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8章cFra
    “陛下,您看起来今天心情不错。”在返回陶宫的马车上,王国宰相德博蒙听着陆逸哼着的小调笑道。

    “是的!”陆逸看着窗外那边驻足于路边朝车队观望的学童,继续哼着自己的小调。1799式步枪开始定型量产已经是案板上定钉的事了。而自己原本以为会更加保守顽固的王国陆军,也按照一种保守的行事规律进行陆军改革。当然,最让他愉悦的并非是王国的军队,反倒是回程的路上看到的这些学童。

    纵观自北方议会至王国众议院这七年来立宪制政府最伟大的成就,既非工业与商业的繁荣,也非军队的强大,亦非大巴黎改造计划。而是妇幼家庭事务大臣与教育大臣奥兰普德古热夫人为这个王国所推行的教育改革。尤其是在其兼任教育大臣之后,这位以一腔热忱与爱心工作的女士的的确确改变了法兰西,并且是以一种能够看得到的速度在改变。以至于陆逸都不得不放弃原本让拉法叶特就任教育大臣的打算,而支持由奥兰普德古热夫人兼任。

    兰斯城外这些学童就是奥兰普德古热夫人工作成果的最好佐证。在法兰西各地的城镇,在这个时间,都能够看到那些放学的学童走在城镇与乡间的道路上。在大革命之前,虽然法兰西已经有一套教育体系,但是由于执行力度以及诸多种种的沉珂,使得法兰西王国虽然受教育人口众多,但是总体识字率却不高。而与路易十五国王以及路易十六国王同处于一个时代的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他当初所继承的也是一个教育水平堪忧的王国。与法兰西王国一样,乡村学校的师资素质良莠不齐,这些学校所培养出来的人几乎都是多多少少存在一些读写缺陷的人。但是腓特烈二世却在其统治期内大力推行教育改革,在他离世之时,也就是法兰西王国大革命爆发前三年,将普鲁士王国的识字率提高到了90%以上。

    而大革命之前的法兰西王国仅有巴黎男性与女性的识字率达到了90%,王国总体识字率却只有47%。直到革命结束之后,刚刚上任不久的妇幼家庭大臣奥兰普德古热夫人在向当时的教育大臣多次追问无果的情况下将法兰西王国与不列颠王国的教育状况对比报告递交到了国王与众议院。在得罪了诸多政府官员之后,终于让王国政府认识到了教育改革的紧迫性。最终担任王国宰相的路易亲王以及众议院调整了内阁结构,由奥兰普德古热夫人兼任教育大臣,主持教育改革。固然这些年的教育改革成果依然不足以使得法兰西成为这个世界上识字率最高的国家,但陆逸相信,只要法兰西依然保持着在欧陆教育人口最多的优势,那么迟早都会得到回报。无论是将来军队之中士兵识字率与推行低级士官的需要,还是高端的近代科学工业需要。在王国的每个地方,都需要大量识字的人群。

    对于陆逸的回答,德博蒙老头莞尔一笑。他不明白年轻国王快乐的来源,他仅仅只是觉得国王哼的这首小调不错罢了。随即,德博蒙老头又对陆逸问道:“这首香颂似乎还是第一次听陛下您哼起,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德博蒙老头知道陆逸在每次心情不错的时候都会哼一些小调,不过通常都只是来来回回地哼那么几首,今天这首还是第一次听到,而且还是在国王口中很少见的香颂。

    “哈?”直到这个时候,陆逸才回过神来。“这首?”被德博蒙老头一问,陆逸也不太清楚刚才自己哼的到底是那首歌曲了,因为大多数他心情好的时候,根本就是无意识地随便哼那些前世今生听过的歌曲。被这么突然一问,反倒是是给忘了。随机,陆逸犹豫了一下,又对德博蒙老头问道:“刚才哼的是什么我忘了,老师你能哼一下吗?”

