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4章传闻的起源
    在吵吵嚷嚷之中,名人会议如期开幕了。会议在非常不友好并且毫无建设性的气氛中举行。在会议中,由于过往钦定的贵族代表们对于王国的危机视而不见,一致选择一毛不拔,抵制财政大臣卡隆的改革。占据了绝对优势的贵族代表表示,如果存在财政危机,那肯定也是王室的责任,会议成为了卡隆的批斗大会。在国王都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卡隆跟他的前两任一样,选择了辞职。

    国王从没想到这些所谓“在王国之中应该受到尊敬的人”在王国大难临头之时依然是如此嘴脸。不过现在他已经没空去关心这个了。因为他的小儿子,也就是我们的陆逸病了,病得很严重。

    陆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病了,就连宫廷的医师也束手无策。自从知道自己就是将来要被“革命者”们虐死的路易十七之后,陆逸就开始疯狂的学习法语,期望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疾病却来得如此突然,在这个医生杀人多过于救人的时代,任何疾病都有可能要了一个成年人的命,更何况是一个孩子。

    或许就这样死去更好吧,在大革命爆发之前。在迷迷糊糊之中陆逸的脑子里闪过了这个念头,他并不害怕死亡,相比起眼睁睁地去看着这个家庭最后的结局,他觉得死亡都显得可爱得多。只是他的心中已经开始有些放不下身为这个王国国王与王后的那对夫妇。一个星期以来,陆逸看着王后从一开始不停地对着宫廷医师咆哮,到最后守在他旁边一直流泪祈祷,哭泣到昏死过去。

    而那位温和腼腆的国王……

    陆逸现在睁不开双眼,但是依然能够听到他的声音,他正在询问宫廷医师们。但是他得到的回答只能让他失望。而这个时候有人敲响了房门,国王被叫了出去。过了一会……

    “难道他们没有孩子吗?难道他们连一位父亲陪伴自己孩子度过最后时光的权利也要剥夺吗?”房门外响起了国王的咆哮声,声音大到就连昏迷之中的陆逸都能够听到,只是他睁不开眼睛。他也无法想象一向温和腼腆的国王歇斯底里的样子。

    之后是长久的沉寂,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房间里响起了匆忙的脚步声。宫廷医师、侍卫和侍女们都退出房间之后,国王的低语道:“若是洪水真的要来,那就让这个王朝给查理陪葬好了……”

    “亲爱的,我们还有约瑟夫,还有特蕾西亚和苏菲要照顾……”陆逸听到的是王后的声音,接着王后开始嘤嘤哭泣:“呜……我可怜的查理,上帝啊,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一滴眼泪落在了陆逸的脸上,接着王后轻轻地抹去了那滴眼泪。陆逸能够感受得到,王后是那么小心翼翼。

    “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在房间的另一角,国王坐在了椅子上摘去了假发痛苦地用双手抱着头,他的言语之中甚至带着哭腔。“约瑟夫有佝偻症,现在又要夺走我的这个孩子……”

    当国王开始哭泣时,王后则停止了哭泣,用葱指温柔地抚摸着陆逸的脸庞,幽幽地低语道:“查理,请原谅妈妈……”

    陆逸不知道所谓的“原谅”是什么意思。但他听到王后已经站了起来,走到了国王身边:“亲爱的,请过来一下。”说着,王后将国王拉到了陆逸所在的摇篮边,以远离靠近门的位置。

    “亲爱的,请镇定,听我说……”在确认无人能够听到他们夫妻交谈之后,王后低声对国王说道:“若是上帝注定要将查理带走,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做?”

    陆逸没有听到国王的回答,在长久的沉默之后,王后的低语再次响起:“约瑟夫有佝偻症,而上帝又要带走查理,您的两位弟弟以及奥尔良家族一直都在觊觎您的王位。如若万一……他们将会更加肆无忌惮地挑战您的威严。”

    “不!”国王的声音终于响起:“虽然继承这个王国非我所愿,但是他们只能让事情变得更糟,我了解他们,他们只不过是看到这顶王冠下的尊荣罢了。我不能这么做,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那您打算怎么做?”

