有的气息,苗嘉林不知道这两人为何跟雷凰混在一起。

    他有了一丝警惕,看来这个雷凰可能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德尔,天生。”冯珊珊开心的出来,给两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的拥抱我告诉少云会如何?”雷凰一旁轻笑,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冯珊珊一愣,然后过来,忙挽住雷凰的手:“三姐,你不会这样害自己的姐妹的了。”

    “是吗?我有那么好吗?”雷凰一脸无辜样子:“我以为我自己是个非常非常坏的人。”

    “说敢说三姐坏,我跟他没完。”说着还佯装的指指德尔指指孟天生:“你,还是你。”

    德尔突出笑容:“珊珊,你放心,我不会跟少云说的。”

    “还是德尔好。”冯珊珊开心的笑着,可不想德尔突然来一句:“我会跟曼尔克提一下的。”

    “死德尔,你怎么也被带坏了。”谁不知道曼尔克优雅的表面底下是绝对的腹黑,能陷害大家的时候,一定不会放过忙着跟曼尔克说了,曼尔克一定会去跟金少云炫耀。

    “好了,不说了,走,我们去吃好吃的,今天我请客。”雷凰笑道。

    “说好我请客的。”苗嘉林笑道:“不管你们今天来多少人,都是我请客。”

    “这倒是,这虽然不是**团的地盘,可到底也是属于你们西漠的,你是地头蛇,所以的确是应该好好的吃你一顿。”雷凰也不推辞。

    苗嘉林带着大家到了西漠比较有名的风味大酒店。

    风味大酒店在西漠是属于三星级餐饮,据说后面的老板是个官三代,不过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大家都知道,能在西漠这里发家致富而且站稳脚跟的,一定是有些能耐的和背景的。

    而且也不得不佩服这酒店的老板的发财思路,这里几乎笼络了西漠所有各色风味食物,来这里,绝对是能吃的过瘾,因此这个酒店,一般性也都是需要预定,才有包厢位置的。

    苗嘉林提前定下了包厢,所以大家都能很爽快的吃。

    雷凰夹了一块脆皮乳猪肉的皮,沾了点椒盐吃着,边吃边点头:“不错,难怪这里的生意这么好,这猪皮肥而不腻,香而且脆,入口自有一种留香的感觉。”

    “是啊,可惜来这里吃总是要订位置,这才让人麻烦。”唐心怡不满。

    苗嘉林笑了笑:“你以后要吃就跟我说,我带你们来就好了。”作为**团的二当家,自然会有他的优势在。

    “话说,苗讲师,我心中一直有一个疑惑,能不能这会给我说说。”冯珊珊咬着脆皮鸡的鸡腿,好奇的看着苗嘉林。

    苗嘉林看了一眼冯珊珊:“是不是好奇,为啥我一个黑道老大成了你们公安学院的讲师了?”

    “对啊。”冯珊珊眨眨眼睛,一脸纯真:“真的很好奇,这公安学院不是白道吗,那你自己也说了你是黑道老大,怎么就又能这么大大方方在白道中混呢。”

    苗嘉林微微笑了笑:“你若是在西漠生活上一年,你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雷凰听了这位心中微微一沉,苗嘉林这话也已经透露某一种信息,难道这个西漠的政府板子跟黑道已经合二为一了吗,雷凰心中迅速的在转着。

    “不懂,这跟我在西漠住不住满一年有什么关系?”冯珊珊一脸不解。

    苗嘉林微微一笑:“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就好像一个太极图案一样,阴到极点就是阳,阳到极点就是阴,明白了吗?”

    冯珊珊被绕混了:“你这么一说,我更加的不明白了。”

    雷凰一旁却深深地皱着眉头,然后看了看冯珊珊:“小四,当白天过去了,黑夜就会降临,当黑夜过去后,白天也会来临,明白了吗?”

