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 >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九章雷凰发威
    雷凰跳下去,迎面感觉到的是一股股冷风,好在头和眼睛已经做了极佳的保护措施,确定自己已经稳定了,才抬头看冯珊珊,看冯珊珊闭着眼睛下来,微微一笑,朝冯珊珊的方向微微一动,然后借住气流,稳稳抓住了冯珊珊的手。

    有了同伴的照顾,冯珊珊心中镇定了下来,眼中露出了笑容,虽然心还在不断急跳,不过已经好了很多。

    很快戴小月和侯紫颜也汇合过来,四人手拉手,在空中打开,倒是稳稳朝下而去。

    差不多还有二三百米的时候,四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放开了手,雷凰打开了降落伞。

    冯珊珊也打开了降落伞,侯紫颜也打开了,但是偏偏戴小月一拉,发现降落伞的绳子竟然断了,心中一惊。

    雷凰注意到了,微微一愣,忙过去一把抱住戴小月。

    “不行,一个降落伞支撑不了两个人。”戴小月喊道,即便没跳伞过也知道,雷凰身上的降落伞不可能支撑两个人的重量。

    雷凰微微一笑:“相信我,没事的。”

    而此刻冯珊珊和侯紫颜根本就没法过来,因为重量的不同,已经追不上雷凰和戴小月了。

    雷凰看下面,下面是平原,虽然有些树,但是也不多,若是正常的,这个地方降落是最好的,但是如今却是成了一个最大的危险区域。

    雷凰左右一看,看见左边是陡峭的山崖,此刻已经顾不得许多,她当机立断,朝旁边一跃,一手拉住戴小月,一手拿出了军工刀,直接刺入了山崖峭壁中,只能说,雷凰的运气很好,她刺入的地方正好是石灰岩,因此有点松,将雷凰两人的速度做了极大的缓冲,随着着军工刀向下滑,雷凰的脚一点峭壁,有了支撑点,然后一蹬,以山壁的树为支撑点,往下落,雷凰手一挥,隔断自己的降落伞,抱着戴小月,一滚,险险落地。

    两人一落地,冯珊珊和侯紫颜也先后落地了,顾不得整理降落伞,两人隔断绳子,就冲过来,确定两人没事才放心,冯珊珊喊道:“二姐,你的降落伞怎么回事情。”

    戴小月微微摇头,心中也是惊魂未定,若非雷凰有这一身精湛的功夫,若非雷凰反应敏捷,只怕自己这时候已经成为这天地中的一颗沙砾。

    “我记得大家出发前,一同检查过的,当时还是好的。”戴小月回想。

    雷凰沉默了一会:“我记得当时杜妃月在经过你面前的时候撅了一下。”

    戴小月好似也想起了:“是啊,当时杜妃月也不知道怎么,在我面前突然撅了一下,我扶了一下她,当时她还道谢呢,难道是杜妃月做的手脚?”

    “一定是她。”冯珊珊一脸气愤:“也只有她会这样不择手段,我说她什么时候改性子了,居然会道谢,原来是黄鼠狼心思,哼,一会让我遇上了,一定要她好看。”

    雷凰微微摇头:“老四,任何事情我们都要讲求证据的,虽然我们可以断定是杜妃月所为,但是我们没有证据,没有证据就不能说任何话语。”

    “难道就这样放过她了吗?”冯珊珊不服气。

    “放过?”雷凰冷笑:“我可没那么大的肚量,走吧,任何事情都会有一个因果,她既然种下了这个因,我自然会要回这个果,不然还当我雷凰是好欺负的了。”

