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86章约战
    博尼耶尔镇原来的国民卫队士兵早已逃向东南方十公里处的城市芒特拉诺利。芒特拉诺利城位于巴黎西北城墙大概四十多公里,距离凡尔赛直线距离二十公里。现在芒特拉诺利已经聚集起了三万六千名国民卫队民兵,与莱茵军团一起组成一支大约四万五千人的大军,等待着与罗尚博伯爵所率领的王旗军团进行决战。

    相比起国民公会四万五千人的兵力,罗尚博伯爵率领的王旗军团在抵达博尼耶尔镇的时候只有三万八千人。但是无论从火炮配备数量还是兵员素质来说,王旗军团都拥有绝对的优势。毕竟王旗军团虽然在沿途之中又征召了一些士兵作为保护战列线边缘的临时散兵与猎兵使用,但是整支军队依然还是由正规军构成。而且其中大量是原法兰西王国正规军。而国民公会军里却有着四分之三的国民卫队民兵,只有莱茵军团的九千多人属于正规军。再加上类似国民卫队的民兵根本不适合像正规军一样进行决战,这在北美战争的时候就已经无数次被证明过了。

    不仅是曾经率领法军与英国龙虾兵在北美多次对决的罗尚博伯爵清楚这一点,就连从未亲眼见过这个时代战争的陆逸,在看过北美战争的记录之后也明白了这一点。那就是散兵与猎兵根本无法在战场上作为主力与战列线对抗,所谓北美民兵以游击战法击败英国的龙虾兵纯粹是个误区。

    这个时代的战争在战场上的首要的目标是将敌人的组织打散,促使其崩溃,不能再进行有组织的对抗。其次才是追求人员的杀伤,线式战术这种列队枪毙作战方式在前世看起来或许是显得有些愚蠢,但是这也是这个时代最为有效的保持组织性的方式之一。因为这个时代的通讯根本无法在战场扩大到数公里之后,还能够进行高效的组织。所以在这个时代不会有迷彩服,士兵们穿着的军服都是很显眼的颜色。因为若是敌方看不到你的士兵,那同样也意味着己方的指挥官也看不到你的这支队伍,从而做出错误的判断,将这支看不到的部队从归属序列中剔除。

    而且这个时代枪械武器的有效杀伤距离、精度以及射速,都无法让松散的小规模编制依托沟壕或者是其他岩体对抗组织度更高的战列线。实际上在这个时代,杀人最多也并非枪械,而是刺刀。在将敌方阵列击溃之后,刺刀的屠杀速度将是子弹的数倍。

    毕竟,这个时代的士兵们在战场上要完成掰开扳机,打开引药室,拿出引药包,倒入引药,关闭引药室,放下火枪并将枪口向上,拿出纸质弹药包,拿牙齿咬开底部,倒入枪管,拿出子弹,将子弹从枪口放入,拔出通条,用通条将子弹塞紧,将通条塞回枪管旁边,准备完毕等待射击这一系列繁琐的步骤。就算一个士兵装填速度再快,也要半分钟的时间。这还是每一步都精确操作所花的时间,实际上在炮声隆隆的战场上,大多数士兵需要花费的装填时间只会比半分钟长,不会比半分钟短。

    而且按照滑膛枪子弹的命中率,士兵就算开火了,也不知道在它八十码(大概72米)的有效杀伤范围之内能不能打中人。而按照线性战术步兵在炮火支援下以鼓点缓步前进每分钟75步的速度,足够让士兵在缓步行进的情况下走过大约50米的距离。而且这段距离是整个过程里最安全的,足以让士兵在损失较小的情况下走到滑膛燧发枪的最佳射击距离下对敌方进行对射,而且第一轮射击很可能效果要比对方好得多。

    在线式战术时代,英国的龙虾兵有一种最为经典的战法,就是邀请对方先开火。一来向对方表现己方的无畏与绅士精神,同时鼓舞士气。二来也是让己方的队伍在距离敌方很近的时候进行一次短促而凶猛的齐射,然后直接展开肉搏战。在这个过程里龙虾兵不会承受太过于凶猛的火力,而当再抵近进行短促射击的时候,所能够造成的杀伤足以超过对方士兵前两次射击所能够达到的效果。当完成短促射击的时候,基本上龙虾兵的士气已经超越敌方士兵,再以骑兵冲击,配合战列线兵进行刺刀战足以让龙虾兵奠定胜局。而敌方的士兵却要在仓促装填之间又要换为刺刀战,就算再训练有素,也只能手忙脚乱的进行对抗。当然,这只是相对于这个时代组织度已经非常高的战列线兵来说,更多的则是在龙虾兵的一次冲锋之中就被击垮,四散开逃避追杀。