    冯珊珊一愣,雷凰的话依旧不是很白,但是冯珊珊已经有点明白,可还是不懂:“算了,你们说天书是你们的事情,我还是吃我的烧鸡烤鸭和乳猪吧。”

    雷凰微微一笑,喝了一口饮料,嘴里也在吃东西,心中却在寻思了,这苗嘉林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暗中已经说明了一切,这个地方,黑道和白道之间,属于此消彼长之道,如果政府的能力高了,黑道就自然会收敛,但是若是政府的能力低了,黑道又会嚣张起来,因此形成了,黑白两道长久抗衡,虽然相互想倾轧,可是找不到各自的把柄,而苗嘉林会做讲师,未尝不就是黑道气焰嚣张的一种表现,是为了告诉外人,在如今这段时间,黑道中的人才是西漠的主人。

    雷凰微微皱着眉,雷凰将来也是要混体制的人,若是如今遇上这样的事情不处理的话,将来如何让人信服她,看来,在西漠或许她会有一场硬仗要打。

    “我倒要看看今天是什么人占了包厢,竟然我还不能进了。”大家正默默吃东西的时候,这包厢门突然被撞开了,然后走进来一个人,看见苗嘉林突然笑道:“我说是谁,原来是苗二哥啊,不知道您在这里。”标准的前卑后恭。

    “马老三,怎么你要来搅我的饭局吗?”苗嘉林已经收起了原本阳光正气的一面,露出的是强势霸道。

    看来这个马老三虽然现在看起来有点谦恭,但是基本上日常中,应该算是苗嘉林的对头。

    “哪敢啊,苗二哥,你是付老大的亲信,我比不上你,您用餐,我走。”这马老三看来也是个爽快的,即便跟苗嘉林面和心不合,但是却不显山不露水的。

    苗嘉林则道:“老三,来了就喝一杯,怎么,还怕哥哥我没钱付你的酒钱吗?”

    “哪里敢喝哥哥你的酒,我马老三也是知道自己的底子有几分的,跟哥哥你扳手,我可没那个胆子。”马老三直接服软还真让人有点意想不到。

    雷凰暗暗点头,看来这个应该就是**团的三把手马三,马三名字叫三,在**团也排行三,行为也有点瘪三,**团算起来是一个比较不错的黑道团体,雷凰有点不明白,为何会容忍,马三这样的人生活在**团中。

    雷凰等人不语,这是**团二三把手之间的矛盾,他们不能有任何说法,只能默默的看着。

    “马老三,你一向舍不得花钱,今儿来这里消费,我都觉得奇怪。”苗嘉林看着马三,眼中有一种打量,这种打量就好似利刃刺入马老三的心中。

    马老三看着苗嘉林沉默了一下,笑了笑:“那里,苗二哥,您是二把手,您的收入本来就比我多,我舍不得花钱,是因为要存老婆本,至于今天来这里。”说着神秘一笑:“不瞒你苗二哥,只因为我最近认识了个大人物,只要跟他打好了关系,我们要的那些东西,要多少人家提供多少。”

    “是吗,有这么好的大人物,这倒是让我好奇了。”苗嘉林笑了笑:“那么要不要哥哥将包厢让给你呢?”

    “哪里哪里,如果二哥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合桌啊,我也可以给二哥您介绍一下。”马老三知道这个苗嘉林在**团看似一脸阳光,其实是个铁面阎王,若是做了不合他的心的事情,只怕自己会吃不完兜着走,他目前还没打算得罪苗嘉林,再说了,他也知道苗嘉林对于生意交往没兴趣,他看重的是规矩,若是有人守规矩,做什么事情,他不管,但是如果有人触犯了他的规矩,天王老子他都会追杀,这也是整个**团的人害怕这个年轻人的关系。

    “好啊,我也想看看,不过,马老三,我先把话说清楚了,你做什么生意我不管,但是不能违背了我们**团的规矩,若是被我发现你阳奉阴违,出现危害**团的事情,你该知道,我的规矩。”苗嘉林先将话放在一边。

