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5章纷乱的时局
    我们战胜了王室,紧接着我们同它一起跌进了同一个深渊——夏多布里昂(1768~1848),法国作家

    相比起另外一件事来,此刻陆逸的决心显得如此微不足道,命运仿佛也在不停地嘲笑着他的不自量力。

    吵吵嚷嚷的名人会议终于开始朝失控的方向发展,一位从美国回来的侯爵——拉法耶特,在名人议会上提出,既然财政大臣要改革要征税,那么就必须得到整个王国的同意。因此他建议召开中断了175年的三级会议。

    三级会议是由教士、贵族和市民三个等级的代表组成的会议。通常是在王国遇到困难时,国王为寻求援助而召集会议,因此会议是不定期的。它的主要职能之一便是批准国王征收新税。

    至于拉法耶特侯爵,这位侯爵的父亲死于对英国人的战争,而英国与法国也有着长期的仇恨。所以在北美开始反对英王统治时,才19岁的拉法耶特侯爵就奔赴北美参加**战争,并与华盛顿结下不解之缘。而在美国**战争胜利之后,这位拉法耶特侯爵一手拿着华盛顿赠与的佩剑,一手拿着**宣言,期望也在法兰西王国贯彻美国精神。

    而这个时候,当初国王为帮助北美**而支援大陆议会而花出去的20亿里佛尔全打了水漂,在**之后美国人违背了当初的承诺跑去跟英国人做生意,而不是跟法国。这进一步恶化了法兰西王国的财政状况。现在拉法耶特侯爵所带回来的“美国礼物”让法国变得更加动荡不安。但是同样,这个时候贵族们也没看出来这份“美国礼物”之中所包含的危险,他们一样为礼物之中所包含的自由,平等精神倾倒。

    拉法耶特侯爵的提议很快就得到了许多自由派贵族的支持。很快整个名人议会都要求召开三级会议。他们并不知道召开三级会议之后将会给他们带来什么,不过现在,他们知道国王害怕召开三级会议。因为国王知道这样全国范围内大规模的会议将会动摇王权。贵族和法院将这个当成了国王的软肋,将这个当成是跟国王讨价还价的筹码,以阻碍财政大臣卡隆的改革。最后,无奈的卡隆只能像他的前两任一样辞职,黯然下台,流亡英国,如果他还留在法兰西王国的话,那么那些贵族不会放过他。

    卡隆辞职之后,在王后的推荐下,卡隆的对手,图瓦兹的主教布里艾纳为财政大臣。任职前,这位布里艾纳主教大人是名人会议里攻击卡隆改革叫得最欢的人物,结果现在,角色变了。嘴炮打得最响的往往都是一些三流货色,说起来是天下无敌,做起来就无能为力。这一次,国王和王后选错人了。

    这个时代的名人议会就犹如陆逸前世在网络上经常逛的论坛,这个论坛里尽是对王国财政策略不满的人,而国王和王后却从这个论坛里挑了一个最能说的人,让他来负责整个王国的财政,结果可想而知。

    被任命为财政大臣之后,面对王国的财政状况,布里艾纳终于也体会到了卡隆的滋味,他自己现在也成为了贵族们不负责任嘴炮攻击的靶子。但是他也实在是找不出其他的方法来改善王国的财政状况,最后他也成了卡隆改革的坚决拥护者。因为本来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放在那,谁都知道若是能够执行就可以改善王国财政状况,这根本就不是谁来当财政大臣的问题,而是是否能够执行的问题。

    而自从布里艾纳接过卡隆的职务蜕变成了改革派后,他同时也接过来王国财政大臣这个职业必刷的日常任务——与会议里的保守派发争吵。但是很快,他就被淹没在这个“论坛”的一片口水之中,哪怕他曾经是这个“论坛”里最能说的人,但那又如何?试想一下论坛中的某位名人突然有一天遭到整个论坛的口诛笔伐就知道结果是什么样了。保守派们对布里艾纳的方案群起而攻之。但是这些一毛不拔的贵族在政治上却是一副开明的嘴脸,他们慷慨地宣称,只有王国的三级会议,才有权同意改革财政和开征新税。

    看着“名人会议”整版毫无意义的口水贴,无奈之下,国王在只好宣布将“论坛”中“名人会议”这个版块关闭。名人会议关闭之后,财政大臣布里艾纳还是不死心,毕竟他现在已经是财政大臣了,不是以前论坛里的嘴炮王。打嘴炮可以打完了不管,打不过就溜,不用负什么责任。但是财政大臣可不行,打完了嘴仗事情还没解决,还得继续做。所以这位苦哈哈的嘴炮王他明明知道会招致否决,还是硬着头皮带着一脸名人会议那边还未风干的口水,把改革方案提交最高法院审批。不过最高法院也没跟这位嘴炮王客气,给了和“名人会议”一模一样的答复:这个改革,只有全国的三级会议才有权同意,他们是没办法同意的。

