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23章致皇家科院的论
    “老师,巴士底狱那边死了多少人?”在蓓菈德兰丝夫人将他松开之后,陆逸对德博蒙老头问道。

    实际上陆逸关心的只是那些火药是否落入暴徒以及国民议会手中,对于死亡人数,他并不在意。因为在陆逸的概念里,这些所谓的市民团与前世那些打砸抢的暴徒并没有多少区别,若是因为怜悯而对他们采取放任或者妥协的态度,那么最后死的就是自己。

    “不清楚,这个得等那些暴民支持的市政委员会来统计,不过我估计大概有……一千加四个两百到两千人左右。”

    在德博蒙老头回答的同时,陆逸也掰着手指算了起来。一直以来,虽然被国王以及王室成员们认为是数学神童,但是陆逸依然对法语的数字表述深恶痛绝。在他看来正是因为法语的这种数字表述,导致了法语最终被英语替代。想象一下,若是换在前世的电视购物广告里,用汉语将“现在拨打电话订购,只要一千八百八十八”这句话念成“现在拨打电话订购,只要一个千加四个两百加四个二十加八”会是何等的奇葩,偏偏法语之中的数字就是以这样奇葩的语法组成的。

    这个时期的法语已经是欧陆宫廷的通用语言。在陆逸看来,就算将来英国还有维多利亚时代,将英语推广到世界各地,本来属于拉丁语系的法语也依然还有可能成为世界上使用人口最多的语言。陆逸怀疑就是因为这种极其奇葩且极其难记的数字排列语序使得法语逐渐衰退,最后被表述能力及人类情感表述远不如法语的英语夺取了国际第一发言用语的地位,仅仅混得一个联合国第一书写语言的地位。而另外一门表述能力及人类情感表述能力同样远超过英语的汉语,却因为只有地区影响力,而广域影响力不足,最后使得拥有更优秀母语的第一人口国也不得不进行全民英语教育。

    纵观世界各国语言对于数字的表述,不管是罗马数字也好,阿拉伯语还是汉语,对数字的排列要求以及语言表述都很简单。就法国佬独树一帜,特别奇葩。所以陆逸暗暗下决心,如果有一天他能够加冕,一定要强制将这种数字表述方式改为他所习惯的汉语数字表述方式。也就是一二三四五六七**零与十百千万亿的组合表述方式。

    不,不能等到自己加冕的那一天,陆逸随即又改变了想法。且不说真能等到加冕都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后,现在他能不能扛过大革命还两说。人死留名,与其想着躲过大革命之后加冕留名,不如现在就做。这样的话就算扛不过大革命,那么至少将来别人在提及自己或者是追述新数字语法表述的时候,多多少少都能够提及他的这个创新。而不是像另外一个时空历史之中的他那样,只能依靠别人那带着怜悯的眼光,去看待“路易十七”这个名字。

    想罢之后,陆逸不再管巴士底狱到底死了多少人,一脸认真地对德博蒙老头说道:“老师,一千八到两千,是这个意思吗?”在表述那个数字的时候,陆逸刻意地按照汉语的习惯省略了“一千八百”之中“百”的描述。

    “呃……”德博蒙老头楞了一下,接着摇了摇头:“抱歉,殿下,不是一千加八。是一千加四个两百。”德博蒙老头真正地纠正道。

    “不不不,老师,这样太麻烦了。一千八百,一千八百八十,一千八百八十八,一千零八。一千八百就是一千八……老师,巴士底狱的事情我们等下再说。”说着,陆逸朝茜朵妮招了招手,让茜朵妮将他抱到桌边的座椅上,陆逸拿起笔在纸张上写下了“1800,1880,1888,1008”这四个阿拉伯数字,然后又以法语在每个阿拉伯数字下方书写标注。最后转过头来看着德博蒙老头又念了一遍:“一千八百,一千八百八十,一千八百八十八,一千零八。”而后再单独指着1800这个数字念到:“一千八百,简称一千八……”再单独指着一千零八念到:“一千零八。”