    “哪里哪里,苗二哥,你放心,我马三做事绝对不会连累了你苗二哥,只是我将客人带过来,您的几位朋友。”指指雷凰等人:“会不会不方便。”

    “不会。”苗嘉林果断回答。

    雷凰看了一眼苗嘉林微微皱眉,心中不禁暗叹这苗嘉林果然厉害啊,这样就将他们和他困在一处了,别的不知道,雷凰却知道,接下来要么不发生什么事情,若有事情发生,那么就一定会将自己几个和他捆绑在一起,雷凰只是奇怪这苗嘉林怎么会做这么危险的事情,这每个帮会的任何生意都是秘密比较好,自己和他即便熟,也没熟到可以将**团的一切告诉自己等人啊,而且自己目前的身份也不过是个学生,并不适合介入帮会的任何事情中。

    雷凰的心中不停的转着念头,等等,这苗嘉林不可否认是个人才,他所做的事情难道不过是试探,只因为他遇上了德尔和孟天生。

    德尔和孟天生不管如何都给人一张很神秘很强势的感觉,所以他想找机会试试他们两个,而马三不过是个契机,给了他试探德尔和孟天生的一个契机。

    雷凰的揣测其实已经接近**分,苗嘉林这样的做法,其实本身就是为了试探德尔和孟天生,他怀疑雷凰,但是他也只是怀疑,因为雷凰给他的感觉就是弱不禁风,这样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女,再厉害也不过是靠旁边的人,而旁边的人,此刻最值得怀疑的就是孟天生和德尔,这两个人一中一外,却同样的强悍,而且他看的出,这两个人对于雷凰是一种爱护。

    而且苗嘉林也调查过雷凰,他发现雷凰的档案就是一个母亲的名字,连父亲都没写,这样的情况一般情况就是私生女,没有父亲,但是雷凰不随母姓,他猜测雷凰的父亲必然是别有背景,所以对于孟天生和德尔的出现能够理解,可以理解为一个父亲不放心自己的女儿,来保护的,而要知道他们的来路,是白还是黑的,就需要找机会。

    马三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对于马三的生意,苗嘉林并不是特别信任,因为马三的为人就是抬不上桌面的人,他这样的人找的所谓的客人,基本上是没什么好人。

    马三呵呵一笑:“既然二哥这样说,那我就去请客人进来。”

    马三出去,很快,就带了人进来,是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大概三十出头,精神非常好,而眉目中似乎有一种警惕。

    雷凰微微挑眉,从他行走的气质来说,有一种雷凰熟悉的性质。

    特工?雷凰可以肯定眼前这个人绝对是个特工,但是这个人到底是哪个国家的人呢,倭国的还是其他国家的?雷凰暗中留意了起来。

    也就是雷凰会发现,因为雷凰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对于特工特别敏感。

    看了一眼马三,不知道他是否知道眼前这个人的来历,不过看眼前这么热络的样子,应该还不知道。

    “二哥,这位是葛京先生,一直在罗国做生意,最近才回来。”他对苗嘉林介绍,又对葛京介绍:“葛老板,这位是我**团的二把手苗嘉林。”马三继续介绍。

    “苗二当家。久仰大名。”葛京主动伸手一握。

    苗嘉林心中高看马三几分,眼前这个葛京给他的直觉就是个人物,站起来握手:“哪里,葛老板来我们西漠可真是难得。”然后让给大家相互介绍了一下,重新落座后,再让服务员重新上菜。

    苗嘉林看着葛京:“葛老板原本是在哪里高就的?怎么就来了这西漠呢?”

