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8章欧陆第一君王
    “塔列朗先生,请你告诉我一下,为此法兰西是否需要准备一场战争?”许久的沉默之后,陆逸并没有给塔列朗一个明确的答复,而是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而后紧盯着塔列朗的双眼,等待着他的答复。

    陆逸期望以此来试探出这个人其他的目的,以陆逸多疑的性格他不相信像塔列朗这样一个人,所有的动机真的会跟他自己现在所说的这么简单。但是皇家海军常务次官办事处查不到塔列朗这个人更为深层的动机,要么就是这个人将所有的动机都藏在心里,不会与任何人分享。要么就是确实已经没有其他动机了,陆逸只是想让自己安心一点,他更希望面对面的进行观察以消除自己的疑虑。

    结果塔列朗也仅仅是莞尔而笑,反问道:“陛下是否有自己的战争策略?”

    “每个君王都会有自己的战争策略。”靠在桌边,陆逸用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作为回答。

    “那么陛下您认为法兰西当前的工商业足以抗衡不列颠王国吗?”

    “还需要几年时间才能够形成与之相匹敌的竞争力。”复兴工商业对于法兰西政府来说是最为基础,也是最容易实现的。只要有足够的人口规模,只要让政府手中有一笔启动资金,那就能够实现。在人口规模上,法兰西拥有着比不列颠王国更多的劳动力,缺的钱政府也正在努力。陆逸相信,在产业规模上达到英国的程度对于现在法兰西的政治环境来说并不难。难的是紧随其后的贸易战以及社会问题,现在就需要开始进行铺垫。

    “那么请小心那些军工商人,法兰西王国已经把他们喂得太肥了,每隔一段时间最好能够给他们去去膘。否则他们将会把法兰西拖入一个危险的境地。陛下!”说着,塔列朗以优雅的姿态朝陆逸再次行礼:“请允许我在此对陛下政府之中的官员们发表一些个人看法。据我所知,最近不少美国人通过向他们兜售武器的法兰西商人结识了不少王国政府官员,尤其是陆军部和海军部的官员们。其主旨在于维护法兰西与美利坚的传统友谊,积极在政府中发挥作用,促成一场法兰西与不列颠的战争。从那些法兰西的武器商人口中,我得知法兰西政府的武器订单已趋于饱和,他们新的战争来消耗掉每年生产的大量武器。那么我是否可以设想,若是在欧陆爆发一场新的战争,不管是什么样的战争法兰西必定会卷入其中。而在战争开始之后,陛下您觉得欧陆所有的有钱人是会被吸引到伦敦还是巴黎?”

    听完了塔列朗的话,虽然陆逸很想回答“只要法兰西的军队不断胜利,他们就会来巴黎”,但是事实上,在陆逸将自己作为一个富商换位思考之后,决定以沉默作为答复。因为前世的拿破仑战争实际上就是在拿破仑节节胜利的情况下,欧陆的富商全部逃往伦敦,使得伦敦成为近代金融中心的。

    而货币的战争并不是像陆逸前世在中国的环境下造成的错觉一样,是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才打响的。实际上,货币的战争现在就已经在欧陆的两大强国之间打响,在陆逸的眼中,除了法兰西王国与不列颠王国,其他欧洲诸国的革命与战争都只不过是金融对抗下的产物。军事战争是金融战争的附属品,纵观前世大英帝国以及美国的所有的战争史,都是以此为主旨展开军事行动的。围绕盎格鲁撒克逊式资本主义金融体系服务。

    塔列朗的话也给陆逸提了个醒。他从前世历史中所看到的大多数经验固然是好的,但是他自己也必须时刻警惕前世那种赤脚光膀苦大仇深的惯性思维给自己造成太大的影响。因为这样很可能使得国家整体实力依然繁荣鼎盛的法兰西走上一条军国主义暴发户式的道路,无形之中不断地消耗法兰西的潜力。法兰西目前最大的两个问题仅仅是工商与金融整合的问题与农村问题,总体规模来说并非像现在的普鲁士以及俄国那样一穷二白。

    直到现在,陆逸也才真正发现了他所填写的《天佑法兰西王国》歌词与苏菲公主所填写的歌词究竟有多大的区别。陆逸所写的歌词在意境上还没有摆脱他自己心中的那种弱国民鞋,而苏菲公主则真正是以一种大国王室心境宽远的骄傲来谱写那些歌词。

    这同样也解释了陆逸在前世时看马克思传时很疑惑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身为德国人的马克思会崇法媚英鄙视普鲁士。因为当时只有产业规模达到一定程度的国家才会爆发思想的革命与进步,而普鲁士地区连产生这种环境吊件都没有。