    这一刻,雷凰在冯珊珊,戴小月和侯紫颜的眼中,似乎变了,此刻的雷凰不像是刚刚出来的十七岁花季的女孩子,而是一个久经战阵,冷漠无情的女罗刹。

    四个人抱着降落伞去一旁处置,虽然这次是救人,但是降落伞还是要处置好,雷凰找了个地方,挖了一个坑,然后将降落伞埋好。

    “咦。”听见冯珊珊诧异的声音。

    “怎么了?”雷凰收拾好,站起来,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军工刀,还好,还能用。

    “大姐二姐三姐,你们快过来看。”冯珊珊喊着。

    雷凰三人以为冯珊珊发现了什么,忙过去看,只见冯珊珊的降落伞丢在一旁,冯珊珊的面前有一个坑,坑中竟然还有一顶降落伞。

    雷凰一愣,忙蹲下,细细查看:“这是米国秘密研制的sp帆布材料,在空中稳定性胜过我国二十倍,依照这个降落伞的新旧程度,降落的人,大概是在这三天内降落的。”

    雷凰沉默了一下,然后拿出卫星通话器:“呼叫老板,我是雷凰。”

    “雷凰,我是君凛,什么事情?”通话器传来君凛声音。

    雷凰道:“报告老板,我在这里发现米国秘密研制sp帆布材料降落伞,依照降落伞新旧程度,我怀疑降落的人大概是在三天内降落的。”

    “雷凰,你立刻在附近再找找,可还有相似的降落伞。”君凛立即吩咐。

    “是。”雷凰切断通话,招呼戴小月,冯珊珊和侯紫颜一起开始寻找。

    “这里有一个。”侯紫月先找到了,大概是在离第一个发现不出十米的地方。

    “这里也有一个。”带小月也发现了。

    “我也发现了。”侯珊珊也发现一个。

    四姐妹找了一圈,一共大概是五个降落伞,雷凰再度接通通话器:“老板,找过了,附近找到五个处理过的降落伞。”

    “很好。”君凛点了点头:“雷凰,通知你组中成员,小心安全。”

    “是。”雷凰答应了,再度切断。

    “这样就好了吗?”冯珊珊依旧一脸好奇。

    雷凰微微一笑:“很多事情多问多错,我们不要问,但是我们这一路上要照顾好自己,别忘记了,我们是一个团队。”

    雷凰微笑着,心思却快速的迅速转着,这五个降落伞出现的不对。

    这是老君岭,依照准确的说话,这个地方虽然可以来旅游,但是除了特定的划分的旅游景点,其他地方都是原始未开发的地方,而且就目前来说,旅游业并不发达,因此这里可以基本上说是终年没有人烟,若非这次,国家飞机失事降落在此,雷凰等人也不会来这里,那么不来这里,就不可能发现这五个降落伞。

    若是只有一个,可以说是意外降落,但是是五个,那么证明这个降落是有组织有目的的。

    雷凰自己做过特工,所以隐隐感觉,这五个降落伞的主人也一定不平常,看来这一次老君岭之行,危险度是比较高的。

    雷凰看了看一旁兴致勃勃的冯珊珊,小心翼翼的戴小月,左右不断查看的侯紫颜,心中打定主意,不管如何都不能让她们有危险。

    四个人慢慢的行走着,她们行走的路线,都是一些未开发的路线,毕竟是找人。

    “还有多久能到达目的地?”冯珊珊擦了一下汗水,问带队的雷凰。

    雷凰看了看指南针,然后找出地图,观察了一下:“依照目前的路程来算,还有三十公里,怎么,这样就累了?”雷凰好笑的看着冯珊珊。

    冯珊珊微微摆手:“不累,只是感觉这样好无聊。”

    “无聊吗?”雷凰眼神一闪,原本手中把玩的绿叶突然朝冯珊珊袭击,似乎化成了一把绿色匕首:“来这里可一点不好玩。”这话才落,只见一条绿色的竹叶青掉在了冯珊珊面前,七寸中竟然插着一片绿叶。

    “飞花走叶,好功夫。”冯珊珊眼睛一亮,虽然刚才竹叶青掉下来的时候,真吓了她一跳,不过更多的是,她被雷凰的这手飞花走叶给吸引过去了。

    “三姐,教我教我。”冯珊珊眨着大眼睛。

    戴小月和侯紫颜也眼睛亮了起来,戴小月拎起那一条已经归西的竹叶青:“好一招飞花走叶,老三,我们都不知道你竟然身怀绝技,难怪会允许你来特训营度假。”