    回答王后的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最后,王后长叹一声:“吩咐宫廷侍卫们,去找侍女们把王储和公主们带来,跟查理道别吧。”

    “夫人,您这是要……”

    “用苏菲把查理换下,直到我们再拥有一个健康的男孩。”王后的语气开始变得越发坚定,不知道是否是继承了她母亲玛利亚特蕾西亚女王的一些性格,临危之时,王后反而开始变得果断坚决。

    不知不觉之中,一滴眼泪从陆逸的眼角流下,之后他再也听不到国王夫妇的对话。只是感觉朦胧之中王后在不停地哭泣着在她耳边低语道:“原谅妈妈……原谅妈妈……”

    陆逸知道,那一滴眼泪并非是为自己的结局而流,而是为了这对夫妇,这对可怜的夫妇。就算是疼爱的孩子即将死去,他们也不能够像普通人家一般吊念,反而要在悲痛的同时防备着自己的亲戚,念着女儿的名字去哀悼儿子。

    不过,一切都要结束了,就像前世一般,依然还是带着对家人的不舍离去。就算在此生停留得如此短暂……

    ……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陆逸开始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与之相伴的是及其低微的鸟鸣。就像是在一个很长的山洞中向外行走一般。

    不知道这次将要面对的是哪个世界,思绪(灵魂)在那个“山洞”中前进,一边向前,陆逸一边想道。随着“洞口”的微弱的光源越发变得强烈,那鸟鸣声慢慢开始变得清晰……终于,陆逸走出了那个黑暗的“山洞”,睁开双眼,一切都开始变得清新起来。

    还是他失去意识之前所看到的那个房间,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投射在这个房间中,而将窗纱带起的微风则同时带来了远处树林里小鸟们的欢叫。

    他还活着,没有被带到另外一个世界去。能够看见阳光,听见鸟叫……活着的感觉很美好。不过这也意味着他还要去面对历史这台老爷车那巨大的破车轮。

    当陆逸睁开双眼之后,房间里那群宫廷侍女中最小的一位发现了,连忙起身手忙脚乱唤醒那些年长的侍女,接着宫廷侍女们手忙脚乱地跑去向王后禀告。过了一会房间外的长廊里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宫廷侍卫将房门打开。

    一进门王后就扑到了陆逸的摇篮边,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花,面带温柔微笑地看着陆逸,许久不语……

    “妈……妈妈,呵呵……”

    一直以来,陆逸都本能地抵触以“妈妈”来称呼王后,因为对前世母亲的敬重使得他排斥这么做,虽然王后很疼他,并且平心而论,在对待子女的方方面面,她要比陆逸前世的母亲强很多。但即便是如此,一直以来陆逸也无法排除前世的记忆带来的隔阂,尽量不让王后在自己的心中占据那个位置。子不嫌母丑的观念在陆逸心中根深蒂固。

    但……人心毕竟还是肉长的,王后对他的爱他一直都看在眼中,即便他再冷漠又岂能如此无情。若是无法报答王后的亲恩,那么陆逸一直念念不忘的前世亲恩也只不过是自己留在心中的一个谎言罢了。若不以德报德,那又以何报德呢?这样的道理并不需要多少思考。

    所以,想通之后,陆逸开口了。在说完的那一瞬间,陆逸看到王后仿佛是得到了这世界上最为宝贵的礼物一般,无比欣喜,这种欣喜超越了所有的欢乐。

    “嗯……嗯……”王后面带微笑,连连点着头,抹去了眼角的泪水。身为一位母亲,她比其它任何人都要了解自己的子女,对子女们饱含的爱使得她能够以与别人不同的眼光来看待每个子女的行为。所以她能够发现自己这个次子的不同之处,在她看来,自己的这个次子不仅天生聪颖,就连很多别人看来怪异的举动在她看来都是充满深意的。这个孩子并不缺乏言语的能力,事实上他学习语言的能力要比整个凡尔赛里所有的孩子都要强。而其他的孩子学会的第一个词都是“妈妈”,但是这个孩子却从来没有说出过这个词,大多数时候陆逸都是在等她先说话,然后才开始回答,一直到现在。

