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在东莞的艳事(第二季)最新章节 > 我在东莞的艳事(第二季)最新章节列表 > 第9节
    “是啊。( 西陆文学  )”

    “好色。”

    “不关色不色的事,你太美了,让人心头,为什么偏偏就成了别人的女友,哦,真让人受不了,我可以摸着那里睡吗?”

    “可以。”

    我把手伸了过去,她里面是真空的,刚才虽然穿上睡衣,可是乳罩并没才戴上。也许是实在太困了,我的手虽然触摸着她柔软弹性的**,可是还是困得不行,最后,两人不知道说了多少话,后来又睡着了。我只记得第二天早上,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睁开眼就看到她躺在我的左侧,张大着眼睛看着我。

    我也是侧着睡,而且还是向右的方向侧着,一下子看着她那张漂亮的脸,在如此近距离,倒让我吓了一跳,我一下子惊醒了,甚至坐了起来,有一种惊慌失措的样子。她说:

    “醒啦。”

    我这才醒了过来,意识也变得清醒一点儿,想起昨天晚上的事。

    我又躺了下去,我看着她,把手伸了过去,抚摸着她的小脸蛋,我说:

    “如果你男朋友知道你现在跟我睡在一张床上,不知道会着何感想。”

    “江涛。”

    “怎么啦?”

    “你好无聊啊,哪壶不开提哪壶。”

    “开个玩笑嘛。”

    “生气了。”

    “真生气了?对不起,跟你开个玩笑。”

    她把头扭了过去,似乎真有生气的意思。我也知道小女孩喜欢耍些小性子,哄一哄就可以了,上前去抱住她,由于是第二天早上,我们身体也有些冲动了,后面也顶着了她。她也有所感觉,推了我一下,又笑了:

    “坏蛋,没安好心吧。”

    “来一次?”

    “来你个头,快点起来,上班了。”

    “几点了?”

    “八点了。”

    “不行,我要嘛。”

    “要你个头,以后给你。”

    我知道也没可能得到,只不过顺着惯性继续开着玩笑,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关系在进一步深入,而且我也不能明白女人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可以跟我睡在一张床上,可是又什么事也不发生,这也太怪异了。

    女孩的心思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

    我们上班是早上九点,虽然我们住的地方在五山,就在华农某个老师的房子里,离公司也算比较近了,可是也得坐公交车,也要等车,也要一些时间,所以,八点钟也必须得行动了。

    李海燕换衣服的时候,发现自己**有两条红印,她转过身来对我说:

    “你看,你抓的。”

    “是吗?”

    “就是你昨天抓的。”

    “再亲一下,安慰一下你。(  )”

    “再亲一下,安慰一下你。”

    我含住了她的**,我感觉到自己冲动的厉害。由于穿着的是内裤,身体的某个部位起了反应,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出来了。她也看到了,看到了之后又是“格格”地笑,然后推开我:

    “行了,再不起来,上班就要迟到了。”

    “今天去江湾大酒店。”

    “为什么啊?”

    “陪杨总啊。”

    “还陪啊。”

    “是啊。”

    “哦。”她哦了一声,已经把衣服穿好了,“那晚上早点回来,我们一起吃饭。”

    “好,来,亲一个老婆。”

    “臭美,谁是你老婆?”

    虽然这样说,可是李海燕还是亲了一下我的脸。我看着她匆匆忙忙去洗手间洗脸,然后又站在镜子前照来照去,不但照大镜子,而且还拿起小镜子在脸上照来照去。嗨,女人就是麻烦。我也起来了,慢腾腾地行动。后来,李海燕自己出门上班去了,我稍晚也去了杨总所住的江湾大酒店,虽然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五分钟。

    “对不起,迟到了。”站在杨总面我,我说。

    “没事。”杨总说。

    “路上有些塞车。”

    “小袁,你有两个问题,我可以给你指出来。”杨总笑着说。

    “请杨总多指教。”

    “第一,你时间观点要加强,说九点,就九点,不能迟到一分钟,你迟到五分钟。第二,不要找任何借口。我们做咨询的,以我们的专业精神为别人服务,我上次给大家讲的麦肯锡的方法你还记得吗?”

    “记得记得。”尽管,我不懂什么狗屁的麦肯锡的什么方法,可是还是点头哈腰。

    我发现在生存面前,个人所谓的尊严啊,人格啊,只能算个屁。只要条件合适,我点头哈腰,装孙子的本身不比历史上任何一个佞臣差。

    上午陪杨总,中午和杨总一起吃了个饭,然后杨总赶下午的飞机飞往上海。总公司在北京,可是上海广州天津,好几个地方都开着分公司,杨总虽然年纪不大,可是事业却做得不小。

    据说也是有背景的,他也并非平民子弟。这也就好解释了,为什么别人开公司只能赔钱,而他开公司就赚钱,而且中国移动的生意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得到的,一年几千万的生意,不是那么好赚的。

    我是下午回到公司的,回到公司以后,温勇倒是早就在等着我了,虽然我并不待见,可是他倒把我当成知心朋友,或者不是知心朋友,就是想找我谈谈他那些烂事,他不是一直想追李海燕吗?