    葛京呵呵笑了笑:“苗二当家是爽快人,那么我也不藏着掖着,我呢,一直在罗国做生意,如今回国是想寻找一下我在华国的一些亲人,最近听说他们都去了华京,原本我是要直接去华京的,但是我家有个世仇,知道我回了华国,因此千方百计想害我,我想来想去只能走西漠进华京,这样比较方便。”

    “方便吗?”苗嘉林呵呵一笑:“这西漠区华京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到底这路不是很好走。”

    苗嘉林也是会说话的人,既然从罗国回来,必然会有一些对于华国黑白两道都比较在意的东西,而西漠可以过,但是要过这里,总也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雷凰看着葛京,想去华京,看来这个人不简单,从罗国去华京,其实可以直接飞到华京的,但是他却没有直接飞机,说什么有对手,雷凰可不认为这么简单,除非这个对手是政府人,不然绝对不可能控制所有的飞机场。

    “呵呵,苗当家的,放心,其实这次我也带了一些小礼物,只要苗当家的出得起这个价格。”葛京此刻倒真有一副投机者的感觉。

    “哦?”苗嘉林似乎也一脸兴味:“不知道葛老板能够提供什么小礼物。”

    “等等。”雷凰突然开口,然后站了起来:“你们既然要谈生意,我们也不好留在这里,而且今天是星期日,一会晚去了,赶不上晚自习,我们先走了,心怡,也一起走吧。”

    雷凰站了起来,其他人自然也都站了起来。

    唐心怡点了点头,她也知道有些事情自己还不知道的好。

    苗嘉林看了一眼雷凰,微微一笑:“雷凰你也太小心了,这又不是不能听的东西。”

    雷凰却嘴角泛起一丝笑容,看着苗嘉林,眼神露出一丝了然:“苗二当家,我们是学生,不要打扰我们的生活。”

    苗嘉林一愣,连葛京都一愣,似乎想不到雷凰会这样说。

    雷凰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先走了出去,来的时候是苗嘉林的顺风车来的,如今要回去了,自然是要找的士。

    雷凰问德尔和孟天生:“你们找好休息的地方了吗?”

    孟天生笑了笑:“西漠第一招待所303房间。”

    雷凰点了下头,表示知道了:“你们自己打的,我和珊珊心怡先回去了。”做了一个一会联系的手势,然后她们三人先打车离开。

    雷凰她们回到学校,门禁时间还没到,因此三人回到寝室,也是很安静,没人会来说什么。

    寝室熄灯时间上是十一点,雷凰她们各自梳洗后,也不过是十点不到。

    “喂,雷凰,珊珊。”唐心怡将头探出她的上铺,往下看两个正在看书的室友。

    “什么?”雷凰随口问。

    “你说那个葛京是什么来路啊?”唐心怡看起来很好奇。

    雷凰翻着自己的原版呼啸山庄,淡淡道:“什么来路也不管我们的事情。”

    “话不能这样说,你们难道就不好奇吗?”唐心怡直接道。

    “不好奇,他是什么来历,不管我们的事情,我们当前的事情是做好自己的学生的本分。”雷凰淡淡的提醒唐心怡:“所以你如果没事做就早点睡吧。”

    唐心怡也不在意,她就是觉得那个葛京绝对有问题。

    雷凰索性和尚书记,关了灯,直接朝里睡觉,省的唐心怡不断问。

    冯珊珊也看了一会书,然后缓缓睡了过去,唐心怡看她们两个都睡了,模糊中自己也睡了过去。

    当唐心怡的呼吸声看是传出有点规律的时候,雷凰睁开了眼睛,冯珊珊随后也睁开了眼睛,确定唐心怡睡着后对冯珊珊道:“注意她,我出去一下。”

    冯珊珊点了下头,雷凰悄悄离开了寝室,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离开了学校,到了西漠第一招待所。

    雷凰是爬窗上去的,当雷凰进入303房间的时候,德尔道:“想想你也应该来了。”

    雷凰随意看了一下:“我来是偷着来的,这长话短说,有些话我也不多说,你们记一下,这个葛京绝对不简单,我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特工的气息,但是到底是不是特工还需要我们去调查,还有如果是特工到底是哪个国家的,来我们华国有什么目的,总之你们这两天要小心,我可以感觉的出这葛京不简单。”