    “明白了!”精通多国语言的德博蒙老头很快就理解了,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看着桌面上的纸张低声地念了一遍,转而对陆逸再次点了点头表示认可和嘉许。

    “可是这样的话,数字会不会显得太过于直接而毫无美感?我漂亮的孩子。”不知道是在可以回避自己亲生孩子的死亡还是因为沉重的打击使得她出现精神失常的暂时性失忆,蓓菈德兰丝夫人在一旁对陆逸亲昵地对陆逸问道。

    “嗯……”陆逸托着下巴稍稍想了一会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以及即将要表述的语言之后,开口说道:“这么说吧,大家刚才记住这种数字表述排列方式用了多长时间?不到两分钟吧?”待在场的每个人都点了点头之后陆逸继续说道:“可是大家记住过去的数字表述排列方式又用了多长时间呢?我不知道大家用了多长时间,反正我是用了三天。就算是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去进行不必要的记忆,我还是被别人称为神童。可以想象王国里的每个孩子要在这个不必要的记忆上付出多少时间,就算是他们成年以后,比如大家现在,难道从来没有觉得平常以言语来表述数字的时候很不方便吗?”

    五个人点头,两个人摇头。摇头的两个人一个是伊莱诺,另外一个是陆逸那个可爱的妹妹苏菲。这个坐在桌子上的小娃娃只是在用摇头表示她根本听不懂自己这个亲近的哥哥在说什么而已。那可爱样子让陆逸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脸蛋。

    至于伊莱诺,见在场的成年人都在点头,她耸了耸肩肩膀,指着纸上的阿拉伯数字回答道:“反正我对数字没什么概念,要么写成这样给我看,要么我就不懂装懂。点点头耸耸肩就好,反正又有什么所谓。”

    伊莱诺的回答让其他人很是无语。陆逸也点了点头,对伊莱诺的话表示认可,继续往下说:“这位美丽的姐姐说得对……她所说的正是现在言语表述数字方式的尴尬。很多人要么只认识阿拉伯数字,要么就像伊莱诺这样点点头耸耸肩了事。但是如果是你们的下属或者是管家在向你们汇报你们还有多少钱的话呢?”说着陆逸停了下来,又想了一会儿,不管在场的所有人,拿起笔开始在另外一张纸上进行书写。

    时间慢慢流逝,柯狄士和马龙无聊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观察起这个房间里的装饰,并且评论这个能卖多少钱,那个能卖多少钱。而伊莱诺和蓓菈德兰丝伯爵夫人则在一边逗弄起了陆逸那个可爱的妹妹。只有茜朵妮和德博蒙老头在认真地看着陆逸究竟在书写什么。

    这是一份类似于论文一样格式的文章,陆逸在其中以对比两种数字描述方式的优劣开头,描述了汉语数字表述方式的诸多优点,例如易于记忆,易于依靠心算来完成简单的计算,同时也易于别人了解表述者要描述的数字等优点。阐述语言是人类为了进行沟通以及易于沟通的方式,而不是妨碍人类相互之间进行交流。

    语言的存在是为了能够让人类之间能够更加体会到各自心中细腻的想法,能够将人类心中更多细腻的情感表述的语言才是更为完整以及优美的语言。但是数字作为日常生活之中经常涉及的表述方式,法语的数字表述方式却使得人们将本应该放在体会发言者情绪与感悟的注意力放在了不必要的计算上,犹如一幅田园风景画将画面描绘的重点放在了原野上的奶牛身上,让欣赏画作的人在赏画的同时不停反复地计算着画面之中有几只奶牛,奶牛身上又有多少斑点一样愚蠢。

    不仅如此,语言还是用以扩大国家以及民族影响力的重要工具。一个国家的语言若能够让更多其他国家的人群学习,不仅便于本国国民与其他国家的商业往来。还能够使得更为广泛的族群认可本国的文化,从而产生本国文化的广域影响力。但是现在,在法语之中存在的一些瑕疵正在阻碍这一点,使得本国以及他国国民需要花费更大的精力成本来学习以及理解本国的语言。