    法兰西王国的军队在与龙虾兵的漫长对抗史中当然也吃不过这种经典战法的不少亏。单单从线式战法来说,这种方式确很经典,直到战争武器更新换代之后才被淘汰。至于这个时代散兵以及猎兵们使用的线膛燧发枪,根本不能够满足淘汰这种战法的需求。这也是为什么北美印第安人易洛魁联盟都装配大量射程更远精度更高的线膛燧发枪来对付欧洲士兵的时候,欧洲各国的正规军依然还在使用滑膛枪。因为滑膛枪能够以线膛枪两倍的射速进行射击,而在抵近的密集射击之中,决定胜负的不是射程与精度,而是射速。

    当然,线膛枪除了可以拿来给散兵们用来保护战列线侧翼之外,还可以用来对付那些未投入战斗的军官,这对于欧陆各国来说只是一个命令的事。而且陆逸也丝毫不怀疑只要某个国家愿意,就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弄出一款在这个时代拥有极高精度与相对较远射程的线膛枪,这对于现在的工艺来说并不是太难。陆逸就曾让德博蒙老头干过这事情。但是……在己方军官被俘之后能够得到妥善救治并由敌方支付与其军衔相匹配的军饷时,又有哪个国家愿意开发一款这样的步枪,并且下令让士兵刻意瞄准对着对方的指挥官开枪?所能够造成的结果就是对方也能够轻易向士兵下达射杀己方未投入战斗军官的命令,己方的军官也会抵触这样的命令,实际上从这里面捞不到多少好处。

    从本质上来说,这并非是基于某种绅士精神,若真的是绅士精神的话,那么那种精神早就惠及平民了。实际上,这应该只能算是交战各**官都有的一种自我保护需求。其中某些在陆逸看来甚至觉得挺蠢的需求甚至一直保留到了前世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例如给俘虏的军官以与之相匹配的尊重,并向其发放军饷直到其被赎回为止。不过陆逸并不能干涉麾下军队去奉行这种约定俗成的规矩,因为他麾下的军官现在实际上更少,他也有这种需求。

    士兵的征召在这个时代很容易,手上有足够的粮食外加几个月的训练就可以了,这个时代士兵们更需要的仅仅是勇气,而不是前世的各种战术动作技巧,他们只需要能够按照命令和步骤进行攻击就可以了。至于子弹会打到谁,那他们就管不着了。因为就算他们瞄得很准,打中的也可能是旁边一个人或者是蓝天大地。但是军官则不同,军官需要时间去培养,他们需要花费大量的时期去明白应该如何激发士兵的勇气,知道怎样才能让士兵伤亡更少,更有效的杀伤敌人。

    在王旗军团抵达博尼耶尔镇进行休整之后的第二天。罗尚博伯爵写了一封战书交给国民公会在芒特拉诺利的驻军统帅,但是令他感到奇怪的是莱茵军团统帅儒尔丹以及巴黎国民卫队司令马雅尔却分别向罗尚博伯爵写了回函,并且给予了不同的答复。莱茵军团统帅儒尔丹很绅士地在给罗尚博伯爵的回信中表达了对罗尚博伯爵的尊敬,并且将决战地点的决定权让给了罗尚博伯爵。而巴黎国民卫队司令马雅尔则在给予罗尚博伯爵的回信之中将决战地点定在了博尼耶尔镇与芒特拉诺利城中间的村庄罗斯尼。

    这是刚好位于塞纳河C字型大拐弯处左侧的一个小村庄,村庄外碉野在秋收之后刚好可以用作大规模决战的战场。而塞纳河在此处已属下游,这一段流域并没有桥梁可以提供给罗尚博伯爵的王旗军团过河在河流对岸布置火炮。而国民公会军却可以通过芒特拉诺利城的桥梁将火炮先行布置在村庄对岸。

    所以,考虑再三之后,罗尚博伯爵为了保险起见,将决战的战场放在了罗斯尼村以南一公里的地方。这样既可以防止国民公会军将火炮移至塞纳河对岸向王旗军团的侧面射击,又可以依托己方身后的树林布置火炮以及散兵,防止对方的骑兵对己方战列线以及火炮阵地发起冲击。

    最后,罗尚博伯爵向儒尔丹以及马雅尔分别回信,确定决战地点,两日之后交战。当然,罗尚博伯爵也没忘记在信中加入望双方以绅士精神打一场光彩的战斗之类的话。作者 x汉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