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28章术引发的暴动
    法兰西皇家科学院学者们的求证在众多权贵的见证下完成了。陆逸的表现让诸多在场的学者以及贵族们瞠目结舌。而对于诸位皇家科学院学者关于统一度量衡的想法,心情大好的国王也给予了高度的支持。不过,统一度量衡的计划之中也多了一个新的项目,那就是法语发言之中数字序列改革。相较于其他的需要测定标准的改革来说,发言数字序列的改革最容易实施。

    对于能够搭上统一度量衡改革的便车,在其中加入一点点自己的东西陆逸感到十分兴奋。毕竟在前世的历史上法兰西皇家科学院这一统一法国度量衡的举措在后来也统一了全人类长度、质量、容积等诸多公制单位。米、千克、立方米等单位第一次出现在历史上,它给人类带来的便利远不是一个君王的所作所为能够比拟。而与陆逸相反,法兰西皇家科学院的学者们反而觉得是他们搭上了王权的便车,不仅统一度量衡委员会立即建立起来,他们还得到了国王私人的赞助,使得统一度量衡这一举措能够立即开始。

    但是,在这个纷乱的时代。不仅仅是统一度量衡改革,即便是最为简单的数字发言序列改革,在这个时代也变得举步维艰。在拉格朗日与拉瓦锡一行人回到巴黎之后,法兰西皇家科学院几日之后即发表了关于数字发言序列改革的报刊。报刊发出之后,一开始不管是学术界还是巴黎的市民都对此改革持肯定态度。但是在一篇名为《巴黎,请警惕他们的阴谋》的文章发表之后,巴黎的舆论立即分为了两派,开始了无休止的争吵。

    “近日,皇家科学院的学者们发表了一篇论文,试图以一个不满四岁孩童的论据来改变法兰西人长久以来的语言习惯。我且不论我们长久以来的语言方式是否令我们感到不便,单就以皇家学院的这些学者的行为来说,请允许我断定,他们已经违背了科学的严谨原则,不顾廉耻地向王权低头献媚。炮制出四岁孩童**编写论文的荒唐之事,妄图用一种类似编撰宗教神话的方式来证明君权神授的合理性。

    巴黎的市民,法兰西人,请你们睁大眼睛,不要被这样的谬论所蒙蔽。这不过是君权神授论的一个畸形变种,他们试图以这种方式来塑造一个完美的化身来继续以往的统治,告诉你们王权统治的合理性,而今所发生的事,只不过是这一切的开始。巴黎的市民,法兰西人,试问你们是否需要一位四岁的“贤人”来统治你们,来教你们应该如何生活?请你们告诉我,请你们用自己的声音告诉泡制这些谬论的伪学者,告诉他们你们有着自己的思想和判断,让他们不要再试图以如此幼稚的手段来蒙蔽你们,就像他们在国王的上千年里所作的那样。

    法兰西人,请警惕这些伪学者,他们是这个新时代的神棍。这些学霸像是旧地主和包税官一样霸占着科学的殿堂为**歌功颂德,打压这个国家之中真正的有识之士。而他们之中恰恰有那么一位包税官。”

    读完手中报刊上的一篇文章之后,德博蒙老头将报刊放在了桌子上。

    “写这篇文章的人叫什么?”说实话,对于这篇文章的恶意,陆逸恨得咬牙切齿。这些枪手还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而如今他们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现在,陆逸终于能够完全体会到当国王与王后看到这些小报上的恶意中伤时,心中是什么感觉。不过陆逸还是将心中的怒火也强压了下去,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对老头问道。

    “叫马拉……”德博蒙老头立即回答道,不过稍稍想了一下,他还是将自己委托柯狄士以及伊莱诺前往巴黎打探到的消息也一并说了出来:“这个人……跟拉瓦锡先生有一些宿怨。可能他是为了报复拉瓦锡先生才会做这种事。

    “怎么说?”

    “曾经这位马拉先生向法兰西科学院投过一篇关于,想要以此进入法兰西科学院,而我们的拉瓦锡先生在评估之后认为并没有什么价值。从而断绝了马拉先生以皇家科学院晋身的道路,看来马拉先生一直都记得这件事,并且怀恨在心。而且在文章之中也提及了包税官这个身份,恰好,我们的拉瓦锡先生就是一位包税官。”说完之后,看着一直在思考的陆逸,德博蒙老头问了一句:“殿下,要我杀了他吗?这样的小人还是不要留在世界上。”

    德博蒙老头的话给正在努力回忆的陆逸提了个醒,让陆逸立即记了起来。马拉,《马拉之死》,那是前世一副很有名的油画。描述的是法国大革命之后有一位女士,她认为马拉在一次屠杀事件中将上千个人不经审判就处死是凶残且罪大恶极的,同时她还认为马拉所鼓吹的处死国王路易十六是完全不必要的。那位女士觉得正是马拉的鼓吹使得当时的法国遍布恐怖政治,她认为马拉是一切祸乱的根源,正在将法国带往歧途。所以出于义愤,她以举报“人民敌人”的名义拜访了掌握着他人生死大权的马拉。而在临死之前,这位嗜血的政客依然兴致盎然地还拿份名单,准备将名单上的人全部处死的行为使得那位女士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将这个号称“人民之友”的嗜血政客刺死在浴缸里。

