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章王室机密局
    “都已经一大把年纪了,我怎么还会干这种蠢事?”站在巴黎街头的一个巷子口,冷眼望着街上激动的人群,德博蒙老头拉了一下身上的斗篷后低声自言自语道。他现在正在后悔那天在凡尔赛宫做出的决定,因为现在看起来国王已经控制住了局势,在巴黎满街都在高呼着“国王万岁”。所以他现在在犹豫还要不要为了那位才四岁的王储殿下去召集过去的伙伴,这事情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孩的胡闹。

    不过最终,德博蒙老头还是决定继续等下去,因为联络的信号已经发出去了。就算是胡闹,那至少也得先见见那些过去的伙伴再说。而且……他也避不开那两个孩子纯洁的眼睛,最近几天,他只要一闭上双眼,眼前就会浮现出凡尔赛宫屋顶上那两个可爱的孩子。

    终于到了约定的时间了,只见一个中年男人急匆匆地走到了德博蒙老头的面前,拉起老头的手,将一个苏放在他的手中:“给你,老头。”说完之后,解着裤带便要窜进巷子里。

    看了一眼手中的硬币,老头突然抓住了那个中年人,破口大骂道:“两个苏,混蛋,也不看看现在面包涨成什么样了。给两个苏,否则你就把那小水管对着大街。”

    “啐——吸血鬼!”中年人不甘地又掏出了一个苏交给德博蒙老头,急匆匆地从裤裆里掏出水管,对着巷子放起水来,在一个舒畅地哆嗦之后,中年人对德博蒙老头诅咒道:“你跟那些穿袜子的吸血鬼一样令人厌恶,总有一天你会跟他们一样被吊在路灯上的。”

    不过德博蒙老头对于这种诅咒毫不在意。拉着斗篷的边遮着巷子口,低头看了一眼从脚边漫流而过的小溪流笑着说道:“水量还挺足的,就是味道太重了。”

    听完老头的话,那个中年人显得挺得意,将那东西放回裤裆绑好裤带之后对老头嘲讽道:“哈哈,不行了吧,老头。啧啧……”看着老头的裤裆,这个粗鄙的中年人鄙夷地摇了摇头:“可惜你那玩意儿已经不行了,要不然的话再过一段时间那些漂亮女人要多少就能玩多少。”

    这个中年人的话让德博蒙老头突然警醒起来。不过他没有继续多问,而是像一个被人嘲笑的老头一样愤愤地看了那个粗鄙的中年人一眼,不再说话。他现在所扮演的是巴黎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斗篷先生”,也就是专门负责用斗篷给人遮挡“方便”的人。他要在这里等待他过去的伙伴,同时也是在这里打探来自对街那座宫殿的消息。

    从许多年前开始,他所属的王室机密局就有一项长期任务,那就是监视罗亚尔宫。这座宫殿是奥尔良公爵路易菲利普约瑟夫的府邸,从路易十五时代开始,王室就一直戒备奥尔良公爵。其中的原因除了作为王室近亲,奥尔良公爵家族拥有合法的王位继承权之外,还拥有着王室都羡慕的财富。当一个人,一个亲王公爵,在同时拥有王位继承权以及大笔的财富他心里会想做什么?权利吗?不,他已经位极人臣。女人吗?只要他愿意,巴黎的女人都愿意投怀送抱。

    如果让陆逸来看的话,从不避讳以最恶意的想法来揣测他人行为的他,第一个怀疑的也是奥尔良公爵。因为他会拿奥尔良公爵与前世那些既拥有财富又拥有权力的那些权贵进行对比,设想如若国家发生类似的政治危机时,他们会干嘛?会放过这样为自己谋利的机会吗?不会。

    德博蒙老头也这么想,所以,在答应陆逸之后,德博蒙老头除了召集战友之外,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来这里观察。自从三级会议召开以来,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民众聚集在罗亚尔宫,他们在这里畅谈自由与民主,抨击暴政,胸怀满志的年轻人们在宫殿的花园中,走廊中,房间中滔滔不绝地演讲,博得阵阵喝彩。而在其中也有一些会在宫殿之中不对外开放的房间中接受指示。

    对于这种行为国王不知道吗?当然不会,虽然在国民议会之中的代表们看来国王温和可欺,但这不代表他是傻子。从路易十五时代就开始防备奥尔良公爵的王室自然不会放过罗亚尔宫,国王每天都会听取巴黎警察局长的报告,而巴黎警察局对这里的重视德博蒙老头也能看的出来。从第一天来这里开始,除了那正常巡视的警察之外,德博蒙老头就发现了不少密探。不过,这些警察和密探都很守规矩,他们遵循着古老的传统,不能进入奥尔良公爵的府邸。所以,巴黎的警察局长也只能知道这里是一个激进思想与暴动的大本营而已,对于他们具体在谋划什么,根本无从知晓。

    不过德博蒙老头不是巴黎警察局长,这个老间谍有自己获取情报的方式以及渠道。其中之一,便是在这里当“斗篷先生”。就像是陆逸前世去电影院看电影,在散场时总能在厕所里总能够听到一些别人关于电影的评论一样。从罗亚尔宫出来的那些年轻人也一样,喜欢憋着尿等到革命聚会散场与同伴在巷子里提起跟罗亚尔宫的只言片语。而德博蒙老头正是从这些只言片语之中收集情报碎片,而后将讯息指向某个具体的目标。而几天来,在德博蒙老头的情报记录之中,“粮食”一词出现的频率已经高过了“国民议会,国王,平等”这些词。

