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5章探讨
    “你好,托马斯潘恩先生。”陆逸立即笑着伸出手去。“杜诺德伯爵。”

    “哈哈……”这个老酒鬼爽朗地大笑着将酒杯放在了桌子上,握住了陆逸的手:“杜诺德伯爵阁下,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尤其是像你这样的旧贵族。遇到像你这样的人总会让我想起一些一些美好的东西。”

    “例如?”

    “例如让我相信这世界上存在一种真理,一种不言而喻的真理,可以穿透人心,冲破所有固有的等级观念。无论是贵族、教士、商人、官僚还是无套裤汉。美好的东西不会永远被阴云笼罩,这对于我来说就是希望。”看得出来,托马斯潘恩的的确确是很高兴能够看见这位杜诺德伯爵。他觉得能够从这个旧贵族的身上看到自由与平等的希望。

    陆逸当然也明白他的意思,随即笑了笑:“可问题是,潘恩先生,认同和付诸于行动是两码事。我认同那些理念,但是并不代表我会去做。人生总有太多的无奈,不是吗?”

    “就像我现在这样?呵呵……”托马斯潘恩自嘲地笑了笑:“多么悲哀的事实,所有的人都认可一种美好,却没有人想要实现这种美好的东西。就连那些本应该是带领人们实现这种愿景的人都把自由与平等当成了进身之阶,最后葬送了伟大的事业。”

    “不,我觉得恰恰相反,先生。”既然托马斯潘恩提及那场大革命,陆逸自然也有自己的看法。

    “说说看。”托马斯潘恩索性挪了一下椅子,正对着陆逸,然后从自己的桌子上拿了个酒杯递给陆逸。

    陆逸看了看手中的酒杯,虽然不知道这个酒杯是否有人用过,但这是对方的一种认可和盛情,所以只能拿着酒杯。待托马斯潘恩帮他倒了半杯之后,喝了一口。“我觉得自由与平等不应该植根于人性之中的那些美好之上,你同样也不能指望某个有名望的人带领人们去实现它。这样是永远实现不了的,因为民主本来就是世间最为恶意的东西……”

    “把那杯酒还给我,年轻人。虽然我没有权利让你停止这番胡言乱语,但是我有权利要回我的酒。”听陆逸说道这,托马斯潘恩以及他的同伴直接摆出了一脸的厌恶,托马斯潘恩直接伸出手去,要跟陆逸讨回那杯酒。

    “哈哈……等等,等等……你先听我说完,潘恩先生。”陆逸笑着伸出手去,拦住托马斯潘恩。然后又喝了一口:“之所以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我本人有多么厌恶自由与平等,只是我觉得这种关系错了而已。如果人们指望某个有名望的人去实现自由与平等,那么他们的希望就寄托于那个人身上,给予他足够的权利,让他代替人民去使用它,赋予他权利去做任何事情。这本身就是在赋予他腐化与堕落的权利,也是赋予他以人民的名义去铲除异己,实施政治恐怖。这不是他的错,而是人民错了。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潘恩先生?”

    “嗯……”托马斯潘恩摆了一下手,不置可否。他正在低头思考陆逸刚才所说的话,回忆大革命那三年时间里民主的蜕变过程,从一开始的充满希望,直到最后面目可憎,令人恐惧。过了许久,托马斯潘恩才抬起头来:“请继续说,杜诺德先生。”

    “好的,那么……基于这种逻辑……”说道一半,陆逸又停了下来,笑着朝托马斯潘恩问道:“潘恩,先生,您承认这种逻辑吗?”

    “好吧,好吧……算我暂时承认。你继续说。”托马斯潘恩虽然自知被眼前这个年轻人调戏了,但他又偏偏想听听这个年轻人接下来的话,勉强地点了点头。

    “嗯,基于这种逻辑,我认为实现自由与平等的权利应该植根于人性最为恶劣以及自私的一面。换而言之,就是我根本不相信你,潘恩先生可以代替我去行使某种权利。因为哪怕你毫无污点,我有权利去怀疑你的所作所为,我要求能够看到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看到你没有乱用我的钱,看到你没有用我的权利去把某个人不经过任何审判送上断头台,看你有没有反过头来对付我。不止是不相信你,同样我也不相信其他任何跟我一样赋予你这种权利的人。