    或许放在其他的孩子身上,王后心中所想只不过是一个溺爱孩子的母亲过份的想象。但是放在陆逸身上,王后猜对了。

    “妈妈!”就在王后欣喜不已的时候,陆逸又唤了一声:“妹妹,苏菲……”陆逸醒来之后最担心的不是大革命,反而是那个只比自己小一岁的妹妹苏菲。因为陆逸在失去意识之前最后听到的是自己的国王父亲及王后母亲为了防备一直觊觎王位的亲戚而决定以自己的妹妹来替换自己的身份。虽然听到的时候震惊不已,但还来不及等他去细想这件事就失去了意识。直到现在醒来,陆逸才从新记起了这件事情。

    以前世的历史记载来看,路易十六国王最小的这个女儿苏菲还未满周岁就夭折了,只活了11个月,从时间上看似乎就是陆逸大病的日期。也就是说,前世历史上很可能就是这个时候,真正的路易查理,也就是路易十七已经夭折了,为了防止国王的亲戚对王位的觊觎,断了两个弟弟的野心。国王夫妇以自己最小的女儿苏菲蓓娅忒丽克丝公主替换了夭折的路易十七。所以……这才使得后来开始出现路易十七是女的这种说法。

    前世历史中路易十七是女孩的说法无法回避国王孩子出生时亲贵必须在场的这个事实,因为哪怕是王后生产时减少了亲贵的数量,也照样不能回避必须有亲贵在场验证王后生下的孩子是否带把这件事。

    而正史也一直无法解释在大革命之后玛丽特蕾西亚公主,也就是波旁王朝复辟后嫁给堂兄路易十九的昂古列姆公爵夫人,面对法兰西各地冒出来的一百多个所谓失踪的路易十七,为什么连一个都不见。按照常理来说,一个个姐姐就算小时候跟自己的弟弟关系再不好,在经历了那样的家庭灾难之后,也会想知道自己弟弟是否还活着,到底怎么样了。可是特蕾西亚公主一个不见,除非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路易十七死了或者是知道她这个“弟弟”是女的这件事,所以面对那一百多个男性冒牌路易十七一律不见。

    特蕾西亚公主知道路易十七死了这个显然不太可能,大革命中的暴徒很早就将他们分开了。那只剩下一个理由,就是特蕾西亚作为路易十七的姐姐,很早就已经知道“他”是个女孩。

    而现在,陆逸终于也明白了无论是正史中路易十七是男孩的说法,还是野史中路易十七是女孩的说法两种其实都是对的。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是说,若是这次陆逸没挺过去死了的话。那么在即将到来的大革命中,将会是他这个可怜的妹妹苏菲公主代他去承受那残酷的结局,那些大革命暴徒不仅虐待她,还对她——一个只有七岁的女童进行毫无节制的性侵犯,最后为了掩盖他们的暴行,以病死为由将她弄死。而恰好大革命时期的当局在处死路易十六之后,也畏惧这个孩子被英国、奥地利、葡萄牙、俄罗斯和美利坚等国家还有忠于王室的贵族、神甫及平民当成君主,急于让她“病死”。

    这段肮脏的历史让陆逸很难受,所以醒来之后他一直很想知道自己的这个妹妹怎么样了。故而才会对王后念叨自己妹妹的名字。可能是因为这段历史的原因,陆逸不希望这个可怜的妹妹受到任何伤害。

    不过不知道王后是不是在以为自己听错了,短暂错愕之后,一脸疑惑地看着陆逸。

    “妹妹,苏菲!”陆逸又重复了一次。

    这次王后听懂了,笑着拿手指勾了勾陆逸那肥嘟嘟的下巴:“我们的小王子这么小就知道疼妹妹了。”不过她还是吩咐侍女去将苏菲小公主抱来,放在了陆逸的旁边。

    陆逸的这个妹妹很安静,就算被宫廷侍女从她的摇篮里抱过来放在陆逸的身边也一直都没有闹。躺在哥哥旁边的她对自己的哥哥很好奇,不停嘟囔说着陆逸听不懂的咿咿呀呀拿肥嘟嘟的小手往陆逸的脸上抓。而陆逸则任由自己这个最小的妹妹在自己的脸上乱抓,可能是因为他知道前世那段历史的缘故,所以对于这个最小的妹妹也格外的亲切。看着这个女婴,陆逸打定主意,只要他还活着,那么就不会让这个妹妹受到任何伤害。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