    雷凰听戴小月这话无奈道:“我还不想来特训营度假呢,难不成你们还想来特训营度假啊。”

    “呵呵,口误口误。”戴小月忙捂住自己的嘴,一脸的不好意思。

    其他三人见状不禁笑了起来,虽然现在环境有点艰苦,但是大家的心情却很轻松。

    “不过老三,你这手飞花走叶真的不错,至少我们的午饭有着落了。”戴小月提着竹叶青。

    雷凰沉默了一会:“也好,我们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然后再继续前进。”

    这老君岭可谓是山清水秀,雷欢他们走了没多久,就看见了一条小溪,戴晓旭将竹叶青剥皮,去了苦胆,洗干净了,就找了一块石头,一块块切好。

    冯珊珊和侯紫颜去找一些干柴来,雷凰则说去找点野果子,其实只是找个地方,然后拿出自己空间的果子就好了,主要雷凰还是想到处看看,那五个降落伞一直梗在了雷凰心中。

    风过,雷凰停住了脚步,入夏的风应该是带有热气的,虽然这里是山林,但是最少也带有一丝清晰,但是这个风中,有一丝血腥的味道。

    雷凰再度深深一闻,果然是血腥味,她双脚一点,飞上一棵树,然后微微闭上眼睛,再度张开,原本的双眸多了一丝的绿色,这一丝绿色能够让她看清楚百里内的一切。

    大约往南三十里的地方,只见五个穿着军绿色衬衫男子,脚上穿的是军用跑靴,五人围绕着一团火似乎在烤什么,旁边是一直带血的野猪,可以说,他们是在烤猪肉吃。

    三十里,如果是常人是感觉不到这么远路的血腥味的,奈何雷凰掌管的是生机,因此在生机中有一丝杂质,都会让她感觉到不同。

    看五个人,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虽然在烤肉,但是眼睛却不住的警惕四周,可见这五个是经验丰富的人。

    而且看他们的肤色和五官,雷凰确定绝对不是国内人。

    她打开的通话器:“老板,方向南角度73,偏西17,有五个外**人。”

    “知道了,你小心点。”君凛听后切断了话语,然后直接连通国内:“总部,我是动零,老君岭发现五个外**人,是否有特殊任务来我国。”

    “没有接收到其他国家要求我过援助的消息,动零,你要小心一点,可能来者不善。”总部那边嘱咐一句。

    君凛微微一笑:“我还在飞机上呢,发现的是雷凰。”

    “什么,小凰发现的。”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我说老三,你可要注意着点,可别让小凰出危险了。”

    “二哥,你着急什么,凰的能耐不亚于我,只不过现在年龄还轻,所以暂时还不是我对手,但是对付那些人,她绰绰有余。”君凛微微一笑:“你们不用担心了。”

    “既然你这样说,我自然不担心,反正到时候是你的……”君况说完呵呵一笑。

    君凛无奈一笑,切断的通话。

    雷凰这里跳下树,正好接到君凛的呼叫:“雷凰,国内没有任何国家求助的信息。”

    也就是说这五个人有可能是间谍或者类似群体,雷凰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概念:“我知道了该怎么做了。”

    雷凰切断了通话,整理了一下自己衣装,然后找了一张大的龟背叶,从自己的空间拿出了一些果子,然后捧着回到休息的地方。

    “老三,你真有能耐,这些果子你从哪里找来的,草莓,芒果,还有椰子。”侯紫颜笑着。

    雷凰微微一笑:“山人自有妙计,这种可不能跟你们说,你们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来问我。”

    “就是,大姐,你要不吃,就给我吃。”冯珊珊过来,直接捧过雷凰手中的果子,到一旁。

    戴小月这时候喊道:“大姐,老三,老四,蛇肉可以吃了。”