    布里艾纳没办法,他是财政大臣,不可能又跟最高法院去打漫长的嘴炮仗,就算他想打,人家也压根不理会他。王国财政问题急于解决,就在布里艾纳走投无路建议国王准备开始借债的时候,最高法院又摆着高傲的姿态对布里艾纳放话,只要国王答应召开三级会议,那么他们就把布里艾纳的改革注册。也就是说,只要国王向他们妥协,他们就愿意配合——他们还没有忘记国王与卡隆想要绕开最高法院,通过名人会议将改革通过这事。三级会议对于他们来说依然只是个筹码罢了,他们从没有将王国的财政当一回事。他们在意的也仅仅是自己的财产状况,而布里艾纳的改革正是要对他们的财产进行征税。这就像是在跟一只火鸡讨论讨论圣诞节它想在餐桌上摆什么姿势。

    无奈之下,国王只好向最高法院服软,亲临最高法院,向这群显贵组成的法官解释,最后使得最高法院终于同意将改革注册。但是……如果事情只到这里那么一切就皆大欢喜,我们的陆逸也能够安安稳稳地成长,当他的法国王子,不用去面对即将到来的大革命。

    不过这群喜欢把自由精神挂在嘴边以限制国王扩大自己权利的贵族才不会那么容易让国王好过,国王才刚刚踏出最高法院的大门,他们就把改革注册法令给取消了。所谓的改革和最高法院的权利在他们的眼中也只不过是他们集体玩弄国王与权利的工具。

    愤怒之下的国王立即把最高法院赶出巴黎。但是一向不注意占据宣传阵地的国王又哪里是最高法院的对手,很快国王的决定招致了贵族及教士的一片讨伐声,最后被弄得焦头烂额的国王不得不召回了最高法院。

    不过国王并不甘心,在他的心里一直都认为自己支持的改革是为了整个王国。殊不知在民众的心中,他早就被别有用心的人塑造成了万恶的集权象征。而阻碍改革的最高法院和名人议会反而成了反抗集权的化身。在最高法院凯旋重返巴黎之时,许多人在巴黎举行集会,以庆祝他们英勇的最高法院取得胜利。

    失去耐心的国王召开御前会议,一脚踢开最高法院及名人会议,首次以国王的名义在会议上宣布同意召开三级会议,以此来换取征收税款让王国财政度过难关。这一次贵族们傻眼了,他们没想到一向温和的国王居然也有这种壮士断腕的魄力。

    但是贵族之中也并非没有强人,就在国王宣布这一决定之后,立即就有人跳出来反对,说这是违法的。这个人就是奥尔良公爵,奥尔良公爵拥有着法国王位自国王三兄弟子嗣之后的继承权。奥尔良家族从王国制度中获利甚至超过王室,因为他们不用负担王室对贵族那笔庞大的赏赐开销,他们也从来不用担心他们不用纳税的敛财行为会对王国造成什么影响,起码王国目前还不是属于奥尔良家族的。

    现在奥尔良公爵又公然站出来指责国王的行为非法,将自己塑造成了反抗**王权的象征,在贵族及民众之中捞足的印象分。至于国王,他已经开始被贵族们遗弃了。再加上别有用心之人对改革断章取义的宣传,针对所有阶层的平等纳税改革在平民眼中变成了王室的敛财,而国王诸多支持改革的强硬立场自然就变成了**与暴政。

    接下来最高法院也针对国王开始了它的反击,1788年1月,最高法院通过一项反对国王秘札的公诉状。国王密札是一种可以不经过法律审判程序就把人投入监狱的秘密文书。秘札是的王权的象征,最高法院公诉秘札,也就等于王权列为了被告。

    5月,巴黎高等法院发表了一个宣言,即《民族权利和君主根本法》,他们宣称自己是基本法的保护者。基本法,顾名思义就是限制王权的准宪法:由此最高法院开始向王权公开叫板了。最高法院向民众申明抗议任意逮捕、监禁。重申征收新税的权利属于全国的三级会议,因此再次呼吁召开三级会议。声称国民应当通过定期举行的三级会议“自由地”向国王纳税。当然……他们在戴上人民代言人的高帽把自己塑造成为反暴政斗士之外,也没有忘记为自己谋点私利——重申法官终身制。

