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6章天佑法兰西王国
    苏菲公主手中的稿件最终成了《天佑法兰西王国》这首歌曲的最终定稿。因为经过那天一下午的修改,实际上陆逸也记不太清楚最初的歌词了,而且苏菲公主所改的版本的确不错,或者说那个下午他们两人一起改出来的版本确实不错。

    2月14日,皇家乐团以及合唱团在凡尔赛宫大剧院向王室、凡尔赛宫贵族以及政府官员们演唱了这首歌曲,还有来自于欧陆各国的许多著名曲目。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音乐会之中,陆逸特意要求皇家乐团向英国大使以及高傲的法国人演奏了《统治吧,不列颠尼亚》(Rule,Britannia)这首英国歌曲,而且是专门放在《天佑法兰西王国》之前演奏。

    这首歌是英国海军军歌以及国歌之一是一首对大英帝国影响极其深远的歌曲。对于能够在凡尔赛宫大剧院里演奏不列颠王国精神的歌曲,英国大使感到欣喜万分,在看台上向剧院正中央的法兰西王室看台频频致意。但是一向高傲的法国人听到这首歌就极为不爽了。从他们的掌声里,陆逸就能够听得出来,这也正是陆逸想要的效果。

    而在那种稀稀拉拉的掌声之中,当《天佑法兰西王国》的乐声以及宫廷乐长的独唱在在凡尔赛大剧院中响起的时候,罗尚博元帅立即站了起来。这位今年已经74岁的老头跟英国人打了一辈子,当听到《统治吧,不列颠尼亚》时皇家合唱团唱出的那句“RuleBritannia,Britanniarulethewaves”歌词时,就犹如有一把大锤在不断地捶打他的胸口。紧随其后的是如今已经是海军元帅的70岁老头叙弗朗,这位老元帅更是将自己的军帽揣在手里,揉成一团。

    当《天佑法兰西王国》响起之时,这两位元帅立即站了起来,将军帽揣在怀中。接着他们身边的皇家陆海军军官也跟着站了起来,以表达他们对这首歌曲的敬意,他们坐在大厅的前排中央,很多人都看到了这群皇家陆海军军官的失礼。但是随着那雄浑恢弘的旋律,越来越多的法兰西人站了起来。当台上的合唱团唱到了第二段“赞美你,我们重生的王国……”这段歌词的时候,整个剧院的合唱声已经汇聚到了一片。

    听着歌曲中嘹亮的赞美赞美词在凡尔赛宫大剧院中响起,坐在陆逸身后的苏菲公主紧紧地抓住了陆逸的手,眼中闪烁着泪花,不停地着。当乐声结束,整个剧院里的法兰西人都不愿意坐下,无论他们是凡尔赛权贵、军人、公务员还是议员。短暂地沉寂之后,雷鸣般的掌声开始响起,人们向皇家乐团以及皇家合唱团致以崇高的敬意,皇家乐团与皇家合唱团成员几次谢幕,掌声依然经久不息。直到最后皇家合唱团乐长示意,掌声才慢慢地平息了下来。

    “荣耀归于吾王,以及法兰西之女(FilledeFrance法国公主正式名称)玛丽苏菲海伦碧雅翠丝,是他们将这首歌曲带给法兰西,天佑法兰西王国,天佑吾王!”皇家乐团的乐长在台上大声地向在场的所有人高声宣告。而随着他的言语,凡尔赛皇家剧院里再次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所有的人纷纷起立,转向法兰西王室看台,向王室表达他们的敬意,“天佑法兰西王国,天佑吾王”之声不绝于耳。而陆逸也大方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以右手按着帽檐微微点头,回敬着他们的敬意。

    而随着这首歌曲在法兰西诞生,整个欧洲的主要报纸也紧随其后地在头版刊登了凡尔赛宫大剧院公演的事情。无论是从《天佑法兰西王国》这首歌曲对于法兰西民族自豪感的意义,还是从其创作人的身份来说,都足以让这样的新闻登上各国报纸的头条。

    “自《天佑法兰西王国》诞生开始,法兰西人终于有了一首让所有法兰西人都能够一起高声传唱的歌曲。昨日在凡尔赛宫大剧院,一首由国王陛下谱曲,由我们美丽的玛丽苏菲海伦碧雅翠丝公主填词的乐曲震撼全场,令英国国歌《统治吧,不列颠尼亚》黯然失色。”——《香格里拉公报》

