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在东莞的艳事(第二季)最新章节 > 我在东莞的艳事(第二季)最新章节列表 > 第7节
    以后的日子,我们依然是一个屋子里,一起吃饭,一起坐公交车去上班。{}早上她如果起来,就敲我的门,如果哪天我起早了,也会去敲她的门。

    只是以后好长一段时间我们没有再拥抱,再接吻。

    这让我有一种错觉,我以为那天晚上真的发生过我们拥抱,接吻的事?我甚至怀疑自己的记忆出现某种误差。

    在办公室里,温勇又问我:“你帮我问了吗?”

    “问了。”

    “怎么说?”

    “没戏。”

    “为什么?”

    “你长得太难看。”我直接说,其实有些半开玩笑的性质。

    没想到,本来是玩笑,可是温勇居然又生气了。一生气搞得我也有些不好意思,这样说人家,人家长得其实也不是很难看。可是如果说狐臭,估计更得把我恨死。

    哎,生气就生气吧。反正我也不喜欢他。

    温勇这个人生气快,可是过后很快又会不生气,不生气之后又会来找你。果然,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我出去上了一趟洗手间,在楼外的走廓里,温勇又拉住我:

    “老袁,老袁过来,我问你个事。”

    “什么事?”

    “我给李海燕写了一封信,帮我递给她怎么样?”

    “老温,我服了你了,还写什么信啊,直接打电话,或者手机短信不更好吗?”

    “不,不, 我觉得还是写信比较正规些。”

    “那也可以写电子邮件啊?”

    “不,我觉得还是写上纸上正规些。”

    “要我帮你递?”

    “是,麻烦你了,老袁。”

    “老温,不是我说你,女人最烦你这种没有勇气的男人。”

    “帮个忙吧,我明天请你吃中饭。”

    不是为一顿饭,老温请吃也就是十块钱不到的快餐,也没什么吃的,想一想我跟李海燕也是一种处于爱情与暧昧之间的关系,我还帮老温给人家递信,这叫什么事啊?

    可是温勇这个人小心眼,也不好拒绝。我就信收起来了,经过前台时我把信交给了李海燕。李海燕还一脸兴奋地问我:

    “什么?”

    “看看就知道了。”

    “可以现在看吗?”

    “可以吧。”

    “那就现在看啦?”

    我笑了一下,走开。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来。

    我的工作说忙也忙,每个月月底那几天最忙,上半月一般不太忙,因为每期杂志,从策划到内容,到出去采访,先出大纲,给中国移动审核,然后通过了,就直接去组稿,撰稿。(  )

    我正在办公桌前坐着,继续写稿。梅总在线问我:

    “小袁,来我办公室一下。”

    “好的。”

    我进了梅总的办公室。

    8.

    再交待一下梅总这个人,梅总的名字叫梅琳。一听名字你就知道梅琳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漂亮女人。是的,她年纪也就三十岁左右,后来才弄明白,是75年的。虽然年纪也不小了,可是还没结婚。而且保养得还不错,如果你是第一次看到她,也只以为她才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的样子。你会惊讶她这么年轻却做到公司老总。

    据李海燕私下里说,跟总公司的老板有一腿。我听后也只是笑笑,没当回事。

    总的来说,女人说女人,一般来说是没好话的,指望一个女人去夸另一个女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虽然来公司也一个月了,可是却很少跟梅总说话,一来是她是广州公司总经理,而且不用直接负责我的工作,跟我也说不着。

    不知道现在找我是什么事?想到这些,我心里还有些紧张。

    我进了梅总的办公室,梅总叫我坐,并且还端了一杯水,递给我。让我也有点受宠若惊,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心里还想着是怕王副总打了我的小报告,会不会炒掉我啊?

    虽然我也不是很在乎这份工作,可是失业以后又得找工作,找工作的过程是对人心理的一个极大摧残,叫人受不了。你会感觉到自己就像在奴隶市场的奴隶,求着奴隶主把你买回去。

    虽然你不甘心,可是也无可奈何。

    “小袁,最近一段工作还适应吧?”梅总说。

    “还好。”

    “好好。”梅总连说了两个好。

    我看着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是接下来梅总问我会不会下棋,这次不是五子棋,是围棋。原来是总公司老总杨总从北京过来了,杨总最大的爱好是下围棋,什么李昌镐古力李世石之类的比赛,每次必看,不但看而且人家的谱还要研究。

    我的求职简历上兴趣爱好一项也填了棋类。

    “杨总是美国海归,最爱下围棋,你能陪他下下吗?”梅总问。

    “我?”

    “是啊,行吗?”

    “不知道行不行哦。”

    “要不跟我先下一盘吧。”

    “啊,梅总你也会下棋?”

