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2章兄妹
    依然闭着双眼,陆逸轻轻地在那双娇嫩的小手上抚摸着,没有说话。

    “哥哥,你怎么了?”耳畔传来了苏菲公主的声音,让坐在椅子上的陆逸放下了心头一直所烦恼的事情,面带微笑地转过头去。可是刚一扭头,苏菲公主就一口亲在了陆逸的嘴角上。原来苏菲公主本来只是想像往常一样亲吻自己亲人的面颊,可是却因为陆逸扭头,一口亲在了陆逸的嘴角。

    虽然对于这样的尴尬陆逸心中短暂地恐慌了一下,但是苏菲公主却跟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笑着又将脸贴在了陆逸的脸上。“哥哥你看起来很烦恼。”说着,苏菲公主的心中又想起了母亲的话,雄地将自己的兄长搂得更紧了。

    苏菲公主自小就一直都跟自己的这个哥哥特别亲近,而在稍大一些之后,又从周围的人那里又听说了关于自己兄长许许多多的事情。苏菲知道,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的这个兄长就跟其他人不一样。是自己的这个哥哥将法兰西王国的王室从毁灭的边缘拉了回来。当她无忧无虑的嬉戏玩闹之时,自己的兄长却要一个人关在书房里,或是跟王国的那些大臣们在一起。所以,对于苏菲来说,兄长的形象是无比高大的,但对于她更是无比亲昵的,其中甚至带着少女的迷恋。

    而对于陆逸来说,这正是让其恐慌之处。前世的经历让陆逸一直觉得自己很难再能够像前世十七八岁时那般为爱而疯狂,在重生之前,陆逸甚至认为自己那辈子会一直那样下去,爱不动。因为一个对什么事情都无法完全信任的人是无法真正地体会爱情的美妙,其实前世大多数人自己明明都知道这一点,却都不愿意放开心扉去爱,前世的陆逸也不例外。但是自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发现自己虽然依然还像过去那般不轻易地相信别人,但是对于自己的这个妹妹却能够毫无保留的信赖。而且自当初王太后将这个妹妹放在自己的身边时,陆逸就曾发誓要守护她。

    渐渐地,随着两人年龄的增加,陆逸在自己发育之后某一天突然发现,他最为亲近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亲生妹妹。虽然在这个时代的法兰西以及欧陆各国,近亲结婚并不被视为,并且在欧陆王室之间的联姻放在前世普遍都能被算为,表兄妹结婚甚至是堂兄妹结婚比比皆是,但是兄妹之间恋情即便放在欧陆也是够骇人听闻的。

    但是偏偏这个妹妹却是陆逸到目前为止最为信赖的女孩子,并且他能够感受到兄妹之间的情感正在变质为男女之间的感情。陆逸从来没想到重生之后这辈子第一段萌动的情感会来自于自己的亲生妹妹。实际上,陆逸并不会在自己心里回避对苏菲那种类似于恋人的感觉,因为哪怕陆逸某一天发现自己真的爱上这个亲生妹妹,他也能够约束自己,维持着这种沉默。他担心的是自己这个妹妹察觉到他刻意的规避与冷漠,从而伤害了这个姑娘。他很疼自己的这个妹妹,对这个妹妹甚至要比前世的恋人还要好,但是他又担心在这种两难之中失去这种平衡,让自己跌入前世就已经在自己心中形成的道德深渊。

    “是的,很烦恼。”陆逸略显疲惫地用一句一语双关的话来回答自己这个漂亮的妹妹。

    “那……哥哥能跟我说说吗?”苏菲大方地坐在了陆逸旁边的一个位置,这姑娘并没有他兄长那么多的烦恼,她只希望自己能够为兄长分担一些,可是她并不知道,她正是兄长烦恼的来源之一。

    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窗户的白纱帘上,柔和地折射着阳光,并随着阵阵微风映在苏菲公主的脸蛋上,让苏菲公主的原本就白嫩的肌肤变得更加完美。静坐在这个会议室之中,此刻陆逸感觉视线之中的所有景象都泛着一层薄薄的白色光晕,宛如置身于一个由泛光效果所打造的幻境之中。置身于这个幻境之中所有的光线都光非常均匀,柔和,就连苏菲公主的脸蛋都没有溢出的高光与阴影,一切都显得那么柔和。

    陆逸在这个幻境之中错愕了,但是片刻之后他又立即闭上了双眼:“是因为一首乐曲。”

    “乐曲?”苏菲公主根本没有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饶有兴致地将椅子又挪了挪,靠得更近了一些。“是什么乐曲啊?哥哥。”

