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97章七年之后
    “就像骏马一样……”凡尔赛宫的窗边,一位银发美妇扶着落地窗,双眼迷离地喃喃自语。双手贴着玻璃的动作温柔得宛如趴在自己恋人的怀中。

    “就像巴黎一样。”另外一位同样一头银发的美妇也跟着喃喃自语。

    “巴黎?那地方脏死了,真不明白为什么会用这样的形容。”听到自己两个姐姐的话,旁边一位少女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哼着小调饶有兴致地看着在宫殿外奔跑的那个人。

    “噢,茉兰,你为什么会想到那个呢?”六姐芙罗琳转过头来,微皱着眉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这个最小的妹妹。“吉娜说的是帕里斯,美少年帕里斯的裁决。就是我们前不久才刚刚看到的那幅画。”

    “是的,他就像从神话之中走来。”七姐吉娜依然还趴在床边喃喃自语。“这里就像是神话里的宫殿一样,我真不想离开。”

    “你们都得离开,只有我才能留在这。”这三个姐妹之中最小的茉兰听完自己七姐的话之后,得意地哼哼了两声。她的六姐和七姐这几年来都分别嫁人了,只有她作为王太后的侍女一直留在凡尔赛宫中。

    这三姐妹就是当初随着他们的父母一起来到凡尔赛宫之中居住的莫罗一家人。他们的长兄维克多莫罗虽然已经在这几年之中晋升为上校,但是作为罗尚博元帅的参谋官,实际上他们的长兄并不常来凡尔赛宫。就算有来,也是一副办公事的样子,不会专门来看她们。反而是跟茉兰年纪相仿的这两个姐姐,就算已经嫁到了巴黎,他们也经常跑来凡尔赛宫找自己的妹妹还有父母。而现在三姐妹所议论的那个美少年,正是已经十四岁的国王。

    对于凡尔赛的贵妇名嫒们来说,已经十四岁的国王无疑是一位难得的美男子。实际上,就连陆逸本人也听闻过不少次将他形容为希腊神话中美男子帕里斯(巴黎市的名字正是这位特洛伊王子的名字)的传闻。不过陆逸觉得自己跟那位希腊神话人物的唯一相似之处就是都爱射冷箭,除此之外并无多少相似之处。更何况那位特洛伊王子的结局陆逸不喜欢,而且有太阳王路易十四国王在前,他认为自己不能比路易十四国王所的阿波罗差。

    但是凡尔赛宫中热衷于八卦的贵妇名嫒们乐于去寻找这些关联,例如这位“帕里斯”的身边也有一位“海伦”。那就是陆逸的妹妹苏菲公主,因为苏菲公主的全名是。不过……虽然这位“海伦”也一样明艳动人,却也只能沦为兄长的陪衬。毕竟,在凡尔赛宫之中有着太多的美人簇拥在国王的身边,而国王,只有一位。

    “呼—呼—呼——,嘶—嘶—嘶——”在宫殿的花园里,陆逸并没有注意到宫殿的窗户上投来的那些幽怨目光,平稳地呼吸着。或者说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目光,自从他去年爆发式发育开始。

    虽然凡尔赛宫之中的许多人都将年轻国王的容貌作为话题,但是前世对容貌也挺在意的陆逸在今生已经不把容貌当成一回事了,只要身高上来了,不会太龊就行。毕竟,这里不是前世那种伴侣难寻的环境。有时候陆逸甚至还会有点担忧,他担心那些对着他一脸媚笑的深闺怨妇会不会饥渴地丧失理智把他给扑倒在地。

    再经历一次成长发育让陆逸有了与前世不一样靛会。也让陆逸明白了不同人种之间的发育过程有多么大的不同,陆逸记得前世在这个年纪的时候身高还不到一米五,而且一脸的稚气,随后几年才开始爆发式的成长。而在今生,那些贵妇名嫒已经将他当成是一个男人来看待了,而且现在身高也已经达到一米六。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陆逸也从自己妹妹苏菲公主靛态上看出来西方人与东方人在成长上的差异。他的那个妹妹今年才十三岁,但是看上去就像是东方人十六七岁时的发育水平。而他们俩兄妹也刚好开始欧陆人眼中容貌最为完美的年龄段。

    这个时代的法国人普遍认为男女十三四岁到二十岁之间是一个人容貌最为完美的时期,个个都像是从油画里走出来的一样。而一过二十岁就开始出现衰老的征兆,除了少数之外大多数都会往龊里长,既没有了少年时的美貌,又还没有完全成熟时的韵味。但是一旦过完了二十几岁这个年龄段到了三十岁容貌开始定格的时候,则又是最有韵味的另一种完美。陆逸知道,他这辈子逃不过这种成长规律。