    “是啊,你以为啊。”

    “真没想到,没想到。”

    虽然是上班时间,可是是梅总邀请,也没人会说你半个不字,而且办公室的门还关着呢,别人还以为你在里面做什么大事呢。不会想到原来是下棋。

    下得比较快,也要了近一个小时,毫无悬念地,我赢了。

    虽然我很想输一下,让一下。毕竟人家是老总,可是又想到不是陪她下,而是为了陪总公司的杨总下,如果输了也许没有机会了。就使出了全力,没敢让子。

    “你赢了。”梅总说。

    “承让承让。”

    “小袁你下得真不错,从前学过吗?”

    “也没怎么学,不过我大学时有个同学,隔壁宿舍的,每次过来跟我下,一起研究棋谱。”

    “真不错,今天晚上一起去吃饭,然后陪杨总下棋。”

    “好。”

    “先出去工作吧。”

    我出了梅总办公司,坐回到自己座位上。

    虽然在梅总办公室里并没有做什么,可是公司里的同事却不这么看,而是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我,仿佛我衣服穿错了似的。其实大家的心情我也可以猜出来,大概是介于嫉妒和羡慕之间吧。

    说起来是公司,好像人事关系应该很简单吧。不,只要是有人的地方,人事关系就没有简单的。相反,还挺复杂的。

    李海燕也在SKYPE里问我:

    “梅总找你有什么事?”

    “下棋。”

    “下棋?”

    “是。”

    “我不相信。”

    “是真的。”

    “五子棋吗?”

    “差不多吧。”

    “骗人。”

    我对着电脑屏幕笑了。虽然说的是真话,可是任何人听了,第一反应就是假话,看着就像假话,这就是人生的荒谬之处,可是你明明讲的是真话。我也没打算跟李海燕说明。

    我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李海燕,她也正抬头看我。

    虽然坐在一个办公室里,却不能说话,最多一个眼神的交流。还好,李海燕也没戴眼镜,视力也挺好,而我,虽然读了这么多年书,眼睛也还没近视,倒不是别的,也确实不是用功读书的学生。

    倒把视力保护下来了。这也适合眉目传情,如果两个人中有一个是近视,那就没办法用眼神来表达意思了。呵呵。

    “晚上回家再跟你说。”李海燕在线上说。

    “今天晚上我不回去吃饭了。”我说。

    “怎么啦?”

    “陪梅总啊。”

    “哎——”

    不知道为什么,李海燕打了一个哎,然后又发了一个叹气的表情。

    那天晚上在一家比较好的餐馆里吃饭,还喝酒,当然,老总是国外留学回来了,对于喝酒也有一种西方人的文明,不喝了不强求。

    我只喝了少量的。

    一起吃饭了除了梅总,我之外,还有王副总,以及各个部门的主管。咋一看,只有我一个是一个普通职员。倒让我有一些不好意思。

    吃饭的时候收到李海燕的一条短信:“真在陪梅总吃饭啊?”

    我回:“是。”

    她:“还有别人吗?”

    我:“北京的杨总过来了,还有好多人,公司管理层都来了。”

    她:“哦,那我就放心了。”

    我拿着手机呆呆地看了半天,不知道李海燕说“放心了”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李海燕真的是爱上我了?虽然我也有些爱上她了,而且两人之间关系也有进一步发展,可是中间毕竟有一个她的男朋友。

    我俩的关系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啊。

    9.

    吃完饭之后,大家都散了,杨总是住在某家酒店里。梅总带着我到了杨总房间,介绍我:

    “小袁,袁江涛。”

    “你好,坐。”杨总伸出手来。

    杨总是北京人,美国海归,人长得高高大大,大约有一米八的样子。我曾经天真地认为,个子太过于高的人,智力肯定不够,可是杨总居然是国外读的硕士,肯定还是有水平的,也推翻我从前的假设。

    接下来我们下棋,梅总倒是在一旁端茶倒水。第一盘我赢了,杨总要求再下一盘,我故意输了,而且还不能输利让杨总看出来。杨总说:

    “不错,真不错,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杨总厉害啊。”

    “小袁,你水平也是不错的。”杨总说,“小梅,你要学学这一手。我这一手棋是有讲究的。“

    梅琳站在一旁笑了。后来,我们又打算摆第三盘的时候,手机响了,我示意了一下,走了两步去接电话。电话是李海燕打过来的。

    “江涛,你还不回来吗?”

    “怎么啦?”

    “你一个人在家里害怕。”

    “哦,我现在还有事,一会打给你啊。”

    虽然有些不情愿,可是李海燕大约也听出来了,我身边肯定是有人,而且之前我也跟她说了,梅总和杨总在。

    虽然不情愿,可是李海燕还是挂了电话。

    我又回到座位上。梅琳说:“现在也晚了,不打扰杨总休息了。”

    杨总说:“好,小袁,我帮你订个房间吧,就不回去了。”

    我说:“也不是很晚,打的也可以回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