    大革命并没能够毁掉法兰西自路易十四国王时代以来打下的根基,反而帮陆逸根除了以往种种难以根除的顽疾。一场大革命暂时消除了一百多年来国内矛盾的积怨,而这几年来正常的发展使得法兰西再次轻松地远超欧陆其他国家,仅仅因为大革命期间的停滞而被不列颠王国暂时甩开。毕竟,法兰西王国牢固的基础就摆在那,如果自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一时犯二被军事战争绑架的话,那才真正掉进了英国佬挖的坑。路易十四国王、路易十五国王以及拿破仑先后都掉进了那样的坑里。

    自己不是统治着大群“灰色牲口”的俄国沙皇,也不是普鲁士大军营的“士兵国王”,自己应该不断地学习以及自我成长,摒弃弱国鞋与弱国民鞋,直到真正具备欧陆第一君王的视野和远见。因为自己图谋的不仅仅是一个陆军强国或者是海军强国,而是在即将到来的那个世纪里全面超越不列颠王国,统治一个无可争议的日不落帝国。这是法兰西历代国王没有做到过的,也是拿破仑没有做到过的,他只能自己学习与揣摩,并且从曾经最接近这一目标但阳王路易十四身上寻找部分参考。

    想罢,陆逸挺直了腰杆,正襟危坐,昂首微侧,对德博蒙老头问道:“博蒙先生,能够现在就派人去取一下政府武器存量以及近三年政府武器采购与外售的清单,我想核对一下塔列朗先生所说的事情。”

    “是,陛下!”德博蒙老头立即领命前往。

    而在德博蒙老头离开之后,陆逸则面带微笑地示意塔列朗坐下,这是陆逸在书房里向觐见者表示的一种认可。在塔列朗坐下之后,陆逸随即问道:“我想知道,塔列朗先生,你在法兰西是否有什么敌人?促使你必须在相隔了这么多年之后,以这种方式回到法兰西?”

    “除了公敌之外,我没有敌人。”带着自信的笑容,塔列朗坦然回答道。

    听罢,陆逸也跟着笑了。因为塔列朗所说的话,正是路易十三国王时代,王国宰相黎塞留大主教的临终遗言。这位享年57岁的大主教一生极力地在缔造一个光荣鼎盛的法兰西,推崇王权至上,他为后来路易十四国王时代法兰西的辉煌鼎盛打下的坚实的基础,这也使得其因为严酷而树敌过多。

    就连法兰西当时的王太后玛丽德美蒂奇都曾与王后安娜一起向路易十三国王哭诉黎塞留是个无情无义的小人,期望国王将其革职。最后的结果是法兰西的王太后被流放到贡比涅,掌玺大臣马里亚克锒铛入狱,而国王的亲弟弟加斯东被处以大不敬之罪。由此可见在历史上留下鼎鼎大名的黎塞留大主教在其执政过程中究竟树敌多少。而这位大主教在在其弥留之际,神父主持忏悔时问他“要不要宽恕你的敌人?”的时候。这位一生执政严苛的王国宰相则坦然回答:“除了公敌之外,我没有敌人。”

    从今天来看,黎塞留大主教缔造了一个中央集权的鼎盛法兰西。但是在当时,他的一系列政策是如此的不得人心,以至于在他死后,法兰西人点燃篝火,争相庆贺。当然,这位大主教也不是真的毫无瑕疵,他为自己的亲属后代留下了黎塞留公爵的头衔,以及留下了大约二十万英镑的巨额财产,缔造了一个繁荣的法兰西贵族世系。

    塔列朗将黎塞留大主教的临终遗言引以为座右之铭,自然也是有其一番深意的。他正是想通过这样一句简单的话,来向年轻的国王表明他的心迹。表明他不能够保证自己毫无瑕疵,他也会贪污,也会力求光耀自己的家族,但是他也会尽心尽力地去缔造一个鼎盛的法兰西。

    从原则上来说,陆逸并不想用不可靠的人。但是在见过这个人之后,陆逸发现他实在是太优秀了。缔造一个鼎盛的日不落帝国不是单单靠一群可靠廉洁的官员可以做到的,更何况就算是曾经廉洁可靠的人如今也被法兰西王国逐渐完善的文官体系所腐蚀,更不用法兰西议员在众议院里那些昭然若揭的买卖。

    天长地久的才是权力,变幻无常只能让人无力,而轮流执政更是形容于阉割。陆逸所要维持的是自己权利奠长地久,政府公务员体系的变幻无常,以及内阁的轮流执政。陆逸允许这种**存在,只要不停的变换让真正有才能的人参与这场权利的角逐,那么他就能够通过天长地久的权利不断地洗牌来维持这种统治。但那也只限于维持统治而已,若想要建立一个新的日不落帝国,他缺的,正是像塔列朗这样的奇才。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