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章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们是暴徒,若是敢攻占巴士底狱,那么他们也一定敢将你的头砍下来,挂在巴黎的某个地方。德博蒙夫人。”在王后的觐见室里,王后抱着陆逸用坚决的语气对德博蒙老头说道:“国王现在已经被他们弄得焦头烂额,最近一直都无法入睡。哪怕每天都在日记里写着‘今日无事’也不能让他晚上睡得更好一些。身为一名贵族以及王储的教师,难道你不应该为国王分忧吗?”

    看着霸气侧漏的老娘,此时奸计得逞的陆逸早已乐得将脸蛋往自己老娘的怀里钻,拿王后那价值不菲的裙子衣料洗脸。直到王后嗔怒地拍了他一下才老实下来。

    拍了陆逸一下之后,王后又心疼地摸了摸陆逸的头,继续对德博蒙老头说道:“国王那你不用担心,德博蒙夫人。你是我和王储信任的贵族,在此临危之际,你的忠诚对于我以及国王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你的庄园我会让人将它赎回,并且再次赏赐于你。按照我的话去安排吧,一旦发现那些暴徒准备夺取那些火药,就将那些火药全部炸毁。

    “是!陛下。”在王后消除了德博蒙老头的顾虑之后,老头欣然应允。更何况,因为刚才陆逸添油加醋的描述,德博蒙老头在王后的眼中已经变成了一位丧尽家财只为效忠王室的忠良之士,他自然不能再在王后面前表现出丝毫的犹豫。

    在德博蒙老头领命退出王后觐见室之后。王后立即将怀里的陆逸拎了起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一脸愠怒地看着陆逸:“你又开始调皮了。”

    虽然自己的老娘长得很美,但是在被王后拎起来的那一瞬间,陆逸还是不禁想起了前世德国女人“德国龙骑兵”的绰号,再想想那些嫁到俄国去的彪悍女人和这个世界自己那位已经去世的外祖母……陆逸立马就老实了,要知道他眼前这位王后老娘可就是那个彪悍外祖母的小女儿。同时,陆逸也在心里面发誓,这辈子绝对不娶德国或者奥地利女人。因为他从前世的时候就听说,德国女人不止是体格彪悍,能跟男人一样干粗活,就连揍起老公来也一点都不含糊。至于儿子,收拾起来那更是妥妥的。

    不过眼前这一关陆逸还是得先过的,随即陆逸抬起头来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的王后老娘,一脸委屈地对王后说道:“妈妈,我错了。可我想保护妈妈。”

    果然,这一招对王后屡试不爽,看见陆逸那委屈的样子,王后顿时就心软了。心疼地将陆逸又抱进了怀里,对陆逸安慰道:“别怕,宝贝儿。你爸爸已经决定将那些心怀叵测的人从宫廷里赶出去了,用不了多久,妈妈就可以带你搬回到小特里亚农宫的农庄里照顾小羊羔了。你说好不好?”

    “好!”在王后的怀中,陆逸轻轻地点了点头。但是他知道,几天之后,可能他们就再也回不到小特里亚农宫那边了。

    …………

    就在德博蒙伯爵带着王后的谕令前往巴黎开始准备对巴士底狱以及塞纳河上货运船只里的那些火药实施爆破行动的时候。王后也说服了国王,将宫廷之中他们认为与革命者站在一起的财政大臣内克尔再次解职了。

    7月11日,王国国务秘书给财政大臣内克尔带去了国王的谕旨:国王陛下要内克尔立刻停止所有负责的工作,秘密离开王国。

    同样被解除职务的还有支持内克尔的一些大臣,他们都被王后以及国王的兄弟们认为是宫廷之中不可靠的廷臣。而他们离开之后这些职务则全部由强硬派大臣接任。虽然对于此事的突然感到很惊讶,但是出于对国王的忠诚,内克尔还是立即执行了命令,当天就秘密启程,前往瑞士。

    次日,开明的改革大臣内克尔被国王解除职务的消息传到了巴黎,确切地说应该是先传到了奥尔良公爵的府邸罗亚尔宫。立即就有人在罗亚尔宫的花园开始了演讲,整个罗亚尔宫里都在讨论着“贵族的阴谋”,宣称国王已经磨好了刀,并且将刀剑架到了人民的脖子上。他们号召市民武装起来,以对抗“国王的阴谋”。聚集在罗亚尔宫里聆听演讲的人们很快又将这个消息带到了巴黎各处。

    巴黎……

    “内克尔万岁!”

