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4章坑蒙拐骗伊莱诺
    正当陆逸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之中,对可能存在的敌人进行清点的时候,叩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宫廷侍卫禀告说伊莱诺夫人闻讯之后从凡尔赛宫赶来。随即,陆逸示意宫廷侍卫让伊莱诺进来。结果伊莱诺一进来之后,他保持着固有的雍容姿态,直到宫廷侍卫们将房门再次关上,就立即换了一张脸怒气冲冲地走到马龙的面前,劈头就问:“你到底是怎么保护陛下跟那个老家伙的?竟然让那老家伙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用枪打破了肚皮。”

    “博蒙老头的命还长,暂时死不了。”对于德博蒙老头遇刺之时,马龙也显得很内疚。

    “马龙,他能活到现在不是因为他的身手够好。而是因为上帝怜悯这个无儿无女的老家伙。他已经到了腿脚打哆嗦的年纪了,就算一枪打不死他,以他的年纪也撑不了太长时间。”说完,不再管闷闷不语的马龙,伊莱诺不停地起伏着。过了半响,她长叹了一声,打开了折扇,试图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当做完这一切之后,她才转过来对陆逸道了一声:“抱歉,陛下。”

    “不用在意,夫人。”陆逸点了点头,而后双手相握,顶着下颌对马龙吩咐道:“把事情再跟伊莱诺夫人说一遍吧。”说完之后,陆逸闭起了双眼。

    作为王室机密局内务部分工作的负责人,马龙最近的工作的确做得有些疏忽,这一点就连陆逸都能感觉得出来。最起码,以往由伊莱诺负责内务工作时给他带来的那种安心舒适的感觉没有了。马龙是一位需要别人经常交代他应该怎么干比较好的人,换而言之,他负责内务工作只能算合格,与以往两位仿佛生来就适合负责内务的德博蒙与伊莱诺相差甚远。但偏偏像内务这样地殊工作并不像政府官员或者是众议院议员那样随便找个人上去都无所谓。

    负责内务的人仅仅只有天份还是不够的,必须是那种值得信赖的人才可以。而即便是满足了以上两点,像这样的部门,即便是既有天份又值得信赖的人也不适合长久在任。长久地把持权力会使得一个人的想法发生转变,产生非份之想。固然他们没有胆量直接谋算国王,但至少隐瞒与选择性汇报还是可以做到的。

    前世的拿破仑建立的法兰西帝国政府并不乏极有天份的内务大臣(警察大臣),例如富歇,可是众所周知富歇基本上在整个第一帝国时期都一直保持着对那位帝国皇帝欺瞒,最后甚至直接将皇帝给卖掉。在统治方面,拿破仑做得不够好,他一生都致力于保证军事的胜利,为自己加诸民望,让自己时刻保持着神圣的光环。可是这样的光环在那些真正能够长久把持帝国权利以及财富的廷臣眼中,几乎没有任何秘密的皇帝却犹如坐在皇位上的模特。而偏偏,所有一切都被这些心怀叵测的大臣们看在眼中的皇帝又喜欢在他们面前故弄玄虚。

    陆逸对前世法兰西革命帝国制政府内务工作的失败引以为戒,故而除了政府应有的内务部门之外,专门保留了只属于国王的王室机密局。并且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陆逸都没有将其公开,并转变为政府部门的打算。因为专门为以及保留机密而存在的王室机密局,若是可以被公开的话,那将不再有什么机密可言。在直接使用国家暴力机构进行统治已经开始落伍的时代,统治与被统治者之间信息的不对等,才是当前标榜自由与平等的新式统治结构进行长久统治的根本。公众看不到究竟谁才是统治这个国家的人,那么他们要对谁不满,要反对谁自然也无从谈起。没有充足的信息支持,谁又能知道引导公众反对统治的人,是不是就是长久统治他们的人呢?