    “无疑,民族主义的情绪正在法国高涨,这种思绪甚至影响到了他们年轻且情绪化的国王。前不久,年轻的法国国王路易十七为他所统治下的王国谱写了一首名为《天佑法兰西王国》的歌曲,并且在凡尔赛宫大剧院里刻意将其安排在《统治吧,不列颠尼亚》之后进行演唱。其中的意义自然毋庸讳言。这位年轻的国王正试图以这种方式来激励他的臣民,并且将不列颠王国列为了他们心中假想的敌人。正如流亡到英国的法国革命领袖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所说:“法国的**君王试图以这种方式让他的权利更为合法,而盲目的法兰西人却无视其中危险的信号,对那位**的君主歌功颂德。”虽然罗伯斯庇尔先生的话过于激进,有失偏颇。但是事实上那位**君王的确正试图以这种方式来煽动法国人对不列颠王国的仇恨,以此来转移他们国内糟糕的经济问题以及社会矛盾。而对于不列颠王国来说,不列颠人需时刻警惕,一个年轻、情绪化的君主正开始统治英吉利海峡对岸的那个王国,他们就在伦敦的南面不到100英里的地方。”——《泰晤士报》

    “前不久,我们在欧洲的唯一盟友刚刚诞生了一首歌曲,由它的国王带给他的人民,这首歌无疑能够将法兰西人的心汇聚到一起。而作为这世界上最为平等自由的国度,美利坚是否也应该有一首恢弘磅礴的歌曲能够将自由的美利坚人民连接起来?而不是像《扬基歌》那样以一种小调来传唱?”——《宾夕法尼亚邮报》

    “神圣罗马帝国玛利亚特蕾西亚女王的绝对想不到,在她逝世不到二十年之后,她的外孙正在图谋她所苦苦维持的神圣罗马帝国,哪怕那个帝国早已破烂不堪。前不久这位奥地利女王的外孙刚刚谱写了一首歌曲,在那首歌曲里,那个年轻的法兰西国王公然将查理曼大帝归为法兰西王国人(德语里虽然法兰西与法兰克是一样的,但是法兰西王国与法兰克王国是不一样的),宣示其对德意志地区的野心。我们是否可以预见到,在不久的将来,那个年轻的法兰西国王会效仿路易十四国王发起一场针对德意志地区的战争?”——《所有值得尊敬和值得纪念的新闻集》德意志地区版。

    “都想太多了。”在凡尔赛宫的国王书房里,陆逸笑着将这些皇家海军部常务次官办事处(王室机密局)从欧陆以及北美各地收集的报纸都丢在了书桌上。然后笑着对即将升任王国宰相的德博蒙老头说道:“老师,现在是谁在负责海军部常务次官办事处的国外情报收集工作?竟然连北美的报纸都有。”

    德博蒙:“是柯狄士男爵本人在负责,他负责向法兰西王国境外传递讯息以及讯息收集工作。”

    “他不是还同时监管整个海军部常务次官办事处吗?”

    德博蒙老头笑了笑:“请放心,陛下,他能管的过来。因为王国内的事务都已经转交给您的‘心爱女谍’伊莱诺女士了。”说道“心爱女谍”的时候,德博蒙老头难得老不正经地特意强调了一下。

    “呵呵,老师,你别这么说。她做这个的确太优秀了,当初若不是她在巴黎运作的话,恐怕我们没那么容易回到巴黎。她总是能够深刻的了解我的部署意图,仿佛就在我身边和我一起进行哪些部署一样。”说着,陆逸又想起了伊莱诺那成熟性感的美妇样:“若不是因为她实在优秀到让我舍不得将她从那个位置上调离的话,我真的很想将这样一位夫人藏在自己的身边。你能找到其他合适的人选来替代他吗?老师。我很想将她留在身边。”

    “呵呵……恐怕我也找不到,陛下。”德博蒙摇了摇头:“有些奇才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就连我活了这么长时间,走遍欧洲各国也只有见到这样一位。不过如果陛下您真想让她作为一位贵妇陪伴在陛下您身边的话,我可以让柯狄士男爵想点办法。”

    听见德博蒙老头这么说,陆逸又有点舍不得了:“其实我有一种办法,不知道是否可行。老师你跟我一起想想。”

    “什么办法?陛下”

    “就是在凡尔赛与巴黎之间的各国使馆区建造一个豪华庄园,欢乐街。在临近巴黎与凡尔赛宫营造一个汇聚巴黎与凡尔赛所有名流的地方,让巴黎的富商,政府的权贵甚至是巴黎黑帮头目在这里勾结。最盛大的舞会,最多的贵妇,顶尖的沙龙,最昂贵的赌局,通宵达旦,让人眼花缭乱。密探与各国大使混杂其中,而他们不需要为此付出一分钱。我想巴黎的所有名流以及凡尔赛贵族们都会喜欢这样的地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