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7章农业问题
    “我觉得法兰西现在更大的问题应该是政府管制言论,乡间农民的生计与生活模式,工厂与矿井的生活状况这些问题。”对于时政弊端,托马斯潘恩也有着自己的看法。而实际上他所说的这些,陆逸有一些在雷恩市的时候已经开始着手解决。

    例如关于法兰西农民的生计问题。法兰西王国是个农业大国,绝大多数人口依然还是农民。而在前世的时候,陆逸记得法国是欧盟最大的农业生产国,粮食产量占欧洲粮食总产量的三分之一,农产品的出口仅次于美国,而农副产品的出口则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法兰西的气候、地理以及水文环境使得它能够很容易发展起农牧业。在重农主义以及重商主义的选择上,陆逸原本也纠结了挺长时间。主要原因还是来自于前世观念的误导。

    前世陆逸并没有深究过重农主义和重商主义的区别。重生之后,观阅了这个时代前人的相关著作,他才明白,重农学派以自然秩序为最高信条,视农业为财富的唯一来源和社会一切收入的基础,认为保障财产权利和个人经济自由是社会繁荣的必要因素。而重商主义则是在这个时代欧洲倍受欢迎的政治经济体制。它建立在这样的信念上:即一国的国力基于通过贸易的顺差,即出口额大于进口额,从而获得大量的财富。

    重农主义的代表是路易十五国王时代的魁奈和杜尔戈,他们认为经济活动的主要动力是来自农业生产的的盈余,而其它的如工资、消费、地租是这盈余的转化及衍生活动。这种理论这和太阳王路易十四时代重商主义大臣让巴普蒂斯特柯尔贝尔提出的“科尔贝尔主义”不同,“科尔贝尔主义”(重商主义)是偏重以国家以关税管制贸易并鼓励及控制工商制造业。而重农主义者倾向降低关税,特别是农产品的关税,因为法兰西在农产品上占据绝对的优势,降低关税将更有利于法兰西农产品的出口。

    若是没有看过这些著作,陆逸可能真的无法理解重农主义居然反而提倡经济自由,而重商主义却提倡关税管制贸易。直到看过那些前人的著作之后,陆逸算真正才明白,实际上这两种理论对于政府来说更多是在于贸易倾向上的区别。对于法兰西来说这并非是一道单选题,它可以是多选题。归根结底,还是体现在进出口的关税上。只要能够实现在工业产能上的赶超,甚至根本不用赶超,只要能够达到不列颠王国差不多规模的工业水准,那么法兰西王国就可以采用重农主义所提倡的降低贸易关税以及经济放任自由主义。既保证工业产品不会遭受不列颠王国的绝对优势打压,还能够保证农产品出口的绝对优势。

    解决问题的最关键点,还是在于工业规模上。而在农业方面,广泛地采用从路易十六时代到现在那些不断被发明的机械是必须的选择。这些机械虽然让更多的雇农失业,但是却可以提高法兰西王国的农业规模,至少法兰西王国奠然环境优势不是不列颠王国可以比拟的。

    当初法兰西王国的饥荒更多的是人为造成的,政府行政效率等同于零,大家都忙着搞革命,在市场混乱之后商人们又是各种乱来,物价居高不下而产生的饥荒。而在建立起行政秩序,保障粮食供应之后,这个王国现在更多的是需要考虑应该如何整合农业生产,并将其变为农民财富的问题。因为只要政治秩序不出问题,可以预期这个国家农产品必然过剩。如果还是按照过去旧的封建农业体系,在农产品价格逐年下跌之后,每个法国农民在得到的收入也将越来越少,引发新的问题。

    对此,陆逸的解决方案也只能是依照前世的经验以自己手中的财富建立法兰西农业公司,也就是前世的农业合作社。前世的中国曾经施行过农业合作社,当然,这种农业合作化并非是在新中国成立后早期所建立的那种人民公社。而是指在改革开放之后借鉴法国与日本农业发展模式所建立的农业合作社。其大概地点是,政府不直接参与其中,只负责监督,由商业资本进行统一的订购与销售。

    农业合作社通常会根据往年的农产品价格向农民订购他们这一年所生产的农产品,然后通过加工以及包装,将一个地区农民所生产的农产品贴上统一的品牌销往世界各地。但是据陆逸所知,前世这种在法国以及日本成功的合作模式实际上在中国并不算成功。