    没有其他器具,所以蛇肉是烤了吃的,雷凰趁大家没注意拿出一小瓶的食盐:“蘸盐吃。”

    三人长大嘴巴看着雷凰,冯珊珊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三姐,你是魔术师啊,这样都能给你找出来。”

    雷凰敲了一下冯珊珊的头:“有蛇肉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冯珊珊哈哈笑了笑:“有肉吃是好事,有魔术看也不错。”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虽然侯紫颜三人不知道雷凰的秘密是什么,但是至少一点,她们聪明的不会过多的问。

    吃的差不多了,雷凰才道:“刚才我查看了一下。一会我们要小心一点,我总觉得这一路上不会很太平。”

    虽然雷凰年纪不大,但是不知不觉,已经成为了四个人中的领头人。

    四人将吃的骨头什么的做了处理,即便此次以救人为主,但是该有的处理还是要处理。

    继续前进,雷凰从知道有那五个人开始,就全身心戒备,如果在三公里之内,雷凰早就出击,但是人家在三十公里处,雷凰不可能直接去三十公里的地方跟人挑战,但是依照目前前进的方向,雷凰知道,总会有遇上的时候。

    “救命啊。”一声救命惊破了寂静的山林,震的飞鸟‘扑扑’乱飞。

    雷凰等人一听,就听出来了是杜妃月的声音。

    “杜妃月的声音,我们不要过去了。”冯珊珊想起这杜妃月是算计戴小月的人,就一股子的气。

    雷凰瞥了一眼杜妃月:“过去看看也无妨,救不救可在我们。”

    “高,真高。”戴小月竖起大拇指:“老三你才是真正的狐狸。”

    侯紫颜一旁也笑了起来,倒是冯珊珊过了一会才明白:“走走,我们快去看看热闹去。”

    雷凰微微一笑,四人虽然急匆匆过去,但是还是注意四周,雷凰在接近杜妃月那边的时候,眼看就要到了,雷凰突然一个止步的手势。

    “怎么了?”侯紫颜过来,轻声问,戴小月和冯珊珊也忙过来。

    雷凰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做了一个手势,四人迅速到隐蔽处,只见,不远处杜妃月四人被困在一处旷野上,周围围了一圈的蚂蚁,密密麻麻,每只蚂蚁竟然有五六毫米的样子,身体成大形,且头部黑色,胸及腹部黑褐色,跗节褐色。

    “伊氏臭蚁!”雷凰若有所思。

    “伊氏臭蚁?是什么东西?”冯珊珊不改其好奇。

    雷凰沉默了一下:“伊氏臭蚁一般分布在天气比较温和的福省,一般喜欢在树皮下及树木的腐朽部分等营巢,有比较强的进攻性,常侵入室内窃食,受凉时候会释放中一种臭气。”

    “那就是对人没什么伤害了,那不要管那几个家伙了。”冯珊珊不在意。

    雷凰微微摇头:“一般是不会,但是眼前的伊氏臭蚁似乎又有一点不一样,一般的伊氏臭蚁体长五到六毫米,大形,头部黑色,胸及腹部黑褐色,跗节褐色。胸部如中胸背板、后胸背板及前伸腹节中央隆起,腹柄稍向前上方延长。

    雄蚁,体长一般两到三毫米。工蚁一般体长两到三点五毫米。体黑色,腹部琉璃色有光泽,上颚褐色,脚暗褐或黑色,跗节淡黄色,触角柄节黄褐色,鞭节褐色,头顶、腹部等有白色粗毛。头部卵形,后缘稍弯入,上颚粗短,具七到八齿。触角长,有白色微毛,柄节超过头顶。胸部细长,后胸末端有斜截的端面。足细长,腹柄结单一,呈直立或斜向前方。腹部短,末端下方肛门呈横裂缝状。

    但是你看眼前的这些蚂蚁,虽然也是大形,虽然头部是黑色的,胸及腹部是黑褐色的,跗节是褐色的,但是你仔细看,它们的腹部和符节上是不是还有一环环的黄褐色。”

    三人随着雷凰的话,仔细观察,戴小月点头:“是啊,还真有黄褐色,老三,这代表什么?”

