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章越狱囚徒
    就在德博蒙老头准备询问柯狄士的时候,楼上的杂物间传来了房门被打开的声音。随即三个老男人停止了对话,注意着杂物间的动静。接着地窖的门被打开了,楼梯上下来一个人。是一个年轻的男子,长得跟柯狄士很像。不过下来之后这个年轻人并没有跟三个老男人打招呼,从地窖的酒架上挑了几瓶酒就要走。

    “你又打算拿我的酒去给哪个混蛋献殷勤?”看着那个年轻人走到楼梯口,柯狄士开口问了一句。

    只见那个年轻人回头厌恶地回头看了一眼:“你不能这样侮辱马拉先生。他正在为你们这些烂酒鬼,烂赌鬼和嫖客争取你们生来就应该被赋予,但是却被剥夺的权利。”

    “等等,你说……谁?”柯狄士不可思议地问道。

    “马拉先生。”虽然充满了对柯狄士的厌恶,但那个青年还是耐着性子回答了,他似乎还对感化柯狄士抱有期望。

    “他是个包税官吗?”包税官是一种通过金钱向王国政府购买某一地区某一种商品征税权的职务。也不知道是故意装作不知道,还是真不知道,柯狄士一本正经地问道。

    “不是,他是个值得尊敬的人。”

    “哦,尊敬的人,值得你拿我的酒去孝敬他。那他向谁讨债?”

    “向贵族,向王权,向这个罪恶的制度。”一说道这,青年顿时慷慨激扬。“向他们讨回我们生来就应该被赋予的权利……”

    不等青年说完,柯狄士就走上前去一把将青年拿在手里的酒抢了回来,嘴里还嘟囔着:“原来他们做的是无本买卖,还要骗掉我两瓶好酒。要是……”

    正当柯狄士忙于抱怨的时候,青年连忙将酒又抢了回去,然后迅速地跑上楼梯,对柯狄士大喊道:“你没救了!”说完重重地将摔上地窖的门。

    余音还在不断地回荡着,地窖里的三个老男人陷入了沉默。许久之后,德博蒙老头先开口了。

    “这是你的儿子?”

    “是的!”柯狄士点了点头,显得很沮丧:“他就是你们要对付的人。”

    听到柯狄士的话,德博蒙老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会好的,柯狄士。事情还没那么糟,他跟你年轻的时候一样,精力旺盛,或许等到小柯狄士知道怎么让一位少妇伤心的时候就不一样了。你可以给你的孩子谋得一个好的出身。”

    “如果激进份子都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很愿意用步枪一个个打烂他们的屁股。可惜他是我儿子。”柯狄士无奈地摇了摇头。

    “算了……”德博蒙老头摆了摆手:“说说那个催眠师吧,马龙说你还可以找到一位催眠师对吗?”

    “那是一个迷人的小妖精。”说着,马龙一脸贱笑地对德博蒙挑了一下眉头。

    德博蒙老头笑了起来:“你怎么不撮合他和你的儿子?你的儿子已经娶妻了吗?”

    “没有。”柯狄士摇了摇头。“我的儿子正忙于他的‘神圣事业’,无心娶妻生子。况且那姑娘也看不上我的儿子。”

    “不过,伊莲娜可靠吗?”马龙突然又担忧了起来:“她经常出入激进份子的沙龙。”

    “如果你能给她介绍个有钱的贵族,那么她会很干脆地离开那些地方的。”柯狄士摇了摇头:“那个姑娘太薄情了,而且很聪明,她想找到一个有钱的绅士,她也知道应该怎么让那些男人为她着迷。她不想跟她的老娘一样当个老鸨。在年老色衰的时候再嫁给一位龟公,在这肮脏的街区生活。”

    “她也是一个激进份子吗?”德博蒙老头面带忧色地问道。

    “只要她觉得成为一个激进份子更容易物色到她想要的男人,那么她就是一个激进份子。”柯狄士看起来很欣赏那个叫伊莲娜的姑娘。“她是我见过的最有天赋的女孩,可惜出生在这。她从八岁在巴黎的市场上捡菜叶开始就知道应该怎么讨好人,在她父亲死后她也从她那当妓女的母亲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马龙说得没错,她是个小妖精,不过我有感觉,将来她会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厉害。”

    “所以你把你的催眠手艺教给她?”

    “是的,博蒙。”柯狄士点了点头:“我还没见过如此有天份的人,若无差错,这个女孩将来必定不凡。我想要为自己的将来做一些投资,尤其是在这种世道,不是吗?你见过有天份的人吗?”