    对此国王的回答是派军队包围了法院,并且下令逮捕了两个法官。闻讯之后号称被法院保护的群众赶来干涉,与军队发生了冲突。军队哨所遭受愤怒的群众袭击,并被焚毁,巴黎上空浓烟滚滚。针对这样的打砸抢事件,军队也终于失去了自制。在格累夫广场,示威的群众忽然遭到镇压,有七、八个人被击毙,军队动真的了!残酷的现实下,人们被震慑了,巴黎平静了半个月。

    这一次,最高法院终于老实了。国王直接向最高法院宣读了限制法院权利的司法改革,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向外省传达。可是传达到多菲内省的首府格勒诺布尔市的时候,出问题了。格勒诺布尔市的法官拒绝执行,在法官们的煽动下,格勒诺布尔市的平民对王权的独断**异常愤怒,纷纷走上街头进行抗议。而得到了消息的最高法院也开始变得强硬起来。但是这一次,面对格勒诺布尔市的暴动,士兵们得到命令确是不许开枪。

    若是这一次也能够像巴黎的暴动一样,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会简单得多,只要摆出鲜明的态度,将改革强制推行下去,那么贵族们也无从阻拦,就算他们再煽动民众来当挡箭牌,民众也会鉴于之前的事件考虑一下是不是应该去给人当枪使。但是偏偏国王的犹豫反而害了他,也害了他的王国。路易十六并非一个残暴的国王,反而与之相反,他知道自己治下臣民的疾苦,所以才会不断地试图推行改革,改变王国臣民的生活状况。但是偏偏正是这种改革将他推到了贵族的反面,而不愿意去管制臣民思想的他又没能够将改革惠及平民的内容传达给他的臣民们,反而让夺去了宣传阵地的贵族以及拥有资本的野心家利用宣传不断地丑化王权,将本来应该支持国王改革的平民全变成的国王的敌人。国王在这次暴动之中所采取的只派军队恐吓的措施也使得最高法院及贵族们看到了国王的软弱,最终使得局势朝着任何人都无法控制的方向进一步恶化。

    多菲内省的这场暴动最终以民众的胜利狂欢告终,法官们成了反抗暴政的英雄,可是他们现在还不知道,牢笼正在被打开,不久即将开始的大革命将会把这些最先挑起革命的法官大人们先当做开胃菜。

    这场王权与最高法院的战争最终以法院胜利而告终。接着财政大臣布里艾纳引咎辞职,国王取消了针对最高法院的司法改革。并且承诺在次年,也就是1789年召开三级会议,牢笼被打开了。

    现在国王已经做出了让步,那么剩下的就由法院来定了。1788年9月,巴黎最高法院的贵族老爷们作出裁决,宣布即将召开的三级会议按照1614年的老规矩来开。三个阶级人数相等,每人各占一票。不分贵贱,很“公平”。

    但是……就算是巴黎街头的傻子都知道一脸傻笑着跟别人起哄喊“不公平”,更何况是第三等级。要是真的按照这种组成方式,占据整个王国百分之九十五人口的第三等级在面对教士与贵族组成的第一第二等级时候将争取不到任何利益。这也是最高法院和名人会议一开始的打算,那些成天叫嚷民众权益的法官们,怂恿第三等级为他们服务以对抗王权惠及王国的改革。现在终于在露出了他们真面目,给了一直支持他们的第三等级泼了一桶冷水。

    1788年底,前财政大臣卡隆的上任——内克重任财政大臣,又一次召开了名人会议,宣布在即将召开的三级会议中第三等级人数翻倍。这下贵族们又傻眼了,这时他们又想起了国王,联名向国王上了奏折。痛心疾首地向国王询问是否要抛弃“一直效忠王室”的贵族们。这个时候,国王心软了。在那段时间里陆逸不止一次见到他那位王后母亲受诸多贵族所托向国王求情。若是按陆逸的想法,他巴不得那些贵族全都吊路灯。因为陆逸知道,就算国王和王后随了他们的愿,他们也不会感恩戴德,回头这些人还是会继续编排国王与王后的谣言。

    还好,虽然国王很疼老婆,但是他也不是看不清形势的人。在大形势下,国王终于看到了改革的希望,他不可能与这种大势背道而驰,所以在1789年年初的时候,国王宣布了三级会议的构成——第三等级人数翻倍。同时国王还期望,即便是在王国最偏远地区生活的人民也能够将意愿传达给国王。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改革的春风吹满王国大地。

    可是在这种氛围之下暗流涌动,由于第三等级大多粗鲁并不识字,这时候就需要他人的引导才能够正确的表达自己的意愿。而这个引导者正是直接剥削他们的资本家和新贵族。在这种氛围下各种小册子、呼吁书、自由主义论著满天飞。针对王室与财政大臣内克,一场新的阴谋也正在展开。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