    雷凰认真道:“这就说明这些不是普通的伊氏臭蚁,很可能是变异的,你想想,在这个地方,原本就偏北,而伊氏臭蚁这种南方的蚂蚁出现在这里,已经是不寻常了,而且还是变异的,你不觉得奇怪吗?”

    侯紫颜听了忙道:“你想到了什么?”

    雷凰微微摇头:“我需要一个思路,目前只是揣测中,不过首先要先救杜妃月他们四个人。”

    “怎么救?”冯珊珊一听,这里面还有其他的事情,就将各人恩怨先放一边了,虽然看不起杜妃月,但是想想那杨大用,胡一杯和金少云还是比较无辜的,至少人家也没欺负自己,因此还是决定和雷凰一起救人。

    “先水后火。”雷凰直接吩咐:“水是凉性的,按照正常来说,水本身就能淹掉很多,然后加上火烤,这样就是名副其实热锅上的蚂蚁了。”

    语气不无几分取笑。

    “我去找水。”戴小月先开口了。

    “我去找木柴。老四,和我一起去。”侯紫颜拉着冯珊珊就走。

    雷凰却再度认真的看着一切,没有动,她要想很多事情,这蚂蚁出现的太过蹊跷,那五个外**人出现的也一样不寻常,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呢,雷凰沉默着。

    戴小月的速度很快,很快用捧着一个个装谁的气球来了。

    雷凰见状,垫了垫水气球笑道:“这个方法倒是不错。”

    气球本身体积小,但是因为伸缩面比较大,作为临时装水的工具是最好的。

    戴小月把玩了一下这些水气球:“其实这些是我爷爷告诉我的,他说,以前打仗的时候,水是最重要的,因此个个地方都想法设法找水,有一次,敌人将我军一个医疗队逼上绝路,明明有水源,却偏偏没有装水的容器,而且还故作大方,说什么国内人不打国内人,因此要相互帮助,所以装水时间每天给一小时。

    当时可真的很危险,那些都是敌人的阴谋,对外为了说明的大方,其实是想着法子打击我军,为此,对于每个来我军的后方人士都要搜身,后来也不知道谁想了法子就是让一个小孩拿了一大堆气球过去,然后用气球装水,就解决了困难。爷爷跟我说了后,就让我每次出门随身都带不下二十个气球,就是为了预防万一,想不到今天倒是真用上了。”

    雷凰再度垫了垫这些水气球,微微点了点头:“是啊,其实生活中很多东西都能给我们很好的思路。”

    说话间,侯紫颜和冯珊珊已经回来了,手中带了一大捆的干柴。

    雷凰让侯紫颜和冯珊珊设法将火烧起来,然后雷凰和戴小月拿着水气球先走了出去,杜妃月看见雷凰和戴小月:“你们来干什么,来看我们笑话吗?”

    “妃月,不要胡说。”杨大用微微皱眉,对于自己这个队员的性格,他也有一种无奈。

    雷凰暂时不想理会杜妃月,不过却并代表该忍受她的无礼,她直接道:“老实说,你生你死,跟我没关系,我也懒得管,只不过我不想杨大用,胡一杯和金少云陪着你死,要知道国家培养有一个有用之人不容易,即便我们知道来了特训营,每一步踩的都是危险,但是我也不想他们丧失在今天这种意外中,如果不是他们三人也在这里,你,老实说,我懒得管。”

    雷凰冷笑一声,然后随手拿过戴小月递过来的水气球,用手垫了垫,然后直接朝蚂蚁堆砸了过去,不需要特别去打破这些水气球,水气球在接触地面的时候,由于蚂蚁的硬而瞬间噗的一声,就散开了,散开了,只见瞬间蚂蚁都在水中,虽然水很快渗入地下,但是潮湿的地面是蚂蚁害怕的。