    官方所存档的王室机密局信息在路易十五国王时期就已经标示解散了。而重新建立的王室机密局则处于政府混乱期,当时路易亲王纯粹是以王室资金来支持这个部分运作。再加上王室重返巴黎之后,又对这些讯息进行了一次清理,而内阁海军次官办事处的挂牌只属于一个讯息收发传达部门。陆逸相信,这种范围大小的信息扩散度足以让人们只会停留在类似于异想天开的猜测中,假以时日,当阴谋论频繁地出现于公众视野之时,那么所有的人对于这些讯息也只会一笑了之。

    而现在的问题是,无论是王室资本还是王室机密局,都缺乏合适的核心人员。陆逸理想之中的王室资本应该像前世历史上的诸多财阀一样以家族的形式存在,并且在王室资本内部以家族法度来替代国家法度。所有家族金融要职都必须由家族内部人员担任,只有男性家族成员才能够参与家族金融活动。家族通婚仅限于表亲之间,防止因为继承导致财富稀释与外流。将资本活动分散于世界各地的市场,绝对不对外公布财产。财产的继承不经由熟悉王国律法的律师插手,遵循家族内部法律进行传接交替。以此来构筑一个天长地久的王室金融集团,这将是君主**制度的另一种延续。

    至于法兰西王国,作为国王陆逸将给予这里所生存的人民所有能够用以标榜的自由与平等,给予法兰西王国民众们的私生子和女性继承人以继承权,稀释以及分解他们的财产,抑制相似的政治家族、大贵族以及财阀出现,除非这样的家族愿意依附于王室资本之下,以代理人或者台前伪装的形式为王室资本服务。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才刚刚开始,确切的说,这个构建之中的庞大帝国是以陆逸本人为开始的。自己父亲的两位兄弟自然不用考虑,至于才7岁的弟弟路易斐迪南,陆逸认为自己没有权利为他决定命运。只有对自己的子孙后代,他才能理直气壮地给予他们安排一种既定的命运。

    若是今天自己死于刺杀,那么一个现在尚处于雏形之中的明日帝国就只能到此为止了。想着,陆逸朝旁边的伊莱诺看去。可此刻这位夫人一点都没有生儿育女的觉悟,靠在陆逸的书桌边,将折扇抓在手中,双手环抱于丰满的胸前,气场十足地听马龙将今天刺杀事件的疑点一个个地说完。

    听完之后,这位夫人也没多问事情的疑点,而是对马龙问道:“两名刺客救不回来的事情有几个人知道?”

    马龙想了想:“当时许多人都看到刺客服下了砒霜,虽然我们在第一时间就将两个刺客给拉走,但我想人群之中一定混有同谋以观察行刺结果。”

    “他们是否看到无所谓,我只关心有几个人知道刺客必死无疑,马龙。”

    “除了那些负责救治的医师以及守卫之外,无其他人知晓。”这一次马龙没有太多的犹豫。

    “好!”伊莱诺点了点头。“不要再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现在让人去找来大量的牛与鸡蛋,大概再过两个小时,也就是黄昏时分,遣人召唤可靠的皇家科学院化学专家前来。”

    “为什么这么做?”听完伊莱诺的话之后,马龙的第一反应就是提问。

    “因为我想试试看有没有人会存有跟你一样的疑问,一样想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马龙。”伊莱诺放开了环抱的双臂,略带失望地叹了口气:“马龙,你要做的这些事情关乎陛下和博蒙老头的性命,你不能再像现在这样一有疑问就开口询问,你可以先缓缓,等待他人向你说明,或者自己再多想想。因为现在毫无头绪,策划这场刺杀的人没有给我们留下太多的线索,我们暂时毫无头绪。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自己做一些措施试试,看能不能误导幕后的主使。这样的行刺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举国震惊的大事,就像我们曾经做过的那些‘大事’一样,再熟练的惯犯在实施阴谋之后肯定都会存有一些疑虑,担心有所疏漏。而现在之所以这么做,也正是为了增加他们疑虑,造成刺客尚未死亡的假象,试试能不能让心存担忧的他们做出一些补救措施。然后我们从内务情报汇总之中筛选最有可能存在关联的讯息,加以追查。不管是不是管用,但至少可以试试看。”

    就在马龙恍然大悟之时,陆逸也在饶有兴致地观察着这个属于自己的女人。一种既亲密又陌生的感觉慢慢在心中浮起,陆逸甚至有些怀疑,现在在这里给马龙支招的这位夫人究竟是不是自己的枕边人。                    作者 x汉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