    一旦你被赋予了这种权利,那么我认为只有这种以最恶意惮度去揣测你的行为,警惕一切被赋予了政治权利的人,我才能确认自己的权利没有受到侵犯,而对于我来说这才是真正民主。因为我自己也不是毫无污点,我又怎么能够相信别人毫无污点?如果我能够监督这一切,那么坐在内阁和众议院里的是一帮贪婪的恶徒,那又有什么所谓呢?你说,是不是?潘恩先生。所以,不要抱怨谁是个骗子,因为是你自己心甘情愿把权利交到他手上的。而权利比金钱更容易腐蚀人心。”说完,陆逸将酒杯里剩下的酒一口喝完,然后嬉皮笑脸地将杯子还给托马斯潘恩。

    “你先等等……让我想想。”这一次托马斯潘恩没有马上回应,接过酒杯之后,坐在那开始思考。

    “好吧……”陆逸笑着耸了耸肩膀:“如果你跟我一样自私的话,那么我想这番话应该要容易理解得多。我的脑子里可没那么多伟大的想法,也不指望谁能够替我去实现那些伟大的想法。”

    “不对!”就在这个时候,托马斯潘恩突然抬起头来。“按照你这种逻辑的话,那么民主不是永远没有实现的可能?”

    “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的!”陆逸点了点头:“或者我们应该换一种理解方式,我们应该说它没有突然实现的可能,因为我们所期望的只是最为完美的方式。但是就像我们不能指望一个婴儿在刚刚生下来就学会奔跑一样,只有不断的成长和跌倒才能够学会怎么走路,乃至奔跑。民主也一样,只能够通过人们对某件事的不满反应出来,促使政府在需要付出更大的秩序维持成本之前,对某个民众不满的东西进行改善。当然,在这中间还会伴随着利益的冲突。

    人类从最古老的年代开始建立政权,正是为了维持秩序,而维持秩序本身就意味着权利。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实际上权利也是随着世界的变化而不断缩小的。最初是一个庞大而平静奠主教世界,罗马教皇高高在上,罗马教廷有权在任何一个欧陆国家审判任何人,给任何人定罪,那时候人人都安分守己。而后是教派内部的分歧促使改革,接着是各个国家的国王要求完全自主的权利,脱离由宗教维持的权利。再到贵族希望拥有更多的政治权利,这些贵族要求政治权利的过程在欧陆各国表现各有不同。例如不列颠王国的光荣革命,瑞典王国与波兰王国的国王选举,法兰西的权贵会议。而接下来将是有产者们所要求的权利,这个我们已经看到了,法兰西王国众议院的议员们也正是通过这种地产限定选举权选举出来的,因为这些拥有地产的人通常受过长期的教育,理解什么是政治。

    可以预见的是,不久之后还可能出现财产限定选举权,因为越来越多拥有一定财产的人受到过良好的教育,理解政治,想要参与国家的管理。或许在许多年后,这一切财产限制都将被取消,实行教育限定选举权,乃至有一天实现人人都有政治权利。这些渐进的改变都在秩序的允许范围之内,是否成功在于这种妥协是否是能够被接受以及需要的,否则的话,激进的改革将使得社会与政府都难以承受,只能以同样激进和极端的方式来解决。

    总而言之,维持秩序需要哪些人群,那么就必须允许哪些人群参与这种社会秩序的维持之中,构成维持秩序的政府。例如王国如果极度缺乏劳动力,那就必须通过法令给予外来移民或者是妇女与法兰西男性一样的权利。如果需要更多的受教育的人参与到社会的管理,那么就必须让受到教育的妇女同样也有权利被选举或者是参与内阁事务官考核,甚至是为女性专门建立学校。”

    在前世的时候,对于这样的概念,陆逸自己也只是懵懂的理解一些。直到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必须在这个诞生了诸多启蒙思想的国度进行王权统治,才使得他不得不学习和深究那些理论。因为只有真正了解了,才能够知道应该怎么应对,才能长久而稳固地统治这个国家。

    那些启蒙思想家的著作陆逸从小看到大不是白看的,而身为国王,使得他也有着别人所没有的实践机会,这些实践正是那些启蒙思想家所没有的。在陆逸与托马斯潘恩讨论的时候,潘恩那位不喝酒的同伴早已拿出了小本子,将陆逸所说的话迅速地抄写下来。                    作者 x汉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