    此刻侯紫颜和冯珊珊拿了几个火把出来,侯紫颜迅速丢了几个火把给杨大勇几个人,然后所有人齐心,一起去烧蚂蚁。

    被水困住的蚂蚁,此刻也只能挣扎。很快,蚂蚁全部成了焦糊一片。

    杨大用几人脱困后,收拾了一下,才对雷凰四人道:“今天可真的谢谢你们了。”

    雷凰微微摇头,不语,杜妃月却冷冷道:“本来就应该救我们,这有什么好谢她的。”

    “你说什么呢?”冯珊珊怒了:“你们为啥在这里,你们又不是没有指南针,这个地方离出事地点的方向根本就不一致。”

    杜妃月有点语塞,讪讪不语。

    杨大勇笑了笑:“我们一不小心都弄掉了指南针。”

    “四个人的指南针都掉了?”雷凰有点诧异了:“怎么可能。”

    军用指南针本身就是特制的,即便是在冰天雪地中,也不会出问题,而且有强烈的防磁性,因此对于指南针是特别的重视,雷凰可真不知道他们的指南针是怎么会被搞掉的,这种错误根本就不像他们这种老队员会范的。

    雷凰怀疑的目光看了看四人,四人中,杨大勇无疑是比较诚实憨厚的那种人,他不好意思的抓抓头,然后道:“是啊,都掉了。”

    雷凰微微点了点头,对一旁戴小月和冯珊珊道:“二姐、老四,你们的指南针给杨大勇和金少云。”

    “好。”对于雷凰的话,戴小月和冯珊珊从来不会违背,大概,下意识的,她们已经将雷凰当成了主心骨了。

    杨大勇接过指南针,一脸感激:“谢谢你们。”

    “为什么给两个。你们就不能多给一个吗?”杜妃月还真有点不知天高地厚。

    “妃月。”杨大勇才喊出口,雷凰已经一个闪身,所有人没看见她是如何做的,她的左手已经掐住了杜妃月的脖子:“杜妃月,你不要得寸进尺,若非同是战友,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你所做的事情,即便死一百次都抵消不了我的怒气。”

    “我……我做了什么了?”杜妃月还真的是死不悔改。

    “做了什么?”雷凰冷笑道:“你居然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我问你,戴小月降落伞的绳子是不是你弄坏的。”

    “我没有,你胡说。”杜妃月叫着。

    “我胡说?”雷凰的手一紧:“这次出任务的连着教官,直接接触到降落伞的就我们几个人,所有人都没有接触过戴小月,只有你,在准备跳伞前,似乎故意要摔倒,是戴小月扶了你一把,当时,你的手整好接触的是戴小月身上的降落伞褒,是吧?”

    “那又怎么样,那也不能冤枉我做手脚啊,再说了,你们自己跳伞,应该自己检查。”杜妃月还真的是强词夺理。

    “说的真好。”雷凰的嘴角泛起一丝邪魅:“你真要证据吗?”

    “证据,什么证据?”杜妃月有点害怕,也许应该说是心虚。

    雷凰手没松,却笑了起来:“当然是从你嘴里出来的证据了。”

    “我说了什么,我什么都没说,再说了,她那降落伞的绳子被谁割断的,谁知道呢。”杜妃月叫嚣着。

    “我好想没说她的降落伞的绳子是被割断的吧?”雷凰直直看着杜妃月:“你倒是未卜先知啊,竟然知道她的绳子是被割断的。”

    “我……”杜妃月也知道是自己露了马脚了,索性道:“我瞎猜的。”

    “瞎猜的?”雷凰手一紧:“那我就当是手误好了,不知道我这手误的感觉如何?”