    “奥尔良公爵万岁!”

    “内克尔万岁!”

    “奥尔良公爵万岁!”

    “路易十七国王万岁……”

    塞纳河边货运码头附近的一栋建筑里,两个老男人正冷眼看着停泊在码头栈桥边的那艘船。这正是德博蒙老头与柯狄士。

    “路易十七是谁?”听着远处传来的口号声,柯狄士对沉默不语的德博蒙老头问道。

    “国王的儿子。”德博蒙老头不耐烦地回答道。

    “那位才四岁的小殿下?他已经加冕了?”

    “没有,他们在诅咒国王而已。你能不能闭嘴?柯狄士,那些暴民就要过来了。”说到这德博蒙老头想了想:“万一等下火绳烧不到那怎么办?”

    “没事,还有这个……”说着,柯狄士两手一抬,抓着两把燧发枪抬了起来:“马龙保证过这两把枪里打出去的弹丸能够让那艘破船上的火药爆炸。来,给你一把。”说完,柯狄士将一把燧发枪交给了德博蒙老头,然后开始瞄准货船上装载的木桶,喃喃道:“要是打过去不会爆炸,那就是马龙的问题咯。”

    德博蒙老头跟着抬枪瞄准,然后对柯狄士问道:“你一点都不担心你的儿子在那些暴动的队伍里面吗?”

    “哈哈,不担心。那个小混蛋被我锁在地窖里了。哦,等等……”突然,柯狄士将枪口对准了另外一个方向。“博蒙,你看,他们在干什么?抢劫店铺,该死的,他们不会也抢劫了我的旅店吧。”

    顺着柯狄士所说的方向看去,德博蒙老头看到游行的队伍已经出现在了视线之中。他们一边高喊着内克尔万岁以及奥尔良公爵万岁的口号,一边对街边的各种店铺进行打砸抢,并且从里面找出食物,武器以及值钱的东西。

    “该死的,要是他们敢碰我的旅店,我要让他们好看……”柯狄士一边诅咒着一边往地上吐了一口痰。“这些混蛋快过来了,还扛着两个人偶。啊,一个是内克,一个是奥尔良公爵。对了……博蒙,奥尔良公爵也被国王解职了吗?要是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顺便帮国王把他收拾了?”

    “没有,混蛋,你能不能用点脑子。罗亚尔宫里的那位现在谁敢动他,他只不过想用谣言让自己从这群暴民那再赚多点悲情分。快去把蜡烛拿过来,只要看见第一个暴徒上船我们就点燃火绳。”

    “好!”柯狄士立即将燧发枪靠在了窗口上,然后去将烛台拿了过来,回到窗边一手捏着火绳一手拿着烛台等待德博蒙老头的命令。

    慢慢地,游行队伍开始靠近码头。接着队伍之中有一群人从游行的队伍里跑了出来,领头的一个跑到了码头对游行的人们大喊着:“市民们,这里有火药,这里有我们需要的火药。一定是国王和他手下的爪牙准备好用来对付我们的。市民们,快,将那些火药搬上来,我们要用这些火药来对付那些走狗。”

    “嘿嘿……”看着那些人的表演,柯狄士阴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将手中的蜡烛往火绳上移:“爪牙?走狗?嘿嘿,你全说中了……”语音刚落,随着嗤的一声细响,被点燃放开的火绳仿佛活了过来,挣扎着带起一条白烟朝码头奔去。

    而视线可及的码头上,几个青年正在将火药桶从船上搬下来。突然,其中一个仅凭一人之力扛着一个火药桶的壮硕青年停了下来,好奇地看着顺着河堤迅速窜来的白烟。接着他的瞳孔原来越大……