    “嗯!”德博蒙老头轻轻地点了点头,眼前浮现起那张天真稚嫩的小脸蛋。其实,他和柯狄士并没有多少不同,现在的他又何尝不是在为自己的将来做一份投资呢。

    而此时的凡尔赛宫里,陆逸正在努力地回忆着前世的七月四日是哪个国家的国庆节。因为今天就是七月四日,因为陆逸记得前世七月四日是法国与美国其中一个国家的国庆节。但是陆逸一直记不起来,于是随口对身旁的宫廷侍女问道:“茜朵妮,你知道新大陆的美国人今天在干嘛吗?”

    茜朵妮是王后最喜爱的一个侍女,她年轻,漂亮,用王后曾经称呼她是一只小羊羔。在被指派来照顾陆逸之前她大多数时候负责给王后朗诵诗集以及剧作,另外还负责给王后刺绣。可能是为了照顾到陆逸的“天份”,或者是王后最近根本没时间再去听诗集之类的东西。所以她委派这个最为信赖的侍女来照顾陆逸。陆逸可能是凡尔赛宫廷史上最为受宠的王储了,他那位母亲为她已经破坏了凡尔赛宫里不少规矩,虽然他这个母亲本来就以破坏宫廷的规矩而著称。

    王后认为他的孩子更应该像她当初在美泉宫(神圣罗马帝国、奥匈帝国时期哈布斯堡家族的皇宫)的成长那般自由和愉悦,尤其是她所诞下的王储比其他的孩子更加聪颖的情况下更是应该如此,这给予了陆逸不少的自由和便利。如果仅仅只从普通家庭的角度来看,有这样一位母亲的孩子无疑是幸福的,这让陆逸想起了前世那位跟国王一样温和的父亲说的一句话。前世的时候他的父亲曾经私下里跟他说过“我娶了一个母老虎,不过这样也好,起码子女不会被欺负。”现在想起来,陆逸也不禁莞尔一笑。

    至于陆逸的问题,这位以才学著称的侍女也没能够回答上来,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本来陆逸还想用排除法,先确定美国的国庆日,再确定法国的国庆日,也就是巴士底狱拆迁纪念日。但是很显然,记住一个位于美洲的三流国家**日对于一个欧陆第一强国的民众来说太难了。这难度不亚于让前世母国的民众去记一个中南美洲刚刚**小国的国庆日。就算是前世美国及法国的国庆日,也是因为两个国家的纪念日很接近,外加有一部电影陆逸才勉强有点印象。

    正当陆逸依然在跟自己的记忆纠结时,茜朵妮细想了一会儿又开口说道:“我猜他们应该是在欢庆新生吧。”

    “你怎么知道?”陆逸一脸吃惊地看着茜朵妮,如果连这都能知道的话,那么这位年轻的侍女涉猎也太过广泛了吧。放在前世的话就是能够以真才实学被某一爱好领域的男士在网上争相追捧为“女王”的人物。

    “因为过来之前孟罗先生跟我说今天拉法耶特侯爵在国民大会上发表了演说,说‘今天的北美人在庆祝他们国家的新生,而我们的王国也将在不久之后获得新生’之类的话。这令我很担心。”

    “我也很担心……”说完,陆逸便陷入了沉默。今天就是美国的**纪念日,那么就意味着再过十天就是法国人攻陷巴士底狱的纪念日了。陆逸现在只想让德博蒙老头快点回来。

    三天之后,德博蒙老头终于回来了。他已经从那位叫做伊莲娜的姑娘那里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巴黎附近的商人们从罗亚尔宫得到指示,控制着粮食流通的上游。同时从罗亚尔宫接到指示的激进份子们也开始前往巴黎各处煽动民众的不满。

    虽然在此之前德博蒙老头已经面见过王后,将这些消息禀告给王后,通过王后让国王知晓。但是,结果除了德博蒙老头从王后那得到一笔封赏之外,就没有了下文。而随着这个消息被束之高阁,陆逸知道,实际上现在国王已经失去了对这个王国的统治权。

    可能国王已经不止一次地听到过来自罗亚尔宫的消息,但是国王无法冒着被民众的怒火吞没的危险去对付奥尔良公爵。奥尔良公爵已经举起了一件名为“民众”的挡箭牌。不管国王这个时候怎么处置奥尔良公爵,结果已经都一样了。国王若是下令逮捕奥尔良公爵,就算奥尔良公爵毫不反抗,他也能够受到愤怒民众的保护,他已经成了自由与平等的化身。民众不会相信奥尔良公爵的阴谋,只会认为这是国王对奥尔良公爵的迫害。之前那些因为抗命被下令逮捕,最后因为民众解救又不得不释放的近卫军士兵已经足够说明事情的问题了。