    当然,在此过程中,德博蒙老头也没有忘记去注意街尾的那栋屋子。那是路易十五时期,他们用以监视罗亚尔宫的屋子。他在那栋屋子墙壁的砖头上做了记号,他希望这么多年过去,自己的伙伴还会偶尔去那栋房子外边转转,看一看墙上的那块砖头。值得庆幸的是,他做的记号得到了回应,而现在正是他那伙伴在记号上约定好的时间,但街尾依然不见往日那熟悉的人影。

    就在德博蒙老头快要放弃的时候,他终于看到街尾有一个满脸都是胡子的无套裤汉在那栋屋子门口敲了敲门,然后装模作样地看了看那栋破败的屋子走开。而巷子口,那位“斗篷先生”已经消失了。无套裤汉则看似漫无目的地穿行于巴黎的街道与巷子之间,走进了一条遍布污水与排泄物的暗巷里,途中敏捷地避过了两旁建筑里居民倾倒下来的排泄物,破口大骂了几句之后拐进了一栋建筑的后门。

    就在那个无套裤汉准备将屋子的后门关起来的时候,一只手顶住了那扇门。无套裤汉在短暂的惊慌之后,发现一柄手杖剑的剑尖抵住了自己的喉咙。

    “这里可真是有够臭的。”手杖剑的主人朝外边的巷子吐了一口痰,然后用剑尖挑了一下无套裤汉的胡子:“这个假胡子也真够丑的。”

    看见楚来人之后,那个无套裤汉咧着嘴露出一排黄牙笑了笑,轻轻地拨开了手杖剑的剑尖,对来人说道。“我可不比你,你是贵族,在勃艮第还有一个庄园。在伦敦过着最好的生活,那里一定很棒吧。”

    “跟这里一样臭。”来人正是德博蒙老头,将门关上之后老头继续说道:“花的钱也一样多。”

    “所以你跑回来了?博蒙。”无套裤汉一边说着,一边在德博蒙毫无顾忌地脱光了身上无套裤汉的装束,换上了一套带着排扣夹克的衣服。

    “是的,我没钱了。”德博蒙老头对此也毫不在意,观察起了这栋屋子:“这里是个旅店?”

    “是的,我总得养家糊口。”无套裤汉已经换完了衣服,然后将那个络腮胡从脸上摘下来。靠在左边看着德博蒙老头:“这栋我父亲留下来的破屋子让我可以在王室机密局解散之后能够不至于流落街头,让我有钱娶妻生子,抚养那个小畜生长大,让他可以读书写字然后反对国王。”

    听完这个无套裤汉的抱怨,德博蒙老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看来你变了不少,柯狄士。我还以为你会把你那惊人的催眠技艺传授给你的儿子。”

    “传授给他?”这个叫柯狄士的中年人惊叫了起来,连连摇头:“不不不,我宁愿用它来勾引妓女,然后把它传授给一个把我服侍爽了的婊子。而不是把它传授给一个拿了我的钱去印刷传单的小畜生。”

    听到这,德博蒙楞了一下,不过依然还保持着脸上的微笑:“你的孩子知道你以前的干嘛的吗?”

    “不!”柯狄士停止了微笑,在片刻的沉默之后摇了摇头,:“他不知道,现在还活着的人里,除了你和马龙,已经没有人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

    “嗯!”德博蒙老头点了点头:“我给其他人也留了记号,包括马龙,不过看起来他并没有收到。”

    “他?”听完博蒙老头的话,柯狄士一脸的恨意。“他就住在我的旅馆里,从王室机密局解散以后到现在,十几年,你知道么,十几年。那个家伙在我这里吃,在我这里住,在我这里嫖。从来不付钱,从来没有。啊……不,他付了,如果你等下看见他他肯定会说他付钱了。你知道那是什么吗?我不知道他从哪里偷来的步枪,那就是他的房租。我得冒着被抓的危险帮他销赃,他居然还要我把剩下的钱还给他。”

    “他自己那把枪呢?”

    “不知道……”说到这,柯狄士垂头丧气地坐了下来:“有一次他说要出去一段时间,结果回来的时候他一直带着的枪没了,还瞎了一只眼睛。我问过他,但是他一直不肯说。从那之后他就成了一个烂酒鬼,经常在房间里哀嚎,这些年吓走了我不少顾客。”

    “可怜的马龙……”德博蒙老头摇了摇头:“你没试过对他催眠吗?”

    “试过,不过只有一次,他要把卡在眼睛里的那颗铅弹挖出来,让我帮他催眠以减轻他的痛苦。自从他以后就再也没让我帮他催眠,他说那会让他丧失冷静与警惕性。天知道他还需要冷静和警惕性干嘛,他现在只不过是个烂酒鬼和不付钱的嫖客而已,连这条街要价最低的婊子都没一个愿意跟他上床。”

    德博蒙老头听完之后沉默了片刻,然后对柯狄士说道:“去把他叫下来。”

    听到德博蒙老头的吩咐之后,柯狄士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微微点了一下头,然后迅速地离开了这个杂物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