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85章上尉与小鼓章手
    最后,这位名叫露薏的小姑娘还是失望了。虽然队伍之中有马车,但全部都是拉着大炮或者是物资的马车。相比起小姑娘的失望,她的父亲则要乐观得多,在马路旁边拉住了一个披着灰色大衣的营官。将两个鸡蛋放在那个营官的口袋里,然后带着一脸讨好的微笑对那位营官问道:“将军,将军……请问你们是去打博尼耶尔镇的那群混蛋吗?”

    那位被叫做将军的营官看了看自己大衣的口袋,然后又瞄了一眼眼前这个农夫,带着讥讽笑了笑:“是的,如果你说的是从这里往东十公里的那个塞纳河畔的小镇,那就应该是了。”

    “哦,将军,前几个月博尼耶尔的那群混蛋刚刚从我家抢了一袋麦子,镇上的骑警老爷们没追回来。要是将军您在博尼耶尔看见的话,能不能帮我找回来?我叫佐伊诺兰,那袋子上有字母z和n,那是我的袋子。”

    听完这个乡下农夫的呓语,那个营官笑得更加嘲讽了。不过看在这个农夫塞给自己两个鸡蛋的份上,那个营官也没有表现得太过分,而是点了点头:“好吧,如果还能找到的话,我一定帮你找回来。不过我想大概是找不回来了。”

    “噗呋——”农夫佐伊诺兰遗憾地吐了一口气,一脸沮丧地耸了耸肩。

    “呵呵……”见状,营官拍了拍农夫佐伊诺兰的肩膀,然后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过了一会儿又笑着摇了摇头:“肯定找不回来了,真的是有够蠢的乡巴佬。”

    但是……这个愚蠢的农夫似乎并不像刚才那位营官所认为的那么愚蠢。正如那个营官有着自己一套往上爬的方式一般,生活在这个王国底层的人也有着他们自己的一套方式。在那个营官离开之后,名叫佐伊诺兰的农夫又拦住了另外一个年轻的皇家海军陆战队营官,往他的灰色大衣口袋里塞了两颗鸡蛋。然后把自己那个大约十二三岁大的孩子从人群里拉了出来对那位年轻的营官说道:“将军,将军。这是我的大儿子,叫法兰索瓦诺兰。我看您似乎像其他将军一样缺一个鼓手,我的儿子很听话,很健康,也很聪明,您看……”

    说到这,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父亲的话一样,这个半大小子立即挺直身板笑着朝那个年轻的营官致敬。“下午好,长官,鼓手法兰索瓦诺兰待命。”

    这让他的农夫父亲很满意,继续对年轻的军官说道:“只要给我这个孩子两天,呃……不,一个下午,可能你们还没到博尼耶尔收拾那群混蛋,我的儿子就能学会敲那鼓,将军,带上他吧。”

    “嗯……”年轻的营官摸着下巴的胡渣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好吧,你跟我走吧,小鼓手。”

    “呃这……这……”年轻营官的突然应允反而让农夫佐伊显得无所适从,慌慌张张地从自己妻子那又抓了两把鸡蛋,一股脑地全放进年轻营官的大衣口袋里。

    “好了好了,够了,要不然我吃不完。”年轻的营官又从口袋里往外掏了几个,交给身边这位小鼓手:“你得帮我拿点,士兵。”说完之后,又从大衣下的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钱袋,从里面抓出一把银币,点出20个交给那位农夫父亲:“这里是二十个大埃居(相当于70里弗尔),国王雇佣你儿子当鼓手的钱。请拿好,至于军饷我只能让他自己寄回来给你。我是皇家海军陆战队第一团十六营营长让维克多莫罗上尉,请记住,这样将来你才知道应该去哪找你的儿子。”

    “好的好的!上尉,我一定记住。”佐伊诺兰连连点头。

    “好了,我们的小鼓手,跟你的父亲道别吧。”莫罗上尉拍了拍小鼓手的肩膀。

    “好了,我走了,爸爸。走了,妈妈。”对于这个男孩来说,分别并没有多难。当然,他也没有忘记跟棚屋顶上的弟弟与妹妹们挥了挥手。不过他的妹妹给她回了一个鬼脸。

    “嗯嗯!”农夫佐伊诺兰抿着嘴点了点头:“记得好好听上尉的话。”

    “走吧,我的小士兵。”维克多莫罗上尉扶着小鼓手的肩膀,侧了一下头。然后两人匆匆忙忙地朝自己所在的营列赶去。一边走,维克多莫罗上尉一边笑着跟身旁的小鼓手说道:“看来等到了博尼耶尔我得先帮你弄一顶合适的帽子和一面军鼓。你要学的东西很多,法兰索瓦,希望你到了战场上不会害怕。不过你放心,我听说在战场上对方的士兵不会专门朝军官跟鼓手打。你只要小心别被大炮给打中就可以了。”