    “我来到过这个世界,活过,挣扎过了,尽力了。”回到卧室的床上陆逸将头埋在枕头里,在心中对自己安慰了一句。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事情了,几年来他一直生活在恐慌之中。也曾想过改变这个结局,但是这个幼小的躯体就如同一个牢笼一般,囚禁着他那早已成熟的心智和智慧,让他变成一个囚徒,让他无所作为。正如囚禁着他们的这座宫殿一样。

    他能对自己那位国王父亲与王后母亲说若再不反抗,他们就将会被送上断头台吗?他才四岁,谁会愿意相信一个四岁小孩的话?

    就像是一个对生活已经绝望的人一样,这一次,陆逸再没有理会在一旁打扰他的妹妹。过了一会儿,苏菲公主开始哭了起来,这个可怜哇哇的小公主虽然还不懂事,但是也并非不懂得为亲昵的人伤心。她以为他这个亲昵的哥哥也像是不久之前看到的那位亲人一样再也不会动了。

    “呜哇……哥……哥哥……呜哥……哥哥……”小公主一边抓着陆逸背后的衣服仰头大哭,一边用含糊的法语喊着。一下子把房间里的宫廷侍女们全惊动了。

    无奈的陆逸只得翻过身来,抱着这个洋娃娃开始哄她。不过这小娃娃对哭泣没什么把控能力,虽然不哭嚎了,但是还扁着嘴在陆逸的怀里一抽一抽的,豆大的眼泪还在扑嗒扑嗒地往下掉。而陆逸也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这种自责并非是因为把这个可爱的妹妹给惹哭了,因为就算是再有耐心的成年人,也很保证自己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对小孩保有足够的耐心。陆逸自责是因为他记起来曾经发誓应该保护好这个妹妹,还有在这个世界的家人。而刚才,他却已经开始放弃了。

    “真的尽力了吗?”此刻的陆逸在自己的心中不停地追问着。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保护好家人,保住自己的性命更重要的事情吗?答案是否定的,至少在他现在所有知道的事情里,没有任何一件事能够比这件事重要,包括被人当成怪物来看待。

    脑子里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让陆逸立即愣住了。因为直到今天他才发现一件事情,一件让他感到悔恨不已的事情——他竟然现在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一直什么事情都没做,白白地浪费了许多时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人走进深渊。所以……他决定挣脱这个牢笼。

    想明白之后,陆逸立即放开了苏菲小公主。对茜朵妮说道:“茜朵妮,能抱我和妹妹一起去找王后吗?”

    “遵命,殿下。”说着,茜朵妮唤来了另外一个侍女,和那个侍女一起将陆逸以及苏菲小公主抱了起来,前往楼上的王后寝宫。

    王后并没有在寝室之中,而是在寝室里面的一个私人小房间里。王后正靠在小软榻上,看上去她很疲惫。但是在看见侍女们抱着陆逸以及苏菲小公主进来之后,王后还是强打起精神来,从侍女的怀里将陆逸与苏菲小公主接了过来,放在自己的身边,一个亲了一口道:“怎么啦?我的小天使们?想妈妈了?”

    苏菲小公主亲昵地赖上了自己的母亲,而一旁的陆逸则低头不语。他在下决心,同时也是在畏惧,他怕他这位母亲,这位一直很疼爱他的女人在听完他等下的话之后不会再像现在这样亲昵。陆逸并不害怕别人的戒备,但是他不能不畏惧自己的亲人对自己的戒备,因为除了他们,陆逸在这个世界其实一无所有。但是为了挽救这个家庭……

    “妈妈……”陆逸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王后母亲。

    “怎么了?小宝贝儿……”王后温柔地笑着。“你今天看起来……跟往常不太一样。”

    王后的话让陆逸的心抽搐了一下,莫名其妙地惶恐了起来。但是……为了挽救他们,为了挽救他们,陆逸在心里不停地默念着,然后问道:“妈妈,您觉得我聪明吗?”

    王后听完沉默了片刻,微微地侧着头,一脸幸福地看着陆逸。“是的,我的孩子。在妈妈的眼中,你是最聪明的孩子。”

    “那么……请您听我说,妈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