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95章大众娱乐
    1792年11月,巴黎以西40公里小镇乌当。一支庞大的车队正从这里穿行而过,车马的喧嚣吵醒了小镇尚处于睡眠之中的平民,许多临街的窗户纷纷亮起了灯火,人们驻足于窗前,在黎明之中好奇地打量着这支由大批士兵护送的车队。

    而整个车队中最为华丽的那台马车上,陆逸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对已经醒来的德博蒙老头问道:“老师,你一晚上都没睡?”

    听到陆逸的话,德博蒙老头笑了笑:“已经睡过了,陛下,只是起得早而已。可能是人老了,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所以才会睡得越来越短吧。睡着睡着,也不知道自己撵就再也醒不来了,所以趁着还能睁着双眼,多看看这个世界。”

    “放心,老师,以你的状况,再看二十年都没有问题。”看着德博蒙老头一副失落的样子,陆逸出口宽慰道。陆逸隐约记得在前世的历史上,这个老头挺长寿的,至于具体多少岁,陆逸忘了。不过陆逸也知道自己安慰的言语不会有什么用,索性岔开了话题,对德博蒙老头问道:“老师,现在我们到哪了?

    “这里是乌当,大概还有10法里到巴黎……我是说,40公里。陛下。”德博蒙老头立即就给出了答复,不过为了方便小国王领会,立即又将法制单位改为了公制单位。

    这对于老头来说并不难,但是即便是如此,他也花了一年的时间去习惯,才能够在心中大概的估量出公制长度。而且在估量的过程中一直都跟原来的法制长度单位进行换算之后才能够得出,毕竟,超过半个世纪的习惯使得他能够轻松的将所有长度都估算为法制长度单位。

    而偏偏小国王刚好相反,这位小国王能够轻松地按照新的公制单位来估算任何长度。事实上,不仅仅是长度单位,还有重量单位,仿佛这位小国王已经在一个采用新度量单位的世界中生活了十多年一般,而他今年还不到十岁。

    关于这一点,德博蒙老头还是有一些疑惑的。毕竟,多年从事王室机密局的工作使得他必须对一些细节拥有异于常人的观察力。在老头的眼中,就连那些制定度量衡单位的皇家科学院学者们在生活之中也需要以旧法制单位来作为一个参照尺标,而小国王则根本没有这种转换障碍。

    不过在小国王身上发生的这些事情已经让德博蒙老头了一种自我催眠以及自我解释的状态,但凡小国王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德博蒙老头通常都会在心里找一种能够说服自己的解释,把自己骗过去。而最常用的解释就是宫廷对国王常用的赞词“天赐之王”,否则的话,德博蒙老头很怀疑自己原有的世界观会崩溃。

    正如同当初这位小国王诞生之时宫廷的那段赞美之词那样“为法兰西的喜悦祝福,让我们的心满承欢乐。天赐的礼物,我们神圣的保护者。安托瓦内特诞下的生命,从天堂降下神的子孙,法兰西获得重生。我们要在三圣坛上庆祝这一天,我们三位仁慈的神,波旁王族与奥地利和爱。”

    自从第一次见到小国王,德博蒙老头曾经也经历过一段时期的困惑,直到他实在无法逃避这种困惑之时,看见了这段小国王出生时的宫廷赞词。这让德博蒙老头豁然开朗,而现在的事实也在证明着这一段如同预言一般的赞词,法兰西获得重生。

    想罢,德博蒙老头微笑着朝小国王看去,而此时的小国王在听完了他之后正闷闷不乐地看着窗外一片灰暗的原野。

    “你知道马拉松吗?老师。”小国王突然回过头来对德博蒙老头问道。

    “是的!陛下。”德博蒙点了点头:“两千多年前希腊人与波斯人的一场战役。一位士兵以生命为同胞带去胜利的消息。”

    听德博蒙老头说完,陆逸笑了,德博蒙老头的博学也正是他喜欢跟这老头领的原因之一,所以他才会在这烦闷的路途之中数次将德博蒙老头叫上自己的马车陪自己领。当然,茜朵妮也差不多,不过茜朵妮更偏向于戏剧、文学、艺术以及时尚。

    “老师,那你知道马拉松到雅典的距离刚好跟乌当到巴黎的距离差不多吗?”

    “唔……这我倒是不知道。”德博蒙摇了摇头:“陛下您所涉猎的书籍还真是广泛。”

    “当然!”陆逸得意地笑了笑:“书籍是我最重要的娱乐之一,同样,奔跑也是,只不过……没人与我分享这种快乐而已。这样的长途旅行让我实在很难受,我怀疑回到凡尔赛之后我是否还能跑得动,我真想现在就走下马车,然后一奔跑,看着太阳升起,一直跑到凡尔赛去,就像一匹奔驰的骏马。”长达半个月的旅程让陆逸感到很枯燥,而比枯燥更为难受的是,他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体力的下降。陆逸甚至怀疑,原本可以轻松跑完十公里的他现在跑上五公里都会觉得累。

    “或许……陛下您可以组织一场赌局。”听完小国王的话,德博蒙老头开始出馊主意了。

    “什么赌局?”