    “嗤——轰——”

    德博蒙老头和柯狄士迅速地靠在了房屋墙体的后面,在爆炸前的一瞬间,他们首先听到的不是爆炸声,而是仿佛什么东西漏气的声音,紧接着是窗户的碎花玻璃连同整个窗户一起被推进了房间里,最后传来的才是仿佛胸口被重物捶到的轰鸣,再接着……再接着什么都听不到了……

    在一阵阵连续的爆炸声中,双耳已经短暂失聪的柯狄士大笑了起来。他已经倒在了地上,怀里不知道抱着什么东西,一边狂笑不止一边在地上翻滚。

    “柯狄士!柯狄士……”当四周归于一片静寂之后,德博蒙老头立即来到柯狄士的身边,一边扯着柯狄士喊他的名字,一边检查他身上是否有伤。

    “哈哈哈哈……博蒙,我没事,博蒙。你还好吗?你能听到我说话吗?”终于,柯狄士停止了狂笑,待德博蒙点了点头之后,将怀里的东西拿了出来:“看,博蒙,你看我找到什么?哈哈哈哈……奥尔良公爵的人头,哈哈哈,这做得可真像啊,他们从哪找到的。”

    “蜡像馆吧,你可以留着那东西抠他眼珠子玩。现在我们得赶快离开去跟马龙他们汇合,起来。”德博蒙老头立即将柯狄士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带着两把燧发枪以及奥尔良公爵的蜡像人头立即离开了那栋房屋。

    此时的码头以及附近河堤街道上已经哀声遍野,到处都是洒落的残肢断臂,肠子与人身体的其他器官挂在了河堤边的墙上。德博蒙老头不想朝那个方向看上一眼,但是柯狄士却饶有兴致地频频望去,仿佛是在看待自己的杰作一般。不过他现在可不敢笑,因为街道上不断地有市民在赶过去。而正在往相反方向走的德博蒙老头与柯狄士很快也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几个正在向码头方向跑去的年轻绅士在经过柯狄士身边的时候,其中一个突然抓住了柯狄士的手臂,对柯狄士问道:“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市民。”

    身为一个演技派老流氓,柯狄士并没有慌张,而是装出一副焦急愤慨的样子大声对那个年轻的绅士逐字逐句喊道:“我们——正在高喊‘奥尔良公爵万岁’……”柯狄士稍微停顿了一下,待那位绅士认真地点了点头后才继续吼道:“然后——游行,有人——说——码头有火药,结果——要大家——上去搬。可是——有个混蛋,不小心——引燃了火药——爆炸了!我——”柯狄士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救下来——奥尔良公爵——的人头!”

    听完了柯狄士的解释,那位年轻的绅士虽然点了点头,但是并没有立即放开柯狄士的手臂,而是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才压低了声音对柯狄士说道:“不是市民不小心引燃了火药,是国王的走狗们将火药点燃,炸死了大批的市民,知道吗?”说完,那个年轻的绅士将五个金路易放在了柯狄士的手中。

    看到有金币,柯狄士立即抓牢,但还是装作双耳失聪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对那个年轻的绅士大声吼道:“哈?”

    见状,那个年轻的绅士恨恨地看了看四周,见四周有不少的无套裤汉围拢,索性也像柯狄士那样大声对柯狄士吼道:“是国王的走狗——点燃了——那些火药,炸死了——大批市民。”

    “哦哦哦……”柯狄士连忙点头,并且把那几个金路易放进了口袋。对周围大吼道:“是国王的走狗——点燃了——那些火药!是国王的走狗——点燃了——那些火药!”一边一路高喊着,柯狄士抱着那颗奥尔良公爵的人头追上了德博蒙老头,然后迅速地拐进了一个小巷子里。此时他的心中窃喜不已,因为他刚才不止赚到了五个金路易,而且还看到了不少市民向他投来鄙夷的目光——很显然,他们已经听到了之前柯狄士的高吼,并且看到了行贿的那一幕。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