    “我昨天给李海燕写了信,可是今天她还没反应,你说我有戏吗?”他说。

    “难说。”

    “为什么这么说?”

    “至少没表态,说明你还有希望嘛。”

    “是吗?”

    “你想啊。”

    “是哦。”

    这样一说,温勇居然也高兴了起来,一扫刚才忧郁心情,而且还拍着我的肩膀说,如果搞定了李海燕就请我吃饭,他和李海燕一起请,请我吃大餐,不是十块钱以内的快餐。

    我倒笑了,我知道,他搞定李海燕是绝无可能的。本想跟他说实话,可是又不知从何说起。两人站在外面的走廓里一边闲聊,一边就打算回办公室,你出来太久了,公司领导看到了也不好,至少对你会作出工作不负责的评价。

    随时一句话可以炒掉你。

    打工仔么。就是这个命,也没什么好抱怨的。正在这时,李海燕出来了,去洗手间洗她那个杯子,看到我,又看到温勇,可能想起什么,但是当时没说话。

    我和温勇坐回到办公室的位子上之后,李海燕也回来,她翻了翻抽屉,找到那封信,然后拿到温勇面前,说:

    “温勇,还给你,拜托以后少写几个错别字。”

    只一句话,倒把温勇搞了个大红脸。

    说起错别字,真不能怪温勇,温勇本来就是学计算机的,也不是学文科的,写信,讲文学本来就非他的所长,他的长项在于计算机,在于理工科。可怜的温勇一下子呆在那里,脸红红的,四周看了看,同事们虽然看到了,可是假装没看到,又低下头去工作。

    王副总好奇地在SKYPE上问我:

    “怎么回事?”

    “这还看不出来,男追女隔重山。被拒绝了。”

    “小温想追小李?”

    “是啊。”

    “小温没戏,小李喜欢的是你。”

    老王就是老王,姜还是老的辣,而且人家能做到副总,肯定不光是会吹牛拍马,没点真本事,想在这公司里混也不可能出头。我还是大吃一惊,本来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没想到王副总一句话洞见了生活的本质。可是我不能承认,我还是说:

    “别胡说。”

    “没胡说,我看得出来,小李有事没事,老往这儿看你,哈哈。”

    老王居然也发一个笑的表情。

    我还没敢承认这个现实,只跟老王说了一些敷衍的话。

    12.

    不过装孙子也有装孙子的好处,没过多久,我居然被提拔成杂志主编,从前那个主编比我早到一个月,而且也的确是资深编辑,还持有记者证的那种,曾在深圳某报做过编辑部主任。

    我是最先从李海燕那里得知这个消息的。一天晚上,李海燕对我说:

    “老张可能要被炒了。”

    “不会吧。”

    “今天梅总通知我把他人事关系处理一下,让通知财务结算他工资。”

    “老张可惜了。”

    “你好像挺同情他。”

    “是,四十多岁的人了,打工也不容易。”我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而且我也知道这一天是早晚会来的,这一段时间只看到王副总不断地去责骂老张,说起来,老张跟老王(王盛王副总)也是同一年生人,都是六零后,至于哪一年,实在记不清楚。

    要炒一个人,通常的办法是先指责他工作做得如何不好,然后,让你心生惭愧,自动离职。可是老张也是一根筋,还真以为自己工作做得不够好,一起加班加点地干,有时候还特意向老王请教。

    “老王,我改,一定改。”

    “老张,不是我说你,你真的不适应这份工作。”

    “那你说咋办?”

    “实在不行,只能再另找一份。”

    “工作也不好找哇。”

    “是不好找,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王副总跟老张的谈话就当着办公室里众多同事进行的,大家都清楚老张可能要被干掉了,一方面同情老张,一方面又觉得老张这个家伙实在不醒目。后来我才明白,不是老张不醒目,老张是在装傻呢。

    混一天算一天工资,一个月也有五千块钱呢。

    直到有一天,老王也实在受不了了,只得直接把他叫进了办公室。先给老张倒了一杯水,然后坐在老张对面,先是叹了一口气,装出一付不情愿的样子,说:

    “老张,你也看到了,这项工作你实在不能胜任。”

    “王副总,我以后会适应的,你再给一次机会吧。”

    “给了,我不止给你一次机会,可是你看写的稿子,你让客户没法通过啊。”

    “没有挽留的余去吗?”

    “可能没有了,上次杨总过来,就说要炒你,我保了你的。”

    “真的?”

    “你信不过我?”

    “信得过,信得我。”

    “还是啊。”

    “杨总三次要炒你,我保你保了三次。”

    “还是得谢谢你啊老王。”

    “老张,以后大家还是朋友。”

    “是朋友。”

    老张听说最终结果还是要炒掉自己,心里也有些难过,年纪已经过了四十,再找起工作来也难,除了会写字,什么也干不了。就是写字,打字还是用拼音输入法,也打不过年轻人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