    “长官,您也没上过战场吗?”聪明的小鼓手法兰索瓦很快就听出了话外之音。

    “没有,当然没有。”维克多莫罗上尉笑了笑:“在此之前我一直都在读大学,在家乡跟一群朋友一起。有一天,国王的马车路过我家乡,然后就把我的一家人给绑架了。绑架到了雷恩,住在王宫里,跟王室住在一起,又把我丢进了海军陆战队,于是我就成了海军陆战队的营官……”说道这维克多莫罗上尉笑了笑,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故事很荒诞。

    “长官,您见过国王吗?”听自己的长官提及国王,小鼓手法兰索瓦立即兴奋地问道。

    “当然,才那么点大。”

    “长官,我见过王后、王太子和公主,我妹妹露薏还上过王后陛下的马车。我亲眼看见王后把她抱上去的。”

    “可是我们现在没有王后和王太子,你什么时候看见的?”小鼓手所说的故事对于维克多莫罗上尉来说更荒诞,所以这位上尉皱着眉头对法兰索瓦问道。虽然他之前的故事也很荒诞,但是他没有撒谎,更何况这位上尉并不喜欢自己身旁的鼓手是个爱撒谎的孩子。

    “三年前,大概田里的麦子被收走之后再过去一两个月,一大群贵人老爷夫人从我们这路过,然后就停下来给我们分吃的。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我们饿坏了。然后王太子殿下就朝我妹妹招手,他就跟我妹妹差不多大,我妹妹饿坏了就跑过去。那些穿着红衣服的卫兵想要将我妹妹拦住,不过王太子殿下让那些士兵放我妹妹过去。然后我看见王后陛下把她抱上马车,给她好吃的,还送了她一件漂亮的裙子。”小鼓手法兰索瓦绘声绘色地将当时的情景重新描绘了一遍。

    “哦……”维克多莫罗上尉轻轻地点了点头,在心中将时间轴跟小鼓手所说的内容大概地对了一下。确认基本无误之后,维克多莫罗上尉又恢复了笑容:“你知道吗?现在已经没有王后了,法兰索瓦,也没有王太子了。你见到的王后现在是王太后陛下,而那时候的王太子现在是国王陛下了。至于你说的那些红衣服的士兵,应该是皇家瑞士卫队了,那是皇家禁卫军。好吧,如果不是你说谎的本事太高连我都被你骗了的话,那么我就必须得承认这一家人还不错。”

    “不,我为什么要骗您长官?您人这么好。”对于维克多莫罗上尉的怀疑,鼓手法兰索瓦显得有些不满。“您要是不相信的话,现在就可以去我家,那里还有王后陛下送给我妹妹的手帕和裙子。上面绣着的花纹可真漂亮,哪怕再饿,我爸爸妈妈也没舍得将那手帕和裙子卖掉。而且村里的人也可以作证,那时候好多人都看见了。”

    “呵呵,好吧好吧……”维克多莫罗上尉用手抄了抄鼓手法兰索瓦的头发。“我不应该怀疑你的话,法兰索瓦。不过你不能再叫王后了,应该叫‘王太后’。我也听我妹妹说,王太后陛下对她们也不错。我也不知道她们现在过得跟公主一样到底是打算干吗?将来能够嫁给谁?看得上谁?她们打算嫁给国王吗?还是亲王?算了,我不该说这些,免得被文书官听到。你不会乱说对吗?嗯?男人不会出卖自己的兄弟,对吗?”

    “可是,长官……”小鼓手法兰索瓦为难地看了维克多莫罗上尉一眼。

    “什么?”

    “你不是我哥?我也没有哥,我是家里最大的。”

    “法兰索瓦,我说的兄弟不是自己的亲兄弟。我也有亲兄弟,跟你一样是家里最大的,不过我还有很多像亲兄弟一样好的朋友,我把他们叫兄弟……”说着,维克多莫罗上尉脸上泛起了得意的微笑:“在大学的时候,我们就一起痛打那些草包贵族。后来还一起痛打了布列塔尼治总督和治安军司令,把他们打的抱头鼠窜,哈哈。记住,法兰索瓦,永远不要出卖自己的兄弟,那样你就会得到很多人的认同,甚至有一天,我们都能成为一位将军。”

    “嗯……我记住了,长官。”小鼓手法兰索瓦用力地点了点头。“那么,文书官是什么?好像你很害怕文书官,长官。”法兰索瓦没有忘记自己父亲的教诲,但凡听到新的东西都想要尽量记住。而且此刻在法兰索瓦的认知之中“文书官”似乎是一个比将军更厉害的角色。

    “文书官就是……”维克多莫罗上尉为难地摘下帽子,挠了挠自己的一头白发。“就是负责军队里各种书面命令撰写及传递的官员,他们都是文官,由国王派来的,如果让他们听到你说一些不该说的话,那么你就会很麻烦。”

    “多麻烦?”

    “不知道。”维克多莫罗上尉扁着嘴耸了耸肩膀。“我也没见谁真的被处理过,总之我觉得会很麻烦,你听我的就对了。”

    “好的!”法兰索瓦点了点头,用心记了下来。

    就这样,两人随着这支庞大的队伍一路往东。到黄昏的时候,他们终于来到了距离法兰索瓦家乡十公里的塞纳河畔城镇博尼耶尔。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