    期间,陆逸多次停下来,向茜朵妮以及德博蒙老头询问一些单词。毕竟,对于陆逸来说,掌握的法语词汇量还是太少了。不过最终,在茜朵妮以及德博蒙老头的帮助下,陆逸还是成功地完成了他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篇论文。

    写完之后,陆逸并没有立即拿着这篇论文跑去跟自己的国王父亲以及王后母亲邀功。而是让茜朵妮帮忙以路易查理这个名字将这篇论文寄往位于巴黎卢浮宫的法兰西王立科学院。之后才认真地认识了德博蒙老头这些年龄差异巨大的伙伴,然后让德博蒙老头带上蓓菈德兰丝伯爵夫人以及自己的妹妹去楼上见自己的王后母亲。

    ……

    “真的是太……太……太凶残了。”听完德博蒙老头描述蓓菈德兰丝伯爵夫人的境遇,王后浑身颤抖着,连续磕巴了两次才找出一个她认为足够解气的词语。但是即便是如此,在陆逸看来“凶残”这个用词从王后嘴里出来显然还是太过于温和,但那已经是王后能够找到的最为鄙夷的词语了。

    不过在表达这种鄙夷的时候,仿佛害怕有一天这种遭遇降临在自己头上一般,王后紧紧地揽住了自己的两个孩子。但是,同情心泛滥之中的王后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这个动作的不合适,怕再刺激到那位可怜的夫人。随即王后站了起来,拉着蓓菈德兰丝伯爵夫人,与她一起坐在了沙发上,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别担心,兰丝夫人,一切都过去了。在这里没有人能够伤害到你。”

    待兰丝伯爵夫人默默地点了点头之后。王后才转身对德博蒙老头问道:“你们已经把巴士底狱里的火药都给销毁了是吗?”

    “是的,陛下。销毁……同时大概还有大概两千参与暴动的民众受到波及。”

    王后摆了摆手:“别去管他们,他们这是咎由自取。看来国王任命的那些人都不可靠,他们都在借着国王陛下的恩宠尸位素餐。你们是昨天晚上回到凡尔赛的是吗?”看到德博蒙点头,王后继续抱怨道:“巴黎警察局和国王的密探们竟然现在还没有汇报,真是可耻。”说着,王后站了起来,对兰丝伯爵夫人吩咐道:“兰丝夫人,麻烦你就在我的休息室里照顾一下王储和公主,我要和博蒙夫人一起去觐见国王陛下。”

    “可是……陛下,大概两千人的伤亡,这……”听王后说完,德博蒙老头一脸的担忧。

    “对!”经过德博蒙老头的提醒,王后停下了脚步。沉思片刻之后对德博蒙老头说道:“博蒙夫人,你的忠诚将会牢记在我的心中,但是你们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炸毁巴士底狱之中的火药以阻止暴乱延续这份功勋将不会被国王陛下所悉。国王陛下是仁慈的,众多子民的伤亡会让他心碎,这也将影响到国王陛下对你的看法。所以……从现在起,我不想再让别人知道是你点燃了那些火药这件事。国王和我,还有王储都还需要你的忠诚,而你们为王室所作的努力将会变成我私人的赏赐,你觉得怎样?”

    “陛下对我的庇佑让我惶恐,我唯有誓死效忠来报答陛下的恩宠。”这一次,德博蒙老头非常识相地说了一句让王后很满意的话。

    “嗯!”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走吧,在巴黎的废物警察局长以及密探们向国王汇报之前,将你在巴黎看到的以及听到的汇报给国王。记住,是那些妄图抢夺巴士底狱之中弹药的暴乱市民不小心点着了巴士底狱里的火药,引起了近两千人的伤亡。不仅如此,在巴士底狱狱长投降之后,他们还残忍地杀死了狱长以及所有的狱卒和守卫。”

    “是!陛下。”德博蒙老头欣然应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