    “头,如果万不得已,我们可不可以灭了他。”孟天生问。

    雷凰淡淡摇头:“我们魅影不枉杀一个人,如果这个葛京真的是别国的特工,来我国是别有企图的,自然可以不用放过他,但是若是另外有事情呢,所以能不能灭了他,还要看他到底是什么来路,总之你们要当心。”

    德尔和孟天生同时点了点头,雷凰又道:“我的号码你们都知道,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打电话给我,今天晚上那一餐,我想那苗嘉林已经对我有了怀疑,不过也只是怀疑,还没个定数,如果我们平凡联系,有可能回打草惊蛇。”

    “那我们怎么联系你?”德尔问。

    雷凰沉吟了一下:“这样,如果确切有事情,你们依旧发传呼给我,传呼的特定号码你们定位h11,代表有重要事情,那么我会出来找你们的。”

    “好。”德尔和孟天神再度同意。

    雷凰又道:“还有,小心汤堡,被我那么折腾我,我可不信那汤大成会放过我们,所以你们这两天也要注意周围安全。”

    “放心吧,如果汤大成不只好歹,我们就灭了他们两个。”孟天生笑道。

    雷凰瞥了一眼孟天生:“你倒是简单,灭了他们后呢,谁来主持汤堡的一切,如果我们不接手,那么原本汤堡的地盘就会被千手帮,**团和怒火社给吞并,那么又将是一场腥风血雨,那样的话,反而不好,今天我从苗嘉林的口中探知现在黑道势力增长很快,所以我们万事要当心,在目前我们还没有完全摸清这里情况下,一切小心都是应该的。”

    听雷凰这么一说,孟天生和德尔也觉得有道理,自然没有任何意义。

    雷凰嘱咐完后就离开了。

    第二天,是周一,雷凰依旧继续参加上课,这天学校又发了动员学生参加社团的通知。

    中午去吃午饭,遇上了冯珊珊,冯珊珊咬着筷子好奇问雷凰:“三姐,你打算参加什么社团?”

    雷凰微微摇头:“不清楚,这个学校的社团有哪些我都不知道,我打算下午上完课到处去看看,看能不能找到适合我的社团。”

    如果不参加社团,平日的操行分就会扣掉,所以每个学生都不管如何都找个社团度过。

    雷凰不想让人怀疑自己,自然也需要找个社团过度一下。

    “不如我们去参加声乐团吧。”冯珊珊建议。

    雷凰微微摇头:“不行,我的喉咙根本就不能去参加。”对于这一点雷凰有自知之明,她不会去参加那个声乐社团。

    雷凰沉吟一下:“还是下午看看再做决定吧。”

    下午上完必修课,雷凰就开始拿着资料一个个去参观那些社团,大学中的青年们都是很有积极性的,而且这个时代,更多的是助人为乐,除了声乐团,还有舞蹈团,乐器团,书法社,香气社。

    雷凰感觉自己写的字不好,索性就参加了书法社。

    冯珊珊报的则是侦探社,据说是专门对世界知名案件进行分析的。

    雷凰知道后,只是微笑摇头。

    下课后回到寝室,直到晚上七点,唐心怡都没有回寝室,雷凰微微皱眉,问冯珊珊:“那唐心怡有没有告诉你今天不回来?”

    冯珊珊微微摇头:“没有啊,我还以为她跟你说过了呢。”

    雷凰微微沉吟,然后对冯珊珊道:“你去给苗嘉陵发个传呼信息,问问他,唐心怡还没回来是不是和他在一起。”

    冯珊珊答应一声,就出去了。

    过了一会,冯珊珊匆匆回来:“三姐,心怡没有和苗嘉林在一起。”

    雷凰微微一愣:“苗嘉陵怎么回复的。”

    “他说不是周末他不会来接唐心怡的,而且今天和葛京约好了要喝酒,根本不可能让唐心怡出去,不过他说他会去让人打探一下的。”冯珊珊认真开口。

    雷凰微微点了点头:“既然这样,我们就不用管了。”