    乐曲正是苏菲公主所擅长的事物之一,所以她才会表现得这么有兴趣。本来,王室女子的教育本来就涵盖了音乐,而除了那些原本就应该接受的教育之外,苏菲公主却力求能够比其他国家王室的公主表现得更为优秀。不仅努力地学习各种文字,以求能够阅读更多的著作,能跟兄长领,常伴兄长左右。甚至是王室男性成员的课程她也会参与,例如剑术与马术。而陆逸也没有去阻止自己这个妹妹,因为他以为这是妹妹的乐趣,那么即便这个妹妹表现得与其他的女士有着诸多的不同,并且饱受他人异样的眼光也无所谓,只要她觉得快乐就好。

    但是实际上,陆逸并不知道,他的妹妹在学习这些的过程之中并不快乐。因为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学习永远都不会是快乐的,只有像陆逸这样拥有着成年人心智的孩子才会将获取知识与自我能力滇升当成是一种快乐。这个姑娘只是想紧跟着自己的兄长,试图不让兄长的背影从自己的视线之中消失罢了。就像跑步一样,她最怕的是跑着跑着,自己的兄长慢慢的远去。虽然知道疼爱自己的兄长不会那样,但是她害怕,所以她才会一直这么努力。其实她与那些同龄的美貌姑娘并没有多大的不同,只是有着一颗与她们不一样的心罢了。她也很喜欢兄长将一些事情说给她听,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够感觉到自己紧随着兄长的步伐。她还从来没见过兄长会跟其他同龄人说这些东西,苏菲公主将这个视为一种王妹地权。

    “莱茵军团军歌。”提及这个名字,陆逸又烦恼地搓了搓额头。

    “我听过。”

    “哼……”陆逸笑了笑,将自己妹妹的手放在自己的左手手心,然后将右手轻轻地拍在了她的手背上。“那我应该考虑是否要给你换一个音乐教师了。”

    听罢,苏菲公主嘟了一下小嘴:“为什么要换?那可是一个很不错的老师。他说音乐本身只有好坏之别,没有罪与无罪之分,只要能够撼动心灵,那么就是瑰宝。”

    “可是他却教我心爱的妹妹反对他的哥哥。”

    “才没有……”听完,苏菲公主笑了,然后抿着小嘴看了陆逸一眼:“就算所有的人要反对哥哥,我也会坚定地站在哥哥身边的。哪怕要站在断头台上。”

    “断头台啊……”说着,陆逸轻叹了一声,又想起了当初面对历史滚滚车轮时的回忆。

    随即,陆逸立即就做出了决定,在他能够保证法兰西人能够比欧陆其他国家的人过得更好之前,他不应该让这首歌曲继续传播。否则无论是对于这个经历完动荡不久的王国还是对于自己的亲人来说都是极不负责的,只有等到他能够将实实在在的优越性展现在民众面前的时候,再将这首歌曲解禁也不迟,到那个时候,没有人会去说国王与政府多么狭隘,只会满足于那时候的宽容。

    但是陆逸除了禁止之外,还需要还给法国民众一首用于宣泄民族主义情绪的名曲。民族主义与王权本身并无冲突之处,陆逸需要封禁的是马赛曲之中危险的内容,而不是民族主义。前世历史上1914年大英帝国对德意志帝国宣战两周之前,大英帝国那一眼望不到边的海上舰队出现在报纸上的时候,民族主义情绪暴涨的英国人所想到的可不是推翻他们的乔治五世国王。

    但是偏偏陆逸不是音乐家,毕竟他也只是个人,想要在某个方面所有建树除了需要花费时间与努力之外还需要天份。虽然他一直很想学会小提琴,从前世开始一直都这么想,但是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没去学。所以现在陆逸只能求助于眼前的妹妹,因为陆逸虽然不会作曲,可他会哼,会吹口哨,而他的这个妹妹有将那些旋律全部转变为乐谱,并且演奏的本事。至于乐曲,陆逸并不担心,他听过前世的许多优秀曲目,其中就有几首特别优秀的。

    若是不论其作为其他国家的国歌因素,那么,陆逸相信,那些曲目一定也能够成为在世界范围内广为流传的作品。事实上,有两首在旋律上还超过了马赛曲。相比之下,目前法兰西王国的国歌,那首带着浓重巴洛克风格的《万岁,亨利四世》实在是太过于宫廷化,演唱起来政体感觉太过于凄凉,根本无法激发民众心中的民族主义情绪以及共鸣。

    陆逸需要一首让人一唱就能够慷慨激扬,热泪盈眶的路易十七王朝国歌。也就是说,陆逸打算剽窃前世的优秀乐曲了,因为这个世界因为他的到来不知道那些优秀的乐曲是否还能够出现,而他现在迫切地需要那些乐曲。这个世界的人们也需要这些乐曲,确如苏菲公主的那个音乐老师所说的:音乐本身只有好坏之别,没有罪与无罪之分,只要能够撼动心灵,那么就是瑰宝。                    作者 x汉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