    “早啊,哥哥。”就在陆逸一边跑一边放任自己的思绪到处乱飘的时候,旁边响起了一个声音。

    陆逸扭头一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只上下蹦跶的大白兔,而后才是双马尾少女那张傲娇的脸蛋。

    “早,你今天起的可真晚。”陆逸连忙抽回了自己的目光,装作漫不经心地回答着自己妹妹的话。“我快跑完十公里了。”

    每天十公里对于现在的陆逸来说很轻松,而且也只需要四十多分钟的时间。陆逸现在甚至想要试试马拉松,只不过他还没办法像前世马拉松运动员那样在两个小时左右跑完42公里罢了。毕竟,他一直以来都是以大概每小时15公里的速度在奔跑,想要达到每小时21公里毕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那陪我多跑一会儿嘛,昨天晚上到美妮茜朵妮设计室去试衣服试到了很晚。”少女正是陆逸的妹妹,苏菲公主。

    苏菲公主自去年开始,被陆逸怂恿了开始跑步锻炼。因为陆逸骗她说跑步可以让她拥有比别人更好的曲线,而刚刚对自己的身材开始在意的苏菲公主在听完自己哥哥的话之后,则立即让茜朵妮帮她设计了一身运动装,硬是要每天跟陆逸一起跑。因为这丫头已经从自己的兄长身上看出来了,所以她很相信。而现在看来……成果出乎陆逸的意料。

    美妮茜朵妮设计室是陆逸专门为茜朵妮在凡尔赛宫之中成立的一个宫廷设计室,与以往宫廷召唤巴黎有名的设计师不同,这个设计室是由陆逸私人出资,囊括设计、剪裁及制作服饰,专门为凡尔赛宫廷服务的一个设计室。然后再将那些服饰高价卖给凡尔赛宫之中的贵妇们。虽然设计室里的大多数设计都是按照陆逸的要求所设计的“奇装异服”,设计室所卖出的服饰并不多,但是至少还是赚钱的。而且历经7年的经营,陆逸还是通过茜朵妮多多少少地让凡尔赛宫接受了他的一些理念,至少现在宫廷之中女人的裙子都拿掉了裙架。

    “不行,我让巴黎的市长和城市设计师今天早上赶来开会。”陆逸摇了摇头,拒绝了妹妹的要求。

    随即,苏菲公主嘟起了小嘴:“巴黎都已经挖了三年了,还没挖完吗?”

    “巴黎改造计划按照我的规划起码需要二十年时间,它是我的亚历山大港,是我的君士坦丁堡。”一提及巴黎改造计划,陆逸的心中便升起万丈雄心。虽然他无法像亚历山大大帝以及君士坦丁大帝一样将自己的名字烙于一个城市,但是他同样能够因为新巴黎而不朽。

    征服与统治是最能够展现一个君王之伟大的方式。对于现在的陆逸来说,征服的成本太高。大革命是结束了,法兰西王国的财政状况总体来说虽有改善,但是却还没有富有到可以让陆逸麾下的军队四处征掠。而统治的方式有许多种,其中最能够让人铭记的不是制度的改革,或者是让民众摆脱饥饿,而是建筑与城市。而陆逸心中最为理想的计划,就是按照前世对巴黎的印象来建造一个干净、美观的欧陆文化、艺术、时尚之都。不仅仅是因为陆逸现在厌恶那个脏乱的巴黎,也是因为这是他实现自己雄心壮志不可或缺的一环——国家招牌。

    他要让每一个到巴黎的人都认为凡是法兰西出的东西都是好的,就连法国人的水都应该卖得比别人贵。事实上,陆逸前世的时候,法国人就是这么干的。他们能够把一些根本就没有多少成本的东西卖得比别人贵上无数倍,而其中的许多东西,并不是因为商品本身的品牌效应,而是来自于其他国家的人对于法国的一种国家印象。在世界各地,但凡产自法国的商品都备受追捧,Perrier(巴黎水)就是类似的例子。而且这种国家印象品牌还是不可复制的。

    陆逸也要通过树立这种国家品牌的方式,让他治下王国所产出的商品同比其他国家同类商品价格溢出,产生增值。这样才能够更有竞争力,拥有更好的出路,以更为轻松的方式去赚取别人需要花费数倍的时间才能够产生的效益。才能够让一直被英国打压的法国商品翻身,用这些盈余来补偿低端商品市场被他国倾销带来的灾难。换句话说,就是将被他国倾销变为以几个工时产出的商品去换取他国几十上百个工时制造的商品。而如果法兰西王国将来还能够在低端商品市场与英国旗鼓相当的话,那就是比皇家陆军以及战列舰更为凶残的利器。                    作者 x汉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