    “你……放开我。”杜妃月这会是真的害怕了,这一次,她是感觉到了雷凰真的想杀她的心,她一直摇头:“我错了,我不该那样做,对不去,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吓唬吓唬她的。”

    一个人当在死神接近的时候就会害怕,一害怕很多事情就噼噼啪啪的说了出来,杜妃月就是这样的人,她害怕了,所以什么都说了出来:“我错了,我再不敢了。”边说边摇头,无非就是想挣脱雷凰的控制。

    雷凰手一宽一送,杜妃月整个人跌坐在地上,雷凰冷冷的看着杜妃月:“那么你们的指南针是怎么回事情,我不想听废话,我们所带的指南针是什么级别的,我心中有底。你们是什么样的人,我也知道,所以你最好实话实说。”

    也许是真的怕了雷凰,杜妃月不敢隐瞒。

    原来杜妃月虽然会跳伞,但是却胆小,这跳下来的时候就哇哇大叫,然后左右乱动,结果她身上的东西就叮叮当当掉了下来,包括她自己的指南针,军工刀,很多东西都没了。

    好吧,没了就没了,好歹其他三个还有,偏偏降下后,她非要带队,指南针没了,只好用别人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平日没好好听,竟然连个指南针都不会用,偏偏怨指南针是坏的,也不等别人回过头来,剩下三个指南针都被她丢的没影了,这下好了,为了找指南针,只能凭着一些最后的方向来找,不知不觉就到了现在这个地方。

    想找点东西吃,看见一旁就蘑菇,杜妃月就自告奋勇去采,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惹来了一大群的蚂蚁,然后所有人被困在蚂蚁中,看着蚂蚁密密麻麻的,即便知道他们不会吃自己也不敢过来啊,要知道被蚂蚁咬上一口可就难过极了,因此就只能这样被捆着,还好杜妃月唯一的用处就是声音响亮,求救声把雷凰一行人给带了过来。

    雷凰四人听到这里,不禁看着这个奇葩。

    真的不亏为奇葩了,雷凰问杨大勇:“你们和她也算是老战友了,难道不知道她的性格。”

    杨大用苦笑道:“知道,但是知道归知道,现在这样的特殊的任务,我们还没出过,所以不知道她竟然能这样出格。”

    真的是出格,这样的人能留在特训营真的是个奇迹。

    雷凰无奈摇头,对杜妃月道:“这事情我不过问,但是等这次任务过后,你自己去跟教官解释去,如果你能留下来,证明你真的与众不同。”

    雷凰不是笨蛋,像杜妃月这样的人能够留在特训营,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杜妃月这个人绝对是有门路的,偏偏还是不小的门路,要知道,特训营进来就是生死闯关,而杜妃月这样的人能够留下来,而且能够活下来,就证明一点,不是她不简单,就是她背后的靠山很厉害。

    而眼前的杜妃月,说她不简单,谁也不会相信,那么只有一点可以说明,那就是这个杜妃月的后台一定很深。

    雷凰微微摇头,对于别人的身世后台,她没兴趣,她如今有兴趣的是要让杜妃月不能再捣蛋,前途很渺茫,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在这个森林中,生与死随时就在自己身边交错。

    古怪的蚂蚁,神秘的外**人,已经让雷凰明白,此行救人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雷凰沉默了一下,一双清眸瞬间变冷,直直看着杜妃月:“杜妃月,我不管你来自什么地方,在接下来的路程中,你最好不要多作怪,如果因为你导致其他人有危险,我不介意直接杀了你。”

    “杀人要受军法处置的。”杜妃月心中有点紧张,可还是不忘回嘴。

    雷凰却笑了起来:“军法处置,如果我不杀你,导致其他战友出问题,那么这个责任会是如何?”