    在刚刚改革开放的那个时代,陆逸都曾听自己的亲戚得意洋洋地说他通过违背了这种合作契约获得了额外的好处。他本来与合作社商定了这一年的农产品价格,结果在收成之后因为市场农产品价格高过于与合作社商定的价格,就将这一年的收获私自卖掉,而不卖给合作社。结果当第二年市场同类农产品价格下跌之后,他的收成滞销了,市场的农产品销售价格远低于农业合作社。而农业合作社也因为这种普遍存在的状况,所实施的效果远不如法国以及日本。

    前世的那些失败经验都是可以借鉴的,所以陆逸才会以自己手中的财富开始建立法兰西农业公司。他原本就没打算这个公司能够给他带来多少财富,主要还是在于解决法兰西的农业问题。若要赚钱的话,他大可刻意以殖民地产出的农产品来打压法兰西王国本土的农产品,从中谋取暴利。尤其是在糖业上,在北美以及印度的种植园里多的是砍甘蔗的奴隶。当世界开始迈入资本统治的时代,资本统治要远比国王的权利好用得多,这一点陆逸还是明白的。

    “杜诺德先生!”就在陆逸打算回答托马斯潘恩的话时,埃留特杜邦唤了陆逸一声。刚才在陆逸畅所欲言的时候,埃留特杜邦一直都在观察他。

    “什么?”

    “若是让你离开你那位亲戚的产业全力投身于政界的话,你愿意吗?”埃留特杜邦有着和自己兄长不一样的视野,通过一番观察,他觉得陆逸简直就是为投身法兰西王国政界而生的。而事实上,他的看法并没有错,只是这种顺序颠倒了,是陆逸按照自己的意愿打造了现在法兰西王国的政治。

    听到埃留特杜邦的话,陆逸笑了:“很抱歉,杜邦先生。我本人并没有这样的意愿,毕竟在政治之中需要妥协的地方太多了,而实际上,我本人并不是一个喜欢妥协的人。我更希望以一种纯粹的鞋来看待问题。”

    “那真是太可惜了。”埃留特杜邦摇了摇头。接着拿起来了招待刚送来的酒,跟陆逸开玩笑道:“为我们失去了一个未来的王国宰相默哀。我认为以你的才华以及年纪,能够成为比小威廉皮特更为年轻的王国宰相。”

    陆逸也拿起了自己的那杯酒,对埃留特杜邦回敬道:“据我所知,不列颠王国的小威廉皮特可是深受乔治三世国王的赏识。若是没有国王的支持,我可不认为以他的年纪能够成为不列颠王国的宰相。”

    “你确定不要再考虑一下?”这次埃留特杜邦收起了笑脸,一脸认真地对陆逸问道:“实际上,我的老师在宫廷之中有一些关系,我可以请我的老师帮忙向国王陛下引荐你。我的老师曾对我说过一些关于陛下的事情,我相信你的许多观点能够得到陛下的认同。只要你得到了陛下的认同,那么只要全力在政界磨砺几年,就可以入主内阁。”

    “你的老师是?”听埃留特杜邦这么说,陆逸开始认真起来。他把自己身边那些比较亲近的人都过滤了一遍,但是似乎找不到埃留特杜邦所说的这个人。唯一符合的好像只有拉瓦锡,因为很小的时候就曾找拉瓦锡先生帮过忙,后来在组建机械委员会的时候也比较常接触。那个老头跟陆逸以及路易亲王父子两人都挺亲近的,而埃留特杜邦早年曾当过他的助手。

    “拉瓦锡先生。”果不其然,埃留特杜邦所道出的名字正是拉瓦锡。

    “呵呵……”听罢,陆逸笑了起来。的确,若是拉瓦锡先生引荐的话,那么陆逸确实会见一见这位化学家所引荐的人才。因为那个老头并不热衷于政治活动,如果他能够引荐的话,这样的人才肯定值得一见。当然,若是真的能把陆逸自己引荐给自己就好了。陆逸巴不得能够有另外一个自己去担任王国宰相,那样他就可以放心地将一切政务抛开,花天酒地了。天天与埃留特杜邦来这样的地方跟思想家闲扯。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