    “就像我在伦敦的时候经常靠拿奖金过日子一样。”说着,德博蒙老头也来了兴致。“设一个跑步的赌局,让一群擅长于奔跑的人参加,然后由人们下注,赢的人得到赏金。那么我相信会有很多人会分享陛下您的这种快乐,就像那些赌徒分享我在剑术上的快乐一样。而且伦敦人关心赌局胜过于关心下议院里的争吵。”

    “赌局……”听到这,陆逸心中灵光一闪——大众娱乐,他之前竟然一直忽视了这个。

    过去法兰西的精英阶层因为无法参与到权利游戏之中,故而迫切地期望王权分享这些权利甚至是要推翻王权。而法兰西的平民阶层因为缺乏让他们消磨时间的娱乐,故而热衷于对凡尔赛宫里的谣言津津乐道,并且乐此不疲。他们所热衷的东西被人稍加利用,于是就有了这场革命。

    实际上对于法兰西王国来说,饥饿问题并不难解决。但是即便是解决了饥饿问题,当民众无以打发其闲余时间的时候,他们依然还会将注意力转向宫廷与政府,甚至有可能在下一次革命之中,将这个已经在形式上将国家权力分配给精英阶层的政府一起推翻。所以,这个王国必须有大众娱乐,这种娱乐不能是戏剧、音乐、美术等这些只有贵族与精英阶层才会买账的东西,这种娱乐对于这个时代的大众来说太难以理解了。

    大众娱乐是一个社会稳定不可或缺的助力,在教育普及率底下的法兰西王国,政治、宗教是大众最为关注的两个话题,陆逸并不希望治下的大众过多地讨论政治,而在经历完这场革命之后,宗教在这个国家彻底崩溃。但是既然要将一扇门关上,那么就必须将另外一扇门打开,尤其是在这个刚开始产生民族主义的国家。

    这个时代没有大众传媒,没有互联网,自然不可能产生网络游戏、超女和连续剧这些维稳利器。但是可以有体育,体育不需要大剧院、博物馆,只需要一个空旷的赛场和看台,快捷,简单,时兴,便宜、健康、卫生又环保,在这个时代还有比这更好的大众娱乐吗?没有。更何况还能宣泄民族主义,而最最重要的是,陆逸对此也特别喜欢,因为前世他也是“大众”。

    想罢之后,陆逸立即地对德博蒙老头问道:“老师,你知道足球吗?”

    “知道,当然知道。”德博蒙连连点头:“我曾经还专门对此作过研究。”

    “研究?”陆逸实在是不知道这还有什么好研究的。

    “是的,研究。我想知道这种娱乐的魅力所在,英国人很喜欢这个。所以我很好奇,而且在英国的那段时间我有大把无聊的时间无处打发。”

    “英国人很喜欢这个?”陆逸肯定,法国人也很喜欢这个。

    “是的,从中世纪开始就是这样,而且经常还伴随着斗殴、短腿、头破血流。”

    “好像……是这样的。”陆逸在自己的心中回忆了一下,前世的足球好像的确也经常这样,而且还有类似于“十二路谭腿断子绝孙脚”这样的绝技。

    “什么?陛下。”

    “哦,没什么,老师……我能分享一下你的研究成果吗?”

    “如您所愿,陛下。”德博蒙点了一下头,然后开始给陆逸介绍:“足球这项运动最早的记载大概是在古希腊的浮雕之中……”

    “不是十三世纪的中国吗?”德博蒙老头才刚刚起了个头,就被陆逸给打断了。

    “有吗?这个我倒是没有听说。”德博蒙老头一脸的疑惑。

    陆逸点了点头:“是的,我有看到过一些记载,十三世纪的中国有个叫‘宋’的王朝,从皇帝到平民都喜欢玩这个。”

    “噢~看来中国人也很喜欢足球。而且还比较广泛和普遍,我得把这个记下来,为我的研究多一些考据。”说着,德博蒙老头掏出了铅笔和小本子将这个记了下来:“十三世纪……中国风行这种娱乐的时候刚好差不多是英国人开始禁止这项娱乐的时候。”

    “禁止?为什么?”在陆逸看来这种大众娱乐统治者应该没什么理由去禁止它。

    “因为造成了太多的混乱。”德博蒙将小本子和铅笔放回了口袋:“这种上千人参与的娱乐经常在两个城镇的街道以及城镇之间的农田和空旷地展开,两个城镇的民众只要能把球踢到对方的城镇广场就算赢。而在比赛之中,民众蜂拥争抢一个球,伴随着踢打,斗殴,所到之处农田、店铺、民宅就像被暴徒袭击过一样。所以长腿爱德华,哦,就是爱德华三世国王,他发布了禁令,取缔了‘暴徒足球’这种活动,禁止臣民再踢球,这项禁令一直持续到了现在,不过在现在的英国依然还有人偷偷地玩。”

    “足球流氓……”陆逸立即将脑海中飘过的这个词汇给说了出来。                    作者 x汉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