    “没这个必要。”回过神来的陆逸立即摇了摇头:“这样的小人遍布巴黎,除非老师您能够将整个巴黎的小人全部杀光。否则以现在王室在巴黎的名声,多一个这样的污蔑不多,少一个这样的污蔑也不少。杀死那个叫做马拉的人只会让民众相信法兰西皇家科学院诸位值得尊敬的先生们真的炮制了一个荒唐的谎言而已。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卖队友。

    相反,法兰西皇家科学院那些令人钦佩的学者们,出于对维护事实以及科学的严谨正义感,他们自然会进行反驳的,虽然专注于学术的他们相比起那些政客来说辩驳太过于稚嫩。

    可就算皇家科学院诸位学者能够说服国王以及我前往巴黎,在国民议会之中进行证明,他们也可以说是王室和皇家科学院精心准备好的表演。所以不管现在做什么用处都不大,但是可以通过这种辩驳让那些政客与王国的学术界对立。我们要做的,只是想办法避免他们被那些政客所胁迫、威逼,做出有违他们本愿的事情。那些政客的自大会慢慢使得他们得到的支持将会越来越少。”

    说到这,陆逸好像突然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哦,对了,老师。关于调阅凡尔赛宫以及巴黎附近所有宫殿的地图这件事,我的母亲已经同意了,等下您得去觐见她,拿那份调阅许可。”

    “好的,殿下。”德博蒙点了一下头,不过还是疑惑地问了一句:“但是您要那些东西干嘛?”

    “我这是为了未来……”

    “未来?”

    …………

    又过了几天,果然如陆逸所说的那般,为了维护事实以及科学的严谨,法兰西皇家科学院的学者们联名签署了一份声明。强调他们只是秉承一贯严于治学的传统来阐述一个事实。以法兰西皇家科学院的名义宣誓法兰西王太子论文之事全部都是事实。

    而从王室开始饱受谣言攻击以来,国王也第一次也针对谣言发表了声明。声明国王愿意带王太子一起前往国民议会去证明这件事情。对于国王为了维护他的名誉所作的努力,陆逸很感动。因为自陆逸来到这个世界以来,国王以及王后从来就没有对攻击他们的谣言做出过任何解释以及过激的举动,但是这一次仅仅是因为他。国王与王后一致决定发表这个声明,就连一直都不愿意以出版审核及舆论管制的国王这一次都愤怒地握着拳头发誓,如果他们再这般恶意中伤,就下令查封那个出版社,逮捕马拉。

    但是,果然如陆逸原来所猜测的那般。在王室发表声明之后,马拉立即又在报刊上说明:就算王室前往国民议会,在诸多议员面前证明,那也只不过说明这个阴谋布置得有多么细致而已。并不能够排除法兰西皇家科学院那些伪学者们造假的嫌疑。

    不过经由王室的声明,这位马拉先生终于收敛了一些。在后续不断的攻击之中将攻击的重点对准了法兰西皇家科学院,避免过多地提及王室,而尽量地抹黑法兰西皇家科学院。至于法兰西皇家科学院的学者们,若是他们能够像陆逸前世祖国的那些“砖家、叫兽”们那般热衷于公众活动,那么自然他们就能够与马拉在舆论上斗个旗鼓相当。不过若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就不会成为这个时代全欧洲最为顶尖和优秀的科学家。过多地参与公众活动以及跟枪手们斗嘴显然不是他们所长,他们将精力主要放在了筹建统一度量衡委员会的事物上。

    所以,马拉渐渐在巴黎的舆论战之中占据上风,巴黎无知的市民们已经更倾向于马拉的说法,而支持法兰西皇家科学院的基本上都是这个时代学术界的人士。就连在法兰西之外,与法兰西科学院学者们有着诸多交流的各国皇家科学院学者也表示了对法兰西皇家科学院学者们的支持,称相信他们这些异国同僚们的人品以及对待科学的态度。而“相信法兰西科学院学者们的人品”言外之意就是“不相信马拉这个政客的人品”。

    这让恼羞成怒的马拉更是极尽鼓吹之能煽动巴黎的市民,煽动“革命不需要科学”“捣毁伪学者的堡垒”,期间巴黎的市民两次冲击法兰西科学院所在的卢浮宫,好在冲击的规模都不大,没有对卢浮宫以及学者们的研究成果造成破坏。但是依然还是有几位学者遭到了暴动民众们的殴打,甚至有一位年轻的助理为了保护拉瓦锡先生被民众殴打致死。围攻卢浮宫的暴动民众大喊着“把这些学霸送上断头台”攻击每一位敢从卢浮宫出来的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