    “当然!”德博蒙老头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唱道:“DouceFrance,Cherpaysdemonenfance。Bercéedetendreinsouciance……”唱着唱着,德博蒙老头摆着手摇了摇头:“后面的就听不清了。”

    “我刚才有唱吗?呵呵……我自己倒是忘了。”看着德博蒙老头唱不下去的样子,陆逸笑道:“老师,这首歌就叫《DouceFrance》。”陆逸在前世听的香颂并不多,来来回回就那么几首,也就大概能记住是什么名字,歌词里大概说个什么事情,需要表达一种什么样的感情而已。还没到能够记住歌词的程度,哼出来的完全只是听了无数遍之后对原来歌曲的音节模拟而已。没想到德博蒙老头竟然就这样听着自己还原出来了。

    “这首歌……让我想起了许多年前……”说着说着,德博蒙老头渐渐地沉默了。仿佛在回忆着许多年前的事情。许久之后,感叹道:“那些遥远的过往依旧历历在目,反倒是近日种种模糊如前尘韶光。”

    “那些遥远的过往依旧历历在目,反倒是近日种种模糊如前尘韶光。嗯……”听着德博蒙老头的言语,陆逸将这句话细细地品味了一番。然后点了点头:“老师,你还真是个天生的诗人。”

    “咳嗯……”听罢,德博蒙老头尴尬地咳了一声:“陛下,这句话是莱昂纳多达芬奇说的。”

    “哈哈,是么,那可真巧啊。原来他也说过。”

    “……”虽然对于陆逸的胡扯很是无语,陪同这位年轻国王长大的王国宰相知道,这是国王回避尴尬的一种方式,而且年轻的国王也只有在跟自己亲近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才会表现出这幅模样。无奈地笑了笑之后,德博蒙老头靠在了车厢上,一脸轻松地低声哼起了那首旋律:“DouceFrance,Cherpaysdemonenfance。Bercéedetendreinsouciance……”很快,看着窗外的年轻国王也随着他的调子又下意识地哼了起来,慢慢地将那些零散的歌词给补齐。而年轻的国王并不知道,在他的身后,德博蒙老头已经掏出了那本随身携带的小本子,迅速地将那些模糊的歌词都给记了下来。

    “嗯!”当笔尖在那个小本子上点下最后一个符号之后,德博蒙老头满意地点了点头。一边看了看那个本子上所记的歌词,一边笑道:“陛下,我不知道到您还是个香颂诗人。”

    “什么?”

    当陆逸再次回过头来的时候,德博蒙老头已经对着手上的小本子开始轻唱了:“亲切的回忆,回到我的脑海之中。我又看到我穿着黑色的校服,当我是小学生的时候,在前往学堂的小路上,我放声歌唱。那些没有歌词的抒情歌,还有来自往昔的老歌。亲爱的法兰西,我童年时亲爱的祖国,我无忧无虑轻轻地摇晃,我把妳呵护在心中。我的村落,有着钟楼与庄严的楼房,那是我跟同龄的孩子们,一起分享快乐的地方。我深爱着你,为你献上这首诗。是的,我爱妳,无论喜悦或者悲伤……”

    看着正闭上双眼一脸陶醉的德博蒙老头,陆逸皱着眉头笑了笑。“老师,你还是那么文艺。”

    “哦?”德博蒙老头睁开了双眼。“难道这首歌不是陛下您创作的?”

    “呵呵,我是国王,不是吟游诗人。”陆逸下意识地回答道,不过说完之后他才意识到德博蒙老头说的是刚才这首歌,所谓的香颂诗人说的也就是香颂歌词殿词人。而这首歌……虽然不知道创作年代,但肯定是自己从前世带来的,并且德博蒙老头竟然从来没听过。

    “安茹王朝(金花雀王朝)的狮心王理查一世就是一位杰出的香颂诗人,并且其深以为荣。”德博蒙老头仿佛是在念叨一般,一边说着,一边将那个小本子收入怀中。看起来似乎对年轻国王不屑诗歌的行为有些不满。

    “狮心王理查?”陆逸一脸的不可思议,他实在是想象不出来那个拿着大板斧,率领英格兰十字军跟萨拉丁一路砍到黑的法国佬咏唱香颂的模样。

    “是的,陛下。”德博蒙肯定地点了点头。

    “好吧,那就是我写的。”

    “…………”德博蒙老头实在是不知道应该以何种表情来鄙视这个无耻的小国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