    “我……我……”杜妃月不敢说话。

    “给你两个选择。”雷凰直截了当:“要么我给你呼唤教官,让你直接回去,要么从此刻开始,你听从你们队其他成员指挥。”

    “我,我要留下。”杜妃月的心中其实巴不得回去,但是她知道,一旦如今这样,没完成一丝一毫任务,还差点害的队友陷入危险,这样回去的话,即便自己的后面有势力保护自己,但是也会因此丧失留在军营中,倒不是说,她不能去别的地方,只是所有人都知道,只有从特训营出去的人,那才是国家的人才,这也是为何她家里送她过来的原因,只因为如今家族开始没落,如果再没一个出挑的人出来,只怕家族真的没救了。

    “很好。”雷凰点了点头:“你最好记住我说的话,不要认为我在吓唬你,若是被我发现,你还是在背后搞小动作,你该知道到时候就没有什么情面可言了。”

    杜妃月只能忙不迭答应:“我知道,我知道。”

    雷凰回头问杨大勇:“这样的话,我们在这里分手,分两个不同的方向去搜索比较快,毕竟早一点到出事地点,说不定能早一点救人。”

    杨大勇点了点头:“好,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雷凰,你是好样的。”然后挥手:“走,我们出发。”

    目送杨大勇等人离开后,雷凰很侯紫颜等人做了一个出发的手势,然后朝另一条路而去。

    路是人走出来,这一点都没有错,虽然此刻没路,但是雷凰她们可以开辟一条路出来,但是即便已经加快了速度,这边走边开路,整个速度也缓慢了多。

    眼看着太阳要落山了,侯紫颜上前,问雷凰:“老三,我们要连夜赶路吗?”

    雷凰左右看了看,然后道:“这里不适合休息,而且因为救杨大勇他们,我们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了,所以要多走一段路,我查看过地图,依照这个方向,差不多再五公里,有一条小溪,晚上我们就在那边休息。”

    侯紫颜点了下头:“那我们出发吧。”

    冯珊珊此刻有点狼狈,毕竟走山路还是第一回,不过精神很好:“其实如果可以,我倒想多走一段路,毕竟那里还等着我们救治呢。”

    戴小月也点了点头:“是啊,老三,能不能再多走一段,我看我们还行。”

    雷凰听后拿出地图看了看,然后点了下头:“依照我们现在的速度,我们已经走了十五公里,离出事地点还有差不多十五公里左右,如果你们不觉得乏的话,我们走下去,大概晚上十二点左右可以到达出事地点。”

    “能早到就早点过去。”侯紫颜也这样说。

    “好,那么大家现在原地休息十分钟吧,喝口水,吃个果子。”说着就从自己的袋子中掏出几个梨子丢给大家。

    冯珊珊眨着眼睛笑道:“我就说,三姐是魔法师,我们真看不出你什么地方藏了东西。”

    雷凰神秘一笑:“有些秘密说出来就不灵了,还是让我继续保持一份神秘,反正不管什么情况,都饿不死你们,渴不死你们就是了。”

    要不是怕惊世骇俗,雷凰随身就能掏出好几箱的矿泉水出来,不过那样的话,雷凰的秘密也就被人发现了。

    休息了十分钟,雷凰才继续走。

    夜幕已经开始慢慢升起,雷凰一行人每个人都带了一个随身手电,虽然,这种手电在没有充电的情况下可以用七十二个小时,但是依旧为了节省电源,雷凰之让两个人打开手电,另外两个节省着。

    别人也许不明白,雷凰却是深深明白一点,任何时候节约资源是最好的自救方式。

    夜晚的森林,不断的传出夜莺的叫声,给人一种心慌惊悚的感觉。

    “真有点心慌。”冯珊珊虽然一向胆大,但是真在这个情况下,她的脸色有点不好。

    雷凰沉默了一下,丢给她一个苹果:“边啃个苹果,边走,没事,有我呢。”

    森林的寂静看似平静,但是却时时提醒这里处处的危险。

    风过处,传来微微呼啸,雷凰听了微微皱眉,看看四周的环境,心中总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好似前世会出事的感觉,看来这一趟不会很平静。

    随着忐忑的心情,十五公里似乎已经走完。

    闪烁处,传来了一丝丝的光亮,似乎那里有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