    “三姐,唐心怡不会有事情发生吧?”冯珊珊有点担心的样子。

    雷凰微微一笑:“这根本就不用我们担心,既然苗嘉林说他会去注意的,那么我们就根本不需要太过担心了。”

    听了雷凰这么一说,冯珊珊也只能压下自己心中的不安。

    雷凰和冯珊珊没有离开寝室,这时候雷凰的手机响了,雷凰随手接起:“喂。”

    “雷凰,救我,我在面具巫师这里。”说完手机就挂断了,雷凰一愣:“喂喂,心怡,是你吗,喂。”

    “三姐,怎么了?”冯珊珊看着雷凰。

    雷凰脸色沉重:“刚才好像是唐心怡的电话,她给我打电话过来,说在面具巫师那里,我都不知道什么意思?”

    “面具巫师?”冯珊珊似乎知道什么:“三姐,你难道没听过公安学院有三大不可思议事情吗?”

    雷凰微微摇头:“我还真不清楚,莫非你知道?”

    冯珊珊点了点头:“我是知道,三大不可思议的时间,一个是会移动的教室,据说,公安学院的旧操场上,每年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个奇怪的教室,出现的时间很短,但是若是有人发现了,然后进去了,就再也出来不来,曾经数年前,据说就有一个女同学和她同学一起看见那个移动教室,一时好奇过去探险,结果再也没有回来。”

    “会移动的教室?很有意思,那么第二个呢?”雷凰好奇的问。

    冯珊珊认真道:“第二个叫做井中鬼影,据说以前在公安学院有一口水井专门是供给学院中的学生用的,但是有一次,一个学生一不小心掉进了井里,当时看见的人,忙过去救,但是怎么也找不到人,真的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啊,而从那以后,那口井每到月圆之夜,就会冒出一个人影在徘徊,后来大家都怕了,学校索性就封了那口井,但是奇怪的是,每到月圆夜,封锁的那口井会自动打开井盖,然后出现人影,到了第二天,大家去查,又会发现完好无损的锁着,据说这个事情好多人看见过。”

    雷凰越听越迷惑,这个世界无奇不有,雷凰从来不否认有鬼魅存在,至少自己超度的天河后山广场的鬼魂就是一例,但是不管是任何鬼魅,都不会出现人影,这是一种规则,雷凰此刻被冯珊珊说的挑起了几分好奇:“那第三个不可思议呢?”

    “第三个就是戴面具巫师,没人真正看见这个巫师的容貌,只知道是是戴了个斑点面具,被抓了后,如果三天内找不到失踪的人,那么三天后就会是一个尸体,而且往往是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有人说这个戴面具的巫师是上世纪被陷害的一个巫师,因为心中有事情未了,所以就在阳间捣乱,但是每一次,这个戴面具的巫师出现,都会让那个失踪的人给家人或者朋友一个信息。然后就要靠别人去找了。”冯珊珊继续。

    雷凰好奇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冯珊珊笑道:“我今天不是参加了那个侦探社吗,这个就是参加后最初了解的。我这里还有一本学校历史和传说的册子,上面也提到了这三个事情。”说着转身将拿出一本册子给雷凰。

    雷凰快速翻了一下,然后微微点了点头:“看来这个事情很有意思。”

    雷凰相信世间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存在,但是不信会在这所校园中,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那么一定存在着一个让人想象不到的谜团,雷凰原本没打算管那些事情,不过既然有人那么喜欢玩,那么就陪着玩玩吧,然后缓缓站了起来换好了衣服,才开口:“小四,走,我们去学校四周走走。”

    “走走,现在?”冯珊珊好奇的看看外面,外面的天已经很暗,虽然学校有路灯,但是有些地方其实还是惊悚的渗人。

    雷凰轻笑道:“你不想见见那个戴面具的巫师吗?”

    冯珊珊眨眨眼睛:“想啊,好,我们一起去。”说着也随便换了一身运动服。

    两个人下了楼。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